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七十四)为你为魔(万更)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心……心齐!”

    这一道虚弱的声音穿破整个房间内诡异的气氛,让几个陷入愤怒中的少年回过神来。

    五个人的身形快速移动,瞬间来到了叶冰熏的面前,一人一边快速将绑在叶冰熏身上的绳索解开,但是那一双双颤抖的双手显示着他们的紧张。

    冰血伸手一揽,轻柔的将叶冰熏瘦弱的身体揽紧了怀里,蹲在地上双手却不知道如何,只能僵硬的揽着叶冰熏,她怕,她一动会让这个让人心疼的男孩更疼。

    “熏,没事了,没事了!很快就不疼,很快……就不疼了!”忍住心底的酸疼,冰血的声音竟然有了几分的颤抖。看着叶冰熏身上的伤,竟然让她比在身上更痛。

    “呵呵,我就知道!你们回来的!我没事,真的!”叶冰熏清瘦的脸上温柔的笑着,虽然他知道,这样不对,但是却还是忍不住为冰血眼中划过的一抹心疼而高兴。

    她是担心自己的,有了这样的认知,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们的关系,终于可以更进一步了吧!

    冰血咬着牙,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手却有些慌乱的在黑晶戒指内拿出几瓶丹药。打开瓷瓶,一股清香的气息瞬间飘散在整个房间内,也让叶冰熏隐隐约约感觉到,身体的伤竟然好了许多。

    叶冰熏看了看冰血手中的瓷瓶,眼中流入出感动。凭借着香味就可以让他身上的伤少了许多疼感,想必一定是众人难求的高级丹药。

    “心齐!我没事的!”丹药难求,虽然他知道墨心齐的师父一定是一名丹药师,但是高级丹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来的,他不想浪费她的丹药,那也许是她师父留给她救命用的呢。

    “别废话,乖乖把丹药吃了。这东西,我想要多少都有!”冰血一看便知道了叶冰熏的意思。五级治疗丹药虽然在外人眼里有价无市,极为难道。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如同糖豆一般。就算这丹药真的十分珍贵,她也会好不犹豫的拿出了给叶冰熏。对她来说,什么都没有自己的伙伴来的重要。

    完全不给叶冰熏反驳的机会,直接将手里的几枚五级丹药送进叶冰熏的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几股不同的香气瞬间流窜在体内,叶冰熏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身体上的伤口在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愈合,就连内伤也不断的自我修复中。一股强悍的灵力在经脉处迅速成形流窜在四经八脉中,原本已经呈现干枯萎靡的灵源被这股灵力迅速注满,甚至比之前更加的磅礴。

    “叮!”灵源内的灵丹一整晃动,灵源内的灵力疯狂的爆发起来,一个劲的向上翻涌。因为受伤给有些胀闷的身体尽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感受到叶冰熏异样的冰血,突然双眉一挑,将怀里叶冰熏快速扶正,紧接着快速抬起手在半空中一挥。四周的空间瞬间出现扭曲起来。

    就在冰血动用上古空间魔法将整个空间禁锢起来之时,天地规则降临,白光将叶冰熏整个包裹起来,随即一道银光从天而降,在叶冰熏的四周绘出了一个不到两米的银色五芒星,五芒星成型后,紧接着银光再次降临在五芒星的内部绘出了几把银色小剑。

    高级魔法师晋级成!

    银光散去,冰血也将空间再次打开,有些脱离的大口呼出几口气,快速拿出一枚回息丹服下,打坐冥想调息了几分钟后,冰血缓缓睁开了双眸,看到了几双满是担忧的眸子,微微一笑。

    “我没事,只是刚刚将这片空间完全封锁,让外人看不到天地规则降下的晋级光束。用的灵力比较多而已!”冰血的轻描淡写却没有让几个人释怀。

    动用魔法将空间封锁,他们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却没有听过有谁可以在封锁空间的同时,连天地规矩降临都能隐藏起来的。要知道空间封锁也顶多封锁住他们所在的这片小领域罢了,但是天地规则确是直接从万里之上的天空降临的,又如何封锁住。可是眼前这个总是给他们制造奇迹的人却做到了。其中的困难,不用想,他们都知道。

    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吧。如果被外人看到了这边的光速一定会赶过来的,刘家他们到是不怕,但是洛家也会有人看到的。届时一定会过来查看吧!如果他们现在就暴露了,一定会很危险的。但是以她和暗夜的速度,想要离开,没有人能阻止的了,但是他们却不可以。

    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吧!

    这样的人儿,又如何让他们不去拼命跟随呢!

    “好了,傻愣愣的干嘛呢!”冰血好笑的看着洛坤、叶冰熏、韩启明、洛天那四张傻乎乎的脸,无奈的笑了笑。

    随即冰血看向叶冰熏,在看到虽然依旧瘦弱,但是脸色已经恢复如初,身体上的伤也完全没有了。冰血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哦,恭喜你。熏,已经高阶魔法师中级了哦!”

    “我会……更家努力的!”叶冰熏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双眼中的湿润压了回去,不过声音中却依旧带着几分哽咽。

    “那是当然,我墨心齐身边可是没有废物的!”冰血嘴角一勾,身上升起了一股狂傲霸天的气势。竟然一下子感染到了身边的几名少年。

    他们不是废物,他们一定会成为她身边的一把利刃。

    “好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能不能杀啊!”冰血缓缓的站起身,低下头看向叶冰熏,双眉一挑,一股嗜血之气瞬间由体内散发开来。

    “呵呵!”叶冰熏微微一笑,此时在他的身上竟然再也找不到之前的那股呆愣麻木的感觉,好似突然间脱胎换骨一般,浑身充满的灵动的气息,表面上温暖如春,内在却一片阴冷带着一股肃杀,脸上带着清爽的笑容,嘴角勾起,双眸深处却一片冰冷,缓缓的站起身,歪着头看着冰血、洛坤几个人,带着几分俏皮:“本少……还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呢!”

    “那么……出发吧!可不能让他们等太久啊!”冰血转身看向大门,嘴角勾着,露出了那抹恶魔式冷笑,一道紫光快速划过双眸,冰冷、阴森、肃杀、嗜血、邪恶!

    恶魔的降临,刘家……你们……准备好了吗!

    今晚的夜,越发的阴冷了起来。原本高挂在半空的明月突然被一块飘过来的乌云所遮盖。一阵冷风瞬间袭来,带着起一阵呼啸的声音,好似万千鬼魔突然从地狱中爬了出来,势必要血洗人间一般,到处都充满了一股诡异的煞气。整个帝都的街道上一片冷清,刚刚还有几道人影的街道,此时一片空荡。

    就连那几条夜间较为繁华的街道上,此时都没有了人流动,纷纷躲进了就近的夜间商业内,整个京都好似突然安静了下来一般。所有还醒着的人纷纷透着门窗缝隙看着外边,猜测着京都是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就在众人觉得是自己等人大惊小怪,可能是突然变天了也说不定。想要继续刚刚的玩乐之时,一声惊天怒吼,响彻在整个京都上空。

    “刘氏一门,给老子出来受死!嘭!哄!”

    一声惊天怒吼夹杂着一道狂傲凌人之气突然在刘氏大宅门前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巨响外加浓烟滚滚的大火!在刘氏大宅的门口响起。

    四周的灯火瞬间通亮,不光是刘家的人,就连刘家附近的几所宅院的灯都亮了起来,一整慌乱的脚步声紧随而来。旁边的宅院虽然没有看到人影出现,但是从四周传来的各色气息可以看出,出来看戏的人不少。

    “谁,谁!哪个不要命的竟然赶来我刘家闹事,不要命了吗!”一道怒吼夹在着一股势压瞬间袭向冰血五个人的方向。

    “找死!”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暗夜瞬间向前一步,挡在了冰血五个人的身前,瞬间释放出比前面的那股势压更为强悍几倍的势压毫无留情的反击了回去。

    只听“噗”的一声,紧接着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啊……二爷,您怎么了二爷!”更加慌乱的声音在刘氏前大院内响起。因为大门两旁突然燃起了大火,浓烟滚滚的大门口,让外面的人无法用眼睛看清里面的情景,但是这点距离对于有精神力的修行者却没有任何视觉阻碍。不管是冰血六个人,还是那些躲在暗处偷窥看戏的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刚刚一脸气势汹汹的刘家二爷,刚刚要释放势压教训门口的几个少年之时,没想到势压还没有到人家面前呢,就别那个浑身散发这冰寒之气的黑衣少爷给顶了回去,不仅如此,黑衣少爷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势压让刘家二爷不醒人事,这人……也太强悍了吧。他应该还不到二十五岁吧。那刘家二爷虽然天赋不算好,但是起码也五十多岁了,修为也到了大剑师的级别了啊!

    然而对方没死,已经算幸运的了!

    要知道……

    暗夜出手,向来都是非死即伤。留情二字,他从来不会写。

    不过,这二爷也算倒霉了,竟然傻呼呼的跑出来撞枪口。虽然没死,但是却被暗夜直接用势压给震成了废人,全身经脉尽断,这辈子算是完了。

    这些人到底是谁啊!竟然跑来刘家,先是一脚踹飞了刘家的大门,然后一挥手烧了刘家外墙,现在又将刘家二爷给弄成了这样。帝都谁不知道,这刘家的后台是洛家,虽然刘家等级不高,实力更是上不了台面,但是就是因为有洛家的撑腰,导致了他们在帝都作威作福,狐假虎威,无恶不作。

    这时一声怒吼从刘家内院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齐齐双眸一亮,仔细的看着眼前难得的景象。

    “哪个混蛋,敢来我刘家闹事,伤我刘家子弟,不想活了吗!”一道沙哑的声音从突然划破空气从刘氏大宅内传出,不过这次里面的人却没有直接释放势压,毕竟刚刚那一瞬间的强悍气息让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压迫感。再没有弄清对方的来意和实力之前,他们不能轻举妄动,虽然他们平日里嚣张惯了,但是启明的脑子还是有的。虽然不能直接出手,但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暗处可是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刘家呢。

    “哼!刘家气数已尽,所有人出来受死吧!”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让人身心颤抖的嗜血之气同门口处传来。

    突然一道狂风吹过,带走了门口的浓烟,六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顿时不管是刘家内部的人,还是在隐藏在暗中的人都微微一愣。

    竟然是六个少年,其中还有两名看起来年纪明显不到十五岁的少年。

    就这六个小鬼竟然赶来砸刘家大宅,还口出狂言,要灭了刘家。这些孩子……疯了吧!

    “就凭你们几个小鬼!”刘家家主在看到几个人的身影后,顿时心里的不安降了下去,随即而来的是满心的轻蔑之意,不屑的看着冰血六个人,不屑的吼道。

    “哼,我们到底行不行,这个可不是你这个老家伙说得算的!现在就接本少这一份开门大礼吧!”冰血清冷淡然的声音带着无尽了冷意。随即抬起左手向着空中一扬,三道身影瞬间从黑晶戒指中抛出,向着半空中飞去。随即左手再次迸发出三道冰蓝色光芒,幻作三条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的冰链冲向天空“噗噗噗!”三声,直接穿透三人的身体,一道道鲜红的血液顺着冰链缓缓向下流淌。随即冰链卷着三人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其场景诡异的让人心惊。

    “啊!是儿子,老爷,是我们儿子啊!”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在刘氏家主身边响起。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半空中的人影身上。随着冰链的飘动,半空中的三个人露出了面貌。一阵吸气声顿时在刘家大院内响起。

    “真的……真的是大少爷!”

    “天啊……那是大少爷!”

    刘家家主在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的脸时,顿时满脸铁青,狠狠的看向冰链的另一头。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身边另一道声音再次颤抖着响起。

    “大哥……大哥。那两个人是……是!”刘家三爷在看到自己侄子身边的两个人后,顿时一愣,拉着刘家家主的衣袖,磕磕巴巴的说道。

    “是什么!”刘家家主此时的心已经完全无法淡定下来了,随着声音的响起,再次抬起头看向半空中,然而在看到另外的两张熟悉的脸后,顿时双目大睁,满脸的难以置信。

    那不是前几天从洛家借来的四名高手中的其中两位吗。怎么会在那该死的臭小子手里,而且看样子明显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么说来……

    刘家家主僵硬的低下头,看向冰血几个人,在看到站在冰血身后的那一声破败不堪,长跑上都是鞭痕的少年之时,顿时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那个小子不是应该被关在结界中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结界可是洛家咬牙从洛家藏珍阁中拿出了的。为的就是这次的计划可以更加稳固的执行。

    怎么会……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出来了,而且看样子,这小子的状态还很好,一点都没有受伤的迹象,要知道今天白天他派人去看的时候,这小子可是已经到了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怎么!刘家家族看到本少好像很失望啊!”叶冰熏微微一笑,一脸淡然的向前走了两步,停在冰血半步之后的旁边,淡然的看着刘家家主,眼底深处带着一片阴寒:“本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而且安全的走出了那个破烂结界,刘家家主一定很惊讶吧!可惜啊!在我们这里,惊讶可是常有的事情哦!接下来,还有更惊讶的事情的,也不知道刘家家主的心脏够不够强悍,可别到时我们还没有动手呢,您老就直接来个心肌梗死,可就不好玩了!”

    叶冰熏原本木然的脸上虽然那副天然呆还保留着,但是因为心性的转变,少了些呆愣,却多了几分俏皮的味道。随即转过头对着冰血双眉一挑,带着点头讨喜的意味,欢快的说道:“齐,我说的对嘛。那个是心肌梗死吧!”

    “没错,熏真聪明,一学就会!”冰血在看向叶冰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突然真实了很多,声音也多了几分温度。

    “我也知道,我也知道!被气急了,也有可能得脑中风,最后浑身瘫痪,变成老年痴呆!”洛天甜腻腻的声音带着几分欢快,在几个人的身后响起。

    “呵呵!没错,小天也很聪明哦!”冰血转过头看向站在身后的洛天,宠溺的一笑。

    这才让前面的刘家一家人看到了洛坤和洛天的身影。此时冰血一行所有人,只有韩启明带着一张金色面具,其他五个人都是以真面容视人。毕竟韩家对于现在的韩启明还有着很大的用处,里面也有他在意的人,所以他还必须在世人面前隐忍。

    但是洛坤和洛天却已经不同了!

    “是你们,洛坤、洛天!你们竟然帮着外人来舅舅家捣乱。你们是怎么回事!”当刘家家主看到洛坤和洛天的时候,顿时心中的怒气再次升华,脑袋一热,大声吼道,语气中带着慢慢的责备。

    “刘家,舅舅!呵呵呵……刘家家族可别恶心本少爷了!就凭你们也配称得上是我们兄弟二人的舅舅。本少记得,本少的娘亲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刘家逐出家门了吧。你们刘家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她是你们刘家的女儿。甚至为了你们那个宝贝的大小姐得到洛家家族主母的位置而杀了我们的娘亲。现在竟然敢来跟我们谈亲戚关系,你们不觉得无耻,本少还觉得丢人呢!要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几天之前也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杀母之仇,而现在却又多了一个,那就是伤我洛坤兄弟之仇。新仇旧恨,今天本少就要跟你们好好算算!”

    洛坤那满腔怨恨深仇的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振,京都也有不少人知道刘家和洛家以前的那些烂事,当然也知道洛坤洛天兄弟俩的娘亲,那可是二十年前享誉全帝都的第一美女啊。不过后来却因病而香消玉损了,再后来他们就听说刘家的大小姐顶替了自己亲妹妹的位置成为了洛家的主母。

    原来事实竟然是这样的。没有人去怀疑洛坤的话,因为他们在场的人都太过熟悉豪门内的黑暗了。

    “你……你怎么知道!”刘家主母瞪着一双大眼睛,神情恍惚的看着洛坤。当时这两个孩子可都还小,而且大的早就被送到了洛家的修练场去修炼,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要说这件事还是她给自己的大姑子出的主意呢。那么……那么今日这两个孩子是来报仇的!

    “臭婆娘,你瞎说什么呢!”刘家家族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被洛坤轻轻一激就露出了马脚,顿时心中更为愤怒,对着罗氏就是一脚。

    “哼,现在掩饰已经来不及了!这件事我早就当初回到洛家的第二年就知道了。隐忍至今不过是为了我和弟弟的命罢了。不过…现在,我们兄弟俩已经不再怕了!”洛坤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但是那语气中的杀意和双眸深处的冰寒却泄露了他心中的恨。

    “原来是你们杀了娘亲,你们……都该死!”甜腻的声音突然冲洛坤的身边响起,这样一句淡淡的话加上那股甜糯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气势,但是不知道为何,竟然让刘家所有人心底深处升起了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洛坤身边那个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任何表情,身体羸弱不堪的小少年。

    这时冰血突然转过身,轻轻的将洛天揽进了怀里,声音带着无尽的温柔:“小天,没事的!今天他们一个都跑不了!死……已经是注定的了!”  “心齐哥哥,他们杀了娘,杀了那个温柔的娘!心齐哥哥,小天没有娘了!”洛天始终记得那个身影,那个会温柔的对着自己笑,会温柔的摸着头的漂亮女人,那个人是他娘,是他最爱的娘。

    冰血皱了皱眉头,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怀里的男孩,但是却又想说些什么,她不能看着小天就这样陷入到无尽的黑暗中,他是那个单纯可爱,清澈纯洁:“小天,心齐哥哥有娘亲,不过现在不在身边了。但是心齐哥哥总有一天会将娘亲找回来了的。到时候也让小天唤她娘好不好!这样小天就有两个娘亲了!她们都会很爱很爱小天的!”

    “真的吗!”洛天缓缓的抬起头,双目通红,却没有一滴泪水,恍惚的神情慢慢的有了清明。

    “当然!心齐哥哥不骗小天!”冰血心疼的看着怀里的洛天,微微一笑。娘亲也一定会喜欢这样的洛天吧,一定会的!  “嗯!”洛天笑了,双眸也再次恢复了原有的清澈,但是却没有人发现那份清澈下已经有了一丝血红。

    “既然,开门礼各位都看到了,那么……这场盛宴也该开始了!”冰血缓缓的放开洛天,嘴角勾出一抹邪恶,双眸逐渐泛起一股嗜血的杀意。慢慢的转过身,幽然的声音有着无尽的冰冷。转过身后,去没有看向前面的人,而是抬起头看向依旧被冰链悬挂在半空中的三个人,嘴角再次微微一笑,勾起一抹残忍的光芒。

    “小天,冰能化水,谁能导电。懂吗!”冰血抬起头笑着看向半空中的三个人,开口却是向着身后的洛天说道。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只要你放了我刘家大少爷,今日本家主就放你们安全离开!”刘家家主在看到冰血眼中划过的一抹残忍之光时,顿时升起了一股不好得预感。

    他可以从自己儿子的身上感受到一丝气息,证明他还没有死,虽然这个儿子整天到处闯祸,无恶不作,但是却是他最宝贝的儿子,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儿子就这么死了,就算今天放了这几个人日后可能会有麻烦,但是现在只能先救下自己儿子才行,大不了,等他们出了帝都,再在路上劫杀就是了。

    “呵呵!真天真啊!”冰血不屑一声冷哼,完全当刘家家主的话是放屁。

    这时洛天向前几步,来到的冰血的身边,脸上带着那副天真的笑容,甜腻的说道:“心齐哥哥,洛天懂哦!呵呵!”

    洛天脸上带着甜腻的笑容,一脸的天真纯洁,与冰血之间的对话让四周那些观察他们的人完全一头的雾水,弄不懂这两个人的意思。

    但是冰血身边的几个伙伴却已经完全明白了,要知道他们之间的默契可不是说假的。

    只见洛天伸出一只白净的小手,敷在冰血手上的冰链之上,与此同时暗夜、洛坤、韩启明、叶冰熏四个人动了,一个瞬间将冰血和洛天两个人围在了中间,阻止刘家的人上前。

    “不……不要!”顿时感觉到不对劲的刘家家族与刘家主母顿时一声大吼,飞身上前,却被暗夜和韩启明合力势压推到了后方。

    就在这时,一道血光飞射,在那滴血红融入到冰血手中的冰链之时,一道青嫩的声音从洛天的口中发出。

    “无尽天雷,立於我之左手,我之血盟唤起万雷之灵!天者浮现!自然之冰,立於我的右手,血盟!融合!”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原本之时稀稀散散的几片乌云,顿时变成了遮天昏暗,一道一道电流从洛天的手中发出,顺着冰链不断的向上延伸,划成一个个手掌大小的雷电五芒星贴服在银链之上,每个五芒星只见都闪速着一挑啪啪作响的银色电丝。

    突然洛天仰天一声大吼,冲天而起,带着一股强悍的气流流窜在空气中!“死亡爆雷!”

    “不!”随着刘家主母的一声悲痛凄鸣。半空中响起一整噼里啪啦的爆裂声,顿时一场血肉雨在刘家大宅的前院降下。

    一整干呕声随即响起,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院中央的那个满脸单纯笑意的男孩和那个一身邪恶之气的少年。

    “你们……你们该死!我要你们统统为我儿偿命!”悲愤的仰天大吼带着无尽的恨意从刘家家族口中发出,四周的空气也随着刘家家族的愤怒而发生了暴动。

    “哼!今天可是我们来灭你刘家的!伤我之伙伴者,碎尸万段,死无全尸!杀!”

    随着冰血的声音响起,六个人的气势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流窜在几个人四周,其中夹杂着一股阴寒之极的杀气,在刘家的上空漂浮。

    这时隐藏在四周的人都有一种调头逃跑的冲动,他们怕他们这次因为好奇而跑来看戏,会因此将自己的命给送出去,这六个小鬼的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不是从修为上发出了,而且从心底深处发出的,足以毁天灭地的爆发力。这根本就不像他们这个年龄该有的。可是此时却没有任何人逃走包裹了刘家的人,不是他们不想走,而且根本动不了。

    “你们……你们敢!你们敢动刘家的,洛氏家族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刘家的三爷可没有家主那么大怒气,死的可不是他儿子,他只想活下去,这六个小鬼太可怕了!“呵呵!找死!伙伴们出来吧!把这些人都给小爷我撕了!”

    随着冰血的一声低吼,五道光芒瞬间从冰血的体内射向两边的地面,于此同时洛坤、叶冰熏、洛天、韩启明也唤出了自己的契约兽。

    “吼!吼!吼!”一整彪悍的兽鸣带着一股比一股强的气息威压出现在刘氏家族的上空,整整九只体形硕大,气息强悍,满目狰狞的魔兽出现,瞬间整个帝都都暴动了起来。

    “吼!”不到几秒钟后,一阵阵兽鸣从四名八方传来,此时帝都四周的所有山脉内都响起了一阵阵可怕的兽鸣,就好似那些帝都四周的山脉内所有的魔兽都要冲动帝都来一般。

    就这深更半夜之时,凡是帝都内的高手纷纷出动,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去,脸上带着急切,却又带着几分纠结,速度更是不算快的向着前飞去。

    “少主,速战速决吧!”暗夜看了看四周的天空,在感受了有几股来自四面八方的强悍气息后,对着冰血几个人轻声说道。

    冰血嘴角一勾,双眸中嗜血的光芒让人心惊。

    这时六个人相识一笑,齐齐高喊,语气中隐隐约约带着兴奋的肃杀。

    “杀!”

    “吼!”

    震天长啸齐齐冲天天际,整个帝都都好似在这长啸中颤抖的起来。

    此时整个刘家内仿佛陷入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中,九只让人完全看出等级的高级魔兽完全不用魔兽技能,全部采用最原始的方法,撕咬、践踏。一抓子下去,只见将一群人拦腰撕碎,或者几颗血淋淋的人头被一个大抓子直接踩碎,连原型是男是女都再也无法辨认出来。

    “冰狼,出来!”冰血手拿一把冰蓝色镰刀,指向身边的一个人,一声大吼。

    “吼!”又是一声仰天兽鸣响起,伴随而来的一到刺骨的寒意,随即一只浑身散发着白色寒气,浑身冰蓝,三米多高的冰狼出现在了满是鲜血的空地上。

    “给我撕了!”冰血嘴角一勾,勾起一抹疯狂的嗜血冷笑,对着那个已经双眸放空的刘家嫡系子弟一声低吼。

    六个少年,除了一个手握长剑,一声冰冷的黑衣少年外,其他的五位脸上始终都带着那抹或深或浅的笑容。虽然笑容各异,有邪恶、有温和、有阳光灿烂、有单纯清澈。但是在这个到处都是残肢碎肉如同人间炼狱般的场景内,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毛骨悚然,也许连毛骨悚然都无法表达他们此时的心情了。

    原本暗处在四周的人,此时浑身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不敢动,完全不敢动了。

    那三个拿着魔法杖,将魔法师当垃圾一样向外丢,什么魔法的效果最惨烈最残忍就丢什么魔法师的少年,也许他们还有勇气逃开。但是另外的两个人,那个拿出一把奇怪的冰蓝色镰刀,砍人像是砍麦子一般的少年。还有那个一把长剑,浑身不断的散发着阴冷寒气的黑色少年。

    这两个在众人眼里就活脱脱的是两个刚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杀神,死神、魔鬼。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砍人的时候能将他们这般,轻松自在的,好似人命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稻草,也许连稻草都不如,就是路边的杂草,而他们手里的武器就是一把除草机。怎么轻松,怎么欢快怎砍,横竖、歪斜,完全没有个概念。反正怎么让你的痛苦,就怎么让你死。

    这……还是人吗!

    不……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恶魔……是魔鬼……是地狱里面出来的杀神。

    “靠,丢魔法太不爽了!”一道爽朗的声音突然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响起,只见那名带着金色面具的少年,突然收回了手中的金色魔法杖。随即单手一挥,一把长剑凭空出现在手中,对着半空重重一挥,带起一道冰冷的寒光。

    “靠,你小子不是也会那个小变态的那种不用斗气的武修吧!”洛坤随手丢了无数把风刃出去,看都不看那个被他削成骨架的人,对着韩启明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嘿嘿,以前跟在她身边的时候学的!还有没用了,不过可不会生疏哦,没用过,但是我可是一直没放弃的练习呢!哈哈……本少爷来也!”韩启明爽朗的声音带着热血的兴奋,对着手中长剑,飞身来到了几名刘家子弟的身边,一刀一剑,毫不留情,却不会瞬间让人毙命。

    “格老子的,心齐,本少也要学!”洛坤顿时悲愤了!对着一直在他们身边晃荡的冰血大吼到,语气中那股难掩的兴奋不难而语!

    “好!回去就学!”冰血一挥手中镰刀,帅气的转过头看向洛坤和洛天、叶冰熏:“小天和熏也要一起哦!”

    “那是当然!呵呵!”洛天嗤嗤一笑,随即高举手中法杖,兴奋的大吼一声:“集於天空中亿数万的雷因子。——雷箭”无数吧闪动着雷电了雷箭雨纷纷落下,不过却被施法着控制的很好,不会直接毙命,而且一箭一箭的穿透人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又怎么会落下呢!”叶冰熏对着冰血微微一笑,他从来不知道,杀人也可以这般快乐!嗜血的味道确实不错,但是他知道,他们都不是嗜杀的人,而是被他们杀的人都该死。

    他们有着共同的逆鳞,那就是他们的伙伴。没有人可以去触碰,触及者死,用他们最惨烈的方法,送这些人下地狱。

    他们不需要外人理解,只要彼此相信就可以了。

    就算是化身为魔又如何,他们依然会不离不弃。

    洛坤转头看了看冰血和叶冰熏,包裹不远处的暗夜和韩启明,微微一笑。

    按计划,他们此时应该都离开了,而且在之前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去在精神力折磨刘家的人。但是冰血却怎么做的,因为刘家给他们的怒气已经不仅仅在于他们绑架的叶冰熏,还有他们对于自己和洛天的伤害。两者加起来,已经让冰血他们心中的怒气和愤恨升华到了顶点。

    所以刘家不仅仅要灭,还有惨灭。

    这样的时间会耗费很多,定然会招来帝都其他势力的关注甚至是来阻拦,但是心齐他们已然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刘家再次触碰了她的逆鳞吧。

    洛坤再次看了看将杀人当成玩乐的弟弟,洛天这样的转变是他没有想到的,但是他却不后悔,这样的洛天,哪怕突然有一天他们都不再他身边了,也不会有问题的吧。起码他在他们面前还是那个天真单纯的洛天,就够了。至于对外人,对仇人,化身为魔又如何,只要能保护自己,能保护伙伴,就够了。

    “哥哥!讨厌这样的小天吗!”洛天突然转过头看向洛坤,笑着问道。

    洛坤温柔的摇了摇头,笑容中带着宠溺:“不会,小天变成什么样子,永远都是我洛坤的弟弟!”

    “嗯……小天也不讨厌。小天也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废物都没哟资格站在她身边的!”洛天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站在血池中的冰血,眼中带着坚定。

    “哥哥,以前竟然有人说,小天就像是一个纯洁的天使。但是哥哥,恶魔身边是不应该有天使的!所以小天宁愿做个化身为魔的坠天使。”洛天原本洁白的长袍此时已经浑身浴血,分不清是多少人的血。白净的脸上也满是血痕,但是却带着天真纯洁的笑容,真的很像一名刚刚坠入地狱的坠天使。但是那双清澈的双眸中却装着慢慢的坚定和满足,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悔意。

    “嗯!”洛坤对于洛天话,还是有些小小的心惊,但是却不反对。因为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吧,不仅仅是他和洛天,还有叶冰熏,韩启明,他们都是一样的。为了那个人。

    化身为魔又如何。

    这时叶冰熏和韩启明双双转过头看向洛坤和洛天,四个人相识一笑,好似瞬间达成了某种共识,又好似四个人在告诉彼此……说的没错。

    坠入地狱而已,他们又有谁能真正生活在天堂呢。地狱才是他们的最终归宿吧,只有在这里他们才可以活的更自在,随心所欲。

    她是恶魔,他们就让他们来成为恶魔身边的魔鬼吧。一同生活在地狱,很不错呢。

    此时刘家大院前到处到处都是一片血红,硕大的院落内,能看得见,除了那六名浑身浴血的少年外加几只可怕的魔兽外,再也找不出一具完成的身体,也可以说是一具完整的人形。

    六个人的长袍上早已被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染红,此时整个帝都的上空都好似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心惊心颤。

    “整个帝都的人听着,刘家直系全灭,旁系的人,本少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脱离刘家,以后南叶国刘家将不复存在,在遇者,杀无赦!”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传入帝都所有人的耳中,包裹了正在往刘家飞来的几名高手。

    顿时所有人一愣,这是什么人,精神力竟然可以这般强悍,连围绕在他们身体四周的气场防护罩都能穿透,直接将声音传入他们脑海。

    而且听这声音,好像还很年轻。难道是那个喜欢装嫩的老不死的出来了,而这刘家有好死不死的招惹到了这为强大的前辈。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还要不要过去啊!就在这时,所有正在往刘家赶的人都犹豫了,就连洛家的人都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刘家的方向。

    冰血微微一笑,冰冷的目光向着四周几处藏着人的地方扫了扫。随即看向洛坤几个人点了点头。

    洛坤将他和洛天那枚代表洛家直系子弟的玉牌快速一丢,玉牌直接镶进了那颗唯一完全无损的刘家家主的脑袋上,微微一笑。六个人快速上蓝弑的背后,加速向着帝都外飞去。

    只见一道蓝色光芒在帝都上空飞驰而过,却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拦。就在那道蓝色光芒消失在天际之时,洛坤在冰血精神力的加持下,对着帝都一声大吼。

    “我洛坤、洛天在这里起誓,从此脱离洛家,永世不为洛家之人。洛氏家族给老子听好了,杀母之仇,我洛坤他日一定要你洛家偿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