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连续三天都没有再去过叶家,期间叶冰烈有来找过冰血,但是连人都没有看到,便别墨域的经理给打发了恶魔很倾城。最后只好无奈的回到了叶家。

    而这几天那些一直守在墨域酒店门口的各个势力的探子没有见过冰血从墨域酒店的大门走出来过。当然其中也有不少人试着进入墨域酒店内打探,但是最后结果无一人不是被丢出来的。

    整个帝都猛然间进入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气氛当中。

    而这一天的早晨墨域来了一位神秘客人,这个人的身份整个帝都的都认识,但是自从十几年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跟人就是叶家的当家主母,叶冰烈、叶冰熏的奶奶,冰血的外婆。

    当墨域经理接到冰血的命令带着叶老夫人进入到冰血专属房间内之时,冰血正窝在沙发上喝着茶。冰血在看到墨域经理带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走进来了之时,就连她也愣了一下。要知道叶中岳外表虽然不限任何老太,看上去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冰血完全没有想到叶中岳的那匹夫的老婆看上去竟然也就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如果是女人比男子老得快,她承认,但是也不知道相差这么多吧。这叶老夫人的年龄应该也就四十多岁,跟自己奶奶相差不了多少,但是这外表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那么远啊。

    不过让冰血震惊的是,这叶老夫人虽然面容已经很老了,但是依稀可以看出跟娘亲十分相像,特别是那双眼睛,跟娘亲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还有那头冰蓝色的长发,虽然已经暗淡无光,但是那色彩依旧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风化恶魔很倾城。

    当冰血看到那张跟娘亲如此想象的这双眼睛中带着着满满的慈爱与温柔的笑容之时,冰血实在是难以对她冷眼。不是因为她是自己娘亲的娘,而是当初自己在魔蓝殿堂内见到的娘亲,当时也是如此看着自己的。

    冰血缓缓的坐直身体,对着墨域经理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后,看着叶老夫人轻声说了句:“坐!”

    “哎,好!”叶老夫人温柔的一笑,眼神是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走到了沙发前坐下,那双布满慈爱的眼前始终没有离开过冰血半分。

    冰血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再看向叶老夫人之时,双眸已经恢复成了淡然如初的样子,脸上带着几分疏离,看向叶老夫人,语气淡漠的说道:“叶夫人前来找在下有事?”

    叶老夫人自然感觉到了冰血的疏离,双眼中闪过一抹忧伤的神情,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冰血轻柔的说道:“前几天你突然来到叶家,当时我一直在后堂是寺庙中,所以一直不知道。昨天晚上叶中岳那个老死头子才去告诉我说你已经来到了帝都。本来我想等你再去叶家的时候看看你,可是今早却怎么忍不住的跑来了!”

    叶老夫人有这话的时候,双手一直紧张的缠绕着,好似一个生怕被自己喜欢的人拒绝的小女孩,带着几分委屈和可伶。

    看到这样的叶老夫人,冰血眉头轻轻皱了皱,丢掉心里的那份异样情绪,转过头看向窗外,冷声说道:“叶夫人不必如此,在下去叶家只是去看看冰城哥哥,与叶家其他人毫无关系。在下自然跟叶家也毫无关系!”

    叶老夫人早就知道,冰血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原谅他们叶家,理所当然叶家的人更是无法得到她的认可,但是当亲耳听到这个孩子如此说,心中依旧很疼,满心的悔恨让她十分的无力,看着冰血拒绝在看向自己,叶老夫人的双眼顿时红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孩子,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恨极了我们,这个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当年是我们的错,我们的懦弱让你受那么多的苦,糟了那么多罪。我这次只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现在过得好不好,身体健不健康,我只想……只想看看你!”

    耳边传来的低泣声让冰血瞬间无奈了,连刚刚筑起的冰冷也被这低泣声给瞬间打破了。天知道……她最受不了别人跟自己哭了,如果是陌生人,那么她只会厌烦。但是……现在坐在对面的那个人毕竟是自己娘亲的母亲。而且从她得来的消息中,这位叶夫人十分疼爱娘亲,当初在生娘亲的时候一度难产,险些丧命。最后用自己的一身修为才得以保住了娘亲的命,不过失去修为的她却逐渐衰老,也许这就是她此时为何与叶中岳的外表相差如此之远吧。

    冰血无奈的转过头看着低低哭泣的叶老夫人,翻了个白眼,单手一挥一张洁白的手帕出现在手中,冰血将手中的手帕有些别扭的递到了叶老夫人的面前,僵硬的说道:“别哭了!我又没欺负你!”

    叶老夫人一愣,满脸诧异的抬起头,在看到那张跟自己女儿十分相像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别扭可爱的身影后,温柔的一笑,轻柔的接过冰血递过来的手帕,轻声说道:“谢谢你!”

    “不必,在下只是不想在帝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听说叶家主十分疼爱自己的妻子,要是让叶家知道老夫人在本少这里受了委屈,还不来找本少拼命!”冰血小嘴微微嘟起,有些僵硬的说道。

    “呵呵!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会怕叶家吧!”叶老夫人看着冰血这开爱的样子,忍不住调侃了一下,心中的落寞也减少了几分。

    “自然不怕!”冰血看着叶老夫人的脸上扬起一抹狂傲之色,随即接着说道:“不过,夫人大可放心。只要叶家没有做什么触及本少底线的事情,本少是不会去动叶家的,毕竟叶家还是冰城哥哥的家!”

    “没关系的,就算你毁了叶家,我也不会怪你的!这是叶家欠你的!”老夫人说的认真,双眼中更是带着真诚的神情看着冰血。让冰血丝毫不怀疑叶老夫人话中的真实性。

    这下让冰血更加不懂了,当初他们叶家为了自保,不顾娘亲的危险,让她一个人离开,最后就连娘亲被那些人抓走了。他们依然无动于衷,在自己测试出经脉堵塞无法修理之后,更是将她丢弃在了边境小镇自生自灭。现在他们叶家的当家主母竟然来告诉你,就算自己毁了叶家,也无所谓。

    叶老夫人看出来了冰血疑惑,无奈的笑了笑,轻声说道:“你不用怀疑,虽然那里是我一生的家,但那里却也是我一生的痛。外表看是风风光光,是这南叶国实力雄厚的四大家族之一,然而就这样叶家有着这样的名声,竟然将我的丈夫、儿子给套的死死的。为了那份责任,为了那个庞大的家族,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敌人掳走,看着的女婿生死不明,放任自己的外孙女在外自生自灭。这就是所谓的实力雄厚。对于来说不过是痛苦的枷锁!不能保护我心爱的女儿,连我女儿用一切换来的孩子都无法保护,这样的家有何用。”

    冰血听着叶老夫人的话,突然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原谅是不可能的!但是起码对于眼前的这位老人少了几分抵触吧!不过以她的性格,对于叶家所做作为是无法等到认同的。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身不由己,如果有人伤害了她的伙伴或者家人,那么不管对方实力有多强大,那怕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也许有人会觉得,她这样的作为根本没有考虑的她身边的其他人。但是她相信,如果她真的为了留下的人而不去努力救那个身临险境的伙伴的话,想必留下的那些人也一定不会同意的。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的原因吧。

    “孩子,你现在就一直住在这里吗?”叶老夫人这是才注意到,这里是墨域从未对外开放的一层。刚刚她上来之时,关顾着紧张和担忧,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在心情多少有些放松了下来,才发现这里的不同之处。

    “嗯!”冰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墨域是我家的产业!”

    “你家的?”叶老夫人惊讶的看着冰血,虽然她常年久居佛堂不理世事,但是自己的丈夫却天天到福堂的门口跟自己说一些大陆上的事情恶魔很倾城。就算自己这么多年来根本从不理会他一次,但是他也从未间断过去看望自己。这个在大陆上这几年才慢慢浮出水面,不次于闻人商会的墨域,她自然也听说过。

    只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墨域竟然是……

    “你父亲是……”叶老夫人疑惑的看着冰血。

    “老夫人不知道我父亲的家世背景?”冰血更是疑惑了,在自己出生之前,他老爹和娘亲就已经再一次许久了,怎么美人娘亲的娘家人竟然完全不知道她老爹是谁啊!只看叶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你娘当年本身是有婚姻的,只是在她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出去历练,回来后便死活都要解除婚姻。奈何叶中岳那个老死头子脾气倔的要命,你娘呢也是个牛脾气,这两个人一对上就吵得天翻地覆。叶中岳那个老死头子竟然不听别人劝将你娘给关了起来,其实啊……家里面最疼你娘的就是他了。火家跟我们又是世家,他就认为你娘嫁过去一定会很幸福的,但是这份固执的爱却没有考虑到他给娘的这些是不是对的。最后就这么把你娘锁到了房间,跟火家的婚事也定在了第二个月。不过让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叶家就被几个小伙子给围上了,那些人完全不像是来寻仇的,因为他们是从正门大大方方走进来了,不过……”说道这里叶老夫人再次无奈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啊……那个领头的小伙子在大门外叫了几声,没人开门后,竟然直接将叶家老宅的大门给轰开了。然后不管不顾的奔到了你娘的小院,谁拦着就揍谁,最后更是将你娘的小院给毁了一半,气的叶中岳那个老死头子脸都绿了。我们叶家创立几百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放肆过。但是无论多少人上去,最终都是被那几个少年给丢开的份。就连你娘的那几个哥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最终你娘还是被他打走了。我看得出来,你娘当时笑的很幸福,很开心。从来都没有看过她笑的那么幸福过,所以我阻止了他们去追你娘。没想到在一次见面,竟然是你娘带着你回叶家!”

    冰血听得是眉头一抽一抽的,最后连嘴角跟着抽搐了起来。满头黑线……心中大吼:老爹啊,你也太强了吧。抢亲抢到你这么理直气壮的份上,也是史上第一人啊!你不仅仅抢了人家的闺女,你还把人家的大门和院长给毁了,老爹啊,您怎么不姓牛呢!

    冰血无语的笑了笑,心中却为了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自豪和骄傲。不愧是她老爹啊,果然做事惊人惊天下。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即翠莲的身影缓缓的门外走进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叶老夫人后,对着冰血恭敬的低下头,轻声说说道:“少主,他们已经进城了!”

    冰血冷冷一笑,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叶老夫人,轻声说道:“谢谢您今日告诉我这些,我还是那句话,只要叶家不触及我的底线,我是不会动叶氏家族的!”

    叶老夫人轻声叹了口气,看着慈爱的笑了笑。虽然冰血要是真的对叶家展开报复,她不会阻止的。但是那里毕竟是她的家,不阻止是因为她知道这是他们叶家欠她的,但是如果叶家没了,她也会选择跟叶家一同消失的吧。

    叶老夫人缓缓的站起身,突然冰血伸手握住了叶夫人的手臂,让叶老夫人微微一愣,她自然知道冰血不会伤害她,但是她却奇怪冰血为何这么做。

    冰血静静的感受了一会后,随即抬起头来看向叶老夫人轻声说道:“您的伤是为了娘亲受的,我会治好您!”

    叶老夫人愣愣的看了一会冰血后,轻轻的摇了摇头:“没关系的,这也我一个做母亲的应该做的!对于溪儿,我这个做母亲的亏欠她太多了,这一身的修为又算得了什么呢!”

    冰血去固执的看着叶老夫人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治好您的,想必这也是母亲的心愿,做为母亲的孩子,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老夫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的看着冰血笑了笑。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翠莲说道:“派兽车送叶老夫人回叶家!”

    “是,少主!”翠莲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即有礼的看着叶老夫人,带着她离开的房间。

    当叶老夫人离开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紫级班三十四个人便秘密进入到了墨域酒店,接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暗夜便带着雷明、闻人熙然、林泽燃跟着火云也来到了墨域,同时还有新加入到了妖月佣兵团的刘刚、六佳、赵华、孙徽、李峰、钱江六个人。

    硕大的客厅内,此时坐满了长相俊美艳丽的年轻少年少女们,一个个人的脸色都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看着坐在沙发中央的那个人儿,那个如同他们灵魂支柱的人儿。

    “墨儿!”雷明第一个冲到沙发前,看着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眼中满是激动,伸出双臂一把将冰血搂进怀里。那颗悬着一年多的心终于缓缓的归位了。

    “雷大哥!”冰血回抱住雷明的腰,脸上同样带着满满的欢喜。一年多不见了,怎么可能不想念,只是他们每个人都将这份想念化成了自己不断前进的动力,不断的努力的,只待下次见面之时,并肩而立,化作一把利剑,不断的向着顶峰进发。一同去创造他们心目中的世界。

    “来,让我好好看看!”雷明轻轻拉开冰血,满脸温柔宠溺的看着冰血,那双温柔溺水的眼眸好似能把人吸引似的。

    “我很好,雷大哥更厉害了!”冰血感受着雷明体内那股强悍的气息,欣慰的笑了笑。这一年来他真的很努力,跟一年前的那个雷明简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换。

    “墨墨!”闻人熙然再也忍不住,一把拉开雷明。

    ------题外话------

    又销魂了一把!卡的猫猫挠墙呢啊!明天刷新哦。后面还有一半!太卡了。抱歉,抱歉们。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