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三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恶魔很倾城338_恶魔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_(三百三十

    此时蔡长老一行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冰血手中的炼药宗师徽章,满目惊叹,此时眼前的这个事实依据彻底的打破了他们的常规。//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一个年纪十五岁的少年,竟然是炼药宗师,这个事实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但是那个炼药宗师的徽章却不是作假,炼药公会的会长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少年而不要了自己的名誉来作假。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蔡长老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手中的徽章,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他为了成为一名炼药宗师,放弃了一切,每天都投入在炼药中,努力的几十年,在三年前才晋升为高级炼药师,成为了炼药师公会普罗城的外线长老,可是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十五岁的小鬼,一下子就成为了炼药宗师。这个打击……他又怎么承受的了。

    “你……”蔡长老猛地抬起头看着冰血的脸,面如凶光,凶神恶煞,语气更是有了一股狰狞的味道,恶狠狠的对着冰血大吼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可能只有十五岁,怎么可能!”

    “可不是嘛,不过是一个任何家庭背景的臭小子,仗着帝樱学院的关系到我们炼药师公会来欺上瞒下,试图得到炼药宗师的徽章,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二世主本就看这个比自己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臭小子不爽到了极点,现在知道她的等级竟然比自己的师父还高,当下口无遮拦的爆出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当二世主的这句话吼出以后,罗佑、罗会长、穆长老等人纷纷变了脸色。

    这时罗佑满脸冰冷的看向二世主男子,刚要开口训斥之时,一道铿锵有力的娇喝声从炼药师公会大门口传来:“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侮辱我家少主,早死!”

    声音刚刚落下,只见一道水波动突然从大门口处射出直接击向二世主男子。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接着“砰!”的一声,二世主男子被拿到水波动狠狠的击打在了房后的墙壁上,最后身体如同一块烂泥一般,缓缓的从墙壁上滑落。

    此时炼药师公会大门敞开,耀眼的阳光从门外射入,让人无法用眼睛看清刚刚在门口发功攻击的女子是何人,不过熟悉的声音已经让冰血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冰血有些欣喜的看向门口,带着几分欢快的语气唤道:“翠莲!”

    紧接着一个身材娇小,皮肤白皙,一身翠绿长纱裙的纤细女子缓缓的从阳光向着冰血走来,脸上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看向冰血,次女子虽然长得不是那种美艳型,却是那种让人一看就十分舒服的小家碧玉。

    翠莲快步走到冰血的身边,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冰血,笑的满脸温柔,带着宠溺味道轻柔的说道:“终于见到少主了,翠莲好像少主!这段时间少主可好,可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少主长高了不少呢,不过……好像瘦了!暗夜没有照顾好少主吗,怎么让少主一个人出来。还被一个无名小卒如此侮辱!”翠莲看着冰血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心疼,然而在说道最后之时,猛地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倒地不起的二世主男子,眼中的杀意逐渐加深。

    猛然回过神来的蔡长老转过头看着自家被打的爬不起来的徒弟一眼,随即双眸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转过头看向冰血和翠莲,咬牙切齿的说道:“姑娘为何对我徒弟下如此重手,当真以为我炼药师公会没人了吗!”

    “哼,下重手。胆敢辱没我家少主者,杀了都不为过,何况只是废了而已!”翠莲双目闪速这狠戾的光芒,语气中的杀意更是毫不减弱,一点都不怕对方的威胁。

    “废了?”蔡长老身后的一名男子惊讶的看着翠莲,接着快速转过头跑到一动不动的二世主男子身边,用精神力一探,一张脸瞬间惨白一片,满目惊恐的看向蔡长老,颤颤瑟瑟的说道:“师……师父……师弟浑身的经脉都……都断了!”

    “你说什么?”蔡长老大吼一声,快速来到二世主男子身边,满脸紧张的抓过二世主男子的手中。不到一分钟的十几,蔡长老满脸惊呆的放开了二世主男子的,浑身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和翠莲,满目凶光,双眼中布满血丝,狠狠的说道:“你们……你们竟然……竟然废了我的徒弟!”冰血看着这样的蔡长老,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双目中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没有解释对方的话,更没有出现什么嚣张的语气,而且极为坦然自若的说道:“蔡长老好生奇怪,本少杀了你自己的亲生儿子,你没有什么反应,反倒还想方设法的拉拢本少成为你的徒弟,为你所用。可是现在我家翠莲不过是让你那废物徒弟更加报废了而已,你却好像是我们杀了你全家,灭了你满门一样。呵呵……原来自己的亲生儿子对于蔡长老来说,还没有一个徒弟来的重要呢!”

    “你……你胡说什么……”蔡长老满脸惊愕的看着冰血,说话磕磕巴巴,双眸不断的闪烁着。

    看到这样的蔡长老,冰血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人啊……演技真差,真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骗过大众的眼睛的。

    这时罗佑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蔡长老和二世主男子的脸,惊讶拉着罗会长的胳膊说道:“还真别说,你们看蔡长老和他徒弟长得可真像!”

    “这是巧合,会长……穆长老你们不要信这个臭小子的话,他的身份本就神秘,也许是锡林国那边派来的奸细,就是要分化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慌乱的蔡长老,急切的想要洗刷自己的清白,说的话都已经不经过大脑思考,这根平日里的他完全两个样子,这也让众人更加确信了冰血的话。

    “哈哈哈……蔡长老,你说我家弟弟是锡林国的奸细,那么说本少主也是奸细喽!”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位长相极为可爱的少年从大门走入炼药师公会,顺眼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人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饱满的额头下是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仿若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然而清澈却又深不见底,小巧玲珑的鼻子,和一个樱桃小嘴,嘴唇也红润润的,极为可爱。嘴角好似永远都保持这上扬的弧度,灿烂阳光,洁白的牙齿非常招人喜爱。

    对于这人的身份,也许炼药师公会的小辈们不认识,但是身为炼药师公会的几个骨干人物对于此事都是十分熟悉的,熟悉到……能不见最好不见的地步了。

    “墨……墨……”炼药师公会罗会长,满脸别扭的看向刚刚走进来的少年,却愣是认不出对方到底是哪一个。只因为……对方还有一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兄弟。

    然而就在此时,冰血笑的一脸灿烂,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快速扑到了来人的怀里,轻声唤道:“五哥!”

    “来,五哥看看!”墨岛五少主墨泱晨,也就说普罗城少主之一,此时看到自家的宝贝小妹心里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将近一米九的个字,一家子就将纤细的冰血给举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就从未落下过。

    “五哥,心齐长大了,不要这样!”冰血被举得高高的,低着头满脸无奈的看着突然奶爹俯身的五哥,弱弱的抗议着。

    “长大了!长大了怎么行,齐齐就这样永远让哥哥姐姐们宠着就好,不用长大!”墨泱晨猛劲的摇着头,满脸别扭的说道,心里还无声的嘀咕了一句:长大不好,长大就要嫁人了,不能长大。他可舍不得把宝贝妹妹嫁出去,所以不能长大!一个恋妹成狂的魔怔……就此诞生了!

    “五少主,您快把我家少主放下来,这么多人呢!”翠莲看着自家少主被墨泱晨举得满脸无奈加憋屈,立马心疼了。也不管什么尊卑有别,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墨泱晨。

    “哦!”墨泱晨恋恋不舍的放心手里的妹妹,不过却把举高高改成了霸道式搂抱,长臂直接跨在冰血的肩膀上,将略显纤细的冰血揽在自己的怀里。

    这时墨泱晨才有时间看向那些外人,不过此时他的那张极为可爱的脸上却再也看不到刚刚的温柔和宠溺,双眸冷冽投射着丝丝阴狠的光芒,脸上虽然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却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让人不用自主的产生一股惧怕感。

    “翠莲,怎么回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欺负本少的宝贝。”墨泱晨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冰冷,让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平日里活泼可爱的正太少年生气了。

    翠莲冷冷的看了一眼已经呆住了的蔡长老,邪恶的一笑,转过头看向墨泱晨,恭敬的说道:“回五少主,炼药师公会的外线长老蔡长老协同他的徒弟对少主恶意挑衅在先,侮辱少主是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欺辱少主是孤儿在后。翠莲已经将蔡长老的徒弟击伤,还请五少主发落!”

    墨泱晨听了翠莲的话,双眼的狠戾越发深重,看着蔡长老师徒二人,好似要将这二人活活凌迟了一般,而此时炼药师公会一楼大厅内更是冷风忽起,带着一股阴森的感觉。

    “欺负我家宝贝没人靠是不是!呵呵……你们***都当我墨家人死了不成!孤儿……你们***才是孤儿,就是你们今天不是孤儿,老子明天也让你们成为孤儿。把这群人给老子帮了,带回城主府!让我爹他们看看,他们的宝贝侄女是被何人欺负的,又是如何欺负的!”

    墨泱晨就算生气,但是却也没有失去理智,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毕竟是炼药师公会,如果他当着人家老大的面就把人杀了,简直就是打对方的脸,但是如果是父亲出面的话,就算是炼药师公会,也不敢去城主府要人。

    然而久未开口讲话罗会长却突然开口说道:“等等!”

    “怎么?罗会长想要阻止本少,难道罗会长认为,我家宝贝的弟弟在你这里受到了如此大的欺辱,我们墨家可以放任不管吗?”墨泱晨冷冷的看着罗会长,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霸道不容人抵抗的强势感。

    然而炼药师公会的罗会长、穆长老几个在听完墨泱晨的话后,齐齐嘴角一抽,满脸扭曲的看向墨泱晨,心中不断的叫嚷着:靠……你丫的敢不敢再无耻一点,到底是谁欺负谁啊!虽然蔡长老说出的话不好听,但是那都不是事实,完全可以不计较不理会的。从头到尾都是墨心齐那小子几次将蔡长老一行人气到血压升高,内伤加重。

    果然……墨家……没有一个正常人!

    罗会长满脸无语的看着墨泱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告诉自己:他是长辈,要大度,要有爱,不能跟小辈一般见识,不能……绝对不能!更加不能跟背后有着一群护短到人神共愤的强大老辈们的小辈一般见识!

    “晨少主,这蔡长老虽然辱没了心齐阁下,但是却并没有造成墨心齐阁下任何损失,以老夫看……”

    为等罗会长说完,急性子的墨泱晨立马开口吼道:“看看看,看什么看……什么没有损伤,心灵上的伤害可是被身体上的伤害还要严重,难道罗老不知道吗?”

    罗会长被墨泱晨这一吼给噎的满脸通红,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墨泱晨,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接着说,就被自家的儿子给再次噎了回去。

    只见罗佑完全无视掉自家父亲的状况,刚刚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的他,一步窜到了墨泱晨的面前,险些将自家那倒霉爹给撞飞出去,然而此时的他却顾不了那么多了,拉着墨泱晨的手臂,满脸严肃的问道:“泱晨,你说墨心齐是你小弟!”

    墨泱晨看着神情有些不对劲的罗佑,轻轻的点了点头,这罗佑跟罗会长可不一样,他可是自家老爹的好兄弟,所以不能太过嚣张,毕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

    “那……那……那他是……是……”罗佑目光有些不一样的看向冰血,竟然激动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墨泱晨略微有些明白了罗佑为何突然变得如此不一样,当下点了点头,轻轻的说道:“齐齐是我二叔二婶的孩子!”

    “大……大哥的孩子!”罗佑双眼发红的看向冰血,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激动的浑身颤抖。

    是他,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孩子长得跟大嫂这么想,而且那一身的气势简直就是大哥的翻版,就连坏人时候的表情都跟大哥一模一样,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而且这孩子也姓墨,他怎么没有想到呢,是不敢去想,还是根本就不曾去想。

    罗佑身体缓缓的面向冰血,颤抖手小心翼翼的拉着冰血的小手,轻轻的说道:“孩子,我是你叔叔,是罗佑叔叔,是……是你父亲的……生死兄弟!”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家的五哥,在看到墨泱晨点了点头后,转过头看向罗佑,温柔的一笑,轻唤道:“罗佑叔叔!”

    “哎哎!好孩子,好孩子!叔叔……终于见到你了,终于见到你了!”罗佑双眼泛着泪花看着冰血,哽咽的说道:“叔叔这些年一直在外闭关,离开之时你还在大嫂的肚子里呢!叔叔对不起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去看过你,你过得好不好!对不起,叔叔太弱了。昨天完全刚回来普罗城,本想着今天去找白俊问问你的情况,看看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没想到还没出门,你就来了!”

    冰血温柔的拍了拍罗佑的手,一点都介意的说道:“罗叔叔,没关系的!心齐知道,你和白俊叔叔心中所想的。心齐从来没有怪过任何人,心齐过得很好,现在过的更好。罗叔叔,别伤心,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罗佑咬着牙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明白,心齐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罢了。好……怎么会好,当初他在外游离,寻找机缘提升自己的实力,就突然传来了大哥的噩耗,当他拼命的赶回来后,听到的确实一个让自己几度崩溃的消息,大哥失踪,嫂子一个人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去找大嫂,就怕他们自己也被盯上了,只能死死的压住心里的恨意,每个人都不敢离开普罗城一步,可是千算万算,他们都没有想到,接下来迎接他们的竟然是大嫂失踪的消息。这么多年来,他们每个人都拼了命的提升自己的能力,为的就是去给大哥报仇。没有一个人敢去看一眼这个孩子的状况,就怕为这孩子引来杀机。但是……看到这孩子现在的成长,却让他没有半分的喜悦。她到底经历的怎么的磨难,才能成长到如此的。

    “罗叔叔,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没事了!”冰血看着满脸内疚的罗佑,轻声叹了口气。这种眼神她经常能在白俊叔叔、魅扈叔叔的眼中看到,虽然被他们掩饰的很好,但是她依旧可以轻易的看到。她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们,只能让自己过得更好,他们才会真正的放下吧。

    “好好,我们不说这些了!以后叔叔一定会好好保护小齐的!”罗佑怜爱的摸了摸冰血的头,眼中带着宠溺。

    突然罗佑猛地转过头看向蔡长老,双眼中好似升起了两团小火焰,满脸的狰狞。前后变脸速度之快,闪电都不及,让罗会长几个人一度以为他们家这孩子有人格分裂症,然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只见罗佑温柔的放下冰血的小手,双手紧握成圈,一步一步的走到蔡长老的面前,每一脚落下都带着几道重重的声音,来表示他心中的怒火。

    “儿子……你做什么?”罗会长满脸抽搐的看着突然暴走的罗佑,抬手唤道。

    然而前方的罗佑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一半,弯下腰,一把推开蔡长老身边的几个人,抓起地上的那个二世主男子看都不看一眼,挥手就丢在了一边,如同就垃圾一样。紧接着罗佑在蔡长老满脸惊愕的表情中,一把抓过蔡长老的衣领,直接将一米六的蔡长老,像是拎小鸡一般给拎了起来,对着蔡长老那张满是惊愕的脸就是一拳头,那拳头挥动带风,劲道十足,又狠又重。随即这一拳头的效果那是立竿见影,只见两条血流顺着蔡长老的鼻子就滑了下来。可是被罗佑势压完全禁锢住的蔡长老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反抗,只能张口大喊大叫。

    “少主……少主!你这是做什么啊?”

    罗佑凶神恶煞的看着蔡长老,恶狠狠地说道:“做什么,妈的!竟然敢说老子的宝贝侄子是孤儿,孤你娘的儿,老子今天就让你儿子变孤儿!”说完,罗佑再次抡起拳头,对着蔡长老那张老脸就是一顿惨无人道的捶。

    “妈的,让你嘴贱!”

    “砰!”

    “老子让你欺负我侄子!”

    “砰砰!”“老子让你说我侄子是孤儿!”

    “砰砰砰!”

    “老子让你打我侄子的注意!”

    “砰砰砰砰!”

    持续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暴打,此时的蔡长老已经面目全非。到最后罗佑更是觉得不爽,那砂锅大的拳头四周只见裹上了一层带着暴力气息的元素力,每打一拳头,元素力就会只见刺入到蔡长老的体内,不断地破坏者他体内的经脉和灵元。

    然后……就没然后了!

    蔡长老就这么悲剧的被罗佑一拳头一拳头的给送到了地狱。

    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看的炼药师公会的众人满脸扭曲,最后到了麻木。看罗佑的眼神已经从刚开始的惊愕到最后的恐惧了。

    而罗会长和穆长老等几个老辈,则是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无奈汗颜的表情。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不是他们轻视生命,而是他心里都清楚,罗佑对于他口中的那位大哥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那是一个如神一般存在的人,是罗佑心中最崇高的敬仰。现在他心中之神的孩子被人侮辱了,他没把那人分尸就已经很给炼药师公会众人面子了。

    而令罗会长众人没有想到的就是,冰血的身份竟然是那个地方的少主,那地方的直系子弟可是比一国皇子,比任何一个大家族的嫡系长子还要高贵啊。

    不过,对于冰血背后有着这样一个实力雄厚的势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对于一个年轻十五岁的炼药宗师来说,不可能是一个小家族养的出来的。况且冰血那一身高贵的气质,霸气凌然的气势也不是一个小家族可以拥有的。

    十五岁的炼药宗师,别说是百年了,就是千年内都没有出现过一个,这是何等的存在啊。

    接着冰血等人向罗会长等人告辞,至于炼药师公会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就不管了。反正就算罗佑不杀了蔡长老,蔡长老以后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了。

    罗佑跟着冰血、墨泱晨几个人从炼药师公会出来后,本想着去城主府。但是此时几个人看到门外的场景,头顶纷纷挂满了黑线。

    这……这是怎么个情况?

    冰血转过头看着墨泱晨双眉一挑。

    我不知道,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太急了,直接从半空飞过来了!

    墨泱晨满脸迷茫的摇着头。

    二人转过头同时看向翠莲,翠莲嘴角一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冰血说道:“少主,我今日本想着去帝樱学院找您,可是在街上听到几个姑娘说炼药师公会来了一位长相十分俊美的少年,而且少年实力高强,有可能是紫级班的人。我便猜想可能是您,就跑来了。虽然我是踏空飞来的,但是……但是却也听到了不少传闻说……好多姑娘说要去帝樱学院提亲!”

    “噗!”墨泱晨一个没忍住喷了出去,嘴角一顿猛抽,满脸震惊的看向台阶下那密密麻麻的年轻姑娘,眼前一阵晕眩。

    “提亲!跟谁提亲?”罗佑有些不解的看向翠莲。

    翠莲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当然是我家少主了!”接着翠莲转过头看向冰血,无奈的问道:“少主,你来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啊!弄疯了这么多姑娘!”

    “我……我没做什么!”冰血满脸迷茫的看着翠莲,脑海中回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就把那个二世主教训得顿,然而秒杀了他的四个手下,最后进到炼药师公会了啊!”

    这是下方的暴动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天啊,就是他……就是他!好帅啊!”

    “我得天啊,他看起来又可爱又美又帅,可是是紫级班老大啊!要是能嫁给他,我一定会幸福的死掉!”

    “呸,就你这样也能交给心齐少爷,做梦吧!只要像我这样有实力又美丽的姑娘才配得上心齐少爷!”

    “哼,就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高级魔法师而已,心齐少爷可是史上最年轻的高级大魔导师,会看得上你!”

    “你们看,心齐少爷旁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啊,怎么可以靠心齐少年那么近!”

    “对啊对啊!不可以,心齐少爷是我们的!”

    冰血目瞪口呆看着下方那群马上就要扭打起来的姑娘,满脸恶寒!

    冰血满脸委屈的转过头看向翠莲,憋着小嘴,弱弱的说道:“翠莲,少爷我被吓到了,要安慰!”紧接着冰血一把搂上翠莲的腰,将头看靠在了翠莲的肩膀上,来回蹭了蹭。随即就听到了一群尖叫的声音从台阶下传来。

    “少主,你让翠莲成为这些姑娘们的公敌了!”翠莲满脸淡定的看着下方一个个暴走中的姑娘,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说道。

    “嘿嘿!”冰血在下方之人看不到的地方,狡诈的一笑,随即从翠莲的肩膀上抬起头来,一副放荡不勒的公子哥形象,对着怀里的美人温柔的说道:“怕什么,以后翠莲要是想上街的话公子陪你,大不了我们去别的城市逛街去!”冰血刚说完,一副爷们劲十足的摸样,弯腰直接将翠莲打横抱起,对着身边早已经呆愣的墨泱晨和罗佑喊了一声:“走了!”紧接着冰血抱着翠莲踏空而起,向着城主府飞身后去,留下地面上那群满脸不甘、失落、心碎的姑娘。

    冰血来到城主府后,见到自己的五叔,又是一顿闹腾。不过在冰血的心里却一直甜甜的!这种被家人宠着,疼着、捧着的感觉很好,真的很好!好到她就算是用生命为代价,也会好好的守护着。

    接着冰血将上次她在林城魔兽攻城战役中抓到了那些神兽交给了五叔墨擎海,让他有时间回墨岛分给哥哥姐姐、叔叔婶婶们。至于爷爷奶奶还有几位叔公们就不用了,他们的契约兽早就是神阶级别的魔兽了!

    众人和乐融融的再城主府吃了晚饭,当晚冰血也没有回帝樱学院,而是留在了城主府内休息。她完全没有想到,城主府内竟然有自己的专属房间,而且不是临时安排的,而是早在自己没有回到墨岛之前,五叔便已经安排好了。不仅仅是五叔这里,就连其他几位叔叔所负责的产业中也有自己的专属房间。

    房间内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玩的玩具,而且有小孩六岁至十六岁所穿的衣服,翠莲说那是五婶婶特别找人裁制的!每年到了衣服换季的时候,五婶婶都会吩咐城主府内的官家为每个孩子都制作几件衣服放在房间内,已便他们要是突然来了好有换洗的衣服。从九年前得知了自己的消息后,五婶婶每年也会带上自己的衣服,就算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回来,她也会如同自己在家一般,准备的妥妥当当。

    “宝宝!”一道温柔呼唤打断了冰血的回忆,坐在房间的冰血转过头看向大门微微一笑,连忙站起身走到房门前,伸手拉开,看向门外依旧娇美如花的五婶,冰血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甜蜜。

    “五婶!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忙,快进来!”冰血接过五婶手中的托盘,一手拉着五婶细嫩的手走到房间的圆桌前坐下。

    “你啊,平时在学院就知道训练,肯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暗夜他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毕竟是个小伙子,粗心大意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加不懂得如果照顾你这个姑娘了!听你叔叔说你前段时间去参加比赛了,一定累坏了吧!这里虽然不是墨岛,但也是我们的一个家,现在你回家来了,婶婶当然要给我们的小公主好好补补了!”五婶满脸疼惜的摸着冰血滑嫩的小脸,眼中带着心疼。接着将托盘上的汤盅盖子打开,一股香甜的气息在房间内散开,让闻到的人身心一阵顺畅温暖:“来,这是婶婶专门给你煲的汤,快趁热喝!”

    冰血看着面前的汤,里面放的材料已经煲烂了,让她知道这盅汤一定煲了很长的时间,难怪在他们吃过晚餐后,他们所有人都在院子里聊天,唯独五婶不见人影,想必她吃过晚餐后就去给自己准备这盅汤去了吧。此时冰血相信,就算她的心是石头做的,也会融化了吧。

    “五婶……谢谢你!”

    “傻丫头,你就跟婶婶的亲闺女一样,谢什么!快尝尝好不好喝!”五婶温柔的摸了摸冰血的头,笑的一脸慈爱。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汤,一股暖流顺着空腔直达心底。让她整个人都暖暖的,这段时间心里的伤痛也因为家人的疼爱少了许多。

    冰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对着五婶甜甜的一笑,清脆的声音带着欢愉的语气说道:“好喝,五婶做的东西最好了!”

    “嗯!”冰血一口一口喝的津津有味,看的五婶眼中带笑,心里却更加的疼惜眼睛的小侄女。对于这个孩子,他们几个婶婶都格外的疼惜,不仅仅因为她是他们二叔的孩子,更因为他们打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后,心里就产生了一种想要将她好好疼爱的冲动。这个孩子的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让她身边的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任何事情。

    “对了,五婶!”冰血抬起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带着笑的看着五婶,轻声问道:“您来我这里送汤,那五哥那里呢!”她记得五哥不喜欢婢女,身边也不愿意带小厮,所以都是一个人在一个院长里。

    然而令冰血没有想到的事情,她家可爱的五婶竟然对着自己翻了个白眼,满脸嫌弃的说道:“一个臭小子没事喝什么汤,不用管它。”随即五婶快速变脸,对着冰血满脸温柔的问道:“宝宝,这汤好不好喝啊!”

    “好……好喝!”冰血满头黑线的看着她家温柔可爱的五婶,心中默默的为那被自己亲娘嫌弃的五哥默哀。她之前也听说过,墨岛上有个奇怪的规矩,跟外界完全相反,那就是重女轻男,凡是墨岛的姑娘家都会被众人当宝贝一样的捧着。

    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第二天一早,冰血和墨泱晨前一天商讨出来的计划,冰血回紫级班安排接下来的事情,而墨泱晨先带着那些神兽回墨岛给其他哥哥姐姐叔叔婶婶们契约,四个月后南叶国帝都见!

    接着冰血便告别了自家的五叔和五婶后,跟罗佑叔叔一同回了帝樱学院。而罗佑则是去了白俊哪里,冰血则是向着紫级班的方向飞去。

    隐隐约约中,冰血已经感觉到了暗夜和怪妖即将从修炼中醒过来。

    那么她接下来的机会也是时候实施了!

    ------题外话------

    还有一点哦!今天猫猫会万更的!嘿嘿!

    恶魔很倾城338_恶魔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