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八章) 诧异的魔兽gong城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终于在进入到城主府后的第三天里睁开了她那双万众瞩目的眼睛,一双如星辰般漆黑的双眸满是慵懒还带着几分烦躁,当冰血刚要坐起身之时,一双有力的手臂小心翼翼的伸到了她的背后,轻柔的将他扶了起来。舒残颚疈

    “少主,你醒了!”

    冰血浑身好似没有骨头一般靠在暗夜的怀里,烦躁的抓了抓头,一双墨眸满是不耐的看着窗外,皱着眉头说道:“外面这是干嘛,怎么那么吵?”

    “马上就到第一波魔兽攻城的时间了,那些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怪妖双手环胸靠在床边,淡然的看着刚醒过来,起床气明显很重的人儿,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宠溺。

    “不就是个魔兽攻城吗,打回去就是了,讨论个屁啊!一群闲的蛋疼的人!”

    很明显此时的墨大少爷真的很烦躁。没办法……她是没吵醒的,没出去灭了那帮人已经很给面子了!

    “那我们回去吧,反正任务结束了!林城死活本就跟我们无关!”怪妖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无所谓,妖孽脸上依旧是那副面瘫脸,仿佛林城那十几万的人口在他眼里还不如自家老大睡觉来的重要。

    冰血抬起头看着怪妖,眨了眨眼睛,随即猛地坐起身,双手环胸,一脸认真的看着怪妖,郑重其事的说道:“怪妖,我们不可以这样。我们紫级班可是善良的银,怎么能做这种见死不救的残忍事情的!所以现在是不可以走的!嗯嗯……就是这样,没错!”

    冰血这一番大仁大义的话,听的怪妖和暗夜嘴角一阵猛抽。你善良……你不能见死不救……你不残忍……他们好像记得,他们出来之前的不久,刚刚灭了一个不小的二等家族啊,连只狗都没有给人家留下,真他妈的善良。

    “是,老大!”怪妖嘴角抽搐,满头黑线的看着冰血,点了点头。他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老大说的话,那就是圣旨,谁敢反抗。

    “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冰血转过头看向暗夜,怪妖是绝对不会理会外面的事情的,所以对于外面的情况,还不如问暗夜来的快些,虽然暗夜同样不会去查看,但是既然妖月佣兵团的人在这里,那么以白惊奕的性格,绝对会时不时的向暗夜报告情况。

    “现在所有人都驻扎城门后方观望,不过据说这次的魔兽群气势汹汹,从空气中的波动来看,跟往常很不一样。往年第一波魔兽不过是一些五阶一下的魔兽,第二波是五阶以上九阶一下的魔兽,到了第三波才能看到一些圣阶魔兽。但是这次……从空气中的波动来看,这第一波魔兽的等级绝对是在七阶以上!”

    冰血听着暗夜的汇报,眉头微微一皱,等级竟然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看来真的是事有蹊跷。

    “林城百年前跟魔兽森林当时的兽王签订了和平协议,每十年的攻城不过是走个形式,自然不会放内围的那些神兽出来,最多在最后一波放几只中围的圣兽出来撑撑场面。可是这次看样子,有种要屠城的感觉!”怪妖冰冷的双眸看着两个人,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体内有妖兽的血脉,对于魔兽体内所散发出来的波动比人类的感知清楚的多,从巫骨山脉内传出的杀气,已经隐隐约约覆盖住整个林城了,因为与他们无关,所以他才没有理会。

    冰血转过头看向暗夜,冷声问道:“妖月来了多少人?”

    “白惊奕和昊斯聪带了五十名兄弟过来的,现在都驻扎在城门内的空地上,跟其他佣兵团一起!”暗夜知道冰血心中的担忧,既然他们来了,自然不会看着妖月的兄弟有损伤,这些人可都是自家少主在这个大陆上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第一波势力。

    “走,去看看!”冰血单手一挥下了床,一把将床上的黑色披风罩在了身上,带着暗夜和怪妖快速出了房间,在外面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反映之时,便消失在了城主府内。

    与此同时林城东门外千米的地方,轰轰动动的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犹如万马奔腾,黄沙滚滚向着林城这边奔驰而来。

    这突来的魔兽群让城门上的人顿时乱了手脚,一个个东倒西歪的向着城门下跑去,脸上带着慌乱。

    “这是怎么回事,距离第一波魔兽攻城还有半个时辰,怎么现在就来了!”

    “快……快去报告城主,快!”

    “快,准备弓箭手,先挡住啊……他们的速度太快了!”

    “妈的……这速度,哪里是五阶以下的魔兽啊!”

    好在此时城门上还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兵,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魔兽攻城了,没过几分钟便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当下先做好初级的防御措施,不过那些慌乱的新兵,却让他们头疼了起来。一阵阵吵杂声在城门上方响起,突然一道冲天怒吼,瞬间让所有慌乱不已的新兵们安静了下来。

    “都给老子安静,一个个谎成这样子像什么话!谁再敢多言,扰乱军心者,军法处置!”一名身穿藏青色武士劲装,身材魁梧高大的中年男子,瞬间飞上城墙,瞬间爆发出一道天阶高手的强悍威压,让刚刚慌乱成一片的新兵们安静了下来。

    “各就各位,准备守城!”中年大手一挥,瞬间带动起了这些守城兵的一腔热血。

    一个个有条不紊的拿着自己的武器和守城工具,等待着魔兽群的进攻。

    而刚刚那位中年男子,也就是林城的城主林瀚。林瀚紧紧的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弄弄的沉重之色,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轻声说道:“今年的魔兽群确实很怪异,竟然提前发动攻击,而且看这架势,等级竟然在七阶以上,这还仅仅只是第一波。而且这样的等级,林城的守城军队很难应付啊!”

    “林城主无须担心这第一波,好似没有什么圣阶魔兽!我们佣兵公会也会全力以赴,守着这林城!”佣兵公会精英队队长雷三刀,爽朗的拍了拍林瀚的肩膀,一副豪气干云的架势,道出了佣兵气势。

    “林城乃我南叶国的领土,本王这次带来的军队也会全力守住林城。”南列亚对着林瀚微笑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担忧的神色,好似胜券在乎,对于前方来势汹汹的魔兽,仿若丝毫不放在眼里。

    “光明神照耀大陆,我光明神殿又怎么会看着林城的百姓受苦,林城主放心。这林城……我光明神一定会保护在吾神的羽翼之下!”一名一身白净长袍的年轻男子,脸上带着圣洁的笑容,和善的看着每一个人。但是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眸伸出却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气,仿若永远高人一等般。

    “哼……既然光明神这么利害,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废话,怎么不下去打啊!”一道清冷的声音带着慢慢的鄙视和不屑突然从众人身后传来。在众人还来不及回头去看之际,三道黑色身影快速绕过众人的头顶,出现在城墙前方的半空中,踏空而力,身上竟然没有带一丝灵力波动,完全让人查不出这三人的等级。

    惊讶果然,众人方才响起刚刚这名突然出现的少年竟然对光明神殿不敬,其他人倒是不能说些什么,但是作为光芒神殿的使者,白飓华顿时怒了,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的看着前方的黑色少爷,双眸中闪过一抹很辣:“无知小儿,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侮辱我光明神殿,难道不怕伟大的光明神降下的惩罚吗!”即使此时的他很像冲上去把那个混蛋给撕了,但是为了自身的形象和光明神殿的形象,他依旧要忍着心里的怒火和狠毒。毕竟此时在场的人在大陆上多多少少都有着一定的地位的。

    原本在观察那些越来越近的魔兽群的冰血,在听见这道怎么听怎么觉得虚伪的声音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她遇到光明神殿的人的次数不多,但是没错都忍不住将要飞上去踹几脚的冲动。本来还想着低调些的,也罢……反正对于光明神殿,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他们好过,总有一天都要去踏平哪里的,就算是现在真正的对上了,又如何……她已经不怕了!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缓缓的转过头,单手一挥,黑色长袍随风而起,在空中翩翩飞扬,带动起一阵呼啸声。

    这时众人也看清了来人的面容,当下一阵吸气声纷纷响起。眼中带着惊艳和惊讶,为那绝美的容颜而惊艳,为那年轻的面容和惊讶。

    这是一位少年吧……此时他们眼前这位踏空而来的人,竟然是少年……看样子应该才十几岁吧……怎么可能啊!

    “你是谁!”白飓华同样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却依旧极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形象,长袖一挥,高傲的仰着头看向冰血,好似他主动询问对方,是给了对方多大的荣耀一般。

    然而冰血却不屑的看了一眼白飓华,翻了个白眼,表情狂傲,语气更狂傲:“要你管!”

    白飓华终于淡定不下来了,指着冰血一声怒吼:“你……你好大的胆子!”

    “谢谢,本少天生胆子大!”冰血双眉一挑,冷冷的一笑,满脸鄙夷的看着白飓华,很明显的告诉白飓华,老子就看不上你,老子就想鄙视你,怎样……咬我!

    “咳咳,二位都是大陆上的年轻俊才,能来助我林城解除这场危机,林瀚在这里先谢过二位阁下了!只是这次的魔兽攻城比较怪异,不知各位有何见解!”看着眼前越来越尴尬的气氛,身为城主的林瀚只好硬着头皮出来调解,虽然不知道那名黑衣少年的身份,但是小小年纪就已经到达了天阶,背后必定有着强大的势力。而且明明知道白飓华是光明神殿的人,却敢与之叫嚣,很明显根本就不惧人家。所以两边都不能得罪,只好借由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来调解。其实林瀚心里的压力巨大啊。

    冰血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那个想用眼神杀死自己的神棍,一挥手转身继续看向下方的战局,此时守护在城墙下放的各个势力的队伍已经和前来攻城的魔兽战在了一起。因为魔兽等级颇高,所以人类这方根本不容易,只有少数的几个大型势力还较为游刃有余,苦的确实那些普通的守城士兵和皇城派来的几只军队。

    而身后的白飓华看着前方那三道黑色身影,特别是中间的那道较为瘦小的人,眼中闪过一抹狠毒。随即嘴角一勾,满脸的高傲,他可是光明神殿的人,在场的人谁敢不给光芒神殿面子,得罪了他,他绝对要让这个臭小子在这里感受一下孤立无援的境地。

    “哼,也不知道这臭小子是从来冒出来的。小小年纪就已经到达了天阶,本使在大陆上可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到时皇家的大皇子,叶家的大少爷,这两位南叶国第一天才,本使倒是听说过不少这二人的传闻。”

    本来众人在看手中的势力分布图,商量这安排出城作战的顺序,突然听到了白飓华悠悠的声音,几个人纷纷一愣。

    妖月佣兵团大管家白惊奕突然嘴角一勾,缓缓的站直身体,淡然的看向白飓华,轻声问道:“白飓华阁下这是何意!”

    白飓华高傲的仰着头,双手一挥,背在身后,声音带着几分不屑:“这次的魔兽攻城来的怪异,大家都应该知道。而且魔兽中的规则,想必各位也清楚一些。藩司有魔兽潮的地方,大多数都会有一只势力强悍,等级高的高星魔兽带领。巫骨山脉的兽王突然违反规定,在一批兽潮之时便派出等级这般高的魔兽前来攻城,其心思肯定不单纯!而人类这边竟然突然出现一名外表年轻不过十五岁,势力却是天阶高手的少年,大家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

    “那白飓华阁下的意思是?”融毅轩嘴角一勾,看着白飓华颇为深意的笑了笑。

    “很明显……那个人就是人形魔兽。想要混进我们当中,跟外面的那些魔兽里应外合,想要一举攻下我林城!”白飓华单手一挥,指向前方不远处的半空,脸上带着愤恨的表情,好似一定认定了冰血就是魔兽,他马上就要为大家驱除那祸害一般。

    白飓华的话刚一说完,大多数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那些不认识冰血的人,一个个探究、防备的目光看向前方半空中的人,暗自猜想白飓华话中的可信度。

    然而就在众人想要质问冰血之时,一身爆笑声从素来温文尔雅的妖月大管家白惊奕口中迸发而出。

    “哈哈哈哈……!”白惊奕一手搭在融毅轩的肩膀上,笑的浑身一打颤,甚至都可以盖过下方传来的厮杀声。然而就连身边的融毅轩也是一脸好笑的表情,满眼戏谑的看着白飓华,眼底深处带着丝丝冰冷。

    “你们笑什么!”白飓华瞪着两个人,低吼一声,白皙的脸上划过一抹愤恨。

    “那就让本管家告诉阁下,心齐少爷为何来了之后便一只看向城楼下方吧!”白惊奕拉了拉有些起皱的长袍,身后带着久未开口却不断释放冷气的荛天宇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城墙边走去,边走边说道:“因为此时这个地方的地方,正好是我们妖月佣兵团的兄弟们在战斗的地方。而我们家心齐少爷留在这里为的不过是担心下面的那些兔崽子们的安全罢了。不跟大家一起商量,那是因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本管家都会在第一时间向我家少爷汇报,根本无需劳驾心齐少爷费心费神。”说道这里,白惊奕此时已经走到了城墙边,突然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一群人,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不知道……本管家这个解释……各位可还满意!”

    “算了吧,惊奕兄!心齐这小家伙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认为是魔兽了,毕竟这家伙的实在是变态了一些,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到达了天阶。着实打击人了一些,特别是那些年纪不小,势力却还不如人家一般的人呢!”融毅轩紧跟着走到白惊奕的身边,轻飘飘的话,好似在帮着某些人开解,但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烈火佣兵团的少主也是个毒舌的人啊。

    看看那被气的满脸通红,浑身颤抖的白飓华就知道,融毅轩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强了。

    这时不给众人反映的机会,白惊奕和荛天宇同时转过身,目光看向站在城墙外半空中的人儿,眼中带着温柔的笑容,单膝跪地,一圈放在心口处,异口同声唤道:“白惊奕、荛天宇见过心齐少爷!”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两人,单手一挥一道五行的力量快速将二人扶起,语气中带着几分俏皮:“咱妖月什么时候兴起这个了,免了、免了!”

    “是,少爷!”白惊奕、荛天宇再次异口同声,恭敬的对着冰血点了点头。

    这时冰血身形一晃,瞬间来到了城墙边缘,随意的坐到了护城墙上,转过头对着荛天宇说道:“很不错!”

    荛天宇面无表情的脸上在听到冰血的话后,瞬间闪过一抹欣喜,随即对着冰血低头说道:“多谢少爷夸奖,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呵呵,本王只听说妖月佣兵团的首脑是五王,合适有了一名天赋如此高超的小少爷!”

    南列亚笑的一脸和善的看向冰血,没想到得到了却是冰血转过头冷冷一笑。

    “我妖月有什么人,什么是需要向南叶国的王爷报备了!”

    南列亚顿时一阵语塞,这……这狂妄的小子,真的逮着一个呛一个,谁都不惧啊!

    “哈哈,好了好了!现在我们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列王爷……在不派人下去救援,皇家的护卫队可就在第一波全军覆没了!”烈火佣兵团的团长融旬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冰血,随即对着有些变脸的南列亚笑着说道。

    四周的气氛也随着融旬的话,得到了一个转变。毕竟此时他们身处的是战场,一个变幻莫测的战场。

    这时融旬和雷三刀几个人走到了冰血的身边,带着几分宠溺的意味看向冰血,无奈的小声说道:“你这小鬼,真的到了哪里都不消停!”

    “我哪有,是有些人不想我消停!”冰血对着几位叔叔级别的人物,调皮的皱了皱闭嘴,小声嘟囔着。

    此时下方的战事也越发的激烈,魔兽等级大多数都在七阶以上,这让那些仅仅只是普通战士的士兵们损失惨重,要说损伤最少的莫过于几大佣兵团的人和几个冒险小队的人。至于光明神殿的人,他们根本就不屑这样的小场面,所以根本没有派人下去。好在还有一些小散修的魔法师,可以站在那些士兵的后发坐下辅助攻击,真正的强者到还没有人下去,只是站在城楼上做观望状。毕竟如果此时都下去的话,后面如果来了更强大的魔兽,届时他们灵力斗气耗尽,林城只有被攻陷的份了。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战斗,魔兽浪潮逐渐退去,同时也给了林城一个喘息的机会,城墙下方的战士纷纷收兵退回林城内,第一波的魔兽浪潮结束。不过此时大多数的人心里却无法平静,毕竟这次的魔兽攻城才开展了第一波就让人类这方损伤了不少人。

    冰血叫荛天宇先安排妖月的弟兄回驻扎营地疗伤休息,同时冰血也悄悄的给了融毅轩和爆浪佣兵团的副团长、雷三刀三人几瓶疗伤的丹药,让他们给弟兄们服下,至于其他人……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正要从护城墙跳下来的冰血突然猛地一转身看向远方的巫骨山脉,漆黑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眉头轻轻一皱,脸上一片冰寒。

    “听到了吗?”

    清脆的声音让离她最近的几个人一脸的茫然,魔兽群已退,城墙外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冰血的话是何意?

    只有同冰血一样站在护城墙上的暗夜和怪妖同时点了点头,眼中一片了然。

    “怎么了?”融毅轩仰着头不解的看向表情有些深重的冰血。

    冰血有些诧异的低头看着一脸茫然的融毅轩、融旬:“难道只有我和暗夜、怪妖听到了!”

    “什么声音?”融毅轩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

    “兽鸣!”冰血再次转过头看向远方,一脸的探究。

    “更像是……”暗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诧异,却没有将话说完。

    “龙吟!”怪妖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冰血和暗夜的脑海中,这是他通过契约平台传出的。毕竟龙在这个大陆上可是及其少有的,如果真的让这些人类知道,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听出暗夜的刻意隐瞒,融毅轩几个人并没有问太多,毕竟现在他们四周还有许多双耳朵在听着,当下几个人仅仅只是点了点头,互相交换下眼神,有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营帐再说不迟。

    不过他们这样想,可惜有人却偏偏不想如他们的意,只见原本想要离开的白飓华、南列亚几个人在听到冰血的话后,纷纷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几分探究的表情看向冰血。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没有任何人听到声音,阁下却这般问,难道是想扰乱军心,还是明明知道些什么却刻意不报!”白飓华嘴里说着咄咄逼人的话,脸上却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圣洁表情,看的冰血手痒的很。

    当下冰血也懒得跟他废话,从护城墙上一跃而下,满脸的淡然的看着白飓华一行人,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我听到了什么,还是没有听到什么又凭什么告诉你。你自己实力没达标,听不到千里外的声音,只能说你实力不济。与我何干,老子又不是你爹,不负责的你教育问题。”

    “你……”白飓华被冰血气的瞬间满头涨红一片,刚刚摆出的圣洁光华瞬间消失不见。

    “我什么我!你刚刚不是说我是魔兽吗!告诉你……如果本少是那巫骨山脉的兽王,才懒得用那些七阶小魔兽慢慢磨蹭呢,直接就派出一大群神兽,单单就释放神兽威压也能压死你这个刚刚晋级天阶没多久的魔法师!”

    冰血真的很少用实力去证明打击人家,但是眼前这神棍真心很欠收拾,他不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高人一等吗。冰血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才是实力。要是别人,估计冰血理都懒的理,大不了一巴掌拍飞。不过怪只怪眼前这贱人是光明神殿的贱人,所以让他浑身不自在就是让自己最自在的事情。

    “想必刚刚心齐少爷可能也是误听了吧。毕竟大家都没有听到什么……呵呵呵!在下准备的宴会,给各位阁下接风,城主府已经准备好,诸位阁下这边请!”林瀚顶着满头大汗,高大的身体不得不在这些人的面前弯下几分腰,讨好的笑了笑。虽然平时他不这样,但是如果这二位在这里打起来,遭殃的还是他这个林城城主和林城的百姓啊!一个背后的光明神殿,一个背后站在几大佣兵团和佣兵公会,那个都不是好惹的住啊。

    “哈哈,是啊!大家都是来林城助战的,都是盟友,何必为了一些小事闹不愉快呢。各位……请吧!”南列亚大笑两声站到了林瀚的身前,对着冰血和白飓华笑着说道。

    冰血轻蔑的看了一眼白飓华,随即对着身后的几个人点了点头:“走吧!”

    佣兵界的一行人走的潇潇洒洒,完全不给光明神殿一点面子。反正他们佣兵公会的人从来不怕什么光明神殿,在这个大陆上可不是光明神殿一家独大了,而且几大势力鼎立了,其中就有他佣兵团公会,平时忍让,那是不想惹事。但是一旦惹急了,鱼死网破……这事对于佣兵界的这些有情有义的汉子们又有何惧的。不过光明神殿要忌讳的可就多了,单单是人们的眼光和信仰就是他们最在意的。而对于佣兵们来说,最在意的是伙伴。

    冰血一些人直接踏空而行,在林城上空划出一道亮眼的风景线,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到了驻扎的营地。烈火佣兵团、爆浪佣兵团驻扎的地方紧挨着妖月,所以几个人刚到营地便直接转进了冰血他们的营帐,刚刚进入到了里面,就听到了一道整齐划一带着一股兴奋的低吼响起。

    “属下见过少爷!”在荛天宇带着妖月的五十名兄弟回到营地的时候,便已经告诉了他们,他们的紫王这次回来是穿男装的,而且没有带面具,为了给自家的团长照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们统一称呼冰血为少爷。

    “真的是,什么时候咱们家里也流行这个了,都免了!”冰血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些兄弟,单手一挥,一道无形的气流瞬间将整整五十个人一同扶了起来,这也让众人心中更是一喜,他们的团长更加强了,这种感觉,可是比自己进阶还要开心兴奋。

    “少爷更厉害了!”一个个彪形大汉的脸上带着如同看到偶像的粉丝一般兴奋的表情。“是啊,是啊!而且少爷这样真帅!”一个个彪形大汉的脸上带着如痴如醉的表情。

    “放出去,肯定能祸害不少小姑娘!”一个个彪形大汉的脸上在听到这道憨厚的声音后,顿时一僵。

    冰血嘴角一抽一抽的看着那个人,眉头一挑:“七熊,你说你家少爷我怎样?”

    “额……少爷!”七熊一米八多的身高顿时萎靡了,努力的将自己的身体缩小一些,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可是……他不觉得他说错了什么啊!

    “少爷,其实七熊说的也有道理,你不知道……在你睡着的这两天,那个白痴公主天天缠着那个什么列王说要嫁给你呢!”寻列满脸无语的看了冰血一眼。他们家的紫王明明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现在却有姑娘要死乞白赖的嫁给她,这叫……这叫个什么事啊!

    听到自家兄弟的这话,冰血顿时嘴角一抽,满头黑线,她怎么不知道她跟那白痴公主关系这么好了。

    这时融毅轩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冰血的肩膀,无奈的说道:“这事从你们进入林城就开始了,那白痴已经闹了三天了。其实今天你要是不刚开始就与白飓华对上,那白飓华也会找机会对付你的。”

    “那贱人神棍喜欢那白痴公主!”冰血头上的黑线更多了。

    “嗯嗯!”融毅轩淡定的点了点头,不过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他嘴角不断的抽搐。对于冰血给那两个人贴上的标签……不得不说……真贴切啊。

    “你说你这丫头……好好的一个漂亮女娃,穿什么男装呢!”融旬疼爱的点了点头冰血的头,随即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在抬起头看到自家儿子一手搭在一身男装的冰血肩膀上,眼中还带着点点宠溺的表情时,心里忍不住抽了抽!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儿子弯了。还好……还好……是假的,假的!

    “方便嘛!”冰血才不知道融旬这老大叔心里的曲折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随即带着一群人一同坐下。

    这时冰血转过头拍了拍跟暗夜一样始终未曾离开过自己身边半步的怪妖,对着融旬一行人说道:“对了,这是我家怪妖!”

    “怪妖!”好怪的名字……这时所有人的心声,不过依旧对着怪妖友好的点了点头,既然是冰血的人,那么就都是自家兄弟。

    “哪……他们你都认识了,至于妖月……也是咱们家的!”冰血转过头靠着怪妖的肩膀,对着他挑了挑眉毛,轻声说道。

    怪妖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头看了妖月的兄弟们一眼,冰冷的脸上面容不变,却少了之前的疏离。一句咱家的……便将所有的事情都简单的包括内。也让怪妖明白妖月是冰血创立的,而自己是冰血的人,那么自然跟妖月是一家。原本在刚到林城时,还奇怪妖月的大管家为何对暗夜毕恭毕敬,现在倒是可以解释了,这样的发现,让他怪妖更加的钦佩自己的这位契约主,然而那一句家,也让这位心如寒石的男子,心中的那股诧异的感觉更加的浓烈。

    “对了,小鬼刚刚是怎么回事!”郑涯阆不愧是魔兽控,刚坐下就忍不住的问起了冰血刚刚的怪异举动。

    冰血皱了皱眉头,表情也瞬间变得冰冷,看着几个人冷声说道:“我和怪妖、暗夜都同时听到了一声兽鸣,距离起码有几千米!”

    对于冰血能听到他们都听不到的声音,郑涯阆几个人都已经很淡定了,必须对于眼前这个小变态的变态事迹,习惯了就觉得正常多了。

    “而且这声兽鸣不是一般的魔兽,更像是……龙吟!”

    “龙吟……”两只字一出,顿时硕大的帐篷内纷纷响起了一阵惊呼。

    “巫骨山脉内有龙,而且是能调动魔兽大军的龙?大陆上不可能有这种等级的龙吧!”郑涯阆皱眉头,表情严肃的看向众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