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一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天啊,那是神兽,好多神兽!”

    “神兽大军,我的娘啊。起码有上百头!”

    “后面……后面那些圣兽,是圣兽!”

    看着突然从巫骨山脉中奔驰而出的魔兽大军,无论是城墙下的人,还是城墙上的纷纷变了脸色,一道道慌乱的声音不断的传出,带着每个人心里的恐慌与不知所措。

    神兽在大陆上本就不多见,就算是进入大陆险地,也很难看到,因为看到的人都已经有去无回了。然而此时原本以外简简单单的一个魔兽攻城罢了,却突然出现了这一大批的神兽大军身后又带着上千头圣兽,让这些人顿时慌乱了起来。

    “大家安静,准备御敌。”

    “冷静,冷静!都冷静下来!”

    一个个队伍的首领们高举这武器对着自己的队伍大声高呼,但是语气中的慌乱却不见得少了多少。众人完全没有想到,刚刚退去的魔兽浪潮此时竟然卷土从来,声势浩大,势力更是比之前更加强大,完全不给人类任何喘息的机会。

    此时城楼下方还可以勉强镇定下来的不过就是几大佣兵团的人和另外几个实力还算不错的冒险队。

    冰血带着紫级班的人早已在那声龙吟之后便飞出城楼,踏空站在护城墙之外,面无表情的看着从巫骨山脉冲出来的魔兽大军。

    “少爷,怎么办?”白惊奕飞身来到冰血的身边,眉头紧张,脸上带着几分慌乱,但是却没有向身后的那些人一般自乱阵脚。此时他唯一庆幸的是,还好……团长在这里,不然就算是他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估计也如那些人一般慌了吧。以前他便知道,不管遇到什么时候,只要他们妖月的灵魂还在,那么他们便不怕,而冰血就是妖月的灵魂。

    “慌什么?”冰血一声冷哼,对着白惊奕道。虽然语气不好,但是却让白惊奕仅有的慌张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

    白惊奕瞬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双手抱拳对着冰血恭敬的弯腰下,请示:“是,请少爷下令!”

    冰血单手一挥,一股霸气凌天的狂傲之气瞬间迸发而出,带着一股阴冷的邪释,此时的她有人君临天下的王者,无论是谁,只有臣服,违者杀无赦!

    “传令下去,天阶以下的兄弟撤回城里待命。”

    令行禁止,白惊奕快速应道:“属下领命!”随即转过头快速向着下方妖月的对付飞身而去。对于妖月佣兵团的人退回城里是否会折损佣兵团的名誉,他在乎的只有两个,一、冰血的命令,哪怕是死他都会执行。二、兄弟们的命。这两点比什么都重要。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下方,随着转过头,看着有些乱套的护城墙上,有些鄙夷的皱了皱眉头,大声喝到:“都慌什么!”

    这一道霸气十足的吼声瞬间让护城墙上的人安静了下来,满脸诧异的看向冰血。刚有人想要开口教训冰血之时,再一次听到了那冰冷刺骨,不容反抗的声音响起。

    “不想你们的人死在神兽爪下,现在就传令下去,天阶以下者退回城里。”冰血面无表情的站立在半空中,一身凌人之气,让人震撼震惊。

    这时一名跟着南列亚一同前来的副将听到冰血的话后,眉头紧皱,对着冰血怒吼道:“都退回来了,那些魔兽谁来挡!”

    冰血看到这人,嘴角一勾不屑的冷冷一笑,冷声说道:“难道要你们这些天阶以上的人来,是看戏的吗。副将阁下觉得应该用下面的那些人的命来堵城门吗!”

    “哼,不过是个怕死的借口罢了!”白飓华突然找到机会,满脸鄙夷的看向冰血,眼中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挑衅。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白飓华,突然嘴角一勾,眼神带着永不服输的坚定,清脆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城墙上空:“我墨心齐既然还在这里,那么就不会退步半分。死有何惧,既然在下选择了留下,那么必定虽死不退。但是墨心齐绝对不会拿我兄弟们的命去开玩笑,明知他们去是送死,还将他们留下,这种不负责,愧对他们信任的行为,本少可做不出来!”

    冰血自认绝对不是一个多管闲事,心地善良的人。相反如果说她视人命如草菅还比较贴切,如果这下面没有自家兄弟和佣兵公会的那帮兄弟,她才懒得跟这些自私的小人多费口舌。

    左右她的话已经说了,爱听不听。不屑的瞪了一眼那些满脸纠结的人,冷冷的转过头,看向远处不断接近的魔兽大军。

    这时身后传来的融旬等人的声音,几个纷纷拿出传音石,吩咐下方带队的人让天阶以下的人退回城内。有一个便有第二个,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城墙外的人已经全数退了回去。于此同时沉重的林城大门也关了起来,既然天阶战斗,那么要城门根本没用。

    而被冰血再次噎了回去了白飓华,脸色难看的要死,狠狠的瞪着冰血,眼中划过一抹狠毒的光芒。

    此时从前方传来的紧绷气氛越来越凝重,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远方。那群魔兽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的用魔兽从巫骨山脉内涌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林城这边冲来,黑压压的一片,各种类型的魔兽,此时好似充分发挥了一致对外的态度,和谐一致的向着人类的地方冲刺,带着一股毁灭的势压不断的在空中徘徊。冰血早已撤回了精神力,此时早已无需在用精神力去观望了。

    远处烟尘滚滚,带着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震撼力,魔兽的各类咆哮,不断的传入人们的耳中,异常的清晰。

    此时身后的人神色凝重而紧张,虽然找了之前的慌乱,但是依旧抵挡不住那不断加速的心跳。

    “林瀚,准备安排城里的百姓躲避。如果我们这边顶不住了,那么即可带着他们撤离!”南列亚看了一眼冰血后,转过头对着林瀚吩咐道。

    “是,王爷!”林瀚快速退了下去,此时的他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黝黑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惨白之色。

    南列亚微微侧过身看向城楼上发谨慎的这些百来人,双手抱拳,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高声说道:“列亚在这里多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我林城的这场浩劫,就要靠各位了!他日……我南叶国一定重谢各位的护城大恩!”

    听到南列亚的话,冰血嘴角一勾,不屑的一笑。虚伪的人,不就是怕这些人临时跑了吗,说的大义凛然,实则带着几分威胁的含义在里面,估计只有几个脑子不好使的人才听不出来吧,不过在场的人即使有走的心,估计此时也要死死按住自己脚步了。就算不怕皇室的危威胁,也会在意自身名誉。临阵逃脱,就算命留下了,他日在大陆上也无地位可言。想必南列亚用的就是那些人心里的那一弱点,不然这林城……估计今日过后就成为历史了。

    “王爷客气了,我等前来为的就是一同守护林城和林城内的百姓,又怎么会贪图皇室的一些好处呢。”“是啊,还请王爷放心,我等必定全力守住林城,不让这些畜生伤害林城内的一个百姓!”

    “对……不就是神兽吗!妈的……老子这辈子还真没跟神兽干过架,今日倒是一偿所愿了!”

    一道一道豪气干云,大义凛然的高呼,在这护墙上方响起。让原本面色沉重的南列亚脸上露出了一个感觉的笑容,对着众人抱拳谢礼:“列亚在这里代林城百姓,代我国陛下谢过各位英雄!”

    这时白惊奕、荛天宇同时飞身来到了冰血的身后,低下头,严肃的脸上带着恭敬的神情。

    “少爷,兄弟们已经全数退回了城内!”

    冰血点了点头,看了看二人,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两个也过去吧,如果这边情况不对的话,就带着兄弟回佣兵城!”

    听到冰血的话,白惊奕、荛天宇快速对视一眼,随即满脸坚决的看着冰血,齐声说道:“请少爷让属下跟着少爷!”

    冰血皱眉有些不赞同的说道:“你们两个刚刚步入天阶没多久,神兽不是你们能对付的!”他们跟紫级班的人不同,紫级班的人除了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三个人以外,其他人的血脉都与常人不同,而且这么多年经过了自家三位师父的教导和改造,更是正常人无法比拟的。再加上这段时间自己的地狱式训练,对上神兽完全有能力一战。就连洛坤他们四个人也在自己丹药和训练下改造了不少,加上他们的天赋本就不错。但是白惊奕、荛天宇就不一样了。所以她不能那自家兄弟的命去冒险,一次都不行。她不在这里的话,也许可以让他们去拼一拼,但是既然她在,就不会让任何人伤他们。妖月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妖月五王共同的心血,更是他们的家人。

    “少爷,属下知道您担心我二人的安全,但是少爷请让属下二人跟在少爷身边吧。您不知道,如果我们二人现在回去了,不仅仅我们二人的心里会过不去这个坎,那些兄弟们也会对我们二人失望的,他们可是说了,他们退回去可以,但是他们会在城里等着少爷带领属下二人安全回去。”白惊奕咬咬牙,看着冰血坚定的说着。这是他第一次违抗冰血的命令,让他躲在王的身后等待,他做不到。

    “少爷,属下刚来的时候,兄弟们让属下带话给少爷。他们说……如果少爷在这里出事的话,那么妖月将全体出动,踏平巫骨山脉,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人!”荛天宇用他一贯冰冷的声音说的确是这世间最温暖的话。他话不多,但是他有心,眼前这个让自己重生的人,死……他都不会离弃!

    “哈哈哈……好!那么就让我们好好的打一场,完了回去跟兄弟们喝酒!”冰血单手一挥,笑的畅快淋漓,豪爽大气。神兽又如何,巨龙又怎样……想伤她身后的兄弟,除非她死!

    在听到这声笑之时,城墙上的纷纷抬起头看向那个站在半空中的少年,那一身让人无法忽视的霸气,那一身让人震撼的王者之气,那一身让人心惊的煞气,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名年纪如此轻的少年身上。不过那些原本还有轻视冰血的人,此时再没有没有了那种轻视的念头,不是被折服,而且已经完全升不起来了,那是一种打灵魂深处涌出的臣服,他们这些可以算是老前辈的人,竟然会想要臣服在这名神秘小少年的面前,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种感觉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突然众人也多少有些明白了,为何融旬、雷三刀、郑涯阆三人会在进入宴会厅之时,自动自觉的站在这位少年的身后。

    “小鬼,主要安全啊!要是伤了,另外的那四个小鬼回佣兵城的时候非拆了我们几个老骨头的!”融旬、雷三刀、郑涯阆三人笑眯眯的飞身来到冰血几个人的身边,手里抬着各自的武器,动了动手脚,大有大干一番的意思。

    “呵呵,神兽罢了!”冰血嘴角一勾,微微一笑,她从不轻敌,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对于自己的实力她更加的了解,现在她到不担心这白来头神兽,而是那头还为出现的龙。

    这时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看向融旬三人,快速传音道:“正好这里有这么多神兽,三位叔叔和融大哥可以抓借此机会抓几只,待大战结束,心齐帮各位契约!”

    然而这道声音刚刚传入几个人的脑海中,顿时如同一个震天雷般轰的一声在几个人的脑海中爆破开来。四个人满脸抽搐的看着冰血,这丫的说什么……契约……契约神兽……我的个乖乖,你这变态到底是哪个等级的驯兽师啊!

    冰血看着几个人那一副吃了看见蚂蚁强了大象的表情,戏谑的一笑。随即看向前方,脸色一般,阴冷中带着几分嗜血的杀气。单手一挥,对着身后早已摩拳擦掌的紫级兄弟们,大吼一声:“兄弟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三十几人齐声高呼,好似千万军队,气势如虹。

    “上!”一声领下,令行禁止。三十六个人瞬间化作数到深紫色光芒冲向了魔兽群。

    身后随即跟着一道道身影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一场激烈的大战,人类高手对抗神阶魔兽,林城的存亡,此时是否就在这些人的手里。没有人知道,为了自己的面前,为了心里的那抹善意,为了心里的那份倔强,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战,奋力去战,别无选择。

    魔兽大军中打头阵的是十只五星神兽,身后是进白头三星以下的神兽,他们都保持这魔兽的形态,用着最原始的攻击方法,双眼充血,满是杀气的向着人类这方冲击过来,在后面就是密密麻麻的圣阶魔兽,看着都有头晕的感觉。

    然而此时的这些魔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暴躁凶残,双目通红,好似被什么控制了一般,攻击力虽然减少了一些,但是却更加的疯狂残暴。

    而人类这边不过二三百来个天阶,看上去确实困难了些,好在有许多已经是老江湖的前辈,虽然之前没有什么配合,但是在于经验丰富。

    “这些魔兽完全没有理智,攻击力也比正常神兽低了几分,重要的是这些神兽好似没有开过灵智一般。”怪妖靠着冰血的身后,快速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也发现了。看来是那头发出龙吟的龙在控制他们!”冰血点了点头,单手一挥将刚刚重伤到底的几只神兽收入到了黑晶戒指中。

    “老大,不杀的话,更难打啊!”怪风嗖的一下来到冰血的身边,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实在不明白,自家老大怎么会在战斗之前下令活捉神兽。

    “笨蛋……不会抢啊!”冰血抬起一脚,对着怪风的屁股踹了过去。

    抢……怪风双眉一挑,脸上快速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仰头就是一声大吼:“兄弟们……抢!”

    完全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离他不远处的几个人满脸疑惑,这少年发神经吗……都这个时候了还抢什么!然而在一名身穿深紫色劲装,快速从他身前掠过,让他连对方长相都没有看清的时候,猛然发现……靠……刚刚已经被他打的半死,马上就可以一刀结束的神兽竟然突然消失了。这时一道灵光从脑海中闪过……嘴角不断的抽搐着看向那群深紫色少年,他们说的抢……不会就是这个意思吗。靠……抢神兽做什么!

    来不及让这些人多想,一波一波的神兽圣兽发了疯攻击着,让人绝对抵抗的越发吃力。

    原本从一个地方下到下方的人群,此时已经被这大群魔兽冲散成了一批。

    三、四头魔兽一起围攻一个人类高手,用最残暴、最直接的方法,根本让人抵抗不了多久,稍稍弱一些的人,没几下便被撕细碎。

    整个场面形势严峻,胜利的希望逐渐向着魔兽那边倒去。

    魔兽大军的攻势实在是太猛了。

    “退……大家快退后!所有战士将魔法师保护在中间,魔法师丢魔法……快!”南列亚对着众人大声吼着,此时已经被冲散了的那些人,他已经无暇估计了。这样下次他们一定会全军覆没了,这些魔兽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神兽虽然不知道为何都没有用什么神兽技能,但是这原始打法更让他们吃不消,而且是几个打一个的群殴。如果他们人类在不团结起来了话,就真的完了。

    突然一道兽鸣声在巫骨山脉传来,随即呼啦呼啦的声音带动着一道道劲风向着平原这边呼啸而来。

    “老大,是飞行魔兽,飞行魔兽已经出动了,有将近五十只神兽!”怪蒙快速靠向冰血,眉头紧皱,但是却不想那些人类一般充满紧张,而是充满的热血的兴奋感,激动难掩。

    冰血嘴角一勾:“来得好。”随即快速驱动精神力,直接给不远处的三十几个紫级班的兄弟们传音道:“紫级全体听令,飞天。一人抓一只下来!”

    “是!”半句废话没有,令行禁止。

    唰唰唰数道深紫色身影一跃而起,也不等那些飞禽魔兽来到他们面前,直接手中回去一挥,向着前方飞身而去。

    然而看到冰血他们这些人竟然自动自发的就去拦截那些飞行魔兽,下面的人反而还一脸感激的看了他们一眼,要知道飞禽神兽可是比地上这些还难对付,毕竟对于天空才是他们真正的战场。

    如果他们要是知道冰血他们这样的原因是什么,估计此时铁定吐血大骂,无耻啊……太无耻了!

    红顶鹤王、金展大鹏、幻蝶、火焰幻鸟、神火飞鸦、遮天云雀各色各样的飞行魔兽带领着各自的兽群对着冰血三十几个人便快速共计而来,除了那五十多只神兽被三十几个人重伤收入空间戒指以外,剩下的圣兽尽数成为了紫级班的众人刀下亡魂。此时的他们虽然下手依旧很辣,但是却收回了玩弄之心,下手快很准,刀刀毙命,对准那些魔兽的死穴就是狠狠一刀,所过之处,一片血红飘落。一只只圣阶魔兽在她们手里就好似西瓜一般,没有任何攻击性,一刀一个。让陆地上的那些偶尔抬起看一眼的人,一个个震惊当场,险些被冲过来的魔兽给一巴掌拍死。

    之前他们虽然有看过这些少年少女的战斗,不过当时只知道这些人下手狠毒,手段残忍。毕竟是天阶高手,攻击力自然不会弱,但是现在再次看到,竟然又有了另一番新的认识。这些人上一波的战斗中像魔鬼一般,这一场战斗却犹如地狱杀神,所过之处无一活口。生命在她们手里,就好似稻草一般,而他们手中的武器就是镰刀,不断的收割!

    有的人突然想到,如果现在他们战斗的不是魔兽是人类的话……他们是否已然会这般很辣无情。

    天空中那些几百是魔兽竟然在这三十几个人手下没有坚持超过半个小时,便全数殆尽,死的虽然不惨烈,但是速度却惊人的快。

    此时凡是主意到空中战都的人,没有人在敢小巧半分这些少年少女,他们实在是……太可怕了。此时竟然让他们觉得,其实神阶魔兽在这些少年少女的面前真的不算什么了!

    怪蒙站在半空中看着巫骨山脉的方向后,随即对着冰血摇了摇头,那意思是没有飞行魔兽了。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对着众人单手一挥,就要飞身而下。

    此时陆地上战斗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虽然这些神兽圣兽的攻击力降低了不少,但是所谓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何况这些还是神兽圣兽。这数量完全可以三、四只魔兽围攻一个人类。

    有的落了单的魔法师一旦被魔兽近身,那是必死无疑的货,又不是说有人都像紫级班这帮非人类般的怪物。整个平原上不断的传来凄惨的哀嚎、惨叫声。鲜红的血液不断的向着四周喷洒着,早已分不清那是人类的还是魔兽的,溅的到处都是,空气中流窜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更是激发了魔兽体内的血腥。而此时为了活下去的人类也杀红了眼,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

    有的人直接被魔兽一角刺穿胸膛,有的四肢被无情的卸掉,一块块血肉不知是人类的还是魔兽的在一片血水中混乱在一起。

    残酷、残忍、血腥、凄惨!

    那些南列亚不断召集过来的魔法师被一群战士保护在中间,不断的向外释放者魔法,风卷残云、流星火雨、寒冰爆裂等等。中间站着那位光明神殿的中年男子,高举着一根金色法杖,法杖顶端不断的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神圣之歌”

    中年男子一声高呼,瞬间将围绕在他们四周的那些魔兽的身体化为灰烬。不愧是高级光芒魔法,攻击力确实比一般系别的魔兽强。看来这人在光明神殿的位置,不一般。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一脚踹开身前的一头大型魔兽的身体,刚刚转过头顿时一道杀气瞬间窜出体内,让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魔兽浑身一颤,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原本冰血还在奇怪大部分魔法师都被保护起来了,特别是光芒神殿的人,可是白飓华却不再其内。当她转过身之时,刚好看到白飓华此时竟然偷偷摸摸的躲在融毅轩身后的不远处,满脸狰狞,隐隐约约冰血还可以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纸包。

    冰血侧过头微微扫了一眼另一边的那几名光明神殿的魔法使,嘴角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几头满脸迷茫的魔兽,高举着手掌却不知道放下。

    冰血悄声无息的来打白飓华身后,就在他要打开手里纸包的一瞬间,一把抓过白飓华的手臂,身形一转,来到了一头巨熊的身后,彻底挡住了光明神殿另外一些的目光。

    冰血满脸邪笑的看着白飓华,双眸中闪过一抹紫色光芒,拉着白飓华手臂的那只手紧紧了,下一秒便看到了明显被吓到的白飓华表情出发一抹痛苦的神情。

    “你……你做什么?放手!”

    冰血轻蔑的看了一眼白飓华,单手一挥,一个纸包出现在手掌心内,随即抬起头看了一眼白飓华,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冰冷。对于毒药她可是十分敏感的,即使现在四周充满的血腥的味道,她已然可以问出从手中的纸包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

    “茜蒂花粉,好东西啊!”

    “你……你想干什么?”白飓华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脸上带着惊恐的神情,整张脸一片煞白。

    “你想做什么……我就想做什么喽!”冰血清脆的声音中充满的阴冷的杀气,让白飓华更加的恐惧,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冰血,不断的摇头。

    “不要,不要!我……我是光芒神殿的人,我是红衣大主教的儿子,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谁说……我要杀你了!”冰血不屑的看着白飓华。连打都没打就怕成这样,光明神殿竟然有这样的窝囊废。

    “那你,你干什么?还不放开本使!”白飓华听到冰血的话,以为她是忌惮自己身份的,根本不敢杀自己,当下心里的勇气和高傲瞬间回来了不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狠狠的瞪着冰血。

    冰血抖了抖手中的纸包,挑眉看向白飓华,双眸再一次闪过一道紫色光芒,这一次白飓华看到了,瞬间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脚底板快速冲向头顶,整个人傻愣愣的看着冰血的眼睛,恐惧、惊秫、绝望、死气不断的闪过双眼。

    冰血看到白飓华的样子以外他是被自己的即将做的事情吓到了,冷冷的一笑,也没多想,快速打开手中纸包,对着白飓华洒了过去。与此同时冰血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独留白飓华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茜蒂花粉的味道顿时将白飓华四周的魔兽刺激的更加疯狂。四五只魔兽围着白飓华就是一顿残杀,一阵血色飞溅,最后白飓华竟然连最基本的人形都没有保存下来,整个人被四五只魔兽撕碎、咬烂。唯一剩下的不过是那几块白色破布,绝对是这次战斗中死的最惨的一个。

    而那个罪魁祸首冰血大人,此时依旧站在之前的那个位置,不断的斩杀着四周的魔兽,好似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般,嘴角的那抹嗜血冷笑一闪而过。

    “不好,白少爷呢?”一声惊恐的高呼从一名光明神殿的男子口中发出,然而此时在去找已经是徒劳无功罢了。

    冰血鄙视的看了一眼那群人,毫不理会,继续悠哉悠哉的杀着面前的魔兽,偶尔将路过身边的神兽一掌拍晕,然而丢尽空间戒指内。跟那些满脸惊慌紧张,不断厮杀的人完全是两个世界,好在此时没什么人注意她,不然肯定会被冰血刺激到吐血。

    所有人都以为紫级班的三十六个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聚集在一块,相互配合这战斗,就连飞天与那些飞行魔兽战斗都是三十几个人一起上去的。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其实他们每个人从开始到现在就不断的战场上窜来窜去。因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所以基本上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动向。

    如果此时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战场内的神兽越来越少,原先上百头的神兽,此时已经所剩无几,而地面上的却没有一只神阶魔兽。要问那些魔兽都到了哪里,看看紫级班这些无耻一人的空间戒指就可以了,里面已经躺了一排的神阶魔兽了。而他们身上除了一些血渍以外,甚至连破损的地方都没有。

    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人更加的不能去跟某些非人类比,那就不是气死了……那绝对会将你气的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嗷!”一声带着磅礴之气的龙吟突然冲天而起,回荡着整片领土之上,带着一股地狱般的毁灭之势。这一声龙吟再也不是冰血之前听到的那声,而且充满的愤怒和毁灭。而且这次再也不是她们几个人听到了,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于此同时围绕在他们四周的魔兽如同潮水一般快速退去,速度一块,好似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后面追赶他们一般。原本吵杂热闹的战场瞬间剩下了几十个凋零的人类。

    冰血和紫级班的三十几个人站在最前方,脸上严峻的看着前方,眉头紧缩,齐齐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嗷!”

    龙吟再次冲天而起,带着一股极其强悍的威压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向着他们压来,恐怖而震慑心魂,四周的空气瞬间扭曲。

    冰血在这道威压袭来的一瞬间,单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力量瞬间包裹住紫级班所有人和白惊奕、荛天宇。同时心中震惊万分,这次她还是借助紫冥的力量才能抵住这道强悍威压。这条龙……

    突然“噗噗噗!”一道道吐血的声音从冰血的后方传来。冰血皱着眉头猛地转过身,看到身后的那群人此时一个个满脸煞白的躺在地上,有的修为较弱的人此时已经昏死过去,可见这道威压的强悍。

    看着勉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苦的融毅轩几个人,冰血脸上瞬间一变,变了阴冷肃杀,张口大吼一声:“退!”

    “是!”三十几个人齐齐退后,直到退到了融毅轩他们的身边,冰血抬起手再次一挥,精神力驱动瞬间将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防护罩扩大,将地上的几十个人完全笼罩在呢。

    这时地上的人不断的呼吸着出现在身体四周的正常空气。随即满脸诧异的看向冰血,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少年竟然能一个人抵得住这么强悍的威压。这样的威压是他们从未感觉过的,恐怖的好似能将他们直接压碎一般。如果……如果没有这个叫墨心齐的少年,估计他们今日不被那些魔兽撕碎,也会被这到恐怖至极的威压给压碎。

    “老大!这条龙不会出来吧!”怪风满脸抽搐的看着转过头看向冰血,单单威压都这么恐怖了,本体……估计一爪子就能直接秒了他们吧!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怪风等人,随即面无表情的看向远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声音是他们从未听到过的阴冷,但是却让他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安:“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冰血的声音刚落下,紫级班的所有人都笑了,此时在她们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丝担忧和惧怕。三十几个人微笑着看着冰血,不约而同,齐声说道:“老大……天塌了,紫级一起顶!”

    脸上只剩下阴冷肃杀的冰血,突然笑了,笑的很美,不过她却没有转过头看向任何人,依旧冷冷的看着远方,此时巫骨山脉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那股威压却始终没有退去。冰血因为有紫冥的原因,不抗拒任何威压,但是借助紫冥的威压来护着这么多人,却坚持不了多少事情,此时的她脸色已经有了几分发白,但是依旧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似脑海中传来的那股刺痛感完全感觉不到一般。

    “哼……无知人类,好大的胆子!”一道沉厚的声音从巫骨山脉内传出,竟然让冰血感觉到了丝丝的魔性。不知道为何,她从来没有从任何生物中感觉过魔性,按理说应该很陌生,但是当从这声音中感觉到怪异之时,脑海中一瞬间便闪过了魔性这两个字。

    此时也不是多想的时候,冰血高傲的抬起头,声音中带着无尽的霸气:“哼,缩头乌龟,还敢来跟本少叫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