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二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众人依旧是起了个大早,在楼下吃过早餐后,便先去了比赛场内的休息室。

    白俊拿着一份单子随后走了进来,交到冰血手里后便做到了旁边,不管不问。对于这次的比赛他算是做到了完全放手的状态,让冰血他们自由发挥。

    冰血看着手里的比赛明细表,双眸一挑,转过头对着一旁从早上醒来就一直在发呆的同学们说道:“团体赛新的规则已经出来了,喂……你们可以回神了吧!”冰血无奈的扶额长叹。

    “那个……心齐阁下,我昨晚晋级了?”

    “我……我也是!”

    “不对,不对!是我的契约兽晋级了,推动我也晋级了!”

    “恩恩……吃了心齐阁下给的丹药,就……就晋级了!”

    黑级、蓝级班的人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冰血,那表情要多惊秫有多惊秫,看的冰血嘴角只抽!

    而紫级班的众人鄙视的看了一眼黑级、蓝级班的人,脸上带着满满的激动和自豪。嘿嘿……傻了吧,呆了吧。不过……晚了,这老大是咱们的。

    怪蒙看了一眼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冰血。

    “老大,经过你作为给兄弟们的丹药,让他们的契约兽都成功进了一级,而去推动了他们的等级。现在蓝级班六名初级魔导士、四名中级魔导士,黑级班六名中级魔导士、四个高级魔导士!紫级班十三个中级魔导士、十个高级级魔导士、六个初级大魔导师。”

    “另外,小天、阿熏是中级魔导士。启明、坤是初级大魔导师,怪风、怪灵初级大魔导师。怪羽、怪柔高级魔导士,我是中级大魔导师。”

    冰血听着怪蒙的报告,轻轻点了点头:“没想到,这颗丹药竟然让所有人都进了一级!不错!”

    “老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么厉害?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契约兽晋级还能带动主人的!”怪风满脸好奇的凑到冰血的身边,笑的一脸讨好。

    冰血看着面前那几十双满是好奇的眼睛,双眉一挑,也不在卖关子,轻声说道:“这是我新研制出来的丹药,名叫牵引丹。不仅仅可以让契约兽晋级,还可以利用契约兽和主人的之前那一丝的联系,来带动主人体内的灵力,激发主人突破瓶颈。不过看样子这一路来,你们体内的灵力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所以才会被激发出来,重要的是你们本身天赋就不错,才会让你们晋级的!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刚刚晋级,而且是通过特殊的方法,导致体内的灵力还不是很稳当,所以比赛的时候还要小心,不要用过多的灵力,争取保持在晋级之前的实力就好。现在等级不过是为了威慑住对手而已,让他们心里先是产生一种威胁感,这样我们取胜的机会才会更大!”

    “是,老大!”

    “是,心齐阁下!”

    对于冰血会炼制丹药,黑级、蓝级班的二十几个人心里都很疑惑,但是却也知道这不是他们该问的,他们能晋级不过是借到了紫级班的光而已。而且这也算是他们欠了墨心齐一个人情。要知道她完全可以暗地里将丹药交给紫级班的人就好,根本不用顾虑他们。

    这时怪妖转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黑级、蓝级班的二十几个人,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慑力:“之前怪风已经跟你们说过了,现在我就在这里再说一边,如果有人胆敢在走出这间房后,将墨心齐会制作丹药的事情传了出去。那么紫级班的追上令将会相伴那人终生。”

    一股冰寒刺骨的冷风瞬间袭向黑级、蓝级班众人的背后,二十几个人齐齐背后一僵,额头出了一层冷汗,脸色有些僵硬的看向怪妖,眼中带着几分忌惮。

    “这个是自然。我们不过是凑巧,等级普升而已!”南傲井尽量保持着镇定的状态,看着怪妖,僵硬的扯着嘴角。再看向冰血之时,突然觉得……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相隔了一道永远都无法达到的距离,这样的距离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南傲井有,就连荣必秋、庞涛二人也感觉到了,看着前方沙发上难道纤细的身影,明明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过几米,却有种永远都无法到达她身边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生来便是天之骄子的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冰血自然不会了解他们内心的想法,对于怪妖的话,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家的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能做的变得好好的守护这些人,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一丝一毫。

    “接下来的比赛是团体赛,大多数都是魔法师,对方武士的等级都不算高,天阶更是少数。韩启明、洛天、洛坤、叶冰熏,邬克一组,邬克你是木系初级大魔导师跟也阿熏一左一右护住他们三个。”

    “是,老大!”紫级班中一名麦色肌肤,长相英俊的少年,站起身恭敬的应道。

    “五怪你们配合的最为默契,为一组。”

    “是,老大!”五怪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我和暗夜和怪妖带着刘佳、刘刚兄妹一组,刘佳你只要负责远程攻击就好,刘刚你是土系中级魔导士站在刘佳身边,全程负责她的安全,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

    “是,老大!”刘佳、刘刚满脸激动的站起身,低头弯腰,一拳放置心口处,恭敬的应道。

    “紫级班剩余四名初级大魔导师,每个两个各带四名中级魔导士为一组,剩下的紫级兄弟和赵华、孙徽、李峰、钱江,你们按照属性分为三组。”

    “是,老大!”

    “黑级、蓝级你们出场二十个人,每个五个人一组,按照属性去分配,相互配合。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不要恋战,我不喜欢有人在比赛中受重伤被抬下来。就算团体赛上,我们的积分低了,也没有关系,预选赛上我们的积分已经超过了第二名许多,就算落后了,也可以在下一场的单人赛上夺过来。”

    众人听着冰血的安全,笑着点了点头。没有任何人有异议,这就是他们的帝樱学院,有的时候给他们的温暖和依靠比家族给他们的还要多。不管什么时候,想到的都是他们的安全,而不是利益,在这个到处都弥漫着利益优先的社会,又有多少人会为了兄弟队友的安全而告诉他们不要冒险,打不过就下来,输了也不怕,我们在赢回来就是了。

    “这次的比赛是抽签形式,所以我们实力较弱的也有可能遇到一些实力强大的队伍,如果是这样,走个形象就好,特别是遇到了黑舞学院那几个比较强的。自知不敌,就直接下来就好了,等级摆在那里,不用觉得丢人。这个面子,总会讨回来的!最主要的是注意安全!黑舞学院的估计现在已经快要被逼疯了,对于疯子,永远不要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正常的事情!”冰血此时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严肃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警告。

    “是!”

    在冰血带着队伍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四周的观众席上瞬间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喧嚣声、呐喊声,为了就是这只破了几十年记录的队伍。

    众人不骄不躁的走入前方的参赛员席位坐下,四周的呐喊声却没有一丝减弱。让旁边不远处的黑舞学院的学生一个个面色漆黑,满脸狰狞。

    高台上一群豪门贵族子弟也纷纷将目光投在了冰血一群人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其实从这群人进城后,他们便派出了数波打探了人前去,明的暗的都有,明着去打探的人看到的永远都是帝樱学院的几名导师,暗的就是更惨了,刚开始不过是被这群小鬼以一个温柔的方式给请了出去,后来是直接丢出院子,到最后的那几天竟然把他们派去的人拔光丢后直接一脚踹了出去。但是经过了昨天的比赛,让他们也多少知道了一些这些小鬼的实力,所以此时这些人看向冰血众人的心情那是相当复杂,咬牙切齿不说,还爱恨交织,纠结不已。

    在一片喧嚣中,昨日的那位老者再次出现在广场中央,大概宣布了一下比赛规则后,便走了下去。

    擂台旁边有个透明的签筒,里面都是一个个小型的圆形签,所有的签都是裁判员自己的抽的,负责抽签的裁判会随机从签筒中抽出两个签,上面分别写着两个队伍的名字,也就说即将成为对手的两个队伍。当然如果两个对战的队伍是一个学院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场比赛比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是运气。

    “老大,如果抽到了自家学院的队伍,怎么办啊?”怪风看着那个透明的签筒,有些无语的对着冰血说道。

    冰血转过头满脸鄙视的看着怪风,轻飘飘的说了两个:“打啊!”

    “额……”好吧!听老大的,打!

    怪风嘴角一抽,自家的上台就当做正常切磋好了。

    这时怪灵缓缓的转过头,直直的盯着怪风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看的怪风差点炸毛之际,怪灵的双眸中闪过一抹鄙视,空灵的说道:“总是问一些废话!”

    靠……怪风瞬间炸毛了!他……他竟然被这幽灵给鄙视了啊!

    “好了,开始了!”怪妖白了一眼耍宝的怪风,对着怪风冷冷的说了一句,瞬间让怪风那根根竖立的毛软了下去。

    怪风满联委屈的看着洛天,手指不断的扯着洛天那可怜的衣袖,嘟着嘴弱弱的说道:“小天,你风哥哥挨欺负了!”

    “额……”洛天睁着一双大大眼睛,满是天真无邪的看着怪风,甜甜的一笑,用难甜腻糯糯的声音安慰着:“没关系的,怪风哥哥可以欺负回去哦!”

    怪风彻底蔫了,看着洛天那满是天真的大眼睛,欲哭无泪。他就知道他们紫级班就没有一个真正善良的好孩子,看看……看看这天真无邪的正太小天,竟然教唆他去欺负怪妖老大,这不是让他去送死,还能是什么。丫的……竟然还说的那么大声,说的那么纯真。

    怪羽越过身边的洛天,躲着满脸委屈的怪风吐了吐小舌头,火上加油的说道:“活该!”

    “你们……”怪风刚要开口,这时裁判的嘹亮的声音从赛场的上传来。

    “大陆学院排位赛团体赛第一场,上台比赛的是科亚武士学院三组对战帝樱学院七组!现在请比赛的双方学员上擂台!”

    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便有五名紫级班的学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五个人齐齐走到坐在最前排的冰血面前,低头弯腰,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老大,我们上台去给学院那个开门红回来!”

    冰血看着自信心十足的紫级班兄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注意安全!”没有说什么一定要赢,根本没有什么将对方打趴下之类的豪言壮语,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只是这么一个愿望,安全回来便好!

    紫级班五个抬起头,对着冰血温柔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右手握拳直击心口处,这是他们的保证。

    这时高台上的众人也纷纷安静了下来,仔细的看着擂台上的人,本来对于普通武士学院学生的比赛,他们都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此时对战的确是帝樱学院传说中的紫级班的人,这下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抹好奇的兴奋感,因为预选赛中他们根本就无法真正了解到紫级班的实力,现在终于可以认真的看一看了,不兴奋是不太可能的。

    然而看到擂台上那五名穿着紫色劲装的少年,高台上的人齐齐皱起了眉头。

    而最先忍不住的当属灵央学院的院长了,他本来跟帝樱学院的院长关系最好,所以问一些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

    只见灵央学院的院长头也不转的,伸出手胡乱的拉着帝樱学院院长衣袖,满是纠结的问道:“喂,老家伙!昨天预选赛上我都没有太过注意,现在才发现怎么那群穿紫衣服的小鬼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啊!他们不是魔法师吗,而且就算不是魔法师,也应该有斗气波动吧!怎么什么都没有?”

    “对啊,而且不仅仅是擂台上的那五个小鬼没有。你们看连擂台下面,那群紫衣服的小鬼也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只有他们后方那二十几个白衣校服的学生才有。这是怎么回事?”玄冰学院的院长,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也加入了这个名为灵力波动消失的八卦中。

    坐在玄冰院长旁边的凌风院长,也伸着脖子过来,满脸纠结的看着帝樱学院院长问道:“老家伙,你们帝樱学院不用这么有钱吧,三十几个等级隐匿幻器,你就不怕他们来的时候遭打劫吗!”然而凌风院长却没有发现,当他说到打劫这两字的时候,黑舞学院的院长脸色有多难看。

    帝樱学院院长笑眯眯的转过头,看着那又好奇又纠结的几个老朋友,笑的一脸得瑟,仰着下巴,抬手摸了摸自己最宝贝的长胡子,在那三所学院院长差点忍不住一掌拍过去之际,帝樱学院院长骄傲的说道:“我怎么会给他们配那些东西呢!要知道我们帝樱学院可是很穷的!根本不会给学生们配那些幻器,就连黑级、蓝级班那几个小鬼的空间戒指,都是他们用自己的实力,参加学院组织的活动,得来的!”

    “所以呢!”灵央院长咬牙切齿的看着那满脸得瑟的帝樱学院院长。

    这时不仅仅是灵央院长、凌风院长、玄冰院长满脸焦急的等着帝樱学院院长的答案,就连高台上的其他人都伸长着耳朵,仔仔细细

    “所以……”帝樱学院学院看着三位好友,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耸了耸肩膀,说道:“所以他们的等级为何看不出来,我不知道!”

    “碰碰碰!”一连串的倒地声从高台上传出,随即是一片咬牙切齿的声音,此时一股阴森的气息在高台上流传着。

    灵央院长满脸便秘的瞪了一眼帝樱学院的院长,拳头握的嘎嘎直响,这时身边的玄冰院长一把抓着了灵央院长的手臂,轻声安慰着:“别激动,别激动。没必要跟着老鬼计较,千万别激动!把这老鬼揍一顿倒是没什么大事,最主要的是把他揍了,到时候被帝樱学院那群护短到毫无人性的熊孩子围殴,犯不上啊!”

    “是啊,是啊!你忘记二十年前,你一怒之下把随风给揍了,被他那群学生给整成什么样了,伤倒是没伤到,不过要是你再被帝樱学院那群熊孩子给剃光了头和胡子,到时候可别来找我们哭啊!”凌风院长满脸抽搐的劝着灵央院长,肩膀还猛地颤抖了几下,很明显心里在背着笑呢。

    “对对对!可千万要忍住啊!要知道我学院现在的这些宝贝学院,可是绝对是青出之于蓝而青于蓝,冰出之于水而寒于水啊!”帝樱学院院长幕随风满脸得瑟的看着更加便秘的灵央院长,笑的满脸跟朵大菊花似的。

    “我靠……这到底是不是紫级班啊!”一声惊呼从玄冰学院院长的口中传出,快速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的目光。

    只见擂台上早已开打,而擂台上与武士学院五名武士对战的帝樱学院学名学生竟然没有个人用魔法,一个个提着自己的手里的武器向着那五名战士迎面砍了过去,那气势何其彪悍啊!

    “不是说,紫级班的学生都是魔法师吗!怎么不用魔法啊!”高台上的佣兵公会会长雷震宇,嘹亮的声音一出,整个赛场都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也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而且也没有斗气!”南叶国衡亲王,同样满脸诧异的看着擂台,放在腿上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拳头。

    “幕随风,你个老家伙。跟老子说清楚,你的这些孩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啊!”灵央院长满脸激动的掐着帝樱学院院长的脖子大声的吼着,什么院长形象,什么仪表仪容都他妈见过去吧,他快要被心里的那个抓着给挠死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你个老不死的修炼狂,放开……放开!”帝樱学院院长满脸无语的拍开灵央院长的手,狠狠的瞪着一眼这个一跟修炼有关就什么都忘记了的老朋友。这家伙估计几百年这破毛病都改不了,为了修炼,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帝樱学院院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紫级班的训练我从来不插手,你问我,还不如直接下去问心齐那个小鬼呢!她是紫级班的老大!”

    “怎么会,你不是院长吗?”玄冰院长满脸诧异的看着帝樱学院院长,虽然他们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但是对于老朋友家的这个紫级班,他们同外人一样陌生,这也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听到这里,帝樱学院院长满脸委屈的嘟着嘴,老脸一红,委屈的说道:“院长怎么了?紫级班除了紫级班的老大,谁的话在他们面前都是空气!我这院长才没有那个本事去管紫级班的事情呢!”随即帝樱学院院长神色瞬间一变,好似刚刚满脸委屈的不是他一眼,双眼铮亮,满脸骄傲的说道:“不过,紫级班这群孩子可都是好孩子,前几天还帮我装修院长室呢。他们对我可好了,这次来比赛,也是我让他们来的!”

    灵央院长、玄冰院长、凌风院长,包括高台上的其他贵宾满脸鄙视的白了一要飞上天的帝樱学院院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骄傲个屁!

    靠……老子羡慕了!

    这时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从高台上另一边传来,带着几分恭敬和隐秘的激动:“请问,帝樱学院院长阁下,刚刚您说……贵校紫级班老大名唤墨心齐!”

    幕随风听到这声音,转过头看过去,在看到问自己话的竟然是南叶国的异姓王,叶氏家族的二爷叶萧津,顿时表情一概,回复了对外的所用的认真高贵的表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没错,王爷有事?”

    叶萧津感受到幕随风带着几分疏离的语气,微微一愣,但是却抵不过墨心齐这三个字对他的冲击。

    墨心齐……

    叶萧津此时甚至忘记了去回到幕随风的话,愣愣的转过头看向擂台下方帝樱学院席位上的那倒略显纤细的身影,因为她一直抵着头,根本让他看到那个孩子的长相,预选赛上并没有报出名字,更加没有让他看清这个孩子的长相,所以并没有注意,只知道对方是紫级班的学生。但是现在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有可能吗……会是那个孩子吗!

    因为叶萧津这一句话的奇怪介入,高台上到瞬间安静了下来。不过,有大半人的都将目光从擂台上转移到了擂台下帝樱学院学生所在的方向。

    这一道道探究的光芒,冰血众人早已发现,不过却没有在意。依旧旁若无人的靠在椅子上,看着擂台上的兄弟。

    “快结束了!”冰血勾着嘴角,淡然的看着擂台上的人。

    而就在冰血说完这句话后,擂台上紫级班的五个人纷纷一跃而起,动作整齐划一,快如闪电般对着五名武士抬起就是一脚,在一片惊呼中,送走了五个人。

    裁判一声鸣笛,高呼一声:“帝樱学院七组胜!”一瞬间全场欢呼,统一的一个名字:帝樱学院!

    五个人不骄不躁的走下擂台,站在冰血的面前,低头弯腰,右手握拳抵在心口处恭敬的说道:“老大,我五人幸不辱命,凯旋而归!”

    “很好!辛苦了!”冰血好不吝啬给予自家兄弟们的夸张,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和自豪。

    接下来几场战况依然激烈,却再也无法引起像第一场那般轰动,不然冰血一群人依然认认真真的观看着每一场的战斗,因为在这样的战斗中,往往可以领悟到一些以前没有领悟到的真谛,随即将这些东西变成自己的。

    虽然在外人看来紫级班的这群人只要下了擂台就立马变得一个个好似没有任何精神,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的样子,也许有的人会绝对他们这是自傲的表现,会不屑,会鄙视。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他们比任何人都认真的再观察擂台上每个人的动作和技巧,随即按照记录下来,回去慢慢揣摩研究。

    别看有的时候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但是若要用强大的精神力细细的观察他们,就会发现那些闭着眼睛的同学此时竟然同时分出一道神识锁定住擂台上的每个人,将他们所有人招式都一一记录,拷贝到自己的脑海里。

    这也是冰血在之前交给他们的一种方法,这样不仅仅可以将每个人的动作都观察道,更加可以更好的锻炼自己精神力的控制度,还可以提升自身的精神力,虽然不大,但是却也十分的难得了。因为普通人的精神力早在出生的时候便已经定型,除非修为到达了圣阶以上才会有所提升以外,在这之前如果没有特殊的功法秘法,自身的精神力跟本无法得到任何提升。其中大路上的人不会善用精神力这一点有很大的原因。

    至今的擂台上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五大学府中的强队,大多数都是一些初级天阶或者大魔法师的对战,意义到不大,战况也不算激烈。

    高台上也十分安静,一个个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帝樱学院已经上去了四支队伍,三胜一平,成绩倒还不错。黑舞学院、灵央学院的成绩略微高出帝樱学院一些,四场全胜,玄冰学院共上台了五只队伍,三胜一平一败,凌风学院是三场全胜。

    可以说团体赛上,有的时候运气确实占到了一大块胜负的原因。

    ------题外话------

    额……今天思路有些乱,卡了!还有三千,随后猫猫会补进去!很快哦!嘿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