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二十九) 冰血VS薛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看过了几场单人赛的比赛,冰血越发觉得,每个学院当中真是卧虎藏龙,就连总是居于下位的凌风、玄冰两所学院的几名学生,也绝对是年轻一辈的高手,之前的团体赛上,确实有不少人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单人赛上才可以看到他们真正的发挥。

    今天到了怪妖上场比赛,而对手竟然是夜倾尧。

    两个同样俊美不凡的男子,此时站在擂台之上,不得不说确实极为惹眼,单看二人的外表,完全让人挑不出一丝的毛病。这样的两个人,瞬间激发了看台上各色女子的疯狂呐喊。

    “老大,你说怪妖老大和灵央学院的那个夜倾尧谁比较厉害!”怪风凑到冰血的身边,小心的嘀咕着。

    冰血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两个人各具特色,气势更是不相上下,怪妖的血脉虽然没有被激发出来,但是他本身的潜力就已经很强大了,而夜倾尧给我感觉很神秘,别看他的等级表现是高级大魔导师,其真正的实力很难预测!”

    擂台上的比赛已经正常开始,怪妖和夜倾尧双方均是始终魔法技能战斗,开赛十分钟二人的双脚依然站在原地,各种华丽的魔法不断的在擂台上爆发,闪速着耀眼的光芒。

    然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二人上台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夜倾尧竟然被怪妖的随意释放出来的一个魔法击到了擂台下方。虽然就算如此,夜倾尧依旧从头至尾保持着优美的身形,稳稳的站定在原地,可惜此时他站的地方是擂台下。

    四周一片哗然,满脸诧异的看着擂台下方的夜倾尧,吃惊的连话都说不出。

    “你这是何为?”怪妖冷着一张脸,怒瞪着擂台下一脸嬉笑的夜倾尧。

    夜倾尧双手一摊,无语的说道:“我没注意,失手了!”

    “你当爷是笨蛋吗!”怪妖咬着牙看着那一脸贱笑的夜倾尧,这个人真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夜倾尧无所谓的笑了笑,有些无赖的说道:“对战当中,失手也是很正常的!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说完夜倾尧转过头对着满脸呆愣的裁判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即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这场比赛的结局竟然比冰血那一场更加的戏剧化结尾了。所有都满脸无语的看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摸样的夜倾尧,脑子的根本转不过弯来。

    怪妖面无表情的看着夜倾尧,眼中冒火,这个人是觉得自己打不过他吗!

    “妖,下来吧!”冰血清脆的声音让怪妖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身体周围的煞气快速消失不见,再次恢复了那副冷然的摸样。

    此时的擂台估计是单人赛开始后最为干净整洁的擂台了,几乎没有任何损失。怪妖走回席位后,眼中带着几分无奈的看着冰血。

    “好了,那个人本来就是怪怪的!别计较了!”冰血好笑的拍了拍怪妖的肩膀。

    怪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一阵不爽,整个脸好似被贴了一层寒冰一样,冰冷的让人打寒颤,好在他身边坐着的是冰血和暗夜,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时抽签裁判的声再次响起,大陆学院排位赛此时也到了最后一场。

    “大陆学院排位赛单人赛最后一场,帝樱学院对战黑舞学院,请双方比赛学院上擂台!”

    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冰血便站起身,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该结束了!”

    “老大,可不能让他们就这么好好的滚回黑舞学院哦。”怪风斜靠在椅子上,笑的一脸奸诈。

    冰血缓缓的侧过头,对着身后的兄弟们微微一笑,双眉一挑,冷声说道:“放心,黑舞学院的帐,我会收回来的!”随即转过头,带着一股冷然的气势,飞身上了擂台。

    而与冰血对战的便是前几日上了韩启明的薛力,也是黑舞学院的领头学生。

    “今天我会告诉大陆上的所有人,你们紫级班在我们黑舞学院面前什么都不是!”冰血刚刚飞入擂台,薛力嚣张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带着一股凶残的煞气。

    冰血轻蔑的看了薛力一眼,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说道:“呵呵!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千万不要再紫级班面前嚣张,更不要在我墨心齐面前嚣张,因为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你承受不起的哦!”

    “哼!我看你们紫级班的人无非就会耍耍嘴皮子。你觉得我会想夜倾尧一样吗!今日你既然上了这个擂台,那么想要好好的走下去,就很难了!不过如果你后悔,想要跟着本少的话,本少也不介意,倒是可以好好的疼爱你!”薛力那双满是阴柔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猥琐的光芒,在看向冰血之时带着几分yin欲。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厌恶的神情看向薛力,气息却没有因为对方的话发生任何改变,依旧那般淡然的站在原地,好似薛力的话对她来说不过是空气,完全可以无视。

    “你确实跟夜倾尧不一样,因为……你跟他根本没得比!哦……对了,看着你穿衣服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脱光了之后,竟然是那么恶心,整个身子跟树皮没什么两样,还有……”冰血说道这里,瞄了瞄薛力的下身,眼中带着几分鄙视的光芒,接着说道:“你确定你那个东西,还能用!”

    “噗!哈哈哈哈!”一阵爆笑声从四周传来。听着冰血说完这句话的众人,也瞬间想到了黑舞学院刚刚进入曲城之时的状态,一个个浑身赤果,用叶子遮盖,险些进不了城。这时他们也想到了,黑舞学院中确实有一个人,身上的皮肤跟老年人一般,甚至连老年人都不如,好似干枯的树皮一样,可是当时那人一直遮着脸,现在众人才只有,原来那个人就是薛力啊!可是为何他的脸跟身上完全不一样呢。

    而此时的紫级班的男子们却在冰血说完这句话,满脸无语,齐齐扶额长叹,心中大呼:老大啊,你说的虽然是事实,但是这种事能不能让他们来说啊,您是个姑娘,姑娘啊!咱能不能不要彪悍成这样啊!

    “你……你该死!”薛力被冰血一句说到了他此生最大的痛处,满脸涨红的,浑身止不住的发动,一股股杀气不断的徘徊在身体的四周,满脸狰狞,双眸凶狠嗜血,死死盯着冰血。

    冰血却依旧淡然的笑了笑,完全不被对方的杀气所影响,对着薛力轻轻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觉得我该死的人确实不少,但是……很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还好好的活着,而且会活很久很久。至于那些想杀我的人,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就跟你一样!”

    冰血脸色突然一变,阴冷中带着一股嗜血的残忍,漆黑的双眸越发的幽深,好似无底洞一般,让人感觉到恐惧与阴暗。一股锐不可挡强悍气势,不断的环绕在身体四周,好似在等待着主人下令,随时做好敌人疯狂攻击而去。

    “哼,自大的后果可是会很惨的!”薛力好似有着什么必胜的把握,满脸不在意的看着冰血。

    突然薛力单手一挥,口中轻声召唤,随即四道青色光芒瞬间从体内射出落到了旁边的地面上,空气中的元素瞬间发生了一阵暴动,只见落到地上的四道光影,逐渐变大,最后幻化成四只魔兽站在原地。

    一阵嘹亮的兽鸣在擂台上冲天而起,一只五阶圣兽狂暴血熊、一只九阶圣兽金甲尸、一只七阶圣兽绿人鬼、一只三阶圣兽地穴蛛王。四只圣阶魔兽的出现,在看台上人齐齐眼中一亮,满脸垂涎的看着擂台上的四个庞大身影。

    “天啊,竟然是圣阶魔兽,而且一下子竟然出现了四只!”

    “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契约四只魔兽,而且还都是圣阶的魔兽,不是说魔法师最多最多也只能契约两只吗?”

    “这就是真正的实力啊!天啊!要知道一只圣兽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个人竟然一下子拿出来四只魔兽,看来紫级班的老大要倒霉了!”

    四周传来的议论声,让薛力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此时的站在四只丑陋的圣兽中间,扬着下巴,满脸高傲的看着冰血,此时的冰血在他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这场比赛,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疑问,最后的下场一定是墨心齐那个混蛋被他的魔兽给撕碎。反正只要是他们黑舞学院拿到第一学府的荣誉和第一学府所带来了一切好处,在这比赛上杀人又如何,谁又能拿他怎么。

    薛力高傲的看着冰血,等待着她脸上出现慌张恐惧的神情,但是等了又等,冰血脸上除了满脸的厌恶与嫌弃,竟然没有一丝他所期待的表情,这样的发现让薛力瞬间怒吼中烧,对着冰血大声吼道:“怎么?你是瞎杀了还是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这四只魔兽可都是圣阶魔兽,随随便便一只都能轻轻松松的将你撕成碎片。你竟然还敢露出这样的表情,装给谁看啊!倒不如,现在跪下来求求本少,也许本少心情好了,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