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二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暗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引诱的意味,面无表情的看着怪妖传音道:“少主很聪明,天赋极高!但是对于感情,却像个婴儿,完全不懂!你这种情绪波动只会让她疑惑不解,所以省省吧,有时间你倒是可以教教少主!”

    怪妖看着暗夜的眼睛一闪,随即瞪着暗夜传音道:“你为何不教!”

    “……”暗夜无语!

    “你个冷面腹黑的家伙!”怪妖咬牙切齿的看着暗夜,给了他一个绝对称职的称谓!

    “喂,你俩干嘛呢!”冰血奇怪的看着两个同样面无表情,浑身冰冷的人,额头出现一排黑线。

    对于暗夜和怪妖的这种交流方式,冰血一直感到很费解,两个不喜欢开口说话,但是却是不是传音,有的时候因为一件事讨论的十分热闹,但是这两个表面上却是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冰血都怕他们两个会突然人格分裂!

    冰血无语的看着两个人,也不在问他们两个刚刚在讨论什么,一手拉过一人,对着前方的擂台说道:“开始了!”

    怪妖看着擂台上的黑舞学院的五个人和灵央学院的五个人,黑舞学院四男一女,灵央学院则是三男两女,看着两方学院同时迸发出灵力,幻作各色五芒星,出招狠戾,给你对方留下任何机会,转过头对着冰血说道:“灵央学院的这五个人实力比黑舞学院的人高出许多,特别是夜倾尧实力竟然不在我之下,他身边的那两个同样天赋不错,技能更是不凡,这场比赛的结果毫无疑问,灵央学院必胜了!”

    “恩,我在想灵央学院这一组如果对上我们,谁会更胜一筹!”冰血勾着嘴角,眼中划过一抹战役。

    “确实很难预测,夜倾尧的实力绝对不仅如此,看着情形,他还所保留,不过毕竟是普通人类,如果我们几个解开体内血脉,就不一定了!”怪妖看着擂台上的人,眼中带着几缕狂傲的自信。

    “不一定!”暗夜的声音突然传入,带着几分疑惑的感觉!“为何?”怪妖不解的转过头看向暗夜,他们体内的血脉,外人不知,难道他们自己还不知道吗。如果解开体内血脉封印,狂化以后根本不是这些人类可以比拟的。

    暗夜转过头看向怪妖和冰血,认真的说道:“因为跟魔龙的契约,我体内的血脉传承已经完全被激发,虽然我接受的传承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能力比不上真正的魔族,但是对于魔族的感知却是一样的!”

    暗夜模凌两可的话让冰血和怪妖微微一愣,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带着一抹疑惑,随即快速转过头看向暗夜,惊讶的问道:“你是说,夜倾尧他……”冰血嘴角一抽,不会这么巧吧。

    “我感觉出,夜倾尧身上有魔的气息,而且他接受的传承不比我少!”暗夜肯定的说道。

    “夜倾尧也是魔族的后裔!”冰血吃惊的看着擂台上的人,接着说道:“所以我才会绝对他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们感觉不出来?”怪妖更加不解了,虽然他还没有接受过真是的传承,但是他当初也在怪羽身上感觉到了同类的味道,没道理感觉不出夜倾尧身上的味道啊!

    暗夜摇了摇头说道:“也许是因为你还没有正式接受魔族血脉传承,又或者说夜倾尧已经接受了正式的血脉传承,所以隐匿的比较深。”

    “所以只有正式接受过魔族血脉传承的夜才能从夜倾尧身上问道魔族的气息。”冰血微微皱起眉头,看着擂台上的夜倾尧,若有所思。

    “那为何老大你没有像暗夜那样准确的感觉到夜倾尧体内魔族的气息!”怪妖看着冰血,疑惑的问道,按理说冰血接受的血脉传承比暗夜早了许多,没道理感觉不出来。

    冰血转过头无奈的看了怪妖一眼,传音道:“谁知道我老爸的血脉到底是魔族中的那个品种啊。当初我跟紫冥契约的时候,只是激发了我被封印的天赋,魔族血脉是后来我回家拿到老爸留下来的东西才正式开启的,而且看样子开启的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对于魔族的感知还不如夜呢!”

    怪妖听到冰血的解释,嘴角一抽,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无奈,传音道:“我第一次听说,魔族的血脉还分在品种!”果然是一对强悍的父女啊!

    暗夜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看向怪妖传音道:“我听紫冥说过,少主的魔族血脉不同于我们几个。往往却高贵纯真的魔族血脉,所要经历的传承越复杂!”

    怪妖看着冰血双眸一挑:“果然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话说你们两个最近真的是越来越活泼了!就能拿那张面瘫脸去欺骗大众!”冰血没好气的白了两个人一眼。

    这两个人聊天从来不正大光明的开口说话,同时用传音的方式,而且不管两个人聊的多火热,脸上都是一个表情。让外人根本察觉不出来,这两个人有事没事就聚在一起聊天,有的时候甚至能聊起来八卦问题。弄得她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用传音的方式通过契约平台给他们两个将会。这种方式……是个人都会很无奈吧!

    怪妖和暗夜对视一眼,随即在看了看冰血,接着二人十分有默契的转过头看向擂台,直接不再理冰血了。

    冰血嘴角一抽,看看左边的暗夜,再转过头看看右边的怪妖,哼了一声,两个要造反的家伙。

    这时擂台上的战况已经出现了一面倒的形式,更确切的说是一面倒的暴虐形式。灵央学院的五个人完全是压着黑舞学院的五个人一顿虐,狠狠的虐,要多虐就有多虐,其残忍程度虽然比不上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人的血腥,但是却同样的令人发指,看的四周观众席位上的人是不是发出一阵倒吸声。

    这个世界是肿么了,为什么那些长得好看、帅气、可爱、漂亮的少年少女们做出的事情都跟自身的形象完成不符呢。帝樱学院如此,现在两灵央学院的学生也是这样,这绝对是毁三观的具体表情啊!

    “这灵央学院的人下手可不是一般的轻啊!怎么感觉那黑舞学院的人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似的呢!”怪风满脸抽搐的看着擂台上此时正上扬的火爆虐打场面,有些疑惑不解。

    “虽然灵央学院这一路来也不平静,但是黑舞学院大部分的暗杀都是冲着我们去的,他们并没有遇到多少啊?”怪蒙有些发懵的挠了挠头。

    冰血看着擂台的那无比凶悍的灵央学院五个人,眼睛抽了抽,随即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也许黑舞学院的这五个人的长相碍到了夜倾尧他们五个人的眼!”

    冰血的这句话说完,就感觉到了身边所有人的注目,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开个玩笑不行哦!

    “你们不觉得黑舞学院的人本身就长了一副欠揍的样!”冰血转过头看着众人,一副理直气壮的说道。

    众人无语的点了点头,好吧……确实是这样。

    此时黑舞学院的人那是呕的心里直流血!恨不得挠死灵央学院的人,本来一个帝樱学院就够他们郁闷的了,现在灵央学院又来搀和一脚,怎么能不让他们狠上加狠。

    接着擂台上终于结束的那惨无人道的虐待行为,黑舞学院的五个人此时面目全非,衣服破破烂烂,浑身狼狈不堪的躺在擂台上,叼着一口气,浑身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另一边灵央学院的五个人,一身整洁,满面舒爽的站在擂台上,等待着裁判员吹响比赛结束的笛声。

    在裁判的鸣笛传出之后,灵央学院的五个人优雅的向着自己的席位走去,那样子仿佛刚刚狠狠虐待人的不是他们一般,然而在夜倾尧刚要走下擂台之时,突然转过头看向冰血,嘴角微微一笑,笑的众人莫名其妙,随即消失在擂台边。

    在夜倾尧那一笑之后,洛坤、洛天、韩启明、五怪等人纷纷转过头看向冰血,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瞪着一双双铮亮的眼睛,嘴角隐隐约约露出一抹笑意。

    “老大,我想灵央学院的人不是因为看着黑舞学院的人不爽才下如此狠手的!”怪风看着冰血,一脸认真的说道,但是那眼中的笑意却泄露的他此时的情绪。

    “对啊!老大,我看灵央学院的人好像是在帮我们报仇哎!”怪羽眨着一双水汪汪可爱的大眼睛看着冰血,十分肯定的说道。

    “嗯,我也认为是这样!”怪柔柔弱似水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冰血看着几个人,小脸上满是纠结的问道:“可是为什么呢?应该灵央学院的院长跟咱们家那个老头关系好吗?”

    一瞬间众人郁闷了!

    靠……老大……您老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啊!

    韩启明无语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冰血的头,轻声说道:“那是因为夜倾尧在帮你报仇,估计是因为黑舞学院的人惹你生气了吧!”

    “帮我?”冰血吃惊的看着韩启明,随即再次纠结的说道:“难道他跟我是同类品种的?”

    众人默……这东西对于他们老大来说,真心是说不通啊!算了……反正夜倾尧又不是他们的人,没必要帮那家伙说好话。

    接下来的几场凌风学院、玄冰学院都出赛了几组学院,而只要是灵央学院的人对上黑舞学院,那么就是一顿往死里的虐,什么高级幻器,四阶丹药都用上了,只要是黑舞学院的人遇到了灵央学院的人下场准没好。

    而帝樱学院也上场了几组,不过都是黑级、蓝级班的人,场面到不算劲爆,好在他们遇到了都是普通魔法师学校的人,至今除了昨天叶冰熏五个人对上了五大学府中的黑舞学院,还未曾对上其他几所高校。

    而五大学府的强则队从始至终都还没有正式对战过,也不知道这是运气好,好似运气差。

    最后一场比赛是玄冰学院的三组对战南叶国武士学院的二组,魔法师与武士对战,重要的是功法技巧的灵活运用,虽然魔法师和武士之间的等级差别也很重要,但是如果两方的等级都差不多,那么就要看哪个能先一步咱去其中的优势。而魔法师的优势就是魔法师的远程攻击善于武士,只要不给武士接近他们的机会,那么对战的武士就只有挨打的份了。然而魔法师的羸弱的体制确实他们的致命伤,只要武士找机会进了魔法师的身,那么魔法师就很难再有取胜的机会。

    当然这些也是要看用在什么人的身上,像是冰血训练出来的那些怪物,不管是妖月佣兵团的人也好,还是紫级班的人也好。佣兵团的武士几乎人人都有一套冰血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武技功法,就像是雷明的雷霆之剑二十七式。还有就是紫级班那些明明是魔法师却总是喜欢把自己当武士用的怪胎们。

    “这玄冰学院的人实力确实不错,不愧是大陆五大学府之一的人。虽然玄冰和凌风总是居于帝樱、灵央、黑舞之下,但是其实力同样不可小觑啊!”洛坤看着擂台上打的越发激烈的两对人,轻声感叹着。

    冰血指着南叶国武士学院小组中的一名少年,侧过头看着韩启明问道:“那个就是火氏家族的人!”

    韩启明顺着冰血的手指看过去,随即点了点头:“嗯!他是火云的堂兄,火袁!”韩启明听说过冰血和火家大小姐的事情,在听到冰血问他的时候,便立刻明白的她的意思。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关系如何?”火云在火家的生活还不错,毕竟是火家这一辈中天赋较高的子弟,从小便备受家族长辈关注,虽然这样的关注让她很早就升起了一股想要逃离的冲动,最后才会导致他们在佣兵之城相遇。所以对于火家,火云的态度是复杂的,可以说又恨又爱吧!恨他们从来不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什么,总是按照他们那些长辈的思想去安排火云的一切,就连她学什么,练什么,走什么样的路,走那一步,先迈出哪只脚都要安排到底。而火云却同时爱着他们对自己的疼爱和亲情。

    虽然冰血对于人类的感情了解的不深,但是却可以看出来火云对于火家的在意。在妖月佣兵团的时候,她经常能从火云的速流过的思念,她知道那是对于家人的思念,因为那种感觉跟她在想老爸和温柔娘亲的时候是一样的。

    所以对于火家的人,冰血从来不想伤害,因为那是她好姐们重要的人。

    韩启明转过头看了看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关系还不错!不过火家跟火云关系最好的是火袁的亲弟弟火栎!”

    冰血听后点了点头,随即对着紫级班众人传音道:“自己所有人听令,如若在擂台上遇到火家的火袁,务必手下留情,只要击退便可!”

    “是,老大!”

    紫级班众人异口同声的声音传入冰血的脑海中,没有任何的疑惑,令行禁止!

    五怪看着冰血微微一笑,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给他们下手下留情的命令呢!真难得!

    就这样团体赛一连开展了进一个星期的时间,每一场都十分的精彩,通过这些天的观摩,冰血几个人或多或少都领悟到了对战中的真谛,每晚回到阁楼都会细心揣摩研究,虽然至今还没有抽到他们小组的签,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人感觉到了无聊,而是对于每场比赛都从头到尾的细心观察,仔细观看,不漏掉任何一人的出招和形态。

    对于帝樱学院紫级班一众人的表情,高台上那些总是观察他们的人,心中或多或少都给出了一个欣赏态度。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心浮气躁的,特别是那些被众人捧得高高的天赋卓越的少年少女们。永远都觉得自己是最棒的,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而紫级班的人却不是这样,经过这么多的观察,他们发现这些孩子心性稳重,不骄不躁,每场比赛不对方是弱是强,他们都会认认真真的看完每场比赛,有的时候甚至比那些天赋明明没有他们好的孩子看的还要认真。对于他们这些都快成精的人,不难看出这些孩子是在认真观察从未在比赛中得到领悟。

    对于这样的紫级班,众人再看向帝樱学院院长的眼神是越发的赤果果,最后更是毫不掩饰的将自己对于帝樱学院院长的嫉妒羡慕恨给表现的了出来,根本就是恨不得直接上手将这些孩子给抢过来,然而在看到帝樱学院院长那越来越得瑟的笑容后,众人更是恨的牙痒痒。当然其中最恨的人莫过于黑舞学院院长了。早在他没了头发的当天,他便猜到了一定是紫级班的那群滚蛋搞的鬼,因为其他几所高校的院长就算是在没品,也不会亲自动手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那么剩下的就算跟他们黑舞学院有仇的紫级班了。虽然他也不太敢相信,紫级班竟然有人可以在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潜入他的房间,对于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除了紫级班的人,他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这样了。

    而冰血对于高台上传来的那到凶狠的目光,她表现除了彻底的无视,用脚趾头想冰血都能想到这道目光是出自谁的眼睛。喜欢看就看吧,反正看她的人多了,狠她的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数不胜数的,她从来不在意。

    擂台上的比赛已经接近尾声,团体赛中剩下没有参赛的小组越来越少,而帝樱学院所剩下的只有冰血和五怪这一组。弄得怪风竟然无语的仰头长叹,他们这是被抛弃了吗!

    在裁判一声鸣笛之后,这场玄冰学院与南叶国武士学校的团体赛正式结束,擂台再次降下接受清理。

    “没想到啊,南叶国武士学校这一场比赛竟然跟玄冰学院打了个平手,看来今年南叶国这两所学院来势汹汹啊!”韩启明勾着嘴角,看着南叶国本土学院的几只队伍,轻声说着。

    洛坤不屑的说道:“在凶又如何!华而不实罢了!南叶国武士学院和魔法师学院这几次的招生都十分广泛,要求的等级也降低了不少,南叶国皇室更是大力出资来资助这两所学校,看来是被实力越来越高的那几大家族和佣兵界给逼急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失败的重点!亏的他们时不时的去观看佣兵界的比赛和几大高校的比赛,我看啊,他们纯粹是看了也白看”

    “我也听说了,有的学生甚至还没有毕业,便已经被皇室招募了去!不过先不说那些本土学院的教学质量,就说那些教育方式,就让我觉得华而不实!一个个等级虽然不低,但是实战经验却不足!对于那些险地的历练更是少之又少!不知道这样的娇子,进入皇家军队能有什么用?”怪蒙对于皇家平时过分保护那些学生的做法很是不屑。

    “也是!这场比赛之所以会赢,那是因为玄冰学院这次出战的人并非是他们学院的强手,而且整场比赛下来,如果不是因为有火袁在,想取胜太难了!”怪风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而且火袁还是火家人!”洛坤好笑的看了一眼怪风,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但是比起在预选赛就全军覆没的锡林国本土学院的学生好多了,不是吗!”怪羽嬉笑的看着众人,大大的眼睛中划过一抹狡诈!

    “没错!”几个人异口同声道。

    冰血好笑的看着这些家伙将一个国家的储备军奚落的一无是处,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些自大狂傲的家伙啊!还真是……可爱!

    这时抽签裁判的声音从赛场中传来:“下面帝樱学院一组对战黑舞学院四组,请双方学院上擂台!”

    “嘿嘿!终于到我们了,我都快生锈了!”冰血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黝黑的双眸中划过一抹狠辣,慵懒的站起身,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一个懒腰,语气中带着几分诡异。

    暗夜、怪妖紧随其后站起身,看了看冰血,二人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还真是巧呢!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刘佳和刘刚兄妹二人,缓缓的眨了眨眼睛,语气轻缓温柔:“佳儿、刘刚一会动手的时候,记得温柔一点哦!”刘刚、刘佳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乖巧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老大放心,我们一定会很温柔的!”

    “嗯!”冰血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带着四人向着擂台走去,这是一道清脆的声音夹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轻飘飘的传来:“让他们站着上去,躺着下来就好!”

    冰血的这一句话,声音虽然轻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掩饰,不仅仅是帝樱学院的众人听到了,就连上方观众席上的众人也同样听到了,看似轻柔的语气竟然让他们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脸色极为难看的黑舞学院的那些人身上。

    这是挑衅!

    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

    而且是当着再次所有人的面前向着他们黑舞学院挑衅。

    这简直就是在打他们黑舞学院所有人的脸,而去打的又脆又响。当下高台上黑舞学院院长的脸色是更加难看了,看着冰血的眼神,那绝对是恨不得此时就飞扑下去将冰血给活活吃了。

    冰血当然不怕,现在团体赛上帝樱学院就剩下他们这一组和五怪那一组了,就算下一场五怪遇到了黑舞学院的人,也完全没有任何危机,她对于五怪的实力从来都是很有自信的,说白了不过是一群普通人类而已。至于单人赛,根本不需要黑级、蓝级班的上场,就算是紫级班的人,只要她、暗夜、怪妖和五怪、洛坤、韩启明就够了,所以她不怕黑舞学院的人在擂台上报复,到时候谁虐谁还不一定呢!

    所以这句话不仅仅是挑衅,也是她给黑舞学院下的战书。

    “哼,年纪轻轻就这么狂妄自大,看来你的路也不长了!”擂台之上,黑舞学院的人看着冰血,满脸狰狞的叫嚣着。

    冰血双眉一挑,戏谑的一笑,无所谓的说道:“放心,我的路绝对比你们长的多!而你们的路……我想也就到这里为止了!”

    嚣张啊……真心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不仅仅是黑舞学院,就连看台上的观众们都有些受不住了,这丫的敢不敢再嚣张一点。

    “臭小子,口气不小!什么传说中的紫级班,老子看来不过是一群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一群来路不明的废物!”黑舞学院的人被冰血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也不管对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素来嚣张惯了的他们,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侮辱过,心中一股怒气窜上来,开口便说一句完全不经过大脑的话冲了出来。

    然而就在黑舞学院的这名男子说完这句话后,冰血、暗夜、怪妖三人的气息瞬间发生了变化。

    冰血一改刚刚的慵懒邪魅,浑身散发着阴森的杀气,不断的徘徊在四周,幽深的双眸好似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无底洞,让看着她的人充满了无助的恐惧,就好似只要看一速吸了进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不断的下落,完全不知道何时会到达地面,那是一种对于连死都不知道是何时的恐惧,明明心里清楚即将迎接他的是死亡,也许是下一秒,也许是下一个小时,这种恐惧让人充满的绝望和无助,更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然而这时的冰血明明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让人恐惧绝望的气息,但是那绝美的脸上却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笑的阴森,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暗夜和怪妖相对于冰血直接的多,直接是让四周那原本温暖的空气瞬间变得犹如腊月寒冬般,冰冷刺骨,浑身汗毛直立,恨不得此时跳入火堆里将自己好好的烤烤,就算是最后化为灰烬,也好过此时冷入心扉,冻的连灵魂都变得僵硬起来。

    只见冰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看着黑舞学院的五个人的眼神就好似再看死人一般,清脆的声音变得空灵阴森,带着一股阴冷的风在擂台之上飘到。

    “废物、来路不明!呵呵呵呵!”清脆的笑声如同银铃般,但是此时却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样的笑容悦耳,反而有种那是来之地狱的勾魂曲,在引导着他们走入阴森恐怖的地狱。

    “你真勇敢!”冰血看着脸色已经发青的黑舞学院五个人,脸上的笑容不变,缓步向着五个人走去,单手一挥一根黑色法杖突然出现在手中,抬起手轻轻的挥动几下,边走边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法杖,紧紧一握,对着空气用力一挥,就好像试试力道如何一般,看着黑舞学院五个人的心随着冰血手里的法杖上上下下起起落落,好像即将要脱离自己的身体一样。

    ------题外话------

    艾玛……今天猫猫去外公家了,八点多才回来,紧赶慢赶写了八千字,还有两千,猫猫继续努力!明天刷新下再接着看哦,宝贝们!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