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九十一)不要当自己是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此时如同一只飞跃在树林间的精灵,在大树间的树杈上快速穿梭着。身上的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发的微弱,好似连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在这个幻境空间内,她无法运用领悟到的自然之力将自己完全融入到空中的元素内。但是凭借着前世所学的隐匿知识,加上那些丰富的经验,足以让她不被对方发现,况且现在的天空还很昏暗,对于她这个黑暗之王的首席杀手来说,将自己完全隐匿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虽然动物的明锐度极强,四周有什么风吹草动它们都会很容易的就发现,这也是冰血让暗夜几个人留在原地等她的原因,而且也不知道这个幻境空间的动物有没有经过变异之类的,是不是真的跟地球上的动物一样。所以此时的冰血更加的小心翼翼,将所有的气息都稳稳的隐藏起来,随着空气的波动而变化身形,即使没有自然之力的辅助,也好似已经融入到了四周的空气中一般,又或者是跟旁边的景物融合了一起。

    这时离冰血所停的这颗树不远处的另一颗树上,突然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响动,紧接着声音越来越越大,空气中还飘散着一股腥臭味。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里,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冰血的眼前。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足足有五人环抱的大树上,盘踞着一条足足有十多米长、水桶那么粗的巨蟒,浑身长满青色的鳞片在这昏暗的树林内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巨大的蛇头冲着下方,口中那血红色的蛇信子一吞一吐,好似另一条血红色的小蛇般,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巨大的蛇头时而高高的翘起,时而落下与身后又粗又长的蛇身平起,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一般。粗大的盘踞在大树之上,轻松自在。

    冰血半蹲在不远处的大树上,紧紧的盯着那条青色的大蟒蛇,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她远远都闻到了蟒蛇的味道,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大个儿,早知道就不要过来了,还真是饿疯了!这么大个家伙,足够在这外围称王称霸了。不过既然来了,估计想走也就难了。这片领域是这大家伙的,如同自己这一动,让这家伙发现了,那么发现洛坤他们也是早晚的事情,毕竟他们在没有灵力魔法辅助的前提下速度还不算快,遇到这家伙,根本躲不过去。

    只是……这么大的家伙,暗杀根本行不通,那鳞片看着都觉得硬,也不知道血煞在没有灵力灌入的时候能不能刺穿这大家伙的鳞片。

    冰血有些犯愁该怎么杀这家伙,皱着眉头,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树上的大蟒蛇。

    突然原本悠哉悠哉的盘在树上的大蟒蛇猛地转过头,一双满是阴毒狠厉的墨色瞳孔紧紧的盯着冰血所在地方,长长的蛇信子在口中快速的吞吐着,发出一种让人浑身发痒,头皮发麻的嘶嘶声。

    就在大蟒蛇看过了的一瞬间,冰血呼吸一滞,但是冰血出了让自己瞬间停止呼吸以外,再没有出现其他的异状,依旧淡然的蹲坐在树枝上,一双毫无情绪的冷眸透过身前繁密的枝叶冷静的看着对面的那条大蟒蛇。

    突然大蟒蛇竖起巨大的蛇头,那条犹如小蛇一般的蛇信子在口中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充满的阴冷的煞气,紧紧的盯着冰血坐在的方向。

    冰血看着大蟒蛇摆出一副即将要攻击的架势,心里顿时明白了,看来这条大虫子已经感应到了自己的存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这个幻境雨林中的猛兽,他们的敏锐度绝对比地球上的猛兽高出许多。当下决定先下手为强,不管面对的是人还是兽,她素来不喜欢被动的等挨打。

    只见冰血单手一扬,两根细小的银针瞬间出现在手里,毫不犹豫抬起手对着大蟒蛇飞射而去,与此同时以一个极为诧异的速度向着旁边的大树一闪,瞬间离开了原来的那颗大树。

    就在冰血离开的一瞬间,刚被冰血射出去的两枚银针“刷”的刺进了大蟒蛇身上最为脆弱的地方,双眼。一阵狂暴的怒吼声冲天而起。紧接着迎来的是大蟒蛇暴走的攻击,四周的有些较细的大树被大蟒蛇粗壮的身体撞的东倒西歪,有的甚至已经连根拔起,好在冰血已经预知了这样的情节,此时已经跃上了这片领域上最粗大的一棵树,不过在大蟒蛇撞击到这颗大树干之时,仍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可想而知,此时大蟒蛇是有多愤怒了。

    双眼背刺,再也看不到任何景物的大蟒蛇,完全处于了暴走的状态中,属于猛兽的凶性瞬间被激发到了顶点,粗大的尾巴横扫四方,夹在着疯狂的怒吼声,浑身上下被一股凶悍惊人的气势所包裹,就连树上的冰血也险些被这股强悍狂乱的气势带动的身形不稳,连忙抬起手将手中的血煞狠狠的定在了树上,用来稳住自己的身形。

    此时暴怒中的大蟒蛇身体缠绕在一颗幸存的大树上,两条血痕从挂在巨大的蛇头上,显得更为的诡异,长着大大嘴巴,一双泛着寒光的利齿暴露在空气中,不断的对着四周发出疯狂的怒吼,血红色蛇信子在空中向外伸展摆动,好似在找寻敌人的踪迹。

    就在这时冰血再次动了,双脚在树枝上轻轻一蹬,一个跃起,身形一闪,瞬间站在了暴怒中的蛇头上。就在大蟒蛇愣神的一瞬间,蹲下身一把抓过在蛇口外摆动不停的蛇信子,收起刀落“刷”的一下子,一道血色飞舞,一个长长的蛇信子瞬间被冰血给砍了下来。完全不给大蟒蛇反击的机会,冰血一个起身再次消失在了大蟒蛇的身边。

    “嘭!”的声音,没有了眼睛加上蛇信子的大蟒蛇瞬间从大树上掉落在了地面,巨大的蛇身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这。

    没了双眼,也许大蟒蛇还不会太过痛苦,只是愤怒,疯狂的愤怒。但是没有了比眼睛还要终于的蛇信子,就好似一个人没有了五官外加四肢一般。

    不管是何种蛇类,用来探测四周的都是蛇信子,而此时大蟒蛇的蛇信子被冰血砍掉,才是真的将它的双目挖去,让他痛不欲生。

    然而此时它再也无法准备的感应出冰血的具体位置,这也是为何冰血会冒险冲过去砍掉它的蛇信子的原因。

    乘胜追击,冰血秉持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猛地跳到了蟒蛇的头上,暴怒中的大蟒蛇在感受到头顶上的重力之时,疯狂的对着四周的大树不断的撞击,巨大的蛇身扫荡这四周一切阻碍。整个身体在地面上疯狂的撞击、缠绕、窜梭。而冰血就好似黏在了大蟒蛇的头上一般,手里紧握着血煞对着大蟒蛇的七寸不断的刺入攻击。

    就算你皮再厚,老子今天也要给你拔了。

    也不知道血煞到底是什么材料炼制的,削铁如泥绝对不在话下,就连这防御型极强的蟒蛇皮在血煞的连番攻击下,快速免得伤痕累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大蟒蛇七寸之处已经被冰血毫无人性的攻击性皮开肉绽,血肉翻飞,腥红的血液从蟒蛇的伤口处飞洒而去,喷在了冰血的脸上、手上、衣服上。

    此时的冰血死死的固定在一天疯狂乱撞的大蟒蛇头上,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腥红的血渍,那原本白净的脸上此时不断的有血珠低落。而手里的匕首依旧一下一下快速的刺进大蟒蛇的七寸,四周都是喷射而出的腥红血液。

    这样的场景,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就是那恐怖的地狱瞬间奖励在了人间。

    因为大蟒蛇是冰血看中的食物,自然不能用毒。只能这样跟它耗着,好在冰血一下子就掉到了大蟒蛇的七寸之处,打蛇大七寸,就算是这大的不像话的巨蟒也不例外。

    四周传来惊天动地的树木倒塌的声音,从大蟒蛇身上发出的那股波涛汹涌的气势不断的冲击这冰血的身体,但此时冰血就好似完全感觉不到一般,挥动匕首的手臂也如上了发条一般,一下一下狠狠的刺着大蟒蛇的七寸,鲜红的血液依旧如一个小型喷水池一样向外喷射这血红的液体。

    慢慢的蟒蛇撞击的身体迟缓了下来,嘶吼的声音也随即弱了许多,不过冰血手中挥动刺入的动作却没有一丝的放松,速度反而比之前更快了几分,下手也越发的狠厉。直到身下的大蟒蛇再也没有了任何动作,气息完全消散。冰血这才从大蟒蛇的头上跳了下来。不过此时的她却有放松警惕,淡淡的站在旁边,紧紧的盯着大蟒蛇,知道确认这条大虫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之时,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四周的景色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痕迹。冰血抬起衣袖擦了擦满脸的血迹,将血煞cha进裤腿上的剑鞘后,单肩扛起巨大的蛇头拖着又粗又大的蛇尾,向着来时的飞奔而去。远远看去就好似一条巨大的蟒蛇在逆天的在半空中飞行一般,好在这里没有其他人,不然铁定被这一景象吓的终身瘫痪在地。

    而是天空已经大亮,明媚的阳光从缓缓的东方升起,将那片沉闷的昏暗从雨林中驱逐而去。

    洛坤几个人从冰血离开后边一个个严阵以待的站在原地,手里紧紧的握着兵器,看着冰血消失的方向,眼中带着担忧和警惕。

    刚刚树林中传来的嘶吼声和震天动地的树木倒塌声,他们也听的一清二楚,当时如果不是极力的克制加上暗夜的制止,估计他们早就飞奔了过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强力的忍着心中的焦急和担忧留在原地,紧紧的望着远方。

    他们心里始终相信着冰血,相信她一定会安全的回来,而且他们也知道暗夜是冰血的守护者,如果冰血出了什么事,那么暗夜绝对会第一个知道。就算这个空间将他们所有的灵力和精神力完全禁锢了起来,但是暗夜和冰血的灵魂契约却永远无法被禁锢。而且他们也知道,在他们五个人当中,没有人比暗夜更加焦急冰血的安危,这不是说他们几个对于冰血的感情比暗夜少,而且因为暗夜和冰血之前早已灵魂相融,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感情,无人可以替代。

    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几个的视线中,让洛坤几个顿时一愣。

    “我靠,这是什么?”韩启明惊讶的看着远方的那条越来越近的身影,吃惊的叫到。

    叶冰熏木然的声音带着慢慢的吃惊与疑惑:“这里不是没有魔兽吗?普通的爬行动物也能飞吗?”

    “是,少主!”暗夜冰冷的声音刚落下,身体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向着前方那个巨大的身影飞驰而去,留下几个人目瞪口呆的少年,傻傻的站在原地。

    “这变态,越来越彪悍了!”随着那个巨大的身影越来越近,洛坤同时也看到了那个身影下面的小人儿,嘴角不断的抽搐着。

    叶冰熏此时也看到了冰血的身影,僵硬的将目光转向冰血肩膀上抗着的那条巨大的蟒蛇,不由自主的吞了一下口水,木然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自在:“心齐抗它回来做什么!”

    洛天同样疑惑的看着远方,歪着头不解的问道:“心齐哥哥走的时候不是说去找食物吗!”

    洛天的话刚落,一股冷风瞬间袭向洛坤、叶冰熏、韩启明的背后,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洛坤嘴角一抽一抽的看着前方,干笑两声,不自然的说道:“呵呵……呵呵!心齐不会是让我们吃……这个大家伙吧!”

    洛坤的话刚落一下,韩启明、叶冰熏、洛天四个人的脚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不是说这里没有魔兽吗,不是说这里的动物都是普通的没有任何魔力的吗。怎么会出现一个这么恐怖的大家伙,而且他们也确实没有从那条大蛇身上感受到任何灵力的波动,如同是魔兽的话,就算是已经死了,那么身体里的魔晶也会有魔力的波动,但是显然冰血带回来的这条恐怖的大蛇确实是普通的动物,但是谁能来告诉告诉他们,为何普通的动物能长这么大。

    “你们在干嘛?”清冷的声音从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的大蛇旁边传来。

    洛坤几个人这才将目光僵硬的从大蛇身上转移到旁边的娇小身影上,然而在他们看到浑身是血,就连头发上都满是血淋淋的冰血,顿时几个人的呼吸一滞,紧接着四个人一瞬间来到了冰血的身边,紧张的看着她那张有些惨白的小脸。

    韩启明抬了抬手将要碰碰冰血,但是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将手放在哪里,生怕彭疼了她,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哪里受伤了!”

    一瞬间,当初在魔兽森林内,见到暗夜抱着浑身是伤的冰血出现在他眼前时的感受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很明显这次竟然比上次更加的强烈,强烈到他想要将这边幻境彻底毁掉。

    冰血感受到韩启明气息的剧烈变化,连忙拉过他的手,轻声说道:“我没事!小启!”

    “浑身是血,怎么会没事!”洛坤焦急的声音中带着愤怒的低吼,上上下下的看着冰血,心中一阵刺痛。他们不该同意让她一个人去,不应该的。

    “我真的没事!”冰血有些无措的说着,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她很好啊,就算受伤也只是因为大蟒蛇的不断撞击而照成了,对她来说只要是不致命的伤,那么就都是小伤,根本不算事儿。

    “好多血!”洛天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却依旧倔强的不让眼泪从眼眶中溢出,红彤彤的双眼满是心疼的看着冰血,声音中带着哽咽。

    “啊……”冰血这才低下头看了眼自己,顿时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是蛇血,我杀这个大家伙的时候喷上去的,没事的!”

    洛坤几个人在听到冰血的话后,齐齐的目光看向暗夜,很明显,他们不相信,就凭这个拿小伤不当伤,那打伤当历练的变态家伙,这种话根本无法让他们信服。

    冰血看到几个人的表情,顿时满脸的无奈,嘴角一抽,有些不甘的叫着:“喂……我说的……”

    “是蛇血!”暗夜冰冷的声音落下,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这才长舒一口气,那颗满是焦急不安担忧的心这时才算真正的放下。

    “吼!我就这么让人不放心哦!”冰血满脸无奈的看着洛坤几个人,不满的低语道。

    这时,暗夜将刚刚从冰血肩膀上接过来的蟒蛇尸体丢到了一旁的地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一块手帕小心翼翼的将冰血脸上和头发上的血渍擦掉。

    然而再看到冰血脸上和双手上的刮痕时,暗夜那双原本就冰冷的双眸再次冰了下去,手中的力道也越发的小心翼翼。

    洛坤几个人也看到了冰血脸上的伤,好在身上衣服有防御属性,虽然因为这个幻境空间的禁制让衣服和铠甲的防御属性下降了许多,但是也被普通的衣服好上许多。但是在看到冰血因为给他们找食物而受伤,心里依旧很疼。也就在这时,他们在心中也下了一个决定,下次……不管是什么情况,他们绝对不会在放任冰血一个人离开了。

    冰血走到大蟒蛇尸体的旁边,蹲下身,手里挥着血煞,转过头对着发呆的几个人说道:“好拉,不是饿了吗。这家伙的肉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一瞬间洛坤几个人的表情再次僵硬了起来。

    洛坤抽了抽眼角,指着那条有些让人头皮发麻的大蟒蛇,不确定的问道:“我们真的要吃这个吗?”

    “当然,难道我们还有其他吃的吗!”冰血挑了挑眉,很认真的问着洛坤。

    “这东西?怎么吃啊?”韩启明有些不想再看那条恶心的大蟒蛇,扭过头不自在的问着。

    “你们谁能释放火系魔法?”冰血歪着头,满脸疑惑的问道。

    “不能!”几个人摇头。

    “那么谁有生火工具?”

    “没有!”

    “那么不生吃,怎么吃?”

    “……”

    恶心、反胃、想吐、晕眩等一连串的反映瞬间降临在了洛坤、叶冰熏、韩启明、洛天四个人的身上。而暗夜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站在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淡然的看着冰血,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宠溺。

    “好吧,其实我想告诉你们……”冰血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洛坤四个人满脸纠结的表情下,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随即轻声说道:“其实……我有火舌!”

    “噗!”韩启明第一个没忍住的喷了,华丽丽的喷的,喷的那叫一个销魂,那叫一个速度啊!

    “墨……心……齐!”洛坤眼角不断的抽搐着,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一脸无辜扮相,双眸却不断的闪烁着狡诈光芒的小孩,一字一顿的叫着。

    “哎呦……开了玩笑嘛!”冰血随意的挥了挥手,满脸无赖的说道。

    “一点都不好笑!”四道无奈的声音齐齐响起。

    之后冰血拿出刚刚回来的时候无意当中遇到了几个野果,淋在蟒蛇肉上,去除腥味,然后放在暗夜推到的篝火上烤。为了不让香气流传,引来其他的猛兽,边烤,几个人边用大叶子将味道扇开,让这响起快速散去。

    “你们多吃点吧。刚刚可不是吓唬你们的,最往深处走,里面的猛兽越多而且攻击力也越强,我们如果找不到能吃的野果,就只有吃被我们杀死的野兽。到时候为了不引来更多的野兽,就只能吃生的了!”冰血咬着手中的烤好的蛇肉,对着前面那几个低头猛吃的人,轻声说道,语气中夹着严肃和认真。

    洛坤几个人在听到冰血的话后,浑身一僵,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冰血,眼中有了几分甚至。他们心里明白,冰血现在的话没有开玩笑。

    现在他们还仅仅是在雨林的外围,就能遇到这么凶猛的大蟒蛇,那么里面更是波涛汹涌,危险系数直线上升。到时候吃什么,又有什么能吃可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并且成功的走出去,那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拿自己当人!”冰血声音的突然升起了几分阴寒,让人洛坤等人再次一愣。

    “不拿自己当……人!”

    “没错……这样才有可能活下去!”冰血冷冷一笑,点了点头。

    洛坤放下手里的食物,仔细的看了一眼冰血,眼中划过一抹挣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开口问道:“心齐,你来过这里?”

    这个问题其实早在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洛坤几个人就想问了,但是却始终没有开口,心中也一直留有这个疑问,不是他们不相信冰血,而且很好奇,这个娇小的却浑身充满力量的少年,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让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她成长到这般地步。

    冰血挑眉看了看洛坤,微微一笑,随即抬起头看着远方,依旧是一片翠绿,没有任何杂色:“嗯,刚刚出生的时候,父母就出事了。爹为了保护我将我送到了一个很远地方。那里也有一个雨林,那个雨林对于那里的人们来说就是一个死亡领域,只进不出。在那里最初只有我一个人,在五岁的时候被一个组织捡到,带回去。随后在一个地方荒岛里训练,外界的人都不知道那个荒岛竟然连接着一大片雨林。训练没多久就被送进了雨林内。除了每隔两年被组织带回去测试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在雨林中度过。为了活下去,我一个人在雨林内整整生活了七年。不……不对,确切的说,是一个人生活了五年,最后的两年是跟着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一起生活的,我七岁的时候,在雨林内是他救了我,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冰血想到玄,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温柔了起来,充满了朝气。

    虽然她和玄被同一个黑暗组织所收养,但是却被放在了雨林不同的方向,她和玄就是在雨林中遇到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不接受任何人,被玄救了以后,反倒差点杀了玄,后来不管自己走到哪里,玄都会跟在不远的后面,就在她总认为雨林中的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最后的两年里,她根本就不孤单,因为不远处的后面一直跟在一个人,一个跟她同样世界的人。

    听着冰血口中所说的一切,几个人心被狠狠的震得一下。

    五岁……他们在做什么?

    五岁……一个人进入到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整整活了七年,这七年里……小小的她到底是如何走过来的。

    “心齐,你说的那个朋友,就是上次在墨域遇到了那个人的主子!”洛坤皱着眉头,想努力的让自己轻松一些,但是心里的那股心疼却怎么样也无法减少半分,好似连呼吸都感觉到疼。他本以为他小的时候就够不幸的了,没想到原来还有人比他更甚,他根本无法想像……那个时候的冰血是如何活过来的。

    “嗯,是啊!就是他……”冰血转过头看向洛坤灿烂的一笑:“那两年里,我们从上一前一后的走着,我从来不理他,可是他却完全看不到我的冷漠。不过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体力不够,杀不了这么大的猛兽,有生肉吃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是人的生活,就是在这种条件下练就出来的吧!

    根本让人想都想不出来!

    “快吃吧,吃完了,我们还有赶路呢!”韩启明笑着拿起的蛇肉,一个递给冰血,一个自己吃。狠狠的要了一口手里的肉,突然觉得……很苦,这肉真的很苦。

    冰血知道这几个伙伴都是真正关心自己的,此时一定实在为自己心疼吧。但是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他们更快的接受并且适应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对于雨林她太过熟悉,能真正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是真正的疯子,连最起码的人性都可以放弃的疯子。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这个强者云集,到处都是黑暗的世界中生存并且走上顶峰的吧。所以帝婴学院的先祖才会在紫级班的前面设上这个幻境吧。

    不过她很好奇,已经从这里走出去的紫级班的人,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不过……想必一个个都没有辱没怪物班这三个字吧。从这里活着走出去的人,不是怪物又是什么呢!

    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思,洛坤四个人的心性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冰血身上的血迹用某种树的汁液大概洗了洗,虽然还带着明显的伤害,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了血腥味,好在不会引来什么猛兽的攻击。

    因为知道了这个地方的猛兽灵敏度比地球上的雨林中的猛兽更加的灵敏,冰血几个人也更加的小心翼翼,一旦遇到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里将自己的呼吸停止,所有的气息瞬间回笼。

    能逃就逃,能避就避,不需要做无谓的战斗,尽量的保持体力,来迎接下一场战斗,在这里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在用生命去薄,不容一点马虎。

    又过了三天,这三天里,他们大大小小遇到了不少的猛兽袭击,虽然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不少的伤,好在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除了适当的用丹药来补充体力以外,那些用来治疗的丹药他们则是能省就省。这也让冰血从来到这个大陆以后,第一次感受到了丹药不够的窘境。

    不过这三天里,六个人倒是没有再因为缺乏食物而饿到头晕眼花的地步,越往雨林里面走,猛兽的数量就越多,虽然至今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什么群居的猛兽攻击,但是有的时候杀了一个,还未等休息,就立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窜出来一只。不过也让他们六个人的配合默契度有了一个飞跃的进步,就连洛天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原本羸弱的魔法师体魄此时是越发的进阶一名真正的战士了。

    而此时冰血几个人再次刚刚穿过一片高高的草丛,六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了几分狼狈,不过那一身高贵的气质,狂傲的气势,还有那越发凌厉的双眸却始终不见减弱半分。

    这就是所谓的是金子,不管丢到哪里都会发光的意义吧。

    走在有些泥泞的草地上,这片领域上的树木都跟之前的不太一样,不再是肃立苍天,而是长得东倒西歪,树上虽然依旧长满的青苔,但是看上去好似被什么东西蛀空了一眼,显得格外的不健康。明明是粗壮到三人合力才能抱住的大树,可是给人的感觉还是名不符其实,一拳就能打到一般。

    “这个地方,跟人的感觉很诡异!”洛坤看着两边的树木,皱着眉头。

    “嗯,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韩启明同样皱着眉头,看着两边的树,虽然很像用拳头试一下,看看是否如同心中所想那般不堪一击,但是心里时刻记得冰血说过的话,这个地方,就算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都不能小看了去。

    这时冰血微微侧过头看向韩启明,戏谑的一笑,语气中带着几分诧异:“常听说女人的第六感极强,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小启你的第六感也不弱!”

    “额……”韩启明嘴角一抽,顿时无语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从冰血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这里不对劲……”洛坤看着冰血,肯定的问道。

    “嗯!最好不是我想的那种东西!”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虽然带着几分笑意,刚刚再跟韩启明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很轻松。但是洛坤几个人却明显的听出了里面的僵硬,此时再看到冰血那张有些失了血色的小脸,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就连那条恐怖的让人发麻的巨蟒都没有让冰血出现这样故作轻松的神态,那么现在他们即将有可能要面对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竟然能让冰血隐忍到这般地步。

    “少主……”暗夜有些担忧的来到冰血的身边,拍了拍的她的肩膀,轻声唤着。

    冰血皱着眉头,咬牙说着:“我没事,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不会……再怕它们了!只是忍不住恶心而已!”

    “嗯,你现在还有我们!”洛坤扬起那个能让人心里温暖的温和笑容,对着冰血微微一笑。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虽然那笑容中有些牵强,但是脸色却明显好了许多。

    随后他们的步伐更加的缓慢,将所有的精神都放在了四周,所有的警惕性外放,不放过他们所路过的任何一个角落。

    突然冰血脚下一顿,单手一挥制止了要继续上前的洛坤,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后。

    只听一阵细微到几乎不可能听到的“嚓嚓!”声从身后传力,声音越来越大。但是此时几个人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出现。

    “妈的……还真是这些恶心的东西。”冰血愤怒的一声咒骂,紧接着一把拉过身后的洛天夹在怀里,对着暗夜等人急切的吼道:“夜带着熏,小启、坤,用最开的速度……跑!”

    冰血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怀里夹着洛天,暗夜一身手将仅仅只比冰血高出一些的叶冰熏抗在肩膀上。于此同时几个人瞬间向着冲去。虽然没有灵力,但是此时几个人好像已经忘记了一般,速度竟然比有灵力的时候完全差不了多少。

    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人开口询问,绝对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进行着。洛坤、韩启明、暗夜仅仅的跟随着冰血的脚步,奋力的奔跑在这片泥泞的草地上。

    此时心里最为难受的估计就只有洛天和叶冰熏了吧。他们两个其实也很想告诉冰血,放我们下来吧,让我们自己跑,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深深的知道,六个人当中他们二人的速度是最慢的,而且不管是冰血还是暗夜、又或者是洛坤和韩启明都不会留下他们一个人的。反倒这样被他们抱着跑,让整个队伍的速度更快些,因为这样不用估计到他们两个的速度。

    叶冰熏咬着牙,尽量减轻自己的重量,让暗夜更加的轻松一些,心中的信念也更加的坚定了起来。活着出去,他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现在的他还不够,现在的他还是能成为她的拖累。所以一定要活着出现,只有活着走出这里,他才有可能成为那个有资格留在她身边的人。

    这时叶冰熏也听到了那越来越大的“嚓嚓”声,此时的他是被暗夜头向着身后抗在肩膀上的,而他们一行人的背后,此时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的清楚,想必这也是为什么暗夜会这样抗着自己吧。这种被需要的感觉,顿时让叶冰熏心中的那股失落感消失了一些些,而此时耳边传来的冰冷声音也正式了他的想法。

    “熏,盯紧身后!”

    “嗯!”叶冰熏在暗夜的耳边轻轻嗯的一声,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抬起头,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好多……好多密密麻麻的红色虫子,他们的速度很快,我已经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了!”叶冰熏仰着头,大声的喊道。

    “妈的,果然是!”冰血愤怒的大吼一声,顿时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

    随着冰血的速度加快,两旁的韩启明和洛坤也咬着牙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他们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叶冰熏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中满是惊骇。这根本就是毁灭……真正的毁灭啊,完全不见血的毁灭。

    叶冰熏的话在几个人的脑海中犹如火山般瞬间爆发开来。

    寸草不生,那是一个什么概念!

    只有冰血知道,身后的那个东西的恐怖。虫子……也是因为这些又恶心又恐怖的虫子,让她从小就十分抵触任何形状样子的虫子。

    “伙伴们不要停,我们一定可以……一定可以闯过去的!”

    一声冲天大吼,带着一股坚定不移的精神和决绝的傲然。

    他们的路早就一个开始,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物可以阻挡得了。

    ------题外话------

    吼吼……赶上了!嘿嘿……让大家久等喽,么么么!明天更新时间依旧是晚上哦!

    谢谢幻溟宝贝的月票2,么么么(>^w^<)

    谢谢真心啊宝贝的月票1,么么么(>^w^<)

    谢谢百度搜索中宝贝的月票1,么么么(>^w^<)

    谢谢欧阳紫悠宝贝的月票3,么么么(>^w^<)

    谢谢vinistila宝贝的评价票1,么么么(>^w^<)

    谢谢vinistila宝贝的月票2,么么么(>^w^<)

    谢谢枫尘女子宝贝的月票2,么么么(>^w^<)

    谢谢tyrc121327宝贝的月票1,么么么(>^w^<)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