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二十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守城侍卫看着那群遮遮掩掩,身上裹着树叶的人,眉头一皱,嘴角一抽,脸色有些不好的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你们可是黑舞学院的人!”

    原本想一阵风似的跑进城的黑舞学院众人,因为身上的毒药药效还没有过,只能这样一个个好似软脚虾一般向着曲城走去,虽然他们很想扭头回去,但是如果就这么回去了,破坏了院长的计划,他们一样活不成。所以只要硬着头皮向着曲城走去,只要将脸挡住,偷偷摸摸让守城侍卫看一眼他们的校徽就可以了,然而万万没有想到,这群白痴守城竟然就这么大声嚷嚷出来了,现在让他们真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黑舞学院的人一个个紧紧的低着头,都快贴到胸口了,没有一个人想去抬起头回答守城侍卫的话,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冻得!

    守城侍卫脸色更加难看的,对着众人大声吼道:“到底是不是黑舞学院的人,如果不是的话就赶紧离开,曲城不会让一群身份不明,举止怪异的人进城的!”

    “你……”黑舞学院打头的一名中年男子顿时满脸涨红的抬起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守城侍卫,双手紧握成拳,死死的克制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不能动用灵力,不然又会变成一个木头桩子。

    耳边传来的议论声让黑舞学院的人此时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根本来不及去思考何为守城侍卫会认出他们是黑雾学院的人,在这样去,估计他们要名扬整个大陆了。黑舞学院的带队导师快速将手里的黑舞学院校徽拿出来给守城侍卫看了一眼,随即带着所有黑舞学院的人向着他们制定的酒店跑去,清风吹过,吹起绿叶的飘动,带起一连串女子的尖叫声,传遍整个曲城。

    在众人进入曲城的第二天一早,怪风坐在房间内,一脸奸笑的抵着紫环向冰血几个人汇报他昨天打探到的事情,说道黑舞学院狼狈进城这段,着实让所有人都喷了。

    “老大,守城侍卫怎么会知道他们是黑舞学院的人?”洛坤的声音透过紫环,满是疑惑的问着冰血。

    冰血听到洛坤的问话后,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夜倾尧那妖孽的身影,有些纠结的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不过我们做的,那么自然是灵央的人做的了。我就知道,那家伙也是个黑的彻底的人!这招比我都狠!”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灵央学院的人!呵呵……这招做的够绝,估计黑舞学院这次真是死的心都有了!”韩启明满是幸灾乐祸的声音从紫环内传出,让几个人纷纷一笑。

    “老大,灵央学院的人会发现那群抢匪是我们吗!他们竟然都没有调查过!”昨晚跟怪风分头出现打探情况的韩启明,略带些担忧的声音从紫环中传出。

    冰血慵懒的靠着床上,看着天花板,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呵呵!灵央学院中这一路上也不太平,而去他们中间还有人受伤,当初新生考核上,灵央学院的损失可比我们大!所以他们可是比我们更恨黑舞学院。我们给他们这么个难得可贵的机会报仇,他们感激我们还来不及呢,所以自然不会去查我们是谁,再说就算知道又如何,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冰血慵懒的声音透过紫环传出,带着一股桀骜不羁的气势,让怪风几个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怪妖传令下去这几天大家都好好留在房间休息,不要单独出门,必须五个人以上才可以出小院!”冰血看了看窗外,双眸闪过一抹冰寒。待黑舞学院的人冷静下来,很容易便会想到是他们两家学院做的,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对于卑鄙无耻,毫无下限的小人来说,报仇根本不需要任何证据,带着拳头就可以了。

    “是!”怪妖冰冷的声音从紫环传出后,便没有再发出过声音来。

    曲城的这段时间十分热闹,有许多来之各地的人前来观看这次的学院排名赛,络绎不绝的人纷纷住进曲城内各大酒店,不带几天的时间曲城内大小酒店已经爆满,街上的流动人口更是比平时多了几倍。各大学院所暂住的驿馆每天都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打探的、讨好的、拉拢的许许多多借着各种名义前来拜访,其中最多的便是拜访帝樱学园的人,当然所有前来拜访的人都会说着说道便拐到了那个传说的紫级班身上,因为好多人都在猜想紫级班面世,这次前来的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紫级班,可惜的是,帝樱学园的学生打从进入到小院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期间除了白俊和小心导师以外,其他的几名导师在这短短的几天,已经精疲力尽,甚至都想跟白俊一样,直接躲进房间,来个闭门不见。

    对于帝樱学园这样的态度,更加激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不断的势力派出各路人马进入帝樱学园所在的院子查看,想要找出真想,最后都不了了之,不是被迷迷糊糊的送了出来,就是被暴打一顿丢出院子,最后竟然被什么人打的,何时打的都不知道。然而这样却没有减少众人的好奇心,探子越来越多,也越发的凶猛,但是结果却从未改变过。直到负责防护的黑级、蓝级班火了,丢了一推契约兽在院子里,来一个咬一个,才让整个院子消停点。

    此时距离学院排位赛开赛还有三天的时间,刚刚过了正午时分,冰血脑海中便传来了一道紫环发出的讯息,盘膝坐在床上的人儿猛地睁开双眼,神识驱动,紫环瞬间被开通,里面传出了怪风异常冰冷的声音:“老大,我们学院的人被打了!”

    冰血原本有些慵懒的双眸瞬间迸发出一道狠戾的寒光,整个人的气息瞬间转变,冰冷、阴森。

    “在哪?”冰血冷声问道。

    “一楼大厅!”

    怪风的声音刚刚落下,原本还盘膝坐在床上的冰血瞬间消失不见,一阵劲风凭空出现在房间内,房门微微颤抖,好似没有开启过一般。不出两秒的时间,冰血便已经来到了一楼大厅,此时帝樱学园前来参赛的学生都冷冷的站在大厅内,一言不发的看着躺在大厅中央地面的五个人。

    冰血面无表情的走过去,蹲在五名受伤的黑级班同学面前,此时躺在地上的五个人,满脸淤青,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浑身是伤,明显被人胖揍了一顿,而去这五个人受了不仅仅是外伤,竟然还有内伤,虽然没有要了他们五个人的命,下手却极其狠辣,毫不留情。

    “墨心齐阁下!”一名黑级班少女双眼红肿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浓浓风怒,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我们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

    “墨心齐阁下,黑雾学院的人太过分了,竟然无端挑衅不说,还如将他们重伤成这样!”

    “对,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所有人此时没有任何所谓的不同班的感念,紧握双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死死的咬着牙,双眼充血,瞪着地上的五个人。虽然他们平时在学院内之间偶尔也会有矛盾,甚至大打出手,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只知道他们是帝樱学园的人,而他们的同学竟然被外人如此欺负,这叫他们如何不气,如何不怒。

    “都给我闭嘴!”冰冷刺骨的声音突然从冰血的口中传出,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威严,回荡在大厅之内,一瞬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只见冰血缓缓的抬起手,浮在躺在地上的五个人上空,随即一个蓝色五芒星瞬间出现在手掌心下方,随即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以水精灵之力治疗……生命之水!”

    突然一团水蓝色光晕从五芒星内迸发而出将五个人包裹在内,一道道水光不断的在四周环绕,经过了十分钟的治疗,水蓝色光芒缓缓散去,此时地上的五个人除了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意外,身上再也找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随即冰血单手一挥一个小瓷瓶凭空出现在手中,从里面到处五颗丹药分别喂入五个人的口中,一切都做完后,缓缓的站起身转过头看向旁边站着的几名蓝级班的大魔法师等级的学生,冷声说道:“抬他们回房间休息!”

    “是!”几个回过神来,表情恭敬地应了一声后,小心翼翼的抬着五名受伤的学生回了房间。

    冰血擦了擦手,转过身走到椅子上坐下,浑身上学都散发着一股阴森邪恶的气息,带着几分阴冷和危险。让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心情不好,而去十分的不好,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再此时去招惹一个激将暴怒的恶魔,因为下场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绝望。

    冰血斜靠在椅背上,歪着头看向怪风,低沉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冰寒,冷声问道:“怎么回事?”“刘刚他们五个上午出现买东西,在回来的时候遇到了黑舞学院的十来个人,他们先是恶意挑衅,刘刚他们因为不得私自斗殴的这条校规便没有理会对方,但是黑舞学院的人却百般阻挠,甚至想要欺负刘刚的妹妹刘佳,双方便吵了起来。但是刘刚几个人却始终没有动手,黑舞学院的人好像在刻意逼着他们动手,便开始对刘佳毛手毛脚,口中的话更是越来越下流。刘刚五个人只好将刘佳保护在中间。黑舞学院的人看刘刚几个人依旧没有动手的意思,而越来越过分,最后反倒被刘刚几个人借着前几天黑雾学院光着进城的事情羞辱了一番,黑雾学院的人恼羞成怒便先动手了!”怪风脸色铁青的看着冰血,满脸憋屈的说着事情的经过。

    冰血抬眼瞟了一眼双眼通红的刘佳,随即看向怪风,冷声说道:“所以说,刘刚几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一下手!”

    怪风看着冰血的眼前,心里咯噔一下,已经知道了他们老大现在算是真的发火了,随即丝毫不敢隐瞒,快速点了点头,说道:“是,老大!他们也是因为学院的规矩才没有动手的!”

    “碰!”一声巨响,只见冰血旁边的茶几瞬间化为粉末飘落在地板上。而旁边的冰血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低着头,好似旁边茶几的瞬间风化跟她无关一般,而房间内除了冰血身后的暗夜和怪妖以外的所有人浑身一颤,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敢再看椅子上坐着的那个一身阴冷气息强悍气势的人。

    突然冰血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身,一身的爆裂气息,不断的环绕在大厅内,只见大厅内所有的桌椅“霹雳乒乓”的一阵东倒西歪,冰血冷冷的看着眼大厅内的人,冷声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帝樱学园的人成了人人可欺,打不还手的孬种了!学院的规矩那是为了不让学生刻意闹事,仗势欺人的。而不是用来给外人欺辱的借口!”

    冰血看着一个个不吭声,只知道低着头着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声低吼道:“蓝级班留下五个人照顾受伤的同学,紫级班留下十人护着院子,凡是私闯者收半条命丢出院子。”

    “是,老大!”

    “是,心齐阁下!”

    被留下学生稍稍退后一步,快速应声,不敢有一份迟疑。

    冰血双手背后,看着门外的阳光,双眸冷冽冰寒,随即缓缓的转过头,气势磅礴,汹涌爆裂:“没有人可以再伤了我帝樱学园的学生后,还可以逍遥自在了,不拔了他们一层皮,岂不是对不起我们胸前的帝樱徽章。”

    随即冰血单手一挥,高声喝道:“走,去黑雾学院的院子!”

    众人听到这里双眸一亮,齐齐的抬起头,一瞬间一股狂傲气息传迸发而出,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不断的徘徊在整个大厅之中,众人高声应道:“是!”

    众人齐齐窜出大厅,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冰血已经带领着帝樱学园三十多人将黑舞学院所在的院落的门包围了起来,气势浩荡,却不断的想着四周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引来了旁边院子的数道好奇目光。

    冰血冷冷的看着前方紧闭的大门,嘴角冷冷的勾出一抹弧度,快速几步走上前,抬推对着那扇大门就是一脚,“碰”的一声巨响,只见原本紧闭的那扇铜色大门瞬间四分五裂向着院内飞射而去。

    随即一道嚣张无比的愤怒声音从院子内传出:“那个不要命的,竟然赶来我黑舞学院的院子闹事?”

    紧接着一个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从院内的阁楼走出,带着一身的煞气,满面狰狞,然而这群人刚走出阁楼的大门,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一群人后,明显一愣,眼中划过一抹狠戾的光芒。领头之人仰着下巴不屑的看着冰血一群人,嚣张的说道:“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是帝樱学园的一群孬种哦。怎么现在想着来给爷爷们道歉了,哼……想到倒是美!”

    冰血冷冷的看着领头之人,这人她记得,是黑雾学院的学生会副会长,一个初级魔导师!也是这次带头挑衅帝樱学园的人。

    “就是你们几个动手打的我们帝樱学园的五位兄弟!”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一群人,声音冰冷刺骨。

    副会长高傲的仰着下巴,轻蔑的看着冰血一行人,笑的一脸得瑟:“没错,就是我们打的!想怎么样?”那副嚣张的仰着,着实让帝樱学园的人看的手痒得很,要不是冰血站在前面,估计此时已经忍不住的冲上去,抡起拳头就开打了。

    冰血歪着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双眸闪过一抹幽光,声音清脆阴冷:“很好!你们黑舞学院公然挑衅我帝樱学园权威,伤我帝樱学园学子,辱我帝樱学园声威。今日我我帝樱学园学子势必要你黑舞学院给个说法!”铿锵有力的声响彻在整个院落的上空,带着一股坚强不屈的精神,让所有人的心中一震。

    “哼,帝樱学园又如何,不过是一群连还手都不敢的孬种,竟然还敢来让爷爷们给个说法。爷爷我就是不给,又如何!”副会长被冰血咄咄逼人的话语,强势的语气逼的有些无措,大声吼着,想要给你装几分声势,但是却有种气虚不足的感觉。

    然而听到副会长如此说,冰血不屑的一笑,轻蔑的看着这对方,阴冷的说道:“给与不给,已经由不得你们了!”

    “哼!”副会长冷哼一声,仰着下巴,满脸嚣张的说道:“你们帝樱学园可是有条校规不得私自斗殴的,违令者开除学籍。你们可是考虑清楚了,如此你们在这里动武的话,会被学院立刻开除学籍,三天后的比赛,可就没有你们的份了!”

    冰血鄙夷的笑了笑,她突然有点不想理会这白痴了,双眉一挑,冷声说道:“阁下是我帝樱学园的人吗!我帝樱学园的校规如何,什么时候学院你这个外人来管了。开除与否也是我家院长说的算,你算哪根葱哪头蒜,在我们学院连个屁都不是,还敢在本少面前大方言词。你的不要脸,已经本少连鄙视的你心都没有了。因为老子突然觉得鄙视你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因为你不要脸的程度早已达到了逆天的等级,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鄙视就能表达出本少心中对于你的想法。”

    “你……”被冰血那张快嘴骂的毫无还口之力的副会长,涨红着一张脸,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

    而冰血却没有给他一份还口的机会,叹了口气,再次说道:“说你是白痴,老子都觉得这太侮辱白痴了,起码白痴有的时候还是有个上限的尺度的,而你根本是蠢的没有任何下限,脑残的无极限。老子是真没想到你竟然脑残到拿我们家的规矩来威胁我们。你说你不傻逼谁傻逼!擦,老子对于你的脑残等级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说你逆天,真的是一点都不亏你。你脑残的等级绝对绝对已经晋级到逆天的程度了。你说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还真活的勇气可嘉到让所生物望尘莫及的地步啊!”

    “噗!”一口鲜血一下子从副会长口中喷出,顿时让众人回过神来,满脸抽搐的看着那个脸色铁青,浑身颤抖,口吐鲜血的黑舞学院副会长。

    “你……你找死!”副会长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颤抖的指着冰血,满脸狰狞,杀气蹭蹭蹭的往外冒,完全不加掩饰。

    “你……你脑残!”冰血双眉一挑,完全不受威胁的看着副会长,学着对方的口气,势必要气死对方的样子,脸色轻蔑表情毫不掩饰。

    “噗!”副会长再次一口鲜血喷出,气的胸口急速浮动,脸色发黑,狰狞的看着冰血,不理会嘴角的血迹,一把挥开扶着自己的两个,指着冰血大声吼道:“给我杀了她,杀了她!”

    “副会长,冷静点,现在导师们都去城主府开会了,我们不可轻易动手啊!”副会长身后的一名少年连忙拉住已经逐渐崩溃的副会长,好声好气的劝说着。

    副会长猛地转过头抓起那名少年的衣领,大声吼道:“妈的,导师不在,会长不在,现在老子说的算,老子说杀了他,都他妈的上去给我杀了他!”

    这时冰血双眸逐渐变得黝黑,闪速着诡异的光芒,幽幽的声音突然传出,带着几分诡异的气息:“黑舞学院学子企图恶意伤害帝樱学园学子,帝樱学园学子被逼无奈,费力抵抗,实属正当防卫。”

    而帝樱学园的人在听到冰血的这句话后,顿时双眸一亮,纷纷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双眸却一片冰寒,驱动体内灵力,只待冰血下令。

    突然副会长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双眼一片血红,好似一只发了狂的野兽,满目凶残的瞪着冰血,大吼一声:“杀了他们!”

    于此同时冰血单手一挥,冷声低喝道:“动手!”

    两道声音刚刚落下,两边的人纷纷跃起,一瞬间战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此时,刚刚站在冰血身后那群一身懒散之气,毫无气势的紫级班众人顿时迸发出一股冲天之势,大吼一声抽出各自武器,毫不客气的向着黑舞学院的人砍去,一招一式看上毫无章法,却招招直逼痛处,不要你命,却哪疼砍哪,卑鄙无耻又下流。而这样的一群人让那些暗处观看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满脸诧异。

    刚刚他们还在疑惑,为何他们只能从帝樱学园这群人中感受出十几个人的气息,剩下的那二十几个人好似没有半点功力的普通人。让他们险些以为后面的那群白衣长袍的少年少女就是紫级班的人,但是现在却一个个大跌眼皮,满脸惊讶。

    这二十几个人之前竟然将所有人的气息都隐藏的如此深,然而就算现在已经动起手来了,他们都无法从这些人甚至看出他们的等级,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灵力的波动,正面他们是魔法师而已。但是这样的发现,更吓人,因为此时这十几个人竟然一个个提着一把冷兵器就冲到了黑雾学院学生当中,根本没有一个人半分魔法,反倒是那些白色长袍的学生在丢魔法技能。

    用着灵力波动的武士……这……这怎么可能!

    在这极为惨烈混乱的场面中,一道满含怨念的男子满脸痛苦的躺在地上,双手握住两腿之间,满脸涨红的仰头大吼一句:“帝樱学园……你们……你们无耻!”

    冰血双眉一挑,顺着声音看过去,顿时嘴角一抽,满头黑线,只见那名捂着两腿之间在地上打滚的男子旁边正站着笑的一脸甜蜜的怪羽,手里挥动着一把跟她完全不符的铁锤,双眸铮亮的盯着男子的胯下,双眸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

    顿时一阵倒吸气声从四周各个角落传来,听声音绝多数都是男子发出的。

    这时怪羽一手掐腰一手挥着手里的大锤子,银铃般的笑声清脆可人,甜美的一笑看着对着地上那名男子说道:“呵呵呵呵,你不是调戏我们学院的刘佳吗,姑奶奶现在给你废了那东西,看你以后还怎么调戏。”说罢,高举手中大锤子,无视下方传来的惊恐尖叫,对着男子双腿间的地方,一锤子轮了下去,只听“啊!”一声冲天惨叫,

    顿时战场的所有人都不打了,无论是黑舞学院的人,还是帝樱学园的人,特别是战场的男子,在看到这一场景后,下意识的加紧双腿,满脸抽搐的向后退去,特别是那几个离怪羽毕竟近的,更是“嗷”一嗓子跳了好远出去,满脸惊恐的看着那个笑的一脸甜蜜的女孩,浑身冒冷汗。

    突然“啊……”两声惨同时从院子的另外的两个方向出来,所有人好似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猛地转过头看过去。只见院子的东西两个角各有两名男子同样捂着胯下的某个部位,躺在地上嚎叫着打滚,满头大汗小脸煞白。而两个人的旁边各站着一名女子,竟然一个是黑级班的庞琳,一个人五怪中的怪柔。

    怪柔是满脸嫌弃的看着提上的男子,随即单手一挥,手中那边还带着一道血痕的长剑瞬间化为灰烬,随风飘散,娇柔的声音说的极为淡定自然:“胆敢调戏我校女子,留着还有何用!”随即转身向着冰血走去,脸上始终是那副高雅淡然的表情,看的让人毛骨悚然。

    而另一边的庞琳完全无视从地上传来的惨叫声,面无表情脸上闪过一抹挣扎,清冷的双眸中带着几分嫌弃的看着手中那把带着血迹的长剑,突然眉头一皱,随即将手中的长剑丢在了地上,冷声说道:“调戏刘佳,废了!长剑染血,脏了!”随即毫不留情的转过身,走向冰血。

    冰血无语的看着向着她走来的三位彪悍姑娘,笑着摇了摇头,突然转过头看向刘佳,见到她此时刚刚收回脸上诧异的表情,随即满脸愤怒的抵着前方浑身颤抖的副会长。这时冰血单手一挥,一把墨色弓箭出现在手中,随即交给刘佳,她记得刘佳的资料上写着,这姑娘可是一把神箭手,既然如此,不如在这里见证一下。

    刘佳看着冰血递过来的墨色弓箭,微微一愣,随即惊讶的脸色突然有些纠结的看着冰血递过来的墨色弓箭,家里的人都希望她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所以从不让她碰自己喜欢的弓箭,现在看到眼前这把弓箭,欣喜的同时又有些悲伤。她还能碰弓箭吗!

    “驱动精神力,用精神力带动体内灵力,注入到弓箭上的同时转换成元素力!你同样是一名魔法师!”冰血清脆的声音传入刘佳的脑海中,让刘佳顿时一愣,随即满脸惊诧的看着冰血,当看到那双幽深的黑眸之时,有些焦虑的心竟然瞬间奇迹般的安定了下来。

    刘佳咬了咬牙,抬起手一把结果墨色弓箭,按照冰血的所告知的方法,驱动精神力,带动体内灵力,拉弓,灵力注入,突然一阵褐色光芒快速从弓箭上迸发而出幻出一根褐色羽箭,刘佳脸上一喜,随即冷冷的看向呆愣在原地的黑舞学院副会长。

    许是刘佳的气势突然激活了呆愣在原地的副会长,只见他猛地转过头,拔腿就要想着阁楼内跑去。

    于此同时刘佳冷冷的一笑,轻声说道:“跑!你觉得……你跑得掉吗!”双眼微微一眯,手指轻轻一松,褐色羽箭离如闪电般“嗖”的一下射了出去,瞬间穿透阁楼大门,只听“啊”的一声冲天惨叫,让战场的所有男子浑身一震,想都不用想都已经猜到了,估计黑舞学院又一个被帝樱学园的彪悍姑娘给废了。

    而作为帝樱学园的男同学们,此时心里的感觉极为的复杂!纷纷有种想要扶额长叹的冲动,欣喜的同时,也在纠结。同时也在心里升起了一个很认真的决定,那就是……惹谁也不能惹这几个姑奶奶啊,太可怕了!

    冰血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四位姑娘,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看向怪风,双眉一挑:“打完了?”

    “是!”怪风嘴角一抽,馒头黑线,就这四位姑娘的彪悍行为,黑舞学院的人哪里还敢跟他们打了啊。怪风抬起头看了看冰血,眼睛一抽,为人只道怪柔、怪羽、庞琳、刘佳四位姑奶奶的彪悍,却不知道最彪悍的姑娘在这呢,怪风轻声叹了口气,低下头对着冰血恭敬地说道:“黑舞学院三十七个人,四人重伤,其余人虽然伤的也不轻,但绝对比刘刚五人重伤两倍!”

    “很好!”冰血冷冷的一笑,扫了一眼躺在上憋着不敢出一声的黑舞学院的人,冷声说道:“你们记住了,我帝樱学园虽有校规约制,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辱我帝樱学园者,杀!伤我学子者,杀!毁我学院学子声誉者,杀!”

    连续三杀,带着一股阴冷的肃杀之气,震慑人心,傲气凌人。

    “黑舞学院的人听好了,念在即将要比赛的份上,本少今日就饶你们一名,三日后我们擂台上见!刘刚无人的仇,我们擂台上报!走!”冰血单手一挥,带着一股磅礴之势,带着帝樱学园的三十几个人快速消失在小院内。

    而冰血那份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震撼人心的气势却让在场的人久久无法平静。

    ------题外话------

    今天思路又卡了。后面的一千多,宝贝等等看蛤。猫猫会补到一万的,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