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七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不是,本丞相怎么会这么做!臭小子你休要胡说!”可怜的丞相大人已经被冰血三言两语说的快要暴走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伶牙俐齿,还是被冰血说中了心中所想而心虚,导致了此时的他在冰血的语言攻击下有了一连串的窘迫状态。

    “哦!原来都不是啊!”冰血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然而就在此时,刚刚还一脸淡然带着丝丝认真的冰血,脸色突然一变,双眸一片狠厉的目光,一股阴冷的气息猛地从她体内迸发而出,猛然间抬起头看向高台,声音嘹亮凶狠,爆破了十足:“都不是,你他妈闲的在这里跟本少唧唧歪歪个屁,你是欠抽还是找骂。浑身皮痒,发贱啊你,这里是帝婴学院,不是你的皇家,更不是你的丞相府,想要装13回你老窝去,在这里你连个毛都不是,少你娘的来跟本少得瑟。”

    冰血的一连串怒骂叫嚣让在场的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

    见过狂的,真心没见过这么狂的啊。

    你敢不敢在狂点!这人怎么说也是一国丞相,虽然一他的身份在帝婴学院内确实不算什么,可是你也不用把话说的这么直白,这么让人下不来台啊!

    而那可怜的丞相此时被冰血气的更是呼吸不畅,一个口气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整张脸被憋得涨红一片,浑身发抖的瞪着冰血,恨不得下去将这个让人丢脸丢到老家的臭小子给活剥里去。

    然而丞相大人受到这一连串的打击,不仅仅没有得到帝婴学院高层出言抚慰,更没有听到他们对与擂台上那个狂傲小鬼的出言教训,他们无视的态度让南叶国的一行人,特别是丞相更是心中恼火,但是却又不敢正面指责帝婴学院,擂台上的那个少年,他们又说不过。最后只能僵持在那里,企图用眼神杀死下面那个该死的臭小子。

    看着冰血转过头来,不再去看高台上的人,白俊连忙上前两步,轻咳两声,高声说道:“既然洛坤小组五人到齐,那么与花雕小组的比赛继续进行,现在……比赛开始!”

    白俊话音刚落,擂台旁边的裁判导师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挥下手中的小旗子,比赛正式开始!

    花雕姣好的面容上,一脸娇笑的看了看对面五位各具特色,却都是一顶一的俊俏美男。

    花雕一组清一色都是女子,长得还算漂亮,每个少女着装不同,各具特色,年纪都不大,二十左右的样子,倒是惹人怜爱。这一组的人倒是跟洛坤一组成整个相配。

    洛坤一组清一色都是少年,当然这是在外人的眼里,花雕这一组刚好都是女子。这一场对决,让众人倒是都抱着一场看好戏的状态。

    虽然这个世界里将就的是强则为尊,但是女人,特别是实力不错的女子,在众多强大男人眼里那都是很珍惜的。就是不知道这彪悍的洛坤小组,是不是也同一般男子一样,懂得疼惜对面那五名如花般娇嫩的女子。

    “几位小哥,可以手下留情哦!”花雕看着冰血,妩媚的丹凤眼轻轻一眨,带着一股风情万种的魅惑感。娇柔妩媚的声音足以让大多数血气方刚的男子浑身酥麻。虽然还是少年,但是举手投足间都在带着一种成年女子才有的风情,让看台上的男子都有了一种想要拜倒在其裙下的冲动。

    冰血轻轻歪着头,看着对面的五名女子,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缓缓的举起手臂,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挥了出去。

    “连环雪球术!去!”喃喃的声音快速从冰血的口中发出,话语刚落,众人还为反应过来之际,只见冰血面前快速出现一个冰蓝色五芒星,无数支拳头大小的雪球带着一道道冰冷的劲风毫不留情的向着对面那五名满脸诧异的女子飞射而去。

    五名少女僵硬着脖子抬起头,此时她们五个人的上空已经被一片雪白覆盖,根本没有给她们任何反映的机会,来不及躲闪,更加来不及出手,连最起码的惊叫都来不及,便瞬间被无数个雪球淹没。

    然而从裁判导师挥出手指旗帜宣布比赛开始到现在,不出两分钟的时间,这一场原本让许多人都很激动的比赛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结束了。

    结束了……

    我靠……就这样结束了!太……太彪悍了吧!

    一瞬间,一连串的惊讶声从四面八方爆发而来。然而刚刚被花雕所迷惑的人也随着那股从擂台上散发而来的冷气所惊醒,愣愣的看着擂台上仅剩的五个人,眼中带着不可思议和迷茫,突然冰血幽幽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顿时清明的过来。

    “小小的媚术,也敢拿出来现!”清冷的声音带着深深的鄙夷从那个一身冷傲之气的少年身上传来,同时也解了一些人心中的疑惑。

    顿时几千双目光齐刷刷的看着被白雪淹没的五名少女,眼中带着鄙夷。

    竟然有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实在是太恶心了。难怪这五名少女修为不算新生中高超的,但是却可以走到现在,而且每次战斗都是对方以很狼狈的方式收场,原来是这样。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已经傻住了的裁判导师,眼角一抽,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裁判导师,我们可是赢了!”

    “额……嗯!嗯!”裁判在冰血清冷的声音中猛地回过神来,快速上前几步,本想着举起冰血的手,但是在其他四双满是警告的眼神中,裁判导师满脸委屈的推到洛坤的身边,举起洛坤的手高声宣布到:“洛坤小组胜!晋级新生终极排位赛!”

    裁判的声音落下,顿时一阵尖叫呐喊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其中洛坤小组,墨心齐这几个人尤为响亮。

    冰血抬眼看了看四周看台上满是激动的人群,嘴角一勾,邪邪的一笑,女子的声音瞬间盖过了场内男同学的声音。

    冰血五个人就这样在众多女生爱慕花痴,尖叫中和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悠然自得的走下了擂台。

    冰血的这一招秒杀,同时也震撼了在场之人所有的心,好多跟冰血同等级,甚至比她修为高的人都在猜想,如果换做是他们,是否也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一招将那五名少女秒杀。

    中场休息期间,此时冰血彻底激怒的丞相找到了同在帝婴学院内学习的南娇儿和南傲井。

    “皇兄,这个人简直就不把我们皇室放在眼里,而且你也看到了,那个墨心齐天赋很高。在这样放任下去,将来一定会成为我们帝国皇室一大祸害的!”南娇儿娇美的脸上此时满是嫉妒、阴狠的神情,活脱脱的将那原本美丽的脸扭曲成了一个几分狰狞的表情。

    “是啊,皇子殿下,这个墨心齐简直是公然向吾皇挑衅,今天殿下您也看到了,他这哪里是在侮辱老臣,根本就是在侮辱我们伟大的皇族啊!在这放任下去,可还了得!如不尽快铲除,一定会成为我们皇室的一大隐患啊!而且也会让我们皇家的脸面丢尽的!这要是让其他几大家族知道了,还不是要嘲笑我们皇室竟然连一个臭小子都敢来侮辱吗!”

    “是啊!是啊!殿下!您可以三思啊!”

    “对啊,殿下!这样的人,留不得!”

    丞相大人带着几名其他使者跟着南娇儿一起,满脸义愤填膺的却说着南傲井。

    然而南傲井却至始至终都保持着面无表情的脸色,斜靠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几个激动的人。

    “说够了吗!”清冷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变声期的沙哑,但是那一声皇室子弟该有的气势却一分不少,甚至比南娇儿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南傲井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内的气息一瞬间有了一个质的转变。原本吵得热火朝日,满脸火气的几个人顿时蔫了下来,就连心高气傲的南娇儿此时也少了几分傲气凌人的气势。

    南傲井缓缓的眨了眨眼睛,双眸没有一点情绪的看向几个人,如果说之前冰血在佣兵公会看到的南傲井浑身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带着几分桀骜不驯,还有一些浮躁的话,那么此时的南傲井就是霸气冷然,沉稳冷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竟然可以让一个人转变的这么大,如果冰血在的话,一定会认定,此人决定有人跟分裂症。

    这时南傲井突然转头看向南娇儿,双眸射出冷冽的光芒:“南娇儿别说本皇子没提醒你,你连自己招惹的到底是人都没有弄清楚,最后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去承担,没有人救得了你。”

    “三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娇儿瞪着一双美目,不满的看向南傲井。

    “字面上的意思!”南傲井双眉淡淡的一挑,冷冷的看着南娇儿。

    随即南傲井不再理会在他看来完全没有脑子的南娇儿,而是转过头看向丞相几个人,冷声说道:“丞相大人,今日虽然墨心齐同学对你说的话有几分过份了些,但是你别忘了这里的帝婴学院,你不是受邀而来,而是我们南叶国主动请求前来观看帝婴学院学生排位赛的。给的理由也是多多向着帝婴学院学习,做的是贵宾的位置,但是帝婴学院是否真的会在意你们的身份,你自己心里清楚。帝婴学院在大陆上站的是什么位置,你心里也清楚。如果今日院长真的按照墨心齐同学丢在你身上的罪名而办了你们,甚至迁怒到了皇室,你觉得,回去后你这个丞相的位置是否还能保得住。”

    南傲井冰冷的话语让双目带着深深不满的丞相几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南傲井,此时的他们已经说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话了。

    他们不像是南娇儿,从小养成了娇纵自傲的性质,被她的父皇母妃宠的无法无天,总觉得自己的身份永远都是高人一等的。他们可是深深的明白,帝婴学院的可怕。

    帝婴学院看似是一所与世无争的学院,但是一旦有人敢来进犯,那绝对是有来无回的。而他们这些曾经想要吞没这所学院的几大帝国可是深有体会的。

    但是……

    丞相想到这里,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有些挣扎的看向南傲井,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三皇子殿下,刚刚那个叫墨心齐的臭小子公然侮辱诋毁我们南叶国皇室和老臣,这可是有目共睹的。难道帝婴学院真的会不顾学院的声誉脸面而为了一个诋毁我国皇室的新生,来跟我们皇室对抗吗!”

    “没错,一个小小的新生而已,就算是杀了他又如何。本宫就不相信帝婴学院会为了一个小新生而得罪我皇室。”南娇儿听完丞相的话,心中更是有信心了。就凭一个小新生,也敢跟她做对,不杀了墨心齐,她怎么可能甘心。

    听到丞相和南娇儿的话,南傲井顿时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丞相和南娇儿两个人的眼神,就好似在看白痴一般,而他也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对二人的态度。

    “南娇儿你是白痴吗!平时看你在宫里倒是挺机灵的,怎么一来学院就这么蠢了。上次看到你在藏书阁拉拢墨心齐,以为你起码差不了点什么了。弄半天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的人,你就敢去招惹,就不怕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吗!”南傲井字字带针,顿时让南娇儿坐不住了,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目瞪着南傲井,尖利的声音不满的叫到。

    “三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是皇子,也没有资格这么说本宫,别忘了本宫也是父皇的女儿,而且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那墨心齐,本宫不过是看她在与蔡新对战的时候有几分实力,想要好好培养他罢了,既然他给脸不要脸,本宫何必留他。”

    “哼!”南傲井一声冷哼,这个时候他算是真正的明白了,这白痴南娇儿根本就是把脑子落在皇宫没带出来。

    “南娇儿你还真是从来学不会什么叫有自知自明!就算是你父皇最宠爱的女儿又如何,你觉得如果你招惹到了什么连父皇都不敢抗拒的存在,他老人家还会保你吗!”

    南傲井轻轻的一句话,顿时让南娇儿愣住了,眼神有些诧异的看向南傲井,不懂他为何突然怎么说。

    “额……三皇子这是何意!”丞相在一旁看了半天,从这兄妹俩之间的对话中也听出了一丝猫腻,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墨心齐在为入校之前,修为就以年仅十四岁的年龄到达初级魔导士,而且是一名拥有冰、水、火三系的初级魔导士。你们觉得拥有这样极品天赋的人会出自一个小家族吗。这样的人,也是一个小家族能培养的起来的吗!你们应该看到她身边那个浑身冰冷的黑衣少年了吧。那不是她的什么伙伴朋友,而是她的守护者。这样一个神秘莫测,实力高强的守护者是小家族给供得起吗!”

    “怎么……怎么可能!”几个人在听到南傲井的话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南傲井好似觉得打击不够大似的,继续说道:“还有,你们对于帝婴学院顶峰之人应该多少也听说过吧。那三位就算是在大陆上也可以称之为绝对强者的存在,你们应该不陌生吧,帝婴学院的太长老。在墨心齐来报名的当天,可是好多人都看到一位突然凭空出现的俊美男子,说墨心齐是他的徒弟,并且亲自带墨心齐进到了帝婴学院。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看到五行长老中的一位对那位男人更是毕恭毕敬,满脸惧怕!在这帝婴学院内,能让五行长老惧怕的人,你们觉得还能有谁!”

    南傲井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轻,语气也随之淡然,跟对面那几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的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太长老从来不出山的,就连父皇多次恳求他收身为南叶国第一天才的大皇兄为徒,他们都不屑一顾。怎么可能为了那个臭小子亲自出校门迎接,不可能!这不可能!”

    南娇儿不敢置信的猛摇着头,好似有些癫狂了一般,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那个让她第一眼看见就打心底嫉妒成恨的新生,怎么可能会有那样高贵的身份。帝婴学院太长老的徒弟啊,就算是她在高傲,也很明白,太长老的徒弟不知道比她这公主之位高多少。因为那代表的不仅仅是强硬的后台,还代表着绝对的实力。能让太长老看中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实力呢。

    南娇儿突然一惊,虽然浑身上下开始不住的发起抖来,如果真的是南傲井说的这样,那么……那么……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能在皇室众多子嫡中存货下来的她,又怎么会是真的那么没脑子的。狂傲自大,只是她向来眼高于顶,看不起一般人而已,但并不代表她就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啊。

    她可是墨心齐那个疯子,谁都敢惹,谁都敢打。

    丞相看了看被吓的有些痴傻的南娇儿后,随即满脸为难的看向南傲井,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三皇子,我们该怎么办啊!”

    南傲井淡淡的看了丞相一分钟后,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招惹的!”随即站起身,缓缓的向着门口走去。

    “三皇子……”丞相几个人皱着整张脸,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明显不管他们死活的南傲井,焦急的换着。

    这时马上就要走出门的南傲井突然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过头,轻声说道:“你们啊,现在最后祈祷墨心齐根本没拿你们当回事。不然本皇子可不敢保证,你们是否可以安然的走出普罗城!要知道……帝婴学院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南傲井说完,便好不停留的走出了房间,不再理会身后那几个一脸铁青加懊悔的几个人。

    身为皇室之人,本就情谊淡泊,他南傲井自然不例外!不管是皇子公主之间明争暗斗不断,与那些狡诈的大臣之间更是。对于那些根本不是自己这派的大臣,自然是死一个麻烦少一个。他提醒了他们这么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最后的结果,就不是他该管的了。

    心软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自命伤,他从来不需要。

    在南傲井从休息室走回广场的观看席上之时,新生排位赛终极赛还为正式开始,此时观看席上已经坐满了人,属于学院高层人员和前来观看比赛的贵宾所坐的高台上,此时还未见的一个人出现。

    广场之上各个导师已经就位,因为上午的比赛而弄得有些脏乱的擂台此时已经清洗干净,看不出一点痕迹。

    南傲井双目注视着擂台下方,淡然的目光绕场一圈,也没有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个目标人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想来那个人应该不会来太早才是。

    就在刚刚他向丞相他们几个分析墨心齐的身份,在说道那个黑衣少年之时,突然有种是曾相识的感觉。好像这两个人他在哪里见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人感觉让他很懊恼,所以他急切的想要在看到那个人,想要在她身上找到更多的奇怪的感觉,这样也许可以解开他心中的疑惑。

    就在南傲井陷入自我纠结之时,冰血几个人缓缓的从广场大门处走了进去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