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九十五) 王对王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看着原本应该是骚态万分的妖孽男子,浑身却散发着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冰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纠结,转过头看了一眼绝对不比妖孽男子长得差的暗夜,轻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个世上还有跟他家暗夜一样的人哦。

    冰血双手环胸,淡然的看着前方椅子上的黑衣妖孽,眼中带着戏谑的光芒,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

    “考核!”冰血看着眼前的这架势,也明白了,这应该就要开始他们所谓的内部了考核了吧。

    “嗯!”冰冷的声音如同怪妖那一身的冰冷气息一般,带给人刺骨的冰寒。

    “内容!”冰血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样子,没有因为对方的冰冷而照成一丝的不适。

    突然怪妖猛地抬起头,一双冰冷刺骨的冰蓝色双眸瞬间对上了一双邪魅中带着几分慵懒的黑眸,四周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就有些冰冷的空气,如果突然结成冰珠,相信众人也不会绝对奇怪。

    然而妖孽男子怪妖身后的一群人也在此时看着冰血的目光中有了一个新的间接。

    竟然有人敢对上他们老大,坚持这么久不说,气势上更是不输分毫。更让他们觉得惊讶的事,这个新生的气势竟然隐隐约约的不断盖过他们老大。

    两股王者之前,此时在大厅的上空发生着激烈的碰撞,互不相让。一个冰冷的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一个邪魅中带着慵懒,让人感觉神秘莫测。

    王者相交,两王对抗,就要看那个气势更强,更有威瑟力。

    胜者为王,这句话,不管在哪个时空,哪个朝代都永久不衰。

    突然妖孽男怪妖浑身一震,快速收回放出的气势,冷冷的看着冰血,冰冷无情的双眸中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不仅仅如此,就连他身后的二十九个人此时看着冰血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只恐怖的怪兽一般,目瞪口呆,满脸的震惊加……惊恐。

    第一局,老大竟然输了,输给了一个让他们连气息都察觉不到的小少年。这……怎么可能。

    紫级班众人的心里不断的翻滚着,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出声议论或者开口询问,在这里他们是最亲的兄弟姐妹,最默契的伙伴密友,但对于紫级班的老大,他们确是绝对的服从,不需要任何疑问和顾虑。这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紫级班。

    “现在可以说了!”冰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淡然的站在原地,脸上挂着那抹慵懒邪魅的笑容。

    这时妖孽男终于动了,只见他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一米九的身高,配上的那完美的模特身材,加上那一身冰冷强悍的气势,不愧是一名能在这极品天才横行的紫级班脱颖而出,占据鳌头。

    “六个人,两人一组对打,我们只要两个人!”怪妖的声音冰冷刺骨却铿锵有力,而在他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好似一个大冰块一般,除了嘴在微微的涌动以外,脸上就没有一个地方让人看出是在动的。那双冰冷的双眸始终盯着冰血,没有任何情绪。

    “你觉得……可能吗!”冰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带着一种迷惑人心的邪魅感,让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但是一旦进入就会猛然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片漆黑阴冷,充满嗜血残忍的炼狱,只进不出。

    “想要进紫级班的人很多,能走到你们这一步的人却很少,其中的艰辛我想你们都知道,怎么想要放弃吗!”明明是一副戏谑的口气,但是从怪妖的嘴里说,就完全变了一个味。

    “我有说要放弃吗!”冰血慵懒的歪着头,笑容不变,那双幽深的双眸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哼!擂台在后面!”一种失望的情绪瞬间划过怪妖的心头,冰蓝色的双眸沉沉了,不再看冰血。话刚出口,抬起修长的手指指向众人身后的两米高高台,身后的二十九个人自动分开两路,让冰血六个人看清。

    冰血歪着头,双眉一挑,轻悠悠的声音毫不在意的问道:“擂台,给我们六个!”

    “当然!”妖怪冰冷的声音中终于出现了几分正常人该有的情绪……不屑。

    “要擂台做什么!”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痞笑,身上竟然升起了一抹纨绔子弟的感觉。让看着她的二十几个人顿时有种人格扭曲的感觉。这人到底……有多少面啊!

    “当然是给你们对打用的了!”怪妖那冰冷声音中的情绪再次得到了一个升华,竟然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周身的气温越发的低。让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人,不由自主的移动了下脚步。

    “我有说我要打吗!”冰血好笑的看着情绪终于有了几分不稳的怪妖,歪着头,双手环胸,悠闲的抖了抖腿,痞子气息十足。

    “那你这就是自动放弃,怎么难道你不问问你身后的那些所谓的伙伴,他们可不一定跟你想的一样!”怪妖一甩衣袖。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满是邪气的小子,绝对有把圣人气疯的本事。

    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老大有过冰冷以外的情绪的二十九个人,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扭曲来形容了。果然……最强大的还是那个新来的小鬼,功力深厚啊。

    冰血冷笑一声,微微侧过头看向身后的五个人,双眸一挑。

    “呵呵,心齐决定就好!”洛坤温和的一笑,温文尔雅的气质中带着高贵不凡。然而这样的男子却甘愿居于一名年纪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身后。而且看着他的表情,紫级班的所有人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只要那名叫做墨心齐的神秘少年说离开,那五个人绝对不会对这个众人梦寐以求的紫级班有任何留念。

    听到洛坤的话,冰血微微一笑,其实她扭过头也不走个形式给对面的那些人看罢了。

    随即冰血看向怪妖,双眸一挑,幽深的双眸中带着弄弄的挑衅:“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既然你们都不想遵守紫级班的规矩。这里就不是该待的地方了,怪风送他们走!”怪妖一扭头,不再看向冰血。再次恢复成冷冰冰,毫无情绪的样子。

    “我有说我们要走吗!”

    冰血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刚刚转过头的怪妖顿时一愣,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冰蓝的双眸中那一片死水般的冰冷再也维持不住,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顿时让怪妖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滔天大火。

    “那你想怎么!”愤怒的大吼由怪妖的口中发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今日为何这般反常。

    “我们兄弟六人,一起来,自然要一起留!紫级班的规矩……本少今日就把它破了。”突然一股王者般唯舞独尊的强悍气势顿时由冰血体内爆发而出,竟然比刚刚与怪妖对抗的那股气势更加凶猛,冰血嘴角带笑,却阴冷刺骨,让人胆寒,这种冷不同于怪妖的冰冷,而是一种来至地狱深处的阴冷,直接穿透人的灵魂,聂心入肺。

    “强则为尊,本少今日就用这四个字,入这紫级班。”铿锵有力的声音带动着一股爆裂般的强悍气势。此时除了怪妖一人方能顶得住冰血这股气势的震慑,其他二十几个人,心中虽然闪过一丝被挑衅的不满,但是瞬间就被这股气势压的彻底粉碎,连一丝丝的抵触都升不起来,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是一场,他们无法穿透的战斗。

    这是一场,王与王的对决,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参与。

    冰血与怪妖冷冷的对视一眼,一瞬间光芒一闪,二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当所有人追出宫殿之时,看到冰血和怪妖两个一左一右漂浮在半空中,一冷一邪,一黑一紫,都带着同样强悍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紫级班最强的人!”冰血冷傲的一笑,眼中闪烁这强烈的好胜之意。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该紫级班的规矩!”怪妖冷冷的看着冰血,单手一挥,一股凌厉的势压已向着冰血冲击而去。这股声势浩大的凌厉势压快速在空中形成了一股冷风,直接将冰血的紫色长袍吹的呼呼作响,墨色长袍随风飘动,而冰血却丝毫没动。嘴角依旧带着带着那抹冷傲的笑容,邪释的看着妖怪。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冰血双眸一闪,弹指一挥,脚下一个硕大的冰蓝色五芒星顿时出现在半空中,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十分的耀眼。与此同时,一圈冰蓝色的光芒顿时由五芒星中迸发而出,将怪妖所有的势压劲力全数挡在了外面,同时还破了怪妖势压所造成的那股劲浪,让这股劲浪全数向着怪妖反扑了回去。

    只见风向瞬间逆转,吹动着怪妖那一身黑袍和那一头长发纷飞而起,露出长袍下的冰蓝色劲装。

    看到一风回路转的场景,地面上顿时传出了一片哗然!

    这……这……竟然不仅挡掉了对方的所有攻势,还将这股攻势反弹了回去。

    这可是挑衅啊……次果果的挑衅。

    素来嚣张灌了的紫级班,今日终于见到了那嚣张当饭吃的鼻祖……狂傲冰血。

    ------题外话------

    呜呜呜……乃们太让我感动了。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胳膊疼,现在浑身都疼,提不起力气来。为了大家,猫猫今晚一定好好休息,明天好好完成任务,么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