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靠,哪个不要命的该欺负老子的师父!不想活了!”

    一名邋里邋遢的老头瞬间出现在了小院内,明明刚刚传来的声音好似在千里之外一般,但是眨眼的功法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不仅如此就连跟着那个邋遢老头身后的两名老者同样如同凭空出现一般。

    叶、火两家的人在看到邋遢老头身后的两位老者之时,顿时神色变得极为恭敬,纷纷低下头恭敬的叫道:“见过二位太长老!”

    叶、火两位太长老仅仅只是对着谢谢小辈挥了挥手后,便不在理会这些人,两个人满脸好奇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探究和惊喜。

    冰血笑着走上前,一把拦揽过邋遢老头的脖子,另一手调皮的扯着邋遢老头的胡子,满脸戏谑的说道:“闻人老头你怎么来了啊?”

    “哎哎哎,师父……娃娃师父……别……别扯老头胡子啊!”闻人老头满脸扭曲的想要将自己的宝贝胡子从冰血的手中夺过来,但是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嘿嘿,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冰血继续扯着老头的胡子,突然觉得还挺好玩的。

    闻人老头顿时满脸委屈的抬起头看着冰血,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去帝樱学院找你,但是幕随风那个老不死的说你来了帝都参加庆丰节,我就跑来找师父你了啊!师父啊……你太不讲究了,离开普罗城都不通知徒弟一声,灭洛家那么好玩的时候,带着徒弟啊!”

    冰血看着老头那委屈的表情,温柔的笑了笑,放过了老头那可怜的胡子,还不忘帮他捋了捋,轻声说道:“我没有直接从帝樱学园到帝都,中途还去找了朋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没有回普罗城。放心……我没事!”

    冰血知道这个可爱的老头一定是怕自己在洛家吃亏,想必得到消息后就快速赶了过来吧!冰血在抬起头看了看叶中岳,明明是自己的亲外公,却将自己弃之不顾。而自己身边的这个认识不长时间的闻人老头却为了自己的危险,而快速跑了自己的身边,想要给自己最大的支持。

    血缘神马的……真是浮云啊!

    叶中岳自然察觉出来冰血那目光中的意思,顿时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惭愧的地下头,轻叹了一口气。

    “师父,是不是叶、火两家这些小兔崽子们欺负你。”闻人老头看到冰血用一种很失望的眼神看着叶中岳,当下怒气冲冲的开口问道,然而还未等冰血开口回答,那火爆脾气瞬间上来了,指着叶中岳和火慕海大声吼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老子的师父都敢欺负。你们真当我师父没人靠是不是,妈的……老子在这里给我娃娃师父靠,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欺负她!”

    接着众人还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之际,闻人老头猛地转过头,一手叉腰,指着跟他一起来的两位老者大声吼道:“叶亿、火坷,这就是你们教育出来的兔崽子,竟然敢欺负我师父,你们看着办吧!”

    叶、火两家太长老跟闻人老头认识的时候足足有上百年了,还是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火,虽然他平时脾气也不太好,但是这么大的火气还真的头一次见到。他们二人本来跟着他一起来主要就是想看看他心心念念的师父,不过在看到那小师父的样子之时真是大吃一惊啊!不过闻人老子最近炼器的手法和技能突飞猛涨,他们都是真的见识过了,更加不相信自己的老友会骗他们。所以更加的震惊了。

    不过很显然,此时不是震惊的他们震惊的时候。别人不了解这闻人老头,他们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这要是真的把这老头给惹急了,火家、叶家不被他给翻了才有鬼。最重要的是以他们的关系,他们两个连阻止都不会,毕竟像他们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来说,那些已经记不住名字的晚辈和自己那几百年生死相交的伙伴是无法比的。

    左右闻人老头不会把火、叶两家灭门就好了。

    叶亿、火坷二人对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二人狠狠的瞪向自己家的那些臭小子,一股股怒火往上窜。

    “叶中岳,你也老大不小了。没事欺负一个小姑娘做什么?这叶家你是能管不能管!”叶亿指着那不知道多少重的孙子一声怒吼。

    “火慕海还有你!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欺负到闻人大哥他师父的头上了,你想火家热闹热闹是不是!”火坷同样指着自己那知道多少重的孙子,低声一吼,红光满面的脸色满是怒气。

    “太长老,孙子没有啊!”

    “老张了,孙子冤枉啊!”

    叶中岳、火慕海满脸无语的看着那两位丝毫不给他们留面子的太长老,满心无力感。

    这么多晚辈在这里,看来今天这丢是丢定了。而且丢的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哼,没欺负老子的师父,那你们这群人刚刚围着我师父做什么,老子都听到你这老头刚刚骂我师父了!”闻人老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摸样,指着叶中岳怒吼着。

    叶中岳被闻人老头憋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满脸涨红,却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只好满脸扭曲的低下头,郁闷的叹了口气。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叶中岳,眼中不带一丝情绪。再转过头看向身边的闻人老头之时,脸上再次扬起了那抹笑容,拉着闻人老头的胡子说道:“好了,好了!咱不在别人家吵架哦!”

    闻人老头看了冰血一眼,随即恨恨的瞪了一眼叶中岳,冷哼一声:“哼!今天老子听师父的,以后再让老子见到你们欺负老子的师父,老子让你们叶、火两家去睡马路!”

    叶亿、火坷这时再次将惊讶的目光看向冰血,他们都以为闻人老头一定会闹上好久,毕竟他脾气上来,那绝对是没完没了的。不拔了对方一层皮,那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连闻人家的人对此都极为的头疼。因为闻人老头那脾气上来后,都有可能把自己闻人家给平了,让所有人去睡大街,火起来那绝对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而且更是任何人劝说都没有用。今天竟然被这小师父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给摆平了。

    真是……太神奇了!

    “咦,云儿也在这里?你不是说去找伙伴了吗?”火坷这时才注意到一直默默无语的站在冰血身边的自家小重孙女,这个孩子可是火家唯一让自己记住,并且百般疼爱的孩子,从小到大就一直被带在身边,也是唯一一个能让火坷温柔语气对待的火家人。

    “太爷爷!”火云对着火坷轻轻的笑了笑,点头唤了一声。同时火家人中,也只有太长老火坷能尝尝见到火云的笑容,虽然很浅。

    这时火云看了冰血一眼后,转过头对着火坷说道:“太爷爷,这位墨心齐就是孙女说的伙伴!”

    “哦!原来这位小友就是云儿天天提起的墨墨?”火坷这次看向冰血之时,眼中多了几分感激。感激她将他那冷冰冰的孙女变成了一个笑容中充满了幸福的女孩。

    冰血感受到了火坷眼中的感激之情,而且火云在火家如果没有这位太长老照顾,估计很难安全的成长起来吧。冰血对着火坷微微一笑,有礼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心齐多谢火坷阁下这么多年来多云姐姐照顾,才能让心齐见到一个健健康康的云姐姐!”

    “小子客气了!”火坷顿时心情大好,满脸笑容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接着说道:“老夫可还要谢谢心齐小友,云儿丫头自从上次在外面回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开朗了许多,眼中也有了幸福。老夫有生之年能看到云丫头露出这样的笑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然而火云在听到自家太爷爷这么说之时,眉头顿时一皱,转过头快速握起冰血的手,轻声说道:“墨墨,能不能帮太爷爷看看!”

    冰血被火云这突如其来的样子给惊的愣了一秒钟后,随即也明白过来了,当下微微一笑,拍了拍火云的手,轻柔的说道:“别担心,我不会让云姐姐在乎的人有事的!”

    “恩!”火云笑着点了点,双眸中带着几分激动,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谢谢之类的话。因为她和冰血之间从来不需要这些。

    “师父,你能救我火兄弟!”闻人老头激动地拉着冰血的胳膊,脸上布满的激动的神奇,磕磕巴巴的说道:“可是……可是……炼器师能治伤吗?”闻人老头此时是完全懵了。

    冰血好笑的看着闻人老头,无奈的笑了笑:“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用炼器技能疗伤了!当然是丹药了!”

    “丹药?”闻人老头激动的一声吼,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师父……你别告诉老头,你还是炼药师!”

    “我是啊!”冰血说的那叫一个自然啊,好似同时拥有炼器师和炼药师两种职业对于她来说在正常不过了。

    冰血看着傻掉了闻人老头,鄙视的翻了个白眼,接着轻轻推开闻人老头,走到了火坷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做到了一旁边的椅子上。

    火坷僵硬的跟着坐在了椅子上,满心疑惑,但是心中最大的则是震惊。眼睛的这小子估计还没有自家的云丫头大呢,当了闻人老头的炼器师父不说,现在竟然还说自己会炼药。

    他……他今天早上是不是没睡醒,现在还没在梦游啊!

    此时叶家、火家的那些小辈已经完全被冰血这帮人给无视了。不过就算是被无视了,他们依旧在场,依旧将冰血几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们唯一能感觉到的就算,自己的脑子已经跟不上冰血他们的进度了,已经处于了一个麻木的状态。

    冰血伸出手指放在火坷手腕上,先是帮他把脉看看是什么类型的伤。接着驱动一丝精神力摊入到火坷的身体,整整十分钟的过去,冰血才收回自己的手,长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火云说道:“火太长老是因为炼器反噬的原因,导致了体内经脉受损,之后不多加注意,依旧坚持炼器,才会让自己的火焰同样出现了反噬的现象烧损了经脉!”“怎么会这么严重,不是就一次精神力反噬吗!怎么火焰也反噬了,不是跟你说过你要炼制什么来找我吗,你怎么又炼器了呢!”闻人老头满脸悲痛的看着火坷。

    火坷轻声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老友说道:“炼器练了一辈子,怎么可能停的下来啊!”

    “那你就不想要你这条老命了是不是!”叶亿同样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好友,眼中带着满满的担忧。他们三个人可以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历练,一起游荡,就连当年娶妻都约定了前后相差不多的时间。到了他们这个实力,只要没出什么大事,生命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他们还可以走很久的,但是如果突然有一个人离开了,那么剩下的那两个人之后该如何走,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

    “墨儿!”火云满脸担忧的拉着冰血,她不想失去这位慈爱的太爷爷,他是自己在火家唯一的温暖了!

    冰血转过头看向火云,如果是别人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去救的。但是这个人对火云这么重要,她……怎么忍心看着火云伤心呢!冰血拉着火云的手,轻轻的笑了笑:“别担心,有我在!”

    “心齐小友可以救他!”叶亿听到冰血的话后,连忙转过头满脸激动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小心翼翼的期盼。

    冰血看着叶亿,皱了皱眉头,说真的……她……真的无法对叶家除了叶冰城和叶冰熏以外的人有好脸色。

    冰血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挣扎,随即对着叶亿冷冷的点了点头,接着便不再理会他。冰血的突然变脸让叶亿、火坷、闻人老头齐齐一愣。三人对视一眼,猛地抬起头看向叶家的一行人,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冰血可没有什么心情与理会叶家的人,拍了拍火云的手背,让她放心,接着说道:“虽然我可以炼制丹药和一些特殊手法来治疗火坷前辈的受损的经脉,但是他的精神力因为炼药出现反噬,必须配合光明系魔法的治疗同步进行!才能让他完全好起来!但是我的修为没有火坷前辈高,我的魔法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