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八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帝婴学院老生排位赛第二场,洛坤小组对战傲娇小组,请对战学院准备!”裁判一声令下,高举手中旗帜。

    “洛坤小队墨心齐,冰、水、火系魔法师!”

    “洛坤小队叶冰熏,土系魔法师!”

    冰血也叶冰熏并肩而立,此时二人此手空拳,没有任何武器,轻松的站在擂台的另一边,一个嘴角勾起,带着一抹邪释的冷笑,一个面无表情,带着几分天然呆。

    “傲娇小队赵亦洁,火系魔法师!”赵亦洁温柔的笑了笑,一身温婉如水的气质,带着几分似水的柔情,实在让人看不出她竟然是攻击性强悍的火系魔法师。

    “傲娇小队李萍萍,冰系魔法师!”李萍萍冷冰冰的声音带着一股寒意,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几分高傲的神情,手上拿着华丽的冰蓝色魔法杖,配上那一身冰冷高傲的气质,犹如一只孔雀般,却不屑对人开屏。

    在两队介绍纷纷介绍过自己后,裁判的嘹亮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比赛开始!”快速落下手中旗帜,随即急速退到擂台之外,双目紧盯着擂台上的四个人,确保不会发生意外。

    虽然在比赛中受伤在所难免,但是在这样学院组织的比赛中,他们是不允许出现死亡的。必要时他们这些裁判导师是可以出手干预比赛的。

    除了不可以死亡出现以外,像是武器装备、丹药、契约兽,只要是你能拿得出手的,都可以用在这场比赛中。也许这样的规定对于某些人来说不公平了些,但是却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在这个大陆上,公平在实力面前可以说什么都不是。

    同样的道理,在这个崇尚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只要你有能力可以让自己活着,让自己在乎的人活着,那么就不会有人在乎你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段,自身的实力也好、金钱也好、权势也罢、只要你能用的到拿得出的,那就都是自己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永远都是一个永恒不变的道理。

    像是吸取了上一场比赛的教训,这次傲娇小组的两个人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唤出自己的契约兽。

    赵亦洁唤出一只一星圣兽赤炎虎,浑身长满黑色条纹,映在火红毛发之上,两根长长的倒齿锋利无比,四只厚重的脚掌有些急躁的踏着地面,一双灰黑色的虎眸虎视眈眈的盯着冰血和叶冰熏。

    李萍萍的身前盘着一条一星圣兽冰甲蟒,一身灰蓝色蛇鳞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诡异,刚出现便从身体中传出一股腥臭味,原本应该一双冰蓝色眸子的冰甲蟒,此时却闪烁着道道血光。可想而知,这条蛇平日里杀了多少条人命。更让人没想到的事,这李萍萍虽然冰冷高傲,长相却清秀可人,但是她所拥有的契约兽却是这样一副嗜血凶残的模样。

    这时冰血和叶冰熏对视一眼,二人眼中纷纷划过一抹笑意,同时对着前方一挥手,两道光芒分别从二人的胸前射出,在这两道光芒落到地面之时,两声兽鸣顿时响彻整个广场上空。

    “吼!”

    “吼!”

    一只浑身散发着灼热气息的烈焰雄狮在那道红色光芒中幻化而出,带着一股震慑人心的气息出现在冰血的身侧,一身火红色的毛发好似火焰般随风飘动,接近三米高的身体好似一座小山般压在人们的心头,那一身优美的线条,粗壮稳重的四肢,随意的甩了甩硕大的狮子头,一双黑色狮眸满是轻蔑的看着所有的人,好似眼前的这些人在它的眼里不过蝼蚁般。然而在它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主人之时,那双颇具人性化的狮眸中却流入出一抹温柔的宠溺。

    叶冰熏的身侧同样站在一只巨大的魔兽,全是灰色毛发的巨狼,虽然没有那只烈焰雄狮壮大,但是却同样的让人震惊。一双尖尖的耳朵有些不耐烦的动了动,高傲的抬起硕大的狼头,一双墨绿的眸子看到对面的人和兽之时快速闪烁一抹凶残的幽光。灰色毛发虽然不长但是却异常的柔顺光亮,巨大的身影向着自己的主人靠了靠,好似想要为他遮挡住所有的风雨。

    原本二对二的人类比赛,此时竟然有种成了斗兽大赛的感觉。

    这四只魔兽的出现,顿时让整个广场喧哗了起来。

    “我的天啊!这都是……都是圣兽吗!”丞相旁边的一名年轻人在看到擂台中的四只魔兽后,猛地站起身,瞪着一双大眼睛,满是震惊的吼道。“擦……现在的圣兽都是大白菜吗!怎么一个两个随手一招就出来一头啊!”仅次于四大家族的孙家大老爷满脸郁闷的看着下面的擂台叫嚣着,略显粗狂的脸上一片涨红。

    这时另一本的火则壬满脸深究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对……那只烈焰雄狮不是圣兽!”语气虽然很轻,却十分的肯定。

    “不是圣兽……怎么可能!那只烈焰雄狮的气息比另外三只一星圣兽都强!”魔法公会的一名中年男子皱着眉头否认的说道。

    “我说不是圣兽,但并没有说那只烈焰雄狮比另外三只魔兽弱!”火则壬白了一眼那名中年男子,随即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的擂台。

    “你别告诉我,那是……是……”说道这里,那名魔法师公会的中年男子有些说不下去了,僵硬着脖子将目光从火则壬身上重新移到了擂台上,准确的说是移到了擂台之上的小乖身上。

    “神兽!”久违开口说话的叶家执法长老叶闽轻声说道,一双锐利的双眸始终未曾离开过擂台之上,看似平静淡然的面容,却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双手紧握成拳,还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

    然而在神兽两个字从叶闽的口中说出之时,就好似一道重型炸弹轰到了贵宾席上的所有人心头一般,炸的所有人脑海中一片空白。

    此时贵宾席上的众人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感,所有人的目光统一投在了那只所谓的神兽身上,若有所思。

    “整个大陆上,除了那些隐世不出,无人能知的以外。能拥有神兽的人不过百人,而且哪一个不是年过花甲的老前辈。很明显,那只神兽是那个年龄不过十五的孩子唤出来的,他到底是谁!”一个充满疑惑不解的声音道出了此时所有人心中的疑虑。

    不过,此时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回答他们。

    此时不仅仅是擂台外的人被冰血这只突如起来的神兽给震到了,擂台上的赵亦洁再看到对面的那只烈焰雄狮更是有些回不过神来。身为火系魔法师的她比任何人都能体会的出那头烈焰雄狮的强悍,她明显的感觉到,四周空气中的火系元素因为那只烈焰雄狮的出现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暴乱的趋势,不过却被对方给轻松的控制住了。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她这个小小的高级大魔法师所能比拟的。

    本以为即使对方是个天阶高手,但是也不过是个初级魔导士罢了,她的一只一星圣兽完全可以轻松的将对方打败。但是……但是……现在的形式逆转了吧!

    赵亦洁握着法杖的那只手此时已经满是汗水,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难看,自己的契约魔兽要不是自己不断的用灵力支撑着,早就趴下了,这还怎么打啊!她骄傲,她自大……但是她不是白痴啊!

    不过,很明显赵亦洁的伙伴李萍萍可不是这么想的。只见她瞄了一眼冰血身边的小乖,冰冷的双眸中划过一抹贪婪的光芒,随即眉头轻轻一皱,高傲的看向冰血:“你的那只魔兽,本小姐要了!”

    “呵呵!”李萍萍的话彻底逗乐了冰血,歪着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萍萍,冰血嘴角一勾,冷冷一笑:“人可以狂傲,可以骄傲,也可以高傲,但是这些的前提都是要有资本。”

    随即冰血温柔的摸了摸小乖火红的长毛,声音越发的阴冷:“敢将主意打到本少的家人身上,那么……就要准备好承担一切的勇气!”

    “熏,阿土!那个火系的小妞和那头大猫交给你俩了!”

    冰血撂下一句话,便一个闪身来到了李萍萍的对面,左手手掌心中顿时迸发出一道冰蓝色的光芒,一个手掌大小的冰蓝色五芒星也随即出现在了手掌前方,随着手掌不断的移动方向。

    “玄冰咒!去!”

    “连环冰矢!给本少轰!”

    “霹雳寒冰!老子让你丫的打我家小乖的主意!”

    一连串三个高级冰系魔法师好似不要钱般丢向完全没有时间做出任何防备的李萍萍。

    这边的李萍萍被逼无奈,冰血疯狂的连击根本没有给她一点吟唱的时间,来不及去想冰血为何可以瞬发魔法,只能调动自己身体里所有的灵力作为防御,虽然这样的防御根本没有防御魔法技能来的坚固有效。

    “小乖,撕碎那条恶心的臭长虫!”冰血丢完三个魔法,脸不红气不喘的双手叉腰站在擂台上,抬起头看向半空中与那条一星圣兽冰甲蟒的小乖大吼道!

    “吼!”一声冲天长啸从半空中传来,只见刚刚还在戏耍那条一星圣兽冰甲蟒的小乖顿时爆发出一股更加强悍的气息,一团火红的火焰冲体内迸发而出包裹在身体的四周,但是却此时的小乖却没有释放任何神兽技能,而且谨遵自家主人的命令,一抓子一爪子的狂拍那条无力反抗的冰甲蟒。

    “嗷嗷嗷!”一声声惨叫从那条可怜的冰甲蟒口中发出,在小乖的毫无章法却十分猛烈的攻击性,一块块血肉模糊的蛇鳞从一星圣兽冰甲蟒的身体上脱落掉到擂台之上,伴随着滴滴血肉,掺不忍睹。

    而擂台上的李萍萍也在遭受着同样让人心酸的待遇,在受到了冰血第一轮的三连发攻击后,原本那个满脸高傲清冷的少女此时已经一身狼狈,浑身血肉模糊,浑身是伤,却没有一处可以致命。好好的魔法师长袍已经被轰的不成样子露出了里面的冰蓝色长纱裙,不过此时长纱裙也已经到了破破烂烂,衣不遮体的地步了。

    对于这样的遭遇是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李萍萍从未遇到过的,心中的愤恨早已经吞噬了自己的所有理智,但是却没有机会爆发出来。每次自己吟唱魔法咒语之时,总是在吟唱到一半的时候被那个该死的墨心齐一个狂轰乱炸给炸没了,自己体内所有的灵力根本不是耗费在攻击魔法上,而且全部用在了防御上,这样的耗损不仅仅巨大更加的憋屈,憋屈到她想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冰蓝冲击!去!”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在擂台的另一边响起,伴随着邪恶的笑声响在李萍萍的耳中:“怎么样……好玩吗!呵呵呵!放心,本少可是一名好学生,绝对不会违反校规,要了你的命的!”

    此时看台的上的所有人都已经傻了眼,愣愣的看着擂台上那戏剧一般的场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渗人!

    “喂……别再看了!你的对手是我!”叶冰熏看着对面那个已经被冰血、小乖,这无良的一人一兽给吓傻了的赵亦洁,朗声唤道!

    赵亦洁听到声音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叶冰熏,急切的深吸了一口气,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们……你们……不是人!”

    叶冰熏呆呆的脸上一僵,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另一本玩的正嗨的冰血,随即一本正经的对着赵亦洁说道:“还好吧!这不算什么!”

    叶冰熏那一脸淡定的表情,在配上旁边那十分诡异的场面,此时叶冰熏在赵亦洁眼里活脱脱成了更恐怖的存在!

    “你到底打不打!”叶冰熏有些不耐烦的问这,但是语气依旧是那副呆呆木木的感觉。

    “我……我不打了,不打了!”赵亦洁满脸恐惧的摇头又挥手,十分急切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旁边的契约兽赤炎虎因为小乖已经收回了释放在它身上的势压,恢复了往日的雄风,但是因为从自己主人心底传来的那股恐惧感,也少了许多的战斗力。

    “那可不行,心齐说了,南娇儿的人一个都不能好过!要怨就怨南娇儿得罪的不该得罪的人!”

    不得不说,叶冰熏也被染黑了,直接将赵亦洁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了他们自己人的身上去。

    不打算在多说废话,叶冰熏双手交叉快速打出几个手势,一道褐色光芒从双手间迸发而出,与此同时身前出现了一个褐色的五芒星,双唇快速涌动:“伟大的大地之神,至尊的魔神,以您的名义,化身龙神的威名,怒吼吧,地龙咆哮!”

    赵亦洁双目大睁,看着那条即将冲向自己的褐色光波,咬咬牙举起手中法杖。

    “烈火中跳动的精灵啊,将你们的愤怒化为火墙,把一切都隔开!——火焰护盾!”一面由火焰筑成的两米高的火盾快速出现在了赵亦洁的面前,险险的挡住了那道褐色光波,但是却无法将光波吞噬销毁,只好不断的将体内的灵力输入到火盾中,额头满是汗水。

    就在这时,一道淡然的声音突然从赵亦洁的身后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钻心般的刺痛。

    “伟大的大地之神,至尊的魔神,以您的名义,听从我的召唤,刺穿眼前所有的敌人吧!飞岩土刺!”

    “不……”一声惊恐的尖叫声传出,死亡的气息瞬间袭向赵亦洁,双手一抖挡在赵亦洁前方的火盾瞬间消散,仅剩下一般的褐色光波与身后飞刺而来的数十把土刺前后夹击将赵亦洁完全淹没在其中。

    这时站在赵亦洁身后的叶冰熏木木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个阴冷的笑容,双手再次运转,在身前打出了几个手势,与此同时口中轻吟:“覆灭吧……无尽的大地,掩盖一切吧!泥沼术!”

    “噗!”一个所到的泥潭突然出现在了赵亦洁所在的之地的下方,灰黑色的泥潭不断的吞噬着上方的一切。

    就在这时一声悲惨的兽鸣在叶冰熏的身后响起,随即“嘭”的一声,一个浑身是血早已看不出原型的魔兽掉落在了叶冰熏前方的泥潭旁边。

    “吼!”一声狼啸随即响起,阿土迈着矫健的四肢来到叶冰熏的身边,在看到自己的小主人无碍后,安心的蹲坐在了一旁。身上虽然有些狼狈,但是比那只已经半身陷进泥潭中的赤炎虎好太多了。

    “不错哦,阿土!”叶冰熏拿出一颗丹药丢进了阿土的嘴里。虽然阿土跟那只赤炎虎同为一星圣兽,但是之前因为冰血的丹药和偶尔给它的特训,让阿土的战斗力直线上升,根本不是一般的一星圣兽能比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