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二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淡淡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眼睛,驱动精神力,一瞬间穿透擂台四周的防御魔法结界,速度之快,光速也不及。

    于此同时,高台上的几个人,双眸猛地一亮,充满的诧异的光芒,几道精神力纷纷从高台上发出,如果扫描仪一般在擂台下方快速扫描了一圈,随即眉头一皱,满脸的迷茫。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将目光淡淡的再冰血身上停顿了一下后,又看向其他方向。

    “老家伙,你家那孩子到底要做什么?”灵央院长,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传音给身边的帝樱学院学长。

    “估计是发现了什么?”帝樱学院院长脸色不变,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暗自传音给灵央学院。

    “看来不仅仅我们两发现了?不过好在这小鬼聪明,知道将精神力扩宽,迷惑外人的视线,这才不会让人发现是她在使用精神力穿透结界。要不是你我二人的修为最接近神阶,也很难发现啊!没想到这小鬼的精神力这么强!”灵央有些羡慕的说着。

    冰血将黑舞学院换人的消息告知给洛坤后,本想着让他们不要逞强,毕竟血脉克制是绝对压制性的,邬克如果被对方压制住,洛坤几个人不仅仅少了一名强大的助力,以他们四个人的性格,绝对会护着邬克,不会放任不管,那样就是输场比赛那么简单了,黑舞学院的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好好的走下擂台。

    洛坤仅仅只是转过头对着她温和的笑了笑,那温和的笑容竟然让冰血有种心酸的感觉。为什么……她不懂,不懂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她完全读不出这种感觉的意思,让她很难受,又很无力。

    洛坤将冰血告诉他的事情,快速的传达给了身边的伙伴,擂台上的五个仅仅只是一个对视,随即微微一笑,一瞬间便达成了一个共识。

    他们是紫级班的人,身为紫级班的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骄傲,更有紫级班的骄傲。不战而退,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们紫级班的身上。

    “兄弟们,你们的决定!”洛坤站在擂台上,双手紧握,笑着看向对方的五个人,眼中没有意思胆怯,有的只是那汹涌澎湃的战役。

    “战!为紫级班而战,为我们三十六个人的荣誉而战。一个血脉而已,紫级班的人怎么可能就因为这点小事打败。”韩启明扬着灿烂的笑容,犹如这旭日的高阳,明媚耀眼。

    “没错,即使最后输了。我们也要勇敢的战下去,紫级班内没有孬种!”叶冰熏那双天然呆的眼眸中瞬间迸发出满腔热血,让他整个人都活跃的起来。

    “心齐哥哥在看着我们,不需要怕!”洛天笑着单纯天真,好似只要有那个人在,天塌下来又如何。

    “兄弟们,抱歉了!连累你们!”邬克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四个人。

    “笨哦!血脉是你能选择的吗!再说了,既然是兄弟,说这些做什么!”韩启明一拳打在邬克的胸口,笑着骂道。

    “哈哈哈!”邬克爽朗的仰头大笑,随即看着四个人,点了点头:“好!血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邬克一定会守住擂台,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从这边接近你们!战吧!”

    “好,战!”一声雷霆般的吼声从五个人的口中发出,带着热血沸腾的激情,带着满腔的战役。

    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会战斗在最后一秒。

    看台上的人虽然不知道擂台上帝樱学园的五个人的气势为何一下子变的不同了,但是那一声充满热血的战字,瞬间激起了无数人内心的火热,一瞬间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

    帝樱学园四个字,成为了所有人的口号,回荡在上空。

    看着擂台上的五个人,怪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几个人……真的是!”

    怪灵淡淡的看着擂台的上的兄弟们,幽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如果换做我们,也会这样做吧!”

    “肯定会的!”怪蒙抬起手,搭在怪风的肩膀上,继续说道:“紫级班内没有不战而败的孬种!”

    暗夜深深的握住冰血的手,紧了紧,轻声说道:“少主,太过担心了!擂台上就算是受伤也在所那么。我们不都这么过来的吗!不会有事的,就算是受伤,少主也不会让他们有事!”

    “嗯!”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暗夜轻轻的点了点头。明明不管面对多少的夹击,哪怕知道自己实力不敌对方,却从未有过胆怯,从来不知道退让。哪怕有了一时的逃跑,也会再一次找机会卷土从来,杀个对方片甲不留。但是一旦知道危险会降临在自己的伙伴身上,她就变得不在像那个冷静的自己,变得胆小,变得懦弱。

    这样不好,真的不好!他们是伙伴,是要一起成长的,然而只有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考验,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这个道理她明白,所以她必须做到放手,大胆的让伙伴们去成长,在这无数次的冒险中得到真正的成长。她不能总是将他们护在身后,这不是保护他们,这是害他们。

    想通了这一点,冰血豁然开朗。笑着看向擂台上的五个人,眼中带着坚定和信任。

    “人人都说紫级班是传说中的存在,威风的不得了,今日老子就在这里灭了你们紫级班的威风!”黑狼双眸凶狠的看着洛坤几个人,表情狰狞带着几分凶残。

    “废话真多!”洛坤勾起嘴角,温和而无害,轻声嘀咕的一句后,完全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双手快速打出几个手势,一道水蓝色五芒星突然出现在身前,口中轻念:“伟大了水之精灵啊,请听从吾的召唤,出来吧!水龙咆哮!”

    于此同时身边的洛天,身影同样出现了一个淡紫色的五芒星,单手一挥,口中轻唱:“狂暴的雷精灵,以你们的力量摧毁一切吧,雷霆之电!”

    只见无数道雷霆般的闪电从紫色五芒星中射出,瞬间与洛天拿到冲击力十足的水柱绞缠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暴露声,向着黑舞学院的五个人冲击而去。

    就在此时黑舞学院的五个人快速一跃,踏空而起,快速飞向天空,然而在他们脸色那轻蔑的表情还没有展现出来之时。

    韩启明双手向着两边一展,一声轻喝:“金光镜面,起!”

    接着一面反射着金色光芒的镜面快速从黑舞学院学生刚刚所站的地方升起。就在此时“嗖”的一声,金色镜面将洛坤、洛天那倒配合攻击打了一个九十度反射角,向着天空射去。

    这里连串的完美配合,完全是众人没有想到的,黑舞学院的五个人更是被打的措手不及,连忙在半空中撑起一道薄弱的防护罩。

    “咔!”一声清脆的巨响从擂台上空传来,只见黑舞学院的五个人浑身狼狈的在半空中那团浓烟中飞身而出,脸色带着难以置信的错愕和不甘的愤怒。

    “魔法技能融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算是水元素和雷元素不想克,但是也无法融合啊!”灵央学院的修炼狂院长猛地站起身,一把拉过旁边帝樱学院的院长的衣领,对着他就是一声大吼,那疯狂的样子,一点都不让人怀疑,一个弄不好,这家伙就会吃了帝樱学院院长。

    “喂喂喂……你个老家伙,放手、放手!老子怎么知道?”幕随风挣扎着从灵央院长的手中逃了出来,满脸无语的看着那个疯子。

    所有人都满脸震惊的看着擂台上的几个人,满脸纠结,此时心里面像是有几万字蚂蚁在爬一样,痒的的了,却从无获解。

    “帝樱学院,你们好生卑鄙!”擂台上黑舞学院的人指着洛坤、洛天大声咒骂道。

    “鄙视!”洛坤不屑的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几个人,翻了个白眼:“跟你们黑舞学院的人比起来,我们可是愧不敢当啊!”

    “哼,别以为这样就完了。这一击不过是我们大意而已,接下来……我们就让你们好好享受一番!”黑狼满目凶光,恶狠狠的看着洛坤几个人,五只展开,指甲瞬间变得尖锐,好似一双野兽的爪子。

    洛坤五人飞身而起,手中光芒一闪,各自手上握着一只法杖,身姿优雅的站在半空中,满脸淡然的看着黑舞学院的人,完全没有收到对方言语的一丝威胁。

    这样淡然的五个人,让黑舞学院的人更是心里冒火,单手举起手中法杖,一连串的吟唱纷纷响起。

    “上!”洛坤一个低吼,五个人身前瞬间出现了一道褐色屏障,对着五个人向前前方冲击而去,于此同时五人身前再次闪出五个不同颜色的五芒星。

    擂台上之上,一瞬间战火连连,两方队员打得热火朝天,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时候,竟然依旧难分高下。此时十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

    而黑舞学院的五个人身上的校服逐渐出现了破损,不一样的是洛坤几个除了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手上带着几道伤痕以外,身上的衣服竟然一丝破损都没有。这让众人更加肯定了他们的身份……只有紫级班的紫级战袍才会有这样强悍的防御力。

    洛坤、洛天、韩启明配合攻击,叶冰熏、邬克两边防御同时不断的堵住对方的去路,不让黑舞学院的五个人有机会分开,因为一旦对方的五个人分开,他们这边的人便要飞出人去单独对战,这样很难占尽优势。因为邬克已经隐隐约约被黑狼的血脉克制住了,但是却依旧咬牙坚挺着,这一点就连黑狼都诧异不已。

    对方的火系魔法师一直被洛坤的水系魔法压着打,没事在来个洛天的点击,很是销魂!而对方的土系魔法攻击根本无法到达洛坤他们的面前便被叶冰熏、邬克合力击退,韩启明的光明系魔法师更是让他们头疼不已。

    就在此时一声充满野性的怒吼从擂台上发出,带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好似野兽的怒吼般,回荡在擂台上空。

    “吼!帝樱学院,统统给老子受死吧!以吾之血,请求妖魔的降幅,赐予子孙黑狼,无尽的毁灭力量吧!狂狼怒爆!”

    邬克在听到这一怒吼后,顿时浑身一僵,身体快速想着擂台跌去。看着离他越来越的伙伴,邬克仰着头对着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四个人一声大吼:“是妖狼族的禁咒,快退,快退!”

    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闻言,双眉狠狠皱起,身形一闪快速先后退去,但是黑舞学院的另外几个人却借机来到他们背后对着他们释放魔法,断了他们退后的路,在洛坤四个人快速转过身,单手一挥撑起一道防御结界后,此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黑狼的攻击已经想着洛坤四个人的背后攻击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因为黑狼的血脉威压,而从半空中叠摞在擂台上的邬克,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瞬间从擂台上飞身而起,同时快速挥动手中法杖,一声大吼:“土系防御,土盾!”

    “邬克!”

    洛坤、洛坤、韩启明、叶冰熏猛地转过头看向飞身而来的邬克,眼中带着难以置信和深深的震撼。

    是怎样的力气,让他从血脉压制中飞身而来的,为什么……

    “邬克哥哥,快离开!不要!这样的攻击,你会死的!”洛天眼圈泛红,转过头对着邬克奋力大吼着,但是此时的他根本无法去帮忙。

    “邬克,你个混蛋!黑舞学院的那群狗东西不敢杀我们!你快走啊!”韩启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满脸愤怒的看着完全不要命的邬克,满脸焦急。

    “邬克,走啊,这攻击杀不了我们!你的血脉根本承受不了,快走!”洛坤不要命的驱动体内灵力,想要黑舞学院的几个魔法攻击,然后去帮邬克,但是黑舞学院的那四个人好似是铁了心缠上他们,根本不给他一点机会。

    此时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人在前防御,叶冰熏在身后身后辅助。叶冰熏转过头看了看邬克,又转过头看了看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人,咬了咬说道:“兄弟们,撑不撑的住!”

    洛坤、洛天、韩启明齐齐回过头来看着叶冰熏,一口同时道:“熏,去!”

    “好,撑住了!”叶冰熏快速点了点头,随即转转过身,手中法杖不断地在身前挥动着,好似在绘什么图案。

    “妈的……坤、小天!我们打!”韩启明一声怒吼,单手一挥,手中法杖瞬间消失不见,换成了一把金色短剑,虎虎生风。

    “好!”洛坤、洛天二人齐声应道,手中法杖同时消失不见。

    洛坤手持一把长剑,带着一道刺眼的寒光。

    洛天双手一震,一双利爪“唰”的一下从手背上展开,带动出两道紫色暗光。

    随即三个人彻掉身前防御结界,对着前方的四个人的魔法攻击迎面而去,手中武器不断挥动,快如闪电,将那些不断飞驰而过的箭雨、土刺、风刃完全无视个彻底。

    三个人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瞬间震撼的场内所有人的人呢。没有人怀疑,如果此时这三个人身上穿的不是紫级战袍,估计已经成了马蜂窝了吧!虽然有许多攻击都被手里武器打掉了,但是这样密集的攻击,是无法全部打掉了。紫级战袍的防御可以让他们免除受伤,但是那些攻击每一次击打在身上,也是很疼的啊!

    可是看那三人的脸色,出来冰冷就是肃杀,完全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流入,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些打在他们身上的魔法是棉花吗!

    而就在三人不管不顾的冲向黑舞学院之时,叶冰熏身前的法杖形成,快速挡在了半脸惨白的邬克,一声大吼:“木系禁咒,生命之木网,起!”

    “冰熏,不要!”邬克一把抓住叶冰熏的手臂,没有人比他了解狼妖族的禁咒有多恐怖,叶冰熏怎么可能挡得住。

    “邬克,下去!”叶冰熏根本不给邬克任何反抗的机会,翻手一抓快速抓住邬克的手臂,向着擂台用力一挥,邬克本就虚弱的身体瞬间向着擂台跌去。

    “不要,叶冰熏!”

    “砰!”一声响起,在擂台上空爆发而出。只见叶冰熏的身影瞬间被一团恐怖的黑光所包裹,完全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四周一片死寂,好似所有人都不存在的了一般,愣愣的看着擂台上的那团黑光,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而就在此时,没有人注意到高台之上的异姓王叶萧津在叶冰熏被黑光包裹的一瞬间,猛地站起身,快速来到高台前方的护栏前,双手紧紧的握住栏杆,青筋暴露,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帝樱学院此时更是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人说话,没有眨眼,一片淡然的看着擂台的上空,好似擂台之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静的让人恐惧,心惊。

    但是却没有人发现,此时擂台下方帝樱学院的学生们,不管是紫级班的人,还是黑级、蓝级班人,都死死的握紧双拳,青筋暴露,却不允许它有一丝的颤抖。

    往往这样人,才是最可怕的。

    而擂台的另一边,韩启明、洛坤、洛天三人就好似完全不知道身后所发生的一切,拼了命的向前冲击着,然而他们三人手中的动作却越发的凌厉快速,带着一股锐不可当的气势,夹杂着毁灭一切的爆裂,速度更是快到幻化成三道惨影出现在半空中。

    这样的三个人让黑舞学院的四个人心惊,心颤,恐惧到甚至忘记了攻击。只能满脸惊恐的站在半空中,看着三道身影飞速来到他们面前。

    “你们……你们……你不能杀……杀我们!”

    “擂台……擂台上不能有死伤!”“对,你们不能……不能!”

    “杀了……杀了我们,你们……你们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四个人哆哆嗦嗦的看着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个,早已忘记了他们自己本身的等级并不比洛坤三人低,而且还比洛坤三人多出一个人,他们四人此时剩下的只有恐惧,满心的恐惧。

    “暂时不能杀啊!那么……便毁了吧!”洛天睁着一双大大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那四个人,脸上缓缓的扬起了一个天真单纯的笑容,可是此时在黑舞学院四人的眼睛,却如同魔鬼一般恐怖。

    在洛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利爪下的手指微微一动,身体猛地向前一冲,在面前的两人中间穿过,“噗嗤”两声,一爪一个,瞬间刺入黑舞二人的胸膛,紧接着脚步一动,向后微微一腿,两条滴血的手臂快速从黑舞二人的身体里抽出,手掌抓着两颗鲜血淋淋的内脏,滴滴鲜血不断的从双手中低落,画出无数道血光,落在擂台之上。

    “啊!”两声惨叫随即而来,带着无尽的痛苦与绝望。

    “喊什么!放心,这东西的就算拿出来了,你们也死不了的!”洛天满脸笑容的看着跌落到擂台上的两人,两只手轻轻一斜,两颗血淋淋的内脏瞬间掉落在擂台之上,啪的两声,摔得粉碎。

    “该你们了?”洛坤、韩启明二人同时微微一笑,一个温和无害,一个灿烂明媚。然而这样的笑容此时在众人的眼里,就好似地狱的招魂令,恐怖、惊秫。

    “不……”

    不等黑舞学院的那个人叫出声,只见韩启明、洛坤唰唰唰快速挥动着手中利剑,一阵血色飞舞,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几个人呼吸机,两道浑身是血的身影从半空中狠狠的跌落到擂台上,浑身不断的抽搐,看得出来人还没死,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怀疑,他们此时的惨状。

    二人的十根手指此时安静的洒落在擂台只是,鲜红的血液不断地出现在二人的身体下方。脸色血肉模糊,五官不在,剩下的只是一滩烂肉。浑身上下所有的筋脉被从外挑出。

    这样人,虽然此时是不能死,但是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大陆学院排位赛的规矩是说过擂台上不可出现死亡,但是……却没有说过下来擂台死的话,取消比赛资格。

    而此时洛坤、洛天、韩启明三人却没有一个人转过头,他们怕……怕转过头看到的是……是自己无法承受的。脸上依旧是那副不变的笑容,双眸却如万年寒冰般刺骨冰寒。

    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像时间不过仅仅只是一分钟而已,又好似早已过了几百年一般漫长。

    擂台上的黑光逐渐散去,四周连呼吸声都已经停止一般。

    所有人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擂台上空的黑色光球,紧张着、期待着。

    在黑光完全消散之时,一个半人高的土球出现在半空中,随即土球“噗”的一声破碎,一个满是狼狈的身影快速从土球中坠落。

    “冰熏!”邬克的一声疾呼,让洛坤、韩启明、洛天三人快速转过身,在看到从半空中坠下的身后。邬克、洛坤、洛天、韩启明四个人齐齐飞身而去。顾不上身体的不适,管不了身体上的伤害,此时他们只想知道……那个人……他怎么样了!

    邬克率先抱住身体不断下落的叶冰熏,两个人碰的一声撞击在了擂台上,随即洛坤三人赶到,四个人满脸紧张的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紧闭双眼的叶冰熏。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熏!熏!睁开眼睛!”洛坤颤抖的双手想要去拍打叶冰熏的脸,但是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他不敢碰叶冰熏,他怕……怕一下子把人碰碎了。

    “让开!”韩启明一把将洛坤推开,双手浮在叶冰熏的身体上,金光不断的双手掌心发出。即使此时韩启明自己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但是他却好像完全不知道一般,拼了命的将光明元素注入到叶冰熏的体内,而自己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

    “熏哥哥……不会有事!”洛天死死的咬着牙,倔强的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他记得,哭是软弱的行为,是伤心的行为。他的熏哥哥不会有事,所以他不能伤心,绝对不能。

    这时擂台下方的冰血,冷冷的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对着裁判说道:“黑狼失去战斗力,黑舞学院其他四人皆是如此!比赛结束了!”

    裁判被这一生完全没有人一丝人类该有的感情的冷声惊的浑身一震,快速看向冰血,在看到那双冷血无情,散发着冰冷阴森之气的眸子之时,身体上下瞬间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快速又颤抖举起手中的短笛,一声鸣笛后,高声说道:“帝樱……帝樱学园胜!”这是几组人,裁判依然忘记了。现在他所想的,只是快些让墨心齐那道冰冷诡异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因为此时他已经有种一脚踏进地狱的感觉了。

    当裁判的声音落下,擂台上四周的结界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三十几道紫色身影一阵风般来到擂台之时,速度快到就连高台上的人都没有看清,紫级班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时候上去的。只知道眨眼的功夫,擂台上已经有了那三十几道深紫色的身影。

    冰血在叶冰熏的身边蹲下,同时暗夜来到韩启明的身边,一把抓住不断释放光明系元素的韩启明,冷声说道:“够了!”

    韩启明浑身一震,愣愣的转过头看向暗夜,随即僵硬的转过头,在看到冰血的一瞬间,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无力的说道:“小齐!冰熏!”

    “没事,不会有事的!”冰血低着头,看着怀里的叶冰熏,伸出手轻柔的将他脸色的灰尘一点一点的擦掉。

    “老大……”

    紫级班的兄弟们围在冰血的身后,双目充血,满眼通红的看着叶冰熏,一股股阴冷的杀气不断的徘徊在擂台上空,震的四周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

    这三十几个人,就算是此时不吵不闹,不说一句话,就那一身的气势,就足以让四周的任何一个人忌惮,甚至的恐惧。就连高台上的一群人,此时都没有了任何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心思了。因为此时没有人会傻的去招惹一群暴怒中的魔鬼,就是你实力再强,遇到这样可怕的一群魔鬼,心里都会升起一股恐惧感。

    “一个个慌什么,都他们的给老子冷静下来!”怪妖转过头一声大吼,让气息越发狂暴的紫级班众人,满满的安稳的了下来,四周的空气算是回复了一些正常。

    而没有人发现,高台上的帝樱学院学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此时额头已经挂满了汗珠。好在紫级班内还有一个怪妖可以冷静的压制住那群小鬼,不然这场比赛估计要在血流中结束了!

    冰血此时根本无暇理会,任何人,放在叶冰熏背后的那只手,不断地向着他体内输入光明系元素,一股股好似不要钱一般。而暗夜则是在旁边一颗一颗六级丹药,眼睛都不眨一下喂给叶冰熏吃,好在冰血的丹药都是入口即化的,喂起来到也不费劲。

    这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从冰血身后传来,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把他给我,我带他治疗!”

    一瞬间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刷刷的射在不知何时跑上擂台的南叶国异姓王叶萧津身上。此时他对着冰血伸出双手,脸色带着凝重和焦急,双眸在看到冰血那张脸之时瞬间一愣,带着诧异的光芒。

    “你……”

    叶萧津刚要开口,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冰血的口中发出。

    “滚开!”

    叶萧津看着冰血怀里的叶冰熏,紧紧的皱着眉头,此时不是想其他的时候,救这孩子要紧,随即连忙对着冰血说道,语气比之前多了几分轻柔:“孩子,你把熏儿交给我!我与炼药师公会的人熟悉,我带他去治疗,晚了就来不及了!”

    冰血冷冷的看着叶萧津,双眼轻轻一眯,一道紫色的光芒快速划过双眸,随即猛地张开双眼,带着一股阴冷的杀气射向叶萧津,冷声说道:“我自己的哥哥,不需要你们叶家的人来管!我再说一遍,滚开!违令者……命留下!”

    “你……”这一声哥哥,算是证实了叶萧津心里所猜想的事情。但是此时他可以不计较冰血对他的态度,但是他不能放任自己大哥的儿子就这么没了啊!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擂台边缘传来,打断了叶萧津接下来要说的话:“多谢王爷关系,我们学院的学生,我们自然会救治!帝樱学院不缺救人的丹药!”白俊缓缓的从擂台上走了上来,身边一道较弱的身影不管不顾的想着冰血等人彭跑而去!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小心导师满脸泪水的看着叶冰熏,小心翼翼的握着那只满是伤痕的手,泪水好似止不住一般,向下掉落。

    冰血众人在看到小心导师的一瞬间,一股委屈顿时升起,身体四周的爆裂之气也在小心导师接近他们的一瞬间完全消散。

    “不会有事的!别哭!”站在小心导师身边的怪灵,轻轻的拍了拍小心导师的肩膀,轻声说着。

    “这……”叶萧津有些纠结的看着白俊,又低下头看了一眼冰血等人。他确实不敢再说让冰血叫叶冰熏交给自己的话,因为刚刚对着自己冲击而来的杀气,让他有种即将死亡的绝望。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强行上前,企图带走也叶冰熏的话,那名叫做墨心齐的孩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咳咳咳……”一声猛烈的咳嗽声从叶冰熏的口中发出,让擂台上的所有人浑身一震,满脸紧张的看向他。

    “阿熏!”冰血看着脸色有了一丝红润的叶冰熏,轻唤了一声,双眸紧张的看着他。

    叶冰熏眉头微微一皱,好似在用力的挣扎一般,却始终没有睁开双眼,脸色带着几分痛苦的表情。

    看到这样的叶冰熏,冰血的心犹如刀割一般,双手轻轻的搂着已经比自己壮实很多的叶冰熏,声音带着几分轻柔:“啊熏,小齐在这里,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不是说过要保护我吗,你的愿望还没有达成呢,可不能睡觉哦!”

    “睁开眼睛,阿熏!看看我啊!阿熏!”冰血一遍一遍的唤着怀里之人的名字,放在叶冰熏背后的那只手始终没有停下来,不断地将光明系元素输入到叶冰熏的体内,哪怕一句逐渐超负荷,她也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

    这时叶冰熏的眼皮轻轻的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再看到眼前的人儿后,轻轻扯动双唇,却因为痛疼而皱起了眉头。

    “阿熏,哪里疼!告诉我哪里疼!”冰血原本开心于叶冰熏的醒来,但是在看到他皱了皱眉头之后,连忙紧张的问着。

    “没!”叶冰熏小声的说了一个字,却发现仅仅一个字,就用掉了他所有的力量,但是在他看到那一双双紧张、担忧的眼睛之时,特别是眼前这个自己想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人儿,眼中的那抹悲伤,激励着他继续说下去:“我……没事!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嗯嗯!”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轻声说着:“不会有事的,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我……我一直都……相信你!”

    “小齐……对不起!让你一个人……生活了……那么久!是……是我无能!才会……才会没有阻止的了……他们……他们把你送走!”

    “姑姑……对不起!熏儿……熏儿没有兑现承诺!没有……保护好……小妹妹!”

    一滴清泪缓缓的从叶冰熏的眼角滑落,仰着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眼中是那张熟悉的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笑,眨着一双带着几分调皮的眼。

    “我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还要继续保护我的!你答应过娘亲的!”冰血看着叶冰熏,满脸倔强的说着。

    “嗯!会的!以后我再也不会让别人将你从我身边带走了!”叶冰熏看着冰血,微微一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