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一十九) 三光政策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老子打劫,现在都他娘的乖乖的给老子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男的阉了,女的拔光卖了!”

    冰血这句话喊完后,顿时四周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嘴角抽搐的看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嚣张狂妄气息的冰血,这年头……打劫的都这么嚣张吗!

    然而当众人回过神来之后,黑舞学院的所有人脸“唰”的一下黑了下来,一个个猛地从平板马车上一跃而起,满脸愤怒的瞪着冰血,一个个目露凶光,双拳紧握,只要导师一个命令,他们便会飞身上将,将那不知死活的盗匪给杀了。

    “臭小子胆子不小,赶来招惹我们黑舞学院的人。进入本主任就让你们又来无回!”马车上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双眸中带着满满的轻蔑,话音落下的同时对着身后挥了挥手。

    然而在中年男子挥手的一瞬间,帝樱学园与灵央学院的人瞬间做好战斗的准备。然而中年男人等了几秒钟突然发现他身后竟然没有任何战斗的声音,更加没有黑舞学院的学生冲出去斩杀了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盗匪。

    而此时那些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的蓝级、黑级班的同学和灵央学院的学生一个个满脸诧异的看着突然僵硬在马车上的黑舞学院的学生,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冰血双手环胸,满脸戏谑的看着站在马车最前方的中年男子,双眸中闪过一抹奸诈的光芒。

    中年男子心中升起了一抹警惕,看了看冰血一群人后,缓慢的转过头,在看到身后的学生竟然一个个僵硬在原地,满脸焦急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扭曲着正张脸,满头大汗的看着他。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中年男子满脸诧异的看着他的一群学生,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怒声吼道:“臭小子,是你搞的鬼。当真是卑鄙无耻,阴险下流。”

    冰血泰然自若的耸了耸肩膀,微微一笑,看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十分不要脸的说了声:“多谢夸奖,一般一般吧!”

    “你……”中年男子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显现跳脚,不过想了想身后那些出现异常的学生们,当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高傲的仰着下巴,双眸狠戾的看着冰血,冷哼一声说道:“本主任懒得跟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只要你将他们回复正常,然后自废灵脉,这件事我黑舞学院就不再计较了,留你们一条活路。”

    冰血不屑的看了一眼满脸高傲的中年男子,嘴角轻轻勾起,歪着头冷声说道:“看来,你还没有搞懂状况。这样吧,本大爷素来大方,善解人意。今日只要你们跪下来给我们一人磕十个响头,然后将所有财务留下孝敬诸位爷们们,本大爷可以大方慈悲的放你们半条命过去。”

    “臭小子,老子给你活路你不要,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小鬼胜的了我这个圣阶魔导师吗!”中年男子被冰血气,此时脸色都能挤出墨水来。双拳一紧对着冰血大声吼道,带着一股狂傲之气。

    然而冰血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中年男子傻了:“我劝你最后不要用灵力!不然下场将会跟他们一样!还有后面的那些人,别白费力气用灵力冲击禁锢了,这样只会让你们更加僵硬,最后可是会变成一具真正的雕塑哦!”

    冰血话一出,顿时黑舞学院的人都不敢再动一下体内的灵力,就连中年男子都不在调动体内灵力,队伍里的武士很少,剩下的全是魔法师,在这样一种无法动用灵力来发动魔法的情况下,他们最终只有被腐乳的份。中年男子想到这里,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双眸不断的闪烁着狠戾阴险毒辣。

    冰血才不管对方是用什么眼神看自己的呢,只有最后的结果才是她要的。

    “这是什么魔法?”灵央学院的一名少年指着一个个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的黑舞学员们,满脸疑惑不解的看向冰血。

    “谁告诉你这是魔法了!”冰血满脸鄙视的白了一眼灵央学院的那名少年。

    二人说这话的同时,并没有传音,自然战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在少年将问题问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就连黑舞学院的人都一个个满脸疑惑的看向冰血,不过他们眼中的疑惑其中还夹着愤怒、憋屈、阴狠、紧张等数种复杂的目光。

    少年绝对无视掉冰血投过来的鄙视目光,心中的好奇更加旺盛,有些紧张的看向冰血,急声说道:“不是魔法,那是什么?”

    冰血转过头上上下下看了一眼少年,看的少年竟然有种背后发毛,想要扭头就跑的冲动,最后在少年即将崩溃后,冰血幽幽的说出了一个字:“毒!”

    “额?”众人齐声,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最后疑惑变成抽搐,抽搐的最后是扭曲。

    靠……毒……毒药!这人……这人竟然使毒,而且是一种脸圣魔导师都无法抵抗的毒。

    要知道毒药在整个大陆上都是极为尴尬矛盾的东西吗,它也可以珍贵无比,甚至比丹药还要珍贵,也可以贱如杂草,无人问及。因为大部分的毒药对于那些高阶魔法师和高阶武士都是无效的。

    其实在大陆上也是有很多人喜欢研制毒药的,但是最终研制出来的那些毒药连对抗初级魔法士都没用。

    然而大陆上一旦出现一种可以将魔法师或者武士毒倒的毒药,变成一瞬间形成一种疯抢的局面。无论是何种等级的毒药,只要能有效用在魔法师或者武士的身上,就会成为一件有市无价的珍品。

    “你……你的毒药!”少年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缓缓的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指着冰血,小心翼翼的问道。

    冰血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毒药是很珍贵的,这个还真没有人跟她说过,她没有在书上看到过。以前她在妖月用过毒药,当时妖月的兄弟确实惊讶,不过很快就淡定了,虽然看着她的目光很奇怪,但是她也没多想。此时自然无法理解这些人激动的心情了。

    冰血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少年,无语的犯了个白眼:“废话,难道是你的哦!”随即抓过他鄙视的看了一眼夜倾尧,双眸中明显的写着几个大字:你们的人,真没有,这么不淡定。

    冰血奇怪的瞥了瞥嘴角,不就是个毒药吗,用不用这么激动啊,看看她家妖月的兄弟们多淡定。

    此时在场的人,除了那三十几个对于自家老大的变态程度早已习以为常的紫级班的人以外,齐齐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目光看向冰血,满脸扭曲。

    夜倾尧摸了摸鼻子,无辜的看着冰血,脸色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这能怪他吗,是这丫头太吓人了吧。

    刚被冰血吼了一嗓子的少年此时已经躲到了他们家会长大人的背后去了,缩着脖子坚决不再看像那个恐怖的劫匪头头。虽然他早已看出来了,这些劫匪根本不可能是真正的劫匪,因为劫匪完全不可能有他们身上那股高贵的气质,要说他们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这倒是很有可能,毕竟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这时怪妖看了一眼没事就跟他们家老大没来眼去的夜倾尧,眉头一抖,绕过暗夜走到冰血与夜倾尧的中间,几分不明显却又十分刻意的将夜倾尧给挤到了旁边,对着冰血冷声说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冰血完全没有感觉到怪妖的别有用心,只是转过头奇怪的看了一眼很少讲话的怪妖,眨了眨眼睛,随即嚣张的一笑,大手一挥,一把将手中的黑色大刀抗在了肩膀上,一手叉着腰,对着四周傻愣在原地的人,高声喝道:“都傻站着干嘛呢,还不给老子动手。上去给老子狠狠的打,哪疼打哪!”

    冰血话刚落,众人出现了一瞬间的微愣,紧接着帝樱学园的众人齐声高呼:“是,老大!”

    随即三十几个黑衣人不顾马车上黑舞学院的人那一声声威胁和惊恐的目光,齐齐飞身而起跃上十两大马车,二话不说抬起脚就是狠狠的一踹,将马车上黑舞学院的所有人踹飞了出去,紧接着帝樱学园五十多个人齐齐纵身一跃掉到了黑舞学院学生落地的地方,将黑舞学院的五十多个人围在中间,抡起拳头狠狠的揍了下去。没有人用任何灵力斗气,用的全是自己最真实最原始的力量,但是对于根本无法调动灵力斗气来防御的黑舞学院的人,那一拳一脚落在身上都是实实在在的疼啊。

    刚开始黑级、蓝级班的人手脚还有些僵硬,用力也不是很猛。毕竟他们平时从未做过这种事情,单虐围殴不说,还是不能用任何灵力,虽然武士动作倒是比其他魔法师们自然一些,但是依旧有些不习惯。但是在看到紫级班的三十几个人,那行云流水班的潇洒动作,那般自然而然的下手抬腿,那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兴奋,瞬间影像了黑级、蓝级班的二十几个人,下手逐渐越来越狠,越来越重,一挥拳,一下脚都是带着一股虎虎生风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声声杂乱的惨叫,更让他们热血沸腾了起来。

    而还未有任何动作的灵央学院的学生们,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场景,嘴角不断的抽搐着。

    要不要这么凶残啊!那声声惨叫,那一道道拳头击打的声音听得他们头皮直发麻。但是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股热血沸腾的兴奋感。这种单虐群殴的事情,他们还真的没有做过,如果是之前,他们绝对会鄙视这种行为,太欺负人了。但是在真正看到后,却又有了另一个新的想法,这……这简直太刺激了,看得他们手痒难耐啊!

    “会长!”灵央学院的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他们那妖异会长。

    夜倾尧轻轻的瞟了一眼冰血,随即优雅的抬起手,露出一只洁白无暇,修长完美的手对着轻轻的动了动,用那慵懒性感的声音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入了这个劫匪联盟,自然要帮把手了,都去吧!”

    “是,会长!”早已热血高涨的灵央学院的学子们顿时一声高呼,身形一跃快速加入到了单虐群殴的队伍中,满心舒畅的跟着帝樱学园那群无耻之人轮着胳膊狠狠的揍起来黑舞学院的人。

    黑舞学院的人满心憋屈的被这一百多号无耻之极的人揍的惨叫连连,却又无力还手,只要驱动体内灵力立马浑身僵硬,憋屈的不得了。特别是那三名身为魔导师的导师更是死的心都有了,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越到过这种事情。

    在经过了长达半个小时惨无人道,卑鄙无耻、毫无人性的单虐群殴后,帝樱学园和灵央学院的人在实在是找不到下手下脚的地方后,停下了各自的动作,一个个脸上洋溢着舒爽之气退到了一边。

    而此时黑雾学院的人浑身抽搐的躺在地上,有的甚至都叠摞在了一起,面目全非,衣着破烂,满身狼狈,虽然地上没有多少血迹,身上也不过上点点星星的血色,但是依旧让人觉得惨不忍睹,惨无人道啊!

    “老大,接下来怎么办?”怪风转过头,将手里那根不知道他从哪来淘来的狼牙棒抗在肩膀上,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

    冰血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嘴角带着几分冷笑,双眸闪过一抹邪恶,对着众人朗声说道:“现在本大爷就教给你们作为一名称职的劫匪最基本的一个职业道德,那就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猎物,都要做到的三光政策。”夜倾尧好笑的看着身边的人,轻声问道:“三光政策?”

    “没错!”冰血骄傲的抬起头,在配饰此时那一边扛着一把黑色大刀,一手掐腰的动作,还真的很像一名刚从山寨内走出来的山大王。

    “哦?那……是哪三光呢?”夜倾尧看着身边的一脸得瑟的小人儿,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宠溺的温柔,却消失的很快,没有任何人发现。

    冰血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前方躺在地上的黑舞学院的师生五十人,邪邪的一笑,轻声说道:“扒光、抢光、丢光!”

    “噗!咳咳咳!”一阵喷水猛咳声顿时从黑级、蓝级班、灵央学院中响起,一个个猛地转过头一脸惊秫的看着冰血。

    靠……这人开玩笑呢吧!

    就连一直很淡定的紫级班的三十几个人都满脸无奈嘴角抽搐的看着他们的老大,果然是他们老大,彪悍啊!

    冰血白了一眼一群大惊小怪的人,双眼一瞪,大声吼道:“还不动手,想留下吃晚餐吗!”

    “是,老大!”帝樱学园众人齐声高呼,语气充满了无奈感。

    “男人留条底裤,女人留个破布。剩下的衣服统统烧了,钱财和空间戒指统统留下!”冰血继续将盗匪进行到底。

    “是,老大!”此时帝樱学园的众人声音已经略有有些颤抖了。

    跟着这样的彪悍的老大,他们唯一要学会的就是淡定啊淡定。

    好在黑雾学院的女生比帝樱学园还要少许多,不过下场竟然比那群男人还惨,因为她们要面对的是冷若冰霜的庞琳,心狠手辣的萝莉怪羽,温柔冷血的怪柔,古灵精怪的艾莉,有这几个人在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动手。先是将几名黑舞学院女学生的首饰武器统统拿掉后,随即几个人动作优雅,面带笑容的对着那几名黑舞学院的女学生伸出了一双白皙娇嫩的小手。随即只听“刷刷刷”一块块破布随风飘扬,期间夹杂着各种女人尖叫呐喊的声音,回荡在树立上空,整个场景让人遐想连篇,看的身后那一群少年们浑身一抖,不由自主的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嘴角一抽,心里暗自告诫,不要惹这几个女人,太可怕了!

    他们此时多么的想大喊一句:靠,姑娘们,你们还是不是女人啊!

    而紫级班的众人却在此时齐齐转过头满目哀怨委屈的看着他们的老大,心中同时流过一句话:果然……彪悍姑娘带出来的姑娘也同样彪悍!

    这时怪羽、怪柔几位姑娘下手麻利的将黑舞学院的女学生解决完后,转过头看到的是一群少年满脸扭曲的看着他们,表情奇怪目光惊秫,当下几个姑娘心中一怒,对着众人喊道:“还不动手,难道要我们来吗!”

    “别别别,几位姑奶奶歇着,我们来,我们来!”众少年齐齐一抖,快速将黑舞学院的男学生围了起来,“撕拉!”声纷纷响起,比之前更为壮观快速,干脆利落。又是一片破布纷飞,一件件完好的衣服在这些无良之人的手中快速变成了一块块还没有手掌心大的碎布,可见这些人下手之重,毫无人性。

    不一会的功夫,黑舞学院的所有师生一个个坦胸露背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身上已经被揍的惨不忍睹,浑身颤抖,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气的,估计两者都有吧。

    最后冰血大手一挥,高呼一声:“劫完收工,分赃去!”

    随即一百来号人浩浩荡荡的跟着冰血飞身离开,留下一群满面扭曲,目光狰狞的黑舞学院众人,对着天空大吼道:“混蛋,我黑舞学院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然而在他们想要继续谩骂之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让他们瞬间将即将在出口的所有脏话谩骂憋了回去。

    “白痴,在嚷嚷,老子劫了你们的命!”

    众人来到前方的一片小树林中,将所有从黑舞学院学生的身上抢来的所有财务空间戒指放在中间,这些幻器、空间戒指都是一些普通的等级的幻器,不像是冰血他们所用的圣幻器,需要滴血认主才可使用,只有主人身死,里面东西才会成为无主之物,别让才能拿到。而这些空间戒指最高等级不过是两枚中级幻器,谁都可能从里面拿到东西。所以不需要杀了黑舞学院的人,冰血这群临时组成的劫匪依然可以共同分赃。

    “虽然你们也没帮什么忙,但是大爷我也是什么小气的人。这里有两枚中级幻器空间戒指,四枚初级幻器空间戒指,我们两家一人一半!另外那些三七分,你们三我们七!”冰血仰着头看着夜倾尧十分自然的说道,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好,随你!”夜倾尧微微一笑,看着蹲在地上的人儿,没有任何意见。

    冰血对于分赃这种时间,熟练到让人觉得汗颜,不到一分钟的时候便将所有的东西分好,交到了夜倾尧的手里,还被说黑舞学院学生手中的东西还不错,虽然比不上紫级班众人手里的东西,但是跟正常学生比,确实很丰富,也不知道抢了多少人的东西,毕竟黑舞学院内同学与同学之间可是经常出现这种事情的。

    在分好所有人赃物后,冰血缓缓站起身,这时帝樱学园内所有人的学生都自动走到了冰血的身后站定,看着对面灵央学院的学生。

    冰血看着夜倾尧拱手说道:“千里有缘来相会,对面无缘不相识,今日合作愉快,就此告辞,他日有缘再聚!”说完,也不管灵央学院的人有什么反应,转过身带着帝樱学园的三十几个人飞身离去,快速消失在了树林中。

    “会长?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吗?”夜倾尧身边的少年,有些无措的捧着怀里的赃物,满头黑线的看着夜倾尧。

    夜倾尧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微微一笑,双眸一闪,让人根本猜不出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夜倾尧转过头看了看少年手里的东西,随意的说道:“先放在你那里,回去后便分了吧!”

    “是!会长!”少年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东西收入到自己的空间戒指内,随即抬起头看着夜倾尧带着几分严肃的神情问道:“需要查查那些人的来历吗?”

    夜倾尧笑着摇了摇:“不用了,很快会再见面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进城吧!”

    “是,会长!”灵央学院的众人恭敬地对着夜倾尧齐声说道。随即看向前方的树林,嘴角抽了抽,他们原本可以坐马车进城的。

    而冰血可以没灵央学院的人那么死心眼,带着帝樱学园的五十几个人换了衣服,直接踏空而行,至于黑级、蓝级班内还未达到天阶,无法踏空的魔法师们则是在各种同学的帮助下跟着紫级班的身后。其实冰血也有说过了,让紫级班的人带他们,毕竟紫级班的人速度和力气都比黑级、蓝级班的大。但是没等紫级班的人嫌弃,发到是黑级、蓝级班大魔法师们摇着头快速跳到了黑级、蓝级班的天阶身边。

    他们绝对没有嫌弃的意思,而去怕这些变态会飞到半路一个抽风将他们给丢下去。

    冰血带着众人在距离曲城城门前方一百米处听了下来,抬起头淡淡的看着前方的大门,脸上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老大,有什么不对吗?”怪风好奇的凑到冰血,跟着她一起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城门,眼中带着几分疑惑。

    冰血摸着下巴,轻声说道:“我在想,我们怎么进城而不被发现?”

    听到冰血的话,怪灵轻轻轻飘飘的走到冰血的身边,幽幽的说道:“老大,交给我吧!”

    “空间魔法可以让人隐身吗?”冰血惊讶的看向怪灵,她怎么不知道空间魔法还有这个功效。

    怪灵缓缓的转过头,对着冰血僵硬的一笑,幽幽说道:“属下是变异空间魔法,可以讲四周的空间暂时压缩封闭,然后待在身上,别人发现不了。”

    “也就是说,只有你有一个人现身,将我们所有人都封闭到你暂时形成的空间内。”冰血挑眉看着怪灵,眼中带着惊奇。

    “是的!”怪灵点了点头。

    冰血突然皱起来眉头,看着怪灵认真问道:“那对你有什么伤害,这样的魔法一定是个大工程吧!”

    怪灵双眸愣愣的看着冰血,如果想要避开耳目进入曲城,他刚刚说的方法是最好的办法了。但是冰血第一个想的的不是其他,而去是否对他有伤害。他一直都知道,他们的这位老大虽然年纪比他们小,但是却十分的护着他们,他也是心甘情愿跟在她的身后,也因为只有她有这么能力带领他们五怪和整个紫级班。当然他更加知道这个人不仅仅是他们的老大,更是他们的家人,也只有真心相待的家人伙伴,才会不管不顾,只想对方平安幸福,但是心里却依然感动着,犹如一股暖流划过,让他好似突然找到了重心,不在轻飘飘的毫无存在感。

    怪灵那张飘渺的脸上看到一抹温暖如夏的笑容,看着冰血摇了摇头:“老大放心,这个是我特殊技能,只属于我的,不会有任何损伤,但是因为我的实力还不够,只能坚持五分钟!”

    冰血听到怪灵说没有什么副作用,倒是放心的许多,对着怪灵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五分钟足够你进入到曲城了,进去后快速想白俊导师所说的酒店赶过去,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放我们出来!”

    “是,老大!”随即怪灵面向众人,单手一挥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透明水晶法杖,高举法杖对着众人轻轻一挥,一个闪烁着亮光的透明五芒星出现在身前,四周空气瞬间发生了一阵扭曲,这时怪灵轻轻张开嘴,吟唱出一窜咒语:“空间中的魔神啊,请听从我的召唤,为我建起无形空间吧,起!”

    随即众人便感觉到四周的空气瞬间扭曲了起来,眨眼间便来到了一个漆黑的空间内,四周一片安静。

    接着怪灵便按照冰血的吩咐快速向着城门内走去,许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感真的很低,入城之时,城门口的侍卫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怪灵,竟然让他随着前面的那个人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曲城,完全没有任何盘问或者检验,甚至连入城费都没有交。怪灵第一次对于自己的没有存在感到了一丝无奈。站在门城口内,怪灵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那群毫无所知的守城侍卫抽了抽嘴角,虽然快速进入人群,向着约定好的酒店而去。他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而如果用走的到酒店起码要半个小时。虽然此时在人类人往的大街上,怪灵依旧驱动体内灵力,快速穿梭在人群中,带动起轻轻的一阵风,街上竟然没有一人发觉。可见有的时候存在感低到让人无从察觉是一个极好的事情。

    怪灵刚刚来到酒店门口,便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白俊导师,白俊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怪灵微微一笑,便转过身带着怪灵向着楼上他们所定的房间内走去,一路上二人十分安静,除了白俊俊美的外表吸引了一些异性目光外,到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

    两个刚刚进入到了酒店客房内,四周的空气开始逐渐的扭曲起来,于此同时白俊对着房间单手一挥,快速在房间内设置了一个魔法结界,防止房间外的人察觉到里面的变化。

    随即房间内的空气波动越来越明显,只见怪灵手举法杖对着房间低声说道:“解!”紧接着四周的空间一阵剧烈震动,突然在房间内凭空开出了一个黑色缺口,黑色缺口越来越大,最后“唰”的一下三十多个人凭空出现在房间内。

    “呼!里面还真闷!”怪灵刚出现在房间内,便一下子坐到了沙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黑级、蓝级班的那些大魔法等级的学生干脆坐到了地上,脸色煞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而冰血、暗夜、怪妖三个人却好像没事人一般,走到沙发上,慵懒的坐到了上面。

    “心齐阁下,我们为什么这么进来啊?”荣必秋坐在地上靠着沙发,抬起手不断地扇着风,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冰血。

    冰血拿过桌子上的茶杯递给荣必秋,随即看着一眼他旁边的庞琳后,再次拿起另一支装满茶水的茶杯递了过去。荣必秋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冰血递过来的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他都快被憋死了。

    而庞琳则是轻轻的看了一眼冰血,冰冷的嘴角僵硬的勾出了一抹弧度,随即快速低下头,优雅的喝了起来。二人心里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惊喜感。根本就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给他们递茶杯,虽然他们之前有过小小的交集,但是却不深,以他们对冰血这几天的了解,这个人对于外人从来都是冰冷疏离,毫不在意的。这么说来,他们在墨心齐的眼里,也有了一点点的特别呢。

    这时冰血接过暗夜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我们这次可是隐藏身份去打劫黑舞学院了,虽然帝樱学园从来不怕黑舞,但是毕竟我们学院的校规跟黑舞不一样,不得私自斗殴。所以我们自然不能让黑舞学院的人抓到把柄去威胁院长了。而我们的马车却是先我们一步进入到曲城的,好多人都已经看到了。如果我们在大大方方的走进曲城,那么很容易便会被黑舞学院的人查出来。”

    众人看着冰血理直气壮的说出这么一番话后,顿时嘴角一抽,这人真黑啊!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让黑舞学院一群人吃了个哑巴亏。

    “那灵央学院怎么办?”庞涛伸着头,满脸好奇的问着。

    冰血对着庞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问道:“你是灵央学院的吗?”

    “额……不是!”庞涛缩了缩脖子,弱弱的回着。

    冰血满脸鄙视的看了一眼庞涛,说道:“那你管他灵央学院干嘛,他们能不能被查出来,跟我们帝樱学园有什么关系!要知道我们可是比他们的马车先进入到曲城的!听明白了吗!”

    庞涛咽了口口水,嘴角一抽,艰难的说道:“听……听明白了!”

    这人……不仅黑还阴险的很,真可怕!

    同时庞涛委屈的瞄了一眼手里拿着茶杯喝的满脸舒畅的荣必秋和盯着自己手中茶杯发呆的妹妹庞琳,凭什么啊!他们都有茶水喝,可是自己却遭鄙视。明明他们都是一起的嘛!内流满面!

    “好了,你们也都累了,去餐厅吃点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去曲城安排给帝樱学园的住所。”白俊温和的声音打断了若有所思的众人,随即转过头时向着门外走去,在开门的一瞬间房间内的魔法结界瞬间消失不见。

    “是,白俊阁下!”

    帝樱学园的人吃过晚餐后,刚好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灵央学院的学生,众人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十分的惊讶,没想到灵央学院的人也是偷偷进来的,甚至他们都没有发现他们是如何进入到酒店的。

    不过帝樱学园的一群人对此也就是心里疑惑一下,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就好似从来不认识灵央学院的人一般,虽然黑级、蓝级班的人实力比不上紫级班,但是演技什么的还是不错的。

    白俊与灵央学院的领队导师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带着身后的学生向着门外走去。

    坐在马车来到曲城城主特别为前来参赛的学院准备的驿馆中,帝樱学园、灵央学院、玄冰学院、凌风学院、黑舞学院五大高校的院落自然比其他学校的要大上许多,豪华许多,其中属帝樱学园的院落最高档,对于曲城城主这一点的安排没有人何人有异议,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以实力为尊的,哪个学院的实力最强,住的地方自然也是最好的,如果不服,当然可以……抢过来了,当然前提是你有那个本事。

    帝樱学园的这个院落中是一栋三层楼高的红色砖瓦的小楼,黑级、蓝级班的学院和他们的导师们住在一楼的房间内,紫级班的兄弟们和白俊导师住在二楼的房间内,冰血、暗夜、怪妖、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五怪加上小心导师住在三层的房间内。

    一楼的前厅是一个不小餐厅,足够容纳下近百人就餐,前院是个带着小桥流水的花园,边上还带着一个凉亭,这个地方的装潢都十分的别致娴雅,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

    距离比赛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众人驿馆的小院内,随便收拾一下变回到了房间休息,白俊也吩咐了这几天最好不要乱走,好好的再房间内养足精神,准备比赛。

    而就在此时,曲城内应来的一场轰动全城的场面。只见五十几个用各种树叶遮盖身体,满脸淤青肿胀,狼狈不堪,满脸乱发的人缓缓的从城外走了进了曲城的大门,顿时引来的无数道惊讶、诧异、厌恶、嫌弃等不同种类的不良目光和一声声刺耳的议论。

    “我的天啊,这青天白日的,城里怎么会进来这么一群人。”

    “真是伤风败俗啊,守城的士兵什么会让他们进城,脑子进水了吗!”

    “我的天啊,你们看他们中间好像还有几名女子!”

    “这些人看样子好像被谁胖揍了一顿啊!看看你一身是伤啊!”

    这时一道瘦弱矮小的男子突然窜入了人群中,满脸激动的对着众人说道:“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你听到了什么啊?”有人不解的转过头看向瘦弱矮小的男子,疑惑的问道。

    瘦小男子满脸神秘的微微一笑,说道:“我刚刚在城门口听到守城守卫和那群的对话了,你们绝对想不到那群是谁!”

    “快说说,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众人满脸八卦,焦急的催促着瘦小男人。

    这时瘦小男人,骄傲的一笑,说起了刚刚他在城门口听到的一切……

    ------题外话------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