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悠然自得坐在小乖的背上,任由小乖驮着自己在街上找墨域旗下的酒店。

    突然一阵铠甲摩擦的声音配上整齐的步伐在冰血的身后传来,紧接着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跟随而来:“站住,南叶国帝都禁止魔兽在大街上横行!”

    冰血听到声音后双眉一挑,低下头轻轻的拍了拍小乖的头。小乖仰着大脑子在冰血的手心上蹭了蹭后,缓缓的转过身子,满眼轻蔑的看着那一小队士兵。

    “禁止魔兽横行!”冰血慵懒的坐在小乖的背上,看着面前那些那么严肃的兵哥哥,嘴角一勾,戏谑的一笑。

    “没错,还想阁下收回您的魔兽!”士兵头领还算有眼见,看到冰血虽然一身慵懒之气,但却难掩那一身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一看便出身不凡。况且小家小户的孩子也没能力契约烈焰雄狮这么高贵的魔兽。

    冰血懒散的挑挑眼皮,看着面前的一群人,身体向后倾斜,双手手掌贴在小乖的背上,支撑着向后倾的身体,对着前面的继而单淡然的说道:“可是我听说,帝都好多权贵子弟平时也会带自己的契约兽上街。”突然冰血在看向士兵的目光突然一变,变得阴冷狠戾,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压迫感犹如小山一般压向前方的十几个士兵:“怎么……你们是想欺负我这个外地人,还是觉得本少不是你们帝都的权贵!”

    然而当冰血看到前方的这小队士兵即使被自己的气势压着,依旧一个个咬着牙挺着,眼中带着几分固执、几分倔强、几分坚定。

    看到这样的情景冰血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微微收回了自己释放出去的气势,再次恢复成了那个浑身慵懒带着几分邪气的摸样。

    士兵头领在冰血收回气势之后大力的吸了一口气,额头滑下一道汗水。对方竟然仅仅只是用体内自然形成的气势就让他们险些扛不住,很难想象眼前这个表面不是十几岁的少年到底有着这样的强大的天赋。

    不过对方仅仅只是释放本身的气势而已,并不是等级势压,所以这根本算不上是像对方挑衅。士兵们没有道理发起攻击,不过此时就算他们有权利攻击对方,士兵头领也不会下这个命令了。很明显……眼前的这位少年,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

    想通这一点,士兵头领里面对着冰血弯下腰,行了一个绅士之礼,轻声说道:“阁下误会了,帝都庆丰节在即,所以陛下要求帝都治安加强防卫,在这段时间许多之前的法条都有了新的改动!”

    “所以说,现在魔兽不能上街!”冰血慵懒的声音在突然安静下来的街道上格外的清晰。

    “是的,阁下!”士兵头领再次点了点头。

    十几个士兵们有些紧张的看向冰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纪小小的少年给他们感觉竟然比他们顶头上司还要让他们紧张,压力更是大得他们满头冷汗。

    只见冰血轻轻的坐直身体,摸了摸小乖的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小乖,怎么办!他们不让你上街哎,可是你家主人我不想走路!”

    小乖乖顺的再冰血的手掌心中蹭了蹭,接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前方的一小队士兵,双眸中突然迸发出一股冷冽凶残的目光,眼中带着轻蔑,好似一个王者在看着一群蝼蚁,声音中带着狂傲与不屑,低沉的说道:“哼,不过是一群小小的人类,也赶来教训我家主人如何做,早死吗!”

    “天啊,讲话了!那只魔兽讲话了!”

    “是圣阶魔兽,真的是圣阶魔兽!”

    然而当众人还未来得及发出更多的惊呼之时,小乖那满是威严雄霸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浓浓的不屑于鄙视。

    只见小乖淡淡的扫了一圈围在四周的人群,不耐烦的低吼道:“谁他妈是圣兽,少拿那低等的生物来形容本王!”

    声音刚刚落下,众人便看到小乖身体突然迸发一阵火红色的光芒,直接将他连同他背上的冰血包裹在其中,突然一阵狂肆的气势传遍整个大街,众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呼吸不顺,满身冷汗。

    这时那团火红色光芒缓缓散去,只见原本驮着冰血的那头雄霸四方的烈焰雄狮消失不见,一名一头火红色长发的少年出现在原地,少年身穿火红色紧身长袍外面披着一件金色包皮马甲,腰间是一条紫黑色的皮质腰带,脚下踏着一双红色短筒靴,两侧各有一缕金红色的火焰秀在上面。少年长得十分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嘴叫上扬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一对小虎牙更显的这样娃娃脸可爱到爆,而最让惹人注目的莫过于少年头上的那一对毛揉揉的猫耳朵,然而就是这一双毛茸茸的猫耳朵,不断的告诉大家,他……不是人类。

    而那名之前坐在烈焰雄狮背上的少年,此时被可爱少年温柔的抱在怀里,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似此时在少年怀里的不是其他,而是他最为珍贵的珍宝,无人可替代。

    魔兽幻人,再次的各位可是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现场见到还是第一次,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众人的那……两个人,早已忘记了他们即将要去做的事情,双脚好似定在了原地一般,浑身僵硬,双目凸出!

    冰血好笑的看着此时已经完全傻掉的巡城士兵们,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的味道,轻声说道:“怎么样?现在这样……可以吗!”

    明明是一句很正常的询问,毕竟人家已经从魔兽幻成了人形,但是士兵头领不知道为何,他竟然从那个绝美少年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威胁的味道。就好似……如果自己依旧摇头,那么下一秒自己的头……估计就已经不再自己的脖子上了。

    突然一股阴森的冷风吹过士兵头领的后颈,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转过头看了眼一眼刚刚站在人群中的几个人,此时那几个人已经转身向着不同方向飞奔而去。冰血幽深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狡诈,接着转过头,满脸高傲的看着士兵头领,谜语传音道:“认不认识叶冰城?”

    士兵头领听到冰血的话,顿时打了个冷战,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但是他却聪明的没有开口,跟着冰血一样传音道:“小王爷?”

    小王爷……冰血听到士兵头领对于叶冰诚的称呼,微微一笑。看来她收到的消息没错了,前几天韩启明传来消息说现在帝都的巡城侍卫大多数都是异姓王叶萧津的人。而叶冰城是南叶国异姓王叶萧津的儿子,子承父业,继承王位好像也挺正常的,当下冰血点了点头接着传音道:“没错,他在哪里?”

    “阁下认识小王爷?”士兵头领带着几分谨慎反问冰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小步。这完全是他的下意识动作,为的是对冰血的警惕。毕竟对方实力莫测,身份神秘,身边还有一只传说中的神兽,不得不让他感觉到前所有为的危机感。

    看到士兵头领的动作,冰血并为多久为难他,也没有作弄的他。因为冰血看的出来,对方是在保护他口中的小王爷,所以才没有立马将叶冰城的所在地告诉自己,也没有想过,如果惹怒了自己,随时都会被秒杀。

    冰血满脸淡然的看了一眼士兵头领,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告诉他,我来了!”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冰血向后靠了靠,窝到了小乖的怀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小乖冷冷的看了一眼士兵头领后,转过身向着大街的另一边走去,留下一群雕塑在这条街上风化。

    一路上小乖就这样以半人形态抱着冰血大大方方的向着墨域旗下的酒店走去,对于四周转来的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冰血和小乖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至于那些一路尾随的人,冰血和小乖更是无视个彻底,对于这些傻瓜一样的人,他们绝对去理他们都觉得丢人。明知道这里有一只神兽在,还敢跟的这么近,说他们白痴,冰血都绝对这是对白痴最大的侮辱。

    当这一人一兽来到墨域旗下驻扎在帝都的酒店门口之时,门外早已有人满脸焦急的等在了哪里,在看到冰血之时,此时双眸一亮,提着裙子便迎了过去,口中带着几分欢愉的语气轻声唤道:“少主,您可来了!”

    冰血缓缓睁开双眼,一个翻身优雅的从小乖的怀里跳了出来,一把搂过翠莲纤柔的肩膀,笑的一脸痞气,戏谑的说道:“呦,我家翠莲美人这么想本少啊,来……让本少亲一个!”

    顿时一阵低泣的声音从四周那些满脸伤心的姑娘口中出来。翠莲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满脸无奈的看着搂着自己,满脸暧昧的少主:“少主,您这样会让翠莲成为公敌的!”对于这个比正常男人还爷们,还要优秀,还要有魅力的小千金,翠莲此时连无奈的力气都没有了。

    “怕什么,有本少在,谁敢伤我们家翠莲!”冰血痞子气十足的摸了一把翠莲的小脸蛋,笑的一脸邪气。

    翠莲算是跟身边的这个人没办法沟通了,抬起头无语的看了一眼小乖,却看到了一双满脸宠溺的眼睛,翠莲嘴角一勾,轻叹了口气,好吧!她都舍不得的去说少主半句,她又怎么能指望少主的契约兽可以来管管少主呢。

    可是……她真的很想大吼一句:“少主啊,您是姑娘,别那么爷们好不好!你这样简直比男人还会泡妞啊!”

    翠莲摇了摇头,再次叹了口气,温柔的白了一眼冰血后,轻声说道:“少主快进去吧,刚好派出去的人带了条消息回来。我们还未来得及看!”

    冰血双眉一挑,笑着点了点头,一手搂着翠莲,一手拉着小乖向着墨域酒店走去。

    当这样的一个组合出现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内之时,快速引来了数道好奇、探究、嫉妒、爱慕的目光。好奇是对于这三人各有不同,却同样高贵凌然。探究的是有人发现竟然无法看穿这三人的修为等级,至于爱慕当然是那些看到冰血那张绝色俊美容颜的姑娘们。

    不过在众人看到跟在冰血身后的小乖之时,顿时所有的目光都齐齐转变成了惊讶、震惊、恐惧。

    “天啊,那个……那个人的头上……怎么长了一对猫耳朵!”

    “他……应该不是人类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是……神兽!”

    这最后一道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整个大厅内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能进入到这家酒店的非富即贵,见识自然比大街上的那些平明百姓多。无需疑惑,那名可爱少年是神阶魔兽的事情,快速在众人的心里得到了肯定,因为妖兽化形是完全的人类形态,兽族化形其丑无比,只有神兽化形后,身上才会遗留一些魔兽的特征。所以那名可爱少年是神兽的这件事,毋庸置疑。

    神兽……我靠……神兽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帝都的酒店里。神兽不是都应该在那些险地的最深处吗,他们不是高傲的不屑于人类生活在一起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这时有些脑袋还算情绪的人快速注意到了,那名神兽大人竟然一直跟在那些绝美少年的身后,并且摆出一副保护者姿态跟着。这说明什么……契约兽……守护者!

    我靠……谁能告诉告诉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高傲无比,傲慢无比的神兽竟然跟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小少年签约,这……这怎么可能!

    这时一位一身黑色职业装的中年男子,从酒店内堂走出,在看到冰血之时微微一愣,随即快速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冰血的面前,一手握拳抵着心口处,对着冰血弯腰九十度,恭敬的唤道:“少主!”

    “嗯!经理无须多礼,请起!”冰血淡淡的点了点头,单手轻轻一挥,一道无形的气流将大厅经理扶起身,随即接着说道:“带我们去房间吧!”

    “是,少主这边请!”大厅经理恭敬地点了点头,双眼中带着几分激动的神色。

    大厅经理带着冰血、翠莲、小乖来到了酒店最顶层,这一层是酒店特别流出来的,从不对外开放,主要就是用来给墨岛的主系做专属地方。

    冰血走进酒店内特别为她准备的专属房间,看了看里面的装潢,满意的点了点头。然而经理在看到他们家这些最为神秘的七少主满意的点头后,当下松了一口气,手心早已出了一层汗水。

    冰血走到沙发前坐下,浑身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对着经理微微一笑,调侃的说道:“不用紧张,本少主不吃人!”

    经理嘴角一抽,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僵硬,最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恭敬的对着冰血点头说道:“属下已经让下面的人准备好了少主喜欢吃的茶点,马上就到!不知少主还有什么吩咐?”

    “不用麻烦了,我听翠莲说你们收到了新的消息,说说!”冰血浑身懒散的窝在沙发上,此时就连声音都带着浓浓的慵懒之气,不过不知道为何,只有冰血用这种慵懒的语气说话之时,都不会给人一种特别懒散无力的感觉,反倒有种邪恶的感觉,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邪气,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在这其中迷失自我!

    “是,少主!”大厅经理恭敬的点了点头后,随后接着说道:“刚刚叶氏家族的线人出来消息,说叶家三少爷叶冰城出外历练之时被人暗算,现在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冰血听到后,猛地站起身一瞬间来到了经理的面前,冷声问道:“你说什么,叶冰城受伤了!”

    大厅经理被冰血这突如其来的煞气给击的瞬间呆愣在了原地,傻愣愣的看着犹如此时满脸冰霜,双眸狠戾的七少主,感觉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说!”冰血一把抓过大厅经理的脖领,低吼一声。

    大厅经理浑身一抖,想都不想,快速开口说道:“是……是的,少主!”

    “在哪?”冰血“唰”的一下放开大厅经理的脖领,冷声问道。

    “叶家!”完全来不及过多思考,大厅经理快速开口回到。

    当大厅经理回过神来之时,房间内已经没有了冰血的身影,只留下空气中的一句话:“小乖、翠莲留下!”

    “是,少主!”

    “主人多加小心!”

    翠莲、小乖刚要跟上去的脚步猛然间停了下来。二人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眼中都带着几分不解。

    冰血完全可以带着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跟不上她的脚步。但是却选择让他们留下,也就是说,冰血这次去叶家并不想将外界太多人的目光吸引到叶家去。

    他们可不相信冰血会突然要保护叶家,看来她这么做的原因,是想要保护叶家的某个人吧。毕竟他们刚刚在街上毫无遮掩的走了大圈后,帝都的那些势力不错的家族们都应该收到消息了。这个时候如果冰血跟谁走的进一点,一定会成为帝都所有势力的目标。原本这是冰血高调进城的目的,但是叶冰城的事情完全打破了她的计划,但是她却毫不在意,此时没有什么比叶冰城的安全更重要了。

    当冰血站着叶氏家族本家的大门前之时,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情却异常的纠结。今天她是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的,但是她要以什么身份进去,这个事情她还真是从来没有细想过。

    那是叶家小七吗,可是这个身份早已在她离开边城小镇的时候便已经被她丢弃了。本来她想直接就这飞进去的,但是她发现叶氏家族本家外围被一层结界所包裹着,就算她有能力强行突破进去,估计没等她说出目的,就会给里面的打起来。单凭她一人能不能打赢,这个她不担心,就怕等她把架打完了,也没有机会去救叶冰城了。

    正当冰血站着门口纠结不已之时,叶氏家族的守门武士早已发现了冰血的存在,毕竟她此时可是大大方方的站在大门口,却没有任何动作,实在是太可疑了。

    但是门口的侍卫却注意到了冰血那一身高贵的气息和一身不凡的穿着。只好耐着性质,带着有礼的态度走向冰血,带着几分恭敬的语气问道:“请问阁下前来我叶氏家族有何事,是否要拜访什么人?”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在下墨心齐,我来找叶冰烈!”这个时候叶家内部一定因为叶冰城的事情乱成了一团,如果她在开口说要找叶冰城对方一定不会让她进去,反正她见过叶冰烈,不然先叫他出来,带自己进去,这样更快一些。

    “阁下找四少爷?”守门武士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冰血,在感受到冰血那一身压迫下的凌然之气后,当下心中一惊,连忙恭敬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请阁下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报!”

    随即这名守卫便快速奔进了叶氏大宅内。

    这时叶氏直系的主宅内确实如冰血所想,早已乱成了一乱。叶家的人早已想尽办法,将他们所熟悉的医师秘密的请了来,但是却没有找宫里的那些御医,因为叶冰城的事情,叶家还处于一个对外绝对保密的状态,所以只能找一些跟他们关系较好,不会泄露秘密的医师前来,就连火家的人也已经在受到叶家传来的消息后悄悄的进入到了叶家主宅。

    “爹,怎么办?这些医师连城儿到底受的什么伤都不知道,我们不能看着城儿的生命力这么流逝啊,我怕……我怕!”叶萧津满脸焦急的看着叶家的家主,也就说叶冰城的爷爷叶中岳。

    叶中岳满脸严肃的坐在主位上,一身霸气凌人的气势,让人知道此人虽然年轻早已花甲,但是实力却不容任何人小觑。

    这时叶中岳转过头看向另外一边主位上的老者,沉声说道:“太长老何时出关?”

    能在火家与叶中岳平起平坐的也只有同为四大家族的火家家主火慕海了,此时火慕海同样满脸愁容的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老友说道:“还没有任何动静,我已经让人守在太长老闭关的洞府前了,一旦太长老出关,那人会马上告知太长老冰城的情况。相信太长老一定会去请炼药师公会的会长前来的!”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一直站在自己父亲身边的叶冰烈满脸焦急的说道。

    “冰烈不得无礼!”叶萧津转过头对着叶冰烈低吼一声,眼中带着严肃的神情。

    叶冰烈自知以自己的身份这样对火家老家主说话是太过失礼,连忙低下头,对着火慕海认真的说道:“冰烈失礼,还望火爷爷不要建议,是冰烈太过焦急哥哥的状况了!”

    火慕海了然的点了点头,轻声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无碍,老夫知道!”

    火慕海刚刚说完,便转过头看向一直坐在身边的孙女,语气中带着几分慈爱的说道:“云儿,你可有办法通知太长老出关,或者你知不知如何找到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你从小跟在太长老身边,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些办法!”

    “不知道!”火云看都没有看自家爷爷,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速度快到让人不得不怀疑她根本就不想说。

    这时一直站在离门口最近的一名长相艳丽的女子对着火云厉声吼道,语气更是义正言辞,更有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火云事关重大,冰城跟你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你要是知道不说,你可知这样会让叶家所有人心寒,也会险你爷爷于不仁之地!”

    火云仅仅只是淡淡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自己所为的姐姐,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即转过头看向前方,声音更是冰冷刺骨:“你要是知道你去,我不知道!”

    “你……”女子满脸诧异的看着火云,那双美艳的双眸中更是装着满满的愤怒,刚要开口教训这个明明冷冷冰冰,完全不近人情却得到众人关注疼爱的的妹妹。

    然而女子的话却被坐在火云身边的火则青,火云和女子的爹爹给怒声打断:“好了,火艳。你妹妹说不知道,那必定是不知道,这么多长辈在这里,哪有开口的份儿!”

    火艳听到自己亲生父亲的训斥,当下满脸委屈的低下头,眼中带着点点泪水,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但是此时在场的众人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管她。同时也没有人注意到低下头的火艳眼中划过一抹恶毒的光芒,依旧中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就连指甲陷入到了肉里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心里对于火云的怨恨更加的深了。

    从小到大所有的好处都被众人给了火云,无论是吃的还是穿的,就连众人的宠爱都给了那个大房正式所生的火云。就因为自己是小妾生的女儿,明明比火云年长,却无法等到火家大小姐的位置,就连二小姐都没她的份,只能被众人称为艳小姐。那一声声艳小姐,不断的再提醒着她,她不过是一个被火家不承认的外人,跟火云永远都是一个天一个地。明明火云这个魔法师在都是武士的火家才是一个异类,而身为武士的她才算得上武士家族的火家真正的女儿。可是却从未有人注意过她,从小就将火云送到了太长老那里接受人人羡慕的训练。为什么……她的天赋明明不比火云差,而她修炼的还是火家传承给女子的特殊功法。身为魔法师的火云才是火家的外人。

    她不服,她甘心。火云凭什么抢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凭什么!

    这时火云好似感受到了从火艳身上传出来的怨气,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火艳,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轻蔑,随即快速转过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

    而叶家的人听到连身为火家太长老唯一的徒弟火云都没有办法联系到太长老后,更加的失望了。

    “这可如何是好,爹!要不我们去炼药师公会请个炼药师回来吧!”叶家大夫人,叶萧羽之妻卫雪娟满脸担忧的看向叶中岳轻声说道。

    叶中岳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这时叶萧羽看了看自己的妻子无奈的说道:“我在第一个医师说没有办法之后便已经去了帝都的炼药师公会,但是你们应该都知道炼药师公会的人平时就极为的高傲,对于外界人和事根本从来不理会!这次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炼药师公会更是乱成了一团,对于我的请求更加的没人理会!”

    “这炼药师公会也太不把我叶家放在眼里了,虽然这么多年我们也加满满隐世不理会外界的事情,但是也不代表我们叶家的威名就这么消息了啊!”叶家三爷叶萧利听到大哥的话后,当下满脸愤怒,不满吼道。

    “你给我冷静一下,炼药师公会素来这样!他们专注的只有炼药,比炼器师公会的那些人还要疯狂,这些谁不知道!你正当三大公会将我们四大家族放在眼里了不成!”叶中岳看着突然暴怒的三儿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声怒斥!

    素来那叶冰城当自己儿子一般疼爱的卫雪娟,听到自己丈夫和公公这样说,速红了起来,声音哽咽的说道:“那……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城儿就这样……就这样!”

    就在此时叶家的老管家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对着主位上的叶中岳、火慕海恭敬的行了一礼后,接着看着叶冰烈说道:“四少爷,门外有位名唤墨心齐的少年前来拜访!”

    ------题外话------

    后面还有,猫猫会万更的!有点卡,明天刷新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