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零五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五星圣兽百臂灵猿委屈的瘪了瘪嘴,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蓝弑和铁翼,小声嘟囔着:“我有资格不听你的话吗!”

    冰血满意的点了点头,缓步走到两只猴子的面前,在一双警惕一双迷茫的猴眸前缓缓的伸出双手,驱动精神力,默念驯兽口诀,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将这两只猴子同时驯服后,转过头看向夏邑和昊央,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傻愣着干嘛呢,过来契约!”

    “额……”夏邑、昊央对视一眼,眼中带着震惊和欣喜。

    原来冰血救猴子弟弟主要目的是要让他们契约,他们之前的契约魔兽被五星圣兽百臂灵猿和杀了,原来冰血早就主意到了,所以看到五星圣兽百臂灵猿仅仅之前仅仅只是杀了他们的契约兽,并没有照成烈火佣兵团的人员伤亡,便开始打起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主意。让五星圣兽百臂灵猿还夏邑、昊央一人一只契约兽。

    夏邑、昊央成功契约了两只大猴子后,一行人向着巫骨山脉外走去。对于山洞内的情况,众人一直认为还是不要去看的好,被那么多毒物给活生生的咬死,用脚指头想,都能想象的出来山洞内的景象。

    然而对于山洞内为何会突然引来那么多毒物,夏邑、昊央两个人更是确信,这绝对是他们的那位小少爷搞的鬼,他们算是知道了,这个天下,就没有这位小爷做不出来的事情。这爷根本就是一个制造奇迹的……奇迹。

    “啊……”一声惊叫突然从夏邑的口中发出,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怎么了?”冰血窝在铁翼肩膀上,疑惑的看着突然抽风的夏邑。

    “小少爷,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夏邑皱着眉头,表现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

    “你们的任务不就是护送那个白痴公主吗。还有什么事情啊?”冰血对着夏邑翻了个白眼。

    “对哦。公主!”夏邑突然恍然大悟,顿时将目光放到了走在最后面的那个兄弟身上。顿时嘴角一抽,这哥们一米八多的身高,身材高大魁梧,一条手臂就有那小公主的腰粗,此时却毫无怜香惜玉的将那娇滴滴的公主如同麻袋一般抗在肩膀上。夏邑很怀疑,这公主这么多天都没醒过来,不会是……已经……挂了吧。

    “额…夏邑要是不说,我都把这人给忘记了,难怪这几天这么安静…我们都走了这么多天了,小少爷……这公主怎么还没醒啊!”昊央头顶黑线,有些尴尬的看向冰血。

    这公主没有被魔兽给弄死,别到最后被他们自己给弄死了,那……可就丢大人了。

    “哦!我以为你们挺喜欢这样的,我还打算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走出巫骨山脉,然后再把那小白公主弄醒呢!”冰血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的说道。

    “……”众人脸部不断的抽搐。这位爷是多不喜欢身份高贵的公主殿下啊,虽然他们也不喜欢,但是还没有残忍到这种地步吧。以他们现在的速度,走出巫骨山脉起码还需要半个月时间,就这么让这位公主大人睡觉,不憋死……也饿死了吧。

    “我们已经走了三天了,这位公主殿下不会饿死吧!”夏邑走到南瑶儿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南瑶儿的鼻子下面,煞有其事的探了探,顿时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看向冰血:“小……小少爷,还是劳烦您把她弄醒吧。我感觉这位公主殿下已经进出多出气少了。”

    冰血听到夏邑的话,顿时眉头一皱,脸上出现了一抹嫌弃的表情,鄙夷的说道:“还真脆弱,怎么说也是一名高级魔法师,才三天就快不行了!”

    旁边的昊央扶额长叹,小少爷……您当那娇滴滴的公主是他们这些佣兵吗。而且这倒霉公主还被他们这些大汉子们当麻袋一样抗在肩膀上三天,没死已经算很坚强了!

    冰血从铁翼的肩膀上一跃便来到了站在队伍最后的面,抗着倒霉公主的那名大汉面前,伸手指向旁边的地面,随意的说道:“丢地上去!”

    “是……嘭!”

    这觉得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干净利落,还不拖泥带水。看的昊央一吸气,满头黑线,抬起头看着那个完全不知道怜香惜玉是何物的兄弟,和站在旁边的那些一脸理所当然的自家兄弟们,嘴角一阵猛抽,他现在是不是该担心一下自家兄弟未来的性福。他们这样……真的能讨到娘子吗。

    而冰血这个外在是甜美可人,内心却是个强大爷们的超级怪胎更加的不懂神马是怜香惜玉了,她只会怜自家人惜自家人。

    冰血满脸嫌弃的走到南瑶儿面前蹲下,看着地上那张满脸煞白,双层干裂,额头满是虚汗的南瑶儿,皱了皱眉头:“真脆弱!”随即从地上捡起一根细小的树枝,直接将医用银针使,对着南瑶儿的人中穴就扎了下去,那样子根本不管干不干净,卫不卫生,毫无医德可言,根本就是没有人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好在现在在场的人没有懂中医的,不然非吐血不可。

    “呜!”一道娇弱的闷哼声传来,直接地上的南瑶儿缓缓的睁开双眼,眼中带着迷茫的涣散光芒,呆呆的看着冰血。随着目光的清明,眼中除了一抹惊艳的身影。

    这人是谁?好俊美的人,竟然比五哥还要俊美,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是他……救了我吗?

    突然想到了昏迷之前的景象,南娇儿突然满脸惊恐的坐起身,一把抱住了来不及起身的冰血:“呜呜……公子……你是来救我的吗!好可怕……好可怕!呜呜呜!”泪眼涟涟再配上她那张柔弱娇美的容颜,顿时一股吾见犹怜的感觉升起。

    冰血看着突然扑到自己怀里的白痴公主,第一反应就是举起双手,紧接着那张俊美非凡的小脸刷的一下瞬间黑了,咬牙切齿的瞪着胸前的人。耳边那让人烦躁的哭泣声让冰血有种想把这女人给丢到巫骨山脉内围去的冲动。

    “把……手……放……开!”冰血黑着一张小脸,咬牙切齿的低声说着。此时南瑶儿如果不是烈火佣兵团的任务的吧,所有人都相信,这位黑脸的小爷一定会把她毫不留情的丢出去的。

    冰冷的声音让南瑶儿微微一愣,在看到自己竟然扑到了救命恩人的怀里,顿时脸颊通红,满脸娇羞的从冰血的怀里退了出来,不想在眼前这位俊美不凡的公子面前失了礼数,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水。随即眨着一双可爱中带着几分妩媚的眼前,悄悄的看了一眼,然而当看到那双如星辰般晶莹明亮的双眸之时,顿时心里犹如闯入了一只到处乱撞的小鹿,让她小脸更加红了起来。

    “瑶儿失礼了,让公子见笑了!”南瑶儿缓缓站起身,虽然此时的她身体虚弱,浑身一点力气的都没有,但是依然努力的站起身,为的就是想要在眼前的这位公子面前表现的坚强一些,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外表那般娇弱的。

    在这个大陆上,柔柔弱弱的女子是得不到强大男人的喜爱的。这一点南瑶儿心里明白,所以就算再不适,也要表现的坚强一些,这样才能得到对方的好感。

    可惜啊……这姑娘算是彻彻底底的失算了!

    冰血厌恶的看了一眼浑身都散发着虚伪气息的南瑶儿,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疏离的冰冷,随即理都不理那娇滴滴的公主殿下,转过头对着夏邑和昊央说道:“出发吧!”

    “是,小少爷!”昊央和夏邑憋着笑,面部僵硬的对着冰血恭敬的点了点头。

    这时昊央看着南瑶儿眼中闪烁着委屈的光芒,满脸痴恋的看着冰血那冰冷的背影,嘴角抽了抽,上前两步对着南瑶儿说道:“让公主殿下受委屈了。我们还是先赶路吧,这里是巫骨山脉内围,很危险的!”

    南瑶儿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愣愣的看着那个让自己迷恋的人竟然做到了一头三米多高的魔兽肩膀上。这下南瑶儿更加确信,这位公子一定是一位身份高贵,实力强大的名门子弟。她可是记得很清楚,他们之前越到的那头魔兽是圣兽,连烈火佣兵团这十几个人都对付不了,但是在自己醒过来后,竟然就没事了。而且看烈火佣兵团的这些人对那位公子恭敬态度,就知道这位公子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要知道这些人对自己这个公主都从来没有过打心眼里的恭敬,但是他们对这位公子确是打心底里的恭敬。这样认知,更让南瑶儿确定,冰血不仅仅是救了他们的人,她的身份和实力也同样的不凡。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起她公主的高贵身份。

    一瞬间,南瑶儿看着冰血的目光更加的痴迷,隐隐约约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光芒。

    顿时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把你恶心的目光给本少收起来!”冰血狠厉的目光毫不留情的落在满脸痴迷的南瑶儿身上,眼中带着淡淡的杀气。

    “公……公子!”南瑶儿满脸错愕的看着冰血,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很温柔的人一下子竟然变得这般冰冷。

    不得不说,南瑶儿的思想很强大……真心不明白她是从哪里看出来冰血对她温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