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九十八) 你们敢伤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后的中午,紫级班的所有人在一阵兴奋中,来到了宫殿一楼的餐厅内,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三天前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拿下重力链的下一秒,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灵力在体内不断的冲击,这种感觉,没有人陌生,这是要晋级的征兆。当真正晋级完后,在感受到空气中那个强烈的波动,才知道这次晋级不是一个人,竟然差不多是整个班的所有人。心里也明白了,他们的心齐老大这次给他们进行的三个月的魔鬼训练是多么的有成效。经过了三天的巩固,所有人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里便跑到了悬崖下的宫殿内,等待着他们这位妖怪老大的到来。

    这时一道紫色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顿时刚刚有些安静下来的餐厅内再次喧哗了起来。

    “老大!心齐老大!”

    “老大,我们晋级了,心齐老大!”

    “老大!”

    冰血微笑的看着这群兴奋的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兄弟,心里竟然比自己晋级了还要开心,甜甜的。

    “心齐哥哥,小天和熏哥哥都冲破大魔法师了,现在也是天阶了!”洛天一下子扑到了冰血的怀里,不过下一秒就被他身后的叶冰熏给拉了回来。

    “小天,你都快比心齐高了,不可以在随随便便的扑到心齐的怀里了!”叶冰熏木然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警告。

    “哦!”洛天嘟着嘴,可怜兮兮的放开冰血,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好像最近自己确实长高的不少,已经快到一米七了。

    冰血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微微一笑,抬起头温柔的揉了揉洛天的头:“小天很棒哦,又晋级了!”

    接着冰血看向叶冰熏,微微一笑,眼中带着鼓励。

    “大家这段时间的努力,现在虽然有了回报,但是不可以因此而自满,要继续努力。我们紫级班的人,不管在哪里,都必须是技压群雄的强者。”

    “是,老大!”众人异口同声,脸上带着慢慢的自豪和不服输的精神,他们是怪物班,是众人瞧不起的怪物,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让大陆上的所有人知道,他们是无人能敌的怪物。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这次的大规模晋级,就连冰血也没有想到,当初她只是觉得,这样的训练,在拿掉重力链,解开体内自我封印之时,一定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却没有想到竟然能然他们集体晋级。

    这次晋级,整个紫级班三十六日,就只有冰血、暗夜、怪风三个人没有晋级。洛天和叶冰熏晋级成为了天阶魔导士初级,虽然在紫级班还是压低的存在,但是他们的年纪却是除了冰血以外最小的两个人,天赋比其他人好很多。怪羽和怪柔、洛坤三个人都晋级到了魔导士中级,而怪风、怪灵则是跟韩启明一样成为了一名高级魔导士。怪蒙算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大魔导师初级,想来他的金睛比蒙的血脉确实不同凡响。

    五怪的等级看似很平常,但是他们体内的那股不属于人类的血脉,才是他们真正的底牌,一旦激化,将会汹涌无比。

    剩下的紫级班同学,大多数都在魔导士中级左右,修为倒是很平均,年纪也不到,都是二十多岁。这样的天赋放在外面,那绝对会吓死一帮人,但是外人却不知道,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有着幸福的童年,哪个不是被家族抛弃或者生来便是孤儿的。有的甚至是被认定为天生废材之体,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努力,他们不是在修炼,他们那是在拼命,拼命的让自己变强。因为他们是紫级班的人。

    所有人玩闹了一会后,便坐到了餐厅各自的位置上,等待着午餐。没错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出来,小心导师都会知道,然后快速的为他们准备好丰富可口的食物,但是今天却很反常,他们都已经坐下很久了,怎么小心导师还没有来。

    怪妖看了一眼怪风,怪风点了点头后,快速消失在了原地。

    不到十分钟,一阵风快速从餐厅门口吹过,带动气餐厅的大门呼呼作响,这可是怪风从来没有过的举动啊,他就算是再快,也会控制好自己四周的风。

    可是今天他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刚刚站稳的怪风,然而在看到怪风脸上的那抹愤怒之后,所有人的心咯噔一声。

    “怎么了!”怪蒙快速站起身,来到呼哧呼哧直喘的怪风,看这样做他好像跑了很远地方。

    “慢慢说!”冰血单手一会,一小瓶神玄蜜露出现在了怪风的面前,让他快速恢复元气,这东西可是外面求都求不到的好东西,整个大陆只有自家师父会炼制,当然了现在还多了一个冰血大人。

    怪风快速接过神玄蜜露,咕嘟一下将里面的那香香的水喝下后,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下来,来不及细想这是什么东西,站起身看向冰血和怪妖,满脸的狰狞和愤怒:“小心姐出事了,现在在学院的医疗室!”

    “嘭!”的一声巨响,紫级班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餐厅内的气氛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都流窜这一股阴冷的杀气。

    这时冰血缓缓的响起走了两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眸闪烁着狠厉的光芒,淡淡的看了一眼满脸杀气的兄弟们,轻声说道:“紫级班所有人穿上紫级披风,后山边界待命!”

    “是!”

    一声令下,毫无意义。

    随即冰血看着怪妖和五怪、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暗夜几个人,冷声说道:“我们去医务室!”

    “是!”话语刚落,几个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随即剩下的人单手一会,每个人的身上都披上了一件深紫色连帽披风,大大的披风将人的身体都裹在了里面,随即一阵风划过,餐厅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冰血十二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帝婴学院的医务室,连门都没有敲,“嘭”的一声,毫不客气的直接踹了开,瞬间冲进了宽敞的医务室。

    “小心姐!”冰血站在病床前,看着脸上带着瘀伤,至今昏迷不醒的小心导师,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间划过双眸。

    “别担心,她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一名身穿白色褂子的男子站在床边,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这群没有穿校服的学生,小心翼翼的说着。没办法,这十二个人的气势太恐怖了,好像要把这里拆了一样。

    冰血猛地抬起头,一把抓过白大褂男子,脸上表情可谓是凶煞到了几点,口气更是充满的肃杀:“皮外伤,那为何她还没有醒,你家皮外伤会昏迷成这样嘛!要不要本少也给你来个皮外伤!”

    白大褂男子现在的欲哭无泪的,他怎么就留下来了。他好想也晕过去啊,这个学生太恐怖了!

    “本少在问你话,哭丧个脸给谁看呢!”冰血的那种唯我独尊的凌人之气瞬间爆发了出来,带着一股阴冷的杀气,不断的在整个病房内冲击,四周的物品被冰血的这一股气势震得东倒西歪。然而奇迹的是,病床上的小心却没有受到一点的波动,仔细看,就会发现,怪妖和暗夜在冰血释放出那股气势的同时,将手伸到了病床上,稳稳的护住了床上脸色煞白的人儿。

    “我……我……我!”白大褂男子脸上白的几乎比病床上的小心导师还是吓人了,浑身不停地发抖,完全是被冰血给吓的。

    “我我我!我你大爷!给老子说话!”冰血一声怒吼,语气凶狠,但此时脸上的表情却冰寒一片。

    这时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如同冲天而降般,解救了即将被冰血吓的心跳停止的白大褂男子:“小齐,你别这样吓唬刘医师,小心导师是惊吓过度,才会昏迷的。她胆子素来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白俊突然走到冰血的身边,抬起轻轻的将那可怜的刘医师从暴怒中的恶魔手里解救了下来。使得刘医师从来没有觉得白俊阁下是最帅最温柔的人。

    “惊吓,怎么回事!”冰血冰冷的表情在看到白俊的时候终于缓和的一些,但是在听到白俊的话后,眉头一皱,眼中带着狠厉的肃杀。

    白俊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几个医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怕紫级班的这些孩子知道小心导师出事了,这才连忙赶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差点让这几个倒霉医师被小丫头给活活吓死。

    “你们十二个人也不看看自己的修为是多少,这些医师不过是大魔法师的修为,收敛下你们的气势,想要把这里拆了不成!”白俊没有回答冰血的话,而且无奈的看着对面的十二个人,庆生叹了口气。

    冰血嫌弃的看了一眼躲在白俊身后的几个人,对着身后的怪妖等人挥了挥手,刚刚那十几股爆裂般的强悍的气势瞬间小的不少。但是现在的他们心里的愤怒后快爆出来了,想要他们将气势完全收回去,看来是不可能了。

    好在现在那几名医师,已经可以控制自己不再颤抖的,但是却依旧不敢从白俊的身后出来。

    “白俊叔叔,小心姐到底怎么回事!”冰血瞪着白俊,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的表情。

    白俊看着几个人的表情,叹了口气,看来是慢不下去了,随即幽幽的说道:“今天早上小心看你们都没有起来,便一个人下山去买东西。她穿的是便服,而且很少在外人面前露面,外面的人也就不知道她是帝婴学院的导师。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纨绔少爷,喝多了一些,便要拉小心回去做小妾。小心导师当然不肯的,可是她本就胆小,修为虽然是高阶魔法师,但是却根本没有怎么用过魔法。在拉扯中就受了点伤,好在被外出的导师碰到,给带了回来!”

    白俊轻描淡写的将事情的经过说完,随即无奈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十二个人,用手指头想也知道,这几个人孩子算是真的发火了,就连天真无邪爱笑的洛天,此时都是面无表情,双眸狠厉,更别说是其他人了。白俊心里倒是还有一件让人无奈有值得庆幸的事情,那就是好在这里有冰血的气势压着,不然五怪绝对会狂化给他们看。

    “小齐,你们现在还是……”

    “是谁?”

    未等白俊话说我,冰血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瞬间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这件事情,学校可以很……”

    “白俊叔叔,伤小心姐的人……是……谁!”冰血再次将白俊要说话打断,缓缓的抬起头,双眸冷厉刺骨,此时冰血的四周已经可以看到有丝丝黑气不断的从体内流出,带着一股好似地狱般的阴冷杀气。

    看到这边的冰血,白俊算是放弃了。他就知道……伤了紫级班的人,那是是紫级班的花花草草,这些小怪物们都会去找人拼命,何况是他们一直疼惜着的小导师呢。

    白俊轻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普罗城富家!”

    冰血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杀意,随即微微扯过头,看向怪风和韩启明冷声说道:“怪风、小启,十分钟内我要富家所有的资料。”

    “是!”怪风、韩启明异口同声道,随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时候醒!”怪妖冷冷的看向白俊身后的几个医生,冰冷的声音让几个人的再次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然而几名医师在对上怪妖那双冰冷无情的冰蓝色双眸时,连忙开口,生怕慢上一分,这恐怖的学生就会直接宰了他们一样:“那个……那个小心导师是收了惊吓,精神力有些受损,所以……所以要调养……调养!”

    “庸医,给本少滚蛋!”冰血一声厉吼,吓得几名医生瞬间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冰血的眼睛,差点就哭了出来。

    只见冰血将手缓缓的附在小心导师的头上,缓缓的闭上双眼,一道温暖的金色光芒快速从手掌心迸发而出,射入小心导师的眉心处。

    这是……光明系元素。

    再看到冰血手掌心内射出的一道金色光芒后,除了暗夜以外所有人都微微一愣。他们知道冰血是水、冰、火三系魔法师,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一名光明系魔法师,那么就是说她是四系魔法师……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这时冰血双唇快速涌动,一道轻声吟唱响起:“星光汇聚,展现你的光华,圣洁之光,治愈!”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瞬间将小心导师紧紧的包裹住,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光芒撒去,小心导师脸上的伤痕也消失不见。

    “老大,小心姐还没有醒!”怪羽满脸担忧的看着病床的小心导师,此时的小心导师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不再是惨白一片,而且有了几分粉红,脸上也没有了任何伤痕,这样自己的小心,好似睡着了一般,安宁祥和。

    “睡着了,等我们办完事回来,小心导师就醒了!”冰血温柔的给小心拉了拉被角,随即看向白俊轻声说道:“白俊叔叔,麻烦帮我们照顾一下小心姐!”

    “去吧!”白俊这时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样的动作,就表示他会守着小心导师,直到冰血一群人回来。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几抹肃杀:“紫级班全体人员听令,校门口集合!”

    一道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瑟天下的气势,瞬间传遍整个校园内的所有角落,此时只要是身在帝婴学院内的师生们,都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愣了一下,随即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向着校门口跑去。

    紫级班啊,这可是见到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紫级班最好的机会啊。

    然而在他们赶到校门口之时,留给他们的仅仅只是一群深紫色的背后,快速消失在天边。

    “天啊……那就是紫级班!”

    “没错,没错!绝对没错,他们穿的是传说的紫级战袍!”一名女生指着天边那消失的深紫色背后兴奋的大吼道

    “紫级战袍,那是什么?”一道清幽的声音在女孩身后响起。

    “这是我听我爷爷说的,紫级班的学生是没有校服的,他们在学院内只要带着代表身份的紫樱徽章就可以了,但是一旦他们要去战斗之时,每个人都会穿上一件深紫的披风,长长的披风将他们的身形都可以遮挡起来,还有那大大的帽子将整个脸完全盖住,让外人无法看向他们的真正性别和长相。这样会让他们更加的神秘,而且爷爷还说那些紫级战袍都是特质,都是圣幻器呢,带有防御属于和隐匿属下,还可以随时变换形态!”女孩说完,骄傲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然而在看到这人竟然是南傲井之时,顿时脸上一白,低下了头。

    不过南傲井却没有理会女孩的无礼,只是抬起头满含深意的看着天边。

    刚刚的那个身影,他就算是死都不会认错,那是……墨心齐的声音,她真的去了紫级班,而且看这样子,应该已经成为了那里的一片天吧。她还真是强呢!

    此时冰血带领紫级班所有人凌空站在一所华丽的宅院大门上空,冷冷的看着下方。

    “老大,这里就是富家大宅。富家是五年前搬进普罗城的,属于外来户,不过富家的老夫人是普罗城的人,所以他们借由这个原因搬来这里,算是普罗城的一个大户,但是却也是二流家族,是一个商宦之家,这几年挤进大陆商户排行榜前百列,越发的嚣张,欺负小心姐的那个人就是富家的大少爷富朱荣,放荡成性,游手好闲,专门强抢民女,是这几日才从其他城市回到普罗城的。”怪风将他这十分钟收集到情报一一汇报给冰血。

    “富家一动两百三十六口人,此时都居住在这座宅院内,也是这几日全数召回来的,为的是过几日普罗城城主投下了招揽令,想要想办法进入普罗城内,竞选一名高官来做,进入政治领域!所以这几日也召回了大量的流动资金,想要用钱来买通这条路,另外我还查到,富家家族想要然给她女儿嫁给普罗城的少主之一!”韩启明接着向冰血说道。

    这十分钟的时候,看似很短,但是对于善于收集情报的韩启明和怪风来说却足够他们将富家的所有底线都查的一清二楚。

    “哼,这么说来现在富家内有富家所有的重要人物和直系喽!”冰血看着下面的宅院,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

    “没错,就是因为最近富家家族太忙,才会没有管住那个找死的富家大少爷,敢在普罗城内闹事,竟然还惹上了我们帝婴学院!”韩启明灿烂的一笑,从他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一丝生气发怒的迹象,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韩启明那灿烂的笑容下,是怎样的一片嗜血残忍。

    冰血缓缓的抬起右手至耳边,冰冷的声音向在身后的所有人耳中:“紫级班全员听令,将这富家大宅围起来!只进不出”

    “是!”

    众人齐声高呼,震天惊鸿,只见刷刷刷数道身影从冰血身后闪出,将硕大的富家大宅围了起来。

    这时冰血高举的手掌心中瞬间迸发一团火红的光芒,四周的空气也随着这团火红色光芒出现而变得异常灼热,只听一道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威慑之势响彻整个普罗城的上空。

    “富家大宅内所有人听好了,限你们三秒钟内出来送死!”

    这一道气势不凡,威慑天下的声音瞬间让整个普罗城都暴动了起来,富家此时更是一阵鸡飞狗跳,杂乱不堪。那股从四面八方压过来的气势,让他们这些修为根本不高的商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承受力,纷纷向着自家家族哪里拼了命的跑。

    而此时普罗城内人,也纷纷向着出事的富家跑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要知道他们普罗城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啊。谁不知道普罗城内不得闹事,虽然城主神秘的没有人见过,但是他的威瑟力却从来没有人敢小看,而且普罗城内的护卫队也都不是摆着好看的。就算是帝婴学院的学生下了山在普罗城内都是老老实实的,然而此时……竟然有人敢放出这话,没有人不好奇才会鬼呢。

    “三秒……靠……这是什么人啊!”

    “哇,竟然有人敢在普罗城内闹事!”

    “快看,快看!就是他们!”

    此时富大宅附近已经挤满了人,不得不说,这普罗城的市民真的很厉害,先不说他们是不是修为高的人,就说他们这看热闹的速度就不可小觑啊。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四周竟然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

    “等等,他们的衣服好奇怪,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人群中一名中年人,抬头看着冰血几个人那一身深紫色的连帽斗篷装扮,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他们脚下的一双鞋子,其他地方都被这深紫色来连帽斗篷包裹住,根本是男是女,长得什么样都看不清。

    “听说过,这魔法师斗篷只要是魔法师都会穿,有什么奇怪的!”中年男子旁边的一名稍稍年轻的男子不屑的说道。

    “不对,他们这一身魔法师斗篷不一样,绝对不一样!”中年男子倔强的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冰血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瞬间掩盖了四周所有的喧嚣。

    “看来,你富家人是不想出来了,那么……”

    “等等……等等!”这时一群人在一名肥头大耳,满是金饰的中年男子带领下,急急忙忙的从内宅处跑到了前院。根本不用出大门,站在前院之前稍稍抬起头就能看到天空中的那一群神秘的紫色斗篷人。

    “你们……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要来我富家闹事!”好似暴发户一般的中年男子,满脸通红的看着冰血,本来想要开口咒骂的,但是看到自己家上空踏空而力的那一群人,顿时心里没有了底气。

    稍稍算一下人数……富家家主险些一口气不上了,晕死过去。

    不要说他胆子小……家里突然被三十几个天阶高手围起来,一看这架势就是来寻仇的,这事搁谁身上,都受不了。况且他们只是一个二流家族,还是行商的,家里除了那几个用钱雇佣来的大剑师,就没有一个是天阶的,他不想晕死才怪了。

    “哼!我们是谁,不妨叫你那宝贝儿子富朱荣出来看看!”冰血冷哼一声,淡然的看着下面的一群脸色早已变了几个眼神的群,眼中带着不屑和阴冷的肃杀。

    一听富朱融三个人,顿时富家的所有人都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情况,顿时捶胸顿足,杀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滚蛋的心都有了。

    富家家主更是满脸的悔不当初啊,就知道,就知道这个败家孩子没有一天能让他省心的,回来那天就千叮咛万嘱咐,这里是普罗城,就算是一个小市民都不能去招惹,谁成想,今天就来了一大群天阶高手,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时富家家主身边的一位老者,偷偷地给身后的一个使了个眼神,那人点了点头后,便向着不远处的侧门跑去,然而在他刚刚打开侧门之际,一道劲风以破竹之势瞬间袭向那个人的头。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侧门那边传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惊呼,随即一个奴仆装扮的人东倒西歪的向着前院跑来,手里还拿着一颗血淋淋的头,这颗头大多数人都认得,不就是刚刚二老爷派去城主府求救的那个奴才吗。

    “这……这!”二老爷顿时慌了神,指着那颗血淋淋的头,对着捧着他的人怒吼道:“这是回事?”

    “二……二爷,刚刚我们刚要从侧门出去的时候,突然小六的头就掉了下来,然后小的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说……老大有令,整个富家只进不出,违令者……杀!”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站在大院前面上空的那个神秘少年,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要将他们富家……灭门啊!

    “爹爹……!”这是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一名身上随意套着一件长袍,凌乱不堪,好似刚刚急着穿上的一般,脸上带着迷迷糊糊的睡意,满脸不满的男子,在奴仆的搀扶下缓缓的向着富家家主走来。

    “爹,人家刚刚和小妾亲热完,还没睡觉呢。你这么急着叫我出来干嘛拉!”男子不满的抱怨着,一点没有感受到四周空气中传来的诡异。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富家家主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这大儿子就是一个巴掌呼了下去:“孽障,给老子住嘴!”

    “爹……你竟然打我!”富朱荣的睡衣也被自家老爹的这个巴掌给打的差不多清醒了不少,不敢相信的看着素来疼爱自己的老爹。

    这时一个衣着华丽却俗不可耐的中年妇女一下子扑到了富朱荣的旁边,紧紧的搂过他,对着富家家主哭喊道:“老爷,你什么都没有问清楚呢,怎么能就这样打儿子呢,老爷……你可不能轻信了一群外人啊!”

    “哼……你这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给老子闭嘴!慈母多败儿,这臭小子这样,都是你个贱妇给宠出来的!”

    一看富家家主发火了,富朱荣两母子也不敢在说什么,只能满脸委屈的坐在地上,没有任何富家子弟的形象可言。

    富家家主对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即对着半空中的冰血,恭敬的拱起手,轻言说道:“这位阁下……这就是在下的儿子富朱荣,阁下你看,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呵!”冰血不屑的看了一眼下面的人,冷哼一声,顿时那股压在富家人四周的势压更加的沉重,此时已经用几十个毫无修为的奴仆倒地不起,空气更是冰冷刺骨。好在冰血没有真正释放出天阶势压,不然富家的人连话估计都说不出来了。

    冰血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怪风,怪风会意的点了点头,轻轻上前一步对着富家的人冷声说道:“今天上午,富朱荣你可有在中大街企图调戏一名身穿翠绿色长裙的女子,不仅如此,你还伤了她!”

    怪风肯定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威瑟之力,瞬间让不管是富家人还是那些前来看热闹的人都明白了,原来富家大公子的毛病又犯了,竟然在这普罗城内当街调戏人家姑娘不说,还伤了人家,这下好了,人家的家人找上门来了,而且看着架势,明显不是好惹的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