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九十二)生死时速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一行人不知道跑了多久,好像从太阳刚刚升起没多久,到现在太阳都已经快要西降的时候了,他们还在不停的往前跑,洛坤和韩启明两个的感受更深,此时的他们两个就好像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只有机械的跟在冰血的身后,不断的慌不择路的跑着。

    叶冰熏一直被暗夜抗在肩膀上,观察着后面的情节。而那所谓的寸草不生,人畜难道的景象,他已经从最初的震惊到此时的麻木了。

    叶冰熏在暗夜的肩旁上低着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不敢有多余的动作,怕造成暗夜的不适,或者加重给暗夜,只敢稍稍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酸酸的脖子。就在他再一次抬起头看向几个人的身后时,顿时眼前一亮,大声吼道:“不用跑了,那些红色的虫子已经被我们甩的没影了。”

    冰血脚下不停,冷声喝到:“不用停,继续跑!”完全没有给其他人任何机会,计算是听到叶冰熏的话后,冰血的速度依旧不间半分。

    洛坤、韩启明、暗夜见冰血一刻不停的继续向前奔跑着,洛坤伸着头,有着吃力的边跑边问着冰血:“心齐……那些……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熏不是说已经不见了吗,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恢复下体力啊!”

    “食人蚁,也叫羯蚁。食人蚁凶猛无比,所向披靡,纵然是狮狼虎豹也无力与之抗争。他们的嗅觉很灵敏,被他们盯上的猎物,一旦逃跑,他们会不停不休的连续追赶几个月,不将猎物吃掉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又有那个人类或者是动物能跟他们一样不停不休的连续跑几个月的时间。最后的结果都是会成为他们的食物。”

    “不是吧!”韩启明惨叫一声,满脸衰败的看向冰血,边跑边大声说着:“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也不可能连续跑几个月啊。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冰血皱了皱眉头,冷声道:“有,用火烧是最简单快速的方法!”

    洛坤和韩启明对视一样,嘴角不断的抽搐着,用火烧……在这到处都是树木杂草的森林内。最后大火把那些恐怖的食人蚁烧死了,可是他们也逃不了的啊!那不是杀敌,那是同归于尽好不好!

    “难道我们真要这么跑下去!”韩启明转过头看向身后已经成为一片寸草不生的灰土地的林子,虽然再没有看到你那些密密麻麻让人头疼发麻,浑身肉疼的食人蚁了,但是脚下的速度却没有任何慢下来的迹象。

    突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几个人的左前方响起,清晰的水流声随着几个人的越往前跑越发的明显,空气中也散发着整整清凉的湿气。

    就在这时冰血对着左前方的那条小路一挥手,几个人快速拐了个弯,向着前方拼了命的跑去,没跑几分钟的时间,几个人前面的视线豁然开朗,再没有了那些寸草不生,或者说空虚萎靡的大树,而是到处都洋溢着一种清新的生命力,绿意盎然的树林,清澈叮咚的流水。

    冰血夹着洛天,率先一个大步冲到了小溪的旁边,紧接而来的是韩启明、洛坤和抗着叶冰熏的暗夜。

    刚刚倒带小溪边之时,只听冰血一声令下:“跳!”随即夹着洛天,一个纵身跳入了小溪内。紧接着“扑通!扑通!扑通!”三声入水声紧随而来。

    过了不到一分钟,六个满是狼狈的头从水下面伸了出来。

    洛坤双脚使劲的瞪着水,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从水下抬起一只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呼哧呼哧的说道:“这水和四周的青草都能掩盖住我们的气味,而且蚂蚁应该不会游水吧!”

    冰血一手扶着洛天,一手不断的向下划着水,不让自己的身体沉下去,皱着眉头,双眸冷冷的盯着岸边。在她的印象里,食人蚁是不会游水的,谁知道这个变态幻境里面的食人蚁会不会游水啊!

    冰血拉着洛天,转过头对着洛坤几个人摇了摇头,冷声说道:“我们不要在这里等那些东西过来,我们先过河。就算那些食人蚁能游水,这么宽的河,它们也过不来的!”

    “好!”几个人纷纷点头,这个时候暗夜已经不需要在抗着叶冰熏了,虽然他跑的没有几个人快,但是游水的速度还是不赖的,至于洛天,这娃是完全不会游泳。

    “心齐,把洛天交给我吧!”洛坤游到冰血的身边,伸手将洛天接了过来。

    冰血可是只比洛天高出一点点,刚刚在陆地上是因为冰血的速度比他们都快,如果自己背着洛天的话,那么他们的速度一定会被他和洛天给拖累下来的。所以洛坤一直忍着没有说,但是在河里,自己的水性还算不错,带一个洛天的话,根本不成问题。

    “好,不过你带着洛天要游在我们几个人的中间!”冰血微微点了点头,将洛天交到洛坤的手上后,单手一挥快速从裤腿中拔下血煞匕首,紧紧的窝在手中。

    “这条河水太平静了,有点不喝常理,大家小心!”

    听到冰血的话,几个人再一次提高了警惕性,手里各自握着自己的武器,奋力的向着对岸游去。

    这时原本十分安静的洛天一声惊呼让几个人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心齐哥哥,水里出现好多到蓝光,向着我们这边冲过来了!”

    “蓝光!”冰血顿时双目大睁,快速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河水里,顿时心里有种骂娘的冲动升了起来。随即来不及多想,对着身后的十个人,大声吼道:“快游,上岸!”

    几个人一听,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了,连忙双手快速摆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岸边游去。

    而此时的冰血咬了咬牙,在河水中立定身形,深深的吸了口气,双臂大开,以一种诧异的弧度在水手缓缓的摆动,就在最前面的那几道蓝光即将要接近她之时,双手猛地向前一推,一道带着强悍气势的水流带着一股冲去波向着那几道蓝光冲击而去,瞬间将那几道蓝光推回了十米开外,紧接着冰血猛地一转身,双手双脚并用,向着岸边疯狂的游了过去。

    然而那几道蓝光不过是停顿了三秒中,随即再次快速的向着冰血他们几个人的方向飞驰而来,速度既然比冰血他们快上许多,其中越来越多的蓝光加入到了最先游到冰血身后的那几道蓝光之中。

    突然一阵刺痛感从冰血的腿上传来,随即丝丝血红在这清澈的河水中漂浮上来。冰血来不及多想,一个回身,血煞穿破水流的阻碍猛地刺到了咬住冰血腿的那条蓝色小鱼的身上,手中一转,蓝色小鱼瞬间被砍成了两半,紧接着两旁的那几条小鱼猛地向着那被砍成两半的蓝色鱼有了过去,不到两秒中的时间,那条被冰血砍成两半的小鱼消失的干干净净。

    此时的冰血面无表情,低头盯着水中的那群蓝色小鱼,手中的匕首再次大力一挥,再次解决了几条已经对着她张开大口,露出一排锋利牙齿的蓝色小鱼,在那些已经被砍死的小鱼尸体还为浮上水面之时,再一次被四周其他的小鱼疯狂的吞噬掉了。

    而冰血也借此机会,对着岸边猛冲过去。

    “少主!”

    “心齐!”

    已经成功上岸的暗夜、洛坤几个人刚刚站起身体,猛地转过头看到冰血竟然还在河水中,身后还漂着丝丝血色,顿时心中一惊,就要下水去接冰血。

    “别过来!”冰血冷声一吼,四肢滑动的动作越来越快,好似丝毫感受不到腿上出来的痛疼一般。

    而此时追赶在冰血身后的蓝色小鱼越来越多,暗夜、洛坤几个人也在这个时候清楚的看到了刚刚那蓝色的光束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竟然是一条条巴掌大小的蓝色小鱼,看起来不仅仅没有任何攻击力,根本就是一些用来观赏的鱼类嘛。可是在看清小鱼嘴里的那一排排锋利的牙齿之时,五个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那样的牙齿,估计被要上一口,连肉都会撕下来吧。

    而看清了追赶他们的到底是什么怪东西后,几个人更加担忧冰血的安全了,可是却因为冰血的命令,不敢贸然下水,只能焦急的等在岸边。

    五个人纷纷握紧手中的武器,一脚踏进水里,紧紧的盯着冰血,做好随时随地冲下去救人的准备,就算他们在水里打不过那些奇怪的鱼,那么要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绝对……绝对不会丢人任何人不管。

    即将到达岸边之时,冰血猛地从河水里站了起来,脚下一蹬,瞬间飞出水面,身体如同火箭一般,向着前方的陆地冲去,而就在冰血离开水面的一瞬间,数到蓝色的光芒随即跃出水面,露出泛着银光的拍拍利齿,对着冰血的腿就要咬下去。

    与此同时,按上的暗夜一挥手拔出腰间的长剑,对着冰血的放心就是一挥,一道带着破竹之势的剑气瞬间冲击而来。在离冰血脚尖下不到一厘米的地方闪过,将冰血脚下追着不妨的蓝色小鱼瞬间懒腰截断,劈成了两半。

    而此时冰血也安全的落在了岸边的陆地上。

    看似很长的时间,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冰血和暗夜这一击的配合那绝对是最精准完美的配合,其中更是夹着那股早已融入灵魂的信任,相信对方的同时也在相信着自己。

    “少主!”暗夜身形一闪,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长臂一揽,轻柔的将冰血娇小的身体揽进了怀里,冰冷的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恐惧和深深的后怕。

    是不是……是不是就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再一次的将她一个人留在身后呢。

    “夜!我没事,那种情况,只有我修习的功法才能将那些食人鱼暂时推开,拖住时间!”冰血有些发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轻拍着暗夜那带着强烈颤抖的手,不断的安慰。

    暗夜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紧紧的皱着眉头,急促的呼吸证明着他的心跳,此时到底有多快。

    “这是真的,不然我不会傻的让你们先跑,当然会跟着你们一起跑啦!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你们嘛,放心吧!我真的没事的!”冰血也带着刚刚运动过大,体力大量消耗后的急促感,不过却没有想要坐下休息的样子,而且就已轻声的安慰的暗夜。没有人比她更能了解此时暗夜心中的恐惧感和那种死灰感,竟然还带着丝丝的绝望。

    那怎么行呢!她的暗夜是不应该有这些不该存在的感觉的。哪怕是平时冷冷冰冰的好似没有任何人类该有的感情时的暗夜,也比现在有人气多了。

    “暗夜,我不会有事。你也不能有事,我们大家都会好好的从这里走出去的,因为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昨晚,我们的目标还没有达成呢。所以……不会有事,我也不会允许让自己有事的!”

    冰血仰着头,靠在暗夜的怀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一双幽深的如星辰般的眼眸中,倒影着暗夜那张略显惨白的脸,就连脸上的那抹惊魂未定的神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暗夜在从那双幽深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那颗极度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安稳了下来。这双好看到不像话的眼中有自己,始终都用着自己,从未消失过。那么自己还在怕什么,不管如何,不管她去哪里,哪怕是地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只要跟在她身边,去哪里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的身边是否需要自己,是否有自己的位置。而现在他看到了,她要的……她的身边,她的眼里始终有自己的位置,没有人动摇。

    “嗯!少主,不管少主在哪里,都会有暗夜跟着。”暗夜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冰冷中夹着丝丝温柔。不过抱着冰血肩膀的手臂却始终没有放下了,依旧让冰血安稳的看在自己的怀里。

    “好了,好了。暗夜大哥,你快将心齐扶好坐下,她受伤了!”始终担忧冰血伤势的洛坤几个人,在看到暗夜身上那股疯狂暴走的气息消失后,连忙上前说道。

    暗夜听到洛坤的声音后,懊恼的皱了皱眉头,该死……竟然忘记少主腿上的伤了。

    暗夜连忙弯下腰,将冰血打横抱起,走到离河水远一些的地方,找了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坐下,随即将冰血安稳的放在自己的怀里。

    洛坤让韩启明带着叶冰熏、洛天到四周找找有什么东西可以补充体力的,自己再去河边,找个没有蓝色小鱼的地方快速打了些水回来。

    蹲在冰血和暗夜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腿上的伤口,再看到已经被咬开的裤腿之时,猛地震惊的睁大双眼:“这到底是什么鱼啊,竟然能咬碎我们带有防御属性的衣服。”

    “那是食人鱼,也叫做水虎鱼,有水中老虎的称号!性情凶猛残暴,在水里对于活物的气息特别敏感,方圆十里内,只要出现生物或者有一丝血腥的味道,他们都会疯狂的冲过去,将生物撕咬开,最后留下的只会是一推白骨,而且被看那些蓝色的小鱼体积小,咬力和拉扯力却极大,就算是一个力大无穷的成人男人在水里,都挣脱不开他们的拉扯。”冰血平静的讲述着刚刚那些看起来可爱娇小的蓝色小鱼那极为恐怖的一面。

    “而且这里面不仅仅禁锢了我们体内的灵力,就连我们武器和衣服上原有的属性功能也被压制了,而且压制越来越大。我看过不了多久,我们衣服上的防御属性都会被完全的压制住,就像我们体内的灵力一样,根本一点也发挥不出来,就跟普通的衣服一样!”冰血摇着头,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靠…这地方……还真不是人呆的!”素来修养良好的洛坤,此时再也忍不住的爆了粗口。

    随即洛坤拿出衣兜里面的疗伤药,用刀撕开早已经粘在冰血腿伤上的衣料,在掀开衣料的一瞬间,洛坤和暗夜这两个大男人顿时呼吸一滞,不敢相信的盯着冰血小腿上的伤。

    那里此时整整少了一大口的肉,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少了肉的那块地方,此时搂着森森白骨,让看着的人都觉得肉疼,何况是受伤的本人。可是至始至终,冰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们都有种受伤的人根本不是她一般,要不是一滴滴血红的血液从她的腿上滴落到地面,留下一条痕迹,他们也许都不会知道这个人受伤了吧。是什么样的忍耐力,能让一个人对于这么严重的伤,可以做到完全无视到连一丁点的痛苦表情或者僵硬感都没有。

    就连刚刚洛坤撕下黏在伤口上的衣料,所以引来的剧痛,冰血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是淡然自若,甚至在看向他们的时候还带着浅浅的笑容,平静的跟他们讲着那些怪鱼的事情。

    为什么……她可以做到这般。难道这也是因为她之前的生活所导致的吗,这么说来,这样的伤对她来说,根本小到可以完全忽略吗。那么对她来说,可以让她动容的伤,到底是什么。

    不过给洛坤和暗夜的感觉就是,就算是威胁到生命的伤,也许在她的脸上都不会让人看出一分的。

    冰血抬起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洛坤的头上,又抬起头看了一样暗夜,随即有些一脸轻松的笑了笑,说道:“喂,你们俩这是什么表情啊!小伤而已,不要弄得好像我已经得了绝症一样好嘛!”

    殊不知这样轻松的她,更让两个人心疼。

    洛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看着冰血,有些僵硬的扯过嘴角,笑着白了一眼冰血,没好气的说道:“瞎说什么呢?我们只是来这里历练闯关的,出去后你还是那个最彪悍的天阶魔法师,你有听说过那个天阶强者得绝症的嘛!”

    洛坤说完再次低下头,小心翼翼的为冰血上药包扎,劲量让减少一些伤口给冰血带来的疼痛感,虽然她不会表现出来,但是……这样的伤,怎么会不疼的,估计整条小腿都已经疼到麻木了吧!

    而暗夜只能紧紧的抱着冰血,将让她更加轻松一些,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比她更加的僵硬。

    此时受伤的人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映,脸上依旧带着那副淡漠的笑容,轻松的看着洛坤为自己上药,而上药的洛坤和抱着冰血的暗夜,这两个人却惨白着脸,额头满是汗水。

    不知道的真的会以为受伤的其实是暗夜和洛坤,跟冰血根本没有一点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个怪异的场景啊。

    好在洛天和叶冰熏、韩启明回来的时候,洛坤已经将冰血的伤处理好了,不然又改出现三张好似得了绝症一样的脸了,外加洛天的一双水龙头似的大眼睛。

    此时的天空已经被那如同火海般的晚霞所覆盖,美的让人惊心,也让人感叹。晚霞虽美,却很短暂。代替它的是那充满危险和阴冷的黑夜。

    吃过韩启明、叶冰熏、洛天三个人早来的野果,六个人靠在大石头上,仰望着天空,这里的天空各位的清晰,而且视野极为开阔,不像是在树林内,抬起头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枝叶。而且河边没有树林的闷热,带着丝丝的凉风,让在潮湿又闷热的雨林中奔跑了几天的六个人有了几分狭隘的感觉。

    不过他们却始终没有忘记他们此时依旧身在到处充满危机的幻境雨林内,也许下一秒迎接他们的都是一场惨烈的厮杀或者干脆连打都不给他们机会,而是直接撒腿就跑,身后则是有一群恐怖的东西对她们进行着无止尽的追杀。

    “还是第一次被追杀的这么惨烈啊!”叶冰熏低头看着已经出现破烂状况的衣裤,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那双木然的眼眸中却没有任何后悔的神色。

    “是啊!不过……其实这种感觉很好!因为小天是和大家在一起的,只要在一起,那么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要面对什么困难和危险,对于小天来说都是好的!”洛天窝在洛坤的怀里,仰望着天空,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大大的眼中带着满足的笑意。

    微风徐国,带着一片清爽的凉意,吹入几个少年的心里,确实暖洋洋的感觉。

    又是一个安宁的夜,没有再让几个人少年奔波拼命。整个雨林就好似已经知道这六名少年很累了,让他们休息一下吧,一下就好,当天空出现了一抹蔚蓝之时,他们的脚步会继续向前走,不做停留。

    天空还蒙蒙亮的时候,冰血几个人在草草的吃过几个野果后,便向着身后的树林走去,一路上遇到了野兽和毒物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在他们还来得及反映之时便已经到了面前,好在有个如同雷达一般的冰血,运用那超高的敏锐度和敏捷的伸手将所有紧身的危机全数抹杀。

    不过这次凡是被他们杀死的毒物身上的毒囊活着毒液毒素都被冰血收了起来,分别放在盒子里,有的则是直接涂在几个人的武器上。

    接近中午的时候,是雨林中最热的时间,六个人除了冰血和暗夜以外,剩下的四个人已经满头大汗,俊俏的脸上也因为太阳的炎热而被晒得通红。

    在外面,他们体内有灵力,可以自动调解身体的需求,不怕饿更加不怕寒冷和炎热,但是到了这个幻境雨林内,终于让他们几个人有机会指着老头,大骂一声……靠,该死的鬼天气。

    最小的洛天始终走在几个人的包围圈内,忍不住的扯了扯衣领,小脸红彤彤的,再配上他那张标准的正太娃娃脸,好似一个大苹果一般。现在的他不仅仅是头上满是汗水,就连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这时冰血终于停下了走了一上午的双腿,停下了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根大树,这颗大树没有其他的书粗壮,树干的颜色却特别的深,而且纹路也极为的清晰,树叶翠绿翠绿的比旁边的几棵树上的叶子看上去长得特别的健康。

    “怎么了?”

    洛坤几个人在看到冰血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树林,连忙举起手中的武器,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

    没想到冰血却只是微微转过头,笑着看向他们,轻声问了一句:“渴了吧!”

    “额……”洛坤几个微微一愣后,猛地点头,那样子就好似他们马上就要被渴死了一般,此时的他还要个屁形象、矜持啊。他们又不是那些名门淑女,在没有水喝,他们都要怀疑,他们会不会成为大陆上第一个中暑的魔法师了。

    冰血微微一笑,大气的一挥手,竟然有种童子军首领的样子,豪情万丈的说道:“走,跟本少喝水去!”

    随即冰血带着身后五名满脸疑惑的人向着刚刚她看的那棵大树走去。

    冰血六个人走到那颗仔细看有些不同的大树前面,弯下腰一只手随意捡起一片手掌大的树叶,随即站起身,另一手手抽出血煞在大树上快速划出一刀。紧接着就看见一道奶白色的液体缓缓的从树干中流向冰血另一手中的树叶上。

    “这是……”洛坤惊讶的看着冰血手中的树叶,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双唇。

    看上去很好喝的样子唉。

    “这种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树的中的汁液是雨林中最好喝的东西!你们快喝吧!”冰血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叶子将里面的如同牛奶一样的液体喝了下去。

    其他人纷纷效仿冰血的做法,快速找了一片看上去比较好装水的叶子,随即拿出武器,用没有涂上毒液的地方在大树的树干出划上一刀,瞬间流出了和冰血刚刚喝下去的那种液体一样的奶白色液体。

    当喝下这种从树干里面流出的白色液体后,顿时一种清凉的感觉只见穿透身体上的各个经脉,将原本的闷热感统统驱赶了出去,一股好似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舒适感充斥着身体内的各个细胞和感官。

    “哇!好好喝,好舒服哦!”洛天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大树叶,脸上带着满足。

    “真神奇,这里明明是一个什么魔法都没有的普通世界,但是却拥有着这样神器的树木。不知道外界有没有!”洛坤神情有些激动的拍在大树上,怎么看都有种,这颗大树是他久违见面,刚刚重逢的亲人。

    冰血看着洛坤,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是一种只生长在热带雨林中的树木,外界我还真没有发现哪里有!”

    “啊……好可惜哦!”叶冰熏天然呆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遗憾的神情。

    “这个应该不难,以后你没事可以让白俊叔叔放你进来啊,你记住这个坐标,可以来喝!”冰血转头看向叶冰熏,双眸一挑,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额……还是算了吧!”叶冰熏有些怕怕的挠了挠头,还进来!在被那些恐怖恶心的蚂蚁追,然后跟食人鱼比赛游泳。他又不是疯了。

    可惜的事他们身上都没有带水袋,无法将树水装走,谁能想到在这里,竟然连自己的空间戒指都进不去。每每想到这里,他们几个人就像冲出去将白俊暴打一顿。虽然这样更能发挥来这里历练的效果,但是心里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喝足后,几个人再次踏上了路程。这次的速度和干净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许多。脚下的步伐也不再似刚刚那般空虚无力,手中的武器拿的更加的稳妥。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依旧是白天迎接着无数次的袭击和突袭。有几次在天还为亮的时候,遭到了突袭,好在都没有前几次的那般凶险。也让他们的配合度再次得到了升华,现在他们六个人在战斗中,往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轻微的细节就可以让其他几个伙伴清楚的知道明白。

    经过了这几天不间断的战斗,此时六个人的身上除了那还算完整的铠甲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好的地方了。浑身脏兮兮到处都是泥土和灰尘,头发凌乱,原本俊美的脸上,而此时六张人脸就好似六张花猫的脸。当然了这里面也不全因为在战斗中弄得,脸上的好多绿色条纹都是被冰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绿色液体画上去的。

    按冰血的意思是,这样在雨林中更能好好的将自己隐藏起来。同样身上的衣服也被冰血用那些绿色的液体给涂的横七竖八的。

    虽然整体上很狼狈,但是六个人那一身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狂傲的气势却始终无法被掩盖。双眸也随着战斗此处的增加变得更加的狠厉精锐。

    “呼,终于可以坐下了!”洛天靠在一块大石头上,长舒一口气。

    这几天不仅仅白天要跟各种各样的猛兽毒物厮杀,就连晚上有的时候都休息不到两个小时,等打完一场后,都已经天亮了。

    “这大中午的,我们就坐下休息,可以吗?”洛坤有些担忧的转过头看向冰血。他们已经进来一个月了,但是却连要出去的征兆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要走到最边缘才算闯关成功。

    “我们已经连续三天晚上没有睡好了,白天俩口喘息的功夫都没有,在这样下去,会体力不支的。如同遇到什么特别难缠的猛兽就危险了!”

    冰血看着几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雨林的猛兽是不是都打了激素,一个个看到他们后,都跟暴走了似的,就连兔子都敢上来咬他们一口。难道是他们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拿着暗夜上午早来的野果啃了几口。

    突然冰血猛地站起身,脸上闪过一抹僵硬,转过头看向身后,双眸闪烁。

    “妈的!不用这么倒霉吧!”冰血狠狠的丢下手中的野果,大声咒骂。

    “怎么……”洛坤的话还没问出口,空气中快速飘来一股血腥的气味,紧接着耳边传来了让他们几个人都十分熟悉的“嚓嚓”声。

    洛坤几个人此时犹如惊弓之鸟,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六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冲了出去,在雨林中经过了长达一个月的生死训练,此时的叶冰熏和洛天已经不需要在被暗夜和冰血背着跑了。他们两个人的速度已经可以勉强跟上冰血他们了。

    在听到刚刚的那一阵细微的“嚓嚓”声后,此时几个人顿时马达上身,拼了命的向前冲刺,慌不择路的喷跑,只要是与身后的那个声音是反方向的地方,他们就跑。根本不再去开什么东南西北之类的,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后面的那群恶心的蚂蚁更加的恐怖了。

    “妈的……怎么又遇到这些恶心的家伙啊!是看着我们好欺负吗!”韩启明迈着大步,奋力的跟着冰血的身后,嘴里还不忘叫骂着。

    “省省力气吧!也许是另一波!”冰血边跑边对着身边的韩启明犯了个白眼。

    “靠……这变态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群这东西啊!老子宁愿去跟那些犀牛群和大蟒蛇打!”洛坤的高贵温和的谦谦君子形象早就不知道被他抛在了哪个角落了,现在的他完全处于了暴走的状态中。

    这时冰血突然转过头队长身后的几个人冷声叫道:“快跑,我听到水流声了!”

    这一句话让洛坤几个人的脸上瞬间闪出了一名惊喜的表情,但随即又是一脸的纠结。

    “不会又要跟食人鱼比赛游泳吧!”叶冰熏劲量保持着自己平稳的呼吸,然而木然的声音中依旧可以让人听出咬牙切齿的感觉。

    “不知道,先躲开身后的那些东西再说!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