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九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等等!”

    富家家主咬着牙,脸色发青,听完冰血那一道满是决杀之势的声音,顿时忍不住了。他现在只能托一托时间,这么大的东西,待会一定会有普罗城的巡逻兵过来的,也许连成主的捍卫队也有可能过来。他一定要想办法撑住。不过当他看着那一群让他抓狂的天阶高手时,心里越发的冰凉。

    “喂,老头。我劝你还是别抱有太大的幻想比较好,不会有人来救你们富家的!”怪风淡笑着看向是不是用眼睛瞄一眼旁边的富家家主,不屑的白了一眼,眼底满是阴冷。

    “呵呵呵!失望越大,绝望越深,老头!你觉得你想要多深呢!”怪羽银铃般的笑容配上那可爱的面容,好像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女孩,可爱诱人,但是却不知为何,那般好听的笑声在窜如富家人的耳中就好似一个来之地狱催魂曲,充满的仍然无法抵抗的恐惧。

    “我紫级班要杀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杀不误!”怪柔那温柔的语气,好似一位高贵的名门千金在与闺蜜品茶赏花,但是说的话却充满了肃杀之意。

    这几句话让富家家主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但是对于死亡,谁有不怕。哪怕是最后的希望,他要抱住,这里可是他们富家所有的直系,如果真的就损在这里,那么他们富家就完了,彻底完了。

    “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本家主是这次普罗城参选的高官之一,你们今日如果……如果毁了我富家,普罗城的城主大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富家家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冰血,他知道那个人才是这些人的老大,只有她发话了,他们今日才能免此劫难。

    冰血看着富家家主,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随意的晃动着右手的五根手指,手掌中心的火焰随着手指的晃动而不断的跳跃。

    “普罗城城主!”冰血清冷的声音中冰冷一片,冷血无情。紧接着单手一会,一团夹在着爆裂之势的火焰瞬间袭向富家大宅的前门。

    “噗”的一声向,整个大门瞬间化为灰烬,消失的连渣都不剩,熊熊烈火向着四周不断的满眼,引起一片尖叫声。

    “参选高官又如何,哪怕今日你就是普罗城的高官,老子也要你们死无全尸。”一股阴冷的杀气,带着犹如地狱而来的邪恶气息缓缓的从冰血的体内发出,丝丝黑色雾气不断的向着四周蔓延。

    “你……你!”看着自家大门就这样被一小团火焰给烧没了,富家家主瞬间腿软了,在听到冰血的那一番话,绝望的冰冷感瞬间弥漫上整个身体。

    “我紫级班全体出动,势要铲平你富家满门,今日老子倒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敢来与我紫级班为敌!”

    冰血一双幽深的冷眸随意的向着四周扫了一眼,顿时让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瞬间向后退了五米,不管是谁,此时身体都不住的发抖起来。

    他们明明就看不清那人的面容,更何况是眼神,但是不知为何,当那人转向他们之时,都有种被地狱恶魔盯上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们竟然有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绝望感。

    太恐怖了!不愧是传说中的紫级班。

    “紫级班所有人听令,富家直系绞杀,富家大宅夷为平地!”

    “是!”

    众人齐声高喝,带着一股势如破竹,万军难挡的磅礴之势,四周刷刷的声音兵器破空之声尤为刺耳。

    只见数道紫色身影带着一片尖叫呐喊声从天而降冲入富家宅院,血花飞射到处都是一片惨叫之声,一刀一个,没有一具完好的尸体,紫级班的人所过之处,无一完人。他们心底的愤怒已经化作一把把利刃,势必要将富家大宅内的所有人送如地狱,没有人可以在伤了他们紫级班的人还能完好无损的。

    到处都是绝望的惨叫声,此时整条大街,除了富家以外,到处都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生怕招惹了这群魔鬼,他们已经不能那人来形容这些杀神了,没有人可以做到这般残忍,这般血腥。

    怪妖抬眼看了一下富家大宅的后方,转过头对着冷声说道:“他们杀去后面了,这里我们来吧!”

    “当然……我说了,是夷为平地!”冰血冷冷的一笑,单手一挥右手瞬发迸发出一道冰蓝色的光芒,随即幻化出一把两米多高的大镰刀,镰刀四周不断的散发着冰冷的寒气。

    十二道紫色身影瞬间冲入富家宅院,除了怪蒙以外,每个人的手里持着自己的武器,冷冷的看着这些富家的直系。他们原本就是被血亲抛弃人,什么人性,什么善良他们从来不懂,他们只知道紫级班才是他们的家,而这些混蛋伤了他们最重要的家人,所以必须死,而且是以最惨烈的方法。

    十二个刚刚落到地面上,瞬间将前院内的富家一百三十多口直系子弟围在了中间,冷冷的看着这群人。

    冰血缓缓的蹲在富家家主的面前,正面看着满脸愤恨又绝望的富家家主,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养不教父之过,你说你养出来这么一个垃圾儿子,本少该怎么惩罚你呢!”

    “你……你放过我们富家,富朱融随你处置!”富家家主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刚刚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美的静心,美的不凡。这张脸过份美丽的脸,还有些稚嫩,看起来不过十五岁,然而这样的想法瞬间将富家家主给惊呆了,不到十五岁的天阶,不仅如此。这样小的一个孩子,竟然有着这般强悍的气势和铁血无情的手段。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然而富家家主的这一句话,瞬间让躲在他身后的富朱荣傻了,一声惊叫带着慢慢的不可思议:“爹,你……你怎么可以将儿子教给这些魔鬼,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你自己惹的祸,难道还要我们整个富家给你陪葬吗!”富家家主对着身后怒吼一声,随即转过头讨好的看向冰血。从后宅不断出来的尖叫声,不断的侵蚀着他的心,那些谁让不是家族的直系,但是也有好多他们家族精心培养的人,还有自己的小妾和庶子女,每一声尖叫都好似一把刀插进自己心里一般,如果在这样下去他们富家真的就完了。

    “老爷,老爷!不可以啊!不可以啊!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没有他,不能啊!”富家主母拉着富家家主的衣袖,痛哭流涕。随即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想要去拉冰血的长袍,但是还手还没有伸过去,一道银光闪过,紧接着是富家主母的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

    那一只被利剑瞬间砍断了的血淋淋手,此时还静静的躺在不远处的地上,没有人理会那躺在地上不断打滚的富家主母,只是呆呆的抬着头,看着那个手里拿着利剑,浑身散发着冰冷之气的人。

    这个让竟然毫不留情的将他们主母的手就这样砍下来了,只是因为他们主母要去拉他们老大的长袍吗,好……好狠的人。

    “夜,这女人太吵了!”冰血目光依旧看着富家家主,话却是对着身后刚刚动手的暗夜说道。冰冷的声音带着一抹慵懒的气息,好似很随意的抱怨着,然而这里面的杀机,却清楚的让人感受得到。

    那么接下来那名浑身散发着冷气的人,会做什么呢!所有的目光都呆呆的看着手持长剑的暗夜。只见暗夜一瞬间来到了惨叫连连的富家主母面前,抬起一脚,对着富家主母踢去,身体瞬间向着身后的那面墙飞去,与此同时暗夜抬起一手,对着富家主母一挥,一把小剑瞬间从暗夜的手中飞出,嗖的一下子将那身材略显肥硕的富家主母那定在了墙上。

    “啊!”又是一声惨叫,从富家主母的口中发出,带动起四周的一片倒吸气声。

    所有人都不忍再看,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那个素来骄傲嚣张的主母今日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少年随后一挥,用一把小剑给活生生的定在了墙上。

    然而这还没完。

    只见暗夜提着剑,一瞬间来到了富家主母的面前,在对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之时,举起手中长剑,快速挥舞了起来。刷刷刷……一片片血肉连带着衣服的碎布不断的向着两边飞落,带动着一片血色。

    不过两秒的时候,那凄厉的惨叫声便消失了,然而暗夜手中的剑却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空气中的那股血腥之气越发的凝重,众人只觉得眨眼睛的功夫,在那边不断的挥舞的利剑下,一个个人体气管噗噗噗的往下掉,带着一股让人身心俱寒的腥臭味。

    “呕!”

    终于富家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背过身去。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这样的景色,一个人活生生的人,竟然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就被人用剑给削成了一副骨头架子,因为他们的老大嫌吵。

    “你们……你们不是人……你是魔鬼……是地狱里来的魔鬼!”富家二夫人对着冰血几个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在暗夜回到冰血身后瞬间消失。

    所有人都不敢去看墙上的的那副还连着几丝血肉的白骨,没有人可以相信在两分钟前,那还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而此时的富朱荣已经彻底的傻了,连看都不敢看自己母亲一样,抱着头浑身发抖的躲在富家家主的身后。

    “呵呵……怪妖!这女人说我是魔鬼呢!”冰血嗤嗤一笑,指着那个二夫人对着站在自己另一边的怪妖,轻声说道。

    只见怪妖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个二夫人,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冰冷的语气带着认真:“老大你明明就是个恶魔,怎么会是魔鬼呢!”

    “那就让她见一见什么是真正的魔鬼!”冰血嘴角一勾,说的轻松自在。

    怪妖点了点头,单手一挥,一道冰蓝色光芒瞬间将二夫人倦了起来,在对方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只是,一条尖锐的冰刺瞬间破土而出,直接从二夫人身下直接穿透身体,那尖锐的刺头从二夫人的头顶穿过,让整个人给串了起来,死死的定在地上。滴滴鲜血快速顺着那根粗壮的冰刺缓缓流出,化作一滩血红色血池。

    “啊啊!”一连串的尖叫声,顺从富家大宅的前院中瞬间爆发而出,带着一股绝望的疯狂。连续两个人在他们面前以一种极为惨烈的手法死去,众人让这些心理备受打击的富家子女疯了。除了那几个年纪颇大的老一辈人,剩下的那些年轻子女一个个抱着头坐在地上,疯狂的尖叫着。

    冰血满脸嫌弃的掏了掏耳朵,缓缓转过头看了一眼五怪和洛坤几个人,眼中带着不耐。

    几个人对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向着自己面前那些疯狂尖叫人,眼中划过一抹肃杀的狠厉。

    “你想……你想干什么!”富家家主看到冰血的动作,顿时心叫不好,那些可都是他们家的直系子弟啊!

    “放了他们,求求你,放了他们!”富家的几个老爷,听到他们家主的话,顿时明白了,这些人是真的要杀了他们全家啊。他们身后的那些人可都是他们的妻儿,想到这里,纷纷跪在地上,对着冰血苦苦哀求。但是恶魔的字典里从来不会有心软这个词。

    “杀!”一道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邪恶的阴冷。

    洛坤、韩启明二人善用利剑,在冰血一声令下后,直接举起手中利剑,另一手对着面前的那几个人轻轻一挥,几丝灵力幻成的绳索瞬间缠绕住那几个人的脖子,瞬间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手中利剑飞舞,带动起一片银光。他们没有暗夜那般精准的手法,无法将人削成一副精美的骷髅。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手段,直接跳过身体上的几大死穴,削掉四肢,再在死穴的附近直接穿透几个血洞,让那些人在亲眼看着自己血流光后,在绝望中彻底死去。

    而站在一旁叶冰熏,手持斩魂戟,直接对着那几个人就是一顿戳,每一下都直接穿透人的身体,然而却可以精准的避过死穴,不让那些人轻轻松松的死去。而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眼前的少年戳出了无数个大洞。

    怪柔看似温柔的如同一个邻家大姐姐,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柔和的温暖气息,但是死在她手上的那些人无疑不是满脸扭曲,瞪着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绝望、惊恐、死气,然而身体上竟然没有任何伤口。

    旁边的怪羽简直是跟怪柔呈现出一个对比来,那边是一滴血没有,而怪羽前面则是好似经历了一场血的洗礼一般。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器官,而人却被完全掏空,不管是头上还是四肢,还是身体上,凡是人身体里面的东西,都是被怪羽以一种神器的手法给或活生生的套了出来,然而让这些人在看着自己的这些五脏六腑,各种肠子,以及骨头下活活被吓死。从始至终他们都能听到那个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怪风运用的手法跟暗夜倒是差不多,不过他不是将人身上的肉给削下来,而是用无数把风刃将整个人的身上的肉,削掉一般,剩下的一半依旧连在身上,整个人还是长满了鱼鳞一般,恐怖,血腥。

    怪灵更是直接,对着前面的几个人,双手对空一抓,瞬间将几个人一同虚空提了起来,然而两只手不断的揉捏,好似在揉泥团一般,将几个人活生生的揉成了一团。

    怪蒙那不愧是比蒙一族的后代,他没有过多的折磨那些人,但是却以一种最惨烈的手法,提气一个人,直接两手一撕,直接将人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而站在怪蒙身边的洛天,用的武器正好也是两只利爪,看着怪蒙是有样学样的将人活生生的撕碎。

    短短的十几分钟,富家直系一百多号人,就这样被这九个人用以最惨烈,最血腥的手法给活活的弄死了。此时面前面前的富家家主和旁边的几个家主的弟弟们都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如同修罗地狱般的场景,傻傻的愣在原地,连哭喊的都忘记发出,就这样傻傻的坐着,绝望的气息已经完全将他们笼罩在了一起。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后院里传来,随即二十多到紫色身影瞬间来到了冰血的面前,拱起双手,恭敬的对着冰血说道:“报告老大,富家旁系全数歼灭!”

    冰血微微一笑,神识一扫,整个富家里里外外,此时就剩下眼前的这几个人了。

    “你……你还……还想怎么样!”富家家主脸上煞白,满脸恐惧的看着冰血,他想要逃跑,他什么不都不要了,他只想离这个恶魔远点,她太可怕了,他们太可怕了!

    “阿蒙!撕碎剩下的几个!”

    冰血说完单手一挥,一道用寒冰幻化而出的锁链瞬间穿透富家家主和富朱荣的四肢。随即冰血身形一闪,带着紫级班的所有人踏空而且,重现站在了富家大宅的上空。

    紧接着怪蒙跟了上来,对着冰血点了点头,虽然看似他是用双手直接将人给撕碎,但手上却没有一丝的血迹。

    在这三十多道紫色身影重新出现富家大宅上空之时,四周顿时传出了一片吸气声。那些围绕在富家大宅附近的那群人依旧停留在原地,空气中传来的弄股浓郁的血腥味,方圆百里都可以闻得到,那声声凄厉的惨叫和绝望的呼救声,此时好似依旧流窜在他们的耳边,但是却没有人有胆子去富家大宅墙边上偷窥,只能留在稍稍离富家大宅远一点的地方看着。而此时一片死寂的富家大宅,还有那两个被冰血用铁链掉在半空中的两个人,让人快速认了出来,那不就是富家的大少爷和富家家主吗。这下所有人都可以肯定了,富家这下子算是完了。

    两个如同死狗一般被冰血用冰链挂在半空中的人,此时心里的已经满是死灰,富家家主看着下面那一片血色的富家大宅,到处都是他亲人的血肉,竟然没有几块是完整的,心里满是悲凉,他想要嚎叫,想要发泄,但是却发出一丝声音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自己素来宠爱的儿子,而让他辛辛苦苦创造起来的财富而变成这般田地。

    现在不仅仅是富家家主心里满是复杂,就连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是如此。紫级班的传说他们大多数的人从老辈那里听说过,第一次见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时也有人想起来紫级班的另一个称号,怪物班!那个人所有人都恐惧的称号,没有人愿意提起。紫级班不仅仅是天赋超高风光无限的象征,也是死亡的象征。招惹到一人,那么就是整个紫级班全数出洞的无止尽追杀,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人,都会与敌人玉石俱焚。

    他们护短,护短到毫无人性可言。他们不管是对是错,只要有人伤了他们的人呢,那么对方将会成为他们紫级班所有人的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

    “小羽,阿蒙,将这两个人掏空,挂上城墙,直到变成人干。”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冰血的口中发出,随即将手里的两个人丢到了怪蒙的手里,而旁边的怪羽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嗜血的残忍,一双可爱的眼眸在看向富家家主和富朱荣之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是,老大!”怪蒙、怪羽对着冰血点了点头,随即怪羽在众人的面前缓缓的从长袍下伸出一双娇小洁白的小手,直接将两个人的身体所有气管骨骼掏空。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带着一股深深的绝望和痛恨。

    怪羽笑着看了一眼手里的那堆血淋淋的气管,随即的丢向下面的富家大宅里。随即跟着怪蒙,在一片呕吐的声音中向着城门飞去。

    这边的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富家大宅,随即双手缓缓举到胸前,快速打出一个是手势,口中轻声吟唱。

    “藏与地底万丈深渊的炽烈之火,焚烧我的敌人吧!——烈焰地狱。”

    噗的一声,一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五芒星瞬间出现在了冰血面前,带着一股阴风瑟瑟的煞气,四周的空气却异常的灼热。

    只见冰血双手在五芒星面前轻轻一送,从五芒星内瞬间迸发出无数道黑色火焰,带着一股极致毁灭的压迫感向着富家大宅飞射而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只见“轰轰轰!”一阵房屋倒塌的声音从富家大宅的位置上响起,带动起一阵滚滚浓烟,快速向着天空冲气。

    然而让人惊奇的是,那么一股恐怖性十足的火焰却从始至终都只是不断烧毁着富家大宅,而旁边的几座宅子竟然没有一丝的影响。

    顷刻间,原本一个个好好的宅子,连围墙都没有剩下,在那股黑色火焰中消散殆尽,连渣都没剩下。

    而今日上午还喜庆莹莹的富家大宅,此时也在那场大火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被这个传说中的紫级班彻底的夷为了平地,只因为他们的大少爷伤了紫级班的导师。

    相信,这个事情,可以让整个普罗城内的所有人记忆犹新,直到终结。

    而在大火散去后,那一群紫色的身影如同他们来时一眼,悄声无息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你干嘛拉着我不让我管啊!”一道青绿色身影在富家大宅不远处的大树后面闪出,看着前方空空如也的地方,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管……管什么……我看你是去送死还差不多!”一个较为沉稳的声音从青衣人身后响起。

    “我们可是城主府的人,那群紫级班的学生还敢跟我们动手不成!”青衣男子不服气的转过头,不满的嚷嚷着。

    沉稳的中年男子,没好气的对着青衣男子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的说道:“哼,不敢动手……我看你去了,也不过是比富家的人死的好看一些罢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城主……”

    不等青衣男子说完,中年男人便随意的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就算那些人把我俩都杀了,城主也不敢说什么,紫级班……在帝婴学院可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就连帝婴学院的院长都无权干涉,而且帝婴学院的护短可是出了名的!况且……”

    “况且什么?还有,我们城主大人怎么可以怕那几个小鬼啊,怎么可能?”青衣男子好奇看着中年人。

    “你难道没有看见那个紫级班老大,伸手的时候,左手手指上带着的那枚黑色戒指吗!”中年男子说道这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戒指?黑色戒指?”细想了一下的青衣男子,顿时满脸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中年人:“那枚……那枚戒指跟少主的一样!”

    “没错,我就是注意到了那枚戒指。前段时间不是说本家的七少主去了帝婴学院吗!”中年男子淡淡看了一眼绿衣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绿衣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靠……七少主也太……太狠了吧!还好,还好,我没有冲出去,不然七少主不杀我,少城主也会砍死我的,谁不知道少城主可是一个标准版恋妹控啊!”青衣男子后怕的拍了怕胸脯。

    “不过……大哥。那个被……被七少主命令挂到城墙上的那两具……两具空皮人,我们还管不管啊!”青衣男子说道这里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响起那个将人体内完全掏空的手法,他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杀人他见多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可是这种残忍无情的手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真的是终身难忘,那也不想见啊。可是……他和他大哥怎么说也是普罗城的巡卫队的大队长啊,放着不管,不太好吧!

    “管……管个屁啊!那个人把七少主气的发飙,这要让少城主知道,他去鞭尸的可能都有了,你还想把那两张皮放下了,难道你自己想去当尸体,让少城主鞭啊!”中年男子终于不淡定了,一巴掌拍在自己老弟的头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走了,回去跟巡卫队交代一下,等那两张皮晒成干在去收!”中年头疼的皱了皱眉头,今天他就不干来值班的!随即两个再次看了一眼空旷的前方,无奈的叹了口气,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冰血带着紫级班的一群人也刚刚到达了帝婴学院。冰血让其他人先回班级,而她自己则带着怪妖、暗夜、五怪以及洛坤四个人向着医务室飞驰而去。

    十二个人刚走进去们,就看到白俊一张无奈的笑脸看着他们,温和的声音中带着宠溺:“你们几个人也闹的太大动静了吧!”

    “大吗!很正常!”冰血随意的耸了耸肩膀,随即抬起将大大的帽子摘下,露出一张雌雄难辨的绝美容颜,身上的肃杀之气,也在接近病床前,消散殆尽。

    “收起你们的气势,别吓到小心姐!”冰血微微侧过头,看向身后的一群人,淡淡的笑着。

    “是,心齐老大!”几个人齐声应道,随即那股若隐若现的肃杀狠厉之气瞬间消失。

    而那些原本应该在房间内的学院医生们早在冰血他们进来前,就快速躲了起来,这帮恐怖的小鬼,他们可惹不起,不仅仅是惹不起,还怕的要死啊!

    冰血轻轻的来到病床前,温柔的将小心导师脸上的几缕头发拿开,随即小心翼翼将小心导师抱在怀里,虽然她按照男子的身形来看极为的娇小,但是在女子当中,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也算是高的一列中了,而且她的力气更是比男子还大,想要抱起只有一米六多,身形娇小的小心导师轻而易举。

    在冰血抱起小心导师后,低下头温柔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小心导师,轻声说到了一句:“小心姐,我们来接你回家了!”

    一句温柔的话,代表着无数的温暖,让身后的几个人原本还因为刚刚的杀戮而冰寒一片的心,瞬间化为了一滩柔水,就连很少能真正体会到温暖寒意的怪妖,此时冰冷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温柔。那双冰冷的蓝眸在看向冰血之时,快速划过一抹光芒。

    好在此时十分熟悉怪妖的五怪是站在他们怪妖老大的身后的,才没有看到这一异常,不然铁定吓到魂不附体。铁定会大呼,他们的妖老大,越来越不正常了。

    不过,始终跟他们一起站在冰血身后的暗夜却清楚的看到了那一抹温柔。

    暗夜奇怪的看了一眼怪妖,在对上投过来的那抹冰冷蓝眸之时,暗夜眉头微不看见的皱了一眼,而怪妖也同样轻轻的皱了一眼眉头,两个人……同样的冰冷……同样的面无表情……同样的面瘫,却在同一时间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感觉让两个同时一愣,心中划过一抹怪异。

    然而就在冰血转过身打算走人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场景,脸上瞬间划过一抹奇怪的表情。

    “你们俩……干嘛呢!怎么突然对上眼了!不会是……看上彼此了吧!”

    “没有,少主!”

    “没有,老大!”

    两个人异口同声,一样的冰冷,一样的速度,一样的语调。

    冰血嘴角一抽,突然觉得这两个好合拍啊!

    冰血嘴角一勾,对着二人戏谑的一笑,报完了仇,看到无碍的小心导师,冰血的心也放松了不少,再看到怪妖和暗夜的互动,冰血那些不安于室的腹黑因素瞬间爆发。

    “额……其实,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的!真的……不用太在意外界的眼光。如果你们两个想要恋爱或者成亲的话,我是绝对支持的!”

    “噗!”

    “咳咳咳!”

    “嘭!”

    一连串的喷水声,猛烈咳嗽声,倒地声在暗夜和怪妖的身后响起,然而五怪和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九个人此时根本顾不上形象了,一个个好似满脸诧异的看着怪妖和暗夜,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集体便秘。

    “少主!”暗夜第一次脸红的……不过在场的人发誓,他们觉得不会怀疑那是害羞,而是被他家那阴险无耻腹黑到无人性的少主给气的。

    “老大!”怪妖磨牙了……磨牙了……第一次啊……第一次啊!

    “好拉……好啦!开个玩笑嘛,真的是!”冰血笑着瞪了一眼毫无幽默感的两个人。

    “一点都不好笑!”暗夜和怪妖再一次异口同声,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两个人此时都浑身散发着寒气,但是却没有一丝寒气碰到冰血。不是冰血刻意避让,而且他们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控制的自己身体里的冰寒,不让他们接近这个让他们头疼不已的人。

    “好嘛!好嘛!真的是!回家了,回家了!”冰血瞪了一眼两个,在转过头的时候,偷偷一笑,一抹狡诈的光芒快速闪过那双如星辰般的黑眸。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笑的一脸温柔的白俊,轻声说道:“白俊叔叔,麻烦你喽!我们先回家了!如果你要是在照看我们家小心姐这段时间,突生情谊,想要来个长期照看我家小心姐的话,记得带好聘礼来提亲哦!”

    “臭小鬼,连叔叔都调侃!”白俊看着那个笑的一脸偷腥得手的猫儿一般的小丫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了走了,还要趴到什么时候!”冰血轻轻提了两脚挡在自己前面的怪风。

    “老大……你要不要那么吓人啊!”怪风哀怨的看了一眼冰血,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

    冰血看着怪风,顿时一脸恍然大悟:“哦……原来怪风你暗恋怪妖啊,你早说嘛!”

    “嘭!”的一声,怪风再一次华丽丽的倒下了,顿时一道冰冷刺骨的目光瞬间射向怪风的背后,怪风刚要爬起来的身体瞬间僵硬,机械的转过头看向那个一脸阴冷,满目寒光的自家妖老大。

    怪风“刷”的一下划过一道疾风消失在了医疗室,一个哭丧的声音顺着风传来:“老大,我没有!”

    “哈哈哈……!”一阵爆笑的声音从冰血口中发出,笑的身边几个人满脸的无奈和宠溺。

    这人……有的时候,还真让他们头疼啊。

    接下来的几天,紫级班再次恢复到了魔鬼训练升级版中。虽然项目依旧没有变化,但是每个人的身上的负荷重力却增加了许多。对于前几天紫级班全体出动灭杀富家满门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小心导师的面前提起过,而小心导师依旧是那个柔柔弱弱,默默关心着她这般可爱的学生的小心姐。

    没有人去理会外界那些已经传上了天的传言,即使紫级班领域结界外天天都有无数批打着来后山森林历练,实际是想找找紫级班具体位置的的帝婴学院学生们,紫级班内的依旧每天不变的坚持着各种项目的艰苦训练。

    又过了连续两个月的训练后,冰血将紫级班的所有人,分等级送进了炼狱石内接受考核,而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虽然已经进去过了,但是炼狱石又怎么会只有他们当初的那个等级呢。这次他们四个人是跟五怪共同进入到同一层,主要是训练他们的互相配合度。

    虽然他们天天在一起训练,但是没有真正配合着对敌过,而炼狱是最好的地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