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八十六)还要改,等等看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广场中心此时设有两个硕大的擂台,擂台四周的防护罩更加的厚实,每个角落都站有一名高级导师镇守,确保擂台上的学院以及擂台外的观众的安全。

    此时两个擂台之上分别站着帝婴学院内比较热门的队伍,每个队都有每个队的特色和优势,而且每个队都至少有一名到两名的天阶高手,其中最让人看好的莫过于南傲井所在的傲山小队。这可是一支从黑级精英班选出的队伍,同样还有一支小队也是黑级精英班的学生。另外的两支队伍都是一支队伍是青级精英班的,一支是蓝级班的队伍。

    通常黑级精英班的同学是不会参加这种学生排位赛的。因为他们班级的等级已经是除了那个传说中的紫级班以外最高级别的。赢了自然是可以得到进入紫级班的资格,但是一旦输了,不仅仅是他们所拥有的积分将会被赢得小队得去,自身的等级也有可能因为对方的晋级而下降,还有他们的名声荣耀都会受到折损。

    此时两个擂台上的四只队伍都已经准备就绪,就差裁判手中旗帜落下。因为是两个擂台同时比赛,这样让看台上的所有观众开始了观看对象的选择。不过,大多数目光都是投在了南傲井的那一队上,要知道看高手对比,其中也可以学到许多有用的东西,或者领悟一些之前未成领悟的东西。

    一分钟过后,两边的裁判同时挥下手中旗帜,比赛正式开始。

    激烈的对决中,队友之间默契的配合是一场对决中十分重要的东西,这四支队伍的综合实力都相差无几,想要取胜,就要看哪只队伍中队员相互配合的更加好,更加的默契。

    “哈哈!皇室的三皇子殿下进步神速啊!”魔法师公会的人笑眯眯的看向一旁的丞相,有些讨好的说道。

    “长老过奖了,三皇子殿下这几年一直在帝婴学院中学习,这也是帝婴学院教的好的缘故!”丞相说到这里时,用眼角瞟了一眼高台上的院长,朗声说道。

    之前在新生排位赛上,因为冰血的一番话,让皇室来的几个人在帝婴学院的这几天里如坐针尖,生怕帝婴学院突然以那天的话扣他们一顶大帽子下来,让他们有来无回就惨了。现在皇室已经隐隐约约跟四大家族中的韩家、洛家对上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帝婴学院,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三皇子确实改变了不少,在下记得上次在帝都见到三殿下时,还是个高傲浮夸的小子,而现在一身的沉稳气息,没一招都恰大好处,冷静大气,这小小年纪竟然就可以有次心性,难得……难得啊!”另一位老子缕着自己长长胡子,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不断的夸奖道。

    丞相听到这道声音后,立马转过身去,对着那名老者带着几分恭敬的态度,拱手说道:“大师客气了!”

    其他人闻言也稍稍转过头笑着看了一眼那位老者,眼中都带着几分恭敬的态度。

    “早就听闻大陆上有许多散修强者与帝婴学院交情甚好,没想到连很少出现的炼药宗师鲁大师都来了,看来传言一点都不假!”火栎对着身边的另一名少年小声的说道。

    “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参加帝婴学院的大型比赛,所以不太了解。但是我听说,帝婴学院每一次的大型比赛,都会来几个大陆上很有名的强者,都是跟帝婴学院的关系很好哦。而且有的时候还会在帝婴学院挑选自己的徒弟呢!”旁边的少年小声的对着火栎说道,说道最后青嫩的小脸上显出羡慕的神情。

    “专心看着,聊什么天!”火则壬凶神恶煞的声音突然从火栎和少年的旁边传来,让两个男孩浑身一振,猛地将自己的目光投向擂台,专心致志的看着比赛,不敢再交谈比赛以外的事情。

    他们来这里可是为了从比赛中学到更多东西的,如果可以从比赛中领悟到自己的本领那就在好不过了,所以两个男孩在火则壬的厉声下乖乖的看起来的比赛。

    火则壬看着自己旁边的连个小鬼,嘴角闪过一抹宠爱的笑意,随即快速消失不见。对于孩子他从来不会给多余的热情,永远都是厉声厉色,他一直秉持着棒下出孝子的原则,对待家族中的这些孩子,包括自己的孩子,都是严肃严厉的教育,让他们拥有一身别人都羡慕的修为和技能。

    突然想到了擂台下的那几个让他十分好奇的小鬼,火则壬转过头一眼便找到了冰血几个人的休息区,再看到休息区的那几道身影后,顿时呼吸一滞,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的眨了眨眼睛后,猛地伸出手臂拉过另一本的叶闽,有些不可思议的叫到:“靠,叶闽你看,那几个小鬼竟然在这个时候睡觉,竟然在那里睡觉啊!他们这是要放弃了吗!”

    叶闽斜眼瞪着一眼大呼小叫的火则壬,随即十分淡定的拉出自己的衣袖,这才转过头看向擂台下方的休息区,在看到那几道身影后,双眸中同样闪过一抹疑惑,不过却很快的消失不见,依旧是那副冷冰冰,毫无表情的样子,轻声说道:“看样子三皇子殿下与另一个黑级精英班出来的小队很有可能会取胜。这两支队伍中三皇子殿下的队伍中可是有三个天阶高手,另外的一支小队中也有两个天阶高手。墨心齐他们没有把握取胜也很正常!”

    火则壬从叶闽清冷的声音中竟然听出了几分失望的意思,转过头有些深深的看了一眼叶闽,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最后火则壬将那抹失望的感觉归于叶闽对叶冰熏这样轻易放弃比赛而发出的。

    如果火则壬和叶闽知道冰血六个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对于擂台上所发生的一切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们还会不会感到失望。如果他们只冰血六个人这样其实是在按照冰血所传授的方法修炼精神力,他们是否就会将失望全部转为惊吓。

    四支队伍的比赛,最后没有任何悬念,两个擂台之上胜出的队伍分别是南傲井的傲山小队、另一个擂台上之上拥有两个天阶高手的轮轴小队。

    这两支队伍都是从黑级精英班出来的,虽然参加这次排位赛的队伍中,不仅仅只有这两个黑级班的同学,但是最后剩下的却仅仅只有这两个班级。这样结果也让帝婴学院的大多数导师感到欣慰。在学院内,班级的等级高低只是取决于班级内学生的实力高低,而不是导师的教育。所以帝婴学院才会没三年举办一次排位赛来将学生的等级重新排位,这也促使了那些学生哪怕是已经进入到了高级班级也会不断的努力,为的是不让其他低级班的赶上来,将他们打压下去。而那些从开始就进入到了低阶班的学生也可以努力奋发,争取在下一次的排位赛上进入到了高级的班级,得到更大的殊荣。

    这场比赛结束后,不做停顿,继续抽签比赛,那个抽到战签的黑级班队伍会每个人发一颗恢复元气的丹药,然后有两个小时的恢复时间,在接着比赛。

    两个小时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一眨眼就过去了。听到白俊的声音后,洛坤缓缓的站起身,脸上带着优雅温和的笑容向着白俊所在的高台走去。

    最后剩下的三支队伍的小队长,做最后抽签,其中有两个战签,一个空签,抽中战签的两支队伍进行最后对决,从中选出与另一支抽中空签的队伍做终极对决赛,选出排位赛的终极冠军。

    这次幸运之神降临到了南傲井的身上,手里拿着那支空签,南傲井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洛坤,双眸闪过一抹战意:“在下希望,在下一场的擂台上可以看到你们的身影!”

    “呵呵!那本少就如你所愿!”洛坤温和的目光中闪动着狂傲的气息,竟然让南傲井很简单的就相信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对于洛坤他们来说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要知道,轮轴小队中的两个天阶其中一个是战士,可是从中直接飞向地面的魔法师身边,近身战对于魔法师来说那就是必死无疑的,所以就连他们这支拥有三个天阶的小队在对上轮轴小队想要赢得话都会是一番苦战。

    可是现在,赢对于洛坤他们来说,竟然就这么简单而且肯定。更怪的是,自己竟然很容易的就相信了,连一点不屑或者鄙夷的感觉都发不出来。

    不过,南傲井相信洛坤,并不代表其他人也相信他。

    “哼!小子说大话可别闪到了腰,我们战斗的老大可是御剑师巅峰的实力,就凭你们对那个御剑师初级的战士,根本不够我们老大砍的。几个新生罢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拿着自己现在的成绩去找个精英班修炼几年吧,何必跟着我们这些前辈面前自找屈辱呢!”一个略显怪异的声音从洛坤的身后传来。

    洛坤咋一听这声,竟然让素来淡定的洛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有些疑惑的转过头,顿时洛坤有种反胃的冲动,皱着眉头,不由自主的向着身后退了一大步,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斜眼瞟了一眼前面那个身披粉红色羽毛大衣,脸上涂了不知道多少层的胭脂水粉,一说话都掉渣,让人很难看出这货到底是男是女的人。

    “喂,臭小子,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小心本少挖了你眼睛!”那个让洛坤严重怀疑对方性别的男子,一脸傲娇的对着洛坤甩了甩手中的粉红色手绢,于此同时还跺了跺脚,让四周的人更是一片恶寒。

    洛坤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那名男子,眼中的厌恶一览无遗,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二话不说,转过头对着南傲井拱手说道:“三皇子别急,安心等着我们便是!”随即快速离开高台,向着他们的休息区走去,那样子怎么看怎么有种后面有野猪追的感觉。

    南傲井戏谑的目光看着洛坤的背影,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轮轴小队的队长后,目光转动再看向那个一身粉红色羽毛的少年后,双眸不由自主的闪动的一下,好在已经看习惯了,不会想洛坤刚刚那些。

    “没想到,你竟然那么看好那只新生队。”轮轴队长粗狂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单手退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粉红羽毛男子,一双狠厉的双眸看向南傲井:“不过你劝你还是别报太大希望。最后跟你对决的一定是我!”

    南傲井依旧是一副稳重淡雅的气息,对着轮轴队长微微一笑,淡雅的声音让人听不懂他此时真正的情绪:“他们的实力,只有你真正对上才知道,好之为之吧!”南傲井说完便转身走回了自己小队的休息区,他要养足精神,好好的跟他们打一场。从上次离开佣兵公会到现在仅仅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但是对于他来说就好似过了好久好久一般,从上次回到皇宫后,自己的心就好像完全死灭了,对于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没有任何的激情,完全被冰封。只是没想到,再一次看到那个身影,竟然让自己的心再次活了起来,没错一看到她就好似浑身热血沸腾,很想……很想好好的打一架,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边的洛坤刚刚回到休息区,就猛地坐到了冰血的身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手还不忘拍拍胸口,来安抚自己受到惊吓的心灵。

    “怎么了?”冰血满脸好奇的看着洛坤,真难得……洛坤这淡定哥竟然也有被吓成这样的时候。

    “心齐!”洛坤听到冰血的话后,顿时满脸委屈的转过头看向冰血,憋着嘴,伸手拉着冰血的衣袖,让冰血顿时有种这是洛天的感觉。

    在外人眼中那个成熟稳重,淡然清雅的洛坤,也只有在这些伙伴面前才会露出这样孩子的一面。

    “怎么了?”冰血嘴角一抽,忍住想要爆笑的冲动,淡定的看着洛坤。

    “那个轮轴小队有个脑抽……说要挖了我的眼睛!”洛坤拉着冰血的衣袖,说的那叫一个委屈啊,然后在脑海中闪过一个粉红色羽毛身影后,脸上顿时一僵,浑身一斗,险些吐出来。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人类可以这么可怕!”洛坤被脑子里的那个身影恶心的不再耍宝,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一脸恶心的说道。

    其他五个人满脸好奇的看向洛坤,到底是什么人能将洛坤吓成这样,不过看样子不是那种惧怕的惊吓……可是……被恶心的怕了。

    “你刚刚说有人要挖了你的眼睛!”叶冰熏呆呆的声音突然传来,好奇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呵呵!有意思呢!伙伴们,我们走吧,去看看到底是谁,实力竟然这么强啊!”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拍了拍有些皱起的衣角。随即歪着头看向身边的几个人,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冷意。

    就在这时,白俊的声音从广场中央响起,让原本有些喧嚣的广场安静的下来。

    “小组晋级选拔赛第二场正式开始,请洛坤小组六人与轮轴小组六人上擂台!”白俊的话音刚落,两支队伍分别从两边跃上了三米高的擂台。当两只队伍同时站在擂台之上时,让众人快速找到了两支队伍的表面差异。

    冰血这边的六个人最大的不过二十五,最小的不过十五岁,很明显过于青嫩的了些,而且各个都是有着高贵的气质,傲人的英俊外貌,有着让众多女生疯狂爱慕的资本。

    再看对面的轮轴小队,一个个不说是奇形怪状吧,年龄就明白大了冰血他们一大截。队长年近三十,身材高大魁梧,黝黑的皮肤露在外面,显示这他的强壮体魄。一脸的络腮胡子,脸上眼角处还带着一条狰狞的刀疤,显得十分的吓人。

    而旁边的人虽然没有他们队长那么高大魁梧到吓人的身材脸蛋,但是却也有着同样惊人的外貌。当中属对着旁边那个一身粉红色羽毛,满脸胭脂水粉,摆手弄姿,一脸傲娇的少年。这人的装扮,完全让人看不出年龄,但是据说,这人今年竟然也有二十七八了!另外的几个不是一脸的猥琐到让人看了都会觉得这人肯定是一名终极强女干犯。要嘛就是那种长得奇怪到仍然觉得根本不是人的人。这样的一个组合,让人打心眼里觉得……强大。

    因为一般人……真的很难从茫茫人海中将这么几个极品找出来,最后再聚到一起。

    冰血第一次有了一种呆愣的感觉,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随即竟然满脸佩服的看向对面那个小队的队长,满脸严肃的说道:“你好厉害啊!这几个极品,你到底是怎么挖出来的!”

    “哼!你这个丑八怪,是在极度我们伟大队长的英明神武吗!”粉红羽毛高傲的抬着头看向冰血,边挥动着手中的粉红色手绢,便用那尖声细语的嗓子说道。

    “丑……八……怪!”冰血嘴角不断的抽搐着,语气僵硬的念着着三个字……这是第一次……绝对是第一次……两世加起来,第一次有人说她是丑八怪,她该去写篇日记,来纪念一下这个历史性的一刻吗!

    “这眼睛……没什么用了!”冰冷的声音从叶冰熏的口中发出,轻轻上前一步,天然呆的脸上依旧是那副呆呆木木的表情,给人一种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性的感觉,同时也给人一种错觉,让人感觉刚刚那道毫无感情的冰冷声音不是他发出的。

    这时韩启明微微一笑,灿烂的笑容给人一种阳光明媚的暖意,微微侧过头看向有些呆愣的裁判,轻声提醒着:“裁判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额……哦!现在比赛正式开始!”裁判很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给弄愣了,经韩启明这一提醒回过神来,快速挥出手中的气质,随即脚下移动,快速退出擂台。

    完全不给对方多余时间,这边的叶冰熏快速向前一步,双手交叉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打出了几个手势,不出一秒的时间,双手前方闪出了一个不到一米宽的褐色五芒星,木然的声音随即而来:“伟大的木系精灵了,请听从我的召唤,飞沙走石!”

    一道褐色的光芒瞬间从五芒星内迸发而出,只见轮轴小队的四周顿时被一整狂风沙土包裹,褐色沙尘向着四周不断的蔓延,几个呼吸间,擂台之上所有的人身形快速淹没在那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中。

    “一个高阶魔法师竟然有这样的实力!”一声惊呼从贵宾席上响起,四周的观众席上也是一片惊呼,这样的高级魔法所消耗的灵力可不是一般的高阶魔法师能承受的起的。而且这个魔法技能主要目的只是遮盖住敌人的视线,根本没有任何攻击效果。擂台对战,这种魔法师根本没有什么大用处,而起那个少年竟然将自己队伍里面的人也覆盖了进去,这是为何?正常来说,应该只是覆盖住敌人,然而他们在外面对着沙尘里面攻击才对啊。

    “喂,叶闽,你家这五少爷在搞什么鬼,同归于尽吗!”火则壬惊讶的对着身边的叶闽问道。这样的对战方式,根本不可取,这几个孩子在帝婴学院到底学到了些什么啊!简直乱七八糟!

    此时的火则壬心里升起了几分失望的感觉,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竟然还很期待这几个小鬼会有让人惊叹的壮举呢。

    “不知道,五少爷从小不用家族长老教导,对于他们的事情,连大爷都不清楚!”叶闽冰冷的神情中出现了几分紧张,衣袖中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就在这时……

    “噗,噗,噗,噗!”四道身影突然破开包裹在擂台之上的黄沙,踏空而起,最后停在了擂台之上的半空中。

    此时冰血、暗夜并肩而立,满脸轻声的站在半空中,看着对面的两个人,轮轴队长和一名脸色过分白皙,白皙到毫无血色的男子。

    两对中的四个人,各站一边,就这样突然飞身而起,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让人有了几分惊讶后,也淡定了下来,没有因为四个人的等级而诧异,一个个伸着脖子,期待的这四个天阶的对决。

    “哼!你们两个的等级都没有我们高,竟然还有胆子飞上来!”轮轴队长抗着一把黑色大刀,脸上带着一抹轻蔑的身影看着冰血和暗夜,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我们知道你有神兽,怎么不妨出来吗!也许放出神兽来,我们就会输了!”白脸男子有些虚弱的声音缓缓的传出,瘦弱的身体好似一阵风就能吹跑一般。

    “你们没有魔兽,本少自然不会让小乖出来欺负人!放心吧!本少很公平的!”冰血笑的一脸诚信,说完还感觉良好的点了点头。

    “算你识相,不然就算赢了,也会被众人耻笑!”轮轴队长看到自己这边的目的已然达到,还不放心的开口,彻底封住了冰血要唤出契约兽来对战的想法。毕竟如果那只神兽出来,就算有十个他都不够看的。

    “废话太多了!”冰血嘴角一勾,单手挥去一根冰蓝色法杖,这根法杖还是在巫骨山脉的神秘遗迹中得到的,正好是冰系法杖。这场比赛不能杀人,用那根黑色法杖有些不适合。不过这根法杖一出,依旧引起了一连串的惊叹。

    “高级圣幻器……竟然是高级圣幻器!”

    “天啊,这人到底是谁啊!有神兽还有高级圣幻器!还要不要人活了!”

    然而不仅仅是观众席上的惊讶,就连高台上那些见过大市面,众多奇珍异宝的大家族子弟都忍不住要对冰血嫉妒羡慕恨了。心中更是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回到家族中,势必要好好查查这个少年的底细,在大陆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名不见传的奇才少年,而且出手就是人人都像得到的珍宝异兽,这样的人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外面的那些人如何想,根本不再冰血的计划范围,在轮轴队长和另外的两个天阶目光都放在自己武器中之时,单手一挥,一道冰蓝色光芒顿时从法杖顶端的水晶球中迸发而出,随即一道清冷的声音随即而出:“冰之拟态,冰凰!”话语刚落,一道震天鸟鸣响彻天阶,只见一道浑身散发着白色寒气,身形类似传说中上古神兽凤凰的冰蓝色大鸟挥动着一双漂亮的翅膀从蓝光中飞出,通体冰蓝,远远看清好似一座活灵活现的冰雕,但是此时这座冰雕竟然如同活物一般会叫,会动。

    这下子全场都傻眼了。

    “你这是……”对面的白脸男子看着那个巨大的冰雕凤凰,脚下不稳,险些从半空中掉下去,颤抖着手指伸向冰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些。

    “呵!”冰血嘴角一勾,冷冷一笑:“冰凰!去!”

    “呜!”一声长啸,冲天而起,响彻在整个帝婴学院的上空。扬起锋利的嘴尖,挥动着巨大的翅膀对着白脸男子便冲了过去。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冰凰的攻击的对象竟然不是白脸男子,而是白脸男子空无一物的身边,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来不及反映。

    “不要!”一声惊呼从白脸男子的口中发出,根本来不及任何动作。只见一道血光从冰凰利嘴前方划出,一声凄厉兽鸣随即响起:“吼!”

    只见原本冰凰原本空无一物的前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巨型白老鼠。在来不及看清这只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白老鼠到底是何品种魔兽之时,冰凰张开大嘴,对着白老鼠的身体“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团冰蓝色火焰,又是一声更为凄厉的兽鸣响起,让人听了心里发毛,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只巨型白老鼠就在那团蓝色火焰中化为灰烬。

    “不!”白脸男子一声悲惨的怒吼,想要冲过到白老鼠的身边,但是却始终无法靠近比冰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契约兽被那只可恶的冰凤凰给烧成了灰烬。

    白脸男子浑身无力的跪在半空中白老鼠消失的地方,突然猛然站起身,满脸狰狞的看想冰血,因为太过愤怒而浑身颤抖,双眸充血在那张过份白皙的脸上显得异常的诡异:“你……你竟然……你竟然杀了他!”

    “你让它隐身,不就是为了偷袭我或者我的伙伴吗!没想到,你的契约兽竟然是瘾鼠!”冰血平静的语气更加的刺激了白脸男子心中的怒气,脸色竟然更加的惨白。

    “偷袭你又如何,你竟然敢杀了它!我就让你给他陪葬!让你们所有人统统给他陪葬”怒火让白脸男子的声音逐渐沙哑,一股冰冷的寒气突然从男子身体中迸发而出,让人觉得很诡异。

    冰血看着有些疯狂的白脸男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单手收回了冰凰,身影依旧,淡然的站在半空中:“就凭你!”

    此时冰血的声音竟然比男子身体里发出的那股诧异寒气还要冰冷。足以证明,白脸男子的话让冰血生气了。

    别说她不讲理,理对她来说,从来没有伙伴来的重要。她可是杀尽天下所有无关的人,不会去理会那些人是否是别人的伙伴或者家人。但是却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自己的伙伴,想都不可以想。

    然而白脸男子的话,刚刚好碰到了冰血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没有任何理可讲。

    突然一道银光出现冰血的背后,冰血好似没有察觉到一般,依旧面无表情的看向白脸男子。

    就在那道银光马上要刺穿冰血的背时,一个黑色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冰血的背后“叮!”刺耳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只见一身冰冷之气的暗夜,犹如一道无可突破的城墙般站立在冰血的身后,白皙好看的手紧紧的握着手中长剑,长剑之上抵着一把被一道蓝色斗气缠绕的黑色大刀,没有一份一毫的移动。

    轮轴队长满脸不可思议的面前的暗夜,再有些僵硬的看着自己大刀前的那把长剑,长剑上没有一丝斗气的迹象,完全是一个很普通的剑,里面没有输入任何斗气的剑,为什么……为什么这人在没有驱动任何斗气的前提下挡住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这……到底是为什么!

    “企图伤她者……杀!”冰冷的声音毫无感觉,一股冷意突然从轮轴队长的心底升起,死亡的气息就这样在他毫无抵抗的前提下侵入到了自己的心里最深处。

    这个人……竟然在他们还没有真正对战之时,就让自己感觉到了死亡的绝望……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轮轴队长来不及多想,求生的欲望也随即升起,脚下快速闪动,瞬间飞离了那个可怕的黑衣少年。

    然而下一秒,暗夜再次出现在了轮轴队长的面前,抬起就是一剑,毫无章法可言,让对手完全找不到防御路线来抵抗,但是却招招致命,让对手苦不堪言。

    原本以为因为两人等级上的差别,这场比赛自己可以轻易取胜,根本不用担心,但是现在轮轴却深深的觉得,只要对方想,自己可以在下一秒就死在对方的剑下。

    这个叫暗夜的……根本不是什么御剑师初级……根本不是!可是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他的斗气呢!

    要说这边的轮轴队长苦不堪言,被暗夜这一连串不安常理的攻击弄的险些崩溃,那么另一边的白脸少年则是已经被冰血折磨的崩溃到神经失常了。

    “以我族守护神的名义,召唤大气中的冰精灵们,将你们的力量赐借给我,消灭我的敌人!”白脸少年刚刚举起手中的法杖开始吟唱咒语,身前的五芒星即将绘制完全,就听见一道让自己抓狂的声音响起。

    “冰风怒吼!去!”

    “轰!”的一声在半空中响起,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夹在着刺骨寒风的飓风冲破对着白脸男子冲击而来,将自己所有的魔法攻击毁在摇篮中,最后还不得不收回自己所有的灵力筑起灵力防御罩抵挡攻击。

    飓风散去,冰血再次淡然的站在原地,好像在等待着对方出击,没有任何想要乘胜追击的意思。

    白脸男子咬咬牙,高举手中法杖,双唇更加的快速涌动起来。

    “洁白的雪花,晶莹的冰霜,聚集到吾的身边,感受吾的痛苦,借与吾强大的魔力,阻挡吾之前的一切……”白脸男子身前再次出现一个冰蓝色五芒星,就在要发动魔法攻击之时,对面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冰晶雪舞!”冰血挥出法杖,一个手掌大小的五芒星瞬间出现,不出一秒冰蓝色光芒从五芒星中迸发而出,幻出无数朵冰蓝色水晶雪花,闪动着道道蓝色向着白脸男子飞射而去。

    “伟大的冰之精灵王啊,万里冰原的主人,赐予我您的力量,纯洁的神剑,消灭面前的邪恶!……”

    “冰之剑!去!”

    “冰雪之神啊,用你强有力的双手,将一切冻结……”

    “—寒冰冻结波!给本少轰!”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费力吟唱,一个挥手瞬发速度快到让人崩溃痛哭。

    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管白脸男子吟唱出什么样的魔法师,冰血总是在白脸男子最后关头瞬发一个同样的魔法攻击过去。这种感觉,绝对能把白脸男子活活憋死!

    此时白脸男子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半空中,此时身体里所有的灵力只能维持自己的身形不从空中掉下去。他从开始到现在没有成功释放过任何一个魔法技能,所有的灵力都用来抵抗对面那个变态的攻击的上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天阶竟然能将魔法做到瞬发的地步,而且速度快的出奇。这发的一个个可都是高级魔法技能,为何对方竟然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站在半空中。而自己却像个死狗一样,累成了这样。

    此时白脸男子脸色白的已经接近透明的状况了,满脸愤恨的看着冰血,眼中低着绝望的气息。他本身的修炼就异于常人,为了让自己体内的灵力过于常人,从小就用自己的身体做引,导致了身体过份虚弱,但是今天竟然让他见到了一个好似无底洞一样的怪胎,而且从她的外貌看出,她的身体竟然没有一点不适。

    这……这叫他如何接受,如果能甘心!

    “你……”

    不给白脸男子任何的机会,冰血身形向前飞了一步,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缓缓的抬起手中法杖,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阴森的寒意:“魔法太无聊,我们来玩点别的!”

    话语刚落,只见冰血快速挥下高举的法杖,在白脸男子惊恐的吼叫声中,狠狠的落下。

    “嘭!嘭!嘭!”棍棒落在肉身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半空中不断的响起,其中伴随着一道道凄惨的哀嚎声,此时的白脸男子哪里还有力气停留在半空中,依旧没有掉落到地面,那是因为此时的他好像一个皮球一般被冰血手里的法杖敲来拍去,在半空中不断的额飞跃。

    “啊……救命……救命!”突来的力气让白脸男子大声呼救,四周几片死寂。

    “嘭!”又是一棍子落下,道道血花在从半空中落下,划出一道道血光,空气中流窜着一道血腥的气息。

    没有任何杀气,人还不断的吼叫着,除了救命,根本没有认输的话传出,让擂台下面的裁判导师急的满头汗。

    “快结束了!”清脆的声音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响起,只见半空中玩的不亦乐乎的冰血突然停了下来,高举双手对着落下来的白脸少年,重重的一击。“嘭!”的声音白脸少年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了四周的防护结界上,随即结界光芒一闪,掉落到了擂台下方。

    此时的白脸少年再也看不出任何关于人类的特征,浑身长袍早已被鲜红的血液所染浸,四肢扭曲,五官变形,如同一个血色肉团躺在地上,就连前去救治的医师导师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的好。

    “你这小娃下手是否太狠了些!”一道满是正义的声音从高台上响起,铿锵有力,让人听之振奋。

    “我没杀他!”冰血双眉一挑,淡然的看着半空中,看着高台上的老者。

    “你跟杀他有何两样!”老者满脸威严,怒斥着冰血。

    “他要杀我,可我没杀他!还不够吗!”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老者,声音中带着几分不耐。

    “你……小小年纪,竟然这般残忍!”老者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切……少在本少面前装什么大义凛然!有人要杀你的时候,难道你跟他将什么道理,就可以了吗!老头……你是白痴吗!这是什么地方,又是个什么世界!杀我者,必杀之,这才是真正的道理,况且我没杀他!”冰血对着老者冷哼一声,有些不屑的白了一眼老者,随即转过头不再理会那个老头。

    在她看来,这人就是神经病。

    有些哑口无言的老者看到冰血明显不再搭理自己的意思,顿时心里一股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硬生生的憋着哪里。

    “好了,你这个老头。早就跟你说过,这个世界实力再次硬道理,你那些大义凛然的话就收收吧!怎么就是学不过乖呢!”帝婴学院的院长,好笑的拍了拍老者的肩膀,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喂……我说你这个老头子,那个伤了的也是你的学生,你可不能偏袒啊!”老者有些气不过的对着院子低吼道。

    “哼…那是黑舞那个老头子的废物学生,少往本院子身上贴!”院子不屑的看了一眼刚刚被抬下去的白脸少年,低声说道。

    “黑舞!”老者有些惊讶的看着院子,愣了一秒钟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个学院的斗争,何必牵扯到这些孩子呢!唉!”

    这时擂台上的黄沙也散去了不少,几个人的身形在重新展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中。四周的观众席位上的人早已因为冰血的暴行而目瞪口呆,还未缓过神来。这时在看到黄沙散去,也一个个将目光重新投入到了擂台之上。

    半空中的冰血在看到几个伙伴的身影后,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温和的笑容。

    这边的暗夜也快速收起了手中的长剑。

    轮轴队长此时一脸惨白,满头大汉,身形不稳的站立在半空中,手中的黑色大刀早已经变得参差不齐,坑坑巴巴的,可想而知用的它的主人有多惨了。一身白色长袍全是血洞,每一个血洞都在身体上的死穴旁边。暗夜的每一剑都刺得敲到好处,全部到时要害死穴的旁边,险险擦过,让轮轴队长经历了几十次与死神檫肩而过的经历。

    “兄弟,再次彻底服了,不用你送了!我自己下去!”眼看着暗夜就要挥出最后一剑了,轮轴队长里面抬起手高声说道,眼中的敬佩极为真诚,随即双手抓着黑色大刀,用尽最后的力气,“啪”的声音将黑色大刀掰成两段。

    对于战士来说,武器就等于他们的第二生命,武器毁了,也就代表着他们的命毁了,然而这里面却还有着另一个含义,那就是主人挡着一个人的面将自己的武器亲手毁掉,就代表着自己真正诚服于此人,用自己的生命去诚服。

    轮轴队长的这一举动在场外的观众的心里再次升起了一个巨大的浪潮。没想到自己被人家虐的那么惨,最后竟然还心甘情愿的献上了战士最为忠诚的臣服。

    这一改变,也太戏剧化了吧。不应该刚狠话,说这仇以后一定报的嘛!

    不过对于轮轴队长的这一举动,冰血倒是十分的欣赏,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才能做出的事情,这心性,倒是十分的难得呢。

    广场中心此时设有两个硕大的擂台,擂台四周的防护罩更加的厚实,每个角落都站有一名高级导师镇守,确保擂台上的学院以及擂台外的观众的安全。

    此时两个擂台之上分别站着帝婴学院内比较热门的队伍,每个队都有每个队的特色和优势,而且每个队都至少有一名到两名的天阶高手,其中最让人看好的莫过于南傲井所在的傲山小队。这可是一支从黑级精英班选出的队伍,同样还有一支小队也是黑级精英班的学生。另外的两支队伍都是一支队伍是青级精英班的,一支是蓝级班的队伍。

    通常黑级精英班的同学是不会参加这种学生排位赛的。因为他们班级的等级已经是除了那个传说中的紫级班以外最高级别的。赢了自然是可以得到进入紫级班的资格,但是一旦输了,不仅仅是他们所拥有的积分将会被赢得小队得去,自身的等级也有可能因为对方的晋级而下降,还有他们的名声荣耀都会受到折损。

    此时两个擂台上的四只队伍都已经准备就绪,就差裁判手中旗帜落下。因为是两个擂台同时比赛,这样让看台上的所有观众开始了观看对象的选择。不过,大多数目光都是投在了南傲井的那一队上,要知道看高手对比,其中也可以学到许多有用的东西,或者领悟一些之前未成领悟的东西。

    一分钟过后,两边的裁判同时挥下手中旗帜,比赛正式开始。

    激烈的对决中,队友之间默契的配合是一场对决中十分重要的东西,这四支队伍的综合实力都相差无几,想要取胜,就要看哪只队伍中队员相互配合的更加好,更加的默契。

    “哈哈!皇室的三皇子殿下进步神速啊!”魔法师公会的人笑眯眯的看向一旁的丞相,有些讨好的说道。

    “长老过奖了,三皇子殿下这几年一直在帝婴学院中学习,这也是帝婴学院教的好的缘故!”丞相说到这里时,用眼角瞟了一眼高台上的院长,朗声说道。

    之前在新生排位赛上,因为冰血的一番话,让皇室来的几个人在帝婴学院的这几天里如坐针尖,生怕帝婴学院突然以那天的话扣他们一顶大帽子下来,让他们有来无回就惨了。现在皇室已经隐隐约约跟四大家族中的韩家、洛家对上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帝婴学院,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