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零六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南叶国上上下下,老老幼幼都知道他们国家有三位出了名的公主,二公主南娇儿高傲优雅,一双眼睛好似长在头顶上,从来都是用看人,好似除了他们皇家的人以外,所有人都是蝼蚁一般,从来没有入过她的眼,骄傲自大,盛气凌人是她给众人的第一感觉。而八公主南娇儿,虽然同样骄傲自大,盛气凌人,不过也许是她的天赋没有南娇儿好,所以气势上总是比南娇儿少了几分,但是她最出名的却是她的刁蛮任性,泼辣娇纵,不讲任何人放在眼里。

    但是此时烈火佣兵团的所有人却在这几天内见到了南瑶儿的另一面。一个足以让他们满头黑线,嘴角抽搐,满脸无语的南瑶儿。

    这一路走来,南瑶儿对着冰血是大献殷勤,为了在冰血面前树立一个温柔贤淑,典雅大方又坚强能吃苦的好女人形象,这几天里不管是露宿也好,好似紧紧只是吃一些难以下咽的烤肉也罢,又或者是在烈日下用那两条纤细的双腿赶路,南瑶儿最多只是用一吾见犹怜,让普通男子忍不住想要搂紧怀里好好疼惜的楚楚可怜的目光带着几分哀怨的神情看着冰血以外,倒是没有发表过任何不满的任性话语,死死的将自己的那公主脾气给压在了心底。

    只因为在他们刚刚上路前,南瑶儿嫌弃烈火佣兵团的人烤肉烤的太难吃之时,冰血冷冷的丢了一挑血淋淋的兽腿,让她自己烤。之后南瑶儿再也没有不敢将任何不满的话说出来,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敢表露出来。

    也让这些汉子们终于了解到了一句话的真谛,那就是……一物降一物,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他们那伟大的心齐少爷竟然将这位之前让他们头疼的想要杀人的刁蛮公主给制的的死死。而且根本没有费任何力气。因为一路上冰血根本就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去看那个长得娇媚可人的公主殿下。

    南瑶儿若即若离的跟着铁翼的身后,虽然心里对于眼前这个庞大的家伙有股莫名的恐惧感,但是却已然坚定不移的跟在后面。抬起头哀怨的看了一眼这头大熊肩膀上的那个慵懒的俊美少年,心里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狂跳不已,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忍着因为赶路,而造成的浑身不适感,却依旧不敢发表任何意见,就怕让心上人厌烦。她相信,只要她坚持不懈的努力,那么终有一天,那个如天人一般的少年一定会爱上自己的。如果自己成为了那个人的妻子,不仅仅会得到父皇的赞赏,也会让宫里那些看不起自己实力的人悔不当初。

    “心齐,你累吗?”南瑶儿仰着头,用自认为最甜美的声音关心着自己的心上人。可惜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的空气。

    冰血闭着眼睛靠在铁翼的肩膀上,看似坚硬粗壮的肩膀,却极为的舒服。不过听到从下面传来的那声让自己很反胃的声音,冰血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她真心不知道这显得蛋疼的公主殿下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的风,有事没事的来烦自己一下,而且总是用那种自己好像欠了她几百万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好像一挥手,直接毒瞎了那双让自己厌恶的眼睛。就连她家憨厚的铁翼,都几次忍不住的想要一巴掌拍死那个蛋疼公主。

    “心齐,你要不要喝水,这太阳那么大,你又做的那么高,很容易中暑的!”南瑶儿这一句柔情似水中带着慢慢关心的话刚一出,顿时一连串的干咳声从烈火佣兵团的几名汉字嘴里爆了出来。

    一个个都用一种“你很强大”的目光看着尤不自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南瑶儿,扶额长叹。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位公主殿下竟然这么强大,难道这么多天了,她都没看出来,心齐少爷根本就是连理都不想理她吗。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安全走出巫骨山脉,心齐少爷早就一闪身消失不见了。

    “心齐!”好似没有感觉到身后那一个个怪异的目光一般,南瑶儿锲而不舍的仰着头,开口唤道。

    “你这白痴女人给本王闭嘴!”一道低沉的冷哼从蓝弑的口中发出,站在铁翼另一个肩膀上的蓝弑,低着头,轻蔑的看着下面那个满脸愤怒却极力忍着不发展的白痴人类,狠厉的鹰眸中满是不屑:“看什么看?难道本王说你白痴还说错你了,哦!对了,白痴都知道天阶高手怎么会因为一天天炎热就中暑,看来是本王高看你了,你连白痴都不如!”说完蓝弑鄙夷的看了一眼满脸扭曲的南瑶儿,随即转过头不再看到她。

    而此时冰血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嘴角无语的抽了抽!她家蓝弑平时在自家的那几只小兽面前总是一副严肃大哥哥的形象,给他们一种无比的安全感,很靠得住。今天她才发现,其实外表严肃正直,刚正不阿的蓝弑,也有腹黑毒舌的一面,而且看着这样绝对不次于她家银摄。而且比银摄更直接,更狠啊。

    “你……你……”南瑶儿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头蓝色小鹰,愤恨不已,但是却不敢放肆,先不说它是冰血的契约魔兽。就凭借着对方是一只圣阶魔兽,她就不敢多言,毕竟圣阶魔兽就连他们皇室都紧紧只有天赋高超的几位皇兄才有。不过在知道原来就连这只蓝色小鹰都是圣阶魔兽,心里更加坚定了要得到墨心齐的决定。

    “心齐,它欺负人家!”南瑶儿嘟着小嘴,满脸不依的看着冰血,希望可以引起心上人的一些主意。

    “你再来打扰爷睡觉,本少直接让她把你丢出巫骨山脉,也省的走路了!”冰血猛地一转过头,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股狠厉的冰冷。看的南瑶儿浑身一振,傻傻的愣在了原地,满脸的不敢相信。

    “烦死了!”冰血烦躁的咒骂一声,随意在铁翼的肩膀上一翻身,直接任由身体掉到了铁翼刚好抬起来的臂膀上。随意单手一挥拿出一件大大的黑色披风将整个人都盖了起来,窝在铁翼的怀里睡起了觉。

    好像自从遇到叶家的人之时,发了一场疯后就像是睡不醒一样,所以冰血大大方方的躺在了自己专用移动位上,不再理会外界的一切,反正有危险蓝弑也会去处理,就让她懒一下吧。

    铁翼一手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人儿,另一只爪子轻柔的扯了扯那件黑色的披风,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满脸哀怨,眼圈泛红,眼中带着点点泪水的南瑶儿,铁翼憨厚的脸上除了几分狰狞:“敢吵醒他,后果自负,别忘了我们是魔兽!”言外之意就是,在魔兽的心里从来都只有自己的契约主,所以你如果吵到他们的宝贝主人,就算是公主,他们也照杀不误。

    南瑶儿心里虽然愤恨不已,但是在两只圣兽面前却不敢表现出来,特别是在经历过前几天的那场险些丧命的劫难后,让她也终于明白了圣兽的强大。但是长久养成的刁蛮狠毒又怎么会让这位公主殿下就这样乖巧下来呢。虽然现在无法让这两只可恶的魔兽好看,但是她发誓,等她成为他们的女主人后,一定会让这两只圣兽知道知道她的厉害。

    南瑶儿想的很好,真的很好!可惜……幻想很丰韵,现实却是骨瘦如柴的!

    接下来的几天,南瑶儿确实老实的很多,每一次只要她接近冰血三米内,蓝弑就会二话不说一个圣阶等级的威压将她给轰了过去,有几次甚至让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让她在那些她之前根本瞧不起的烈火佣兵团团员的面前丢尽了脸面,却依旧不敢爆发。只要满脸狰狞,目光哀怨的看着那个窝在那头大熊怀里睡的正香的人。

    这一走来,为了不让那些不长眼的魔兽打扰到冰血的休息,蓝弑一直外放这圣阶等级的威压,所以烈火佣兵团的人从遇到冰血后,便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危险。这到让他们第一次在巫骨山脉过的这么轻松自如,行程也快了不少。

    不到七天,他们便走到了巫骨山脉的外围边境。

    “蓝弑阁下,小少爷已经连续睡了五天了,不吃不喝的,不会有问题吗!”昊央有些担忧的看着铁翼怀里的人儿,要不是他们看到那黑披风下一起一伏的动作,他们都快以为铁翼怀里抱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蓝弑温柔的看了一眼铁翼怀里的人儿,随即转过头看向昊央,鹰眸中的温柔瞬间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道冰冷的霸气,但是对于昊央他还是会稍稍客气一些:“主人无碍!”

    “额……”昊央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闭嘴,好似他不应该指望这头冷酷的鹰王大人能给他做出什么解释来,起码知道冰血没事就好。

    “多了,蓝弑阁下,我们刚刚收到少主的传音,说东北的一座城遭受到了魔兽浪潮,邀了我们烈火佣兵团的人前去助阵,正好我们也是要护送公主去那里。不知心齐少爷是去什么地方!”昊央突然想到了他还有另一外的一件事,小心翼翼的看向气场强大的蓝弑,轻声问道。

    “一路!”蓝弑冷冷说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