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八十九)万更继续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好啊,好啊!小家伙请老头吃饭喽!”小老头听到冰血的话后,跟个孩子似的原地蹦达,双手还不忘欢快的拍两下,来表达自己愉悦的心情。

    看着老头的样子,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摇了摇头,她是撞邪了吗,怎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老头这么亲切起来了。不过这种感觉还不赖,反正这个老头的气息她不讨厌,反倒挺喜欢的。她做事素来喜欢随心所欲,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全凭自己喜好,心里想什么就是什么,完全是跟着自己的心走的。

    两个人向着前面不远处的酒店走去,一路上全是老头唧唧咋咋的声音,偶尔能听到冰血清脆淡然的回答,气氛却是十分的融洽。

    “我说小家伙啊,你们帝婴学院前段时间开展的学生排位赛不是结束了吗,怎么你都没有带着学院的胸牌啊!”老头看着冰血,嘟着嘴,疑惑的问道。

    前段时候他因为临时有事离开的普罗城,所以没有来得及去观看帝婴学院的比赛,今天刚刚回来还没等自己徒弟跟自己说比赛的情况,就跑出来了,所以根本不知道冰血到底得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名次。

    “哦!那是因为我……”

    然而冰血的话还未说完之时,一道夹杂着愤怒的尖锐声音突然从两个人的身后传来。

    “墨心齐,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娇儿,你发神经吗!本少在哪里,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了!”冰血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双眸中闪过一抹不耐的神色。

    “你……你好大的胆子,这里可不是帝婴学院。”南娇儿听到冰血那狂傲的语气,顿时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指着冰血怒愤的大吼,毫无形象可言。

    “哼,你也给我高清楚了,这里是普罗城,不是你南叶国皇室的管辖范围。再说了,就算是,又如何!”冰血高傲的抬起头,一股傲气凌人的气质瞬息暴涨。

    “你……你……”南娇儿精致的脸上涨红一片,被冰血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样!想打吗!”冰血单眉轻挑,不屑的看向南娇儿。

    南娇儿此时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几度对自己不敬的臭小子千刀万剐,但是心里却清楚的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心里极度不甘的同时却又要拼了命的忍者,她还记得这个人在擂台上的残忍手段,动起手来又怎么会在意自己的公主身份呢。

    事实证明,南娇儿是对的,冰血就从来没有在意过她那公主的高贵身份。

    “我告诉你,南娇儿别在来挑战我的耐心,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冰血轻蔑的看着一眼被气的浑身发抖的南娇儿。

    “小家伙,这女人是谁啊!难道是你的爱慕者,追求不成反而恼羞成怒,最后想要用白痴的行为来引起你的主意。”不甘寂寞的老头轻轻碰碰冰血的手臂,小声说道。不过那很小的声音却让大街上的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

    “老头,别埋汰我行吗!如果我被这种看上,那必定是我这一声中最大的不幸和……误点!”冰血歪着头,看向一脸八卦的老头,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

    “墨心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南娇儿的话瞬间在大街上的人一阵哗然,刚刚好证实了老头话中的真实性。

    “我从来不知道,南娇儿你脑子不好使,连耳朵也不好使吗!”冰血勾着嘴角,冷冷的看了一眼南娇儿,慵懒的抬起手,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嘴里喃喃说道:“真他妈刺耳,什么破声音啊!”“噗!哈哈哈!”一道大笑声从老头的嘴里爆发而出,老头无语的看着冰血,这小家伙,不仅仅是性格腹黑,连嘴都那么毒。

    南娇儿双手紧紧握成拳,连指甲陷入了手掌心中都浑然不觉,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仿若冰血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

    “别看了,一边自己玩去,今天本少心情好,懒得理你!”冰血对着南娇儿挥了挥手,脸上带着厌恶的神情,放入南娇儿是个讨人烦的苍蝇一般。

    “走了,老头吃饭去!”冰血对着身边依旧笑开怀的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有那么高兴吗!

    这时南娇儿才主意到冰血身边的老头,顿时精致的脸上扬起了一个厌恶嫌弃的表情,顿时收回脸上的怒气,不屑的看向冰血,扬着声音鄙夷的说道:“哼,贱民不愧是贱民,竟然跟个乞丐一起吃饭。墨心齐,你不会本来就是个乞丐吧。竟然在大家面前装豪门子弟,还真是不要脸啊!”

    然而南娇儿却没有从冰血的脸上看到预想中被人拆穿身份的窘迫和心虚,就连最起码的愤怒都没有看到。依旧是那副让自己恨的牙痒痒的淡然中带着几分慵懒的邪魅。

    只见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南娇儿,那眼神竟然好似再看白痴一样,声音中更是充满的轻蔑与鄙夷:“在我墨心齐的眼里,就算是乞丐都比你这个胸大无脑,脑残的毫无下限的白痴公主高贵!”

    一句话说话,四周顿时传来一阵倒吸气的声音。

    “原来这个女人是公主啊!真看不出来啊!”

    “哼,一个公主而已竟然来我们普罗城嚣张,真不要脸!”

    “一个公主竟然求爱不成,恼羞成怒,处处找那位公子的麻烦,太不要脸了!”

    “不过,那位小公子那么帅,那么酷,这位公主看上人家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最后所有的议论声都掩变成了堂堂一国公主求爱不成,恼羞成怒,处处找对方麻烦的事情。此时没有一个人去同情那被气的险些脑出血的南娇儿,反倒一个个帮着毒舌腹黑的冰血说话。当然其中女性占了大多数的成分。

    “都给本宫住嘴,谁再敢多说一句,本宫灭他九族!”南娇儿听着一道道传入耳边的议论声,心里的火直接冲了上来,怒发冲冠,如同一个泼妇版,指着四周一顿叫骂。

    冰血听到南娇儿的叫骂声,顿时脸色一变,冷冷的看向南娇儿,声音刺骨阴寒:“南娇儿,本少在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普罗城,他们是普罗城的城民。你在这里又有什么资格要灭他们的九族!”

    “对啊,对啊!这里是普罗城,南叶国的公主在这里嚣张个屁啊!”

    “可不是,难怪这位小公子看不上你,要是我,我也不要呢!”

    “切,还公主呢。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可以说,冰血觉多有煽动人心的最高功力,随随便便一句话,顿时让刚刚安静小脸的人们爆发出最强烈的怒吼,纷纷指向南娇儿大声怒骂着。

    “墨心齐!”南娇儿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一字一顿的低吼着:“本宫要和你……”

    “决斗吗!”冰血双手环胸,歪着头看向满脸涨红的南娇儿,轻幽幽的接着说道。

    简单的三个字如同一盆凉水一般将南娇儿从而淋到脚,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既然不是,那就别来烦本少,本少没有闲心陪你玩!”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浑身僵硬的南娇儿,带着身边的老头转身向着前方的酒店走去。

    四周看戏的人群看着人家主角都走了,也跟着散去,不再理会那个没有本事还瞎咋呼的公主殿下,左右他们都是普罗城的城民,根本不归你南叶国皇室管,想要治他们对皇室不敬的罪,也要看他们城主让不让才行。

    “公……公主……我们……”南娇儿身边的一个名身穿粉红色纱裙的小女孩怯怯的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南娇儿,磕磕巴巴的唤道。

    “滚开,一群没用的废物,本公主被墨心齐那个贱民侮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话,现在来叫本公主做什么!”南娇儿啪的一下挥开身边的人,将心里对于冰血的怒气全数发泄到了自己的跟班身上。

    “公主,公主息怒啊!大街上这么多人,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一名长相猥琐的男子哈着腰对着南娇儿小声说道。“哼,滚开,难到本宫不知道吗。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吗!”南娇儿狠狠的瞪了一眼猥琐男子,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消失的地方,双眸中杀意再也掩饰不了倾泻而出:“墨心齐,总有一天本宫要让你跪下来求本宫饶你一命!走!”

    冰血带着老头走进了一间门口带有墨岛标志的酒店,里面的装潢跟帝婴学院内的那所酒店倒是十分像是,带着一点点的欧美风格还有几分复古的味道,恰恰都是冰血喜欢的类型。每个服务员的脸上都带着让客人舒心的温暖微笑,各个都受过专业的训练,对待任何人都不卑不亢,礼仪到位,哪怕是看到冰血带着一身邋遢,除了比乞丐干净许多以外从哪里看都乞丐没什么样的老头也没有任何的歧视或者鄙夷,依旧是满脸带笑的迎着二人走到二楼隔间内。

    冰血刚坐下,二楼的服务员便送上了可口的茶点,随即耐心的等在旁边。

    随后冰血和老头点了一桌子的饭菜后,便让服务员下去了。当然大多数的菜都是老头点的,真跟许久没有吃过饭一样,让冰血笑的一脸无奈。

    “小家伙,你就这么放过那个脑残公主啊!”小老头满脸好奇的凑到冰血的身边,势必将八卦性质进行到底。

    “你都说她脑残了,如果我再跟一般见识,岂不是降低自己的身份!”冰血双手放在脑后,身体懒散的靠在椅背上,嘴角轻轻勾起看向老头,戏谑的一笑,周身散发着一股邪魅的气息。

    老头被这样的冰血看的浑身一抖,眼神哀怨的白了一眼冰血,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谁家的,这不是存心放出了祸害人吗,简直是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主。

    “唉!我说小家伙,你到底是谁家的啊!老头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那个妖孽成生出你这么个小妖孽出来!”老头嘟着嘴角,好奇的问道。

    这小家伙浑身上下都神秘的很,弄得老头我心里痒痒的,好好奇,好好奇哦!

    “我姓墨,你说我是谁家的!”冰血无语的白了一眼老头。

    “墨……”老头眉头微微一皱,仔细的回想着脑海里大陆上有哪个家族姓墨的。顿时一个熟悉到让他惊讶的两个字顿时迸发而出,红润的脸上满是惊讶,不可思议的看向冰血,嘴巴大大的张开,愣了好半天。

    “你说你姓墨!那你是……墨……”老头吃惊的看着冰血,却始终没有将最后一个字说出来……墨岛……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是墨岛出来的人。

    冰血看着老头吃惊的表情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打从自己用墨心齐这个名字后,就没打算隐瞒过自己的身份,而且在她出来的时候爷爷也说过,墨岛是时候出世了。那么墨岛七少主这个身份也根本没什么好隐瞒的。不告诉别人,只是想依靠自己的实力去成长罢了。在再说,墨岛虽然隐世数百年,但是却始终是大陆上人眼中强大的存在,如果让外人自己是墨岛的少主,那可是要少了许多乐趣的。到处都是恭敬,惧怕的眼神,岂不是很无趣,那多不好玩啊!

    这时老头突然将脸凑近了一些,仔仔细细的看着冰血,看的冰血满头黑线,弄不懂这老头又怎么了。“小家伙,你今年多大了?”老头表情出现了几分严肃。

    “十四啊!怎么了?”冰血挑眉,疑惑的看向老头。

    “十四!”老头又一次重复了一遍冰血的话,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搞不懂老头这又抽什么风,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过头看向窗外,欣赏着这份安宁的时光。

    突然老头猛地抓过冰血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看向冰血,好似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声音更是充满的委屈:“小家伙,你家有没有一块好像床一样的大石头。”

    “床……大石头!”冰血转过头,不解的看向再次抽风的老头。

    “嗯嗯!就是床一样的大石头,摸一下的话,都会给感觉到很冷!就算是站在旁边都会感觉到冷的奇怪大石头!”老头激动的说道,语气带着几分急切,不过却依旧让人觉得喜感十足。

    “哦!您老说的是……上古寒石!”冰血看着老头戏谑的一笑,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你真的……真的有!啊啊啊啊……还给老头吧,还给老头吧!”老头一听冰血的话顿时哇哇大叫起来,好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孩子一般,拉着冰血的衣袖不断的摇晃。

    冰血看着老头,微微一笑,双眸中闪过一抹温柔,原来这个老头就是那个倒霉的被自己老爹抢了宝贝上古寒石的闻人老头哦。虽然不断的要自己将寒石还给他,但是那双眼睛中却没有任何想要将寒石要回去的意思,然而有一种想要借着这样的动作语言怀念着什么……是在还念自己的父亲吗。

    “老头,那石头已经被我分割炼成其他东西了。如果你想要床的话,大不了,我给你炼一个吗,用那么一大块上古寒石当床,很奢侈唉,会遭雷劈的哦!”

    老头被冰血说的嘴角再次一憋,一副要哭不敢哭的可怜样,睁着一对小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

    如果老头知道冰血天天拿着四阶、五阶的高级极品丹药当糖豆来吃的话,一定会蹦起来指着冰血的鼻子大骂,到底是谁比较奢侈啊,就算是糟雷劈,也一定是先劈你,而不是老头我。

    “咦!小家伙,你是炼器师!”顿时老头双眼一亮,炯炯有神的看向冰血,好像是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抓着冰血衣袖的双手更加紧了紧。

    “嗯!”冰血好笑的点了点头,真是不淡定的老头。

    听到冰血肯定的回答,老头双眼更加的明亮度了起来,紧接着问道:“那你上次从我这里买那些东西回去是要自己炼制的!”

    “不然你以为我买那些东西回去是用来烧火盖房子吗!”冰血无语的白了一眼老头。

    “哈哈哈……好好好啊!小家伙,你是炼器师几级,要不要来拜老头为师啊!”老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冰血,大有你不同意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看着这样的老头,冰血总有知道了,原来一个人老到这种份上,还能将变脸的功夫运用到这般程度,当真的功力深厚啊!

    “至今为止炼制出来的幻器最高等级是圣幻器高级!”冰血有些无奈的说道,想要炼制出神幻器,还要等她的魔蓝之焰升到神火的等级才行,现在还仅仅是天火的等级而已。

    “圣……圣……圣幻器,还是高级!我靠,小家伙,你才十四岁啊,就成为了一名炼器宗师,要不要这么变态啊!这要是让大陆上的那些都已经老掉牙的家伙们知道,还不集体自杀给你看!”老头顿时又不淡定了,猛地放开冰血的衣袖手舞足蹈的对着冰血哇哇乱叫。好在他们现在实在二楼的隔间里,不然这要是让外人看到了,还不以为这里来了个老疯子,虽然这老头原本就已经够疯的了。

    “那个……”

    不等冰血说完,老头又是一脸哀怨的看向冰血,憋着嘴,哭丧着脸委屈的说道:“人家才刚刚可以炼制出圣幻器,这么多年也就炼制出来那么一把中级圣幻器,你让老头我情何以堪啊!”

    “我……”

    老头再次打断冰血的话,猛地抓过冰血的手腕,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要不……小家伙你收老头为徒吧!”

    “咔!”冰血瞬间石化了……一道闷雷罩着冰血的头顶瞬间劈了下来!这是闹哪样啊……她只是想说,要不他们先吃饭吧,这饭菜都上来好久了,再不吃就凉了啊!怎么就转到自己收徒,老头拜师上面了呢。

    “收吧……收了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子!”闻人老头不断的轻晃着冰血的手臂,竟然让冰血感觉到了一种撒娇的意味。

    “额”冰血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有种汗毛直立的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老头……真心不是一般的雷人啊!

    “我说闻人老头,你怎么说也是一名炼器宗师,拜我为师,这像话嘛!”冰血伸出另一手将抓着自己手臂的双手撤掉,再看到老头那双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双眼,顿时有着想要扶额长叹的冲动。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互相切磋哦!”最后冰血无奈的说道。

    “不行……老头就要拜你为师,就要拜你为师,就要拜你为师嘛!”老头听到冰血的话,顿时不干了,坐在椅子上撒泼的混动着身子和手臂,双腿还不停地躲着脚,好在他此时是坐在椅子上的,如果是坐在地上,冰血敢肯定,他肯定会二话不说的在地上打滚。

    此时冰血头上已经爬满了黑线,无奈的看着旁边的老头,冰血磨了磨牙,竟然有种想要将这疯老头丢出去的冲动,她到底是犯了什么邪啊,竟然带着老头来吃饭,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嘛,可是这人明显是自己老爹的往年好友,上次从老爹给的信中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对于老爹的好友,她根本下不去手嘛。

    “您老是家父的好友,怎么能拜我这个小辈为师嘛!”对于毫不在意的外人,冰血可以做到毫无人性,冷血对待,但是对于自己在乎的老爹的好友,她只能拿出自己那少的可怜的耐心好声好气的劝说。

    “老头我不管,大不了老头跟那个臭小子断交就是了,反正他也总是欺负老头。”闻人老头这一句任性十足的话再一次将冰血雷倒了。

    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出现。

    她冰血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死活要将自己辈分往下降的人,这老头敢不敢更奇葩一点,闻人家的人在这老头的魔掌里是怎么好好的活到现在的。

    “好了,好了!我们赶紧吃饭吧,你刚刚不是还说饿了吗!再闹下去太阳都快落山了,晚点我还要回学校呢!”冰血趴在餐桌上,单手支着头,无力的看着闻人老头。

    “啊啊啊啊……那师父你同意喽,同意喽!”闻人老头里面坐正,紧张兮兮又满脸激动的看着冰血。

    冰血敢保证,如果自己摇头的话,这老头一定会立马做到地上打滚给自己看。

    丫的……同意你妹啊!老头是被你bi的,好不好。

    擦……她想骂娘了,有木有!

    “吃饭!”咬牙切齿的说了两个字,冰血用力的拿起筷子,狠狠的杵着盘子里的菜,她今天真不该出来啊!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麻烦老头呢!难道不知道……她很懒……所以她很讨厌麻烦吗。

    “是,师父!”老头顿时变得乖巧挺好,拿着筷子欢快的吃着,嘴里还不忘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

    好在冰血是个有责任的好孩子,一顿饭下来,只要是闻人老头问的问题,都一一做出了回答,短短的两个小时,也让解开了闻人老头在炼器方面上困惑了许久的几个问题。

    吃过饭后,冰血接着又去街上买了许多常备的物品,当然身边始终跟着那只老麻雀。好在冰血一直忍着不将这只老麻雀踹飞的冲动,才在两个人分开前都相安无事,当然飞开前,冰血还拿出了一本黑晶戒指呢不知道是哪位先人写的炼器笔记教给老头,这估计也是老爹以前游走大陆之时收获的战利品。自己已经将内容都记在了脑子里,所以将原本送给老头也无妨,乐的老头屁颠屁颠的回家了。

    回到学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山洞。冰血转身回来罗云山最顶峰的三元阁,三位师父也依旧在闭关,没有出来过的迹象,整个罗云山好像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一个人站躺在山顶的巨石上,看着漫天星光的夜空,四周静悄悄的,闹了一天心也逐渐安静了下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喜欢上了热闹,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突然一个人的时候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自嘲的笑了笑,前世的时候,恐怕做梦都不想的,自己也有不习惯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吧。

    现在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更确切的说是很紧凑,每一天都在不停地向前走,向上奔跑,虽然离目标看似很遥远,却始终保持着那颗永不放弃的心,坚强的奔跑着。哪怕再苦再累,都没有任何抱怨或者不甘,因为现在的她始终被那些无形的幸福包裹着吧,好像只要有他们在,自己就是活的,是一个永远不会输的人,对……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玄,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再等等哦,我……很快就回来了!”

    山顶的夜晚带着几分凉意,但是山顶上的人儿却没有一丝的感觉,安静的闭上的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缓缓的睡去。

    还剩下的几天的时间,冰血没有做别的,而是有一次进入到了藏书阁,想找一些关于紫级班的资料,但是却依旧毫无所获,就连关于之前几届紫级班的资料都是寥寥无几,只有一些简单的介绍,还是放在藏书阁最顶层的第九层的角落里的。

    直到离进入紫级班资格测试的一个月之期的最后一天,冰血才从藏书阁内走出来,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算了吧!既然什么都没有找到也没关系,反正不管是什么样的考验,他们都会一起通过了。”冰血抬起头看了看远方落日的夕阳,微微一笑,一个闪身划过一道轻风,向着后山的三元阁飞起。

    “心齐哥哥!”刚刚进入到三元阁内洛坤他们所住的小院内的冰血,便听到了一声甜腻腻的呼唤,紧接着一个带着丝丝香甜气息的身影扑了过来。

    冰血微笑着伸出手接过洛天,宠溺的揉了揉洛天的头,温柔的说道:“小天,恭喜你,准时出来了!”

    “心齐哥哥,小天晋级了,小天晋级了哦!”洛天仰着头,笑的一脸天真的看着冰血,语气中带着讨赏的意味。

    “哇,小天,短短一个月,你竟然一下子挂了两级,到了大魔法师初级!”冰血这才仔细看向洛天,就连她也难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个月进两级,放眼大陆……能找出来几个,而且小天现在才十四岁,就已经达到了大魔法师初级,说出肯定吓到一批人。

    “小天在厉害,在你这个变态妖孽面前也不行的!”满是笑意的声音从洛天身后传来。

    冰血有些无奈的抬起头,看向走过来的洛坤、暗夜、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

    “不错哦,坤也到天阶魔导士初级,熏大魔法师初级了,小启也魔导士中级了,恭喜恭喜!”冰血开心的看着几个伙伴,没想到一个月的训练,得到了这么大的效果,看来人还是挖掘自身极限才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啊。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有你和暗夜!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进步的这么快!”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对视一眼,笑着看向冰血和暗夜,真诚的说道。

    他们也是在刚刚才晋级完成的,在从炼狱出来后,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接着暗夜让他们将手腕和脚腕上的重力链先拿掉。当他们摘下重力链之后,一股极为磅礴的气息瞬间从体内的灵源内涌出,让他们同一时间感觉到了要晋级的征兆,连忙就地打坐,不出一分钟的时间,天地规则就纷纷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连惊喜都来不及发出,便陷入到了晋级的工作中。没想到刚刚醒来便听到暗夜说心齐回来了,当时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见到她,告诉她,他们出来了,成功的出来了。

    “你们很努力!”暗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真诚,对着洛坤四个人声音说道。

    “看吧,我家暗夜可是很少夸人的哦。他能这么说,足以证明这是你们应得的结果!”冰血一手搭在暗夜的肩膀上,看着洛坤几人的脸上划着痞痞的笑容。

    “对了,这是给你们的!现在应该都习惯了用这些武器吧!”冰血边说边抬手对着旁边的桌子一挥,四把形色各异,闪烁着微亮光芒的武器凭空出现在了桌面上。

    在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将好奇的目光投向旁边的桌面之时,顿时眼前一亮,带着脸上掩不住的惊喜表情,纷纷拿过那个属于自己的兵器,这可是心齐特别为自己等人炼制出的冰血,是完全属于自己,最适合的自己的冰血。

    洛天的是一副浅紫色铠甲护腕——雷光狼爪。上面雕刻着如同闪电一般的紫色条形纹路,背面是三颗排列成三角型的紫色魔晶,滴血认主后,驱动意念会从护腕内伸出五只如同狼爪一般的利爪罩在手背之上,锋利无比,而且好似与整只手融合在了一起,灵巧、狠厉。

    洛坤是一把三尺长青云君子剑,剑鞘与剑身完全融合在一起,随着意念驱动一副上面刻着青色飞龙的精美剑鞘会从剑柄内幻化而出,包裹住银色长剑。

    叶冰熏则是一根斩魂戟,戟杆呈褐色,戟头呈冰蓝色带着粗大的倒刺,中间镶嵌着一颗硕大的血红色菱形魔晶,戟头两边如同展翅翱翔的巨龙铁翼,铁翼呈青紫色带着一股厚重的上古气息,沉稳中带着丝丝血性。

    韩启明的则是一把精巧干练的短剑,全场五十二厘米,玉石打造的剑柄通体雪白,末端是一圈雕刻者黄金巨龙的花纹精致高雅,同样滴血认主后,意念驱动剑鞘会从剑柄中幻化而出,通体雪白,顶端雕刻着一条盘曲而卧的黄金巨龙。

    四个人握着自己的武器,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心里的阵阵暖意代表着那难以言语的感动。

    “心齐!”洛坤轻轻抬起头看向冰血,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谢谢”两个字,因为他们之间单单只靠这两字根本无法表达。

    韩启明拍了拍洛坤的肩膀,明白他心中所想,随即笑着看向冰血,轻轻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小齐,这……我们很喜欢!”

    “嗯嗯!很喜欢,真的很喜欢!”叶冰熏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斩魂戟,急切的想要表达出心里的激动,却说的十分的笨拙,但是也同样的真实。

    “喜欢就好!”简单的四个字,表达出冰血心中所有的含义。

    只要你们喜欢,那么自己所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以为他们是伙伴,可以放心交付背后的伙伴。

    随即几个人去酒店吃了晚餐后,便回到了三元阁好好睡了一觉,修养好体力,准备迎接他们新的一轮挑战,也不知道明天会有怎么样的考核在等待着他们。

    一夜的时间在睡眠中很快过去,天蒙蒙亮的时候,六个人几乎是同时醒过来了,快速收拾了一番,简单的吃过一些早餐后,便向着校长室走去,这次的集合点不再跟往常一样在帝婴学院的广场中心,而且那个在学院闲的就差去兼职除草养花当园林工的院长大人的办公室。

    六个人刚到办公室门口,洛坤再次被冰血推到了前面。

    洛坤无奈的转过头看着那个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把他推到前面去的冰血,轻叹了口气,刚刚抬起想要敲门的手,没想到华丽的校长室大门缓缓的从里面打开来。

    洛坤疑惑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眨了眨眼睛:我们不会走错了吧,不是说院长室是学院内的重要的地方吗?怎么还没敲就开了。

    冰血嘴角一抽,同样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我怎么知道!大概院长知道我们来了吧,门既然开了,就进去喽!

    洛坤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重新转过身看向院长室的大门,高声说道:“学院洛坤、墨心齐、暗夜、洛天、韩启明、叶冰熏前来报到!”

    稍稍等了一会后,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这让准备进去的洛坤更加的疑惑了,如果真如心齐所想里面的院长知道他们来了,那听到他的声音,怎么滴也会吱个声吧!

    “哎呦,真麻烦,直接进去!”冰血那少的可怜的耐心终于在院长室大门前磨光了。

    冰血一把推开洛坤上前一步,在洛坤震惊的目光中,抬起脚对着院长室的大门“嘭!”的就是一脚。大门直接向着里面快速打开,紧接着“嗙”的一声弹在了门后的墙上。

    “额……心齐!”洛坤嘴角抽搐着叫着一声,这货是踹门踹习惯了吗,怎么到哪里都踹啊,这是校长室唉。

    “嘻嘻!走啦!”冰血转过头嘻嘻一笑,完全没有一丝的罪恶感,对着身后的几个人挥了挥手,挂进了院长室。

    然而,就在几个人走进院长室,将目光投向院长室里面之时,顿时所有人都齐齐愣住了,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就连素来面无表情,号称面瘫帝的暗夜都忍不住的微微抽了一下嘴角。

    “刷!”的一下,一长排黑线出现在了六个人的头顶上方。

    这……这……他们进的这是院长室,还是……垃圾场啊!

    整个院长室少说也有百来平方,不过……华丽的装潢没有,整洁的桌椅没有,感觉的沙发茶几没有,就连书架上都是弯弯扭扭,不是倒着就是斜着的书,乱七八糟的摆在上面,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好多是反着放着。

    原本应该用来办公的书桌上到处都是废纸团,废纸条,甚至还有纸飞机,再仔细一看,妈的……竟然还有千纸鹤。另一本的沙发上不是零食的残羹碎末,就是一推不知道是干净的还是穿过的衣服一团一团的窝在上面,里面还夹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包装的油纸。

    整个院长室的地上更是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衣服、鞋子、袜子、毛笔、画轴、甚至还有一些上面不知道画了些什么鬼东西的纸随意的丢在地上。

    此时除了暗夜依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冰脸以外,剩余的五个人脸色难看的发青,隐隐约约还有些抽搐的迹象。

    “这里是院子室吗?我们不会走错了吧!”洛天有些不自然的轻问道。

    听到洛天的问话,站在最后面的叶冰熏,稍稍退后了几步,看了一眼门口上方的白色云牌,上面明晃晃的雕刻者三个金色的大字:院长室。

    “除非这牌子是假的!”叶冰熏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声音有些僵硬的说着。

    “靠!院长不会是被黑舞学院的人给劫走了吧,不然这里怎么跟被打劫了还要严重啊!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考虑营救啊!”冰血看着这个如同垃圾回收站一样的院长室,竟然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这种实力,她还没有。

    “咦!你们来了,怎么不进去,站在门口做什么?”温和淡雅的声音突然从几个人的身后响起,带着一阵青草香传到几个人的身边。

    “白俊阁下!”站在最后面的叶冰熏,第一个转过头,有些无力的看向白俊,轻声唤道。

    “嗯,怎么了?”白俊有些奇怪的看向叶冰熏。

    “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进去!”冰血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前方传出。

    随即挡在院长室门口的几个人稍稍的向着旁边挪动了几步,让出了一道视线给白俊,意思很明显……自己看吧!

    白俊看着几个人的表情,眉头一皱,顿时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上前两步,挤进院长室,在看清楚整个院长室的惨象之时,顿时俊美的脸上一僵,呼吸一瞬间停止。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呼吸,吓得冰血的几个人生怕这位帝婴学院的首席导师被气成了大陆第一位患有心脏病的圣魔导师。

    “白俊叔叔,你要冷静啊!”冰血有些幸灾乐祸的抿了抿嘴,扯了扯白俊的衣袖,轻声说道。

    白俊深深的吸了口一气,冷冷的看向院子室书架旁边的小门,冰冷的说道:“冷静……冷静!靠……老子冷静的个屁啊!师父,你给我出来,你给我说清楚,我才没有来这里两天,两天而已……你怎么又把院长室糟蹋成这样……师父!”暴怒的大吼声以院长室为中心,向着死走扩散而去,在整个办公大楼内回响开来。

    冰血几个人对视一眼,齐齐沉默了。

    他们清楚的听到白俊嘴里说的那个“又”,看来……他们伟大的院长大人将一个好好的院长室给糟蹋成垃圾回收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这功力可谓是深厚到不可估量啊!

    几个人看向书架旁边的旁边依旧安安静静没有任何要打开迹象的大门,无奈的摇了摇头,冰血知道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吗。估计院长知道今天白俊叔叔会来,早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这个世界的老头,是不是都这么怪啊!怎么她遇到了一个两个都这样奇葩呢!

    白俊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看时间,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稍稍恢复了一些温和淡雅的表情,只不过声音中依旧有些僵硬:“心齐,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带你们过去吧!”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好,有劳白俊叔叔!”

    白俊笑了笑,单手一挥,四周的空间发生了一瞬间的扭曲,随即几个人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后,再一睁开眼,映入眼前的一片绿意葱葱,旁边还有一个几百米的大型瀑布,瀑布下是一个清澈的水潭,到处都充满了一股清新的芳香。

    “这里是……后山!”冰血习惯性的放出神识,感觉到这里离上次她契约白泽的地方不远,想必应该是后山没错了。不过瀑布旁边的一块地方,她的精神力竟然无法探测过去。

    “嗯,这里也是帝婴学院的后面,不过却也是一个外人无法达到的一块区域!”白俊笑着看向冰血这个敏锐的小家伙,轻声说道。

    “原来紫级班在这个地方!”洛坤微微一笑,看着布幕的旁边的一块树林,难怪他们怎么样找不到。

    白俊指着旁边的树林点头说道:“嗯,就在瀑布旁边的那块树林里!”

    这时几个人纷纷转过头看向那片树林,眼中带着疑惑。

    “幻境……树林四周有幻境!”冰血惊讶的看向白俊……如同她没猜错的话,这片树林的四周都是幻境,就连他们看到的这片树林,也是幻境所造,实际上幻境后面是什么,也许只有闯过那边幻境后方可明白。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呵呵……这个幻境是千年前,帝婴学院的创始人所设,后来有了第一界的紫级,便用来作为紫级班防御结界,同时也可当作测试紫级班学生的考题,只有通过幻境进入到紫级班方可成为真正的紫级班学生。不过,也进入幻境的真正入口和方法也只有学院内的几个高层知道,如同是误闯进去的,也只会在莫名其妙的绕出来而已。”

    白俊看着前方的森林,眼中带着敬佩和恭敬的神情。

    冰血听着白俊的话,看着前方的树林,心中震惊万分,对于结界法阵她很了解,而且极为熟悉,但是真正幻境却也仅仅懂得一些皮毛而已。虽然她会用古代的阵法摆一个幻阵出来,但是幻阵跟真正的幻境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然而今日在见到了一个这么大规模而且是高等级的幻境,心中难免会惊讶,更多的是先辈的佩服,这可不是一般人或者随便一个所谓的强者可以学的了的。

    “好了,现在你们拿出自己把武器都拿在手里,然后我送你们进去!”白俊笑的一脸神秘的看向冰血六个人,声音依旧温和淡雅,却让冰血六个人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为何要把武器事先拿在手里?”洛坤疑惑的看向白俊,心中瞬间涌起了不安的神情,这种不安不是害怕,而是对于即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感到疑惑和担忧。

    “进去后你们就知道了!最好再带一切小巧方便的常用物品在身上哦!”白俊的话依旧模棱两可让人猜不透。

    但是冰血几个人却没有在继续追问,而是纷纷唤出自己的武器,冰血将血煞插到裤腿的刀鞘内,顺便还从黑晶戒指内拿出一条圣幻器冰魂鞭挂在腰间,接着将一些火舌丹药包之类的东西放在了腰包里。好在他们今日出来之前,都没有穿繁琐的魔法师长袍,而且穿着方便的劲装和铠甲。

    其他的兵器都还好本身就不大,跨在腰间刚刚好。而叶冰熏的斩魂戟也被他用意念收缩到了三尺长背在背后,很像一根细长的褐色棍子。

    最后六个人都准备好后,白俊口中默念一连串复杂的咒语,一阵白光从树林中闪出瞬间将六个人包裹住,不到五秒钟,水潭前放就剩下一脸淡笑的白俊一人,双手背后看着前方的树林。

    ------题外话------

    嗷嗷嗷嗷……困死喵了!一个通宵终于把这章写出来了!么么……猫猫睡觉去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