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和火云从叶、火两家的人从叶冰城的房间内离开后便没有再出现过众人的面前。

    这一夜可以说是十分漫长的一夜,许多人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了,只因为那个人的突来到来,她的到来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撼,更多的还有震惊和诧异。

    冰血一整夜都坐在床边守护者依旧昏迷的叶冰城,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入房间之时,从受伤到现在整整昏迷了五天五夜的叶冰城终于有了动静。

    冰血当感受到握在手里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后,猛地抬起头满脸紧张的看着床上的人。

    叶冰城的眼皮轻轻的动了动,此时的他脑子里懵懵懂懂的,好似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而且是十分的可怕梦,梦里面到处都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对于死他从来不怕,但是他还没有找到他的妹妹,他还不能死。

    叶冰城就这样心中一急,猛地睁开的双眼,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熟悉的床帘,感受到身边有其他人的气息,叶冰城缓缓的转过头,看到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只是不知为何,竟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你……”

    “三哥!”

    一声轻唤让叶冰城浑身一震,满脸激动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双手颤抖摸着手里的小手,竟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三哥,我是冰血,我是冰血啊!”冰血猛地扑到了叶冰城的怀里,感受到着这个久违的温度,感受着这种极为的感觉。

    初到异世,是这个人给了自己第一次的温暖,是这个人让自己有了新生的感觉,是这个人让自己感受到了第一次幸福的感觉。

    上次分别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孩子,一个年轻小却懂得要好好照顾被众人遗弃的妹妹,一个是冷清冷心之人,从来不知道幸福的含义,这近十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两人身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到让人完全认不出来眼前之人竟然是当年的那个人,但是,那种沉淀在心中的感情,融入骨血的情谊,是多长的时间都无法磨灭的。

    “七妹,七妹。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叶冰城紧紧的搂着怀里的人儿,双眼中流出两行清泪,虽说男儿流血不流泪,那不过是情未到,义不深而已。

    冰血埋在叶冰城的怀里,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猛的点了这头,不断的回应着:“嗯,嗯,我来了,三哥我来了!”

    叶冰城笑着摸着怀里之人的头,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他的宝贝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怀里,他终于把她盼来了。天知道当他从叶冰烈的口中得知当年那个瘦弱的让人心疼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大到可以自己走出哪里,来找自己了。没有人知道当时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去找她的冲动。她说过她回来找他,让他安心的等着。他无时无刻没有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终于……她终于来了。

    “来,让哥哥看看,哥哥的宝贝妹妹是不是长得更漂亮了!”叶冰城缓缓的扶起冰血,随即坐起身,靠在床头,看着眼前的女孩,笑的一脸柔和幸福。

    看着眼前的女孩,虽然她一身男装打扮,但是叶冰城依旧可以一眼看穿他的妹妹是怎样的倾国倾城,怎样的绝美不凡。当年那个面黄肌瘦,发育不良的小家伙此时依旧长大了,而且有了无人能及的美丽。突然叶冰城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动,那种心情难以言喻。

    “妹,过得好吗?”叶冰城终于问出了他藏在心里多年的话,心中流出一股酸酸的感觉。

    虽然叶冰城依旧无法从冰血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灵力的波动,但是从冰血身上自然而然流入出的那股狂傲凌天的气势,是一般人根本无法拥有的。但是他依旧记得当年的冰血是被那些人以一个什么样的理由送去边城的,全身筋脉堵塞爆裂,一声废材之体。

    但是此时的冰血却带着一股如此强悍的气势归来,这期间到底经历了多少磨难与痛苦才让她有了这样的脱变。

    好吗……怎么能好,怎么能过的好。

    “哥,冰血很好,真的!”冰血笑着为叶冰城压了压被角接着说道:“我六岁的时候就离开了那个小院,后来遇到了我的第一个伙伴,我的本名契约兽。跟他契约后,我就可以使用灵力了,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之后留在一个地方修炼的几年,才从边城离开的。这么多年来,虽然经理了许多战役,从这些战役中我领悟到了很多,成长了许多。我认识了许多生死相交的伙伴,他们对我都很好,特别好。后来我去了帝樱学院,我师父也在那里,他们都特别疼冰血,在那里我结交了更多的伙伴,他们都是冰血的生死之交,一生不离不弃的家人。所以……哥,别担心,冰血过的真的很好!”

    叶冰城听着冰血的话,笑着点了点头,轻轻的拍了拍手中的那只细嫩的小手,轻声说道:“我就知道,哥哥的小七一定不会是废物,一定会成为一个让人人震撼的强者。小血,对不起,哥哥太弱了。竟然让你一个人在外面这么久!”

    “怎么会呢。我的哥哥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哥哥!”冰血轻柔的靠在叶冰城的胸膛前,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轻声说道:“哥,别自责!冰血过的真的很好呢。冰血学会了幸福,有了朋友伙伴,有了家人。冰血会不断地努力,冰血当年说过,冰血会守护哥哥,不让任何人伤害哥哥!”

    “好,不过作为哥哥我,才是应该好好的保护妹妹才对!小七,现在你回来了,哥哥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这次……哥哥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哥哥的身边送走!”叶冰城缓缓的抬起头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叶氏大宅,双眸中闪过一抹冰寒。

    冰血抬起头看着叶冰城,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不过,哥……你可不要小看妹妹哦,现在的冰血,不是那些人可以主导的了。”

    “我知道,现在的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叶冰城宠溺的摸了摸冰血的头,笑的一脸温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悬在心中多年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这时叶冰城放松下来后,激动地心情满满平稳下来,事情也想的多了许多。抬起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轻声问道:“七妹,你这次回来……”“三哥!”冰血没等叶冰城说完,便快速开口说道:“我这次来帝都是带着我的团参加庆丰节的,之前我有让手下的人注意叶家的情况,我昨天刚到后便听到了你受伤的消息的,就马上赶过来了!我来叶家只是以叶冰城妹妹的身份来了,跟叶家毫无关系!”

    叶冰城听完冰血的话轻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当年七妹在边城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都看在眼里。他很庆幸妹妹当年有了机遇离开哪里,不然他真的无法保证,当年的那个小七是不是能健康的长大。这些都是叶家给她的,怎能不怨呢。他明白冰血说的意思。来帝都而不是回帝都,也就是说冰血根本不是帝都的人,何来回之说。连通着叶家也一样,来叶家而不是回叶家,也就是说冰血她根本不承认她是叶家的人。

    “三哥休息一会吧,你这次中的毒很霸道,虽然我给你解了体内的毒,但是身体里面内这次毒素破坏的地方还有好好修缮,你睡觉的时间我已经给你吃的丹药,你最后好好吸收掉那些丹药。这几天我会守着,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你!”

    冰血轻柔的扶起叶冰城,让你做好后,转过头接过火云递过来了衣衫给他披上。

    这时叶冰城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内竟然还有其他人,叶冰城有些惊讶的看着火云,他记得他跟火云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却很少有交集,说陌生都不为过。可是……这个时候火云怎么会在他的房间里。

    冰血为叶冰城披好衣服后,看到他正满脸疑惑的看着火云之时,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跟云姐姐也认识很久了,她也是我最重要的伙伴之一哦!”

    叶冰城更是满脸疑惑的转过头看向自家的妹妹,他对于火云虽然不了解,但是却十分清楚火云绝对是一个冰人,就算是对她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是冷脸相对的,从小到大根本没有一个朋友,现在竟然成了他妹妹的重要伙伴。而且他竟然从火云的眼中看到了温柔和宠溺。长这么大他也见过火云无数次了,但是他还是第一次从火云的眼里看到除了冰冷以外的情绪。

    接着在叶冰城正式进入到封闭式冥想中后,冰血拉着火云推出了叶冰城的房间。紧接着冰血在叶冰城的房间四周用空间元素设置的一个阻碍阵法。这个阵法是冰血根据前世一种古代阵法配合空间元素所制,估计这个大陆除了她以外,就只有玄知道如何解了,而且玄还要找到有空间属性的魔法师才能解开。

    这样一来,就算冰血不在叶家守着,也没有人可以接近叶冰城一步。

    不过为了给叶冰城照成不必要的麻烦,冰血好似好心的在大门上留了张字条,上面写着:“非请勿入,后果自负!”四个大字。反正她依旧给出警告了,如果有人不听,依旧往里面闯的话,那么这后果……冰血可就不负责了!

    当冰血刚刚走出叶冰城所在的小院之时,便看到了一直在院子外自娱自乐玩着原地转圈的叶冰烈。

    冰血双眉一挑,轻轻的走上前去,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冷声说道:“喂,叶冰烈,三哥已经在吸收我给的丹药了,他没有醒过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进去,否认遇到了什么意外,本少可不负责!”

    “啊……”叶冰烈满脸惊恐的转过头,在看到身后之人是冰血和火云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满脸惊魂未定的说道:“吓死我了,你们两个走路没声不说,怎么连气息都没有啊!”

    冰血嫌弃的白了一眼叶冰烈,冷声说道:“我在魔兽森林里面遇到你的时候,你好像没有这么胆小吧!怎么现在胆子还有老母鸡大!”

    “老……老……老母鸡!”叶冰烈满脸抽搐的看着冰血,内流满面啊!自己现在这么胆小,还不是被眼前这个变态的不是人的家伙给吓得,现在竟然被如此嫌弃,他怎么这么可怜啊。

    冰血不理会于满脸委屈的叶冰烈,对着他再次强调到:“记住了,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我三哥,如果有人想要硬闯的话,出了事,别来找本少!除了两个人以外,我可不会再救你们叶的任何一个人!”冰血说完便带着火云向外走去。

    叶冰烈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在看到冰血竟然直直的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连忙快步跑了过去,大喊道:“别,心齐……你别走啊!我还有事要说呢!”

    冰血脚步一顿,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看向叶冰烈,皱着眉头说道:“还有什么事?”

    叶冰烈迟疑的了下,在看到冰血眼中越发不耐烦的神色后,连忙开口说道:“那个……爷爷让我来请你去大厅一趟!”

    “没空!”冰血冷冷说的一声,转过头便向着前方继续走,一声冷冽的气势冻的叶冰烈直打哆嗦。

    叶冰烈看着冰血马上要走远了,再次追了上去,大声喊道:“别介啊,你听我说完嘛!事情跟三哥的伤有关!”

    果然不出叶冰烈所料,冰血这次真的停下了脚步,不仅如此,还转过头看着他,好似在等他一样。

    冰血看着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的叶冰烈,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还不快点!”

    “啊!哦!来了,来了!”叶冰烈一哆嗦,快步走到冰血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跟着。心里不断地的唾弃自己,竟然这么没胆,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妹妹给吓成这样。

    叶冰烈小心的瞄了一眼冰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有这么一个强悍到变态的妹妹,估计没有几个哥哥可以强的起来吧!

    可惜……这次叶冰烈又错了。冰血的哥哥随便挑出来一个都能好好的打击一番叶冰烈那仅剩下的自尊心。

    这里具体叶家家主坐在的主宅大厅还有段距离,冰血带着火云根本一点都不着急的往前走,不过倒是急坏了跟在她们二人身后的叶冰烈。

    然而此时冰血所要路过的地方正式叶家的试炼场,此时正值上午修炼最好的时间,叶家的试炼场上聚集了许多叶家年轻一辈的少女少年们。

    昨天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说来他们叶家的根本不是什么墨心齐阁下而是当年被家主送到变成小镇的废物小七。最重要的是那废物小七竟然是火云的男朋友,她能进来叶家靠的全是火云的功力。

    这样一条根本没有得到任何证实的消息快速在叶家年轻一辈中传开来了,而那些知道真相的人们为了叶冰城的事情和冰血到来的事情思考的一夜都没有睡,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年轻子弟中流传的这条消息。

    然而这些年轻子弟中也有不少爱慕火云的少年,在听到这条消息后自然是愤怒不已,此时在看到冰血的手一直拉着火云的手往前走之时,心里的瞬间被烧成了滔天大火。几个人成全结队的从试炼场内走出来,几个跨步就挡在了冰血的前面,满脸凶神恶煞的看着冰血,双眸冒火。

    冰血满脸淡然的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一群人,手下意识的将火云往身后拉了拉。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个动作,但是被冰血拉倒身后的火云冰冷的脸上却露出的一抹温柔的笑容。

    然而就是火云的这一笑,算是彻底激发了那些爱慕火云的叶家少年们。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少年脚步重重的向前迈出一步,满脸不屑的看着冰血,怒声说道:“你就是那个废物小七,哼!不老老实实的在你的边城带着,竟然不要脸的跑回本家,你当真以为你这么不要脸的回来,家主就会大发慈悲的让你留在本家吗?”

    冰血满脸淡然的看着对着自己叫嚣的少年,没有任何要动怒的迹象,就好似那名少年此时说的不是自己一般。

    “废物,本少在跟你讲话,你是聋了听不到吗!”

    “不愧是废物小七,这样就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哼,不过是废物而已,竟然也敢肖像火云小姐,简直不知好歹!”

    “没错,把她丢出叶家,我们叶家不要这种丢人的废物!”

    “对对,把他丢出去,丢出去!不过是废物而已,也想进入我们叶家,太不要脸了!”

    此时叶冰烈已经傻掉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敢挡在冰血面前,还……还这么不要命的叫嚣。

    怎么办?怎么办?这可这么办!

    可怜的叶冰烈自从见到冰血以后,原来的那些冷静果断干练统统被他丢到了狗肚子里面去,整个人都魔怔了,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的背后。

    不过冰血至始至终都没有给过这些人除了淡然自若以外的表情,眼前的这些人对于冰血来说不过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如果是以前的冰血,这些人在她面前这么放肆的话,那么这些人此时估计已经成了一具具毫无生命力的尸体躺在地上。

    但是冰血经过了这次晋级成为圣魔导师后,心性也有有了新的领悟和提升。对于这些等级还没有到达大魔法师的小人物,冰血根本不放在眼里,那么只要这些人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冰血自然当他们是空气,又怎么会去跟这些人计较呢。

    然而叶家的这些人却完全不知道他们所面对的到底是一个怎样恐怖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要放过冰血的意思,叫骂声甚至更加的难听了起来。

    “哼,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杂种。也不知道叶溪小姐跟那个野男人生的,竟然还敢来我们叶家……”

    然而未等那个少年将这句话骂完,一道冷入骨髓的声音突然从火云口中爆发出来。

    “统统找死!”

    火云一个闪身与冰血并肩而立,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之时,火云快速伸出两个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个火红色的五芒星,一声冷喝:“火神爆炎!”

    “哄”的一声巨响,无数道闪烁着狂暴电光的火球“唰唰唰”从五芒星内飞射而出,对着叶家的那群年轻子弟毫不留起的攻击而去。

    “不……不要!”叶冰烈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对着火云大吼一声。

    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声声惨叫在叶试炼场内传出,带着凄凉的痛苦传遍整个叶家上空。

    “天啊,这是怎么了?”突然一道轻柔的声音从半空中出传来,紧接着一道轻柔急切的吟唱紧随而来:“伟大了水之精灵啊,请听从吾的召唤,出来吧!暴雨幕帘!”

    突然一道清爽的倾盆大雨在那些叶家子弟的上空落下,熄灭了他们身上的火焰,不过此时的他们早已被火云的火系魔法烧的不成样子,头发是基本上都没有了,就连眉毛都没有一个人抱住,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有的地方早已化成了灰。

    “云儿,你怎么可以伤害叶家的这些兄弟姐们?”火云的娘亲易蕊红连同刚刚释放水系魔法的卫雪娟一同从半空中飞身来到冰血和火云的身边。

    火云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没有给她任何解释,而是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人,一股阴冷的杀气突然由体内迸发而发,竟然让那些原本躺在地上哀嚎的叶家子弟顿时闭上了嘴,满脸惊恐的看着火云,眼中带着陌生感。

    平时的火云虽然冷冷冰冰的,但是给他们一种冷艳感,但是此时的火云却如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神一般,让他们毫不怀疑,只要他们在敢发出一声,火云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

    “谁再敢侮辱墨儿一句,杀无赦!”

    ------题外话------

    后面还有四千。明天刷新下!太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