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九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靠,这些食人蚁真的没有灵智吗!”

    一声满是惊讶的低吼从洛坤的嘴里发出。

    只见河岸上的那些食人蚁正成群结队的往河里送树叶,随即一个接着一个的爬上树叶,向着冰血他们的方向划来。

    冰血冷冷的瞪了一眼身后的河岸,坐过头对着还在发呆的几个伙伴低吼道:“还废什么话,向着下游跑,他们的树叶估计承受不了多久!”随即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向着下游游去。

    冰血慢慢的游到几个人的身后,这时暗夜也突然满了下来游在冰血的身后,前世是叶冰熏和韩启明,中间夹着包裹洛天的洛坤。因为他们是向着下游的方向游去,而且这条河水的水流比较急,所以根本不费多大的力气。可是同样的,身后的那一片片叶舟上的食人蚁也紧紧的跟在后面,虽然已经有很多被水流冲散掉进了水流,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食人蚁坐着叶舟追过来,还是不吃了冰血几个人,他们有不罢休一般。

    冰血抬眼看了看越来越急的水里,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对着身边的暗夜低声道:“夜,用剑气!”

    暗夜看着冰血微微点了点头,在水里定住身形,突然转过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那些食人蚁,猛地抽出手上长剑,对着后方的水面就是一挥。强悍的剑气带动气一阵巨大的水波冲向那一片片叶舟,将叶舟和叶舟上的食人蚁全部淹没。

    听到身后的响动,洛坤几个人也同时停下了身子,转过头看向身后,在看到那些被淹没的食人蚁后,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在水里还有办法对付这些恶心的恐怖家伙。

    “走!”冰血在暗夜挥出一剑后,快速转过身冷道一声,再次向着下游游去。

    冰血几个人这时也开始向着河对岸游去,这边的河岸上有食人蚁,水流又这么急,也不知道下游有什么东西,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就只有对岸了。

    因为此时除了洛天以外的五个人都在奋力的向着对岸游,这条河水比之前看到的那条宽许多,而且水中的能见度很低,水流又急,刚刚向着下游游,还可以借助水流向下,不会费太多力气,但是此时他们是逆着水流向着横向的对岸游,所以较为吃力。而被洛坤抗在肩膀上的洛天,是唯一一个露出水面的部位最多的一个人,也是此时看的最远最清楚的一个人。

    这时在刚刚能看清对面岸边上的景物之时,洛天一声惊呼再一次让所有人停下了动作:“那是什么?”

    对于这个古怪地方的生物,就算最单纯的洛天也不再相信这里有什么是没有攻击性的动物了。这一个月来他们见到的猛兽已经太多太多了,不管是大的小的,只要是没毒的,那么就绝对是吃人的!所以在洛天看到河岸上的那些丑了吧唧,长得怪怪的东西的第一时间就是叫出来,让哥哥们知道。

    他们又有麻烦了!

    冰血第一个闻声抬起头,看向对岸。顿时双眉一挑,一股杀气瞬间从体内爆发出来。身体定在河水中,双眼杀气腾腾的看着不远处岸边上同样虎视眈眈盯着他们几个人的十几条鳄鱼。

    没错……那一条条长得向恐龙,长三四米,又长有大的嘴里长有许多锥形齿,腿短,有爪,趾间有蹼。尾长且厚重,皮厚带有鳞甲的东西就是鳄鱼。

    “真他娘的衰到家了!”冰血慢慢的拉低自己和伙伴的身体,让他们的身体劲量缩在水下。嘴里狠狠的嘟囔一句。

    “那些东西也吃人吧!”叶冰熏木然的声音直接问出了一个肯定句。

    “是鳄鱼,力气很大,只要是肉,它都吃,绝对不挑食!”冰血有些无语的说道。

    顿时几个人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硬生生的压住了那只想要扶额的手。背后的河岸是一群食人蚁等着他们,前面的河岸有一群狰狞的鳄鱼看着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怎么办?我们要往回走吗?”洛坤看着河岸上那些已然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的鳄鱼,将头往河水里缩了缩,对着冰血小声说道。

    “跟鳄鱼打,最差也不过是少个胳膊缺条腿。回去跟那些恶心的虫子打,我保证你连跟头发都不会留下!”冰血紧紧的盯着按上的鳄鱼,咬牙切齿的说道。

    韩启明紧了紧水下那只握着短剑的手,低声说道:“那我们是要上去打吗?”

    冰血冷着脸,目光冷厉的看着河岸上的那群鳄鱼,估算了一下他们如同上岸去与这些鳄鱼战斗的胜算。这鳄鱼少说也有十来条,而且还不知道旁边的什么地方还有没有他们没有看到的鳄鱼。贸然上去一定会受到围攻,他们的体力不多,根本很难在这么多条成年鳄鱼的嘴下全身而退,冰血当下决定,这场仗根本打不了。

    冰血轻轻的转过身,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带动起大幅度的水流,并且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轻声说道:“慢慢转身,控制水流,最好不让那些鳄鱼发现,我们向着下游游!”

    洛坤几个人连点头的动作都省下了,一个个小心翼翼的缩着头慢慢的转过头尽量减少水面的拂动。

    突然洛天脸色有些发白的靠在洛坤的肩膀上,指着那一条条不断的往水里窜的鳄鱼,低声惊呼。“来……来了!”

    冰血听到洛天的声音后,猛地转过头看向想些向着他们游来的鳄鱼,一身的狂暴杀气再也无法控制,瞬间爆发出来,对着洛坤和叶冰熏快速低吼道:“擦!快跑,洛坤带着洛天往前游,熏跟在洛坤的身边!”

    洛坤紧紧的皱着眉头,看了冰血一眼,眼中带着挣扎。那些鳄鱼在水中的速度他也看到了,那样的速度不到几分钟就会追上他们。更加明白冰血要自己带着叶冰熏、洛天先跑,而她和暗夜、韩启明要拖住那些鳄鱼,虽然心里不甘,但是洛天不会水,叶冰熏的武器在水里很难发挥出很强的杀伤力,他们三个如同留下,只会拖累冰血、暗夜和韩启明他们。

    当下洛坤咬了咬牙,当机立断转过身,紧紧的抱住洛天,对着叶冰熏低吼道:“我们走!”“可是……”叶冰熏皱着眉头,眼中闪速痛苦的神情看向冰血。

    “别可是了,只有我们劲量往远游,他们会跟上来的。我们在只会拖累他们!走!”洛坤一把拉过还在挣扎的叶冰熏,向着下游快速游去。

    “小启,不要让自己离太远!”冰血单手一挥将血煞横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向着他们冲击过来的鳄鱼群。

    “放心!”韩启明脸上再次挂上那副灿烂的笑容,紧握手中短剑,笑眯眯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鳄鱼,满是笑意的双眸中深处却阴冷一片,蕴藏着浓浓的杀意。

    这时冰血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暗夜,温柔的一笑,点了点头。毫不意外的在暗夜眼中看到了一抹温柔的光芒划过,心中的不安也瞬间消失不见。

    冰血再次转过头看着离他们不到三米的一条四米长的成年鳄鱼,脸上冰寒一片,眼中杀意尽现,脚下一蹬,双手狠狠的拍向水面,借力使力,身体瞬间窜出水面,快速向前跃出,四周溅起一片浪花,再一看冰血此时已经稳稳的站在了那条四米多长的成年鳄鱼的背上。说时迟那时快,刚站到鳄鱼背上的冰血,完全不给鳄鱼反应的时间,一把勾起鳄鱼的下颚,抬手就是一刀,鳄鱼下颚是防御最弱的地方,被血煞这一刀下去,直接割断的经脉,导致大出血。紧接着冰血一个跳跃,瞬间跃出了几米开外,远离了那条挣扎疯狂挣扎的鳄鱼。

    而这股血腥味同时刺激到了不断向着这边游来的其他鳄鱼,离那条被冰血割了经脉仍在坐着垂死挣扎的鳄鱼最近的那些鳄鱼疯狂的向着那条快死的鳄鱼游去,并且张着大嘴,不断的撕咬着那条鳄鱼的身体。

    对于这些鳄鱼的自相残杀,韩启明和暗夜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讶。这些东西本身就是性情残暴的猛兽,没有任何灵智,会吃食同类的尸骨在正常不过了。这样也给了他们机会先杀那些向着他们围攻过来的鳄鱼。

    这边的冰血噗的一声再一次进入水中,连气都没有换一下,直接向着水低潜去。虽然水里的能见度比较低,但是对于冰血来说,还是不妨碍她准确的看出鳄鱼的位置。

    冰血如同一条人鱼一般,嘴里摇着血煞,双手并用快速自然的向着漂浮上河面上准备攻击暗夜的那条鳄鱼悄声无息的有了过去,这条鳄鱼大概有三米多长,自己的身高刚好从它的头到肚子连接尾巴的那个地方。冰血刚接近鳄鱼的下面之时,猛地从下方双手双脚的抱着鳄鱼的肚子和头,一个顺力,猛地翻过身付出水面。原本她下鳄鱼上的样子,瞬间转变成了冰血在上面跨坐在鳄鱼肚子上的情景,拿手狠狠的按住来不及挣扎的鳄鱼,一手抓过叼在嘴里的血煞,扬起手一刀刺向身下的鳄鱼,从脖子到肚皮直接被冰血一道切开,来了个华丽的开膛破肚,整个内脏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随着压在鳄鱼肚子上的冰血离开,那条鳄鱼也顺势翻了个身,身体中的内脏气管纷纷从里面流到了河水中,原本就有些污浊的水面瞬间变得一片阴红。引来了几只鳄鱼疯狂的嘶哑抢夺。此时的冰血也远离的那个地方,不知道潜到哪里去了。

    而另一本的暗夜和韩启明则是采取的配合战术,这二人在陆地上都很强悍,但是到了水里一身的功夫能发挥出七成就已经很不错了。暗夜虽然比韩启明强上一些,但是对于水战他这也算是第一次,而且面对的还是这种在水中称王称霸的鳄鱼。但是他们两个却没有出现任何惊慌失措的样子,相互配合着,看上去也越发的游刃有余。

    这时一挑将近四米多长的成年鳄鱼突然从暗夜的背后窜了出来,眼看着就要张开大嘴咬向暗夜,不远处的韩启明一口叼住手里的短剑,身体一窜瞬间窜到了那条鳄鱼的旁边,想都没想按住了鳄鱼的双鄂。感受到手中挣扎,韩启明双手按的更加用力,没想到这只鳄鱼竟然真的就张不开嘴了,没等他惊讶,前面的暗夜就猛地一回身,从水下挥出长剑,对着韩启明手里的那条鳄鱼的眼睛直直的刺了下去,直接从鳄鱼的眼睛将这条鳄鱼对穿而过。

    而另一本的韩启明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道背后传来,带着一股水流的冲击力,当下一咬牙猛地转过身,不出所料,一条三米多长的鳄鱼已经游到自己的面前,就在那条鳄鱼张开大口准备咬向自己的一瞬间,韩启明单手一挥,快速把手中的短剑竖着cha在鳄鱼大张的口中,鳄鱼口中吃痛,连忙想要闭上自己的双颚,但是因为韩启明的短剑卡在口中,使得这条鳄鱼上颚和下颚根本合不起来。整个身体在河水中暴躁的来回摆动,而那条强而有力的尾巴更加烦躁的不断摆动,对着韩启明就疯狂的扫了过来,韩启明只感觉腰下一紧,瞬间被一股力道给提了起来,飞身上了鳄鱼的背部。再一看,一道黑色的身影手中银光一闪,嘭的一下直接对上了那条扫向自己的粗壮尾巴。

    “暗夜大哥!”韩启明焦急的看着那道被鳄鱼尾巴扫到飞出好远的黑色身影,猛地大吼一声。

    “混蛋!”韩启明站在鳄鱼的背上,愤怒的大吼一声,一个翻身再次下了水,伸手一番一把抓住鳄鱼口中的短剑,手臂一用力唰的一下,直接从鳄鱼的口中瞬间嘴角一刀划了出来,直接将这条鳄鱼的整块下颚给卸了下来。不过是不甘心一般,韩启明再次挥刀,另一手抓着鳄鱼的上颚猛地用力,将整个鳄鱼给翻了过来,而韩启明与此同时一个翻身坐在了鳄鱼的肚子上,对着鳄鱼的脖子一刀下去,猛地向下一划,又一只鳄鱼在这边河水中被残忍的开膛破肚,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管是冰血,还是暗夜,又或者是韩启明,他们解决鳄鱼的速度说来慢,但是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在水里根本鳄鱼比的就是速度,谁的速度更快,那么伤的死的绝对是对方。

    “暗夜大哥!”韩启明解决掉那条鳄鱼后,惊慌的看向刚刚暗夜落下去的地方,狠厉的双眸中出现了几分惊恐的神色。

    噗的声音,韩启明的身边不远处的地方冒充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暗夜摸了一把脸上的谁,对着韩启明说道:“我在这,没事!”

    看到平安无事的暗夜,韩启明长舒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缓缓的归了位。

    暗夜快速游到了韩启明的身边,这时一道劲道十足的气流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身后,韩启明和暗夜顿时一惊,然而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杀气和鳄鱼该有的凶残之气,下一秒便被那道气流顺势推到了十几米外的地方。而在发出气流的那个地方一个娇小的身影破水而出,脚尖轻点水面,在空中翻过一个诧异的弧度,紧接着跃进了里暗夜不远处的河水里。

    眨眼睛冰血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水面上,来不及抹去脸上的水,对着还在发呆的两个人一声大吼:“走!”

    一声低吼也让暗夜、韩启明两个人回过神来,看到完全无损的冰血后,猛地转过身向着下游冲去。

    此时身后的那些鳄鱼依旧疯狂的撕咬抢夺着已经死去的同伴尸体,冰血三个人也借此机会远离了刚刚战斗过的地方。

    冰血三个人手脚并用快速向着下游游去,不到十分钟便看到了等在河水中的洛坤个人,也看到了那三张满是焦急的面孔。

    “心齐哥哥!”洛天在看到冰血之时,满脸激动的唤道。而始终抱着他的洛坤,脸上向着三人的背后看出,再没有看到那些凶猛的鳄鱼之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冰血几个冲刺来到了洛坤、洛天、叶冰熏的身边,摸了一把脸的上水,对着三个人说道:“拖不了那些东西多长时间,我们快走!”

    “好!”洛坤几个人点了点头,和叶冰熏一起夹着洛天向着下游漂流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动,他们越游越远,水流也越更加的急。此时的六个人体力已经耗尽,完全属于那种强弩之末,被这湍急的水流一带,险些被冲进河底,刚刚稳重身形从水里探出头,又是一波湍急的水流一带冲击而来,带着几个急转的旋窝直接将六个人倦了进去。被卷进河水中的第一时间,暗夜一把拉过冰血的手腕,另一手抓过另一边的韩启明,而韩启明也猛地拉住了前面一点的叶冰熏,叶冰熏本身就跟着洛坤一起夹着洛天。就这样六个人瞬间连接成一条线,顺着急旋的水流快速向着下游冲去。

    六个人被这疾驰而下的水流冲的东倒西歪,根本分不清方向,加上最后的力气都用在了拉住身边伙伴的上面,再也没有力气去抵抗这股强劲的水流冲击。冰血在头稍稍探向水面之时,一瞬间看到了两边越发清晰的树木和巨石,顿时心中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擦……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幸运。

    “咳咳……我们……我们要……冲……到哪里去啊!”洛坤一边死死的拉着洛天,努力的将他水面上提,自己却已经喝了不少的河水。满脸悲愤的仰天大吼。

    “大家……小心,前面……是瀑布!”冰血随即仰着头对着天空快速大吼道。

    “靠……刺激死老子了!”韩启明接着仰天大吼,想要将压抑在心中的那股火统统吼出来。

    然而就在韩启明吼出这句话后,一阵失去平衡,急速下落的感觉瞬间袭在六个人的身上。暗夜抓着冰血手臂的那之中一用力,瞬间抱住冰血的腰,将冰血整个人搂紧怀里,密不透风的护住。

    “别怕!”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冰血那颗不安的心瞬间得到了救赎。伸出手紧紧的搂住暗夜的腰,任凭身体不断的向下坠落。

    奔驰而下的水里让几个人根本无法睁开双眼,就算是强忍着睁开,四周也都是快速闪过的流水,根本看不清下面迎接他们的是水潭还是礁石。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水击声,让他们听不到和喊不出任何其他的声音来,只有紧紧的握住伙伴们的手,才能让那颗不安慌乱的心感受到一丝安全感。

    不管如何,不管下面迎接他们的是生机还是死亡,起码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就算是因为水流的冲击让他们看不清身边的人。但是手中那紧握的感触却没有丢失,一直都在感觉彼此,别怕……还有我们。

    扑通!

    扑通!

    扑通!

    接二连三的声音从瀑布下方的水潭中传力,溅起了无数道浪花,紧接着六颗狼狈的头突然冲水潭中冒了出来,脸上带着几分震惊,随即是一阵狂喜的表情。

    冰血几个人第一时间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人呢,在看到其他五个人完好无损,都好好在身边,六个人齐齐的舒了一口气。

    “哈哈哈……老子还活着,还活着!”韩启明猛地扑到了暗夜的肩膀上,拦着暗夜的脖子,仰天大笑,那笑声格外的响亮。

    洛坤怀里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弟弟,无奈的看着韩启明,这娃算是被刺激大了,竟然敢去搂暗夜的脖子,这可是之前除了冰血以外,谁都不敢做的事情。然而洛坤也许没有发现,从自己小时候知道失去亲生母亲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哭的他,此时双眸泛红,竟然闪出几点星星闪闪的泪光。

    “哥哥,你哭了哦!”洛天歪着头,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家的哥哥,疑惑的问道。

    “胡说,这是水。你看我们几个谁的脸上没有水啊!”洛坤说这话的同时,双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心虚,脸上转过头不再看怀里的弟弟。

    劫后余生的喜悦感冲刺时几个人的灵魂,这一连串的冲击,追该,生与死的较量,赛跑,在六名少年的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抹灭的记忆。

    虽然以后也会还会有更危险的冒险等着他们,但是却再也无法与这种感觉相提并论。也再也无法找到现在这中感觉。

    “夜!”冰血从暗夜的怀里探出头来,一把挥开挂在暗夜脖子上的手臂,无视掉韩启明那双哀怨的颜色,上上下下仔细的检查着暗夜的身体,生怕出现一点多余的伤。

    刚刚在下落的时候,暗夜紧紧的将她护在怀里。她知道,暗夜也怕,怕下面迎接他们的都是礁石,那么他这是在为自己留生路,就算是用他的身体做铺垫,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出事。

    还好……还好下面……都是水,没有任何礁石。

    还好!

    “少主,我们没事!”暗夜低着头看着怀里那张满是后怕的小脸,嘴角轻轻一勾,露出浅浅的一笑。

    “你觉得,你出事的话,我还会好好的活着吗。我们不是说过……”冰血瞪着一双眼睛,不满的看向暗夜。

    暗夜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心里一直都明白,虽然自己是她的守护者,其实身份上不过是她契约的奴仆。但是自己的这位主人却从来没有将自己看作哪怕是一分钟的奴仆。自己对于她从来都是重要的家人,不离不弃,生死相随的伙伴。但是自己又怎么可能看着她出事呢。就算是死,也是自己死在她前面。

    “少主……老爷夫人还等着你去救,小乖、紫冥跟你一样灵魂相融,更何况……暗夜怎么可能看着少主在暗夜面前出事。护你已经不是刻意而为之,而且早已成为了暗夜的下意识,除非死,否则再也改不掉了!”

    暗夜冰冷的声音,飘在冰血的耳边,让她感觉到,这是世间最温暖的声音,可以直接暖入心底最深处,飘荡在灵魂中,温暖整个人。

    暗夜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也只有冰血才会让他能表现的像个正常人,也只有冰血,才会让他这般付出,毫无怨言,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下意识会发出的习惯。

    “暗夜,你听着。如同我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放弃你的话,那么紫冥会第一个跑出来杀了我,然后他再自杀,因为身为他紫冥的契约者是不会这样贪生怕死,不顾亲人生命的。而小乖他们也会因此对我失望至极,不会在像以前那样。而我自己……也会永远都生活在痛苦悔恨当中,甚至最后会做成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与整个时空同归于尽也说不定。不管是你还是紫冥,又或者小乖他们。我一个都不会放手,要留,那么就大家一起留。我想如同今日我们真正一头撞死在了幕布下面,那么到底地狱,紫冥和小乖他们一定会笑着跟我们一起走进地狱的大门,无怨无悔。因为拥有这样的家人,对大家来说是一件死得其所的事情。”

    “至于父亲母亲,也许他们会伤心我的离开,但是如果我用亲人的命换取了自己活路,我想他们知道后,会更加的伤心吧。那样的两个人,怎么会生出如此一个的败笔。”

    冰血严肃的看着暗夜,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说的都是那么的认真和真诚。幽深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暗夜,她说的每一句话,如同一个火烙狠狠的烙在了暗夜的心上。很火热……火热的有些心疼,疼她的认真,疼的她第一个在意的永远都是身边的人,却不在乎自己。不过更多的确实暖,火热的温,冲刺着整个灵魂。

    “暗夜明白了,少主!”暗夜低着头,微微一笑,第一次破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尊卑之槛,抬起手温柔的揉了揉冰血的头发,虽然湿漉漉的,但是仍然让他感觉到各位的柔软,顺滑。

    “上岸吧。我们在泡下去,估计就要感冒了!这里可是没有任何灵力的幻境,估计风寒感冒对于我们来说也有可能吧!”洛坤笑着看向几个人,温和的说道。

    他们几个真的很羡慕暗夜,那是他们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也是无法赶得上的。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嫉妒过,因为那是暗夜所拥有的。而他们也同样拥有着冰血身上只属于他们的那份感情,和一个不可动摇的位置,这样就足够了。而且就凭着刚刚暗夜在抓住冰血的同时,另一手竟然死死的抓住了韩启明,这是洛坤和韩启明四个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也证明了,暗夜虽然刚开始只是看冰血的面子接受他们,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了伙伴,真正的伙伴。

    六个人爬上岸边,整个都摊在了地上,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胸口大幅度的上下起伏,此时的六个人连一个手指估计都抬不起来了。就这样躺在阳光下,边恢复这体力,边晒着身上的湿漉漉的衣服。

    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累到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刚在水里的时候只感觉浑身上下没劲,很疲倦,爬上岸才发现,竟然已经到了体力透支到最顶点的地步了。

    “幻境之主保佑,这个时候可以别来什么猛兽了,现在连一只兔子估计都能把我吃了!”韩启明四肢大开,无力的躺着地上。声音更是弱到只有他们几个人可以听到。

    韩启明可没有忘记,前几天他突然看到一只突然冲到了自己脚步,还没等他回神,那只兔子竟然对着自己脚就是一口,当时的场景比突然出现只有老虎咬自己都诡异。

    叶冰熏歪着头,一副挺尸的状态,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个地方就是个变态。创造这个地方的人,更变态!”

    “再变态,也没有我们的心齐大少爷变态。”洛坤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企图让自己精神一些。

    “睡一会吧。”冰血无奈的对着几个人说道。真佩服他们还有精神调侃:“放心睡吧,我们和暗夜先守着。”

    洛坤和韩启明、叶冰熏点了点头,终于闭上了眼睛,而洛天早就忍不住的不自不觉睡着了。

    “暗夜闭目养神,我闭上眼睛,敏锐度会更强的!放心吧!”冰血转过头对着身边的暗夜轻声说道。

    暗夜笑着点了点头,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带着一股温和的暖分,配上天空中大大的太阳,让六个疲劳过度的少年,舒服的享受了一个下午的日光浴,到了接近晚上的时间,身上的衣服也已经干透了。不过却让六个人看上去更加的狼狈,身上的衣服虽然比之前干净的许多,但是却破破烂烂皱皱巴巴的,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不过经过了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样子,在这种情况下,谁还能将就那些外表上的东西啊。

    接近夜晚的时候,冰血六个人也从挺尸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生龙活虎的坐起身。

    洛坤四个人伸了一个懒腰后,转过头看向冰血,看到的是一张苦大仇深的别扭小脸。

    洛坤挑了挑眉,好奇的看着冰血,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冰血满脸无奈的拿起个潮湿的火舌,举到几个的面前,憋了憋嘴,很是遗憾的说道:“兄弟们,今后准备吃生食吧!”

    “……”

    “天啊……”

    韩启明抱头长啸……这是一个多么悲催的世界啊!

    “还好拉,第一天我们可以试试生鱼片。这个还不错哦,我刚刚在水潭中发现了几条很肥的鱼,夜在四周也早点了能吃的果子。总比第一次就吃血淋淋的生肉好!”一边刮着鱼鳞的冰血,一边转过头看向洛坤四个人,微微一笑。那笑容顿时让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背后升起了一片冷汗。

    这笑容……太……阴森了。

    四个人再转头看了看冰血手里的鱼,和那把不断的挂着鱼鳞的匕首,再配上冰血嘴角的那抹阴森邪恶的笑容。顿时让四个人脑海中出现了一副,一个长的十分可爱甜美如天使般的小男孩,微笑着剥着手里的死尸皮。

    那感觉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冰血偷偷看了一眼被吓傻的四个人,脸上低下头戏谑的一笑。手上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三两下便解决了几条鱼身上的鱼鳞,在熟练的将里面的内脏拿出来,走到水潭边洗一洗。接着拿过早已经准备好的大树叶,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拿着一条已经清理好的大鱼。手中匕首快速飞舞,一片片雪白的鱼肉如同雪花一般,整齐的摆在了大树叶上。

    那手法好似已经做过了成千上万次,熟练到一直盯着她看的五个人目瞪口呆。

    “心齐哥哥!你经常吃生鱼片哦!好熟练啊!”洛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一双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冰血。

    “嗯,以前在雨林或者在其他没有食物的地方,生鱼片是最好的食物了,但是也有很多时候是没有鱼可抓的。或者饿肚子,好运的话,可以遇到一些可以吃的动物。”冰血笑着点了点头,随意的说道。

    “其他的动物,真的就这样生吃!”叶冰熏每天不由自主的一抖,轻声问着。

    “是啊,有的时候找不到水源,连清洗都没有地方。饿都快饿死了,谁还管得了那么多啊!”冰血边说边拿过旁边的野果,将果汁滴在上面。丝毫不理会自己的话在他们心里照成的震撼。

    之前虽然他们从冰血的口中听到过,但是听到一回事,真正见到又是一回事了,心里的震撼和感觉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随即冰血接着说:“有的时候如果没有水的话,为了保持体力,狩猎得来的食物不仅仅要生吃他们的肉,还要喝他们的血。不然根本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东西,或者找到水源!”

    冰血笑着将手里装着生鱼片的大树叶递到几个人的面前,轻声说道:“好了,快吃吧!吃完快睡觉,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赶路呢。这些生鱼片滴上了一些果汁,没有那么腥了,你们尝尝!”

    洛坤最先接过冰血递过来的树叶,拿起一块生鱼片,想都没想的丢到了嘴里,在感受到那股刺鼻的血腥味后,险些吐出来。但是却依旧嚼一嚼咽到了肚子里,随即抬起头,笑着看向冰血:“很好吃,你也快吃吧。白天都是我们在睡觉,吃完了你就先睡!”

    “好!”冰血笑着点了点头,递给暗夜一个装着生鱼片的叶子后,拿起自己身边的生鱼片,没有任何感觉的吃着,看她那表情,好似她手里的生鱼片一丝腥味都没有,完全是一盘美味佳肴,吃的津津有味。

    这样的感觉,让洛坤、叶冰熏、洛天、韩启明四个人突然觉得其中手里的生鱼片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也……挺好吃的。

    第二天,是六个人从来到这个幻境雨林中,早上起来最晚的一天,当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后,他们才起来,收拾一下,吃了几个野果,继续上路。

    又走了几天后,六个人终于穿过了一片树林,这几天来,他们没有在遇到什么大型的攻击类猛兽,不过却越来越的毒虫毒蛇出现。这些东西也根本不能吃,所以六个人已经当了好多天的食素者了。

    这时六个人来到了一片好似芦苇一般高草丛前。冰血看着眼前那一大片比她还高的草丛,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正常吗?”洛坤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疑惑。也只有在遇到比较难缠的麻烦时,冰血才会这般冷着脸,皱紧眉头。

    “难怪我们经过这片树林的时候,很少能看到大型的猛兽,但是却遭受了到了许多毒物的攻击。我想这片草丛里面一定有许多毒性极强的生物的巢穴!”冰血抽着嘴角,谨慎的看着前方。

    “怎么办?如果不从这里闯过去,想要绕过这里,肯定很难了!”洛天转过头看着两边一望无际的高草丛,脸上有些犯难。

    “就怕这里面有沼泽啊!”冰血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抹纠结。

    “沼泽?”再一次从冰血的口中听到了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词汇,不过很明显,这个所谓的沼泽才是冰血真正的犯难之处。

    “嗯,平时看上去跟泥泞的陆地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一旦踩进去,就会慢慢的往下沉,根本爬不出来,而且一旦完全淹没在沼泽中就会窒息而死。”冰血点了点头,简单明了的讲出沼泽的可怕。

    “就没有办法过去了吗?”韩启明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这沼泽简直就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大陷阱啊。

    “有,用沼泽的泥巴涂满全身,然后找一个交好平衡的枝干踩在脚下,慢慢的滑下去,一旦掉下去,还有可能在爬出来。但是那样的温度,是现在的我们接受不了的,会冻死在里面的!”

    冰血皱着眉头,看向身边的几个人。

    “想要绕过去估计很难了,我们只能继续往东走,才有可能走到雨林的边界,而这片草丛的方向就是东边!”洛坤摇了摇头,纠结的说出了他们的处境。

    是啊……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了!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闯过去。”冰血看着前方,点了点头,嘴角轻轻勾起,刚刚那股消沉的纠结气息瞬间消失不见,此时的她依旧是那个狂傲凌人的王者冰血!

    难道嘴角被那些一波又波的吃人东西给吓到了,真的……越活越回去了,小的时候都不怕那些沼泽和毒物,现在竟然退缩了,太不像自己了。

    冰血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暗暗的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下。

    好似看出了冰血的自嘲,韩启明拍了拍冰血的肩膀,轻声说道:“你只是太担心我们了。不过……别想那么多,我们可都在努力的站在你的身边,而不是要成为你的绊脚石的!”

    “嗯!”冰血微微一笑,以后她不会在这样了。

    “我们排成一字长蛇阵,你们跟在我身后,继续每走一步都要按照我的脚步去走,千万不能踏出一步!”冰血冷着脸,严肃的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

    得到了几个人的肯定,冰血挥刀,一下子砍断了一根较长的树杈,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拿着树枝,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

    “你放心在前面走,四周的安全交给我!”站在冰血身后的韩启明,手轻轻的搭在冰血的肩膀上,语气坚定的说道。

    “好!”冰血嘴角一勾,说了一个字。

    一路上他们走的小心翼翼,每走一步,就在冰血的小心探测下决定的。也越过了几个较小的沼泽,期间冰血丢了几个大石头进去,几个人看着慢慢下沉消失不见的石头,和沼泽四周的动物白骨,嘴角都抽了抽,一阵头皮发麻。

    这要是让他们自己进来,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而且一路上,冰血几个人也发现,每当接近沼泽地的时候,都会遇到大批的毒蛇、毒蜘蛛、毒蝎子的攻击,有的时候甚至是成群结对。

    对于这些毒物,冰血的毒药根本就排不上用场了,如同黑晶戒指中的那些高级毒药也许还有用些,但是她现在连与自己灵魂相融的魔蓝之戒都打不开,何况是黑晶戒指。

    小心翼翼的排除沼泽的同时,几个人还要分神去对付那些疯狂攻击的毒物,真心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但是却依旧让自己精神抖擞的去面对一切迎来的挑战,就算是强迫着自己去精神,也没有关系。这样超越极限的历练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夜晚的时候,他们是三个人睡觉,三个人一起守夜的轮换,毕竟那些毒物都太小,好多都不容易发现,要更加的谨慎才行。冰血腰包里面的丹药早就被泡到大多失去的药性,也怪她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会进入到了一个前世才会有的雨林当中,灵力和空间戒指还都被封锁了,最后悲催的只能是他们自己了。

    所以没有了丹药,没有了魔法,那么一旦中毒,后果可是十分麻烦的。

    就这样在这样的极其艰苦,到要吃草的情况下,他们终于将这片草丛走过了一大半,六个人的脸色都没有不太好了,缺水却食物,只有几个野果,每天省吃俭用的,也在前天吃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