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八十五)叶冰熏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叶冰熏……”

    火则壬在听到儿子口中的这三个字后,才猛然发现,这个名字确实有些耳熟,整个大陆上姓叶的也不少,所以他们不会傻到将每个姓叶的都归类到叶氏家族去,所以之前在听到裁判报出叶冰熏三个字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多想。但是现在仔细听这三个字,怎么听怎么熟悉,好像再什么地方听到过。

    “对啊!我看着他好眼熟!”火栎重重的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说道。

    “叶冰熏……”火则壬再次仔细看了一眼擂台下方休息区内的叶冰熏后,突然转过头用手背碰了碰旁边的叶闽,头微微低下一些小声说道:“喂……叶闽,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孩子也叫叶冰熏的啊!”

    叶闽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着火则壬那一副好奇的表情,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无奈,最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还未等火则壬惊讶,另一边的火栎突然抓过火则壬的胳膊,声音中带着几分惊喜与诧异。

    “啊,对!我想起来了,爹,那个人是叶家小五啊!我们小的时候在一起玩过!”

    “啪!”火则壬又是一巴掌啪在了火栎的头上,然后一脸嫌弃的抖掉火栎手臂,瞪了他一眼,低吼道:“大呼小叫什么?一点都不稳重,你让老子教你多少遍啊!”

    火栎嘟着嘴,斜眼看了一眼自家老爹,摸着自己可怜的头,满脸无辜的将目光再次投到了下方的叶冰熏身上,歪着头有些疑惑的嘟囔道:“好奇怪哦!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出过小院了。就连我们去叶家玩,都没有见过他了。竟然考入帝婴学院,还变得这么利害!”

    火栎的话让旁边的两个火则壬和叶闽听的一清二楚。

    火则壬满脸好奇的用手臂碰了碰叶闽的手臂,小声问道:“喂,你别告诉我,你连自己家五少爷到了帝婴学院都不知道!”

    叶闽眉头轻轻一皱,看向擂台下休息区的几个人,眼神充满探究和思索:“五少爷从小就不喜欢在叶家走动,从而连外界的一切都很少交流。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理会,很小就一个人住在叶家最偏僻的小院内,对于他的一切,包裹修为天赋,都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从来不参加家族的任何活动。在几个人月前,他突然说要去上学,至于去哪里上学,根本不跟任何人说。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我也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帝婴学院。而且……天赋竟然不比洛家的两兄弟差。”

    火则壬看着难得一下子说出这么长一段的话叶闽,眼中划过一抹惊讶,脸上也收起了那一副看好戏的玩闹神情,看向擂台下的叶冰熏,不解的说道:“我也听萧羽说过这个小儿子,从小沉默寡言,对叶家的任何人都不亲近。而且好像还带着某种抗拒的敌意。连每年的家族测试都不参加。很多人都以为萧羽生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可是他这哪里是废物啊,根本就是小天才一个啊。十五岁就成了一名高阶魔法师,而且还有一头一星圣兽作为契约兽,你们叶家也太瞎了吧!”

    火则壬鄙视的看了一眼叶闽,眉头皱了皱。

    “大爷和大夫人都很疼五少爷,所以从来没有逼过他什么。他不参加任何家族活动,哪怕是每年一度的家族测试不参加都可以。所以慢慢的也就没有人知道他的修为到了一个什么阶段。不过……他在家族并不是谁都不亲近!我记得有两个人……他很从第一眼看到后,就很亲近。也许就是因为这两个人的离开,才会让小小年纪的五少爷开始抗拒甚至敌视叶家的所有人吧!”

    叶闽说道最后,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坐在叶冰熏身边的冰血,双眸中闪过一道让人不解的光芒。

    “两个人……”火则壬喃喃自语的一声,却没有向刚刚那样一只追问下去,而且鹰利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痛楚。他和叶家的几个人一起长大,从小就十分的要好,一起成长,一起历练,叶家的事情,他十分的清楚。自然可以猜出叶闽口中的那个人是谁,同时这个人也是他心里的痛。

    其实冰血早在入场时就发现了几道不同的目光射过来,有探究、有深思、有怀疑,还有愤怒的憎恨。不过她却懒得去理会,早在几天前她便决定了,这次的比赛将会是她正式以墨心齐的名字踏入大陆的开始。作为开始的第一战,自然要响亮一些,不同寻常一些,才能让人更加的记得住嘛。

    现在的她虽然还没有真正的成功,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但是自己的资本却足够现身在大陆人们的面前了。已经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熏,叶家的人看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好像很惊讶似的。你不会是从家里偷偷出来的吧!”韩启明看着叶冰熏戏谑的一笑,懒散的坐在椅子上,眼睛瞟了瞟高台上的几个人。

    “我从来不参加家族测试。也不在叶家走动!”叶冰熏始终都没有看向高台一眼,仿佛哪里根本没有他认识的人一样。

    “咦!那你怎么认识坤和小天的啊!”韩启明好奇转过头。

    “我不想看到叶家的人,所以住在叶家大宅最偏僻的小院里。每次出门都是从后山走的,有一次遇到了坤和小天,才认识的!”叶冰熏声音麻木,有些呆呆的感觉,语气却十分的平稳,好像他口中所讲述的根本是一个外人一般,与自己毫无关系。

    “为什么?”冰血也转过头看向叶冰熏,带着几分不解。

    叶冰熏低着头憋了憋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冰血,呆然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认真还有让冰血不解的痛苦和无力。

    “因为他们赶走了对我很重要的两个人。所以我从不肯接受测试,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也是个废物,让他们也把我赶走!可是……”说道这里叶冰熏咬着牙,眉头紧皱,带着几分不干。

    “可是……他们却没有。”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突然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也终于明白为何叶冰熏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那么激动了,抬起头摸了摸叶冰熏的头发,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声:“傻瓜!”

    她不知道只比自己大一岁多的叶冰熏为何对自己的母亲有那么重的感情。竟然为了一个失踪了那么就的姑姑,甘愿选择背上废物的骂名,只为被赶出家,去寻找。

    “我从来没后悔过,我很高兴……现在的状况!”叶冰熏抬头看着冰血,微微一笑,很甜,很安心。

    也许有人奇怪为何他能记住那么小的时候的事情,但是他就是记得住,而且很清晰。对于发生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和人,谁都不会忘记,不是嘛!

    那个总是会对自己很温柔的笑,轻声细语关心自己的姑姑。怀有身孕却依旧奋不顾身救自己的善良女子,他怎么会忘,如果没有那个人,他还怎么可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对于冰血和叶冰熏之前的奇怪对话,韩启明几个人没有多问什么。早在刚见面的时候,就发觉了两个人之间的有着很诧异的问题。不过,看样子现在他们之间也没有没有这层问题存在了。这样就好,只要他们的伙伴好好的,就好了。

    “心齐!”洛坤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刚刚抽到的竹签,轻轻晃动了几下。

    “怎么样?”冰血再次恢复成浑身慵懒的样子,好像浑身无力一般靠坐在椅子上,让人有种如果这里有张床,她马上就会扑上去躺好的感觉。

    “五组人,第一场两个擂台,六对六形式,四个小队分别在两个擂台上进行比赛,获胜的两个队和第一次抽到空签的小队再次抽签。抽到战签的两个小队进行小组对战,最后胜出的小队与最后抽到空签的小组进行对战。最后选出最终获胜小队,得到进入紫级班的测试资格。”

    洛坤站在几个人的前面,仔细的讲解的接下来的比赛规则。

    “看来,重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运气啊!”冰血嘴角一勾,瞟了一眼洛坤手里的竹签,再次懒散的说道:“呵呵!看来……我们洛队长运起不错哦!”

    洛坤有些无语的对着冰血翻了个白眼,随即抬起手挥了挥手里的竹签,得瑟的看着几个人:“怎么样……本少的手气还不错哦,空签!”

    “呼!可以继续睡了!”韩启明欢快的欢呼一声,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即双手环胸,整个身体靠向椅背,眯着眼睛,还真一种马上睡觉的架势。“唉!我说你,三天还没有睡够啊!真是被心齐带的,越来越懒了!”洛坤看着韩启明,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做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竟然也不知不觉中带着几分的懒散之气。

    “我哪里有懒了,我这是在储备能量,时刻准备好以最好的姿态来爆发!”冰血不满的看向洛坤,小声说道。

    “是是是!那我们现在就好好储备吧!我刚刚看了一眼,南傲井的那一组实力可不弱哦,还有一组是一个姓上官的人带队的,同样不可小觑!”

    几个人听到洛坤的话后,对视点了点头,正常来说,如果有人知道了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对手实力不弱,很可能成为他们得冠的绊脚石,一定会聚精会神的观看他们的比赛,从中找对方的某些弱点。

    可是……这六个奇葩,怪咖,却依旧是不能以常人来对比。

    只见六个人仅仅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擂台上的四个小队,最后齐齐闭上眼睛,呼吸均匀平稳……睡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