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七十二)就这破玩意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刘家的背后很有可能是黑舞学院!而引来我们来,为的是将帝婴学院新生力量抹杀在摇篮里!”

    冰血清冷的声音让洛坤几个人神情一冷,杀意一瞬间流窜在整个房间内,阴冷、狠厉。

    “刘家好大的胆子!”洛坤双眸阴冷,咬牙切齿的看着窗外。

    如果刘家真的跟黑舞合作,那么洛家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刘家对于他和弟弟的绞杀计划,洛家……也参与了。

    “坤!”冰血有些担忧的看着洛坤。

    他们都想到了,这一连串的关系。如果洛家真的有参与,或者放任刘家对于洛家、洛天的伤害。这样完全可以认为,洛家的人想害洛坤、洛天。

    毕竟是血脉亲人,虽然还未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但是洛家的这种行为,已经对兄弟俩造成了一种不可抹灭的心灵伤害,那可是被身体上的伤还有痛。

    洛坤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冰血、暗夜和韩启明,微微一笑,转过身将洛天揽进怀里,温柔宠溺的揉了揉洛天的头,轻声说道:“我没事。无所谓的,不管洛家做什么,都已经无法在伤害到我们了。洛家内的所有人,早已经成为了我们兄弟二人的仇人,哪里还有什么亲情可言。我洛坤在这个世上只有小天一个亲人!”

    “哥哥,小天也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小天不要他们!”洛天平时虽然单纯天真,那是因为被洛坤保护的太好,不让他接触外界的一切黑暗,但是他却不是傻瓜。小的时候他们被欺负的事情,他还都记得,一切的一切他都记得。不去提不去想,是怕哥哥担心。他一只都知道,他除了哥哥,再也没有其他亲人了。洛家的人都是仇人,他和哥哥的仇人。

    “你们还有我们,还有我们这些伙伴!”冰血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认真的看向洛坤和洛天。她完全可以理解那些被亲人背叛的感觉。

    她很庆幸,她在这里还有许多真心疼爱自己的亲人。

    洛坤摸了摸洛天的头,笑着看向冰血,突然眨了眨眼睛,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委屈的小表情,对着冰血轻声说道:“以后我们兄弟可是没有地方去了。你要负责我们的生活起居,不让我们要露宿街头了啊!”

    洛坤突来的转头,让冰血嘴角一抽,抬起手挥下额头上的黑线,无语的点了点头:“好,有我在,你们不会没有家的!”

    有我在,你们不会没有家的!

    有我在,你们怎么会没有家呢!

    有你在,我们就会有家可回!

    简单的一句话,简单的几个字,让几个大男孩的眼睛湿润泛红。冰冷的心,一瞬间如初夏的阳光洒入,温暖甜蜜,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他们相信,会存放于心底一辈子。

    夜幕的降临,并没有带走帝都的繁华与热闹。大街上依旧是一片喧哗,整个帝都内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人来人往的人群,大多都是衣着华丽的富家子弟,贵族公孙,大多数的纨绔子弟都喜欢在夜间出来游玩,文艺些的看看夜景,畅游这夜幕下的帝都,当然还有许多只有在夜间才会开启的场所,是大多数纨绔子弟,高官贵族喜欢的地方。

    直到月上中天,帝都内的几条只有在白天开业的商业街道才会出现冷清的状态。

    就这时,五道黑色身影快速闪过,向着帝都西北方向的一条主宅区快速而去。

    “就是这里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一旁的大树响起,隐隐约约带着几分冰寒。

    “这大门还真是气魄啊!”冰血戏谑的看着前方那扇青色大门,上面雕刻着两只仰天长啸的雄狮,威武磅礴。

    “哼,不过是小家子气而已。在帝都越是这样的小门小户越是喜欢用华丽的外表来装饰其中腐败不实的弱小。”洛坤的声音中满是不屑与鄙夷,看着前方的大门双眸闪过一丝阴霾。

    “先找熏!”韩启明在两个人的身影轻声说道。

    冰血首先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带着银链的手腕,传音到:“银链有隐匿气息的属性,你们用灵力开启,然后我们进去!一定要小心,我察觉到里面有多道隐匿的气息。实力大多在大剑师的阶级。”

    “哼,看来这刘家为了等我们的到来,下了不少本钱啊!”韩启明不屑的一笑。

    随即几个人按照冰血的说法,将手腕上银链中的隐匿属性打开。紧接着五道身上再次一闪,消失在了大树下方。

    冰血顺着昨天从银链察觉出的那一瞬间的感应快速在刘氏家族内穿梭。偶尔五道身影会在某一处停顿,待明面中的巡逻侍卫走过后,再次继续寻找被关押的叶冰熏。

    刘家大宅虽然无法跟四大家族比拟,但是也不少。毕竟后台是洛家,虽然刚刚搬入帝都没几年,但是住的地方却和帝都内的一些高官贵族差不多。

    刘家在这帝都内也算是一个生活高度,嚣张狂傲的一家了。得罪的不少人,但是却没有人敢真正去刘家讨伐,毕竟背后始终有一个四大家族的洛家。

    但是因为刘家人这些人的奢华生活,又不善于经商赚钱,家族的年轻一辈又没有几个上得了台面的天才子弟,所以这些年来,刘家的生活完全是靠着嫁入洛家的刘家小姐扶持和帮助。以前祖辈流窜下来的家底早就被败了差不多了。

    用华而不实来解释刘家的状况,再合适不过。也导致了刘家请不起强大的战士来护卫家族的安全。冰血刚刚察觉的几道大剑师气息,确实是刘家为了抓冰血几个人,腆着脸想洛家借来的。

    此时冰血几个人来到了刘家宅院内最偏僻的一个小院,小院的四周位置四顾比较强的气息,虽然隐匿在黑暗中但是却让冰血轻而易举的察觉了出来。

    而此时冰血几个人躲在小院外的大树上,静静的看着里面的情景。小院的门口守着四名等级不好的战士,此时四名战士一个个一脸萎靡的站在门口,脑袋一晃一晃的,隐隐约约还可以问道从这四个人身上传来的几分酒气。

    小院内只有一个一层小平房,院子里面杂草丛生,破败不堪,好似几年都没有人来过一般。而里面的那间小平房给他们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好似小平房前面有什么阻碍了他们的视觉效果。

    然而在冰血看到院子里面的房子之时,脸上闪出一抹失望,一闪而过,快的让人看不清。

    “这房子好怪哦!”洛天甜腻腻的声音在几个人的脑海中响起,靠在自家哥哥的背后,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前面的房子。他一路上都很安全的跟在几个哥哥的身后,努力的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因为他是几个人中最弱的一个,他很怕几位哥哥不让他跟着,而是一个人留在酒店内等待。他不想这样,他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哥哥们,哪怕只是一点点小忙。他知道他不聪明,而且想法很单纯天真,怕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拖累了几位哥哥。但是在出门前,没有人说让他留下,而是始终当他是并肩作战的伙伴一般,一起商量,一起奔跑。

    他很开心,很开心。所以他要努力,努力成为真正可以跟哥哥们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

    不过,毕竟洛天还是那个很单纯的孩子,所以遇到奇怪的事物,好奇心总是比别人多很多。但是冰血、洛坤几个人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等待,他们会一直带着他,并且保护着他,更会让他学会真正的成长。

    “嗯,是很奇怪!”听洛天这么一说,韩启明和洛坤也发现了下平房的异常,不过他们却不像洛天想的那么天真。此时两个人皱起眉头,有些担忧的看向冰血。

    “看我做什么,这破东西,你们不会觉得对我有用吧!”冰血在感受到突然投来的两道目光后,嘴角一抽,太侮辱人了,这破东西,她前世七岁的时候就给在三秒内解开了。

    “你会!”洛坤很是肯定的问道,嘴角眼角一抽,他怎么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冷了。

    “丫丫个呸的!老子还有刘家弄来了什么高级玩意呢!就这破结界,也太坑爹了吧!”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前面的小平房,随即翻了翻白眼。

    亏的她白天在酒店的时候还研究了一下这个世界现有的法阵和结界卷轴,虽然和前世学的那些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原理却都差不多,唯一可以称得上不同的就只有威力了。她发现这个世界现有的一些法阵和结界太过简单,威力更是小了很多。但是父亲给自己留的那些,还有魔幻殿堂内的却很强大。就连帝婴学院的藏书阁内都是很一般很一般的法阵和结界。但是却没有人去学习,只因现在的人大多数都看不懂。想必这个大陆经过了几千年的洗礼,法阵和结界已经如同那黑暗魔法、空间魔法一般慢慢的消失了许多,剩下的也只是一些皮毛而已了。

    然而现在呈现在冰血几个人眼前的这个结界,就是皮毛中的皮毛,皮毛的中那颗最小的一根毛。

    “额……!”

    洛坤很无语!

    韩启明很无奈!

    这人吧……其实真的可以在无耻一点,真的可以再打击人一点。

    为毛他们都看不懂,甚至完全弄不明白的东西,在这个变态妖孽怪物的面前,却成了连玩具都不配的东西呢。

    这叫他们这些被人称为天才的少年,情何以堪啊!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关心,今天吃了谷维素,然后睡了一整天,晚上终于好多了。明天估计可以恢复多更了哦!么么么!

    谢谢luoyuchen宝贝的月票!么么么(>^w^<)

    谢谢浸透的思念宝贝的月票!么么么(>^w^<)

    谢谢896123721宝贝的月票!么么么(>^w^<)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