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九十六) 老大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怪妖是紫级班现任老大,冰血的挑衅自然让他觉得有些颜面上过不去,况且难得遇到这样奇虎相当的对手,让他先罢手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冰血素来狂傲气盛,遇事绝对没有退让的道理,当下毫不废话的与怪妖对上了,没有任何华丽的魔法,没有任何复杂的武技,两个人就这样用自己的势压向着对上迎面冲击,在半空中对上。

    一时间,整个广场上空,都流窜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这两人,还真是强啊!”

    “是啊,那个墨心齐应该才十五岁吧!竟然就这么给老大对上了,而且坚持了这么久,还没有任何落败的迹象!”

    “你们看,老大的手好像抖了一下!”

    一声惊呼,所有人的目光瞬间移到了怪妖的身上,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时候,当他们看过的时候,怪妖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的不同。

    不过,事实是如何只有怪妖自己的心里明白。他现在竟然感觉到吃力了,然而在他看向对面的那个少年,已然看不出冰血的任何异常,依旧是那样淡然的站在半空中,嘴角带着那抹邪邪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就连怪妖也不得不佩服起对面这个年纪小小,狂傲不凡却实力超群的少年。

    要知道这势压拼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精神力。时间越长,对身体越发的不理,所以只有天际高手之后的才会拥有势压,普通的小魔法师根本就撑不起来。

    突然怪妖和冰血同时提升自身的势压,好似比赛一般,一高一级,我立马跳上来,四周的劲风越来越大,就连地上的二十几个人都被这两股强悍的势压压得呼吸困难,满脸的苦涩。

    而洛坤几个人再也同一时间,被暗夜和韩启明挡在了身后,算是受害最小的几个人。

    “再这样下去,我们的这里会不会就这样被这两个人毁了啊!”怪风对着身后那个被老大和冰血的势压压得脸色发白的几个人,单手一挥,在他们前面罩上了一层简单的防护罩。

    “我看,挺悬的!”怪羽同时护住了站在她身后的紫级班同学。虽然紫级班的学生都已经上了天阶,而且实力放在学院的精英班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对着天上那两位的势压,就连他们几个紫级班的五怪都快挺不住了,何况是他们呢。

    “那两个人实力不再我们五个之下!”身材比一般人高大许多的怪蒙,黝黑的脸上带着几分敬重的看向暗夜和韩启明两个人。他早在暗夜和韩启明护住他们身后伙伴的时间就发现了这两个人。他们的动作竟然比他们五怪还有快,在墨心齐和自家老大提高势压的一瞬间就将那四个人护在了身后,而且从他们筑起的防护罩上传来的波动可以看出,他们的实力绝对不比他们五怪低。

    “黑衣的叫暗夜,实力不明。白衣的叫韩启明,魔导士高级!”怪风看了一眼暗夜和韩启明,对着身边的伙伴说道。

    这时天空中突然来一阵空气爆裂的声音,嘭的一下。半空中的情况,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一道冲天的龙卷风从中央的突出,在所有紫级班学院的大惊失色下缓缓成形,旋转在广场中央。

    “我看,要不要这么狂野啊!”

    “老大啊!这样要出人命了,这小子是来砸场子的,还是来灭门的啊!”

    众人惊叫连连,向着广场边缘快速退去,想要劲量远离半空中的那两个疯子,也不管他们的广场是否会被毁掉了,上面的那两个人,不管是谁赢了,都是老大。

    在紫级班,有两样最重要,兄弟情和实力,很明显那个叫墨心齐的两样都有。凭着她带来的两个人中竟然有两个人大魔法,足够断定了,他们整个紫级班的人都是从幻境中闯出来的,深深的知道,那个幻境根本不是两个大魔法师能闯过去的。

    然而此时在半空中的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紧紧只是一个试探性的威压对抗演变成了这样的效果,力量的交付同时一滞,控制的身形不被那龙卷风挂上的同时,也在快速在广场四周筑起了一个防护罩,让龙卷在只在他们二人所在的这块地方慢慢消散,这样才不会失控的去伤害到其他学员。

    冰血和怪妖二人没有经过任何交流,就连眼神之间的接触都没有,因为此时他们已经被龙卷风包裹在了其中,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只能努力的用精神力去控制有些失控的龙卷风,而且是二人合力。不错是合力,他们在没有经过任何协商的情况下,一人一边从自己身后开始向着两边快速筑成一个防护罩,刚好二人的灵力在两边的中间教会,这个时候没有人向着继续交手,而是将两股灵力融合,一人一半在龙卷风的四周筑成了一个防护罩。

    当众人感觉到不仅仅是空气中的势压小了许多,就连风都小了。共同抬起手看向广场中的方向,在看到那恐怖的龙卷风外面一半闪烁着冰蓝色光芒,一半闪烁着深紫色光芒的结界之时,顿时一片目瞪口呆,紧接着彻底石化了。

    “那……那是!”怪风嘴角不停地抽动着,不管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大和墨心齐一起筑起的防护罩,看来是两个人的气势太大,导致空气波动太强,失控了!”站在怪风的一名面容姣好,好似邻家大姐姐一般的温柔的轻声说道。语气虽然轻缓,但依旧难掩其中的诧异之色。

    这时怪蒙突然转过头看向暗夜,黝黑的脸上闪过一抹震惊,紧接着说道:“那个叫暗夜的足以护住那几个人,他的实力虽然我不知道,但是却已经感受得出,他的实力不再老大之下!”

    “不会吧!那个墨心齐已经够恐怖的了,他们队竟然还有一个人!”怪风心里的震惊已经无法表情来形容了,俊俏的脸上越发的扭曲。不过对于怪蒙的话,他们却深信不疑,不仅仅因为他们是最亲密的伙伴,还因为怪蒙的是人类与金睛比蒙的后代,有着金睛比蒙的传承之力,看透一切的金睛,虽然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人能让他看不透实力,要知道就算是身上带着隐匿实力属性的幻器,在怪蒙的面前也无法奏效。虽然怪蒙看不透暗夜的实力,但是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强大跟自家老大竟然不相上下。

    “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根本不需要惧怕那个龙卷风,所以墨心齐筑起防护罩要护的是我们。”怪灵空灵的声音算是这个人当中最为淡定的一个人,幽幽的声音说出了几个人的心中的想法。

    “没错,墨心齐完全可以借老大在挡住龙卷风的同时,击败老大,我相信她决定有这个实力。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怪蒙说完。紫级班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潜意识中他们已经开始慢慢的接受了这个刚来就大大方方挑衅他们的人。

    这是广场中央的地面上突然迸发出一道银色的光芒,光芒快速绘出一个银色的五芒星将整个广场中央覆盖。不断的吸收着那股狂暴的龙卷风。

    冰血和怪妖两个人竟然因为势压对拼,将广场内的守护法阵给激发了。那个法阵可是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看到这样的景象,紫级班的几个人只能嘴角抽了抽,无语的摇了摇头。

    狂风散去,所有人也为此送了一口气,纷纷抬起头看向广场上空的那两个人。

    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紫级班的老大怪异已经出现了轻微的急喘,而冰血依旧是那副淡然自若,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怪风几个人现在只想冲过去对着那个比他们还怪物的怪物大吼一声,你丫的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人类已经无法形容你了,好不好。

    “你很强,还有……谢谢!”怪妖喘了口气,对着冰血轻声说道,声音中竟然少了几分比冰冷,虽然很难发现,但是敏锐的冰血依旧感受到了。

    “不必,我已经绝对进入紫级班,不管是这里的物品还是人,都将会在我墨心齐的保护下。”冰血坦然的语气,让怪妖心中一震,深深的看了冰血一眼。

    他没有对冰血的话产生一丝疑惑,不是他在短短时间内相信了冰血,而且他肯定这个让不会对自己说谎,不是她正直,而且她不屑。

    “紫级班的规矩,只要进入紫级班,那么就要有绝对的忠诚和情谊。看得出只要是你认可的人,那么你将会不惜一切的守护。不过既然你想要来争王的位置,那么就毕竟打败我,让我和我的这般兄弟姐妹心服口服!”怪妖应该是那种很少说话的人,这么长的一句话竟然让他说的十分僵硬,不过里面的对于冰血的欣赏也很明显。也代表了他已经接受了他们进入紫进班的意思,不过既然冰血的目的不同,那么这场对决,依旧继续。

    冰血看着怪妖,随意的笑了笑,淡然的听着。

    “势压,灵力我们都已经比拼过了,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些并不是一个人强大的全部!”怪妖冷冷的看着冰血,淡淡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你的意思是说,还有自身所拥有的幻器以及……契约兽!”冰血嘴角一勾,戏谑的一笑,竟然要跟她比这个。

    听到这里,不仅仅是冰血笑了,就连下方的洛坤几个人也微微一笑,抱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向半空中。这样的态度也让紫级班的所有人心中起了几分疑惑,但是一想到自家老大的变态,心中的那抹不安也慢慢的消散不见。

    “我知道你有一只神兽,但是要知道,这个大陆上从来都不缺魔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到底,你应该明白!”怪妖冷淡的看着冰血,一脸漠然。

    怪妖话语刚落,神识一闪,三道光束快速从右心房内射出落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半空中。只见其中一道金色光芒在落下之时突然暴涨,一声长鸣冲天而起,天空中一只展翅高鸣,浑身长满金色羽毛的金展大鹏出现怪妖的身边。紧接着另一道蓝色光芒随即暴涨,光芒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海浪的声音,随即在金展大鹏的身边出现了一条背部长着金鳍的鱼类魔兽出现,尖利的锯齿在阳光下闪烁着道道的寒光,竟然是一只黄金虎鲨,而怪妖的另一边,此时已经站着一只换上善法着阴暗气息,通体漆黑的暗黑魔狼。

    “三星神兽金展大鹏、五星神兽黄金虎鲨,还有一只帝王型神兽成长期的暗黑魔狼。”冰血轻轻的向前走了两步,目光中带着几分阴险的笑容:“这就是你所说的除了本身天赋以外的实力!”

    “不够吗!那么这个呢!”怪妖冰冷的说道,单手一挥,右手掌中顿时迸发出一道黑色的光芒,瞬间幻化出一把黑色长枪,黑色长枪一出,瞬间爆发出一阵阴寒之气,强悍的气息预示它的不凡。

    “高级神幻器,而且是可成长性武器!”冰血微微的点了点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一些很普通的东西一般。

    “怎么意思!”怪妖双眸一闪,周身的寒气越发的凝重,他很讨厌终于无法掌控的感觉,特别是在看到眼前的那张淡然笑容,更加让他有种想要暴走的冲动,天知道……他从出生到现在,到底有没有过这种冲动。

    “其实,我只是想说……”冰血缓缓的抬起头,嘴角一勾,邪恶的一笑,双眸中带着阴险的光芒,那股狂傲的气息更家的强盛,漆黑的双眸淡然的看着怪妖,缓缓的说道:“在我面前最不应该拿出来的,就是幻器和……契约兽!”

    冰血话音刚落,完全不给任何人思考的时间,长袍一挥,带动起一阵劲风:“伙伴们,出来吧!”

    高航的声音落下,冰血的身体中突然迸发出数道刺眼的光芒,随即一只只一个比一个庞大威武的魔兽出现在冰血的身后,每一只都带着绝对不输给怪妖所放出的魔兽低的强悍气息。

    然而冰血身后每出现一只魔兽,都让站在下方的紫级班的人嘴张大几分,心更是跟着狠狠的一颤,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像哭,最后所有人干脆化为一个个石像,一动不动,好似连呼吸都没有了一般站在原地,保持着那个张大嘴巴的样子,一双凸出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半空中。

    五只……整整五只魔兽,而且每一只的气势都在怪妖的契约兽之上,能说明的就只有一个了……那么就是……这些都是高星神兽。

    我靠……神兽啊……一下竟然出现了五只神兽啊。难道是他们久不出世,所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神兽已经如大白菜一般,随处可见了。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小男孩,都能一下子拿出了五只高星神兽……

    这……这是要逆天了吗。

    怪风使劲的摇了摇头,始终不肯相信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太超乎自己的想到了,连忙伸出手头一不转的猛拉一下怪蒙,迷迷糊糊的说道:“蒙……蒙……快……快……看看!”

    怪蒙愣愣的看了一眼怪风,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僵硬的说道:“七星神兽烈焰雄狮、八星神兽地尊铁熊、七星神兽紫瞳银狐、八星神兽四翼龙鹰王、八星圣兽白虎王。”

    怪蒙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可以让战场的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每当怪蒙说出一个名字的时候,就有一阵倒吸气声响起,到最后险些有几个人直接抽过去。

    “还好……还好……还有一只是圣兽!”怪风拍了拍胸脯,毫无说服力的自我安慰着。

    然而在怪风还没有成功的说服自己之时,怪蒙的一句话瞬间如同一盆冷水一般,迎头倒了上去。“那是一只有着十分之八的上古神兽白虎的血脉白虎王,而且还是幼崽,成为神兽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怎么样……还打吗!”冰血轻松的靠着由本体出现的小乖身上,然而在冰血靠过去之时,那团围绕在小乖身上的火红火焰很巧妙的避过了冰血的身体,唯有伤到她一丝一毫,就连衣服都完好无损,好似这火焰不过是有形无实的假火罢了,不过那到底是是真正的有形无实,只有真正敢过去试的人才知道,当然这里面尽现外人。

    怪妖虽然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但是那越发冰冷的气息,和一双不停闪烁的眸子,却明显泄漏的他情绪的不稳定。

    “你的白虎王还是幼崽,其他的魔兽虽然等级高,但是在魔兽的领域中,你应该明白血脉才是最重要的吧!”怪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显得更加的正常一点,随即指着身边的暗黑魔狼说道:“魔狼是帝王型魔兽的血脉,而且已经到了成长期。你觉得只要它放出属于帝王型魔兽的威压,你们的契约兽有几个可以抵抗的。”

    怪妖说的这话确实没错,在魔兽中,血脉是很重要的,血脉的高低不仅仅决定魔兽的天赋和以后路的长短,还决定了他的地位。

    可惜啊……怪妖却算错了冰血真正的实力。

    不等冰血说吧,一道清脆的声音带着一种王者霸气响彻在了整个广场上空。

    “一只小小的成人期狼崽子,就敢在本帝王的宝贝主人面前叫嚣!”声音落下,随即而来的是一道更为刺眼的银光从冰血的体内发出,瞬间落到了冰血的身前,化作了一道银白色身影。

    好一个天人之姿啊,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血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阴冷,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切妩媚中带着几分阴毒。雪白的衣衫,雪白的手,没有一丝瑕疵的银白色长发用紫黑色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妖月邪释带着几分慵懒,优雅贵气带着几分闲散,然而更让人不容忽视的是一股震慑天下的帝王之气。

    男子一米八五左右,站在已经快接近一米七的冰血身前,连带着高傲的神情,淡然的看着对面的一人三兽,那眼神好似在附身自己的臣民,血色的眼中满是狠厉和阴毒,好似一条随时准备攻击的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就在男子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少年之时,浑身的煞气瞬间消失不见,就连那双让人不敢直视的血眸都瞬间变成了一番柔情,温柔的笑着。

    “主人,他们欺负你!”

    噗……吐血啊,有木有!这个场景,到底是谁欺负谁比较有可能啊!

    下方紫级班的一群人顿时哀桑了……

    “银摄!”冰血看着已经那个小男子突然变成了一个这般漂亮的成熟男子,微微一愣,随即温柔的笑了起来,拉过银摄的手,周身的气息也发生了改变,变得愉悦温柔。

    “让主人担心了,银摄很好!”温柔的声音好似流水一般,让人听了身心舒服,但是其他人却很明白,这样的温柔应该属于那一人的。

    “银摄好,就可以了!”冰血摇着头,轻柔的说道。跟刚刚那个狂傲嚣张至极的阴冷少年完全是两个样。

    所有人都知道,那名少年一定是血脉很高的魔兽,而且是墨心齐的契约兽,但是对于契约兽,竟然有人可以做到这般温柔,好似对待自己最亲的家人一般,自然,毫无防备,把心里最深处的柔情毫不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怪风他们都以为他们的老大是对契约兽最好的主人了,虽然也是冷冰冰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当他们是自己努力或者是武器,就好似兄弟一样。

    但是墨心齐对待自己的契约兽的感觉却更高的一个级别。那是家人,最亲近的家人。

    这想法一出,让怪风他们有一次愣住了,然而看向的冰血目光更加不一样了,能这样对待自己契约兽的人,不管她对外人是好是坏,起码这样的人,是他们所喜欢的。

    这时银摄缓缓的转过头,眼底的温柔瞬间消失不见,好似刚刚的他只是众人眼花出现的幻觉一般。一双血眸阴毒狠厉的看了一眼怪妖和他身边的那只暗黑魔狼,再看到那只暗黑魔狼浑身一抖后。银摄缓缓退后一步,站在了冰血的身边,不再说话。

    虽然同为帝王型魔兽,但是那只暗黑魔狼不仅仅是一只还在成长期的魔兽,根本不是已经进入成熟期的银摄的对手,就说他们两的血脉,银摄可是一只货真价实,全身流着帝王型血脉的魔兽,而暗黑魔狼却只有九分,其实这样的血脉在外界已属难得,谁又知道这个大陆上还存在银摄这么一条纯血统的帝王型魔兽。

    冰血看着脸色有些发黑的怪妖,狡诈的一笑,身体轻轻的靠在了银摄的肩膀上,歪着头轻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还要看一下我的武器!”

    轻快的语气中调侃的意味倒是十足,让怪妖的脸更黑了。

    本以为以怪妖的性格,一定会跟自己拼一拼,虽然他冷冰冰的,但是那种来之灵魂的倔强和要强,冰血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但是让冰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怪妖的下一个动作,瞬间把她给……雷主了。

    只见怪妖粉红的双唇微不可见的嘟了一下,随即那双冰冷的双眸哀怨的看了冰血一眼,脸上的神情什么看,怎么觉得满是委屈,声音依旧冰冷而且咬牙切齿,但是却带着淡淡的委屈和对冰血那毫无人性的控诉:“你……你欺负人!”

    “噗!”

    一连串的吐血声顿时从地面上传来,紧接着是碰碰的倒地声,但是却没有任何嚎叫传出,四周一片寂静。

    冰血微微张着嘴,一脸的看到蚂蚁强上大象一般的表情,愣愣的看着怪妖……这货……难不成被自己刺激疯了。

    “那……不打了!”冰血嘴角抽搐,僵硬的问道。就是她接受能力再好,也经不住这么一个闷天巨雷吧。

    “不打了!”妖怪狠狠的瞪了一眼冰血,扭过头不再看她。竟然让冰血闻到了一丝傲娇的气味。看来这货跟她家暗夜还是有很多地方不一样的,起码……她家暗夜是做不成傲娇的感觉的,好在怪妖这样做配上他那妖孽的连,到还算复合一些。

    “那么……”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慵懒的站直身体,双手环胸,淡笑着看向怪妖。

    只见怪妖对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紫级班的众人,再次恢复了那个冷冰冰,一身摄人气息的霸天王者:“紫级班所有人听令,从今日起墨心齐将是我紫级班的老大,违令背叛者,废元驱逐!”

    没有人抗拒,更加没有人发出一丝的疑虑,只见紫级班二十九,直直的站在地面上,举起右手放在胸前,献上自己最为诚心的敬意,对着冰血微微弯下腰,齐声道:“紫级班全员,见过老大!”

    冰血微微一笑,看着众人,眼中的冰冷少了许多,语气中的邪释也减了不少:“诸位兄弟姐妹客气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

    紫级班的整体实力,她想到过,紫级班的怪异,她有心里准备。但是对于现在这样绝对忠诚团结的紫级班,倒是有些出乎冰血的意料之外,不过却让她十分的喜欢。

    对于怪妖说的之气的考核,她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能在这里站稳脚,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要有跟他们拥有同样的心,那就是对于自己人不离不弃的心。看似很简单的四个字,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随即冰血让小乖他们恢复拟态,在这里他们留在外面就好了。不需要在进墨蓝之戒内修炼,毕竟这几个孩子已经被关了有好段时间了,也该出来透透气了。

    接着冰血和怪妖一前一后从半空中飞到了地上,刚想要跟其他人认识一下时。一道满是惊讶又带着几分娇弱的声音从大殿门口传来。

    “啊……你们……你们怎么打架了!班级里面的人是不可以互相打架的!”

    冰血听到这一声音后,双眉一挑,好奇的看过去。只见大殿门后快速跑出一名一身翠绿色长袍的女子,看那笨拙的样子,让人担心她会不会下一秒就被自己的脚给绊倒。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从冰血的脑海中闪过一听一声“啊!”那道翠绿色身影华丽丽的在众人面前摔了个狗吃屎,嘴里还不停的嘟囔:“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快速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绞着手指,哽咽的声音中却带着倔强。

    冰血看着这样的人,嘴角一抽……紫级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最重要的是……这人竟然只是一名高阶魔法师,还是个初级的!

    “那是我们的导师!”

    冰冷的声音从冰血的身后传来,顿时让冰血一愣,猛地转过头看向怪妖:“导师!”

    “嗯,不过只是负责我们生活的导师!”怪妖淡淡的点了头,但是眼中却没有任何鄙夷的神情。冰血在看看其他紫级班的人,同样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鄙夷或者不屑的表情,只有……淡淡无奈。

    看来这名女导师的地位在众人的心里不一般啊!

    “小心姐,别担心!妖老大他们没打架,只是在跟心齐老大切磋而已!”怪柔身影一闪,下一秒已经来到了女导师的身边,低头揉了揉女导师的膝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对于怪柔的称呼,冰血没有任何意见。成为这里老大,也是她来之前答应师父的,多一个人帮自己管理,自己乐得轻松,反正这些人的性格和那根深蒂固的班规,可以让她绝对相信,她没有看错人。

    “你们……没打架!”女导师缓缓的抬起头,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满是担忧的看向怪柔,在看到对方点头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不忙拍拍胸脯,来安慰自己。

    这时冰血才算是真正看清了这名所谓的紫级班导师。不大的眼睛,但是却很清澈,带着点单纯和天真,清秀的小脸上虽然不难看,但是放在这满是俊男美女的紫级班里面确实有些不够看了。但是却带着满满的亲和力,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亲近。白嫩的脸上带着几颗小雀斑,显得很可爱。虽然看起来很懦弱,但是却隐隐约约却带着只属于她的倔强。

    小导师慢慢的走到了冰血的身边,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冰血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似跟冰血说话,要做好许多准备一般,接着弱弱的声音问道:“额……你是墨心齐!”

    “导师!”冰血优雅的一笑,点了点头。

    “那个……心齐同学……你跟大家一样叫我小心就好!我虽然已经二十七了,但是却没有资格让你们叫导师的!”小心导师怯怯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小心姐!”冰血温和的一笑,点了点头。

    随即众人回到了他们那所谓的教师,也就是刚刚的那个里面只有一张椅子的大殿。不过此时在进去的时候,那张椅子旁边已经多出了一张更大更霸气高贵的紫黑色王子椅带着金边,而旁边的那个属于怪妖的黑色椅子则是有着银边,看来紫级班的的等级之分确实很重视啊。而旁边则放着一片黑色软布的沙发。

    冰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暗夜,因为她真心没指望暗夜能更他们讲话,因为她发现,对待其他人,暗夜比怪妖更冷。接着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也依次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毕竟他们以后都是伙伴了,有的时候机会和时间慢慢相处,没必要介绍这么详细。

    而在紫级班的介绍中,冰血也知道到了为何有六个人都姓怪,因为这六个人就是被自己师父最先带回来的人,这个姓是他们自己根据师父的外号套上的,三位师父被外人都统称为三老怪。

    怪妖是这个紫级班的老大之一,是一名黑暗系、冰系的双系大魔导师,不过知道他是黑暗系魔法师的只有自己人。另外他还是魔与妖兽的结合之子,难怪冰血在他身上感觉出一丝怪异的气息。不过这种气息让他用幻器很好的遮盖住了,正常来说估计只有神阶强者才会感受到了。

    另外的五个人,被众人统称为紫级班的五怪。

    怪风速度极快,据说他是大陆上一个隐世家族的直系,但是因为出声后没有察觉到任何灵力的波动被抛弃,不过却在一场意外中解开的身体的禁锢,也慢慢明白了,自己不是没有天赋灵力,而且因为那股灵力太过强大,是风系元素的变异体,才会在出生的时候自动封印。后来遇到了冰血那云游的师父。被师父所救,带了回来,虽然没有收他为徒,但是却给了他新生。

    怪灵,一个跟怪风差不多遭遇的,身体拥有着被世人定为废物属性的空间系属性,而且极弱,弱到根本废物没什么两样。后背家族抛弃,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死在面前,自己也被欺负的只剩一口气。被冰血的师父所救,带了回去,同怪风在一起。但是性格也变了许多,好无存在感,跟幽灵一样。

    怪羽,风系、黑暗系双系魔法师,是魔与精灵的混血儿,这样的半魔半精灵被称为坠精灵。萝莉的外表下有一颗魔鬼的心,喜欢用甜美可人的外表去欺骗敌人,然后用做惨烈、血腥的手段将让活活的折磨死,这是她最大的爱好。因为魔和精灵都有着变换为人类外表的能力,但是怪羽却总是喜欢将自己背后的那双黑色的透明羽翼展现在大家的面前,据说这是她想念爹娘的方式。她是在被魔族追杀的时候,被师父的朋友救起来的,不过后来被丢到了师父那里。

    怪蒙,人类与金睛比蒙的孩子。有着人类的外表,不过却高大威武很多,古铜色肌肤下有着一张粗狂但是却同样俊美的脸,双眸中偶尔划过的一抹细腻和憨厚,证明着此人不想外表那般只懂粗鲁的猛夫。不过据说他有着金睛比蒙的传承天赋,比正统血脉的金睛比蒙还要厉害。他是母亲在逃难中一个人生下来的,不知道为何,当他懂事以来就一直跟着普罗城的城主,后来被送到了师父这里,却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算是城主的半个义子!

    怪柔,是海妖与人类的孩子。而她也传承了身为海妖的母亲的所有能力,甚至更强。文静的她,总是冷静沉稳的照顾身边的伙伴,好似一个温柔的邻家大姐姐。美丽柔和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笑容,但是却只有她的敌人知道,这温柔的外表下是多么可怕的爆发力。她不同于其他几个人,没有被族人嫌弃驱赶。因为自己那极高的天赋,海妖一组十分的看中她,但是当她得知自己的父亲就是那海妖族族长杀死,而自己母亲被他们所害后。她逃离了那个虚伪的地方,她想要找母亲,想要报仇,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还没有那个实力。所以她选择逃了。在逃跑的途中被白俊所救,同样送来了这里。

    所以这六个人,是绝对不会背叛帝樱,背叛紫级班的。然而对于成为紫级班新任老大的冰血,他们也做到了百分百的佩服、信任和忠诚。

    在冰血好奇的问他们为何这么信任自己的时候,他们的答案让冰血愣了好久。

    “因为能进入到紫级班的人,不仅仅要有实力,有对伙伴不离不弃的心。还有一条很重要的,那就是被选中。白俊阁下既然能亲自送你们进来,那么就是说,你们是三位太长老选中的人,只要是选中的人,那么就是我们的家人,是我们的亲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