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一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学院排位赛!”

    冰血狐疑的看着笑的一脸猥琐的院长老头,双眉一挑等待下文,要知道往年的学院排位赛可从来不需要紫级班去参加的,可是这次这老头竟然这么着急的把他们全部召回来,意思很明显,让他们去参加。舒残颚疈

    院长看着那三十几双满是狐疑的目光,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次你们黑舞学院在新生测试上企图劫杀我们其他几所高校的事情,我已经跟灵央学院、玄冰学院、凌风学院三所高校联系过了,可是我们手上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黑舞的卑鄙行为。因为黑舞学院竟然在他们派出那些学生前往魔兽森林的当天便把他们开除学籍,所以我们根本拿黑舞没有任何办法。这次学院排位赛,黑舞肯定会从中做手脚,想办法将其他四所学院并吞。往年我们都会派黑级、蓝级的学生去,足以保住我校大陆第一学院的名声,但是这次估计很危险了!灵央已经打听到了一些消息,这次黑舞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了一些天阶以上的高手进入学院,而且年纪都在复合要求的范围内。所以这次比赛,我们必须得第一!”

    难得看到院长这般正经严肃的表情,冰血众人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道理。

    冰血看着院长,冷声问道:“院子,比赛中是否有规定,擂台之上不可出现死亡!”“没错,但是仅仅只是不可死亡而已!”院长看着冰血轻轻点了点头,已经知道这丫头必定猜出了他们所担忧的事情。

    果然,冰血的下句话知道说出了这次比赛的关键和其他几所高校院长的担忧:“不可死亡,但是却没有不可以损伤。擂台之时受伤在所难免,无论轻重。而黑舞这次主要的目的不仅仅是得到大陆上第一学院这个名号,而且想要借此机会在擂台上将其他几所学院的精英直接废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于其他几所学院,绝对是一大重创。到时黑舞就可以从小学院到几所高校,逐步吞并!”

    “难道黑舞就不怕我们学院后山的那些老前辈们吗?”怪风吃惊的看着院长,毕竟帝婴学院的支柱不完完全全是学院内的精英。

    院长看着怪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说道:“后山的人包括学院的三位太长老,都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在大陆上了。况且学院精英损伤,这样的事情根本无法达到学院灭亡的危机,所以那些人是不会出来了。如果这次带去的精英全部被废,那些学院过的家长矛头会第一个指向学生所在的学院,而不是黑舞。不管黑舞最后有没有能力来吞并我们帝樱学院,学院精英的损伤,足以造成我们学院的危机了!况且……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学院的那些学生就这么被黑舞给废了。只有你们才能将这个局面给搬回去!就算是黑级班的学生,这次我也无法保证可以安然回来了!”

    “院长说的没错,况且学院的三位太长老和后山里面的那些高手,外人根本没有见过,许是帝婴学院编造出来的也不一定。想必黑舞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才敢有这个机会的吧!而且待到他们将其他几所小高校逐步吞并,有了与帝樱学院一较高下的能力,就不再怕了!”洛坤拍了拍怪风的肩膀,笑的一脸随和,但是那双眸中的狠厉却越发的明显。

    这里已然成为了他们的家,怎可让人肆意破坏。

    冰血微微一笑,歪着头看向院长,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慵懒和邪释:“既然如此,这个任务我们紫级班接了,院长大人就安心的守着学院的第一学府的招牌吧,没有人……可以在我们紫级班手里夺走!”

    “好,这次有你们出赛,老头我就放心了啊!”此时的院长看着眼前的孩子就好似在看着自己的亲孙子孙女一般,脸上带着家有幼孙初长成的欣慰和慈爱。这些还是大多数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不疼爱呢。让他们去做危险的事情,他自然万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孩子们长大了,要放手让他们自己去闯了。这个天下早晚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啊。

    “这次白俊和小心将会跟着你们班,另外我会让白俊从精英班再挑选出二十个人做候补队员。你们先出发,我随后回到,路上可能不平静,你们小心点!”

    “老头,你今天好啰嗦哦。放心吧,您的学生会一个都不少的安全回来!”冰血笑着看向院长,承诺,这是他们紫级班给与帝婴学院的承诺,没有人可以打破,她也不会让任何人打破。

    “都回去休息几天,三天后出发!”白俊看向冰血一些人,温和的笑了笑。

    冰血点了点头,带着紫级班的三十多个人站起身,向着院长和白俊微微行礼后,快速消失在了院长室。

    “哇,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好想念小心姐做的饭菜哦!”怪风边跟在冰血身后向着后山飞去,边伸个懒腰,有些激动的说着。

    “我从来不知道,怪风还是个吃货!”冰血转过头戏谑的看了一眼怪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想小心姐就说想小心姐了嘛,还说想吃的,真是的!

    “老大……!”怪风嘟着嘴,满脸哀怨的唤了一声。

    突然小天清脆甜腻的声音从几个人身边传来,带着几分诧异:“咦!我们家门前怎么那么多人?”

    众人纷纷低下头,看到围在紫级班结界外的一群人,那些人统一穿着帝婴学院学生的白色魔法师长袍,前前后后有几波人,有带着蓝色胸针的、还有带着黑色胸针的。看样子好像在闲逛般,却都离紫级班的结界很近,明显是在找寻什么东西。

    “是黑级和蓝级、青级、绿级的人。”韩启明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虽然此时他们飞的很低,但是怪灵早已在他们四周设置了空间系魔法结界,低下的人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

    冰血一挥手,众人站定在半空中,满脸戏谑的看着下面的人:“这帮人还真闲,看来是打着前来后山历练的名号,实则是来找紫级班的位置的。”

    这时韩启明在半空中缓缓的蹲下身,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般下方那些人的连,不屑的一笑:“帝樱学院内反正家族中有些势力的子弟差不多都到齐了!”

    “看来是我们这次在林城的动静太大了,让大陆上的那些人坐不住了,纷纷传信给进入到帝婴学院的家族子弟,让他们来探底或者是拉拢的!”洛坤缓缓的飞到韩启明的身边,双手环胸看着下的那群人,淡然的双眸中闪烁着精睿的光芒。

    这时院长站在树林中的南傲井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眉头不由自主的轻轻皱起,天空中除了几朵白云外已然空无一物,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呢。

    而此时就站在南傲井几个人头顶上方的紫级班众人在看到突然抬起头来的南傲井微微一愣,猛地转过头看向怪灵。

    怪灵幽幽的看了一眼南傲井,虽然用那独有的空灵声音幽幽的说道:“不可能!”

    简单的三个字,瞬间让紫级班的众人舒了一口气,他们就说嘛,下面的那些人怎么可能看透怪灵的空间系魔法,要知道就算是五行长老也很难发现的,何况是下面的那些学生。

    冰血淡然的看着重新低下头的南傲井,微微一笑:“南傲井没有发现我们,不过必定是感觉到异样,看来这个人不简单啊!”

    “那又如何,我们这里有人简单吗!”怪妖冷冷的声音从冰血身边传来,语气中带着对自家兄弟的可定和认可。

    “额……”冰血转过头看着有些别扭的怪妖,双眉一挑,她怎么觉得怪妖的语气中有些赌气的味道。

    感到了冰血投来的目光,怪妖脸颊一红,哼一声快速转过头不再看冰血,将赌气的意思表情的更加明显。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抬起手“啪”的一声拍到了怪妖的肩膀上,另一手对着身后一挥,朗声说道:“走,回家!”“是,老大!”令行禁止,众人齐声高呼,随即三十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前方飞去,刚刚飞行不到三米,四周的空气微微一颤,三十几个人的身形眨眼睛凭空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南傲井再次抬起头,皱着眉头看向前方的天空,眼中带着几分疑惑。他怎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呢,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

    “三皇兄发现什么了吗?”南娇儿看着有些奇怪的南傲井不解的问着。

    南傲井只是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南娇儿,之时依旧抬着头看向天空,眼中若有所思。

    “三皇兄,王叔为何突然传信来让我们结交那个墨心齐啊。那个人那么嚣张,根本完全不降我们皇族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归顺到我们皇家啊!还不如直接……”

    “你给我闭嘴!”不等南娇儿说完,南傲井猛地转过头,一声怒喝,随即阴冷的看着南瑶儿,一字一句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少去招惹他。不然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刚说完,也不管南娇儿的脸色如何,南傲井长袖一甩,转过头向着树林外走去。林城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对于南列亚传信过来让他们与墨心齐交好,他一点都不以外,对着墨心齐这样天赋高超,势力莫测的人,没有人会放弃拉拢。但是那些有这样的想法的家族,包括南列亚在内都根本不了解墨心齐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人又怎么会是他们拉拢的了的呢。现在这样做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最后反倒让墨心齐更加厌烦,这样的结果绝对不是他要的,况且……他已经不想在受那里摆布了。

    “三皇兄,你去哪里啊!紫级班的入口我们还没有找到,你就这么走了,如何向父皇和王叔交代啊!三皇兄!”南娇儿看着南傲井头也不回的走掉了,气的在原地直跺脚。狠狠的一甩衣袖,精美的双眸中闪过一抹阴狠毒辣的光芒。随即转过头冷冷的看向身后的树林。她……绝对不会让墨心齐好过的,总有一天她会让那个几次对自己百般羞辱的墨心齐跪在地上求自己放过他。

    “哼!”南娇儿冷哼一声,转过头踏着自认为最为高雅的步伐向着树林外走去,身份高贵,面容绝美的她怎么可能继续留在这里喂蚊子。

    南娇儿的那些花花肠子从来不在冰血的考虑范围内,这人在冰血眼里绝对是蝼蚁的存在。而此时冰血带着众人众人刚刚进入到紫级班的领地便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娇小身影,三十几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就连怪妖的那张妖孽脸上,都褪去了几分冰冷。

    他们小心导师,虽然实力很弱,弱到他们随便一个人的威压都能将她置于死地,但是却他们心目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位置。每次只要他们一出门,无论去多长时间。这个人每天都会来到结界出口等待他们,一等就是一天,每天都是如此。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人回家。无论何时,只要他们踏进结界回到这个家里的第一秒,总是可以看到那张温柔的笑脸,感受着家的温馨。就是这个人用她的温柔和温暖将他们从以前那些暗无天日的仇恨中拉出来。让他们这些可以算是孤儿的孩子感受到这份好似母爱一般的温暖。

    “你们回来了,累不累?饿不饿?有没有受伤?”

    一连串的问话,却没有人厌烦,好似永远都听不腻一般,看着那张有些紧张的笑容,虽然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早已熟悉,但是每一次心里都会好似暖流一般流过,让他们绝对,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就算没有父母在身上的疼爱,他们也从来没有缺少个一丝家的温暖。

    “我们没事,小心姐!”

    众人齐声说着,没道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温柔和感动。

    小心导师不放心的环顾一圈同学们,看到他们脸色红润,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当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悬着好多天的心算是放了下来,然而在小心导师将目光再次放到冰血身上之时,顿时眉头皱了起来,脸上带着几分慌乱,声音紧张的问道:“暗夜呢,怎么没有看到暗夜?”

    冰血看着小心导师越来越白的脸色,瞬间明白了她必定是没有看到暗夜,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随即连忙说道:“小心导师放心,暗夜没有收拾,他契约了一只魔兽。现在在我的空间里面修炼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听到冰血的回答,小心导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起手拍拍胸脯,还好没有人出事。暗夜和冰血的关系,她自然知道,如果暗夜出了什么事情,不仅仅是冰血,就连其他人也不会如此轻松的。这些孩子直接的轻易,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小心姐,你又每天等在这里。我不是说过了,以后我们出门,会在回来前让怪风用紫环通知你的!森里中清晨潮气重,你这样会感冒了!”冰血走到小心导师的身边,摸着那有些潮湿的衣服,有些心疼。

    “我没事的,我怕你们会提前回来。而且我坐在这里,可以缝补一些衣服,也不会无聊!”小心导师看着冰血温柔的笑着。

    韩启明一个闪烁快速来到小心导师的身边,抬手一挥,一道温暖的金色光芒瞬间将小心导师笼罩在内,不出五秒的时间,金光散去,小心导师身上那原本有些潮湿的衣服再次变得干爽温暖起来。

    来不及阻止韩启明的小心导师在眼前金光散去后,嘟着小嘴看向韩启明,皱着小眉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启,你这样乱用光明系灵力对身体不好的!”

    这些孩子总是用魔法帮她,要是让外人知道,还不吓死。特别是光明系魔法,就算她不太懂,但也知道光明系的稀有。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孩子给自己烘衣服用。

    韩启明一手揽过小心导师的肩膀,将头轻柔的靠在小心导师的肩膀上,虽然小心导师比自己矮上许多,但是却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反而很舒服,也许是因为他从小心导师身上找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母亲的感觉吧。虽然他们的年龄相差的并不多。

    “小心导师放心吧。我的灵力多着呢,这点根本是九牛一毛,况且就算是灵力少,也不能看着你穿这身湿漉漉的衣服吧。要是感冒了,小启可是会心疼的哦!”

    “呵呵!你这孩子!”小心导师娇笑的瞪了一眼韩启明。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众人:“饭都已经准好了,你们赶路回来的,一定饿了吧!”

    “嗯,好!”冰血温柔的拉着小心导师的手,看都不看韩启明一眼,抬起另一只手“啪”的一下推开了韩启明压在小心导师肩膀的上的头,鄙夷的说道:“那么大颗头,也不怕压坏小心姐!”

    “啊……怎么会呢,怎么会呢!”韩启明憋着嘴,哀怨的看着冰血,他哪有那么沉啊!

    冰血白了一眼韩启明,随即揽过小心导师的小蛮腰,飞身而起向着山崖下方的白色宫殿飞去。身后的人纷纷而起,紧紧的跟在冰血的身后,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吃饭的时候,小心导师听冰血说三天后要出发去曲城参加大陆学院排位赛。所以吃过饭后,小心便开始忙碌了起来,要准备一系列大家出门用的东西,还有各种食材,还在这次自己可以跟着出去,路上可以好好照顾这些在外面都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们。看到小心忙碌身影,众人无奈的笑了笑。冰血告诉小心导师,如果这两天要出门的话,一定要来告诉她,她会派两个人跟着小心导师。之前的错误他们不想再犯了,况且最近外面盯着紫级班的人太多了。通常他们出门的时候,她都会让白俊导师多多照看一下小心。现在他们回来了,自然要自己来好好的保护他们的小心导师的安全了。

    冰血回到树屋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了。躺在床上,身体还有些酸酸的感觉。裹着被子在床上翻了几翻,好似一个大肉虫一般,在床上鼓秋鼓秋,好似此时没有人看到,不然特定笑趴下,还真没有看到过这般幼稚的冰血呢。

    紫色大肉虫在床上鼓秋了五分后,直接银光一闪,鼓起的被子瞬间扁了下去,再一看此时床上在无一人,只有一张被卷起的紫色被子。

    回到魔蓝之戒的冰血,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很怪异的气息从暗夜的房间方向传来,当下神识一动瞬间来到了小别墅花园,看到小乖他们站成一排守在花园内,目光紧紧的盯着暗夜房间的窗户。

    冰血顿时表情一冷,有些焦急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别担心,他在接受传承!”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冰血来不及转过头,便落到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中。

    “紫冥,你没沉睡!”冰血仰着头,看到那张天怒人怨的绝色容颜,微微一笑,那颗不安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

    “嗯,这次被你召唤出来,还不是完全进入成熟期,如果再次沉睡的话,不到成熟期就很难在醒过来了。所以我想等暗夜接受传承后,在去继续闭关!”紫冥搂着怀里的人儿走到花园内的椅子上坐下,双手轻轻提,便将冰血轻巧的放在了腿上,好似小时候一般,让冰血窝在自己怀里。

    好似这样的动作已经做了几百遍一样,虽然此时冰血已经快慢十五岁了,是个大姑娘了,但是此时坐在紫冥的腿上,却不觉得任何不自在,反倒很舒服的向后靠一靠,将自己的重量完全交给了眼前的男人。

    冰血听到紫冥的话,微微皱着眉头,担忧的问道:“是我打扰到你了。对不起……我太弱了!”

    “傻瓜!我说过,不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紫冥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在冰血的小鼻头上,脸上始终带着宠溺的笑容,对于怀里的人儿,他从来舍不得伤害一分,只想将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搬到他们的面前,只希望她开开心心就好。但是却又不得不放手让她一个人大胆的去成长变强,虽然不舍,但是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丫头,你已经很棒了!现在的你,是我以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所以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你别忘了,从来都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边有我,有暗夜、有小乖、银摄、铁翼、蓝弑、魅、白泽,我们都一直在你身边。”

    “那这次对你也有影响吧!”冰血摇着唇,有些后悔的看着紫冥。她最不想的就是伤到紫冥,可是自己却总是打扰他。

    “把你脑子里的想法收回去,你忘记了,无论你想什么我都会知道!”紫冥不满的轻轻弹了一下冰血白皙饱满的额头,却依然不舍得用力,随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声说道:“没有什么比你重要,修炼算什么,就算我再强大,没有人也是枉然。况且你是我的本命契约者,你的召唤对我来说影响并不大,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清醒的等暗夜传承结束,早就陷入沉睡了!”

    听到紫冥的话,冰血憋了憋嘴,反正就算有影响很大这个强大到爆的男人也不会跟自己说,反正她要更加努力变强才行。

    “对了,你说暗夜接受传承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让那条魔龙跟暗夜签订本命契约了!”冰血睁着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紫冥。既然他说暗夜不会有事,那么就绝对不会有事。她和紫冥两个人,不管是紫冥对自己,还是自己对紫冥,从来都是盲目的信任,不需要任何理由,那是早已融入灵魂,与血肉融合的信任,无法用言语去表达的。

    紫冥紧了紧手臂,安稳的搂着怀里的人儿,随即抬起头看向暗夜房间的方向,紫色的双眸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暗夜体内有魔族的血脉,而且血脉高贵纯正,很有可能是魔族贵族的遗子!还有新来的那个怪妖,体内魔族血脉也很纯正,但是少了暗夜几分!还有那叫怪羽的人类,她体内也有魔族的血脉,不过却无法比拟暗夜和怪妖,但也还算不错,她体内的精灵血脉一样不可小觑。像他们三个这样体内还有其他种族血脉的魔族,只有通过与魔界魔兽签订本命契约才可激发体内的魔性传承!而另外那个海妖的孩子、金晶比蒙的孩子,同样是这样。而且跟他们签订本命契约的魔兽血脉必须血脉纯正且高贵才可激发他们体内的本性血脉,接受血脉传承。不然他们的血脉将无法真正激活!”

    “这么说来,那条魔龙真的是魔界之兽!而且……暗夜是魔族!”冰血有些惊讶的看向暗夜房间的窗户,认识了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身边竟然一直跟着一个非人类。当然了惊讶归惊讶,她和暗夜之间的感情却不会因为血脉而有任何改变,只是有些惊讶罢了。至于怪妖、怪羽、怪柔、怪蒙他们的血脉,冰血到时知道一些,原来混血儿的成长还要这么一个手续啊。

    “嗯……那条魔龙是逃出来的,之后一直沉睡在巫骨山脉,近期才醒过来的!而且血脉纯正,在魔兽的地方可还不低呢,正好给可以用来激发暗夜体内的魔性传承。”紫冥看着冰血惊讶的长着小嘴,可爱的不得了,嘴角一勾温柔的笑了笑。

    冰血有些纠结的再次看了一眼暗夜房间的窗户,随即看向紫冥不解的问道:“你说那条龙在魔界的地位不低,如果是这样,竟然能跟我们对打那么长时间,还没有攻下林城,会不会太弱了点!”冰血自己十分明白,她的势力在同辈中虽然很强,而且很多大陆前辈也许自己也有一战的能力,但是魔界不是一个很高的位面吗。里面自然有着很多强者,既然那条龙的地位那么高,实力自然不可能就那么点。

    紫冥感叹着的同时也很欣慰自己的小女孩真是太聪明了,不亏是他的看中人。小小的自恋了一下,不忍冰血继续纠结,连忙说道:“那条龙在以前受了重伤,实力大打折扣,还不到十分之一。不过这次跟暗夜签订本命契约对于魔龙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好处,他们两个不仅可以共同成长,魔龙也可以更好的恢复自己的实力,这样暗夜也可以更好的保护你了!”

    冰血抬着头看着紫冥,甜甜的笑了,这个人啊……不管做什么,为的永远是她。不然就算暗夜是自己的守护者,以他高傲的性质根本不会理会。现在却为了她的安全,放下自身的高傲和骄傲,为自己身边人考虑到如此。

    “冥……”

    冰血轻唤一声,然而话还没有说完,紫冥便微微一笑,缓缓的俯下身,在冰血的额头落下一吻,用这世界最温柔的声音,轻轻的说道:“我的女孩,跟我从来不需要说谢谢!”

    “嗯!好!”冰血伸出手搂过紫冥的脖子,将脸埋在宽厚的肩膀处,深深的吸了口气,嘴角轻轻勾起,温暖灿烂,安宁祥和。

    紫冥抱着怀里的人儿,就好似抱着全世界,又好似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温柔,小心翼翼。

    “对了,紫冥!暗夜和怪妖是魔族!可是那魔龙说我也是魔族的人唉!”冰血突然想到了那天魔龙说的话,当时她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

    紫冥听到冰血的问话,脸上闪过一无奈和沉重,轻柔的放开怀里的人儿,让她靠在自己手臂上,仰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挣扎,最后轻声叹了口气,低下头看向冰血,轻声问道:“你前阵子在魔兽森林发怒的时候,有没有看自己的样子!”

    冰血看着紫冥的表情,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啊!当时只是觉得很生气,想要杀了所有的人,但是自己做的一切心里却十分的明白,并不像被神识控制了!”

    “那是因为你怒气激发了你体内的魔性,让你变得嗜血疯狂。但是这股魔性是你与生俱来,是你身体里的一部分,也是你血脉中的一部分。才会让你觉得,你并不是被控制的!”紫冥表情有些严肃的看着冰血,沉声说着。

    “魔性!”这两字一出,瞬间冰血瞪大了双眼,吃惊的看向紫冥。她知道紫冥不会跟她开这种玩笑,更不可能骗她,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我是魔族!”

    “嗯!”紫冥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你是魔族,同样我也是魔族!在你六岁的时候我跟你签订本命契约便已经激发了你血脉中的魔性传承。但是你体内因为有魔幻之纹封印的压制,才没有体现出来。父亲大人在墨岛海下的闭关室里给你留下的那几个传承算是真正开启你血脉魔性传承的重要之物。你跟暗夜和怪妖不同,你体内的人类的血脉很少,当你真正接受完传承之后,将会成为真正的魔族,体内的人类血脉将会完全被同化掉。”紫冥说完后,紧张的看向冰血,生怕看到一些不良的反映,更怕……她会因为这些而厌恶或许嫌弃自己的血脉。

    然而他在冰血的脸上并没有找到自己害怕出现的那些表情,而且从头到尾这丫头都是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张着小嘴满脸惊讶的看着他,看的他都有些想笑了。

    冰血看着紫冥,眨了眨眼睛,瞪了一会,再眨了眨眼睛,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爆了一句让紫冥嘴角抽搐的话。

    “我靠……老爹真强啊!他不仅仅是魔族,还是个血脉强悍的魔族啊,竟然能将人类的血脉慢慢同化,让我变成变成一个纯血魔族,而不是混会儿!”随即冰血皱了皱小鼻子,抬起小手摸着下巴,一脸奸笑的说道:“不知道美人妈妈知道自己的血脉被老爸的血脉给同化掉了,会不会恼羞成怒弄个家庭暴力,把老爸给胖揍一顿呢!”

    紫冥看着冰血现在的小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让紫冥大帝王翻白眼估计也只有冰血可能做到了。当下伸手轻轻谈了一下冰血的脑门,宠溺的说道:“你啊!竟然想到的是这样!真是被你打败了!”

    “吼,能打败你一次,虽然是口头上的,也很有成就感嘛!”冰血嘟着小嘴,梗着脖子,一脸骄傲的看着紫冥。紧接着冰血憋了憋嘴,看着蔚蓝的天空说道:“原来爸爸早就已经想到了,难怪他会让我按照等级去打开那几个盒子,看来这传承一时半会是完成不了了。难怪我的眼睛会跟正常人不一样,原来……”冰血说道这里,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说道:“原来……我还真是非人类啊!”

    “紫冥,你说你也是魔界的魔兽,那么当初伤你的那个人也是魔界的喽!”冰血转过头看向紫冥,脸色突然一变,双眸中闪烁着阴冷的寒光。

    紫冥微微一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抬起头轻轻的揉了揉冰血的头,轻声说着:“不急!”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氏冷笑:“嗯,不急。不过魔界我们总有一天要去的,之前是为了要去找怪羽的父亲。现在可不仅如此了,我们的仇人可是在魔界呢!”

    两个人相识一笑,不再言语,这时他们之间的默契,也是他们之间的信任。

    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共同的目标,共同的世界。不分彼此,两个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人。

    暗夜这次接受传承还有等几天才能完成。冰血并没有留在魔蓝之戒中,而且回到了树屋,将怪妖和五怪叫来树屋后,跟他们大概说了一些他们血脉传承的情况,原来除了怪羽知道以外,另外的几个人竟然连传承都不知道。而怪羽也是她小的时候听母亲说的,大概记住的了一些罢了。不过现在既然冰血知道了,就一定会帮他们完成他们的血脉传承,而魔界的魔兽可能很难找,但是海怪和比蒙却不是很难,虽然去这两个种族的老窝很危险,但是为了伙伴,她也非去不可的!

    怪妖和五怪听到冰血的话,心里自然很震惊,虽然早已知道了自己的不同,但是却没有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个麻烦的手续,果然混血儿不好当啊!

    ------题外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