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九章) 姑娘,本少不喜欢女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据我说知,大陆上现有的龙不过是皇家的那些龙骑士所拥有的爬行龙,最多等级不超过圣阶,哪有调动魔兽大军的能力!”郑涯阆有些不屑的说道。

    “算了,现在猜想这些也无用,既然这次魔兽攻城,还要劳烦雷三叔跟城主说一声,哪怕是晚上也有多拍一些人观察巫骨山脉的动静,以防魔兽大军突袭。”冰血看着雷三刀,满脸的严肃。既然她的人已经参与的进了,那么这件事她就不可能放任不管,况且对于那声龙吟她倒是有些兴趣。

    雷三刀自然也想到了这件事的重要事,当下点了点头便起身走了出去。

    大家闲聊的一会,林瀚城主便派来人请众人去参加宴会。

    因为今天白天是林城迎来的十年一度的第一波魔兽攻城,虽然跟以往相比有所不同,但是林城城主并未将此消息告知给广大的林城百姓知晓。此时除了一些受伤颇重的人员被送入城内特设的医疗站救治以外,其他的官兵以及一些普通的冒险着团队、佣兵团都驻扎在城外。而只有想烈火佣兵团、妖月佣兵团、爆浪佣兵团这样的顶级势力才会驻扎在城内。

    林城的夜晚原本应该是热闹非凡的,但是因为此时是非常实际,热闹的街道早在下午的时候便开始出现了清冷的场景,直至夜晚更是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唯有几队巡逻兵在街道上巡逻。

    今晚的宴会设在城主府内的宴会厅,此时在哪做犹如古堡一样建筑的城主府内的大宴会厅内,灯火辉煌,歌舞升平,硕大的宴会厅中央摆放一圈长桌,上面放着精致的糕点水果和美味的酒水。一条鲜红的地毯从大厅中央的位置直达门口,艳丽夺目。此时林城内大大小小的贵族高层都聚集在了此地,充分发挥了他们的热情,招待着每一位被邀请的来宾。

    当冰血他们走进宴会厅的一瞬间,立刻引起来了所有人的注目,有好奇的、有热情的、有鄙视和愤恨的。

    冰血淡淡的扫了一眼从自己出现后,便用一双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愤恨目光看着自己的白飓华。然而当一道纤细亮丽的身影走向冰血之时,白飓华的目光更是有了一个质的升华,那感觉就好似冰血杀他父母,强了他媳妇一般。

    “心齐,你来了!”南瑶儿脸上带着娇羞甜美的笑容,满含春色的看着冰血,今日的她没有初见时的狼狈,一身粉红色长纱裙勾勒出曼妙的身材,一双明媚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天真、几分傲慢、几分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还有几分势在必得的自信满满,迈着小步伐向着冰血款款走来。

    顿时大厅内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众人都在这几天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什么公主看上了一位少侠,扬言非君不嫁。众人都在猜测此时是人,没想到竟然是当日护城墙上的狂傲少年啊。

    不过郎才女貌到也有几分般配,一看这位少年一身与生俱来的贵气就知道定然是大家族出身,配上公主的身份倒也合适。然而冰血的下一句话顿时让众人再次一愣。

    只见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南瑶儿,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冰寒,漆黑的双眸更是阴冷一片,对着笑的一脸柔情的南瑶儿冷声道:“本少跟公主殿下好像不熟吧!”

    南瑶儿当下脸上一阵青紫,尴尬的站在原地,四周响起了吸气声和议论声更是让她心里好似火烧一般,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丝巾,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紧紧的摇着下唇,那样子就好似冰血对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

    “心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是在生气,前几天我没有去看你吗。对不起!我也想去看你的,可是……可是!”南瑶儿说道这里狠狠的瞪了一眼冰血旁边的怪妖,随即再次委屈的看向冰血,柔弱的说道:“可是你的属下不肯放我进去。”

    冰血实在是没有心思陪这白痴公主在这里演戏,当下看都不看的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冰血的这一动顿时让南瑶儿开始着急了,想都不想的就要拉冰血的衣袖,然而还未等她碰到冰血,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袭满全身,一股死亡的气息快速笼罩过来,吓的小脸一片惨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满口惊恐的看向冰血身后的两个黑色男子。

    “别用你的脏手碰他!”怪妖丹凤眼一挑,射出两道刺骨寒光让南瑶儿险些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心齐,我……我只是想帮你引荐我王叔,他可是我父皇的亲弟弟,在皇室的地位很高的!”南瑶儿双眼微红,咬着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引起了在场某些雄性的怜惜之心。

    然而在场之人自然也有许多明白了,对于南瑶儿的性格他们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在听到南瑶儿的这话,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不过是想接着列王爷的威望和地位让眼前的这位少年屈服罢了。

    而站在冰血身后的一行人,在看向南瑶儿之时纷纷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目光,别说是你一个小小公主了,就算是列王爷哪怕是南叶国皇帝,在眼前这个狂傲的毫无下限的小变态面前,该没有好脸色也照样没有,想要权利压迫她,也要看看那权利够不够大。惹急了她,哪怕你说大如天又如何,她也会想办法给你捅下来。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南瑶儿,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冷的邪笑,顿时让南瑶儿迷失在了冰血的这难道的笑容下,竟然没有看出这笑容的下刺骨冰寒。

    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容从大厅内侧传来,只见南列亚王爷迈着爽朗的步伐脸上带着豪爽的笑容大步走了过来,然而再看到自家侄女那满脸爱慕表情的之时,心中了然,他万万没想到自家侄女看上的竟然是这位天赋高超的少年,前几天听闻她跟自己提起,自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作为公主的南瑶儿,她的婚嫁本就由不得她做主,她所嫁之人必定要能为皇室带来好处的人。不过对于眼前这位妖月佣兵团的尊贵少爷身为的少年,倒是正和心意。

    “哈哈哈!前几天本王太忙,还没有来记得见见瑶儿口中的心上人,没想到竟然是墨心齐阁下!”南列亚笑着看了看满脸娇羞的南瑶儿,脸上的笑容更大了。随即满脸欣慰的看着冰血,就好似冰血已经成为了她侄女婿一般。看的冰血身后的一个人直想挥拳头。

    此时的南瑶儿满心满眼都是冰血一个人,在听到南列亚的这声心上人后,脸上更是一喜,当下便明白了,王叔这是同意了。那双娇媚的双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前几日在巫骨山脉,对亏了心齐救了瑶儿,如果没有没有心齐的即使感到,恐怕瑶儿已经命丧那圣兽之口。”南瑶儿越说脸颊越是绯红,虽然话是对着南列亚说的,但是那双眼眸却时不时偷偷看着冰血,声音中更是含着几分女儿家的娇态。

    当下也让众人明白了,原来是英雄救美,美人暗许芳心的老情节啊!

    对于这喜欢自娱自乐的一家人,冰血真心感觉到了一股无奈涌上心头。

    心上人……你妹的心上人……你大舅子的心上人啊!

    妈的……小爷我就这么爷们吗!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让身后那两台自动冷气机淡定,随即冷冷的看了一眼南瑶儿,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释的笑容:“公主殿下可能误会了,当日本少救的是烈火佣兵团的兄弟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地上昏死过去的公主。直到将那只圣兽收拾掉以后,还是烈火佣兵团的兄弟想起来的,公主殿下早在圣兽出现的时候就昏死了过去。”

    “心……心齐!”南瑶儿双眼泛红,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这么说。她本以为自己公主的身份力度不够,那么再加上王叔,墨心齐一定会动心的,不为自己的美貌,也要为自己的背后的势力啊。可是他……他现在竟然……

    “我妖月佣兵团跟烈火佣兵团本就不分家,救他们是天经地义的!所以……还请公主不要误会的好!”冰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漆黑的双眸中更是冰冷一片。

    随即转过头看向南列亚,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将南列亚那喷火的视线完全无视个彻底,转身向着里面走去。

    “墨心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公主殿下这般无礼!”一道愤怒的怒吼带着一道刺眼的光波对着冰血瞬间冲击而来。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喧哗声。

    然而在那道刺眼光波即将到达冰血身边之时,只见一道黑色身边瞬间从冰血的身后闪出,单手一挥,那道带着冲击力十足的光波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

    这时众人才猛然惊觉,纷纷带着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白飓华,堂堂光明神殿的人竟然玩偷袭。随即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名挡在冰血身前的黑衣男子身上。白飓华的天赋在不好,现在的他也是一名天阶高手,一名天阶告诉的灵力攻击竟然被这名男子一挥手就给打消了。看这人的年龄明显比白飓华小少好多岁,没想到这般厉害。

    冰血轻轻的拍了拍暗夜的肩膀,随即看向白飓华,脸上依然带着那抹邪释的冷笑,笑的白飓华有种背后森森冒凉风的感觉。

    “白飓华,堂堂光明神殿的人竟然玩起了偷袭。这……就是你光明神殿内所谓的光明吗!”

    冰血悠悠然的一句话,顿时在大厅内掀起了一层巨浪。

    “是啊,没想到光明神殿的使者竟然这么卑鄙,在人背后放冷箭!”

    “哼……平时在我们还装出一副圣洁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的!”

    “可不是嘛……看来光明神殿的人也不过如此!”

    一道道鄙视的声音传入白飓华的耳中,让白飓华怒火中烧,大手一挥,怒吼到:“都给本使闭嘴。”随即抬起手指着冰血怒吼道:“墨心齐,这件事明明就是你搞的鬼。你先是侮辱公主殿下,随即又扰乱众人视听,让他们将矛头指向本使。让我们产生内部矛盾,从而分化林城的这些盟友,你居心叵测,这般行事,到底是何目的!”

    “白飓华阁下,你这般说法是在将我烈火佣兵团、爆浪佣兵团、佣兵公会、妖月佣兵团都怀疑在内吗!”融毅轩那张如刀刻出来刚棱冷硬的脸上满是冰霜,声音更是如同硬石一般,铿锵有力带着一股坚硬,砸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再一看,此时众人才惊讶的发现,那些在佣兵团界举足轻重的几个人竟然都在站在冰血的身后,其中更是包裹了烈火佣兵团的团长融旬,爆浪佣兵团的郑涯阆、佣兵公会精英队队长雷三刀。他们不是一同走进来的,而且站在那名少年的身后,这样的队形意味着什么,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十分的清楚。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而刚刚被冰血毫无给面的态度激怒的南列亚心里的怒火也在看到这样的形式之时平静了不少,给南瑶儿一个眼神,让她先离开,免得在丢人现眼。好在白飓华的说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也少了他和南瑶儿几分尴尬。

    然而此时在场之人中,最为郁闷的估计就属林城的那位高大壮实的城主林瀚了。只见他满头大汗,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让这见鬼的气氛融洽一些。

    白飓华看着眼前这几大佣兵团态度,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如果这个时候真的跟他们闹掰的话,自己回去一定会被惩罚的。不过心里更是咽不下这口气,当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摆出那副道貌岸然的表情,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我不过是看不惯墨心齐这般侮辱瑶儿公主,哼……他必须跟瑶儿公主道歉!”

    白飓华高傲的抬着去,目光向着刚刚南瑶儿所在的地方看了过去,在没有看到家人踪影之时,脸色再度难看的几分,心里愤愤不平。凭什么那个臭小子就能吸引南瑶儿的注意,而自己努力的那么久,身份又不知道比那个臭小子高出多少。南瑶儿竟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现在竟然就这么走了,而自己却为了她对抗三大佣兵团。

    听了白飓华的话,冰血不屑的一笑,同样高傲的抬起头,不过却比白飓华多了几分狂傲的气势:“道歉……凭什么道歉!本少喜欢救谁就救谁。与外人何干……还是说南瑶儿喜欢本少,本少不喜欢她就应该跟她道歉!靠……什么理论。老子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救人或者不救,全凭老子自己做主。你算哪根葱,唧唧歪歪没完没了,你不嫌烦,老子还嫌恶心呢!”

    “你……”白飓华刚要开口说话,这边的南列亚连忙接了过去,在这样下去,不打起来才怪,这林城怎么说也是他们南叶国的领土,况且他还在这里,不管怎么行。

    “不知墨心齐阁下为何不喜瑶儿公主,要知道瑶儿不仅仅是一名公主,还是我国陛下最宠爱的公主。娶了她得到的可比阁下想象的还要多!”

    冰血淡淡的看着南列亚,嘴角一抽,这些人都有病吗

    “呵呵!”冰血不屑的一笑,身体慵懒的靠在了暗夜的肩膀上,满眼戏谑的看着南列亚:“得到的多嘛!王爷觉得本少缺什么……钱财、势力还是实力!”

    “没有人会嫌这些东西多的!”南列亚看着墨心齐微微一笑。

    “哼……本少对于想得到的东西,只喜欢自己凭实力得到,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本少从来不屑!”冰血冷哼一声,一股狂傲的气势瞬间迸发而出,顿时在大厅内的所有人再次出现了一瞬间的晃神,对于眼前这位神秘的少年更加的好奇不已,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将她跟两年前名震一时的妖月紫王联系在一起。

    这时一阵轻缓的音乐响起,在整个大厅内的气氛有了一丝的转变,林瀚借此机会立马走上前,用口音去说了一连串的客套话,什么感情各位的鼎力相助啊,什么林城有了大家的帮忙一定可以度过此次危机等等。倒也勉强的将众人的目光从冰血身上移了过去。不过南列亚的目光却时不时的总是会落地她的身上,带着几分探究的深意。

    宴会算是正式开始了,所有人都坐着旁边的桌椅上,有的会到处走动下,与人联络下感觉。有的则是像冰血这样跟几个好友窝在一个角落,喝着手中的美酒。

    暗夜和怪妖都不喜欢人多,能在宴会上出现将近十几分钟已经算是不错了,在宴会正式开始后,冰血便找了个机会让二人进入到了魔蓝之戒。

    虽然之前进过了南瑶儿事件后,已然有不少贵族千金纷纷向冰血示好,可惜都被冰血礼貌的拒绝了。无奈之下只好远远的看着这位不近女色的俊美少年,脸红心跳。

    而此时冰血的身边融毅轩和白惊奕两个人,三个人满脸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所谓的城主千金,心中一阵无力感袭向全身。

    “我知道我没有公主殿下身份高贵,但是……但是……但是……”城主千金满脸绯红的看着冰血,手里的丝帕都快被那双洁白的小手搅成了两半。她是林城的第一美女,早在第一眼看到这位俊美不凡的少年后,便已情有独钟。奈何父亲告知那是公主殿下看中的人,今日本不允许参加宴会的,但是听说他拒绝了公主殿下,自己开心之余,便想尽了办法才来到这里的,不管如何一定要试试。就算得罪公主也不怕,她相信她比那个刁蛮任性的公主好多了。

    冰血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扶额长叹,无力的说了一句:“姑娘,本少对女人不感兴趣!”

    ------题外话------

    嗷嗷嗷……猫猫今天这章超级卡……不知道效果如何!亲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哦!思路实在是太卡了,卡的猫猫要挠墙了,用平时一万字的时间写出五千,太坑猫了!呜呜!猫猫明天一定万更,么么么!

    另外谢谢宝贝送给猫猫的月票和礼物哦。么么么(>^w^<)爱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