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零一) 最初魔化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巫骨山脉的夜晚带着几分清冷,一片寂静,清冷的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洒向地面,给这清冷的树林添了几分明亮。偶尔传出一声兽鸣,提醒着此时在巫骨山脉的人,要小心,因为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命丧当初,有来无回。

    冰血赶了一天的路,一路上偶尔杀杀魔兽,采采草药,但还未曾遇到什么大规模的攻击。此时躺在一颗大树,闭眼休息,她并没有设置什么防护罩,有的是防护罩流传出来的元素波动,很容易引来一些高手的察觉,毕竟巫骨山脉的危险度比魔兽森林要高,指不定有些有高手来这里冒险,为了节外生枝,冰血想着还不如将自己隐匿在这黑暗中,更加的保险一点。毕竟她这次是出来历练做任务的,不是来惹事的,特别是那些本身无关紧要的事情。她虽然有的时候嚣张狂傲,但是骨血中的杀手本性,还是让她喜欢低调一些。

    刚刚闭上眼睛的冰血,突然耳朵一动,一阵吵杂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看来是向着她这边来的。不过冰血却没有打算理会,本就冷情的她,对于自己在乎的人以外的一切人事物,都可以做到极致的冷血,外人的死活与她何甘。

    这时一行十几个人从不远处的草丛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一件深绿色的长袍,带着几分狼狈,看样子应该是刚刚经历过了一场不小的战斗,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带着几分疲惫。

    这十几个人多数都是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由一位老者带队,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另个人,看样子不过三十多岁,此时老者身后的那名女子脸上带着带着几分愤怒这情,但是没有让她的美丽减少半分。

    “师父,那韩家简直欺人太甚,明明是我们幸幸苦苦斩杀的魔兽,为何要让给他们!”女人带着几分英气的脸上充满的愤怒,满是不平的对着前方的老者说道。

    “师妹,别说了!”女子旁边的男子低声对着她轻声说道,平静了脸上闪过一抹怒气,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见,很明显男子的心性比这名女子稳重许多。

    “可是……”

    女子刚要开口反驳,就被前面的老者给冷声打断。

    “好了,别说了!现在主要的是大家的安全,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别忘了,我们这次主要的目的是带着这些孩子出来历练,而不是跟韩家抢东西的!”

    老者的话让女子将口中还为说完的话,全数憋了回去,但是那张精美的脸上依旧带着慢慢的愤怒和隐隐约约委屈。

    “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巫骨山脉的夜晚比魔兽森林危险的多,不易再往前走了!”老者一声令下,决定了众人的行程。

    树上的冰血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这些人竟然选在自己睡觉的这颗树下面休息,还真是……烦!冰血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下面的人,反正不管是什么人都与自己无关,况且听他们的话,很明显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某个家族,这让冰血更加的不想理会了,不管是那家,她都没有任何好感。

    空地上很快搭建起了两个大帐篷,帐篷的前方推起了一个篝火,让原本昏暗的树林瞬间明亮了起来。一个个少年少女沉默不语的坐在篝火前吃着带来的粮食,速度很快,估计是太累了,想要早点钻进帐篷里面去休息。

    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压抑,让众人有些食不知味,疲惫的面容下带着几分不甘和愤怒,终于有那名面容姣好,带着几分英气的女子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师父,满脸愤怒的说道:“师父,难道我们叶家就怕了他们韩家不成。”

    “琴儿,他们韩家这次摆明了是来挑衅的,而且对方可是有着四个魔导士和一名大魔导师。我们这边仅仅只有我这一个大魔法师和你们两个魔导士中级,你觉得打起来,那方的胜算比较大。难道你要用这些孩子的命去赌吗!”老者看着满脸倔强的女子,满脸严肃的说着,那双锐利的眼中闪过一抹落寞。

    难道他就像看着自家的弟子被欺负而无动于衷吗,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得不为这帮他带出来的孩子考虑,如果真的就仅仅只是他一个人,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他也会跟那帮混蛋战斗到底。

    老者的话,众人让叶琴儿沉默了,脸上虽然还是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愤怒,但是却少了几分倔强。

    “长老,我们不怕!”一道沙哑带着几分青涩的声音从女子身边传出,语气中带着几分倔强。

    “对,长老,我们不怕,大不了一死!”

    “是啊,长老。大不了一死,我们叶家绝对不能让他们别人这般侮辱!”

    青涩少年的声音一出,顿时引起了一连串的反映,刚刚还一脸疲惫的少年少女们纷纷看向老者,坚定又倔强的说道。

    老者看着自己家族中的这些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他真是失败啊,拥有人人羡慕的高贵身份,有着人人敬仰的强大实力,但是却连自己家族的孩子都互不住,不仅如此……他还……因为自己的无能,连自己的最疼爱的徒弟都失去了。这一切都因为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都闭嘴,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你们都忘记了吗!”久未开口说话的男子,顿时看向那些一个个热血高涨的少年少女,一击冷眼扫过,厉声教训着。

    随即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老者,再看到老者脸上的那抹悔恨和无奈,无声的叹了口气,气氛再次陷入了一阵沉闷中。

    在几名草草的吃过食物,正要钻进帐篷休息的时候,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再一次的从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让所有人一愣,同时转过头看向草丛的方向。

    与此同时,原本坐在火堆前的老者和身边的叶琴儿、叶显东同时站了起来,摆出一副警惕的神态,冷冷的看向草丛。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带着四名中年男子和十几名少年少女从草丛中走出来了,再看到叶家的一群人后,脸上带着一抹高傲的身形,满眼的不屑。

    “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叶琴儿看到来人,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你也为这巫骨山脉是你们叶家的地盘吗。你们走得,我们韩家就走不得了!”一名长的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不屑的瞪了一眼叶琴儿,高傲的神情好似他的身份比叶琴高出许多一般。

    叶琴儿听到这话,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不过却心里却始终记得师父刚刚的告诫,强忍着心里那股想要杀人的愤怒,对着那尖嘴猴腮的男子冷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就赶紧离开,别老娘面前哀怨!”

    “哼!”尖嘴猴腮的男子不屑的对着叶琴儿冷哼一声,紧接着语气嚣张的说道:“该滚的是你们叶家的人,这快空地我们韩家要了!”

    “韩匣觅你别欺人太甚,当真以为我叶家好欺负吗!”叶琴儿顿时怒吼中烧,指着那长得尖嘴猴腮的韩匣觅大声吼道。

    “这里是我们叶家先来的,按规矩,该离开的是你们!”叶显东冷冷的看着韩家的一群人,声音中带着几分肃杀。

    “哼,不过是两个被叶家捡来的野种,还敢跟本少叫嚣,叫你们滚是给你们面子。惹急了本少,本少让你们统统走不了!”韩匣觅嚣张的仰着头藐视着叶家的一群人,脸上的表情好似在对着叶家施舍很大的荣幸一般。

    韩匣觅这样的态度和口气,彻底激怒的叶家的人,叶家的少年少女快速跑到叶琴儿和叶显东的身边,愤怒的看着韩家的一群人,一个个好似一只愤怒的小兽一般,做好随时随地扑向敌人的准备。

    “叶泉宏,本长老还是劝你快带着你们叶家人让地方,不然这后果,也是不是你能承担的了的!”站在韩匣觅旁边的那名老者,看着叶琴儿身边的老者,阴险的一笑,有些浑浊的目光中带着几分鄙夷。

    “韩裕,你当真以为我叶家好欺负吗!你……”叶泉宏沉稳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冰冷,锐利的双模好似两半利刃一般狠狠的射向对面的韩裕。

    “哼……叶家,不过是一个过气的一等家族罢了,你们觉得你们的叶家还是十几年的那个风光无限的叶家吗!”不等叶泉宏说完,这边的韩裕便抢先开了口,满脸的鄙夷与不屑,高傲的看着叶家的一群人,带着几分阴郁的沙哑声音说道:“十几年前,你们叶家仗着有叶溪儿是一名驯兽师,就到处耀武扬威,看不起我们韩家。哼……可惜叶溪儿那个贱丫头竟然跟着那个贱男人跑了,最后还生了个野种下来。让你们叶家丢尽了脸,活该倒霉。”

    “韩裕,你这个老匹夫……休要侮辱我师姐,老娘今日杀了你!”叶琴儿隐忍多少的怒火终于在韩裕这一连串的话语中爆发的,单手一挥,唤出一根冰蓝色法杖,就要冲过去跟韩裕拼命,但是却没有眼疾手快的叶显东给拦了下来。

    “师兄,你放开我。放开我……滚蛋……没有人可以侮辱师姐,我不允许……不允许!”叶琴儿疯狂的想要挣脱这叶显东,但是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如何挣扎都拜托不掉禁锢着自己的那双有力手臂。

    “师妹……冷静点!别忘了,我们身后还有一群孩子,要护着!”叶显东冰冷的声音小声的在疯狂的叶琴儿响起。但是那咬牙切齿的语气和越发冰冷的气息,让人知道此时的叶显东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韩裕,你侮辱老夫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徒弟!”叶泉宏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叶泉宏,沉稳的声音中隐隐约约带着几分肃杀。边说着,边不断的释放精神力压制主身后那群想要冲上去拼命的少年少女。他心里明白,这些孩子心里的愤怒不比他少,因为叶家的尊严和荣誉不允许他们退缩。但是现在打起来,对她们来说太过不利,他绝对不能在这些孩子出事,他们可都是叶家未来的希望。

    “哼……老夫侮辱了就如何。现在整个四家大家族中只有我们韩家有驯兽师,老夫倒要看看,你们叶家如何跟我们韩家斗。要老夫说,这一切都是你们叶家咎由自取,想当初你们要是将叶溪儿那个贱丫头嫁过来给老夫当小妾,你们还不乐意,老夫都不嫌弃那贱人是残花败柳了,你们还给脸……”

    然而在韩裕话还未说完,脸上嚣张的鄙夷的身影还为落下,一道紫黑色的身影瞬间来到了韩裕的面前,只听一道利刃穿透身体“噗”的一声,空气中的气氛瞬间转变,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突来的景象,此时一阵冷风吹过,带着几分阴冷的气息流窜在众人的身边。

    韩裕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好似凭空出现一般,降临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然而当看清面前的那张似曾相识的绝美容颜之时,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不可思议。感受到腹部传来的刺骨感,韩裕机械的低下头,看着插入自己腹部的那把利刃,脸上一片惨白。

    “你……你……”韩裕张了张嘴,却发现很难说出话来,好似整个身体都被禁锢了一般,生命力也不断的顺着腹部的那个血洞向外流出,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在心头。

    “侮辱娘亲者……杀无赦!”

    阴冷的声音好似从地狱里传来的催魂曲,让四周的人瞬间定在了原地,心中也瞬间升起了一股逃跑的念头,但是却发现整个身体竟然连动一下都费劲,顿时一个个满脸惊骇的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紫衣少年。

    她在说什么……侮辱她娘亲!

    “你……”韩裕再次僵硬的动了动嘴角,心中的恐惧不断的扩散,他怎么可能动不了,眼睛的这个少年明显不过十五的岁样子,但是从他们身体里发出那股阴冷骇人的气势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好似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一名少年,而且一个刚刚从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魔,经历过无数场生死决斗的浴血杀神。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绝望……满心的绝望,充满死气的绝望,已经完全笼罩在了韩裕的四周,不断的向着他的灵魂浸,吞噬。

    此时的冰血双眼不断的变化着,一道道幽深的紫色光芒快速闪动,眨眼睛整双眼睛内一丝白色眼仁也还不到,那双原本幽深的黑眸瞬间变成了深紫色,覆盖主了整双眼睛,满是阴冷、嗜血、肃杀,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想要离开去死的冲动,也不要留下来面对这双恐怖的完全不似人类的眼睛。

    冰血浑身不断的散发出一道道黑色雾气,那是一股满是嗜杀、阴冷的杀气,缓缓在冰血身边环绕,使得她更像是一名地狱恶魔,势必要杀尽天下一般。

    冰血此时依旧保持这出现时的动作,站在离韩裕只有几厘米的地方,一只手直直的垂在身侧,另一种满是鲜红血液的手,紧紧的握着那把插入韩裕腹部的匕首。此时的她浑身找不出一丝属于的人类的气息,好似一个毫无感情,冰冷嗜血的机器,僵硬的扭动着自己的头,阴冷的看着韩裕。

    “你竟敢侮辱我娘,凡是侮辱我娘者,欺我娘亲着,我都会让他知道,死有的时候比活着还要痛苦!”冰血那冰冷声音如同此时的她整个人一般,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感情和温度。

    然而冰血的这一句,也让叶家的几个人回过神来,叶琴儿更是满脸激动的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后,竟然忘记了四周空气流窜的那股阴冷诡异的气息,看着冰血焦急的喊道:“孩子你刚刚说什么……谁是你娘!”

    听到叶琴儿的声音,冰血猛地转过头,那双诡异的深紫色眼睛,顿时让叶琴儿呼吸一滞,脑海中一瞬间的空白,一种已经踏进地狱的恐惧感觉瞬间袭像她整个人,待她回过神来之时,才发现此时的她好像刚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然而有这种感觉的人不仅仅是她,不管是叶显东他们身后的那些叶家年轻子弟此时都如同叶琴儿一般,仿佛刚从鬼门关里面活生生的走了一圈。不仅仅是他们,就连身为高级大魔导师的叶泉宏都毫不例外的享受了一把踏入地狱从重新爬回来的感觉。

    不过在叶琴儿、叶显东、叶泉宏三个人看清冰血的那张绝美容颜之时,所有的恐惧既然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心里剩下的只有满心的激动和思念。

    这张脸……这张似曾相识,做梦都没有忘记的脸,他们……怎么会怕,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不会有怕啊!

    “师……师姐!”叶琴儿哽咽的声音和那满脸的思念之前,让冰血微微一愣,深紫色的双眸中隐隐约约闪动了一抹黑色,但是却在下一秒消失不见。

    不再理会叶家的人,冰血再次转过头看向面前的韩裕,神情不变,声音阴冷刺骨:“你准备好接受恶魔的惩罚了吗!”

    “不……不……”韩裕拼了命的摇着头,他想要逃,这个少年太恐怖了,他不是人……他根本不是人!正常人不会这样的,就算是再愤怒的人也不会这样的。他是恶魔……他是恶魔……

    突然冰血面无表情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映在那双满是深紫色的眼睛中,显得更加的诡异:“呵呵呵……那么我要开始喽!”银铃般的笑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里的惧怕已经升级到了一股绝望,对生的绝望,对活着的恐惧。

    是什么样的感觉,竟然能让人产生一种对于活着的恐惧,让他们此时想要迫不及待的一刀快速了解自己的生命呢。

    只见冰血“噗”快速抽出匕首,带动起一连串的血红光芒缓缓的低落在地面上,映出一道血色光滑,下一秒手中匕首瞬间消失,一阵冰蓝色光芒随即迸发而出,幻做一把冰蓝色长剑。冰血快速举起手中长剑,手起刀落,一条血淋淋的血肉瞬间从韩裕的胳膊上削了下来,连带着一条灰色布条,快速落在地上,露出一排阴森森的白骨。

    一道道惨叫声瞬间传出,冲入天际,响彻在森林的上空。不等对方看情形,冰血站在韩裕面前不断的挥动着手中的长剑,一条条血淋淋的血肉不断的落下,连带着一道道的腥红的血液,向着韩裕的脚下流淌,从胳膊到身体,从头道教,不多说原本一个完好无损的人,在冰血那冷酷无情的剑下化作一具完好无损的白骨,在这清冷的月光下散发着阴森的气息。

    此时冰血的脚下已经堆满了一块块被切割下来的血肉和人体内散发着腥臭味的内脏气管,混在一滩血水中,显得异常的诡异。

    而不远处的四周站在一个个好似雕塑一般,满脸惨白,满目惊恐的人。特别是韩家的人,更是脸色发青,满目绝望。

    然而那个如死神一般的地狱恶魔,那张绝美的脸上依旧带着那副甜美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白色眼仁的深紫色眼睛,闪烁着阴森的嗜血杀气。

    “放……放了我……我是韩家的人,你……你不能杀我!不能杀人!”韩匣觅猛烈的摇着头,想要退后,但是自己的双脚却不受控制的定在原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动弹分毫,这样的感觉让韩匣觅心里的恐惧直接升到了最顶点,满脸疯狂的看着冰血。他不要……不要这么死,太可怕了。他不要被活活的折磨死,他不要看着自己的肉被一片一片的切割下来,不要……

    “呵呵呵……杀你们,可是会脏了我的手呢!”冰血再次发出银铃般的笑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然而下一秒脸色瞬间一变,面无表情的看着韩家的一群人,冰冷刺骨,一阵阵阴风吹动这四周的树叶飒飒作响,好似地狱的催魂曲,让人极度的不安,不安到神经崩溃。

    一声声哭喊从树林中响起,凄厉、渗人。

    只见冰血缓缓的抬起右手,单手一挥,冰冷的声音同时落下:“小乖,换来兽群,撕碎他们!”

    冰血的声音落下,一道火红色的光芒瞬间从心脏处发出,射到身边的地面上,红色光芒不断的扩大,幻化出一头两米多长,浑身长毛火红色毛发的狮子。

    小乖刚刚出现,一双满是狠厉凶残的漆黑双眸冷冷的看着对面那一群满脸惊骇的韩家子弟,随意仰天长啸,一声兽吼瞬间传遍整个森林:“吼!”

    不出三秒钟的时间,一阵地动山摇的震撼声从远处传来,带着一股毁灭之势。随即只见一道道凶猛的狮子类魔兽不断的从黑夜中跳出,在离小乖三米远地方停下,蹲下巨大的身体,满脸恭敬的低下头,匍匐在地上。

    待到整整有进百只狮子类魔兽出现后,小乖满是狠厉的目光缓缓的看向那一大群狮子,带着一股磅礴的王者之威,低沉雄厚的声音,不容抗拒的说道:“给本王撕碎那些人类!”

    狮子群顺着小乖的目光看向此时已经傻掉的韩家一群人,纷纷大吼一声,身体齐齐一跃,扑了过去。不断的撕咬、拉扯。血肉横飞,在一片鬼哭狼嚎,凄惨哀嚎中,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撕碎吞噬。

    一只只杀红了眼的狮子,最后将目光投向叶家等人之时,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小乖。小乖轻轻的点了点头,轻蔑的看了一眼此时满脸惨白的叶家人,对着拿去狮子低声一吼,随即狮子群好似来时一般,快速消失在这片树林中。留下满地的血水和一片血腥之气。

    “主人!”小乖担忧的看了一眼冰血,这样的主人是它没有见过了,那双没有一丝感情满是阴冷肃杀的深紫色眼睛,就连它看了忍不住心生恐惧。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嗜血之前,跟任何一个人类都无法拥有的,现在的主人,根本无法称得上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怎么会这样……

    刚刚冰血体内的爆发而出的那股毁天灭地的怒气,不仅仅是他感觉到了,就连沉睡中的紫冥老大,还有身在远方的暗夜、怪妖都同时感觉到了。

    那股愤怒……太可怕了,不过给他们更多感受的确实深深的心疼。是那些人让主人生气了吗,那么这样的死……太过便宜他们了。

    冰血动作有些机械的转过头看向小乖,当深紫色的眼睛对上那双满是担忧和心疼的黑色双眸时,当从契约平台上传来的一声声担忧焦急的呼唤时,冰血那完全覆盖主整双眼睛的深紫色眼眸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却始终没有恢复正常,依旧冰冷毫无感情的看这小乖,对于契约平台上那一声声呼唤,没有任何回应。

    “主人……你怎么了?我是小乖!”小乖轻轻的唤着冰血,黑色双眸紧紧的看着冰血的眼睛,不躲不避,没有任何惧怕,有的只是担忧和心疼。

    冰血听到小乖的声音,深紫色的双眸再次闪烁了一下。

    “血!”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带着无尽的宠溺和狂傲天下的气势,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让人依赖。

    “血,清醒过来。”

    “血,没事了!我在……我一直都在,没事了!”

    “血,醒过来,没有人离开,也不会有人离开。”

    “主人,你怎么了?你别吓银摄啊,主人!”

    “主人,醒醒,铁翼在,铁翼哦!”

    “主人,回来,蓝弑会永远在主人的身边的!”

    “主人,呜呜……魅也在!”

    “主人,白泽会乖乖的,会努力的,会好好保护主人和哥哥们的!”

    “少主……醒过来!”

    “老大……你在干嘛,你想吓死大家吗!”

    “血,你听到了吗,你看大家都在,没有人离开。爹娘在等着你,玄也在等着你,从来都不曾离开。”一声声呼唤,一道道温暖不断的冲击这冰血的灵魂,一瞬间一道紫色光芒从冰血的双眸中闪过,眨眼睛,深紫色褪去,那双如星辰般的黑色眼眸再次出现在冰血的眼中。

    “主人……”看着冰血眼睛恢复正常,小乖身体内顿时迸发出一道红光,快速将他包裹在内,下一秒幻化成一道高挑的身影,在红色光芒还未完全散去之时,脚下一动,瞬间将换上冰冷的冰血搂在怀里,紧紧的,不敢在放开。

    “小乖!”空灵的声音,带着几分迷茫,冰血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胸膛,听着那急速的心跳。

    刚刚的一切,她都记得,她并没有被什么控制,而且自己陷入了一股充满嗜血之气的杀戮中,脑海中唯一想的就是杀……杀了所有人,杀了所有想要伤害她家人的人。好像那股杀戮之气是从骨血中爆发出来的一样,不是人为控制的,而是与生俱来的血脉之气!那种残杀一切的欲望比前世更加的浓,浓到无法自拔,只想深入其中。

    “紫冥、银摄、铁翼、蓝弑、魅、白泽、暗夜、怪妖!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对不起!”冰血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小乖的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小乖身上传来的颤抖感觉,让冰血知道,自己真的吓到他们了。不是自己的杀戮之气吓到他们了,而是……他们怕自己就这样沉浸进去吧。

    “血,你没事就好!”紫冥的声音从脑海中传入,带着奇怪的感觉。冰血知道……对于自己的变化,紫冥最了解,但是她却没有问,因为自己紫冥不会害她的,绝对……绝对不会。

    “冥,把你吵醒了!”自己的怒气竟然将紫冥强行唤醒,对他一定有损伤吧。

    “傻瓜……这世间有什么比你对我来说,更重要的!”紫冥威压沉着的声中带着弄弄的宠溺和疼爱,让冰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还是那句话,血,我一直都在!”坚定的语气带着不可摧毁的誓言,不离不弃,永不放手。

    “嗯!睡吧,我等着你!”冰血轻轻的点了点,也不管紫冥是不是能看到,眼中充满的温柔。

    契约平台上也瞬间安静了下来,紫冥和冰血对话并没有封闭起来,不管是小乖他们还是暗夜、怪妖都听得见,这个时候他们不想去打扰冰血,只要知道她没事,就好了。

    而身在远处的暗夜和怪妖,更是加快的自己的脚步,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他们必须快些完成任务,然后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好好的守护她。

    冰血抬起头对着幻成人形的小乖温柔的笑了笑,随即推出小乖的怀抱,在看向叶家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面无表情带着几分冰冷和疏离。

    就在冰血想要转过头走人之时,一道满是哽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心齐……你是……心齐对不对!”

    叶琴儿看着那张跟自己熟悉的脸有着七分相似的绝美容颜,眼中的噙满的泪水,却努力的不让它掉落下来,双腿小心翼翼的向着冰血走了两步,然而在小乖投来的两道冷冽凶残的目光下,被迫停下了脚步。

    冰血面无表情转过头,看向叶家这名奇怪的女人,眼中带着深意,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如果真的认出了自己就是被他们叶家丢弃在边城小镇的那个叶家小七的话,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叫心齐啊!

    好像看出了冰血的疑惑,叶琴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温柔的看着冰血,眼中却带着弄弄的思念,那双泛红的眼睛看着冰血的时候,好似在透过她的脸再看另外的一个人:“我是琴姨,是娘亲的小师妹。当初你娘带着你回叶家的时候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叫心齐。是你爹爹给你取的,意思是一家人的心永远向齐的意思!”

    冰血听到叶琴儿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任何话,等待着叶琴儿将她想说的说完。

    叶琴儿看着冰血已经没有在离开的意思了,当下心中一喜,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柔,想要上前去看看这个让自己心疼又懊悔的孩子,但是碍于冰血身边的那个带着一身强大气息的小乖,却不得不忍下心底的冲动。

    “心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叶琴儿说道这里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抹悔恨:“心齐,你……过的好吗?”

    “我很好!”冰血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本不想理会叶家的人,但是再看到那双满是思念的双眸之时,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然而叶琴儿看到终于跟跟自己讲话的冰血,心里更加的激动,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齐,对不起,对不起,琴姨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没有好好的保护你娘,对不起……对不起!”

    一声声对不起,一句句满是悔恨的话,让这个在外人面前总是很坚强的女子彻底的崩溃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有多疼,有多后悔。她宁愿当初跟这自己师姐自己离去,哪怕是死,也不要忍受这十几年了的悔恨和思念。太痛,太痛了。

    冰血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哭的好似孩子一般的女人,心中没有一丝触动,她对于外人来说,就是这么的冷血无情。何况还是叶家的人。

    这时叶显东缓缓的上前,蹲下身将哭到崩溃的叶琴儿揽进了怀里,抬起头看向冰血,冰冷的脸上带着跟叶琴儿同样的悔恨和思念,但是明显比叶琴儿稳定的多。

    “心齐,对不起!你别怪琴儿,是东叔懦弱,没有保护好你们!”

    “好了,都被自责了。是我这个做师父的无能,竟然连自己的徒弟和徒孙都保护不了!”叶泉宏缓缓地来到冰血的面前,脸上带着苦涩和沉痛。

    冰血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你们不必在我面前这样,从我离开叶家开始,就跟你们叶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而我娘……哼……当初你们没有护住她,我不想怪任何人。不过既然如何……我们母女俩也跟你们叶家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对于两个不是叶家人的外人来说,收起你们的自责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