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七十章)出事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丫头还真狠啊!”一道沉稳的声音在罗云山的上空响起,透过月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道人影漂浮在半空中。

    “不仅仅狠,还很黑,折磨起人来毫不手软,甚至乐在其中呢!”另一道略显年轻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是啊,可比她父亲做下起手来还有狠毒。”沉稳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这也算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吧!不过那孩子的心过于黑暗了些,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你老过于担忧了。这孩子重情重义,虽然看似黑暗了些,但是她心里还是有着温暖的一面的。”年轻的声音随即响起:“况且她的身份,本身就属于黑暗。只要她身边的那份温暖还在,这世间就不会因为她而生灵涂炭。”

    “嗯,人老了啊!这个世界以后将会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了!走吧……我们也该回去,跟那些老家伙们说说了,免得他们着急!”

    “是,大人!”

    话音落下,半空中早已没有了两个人的身影。

    而此时刚刚回到山峰顶的冰血,淡然的竖立在山峰之上,一双幽深的双目紧紧的盯着两个人消失的方向,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间划过幽深的双眸。

    “他们应该就是罗云山禁地中的人吧。”

    “主人,刚刚你明明就发现他们了,为什么要当作没有看到啊!”蹲坐在冰血肩膀上的小乖不解的看向冰血。就连它都没有发现那里有人呢。不过主人说的话,他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

    “我没有感觉他们身上传出任何危险气息。况且他们很强,强大到我无法看透,既然他们没有现身,我们何必去招惹麻烦。”冰血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的气息,目光淡淡的看着远方。

    她不清楚为何常年不出老窝的禁地中人会出现,不过据说里面的人跟自家师父都有这很深的交情,那么自然不会伤害自己。就算有异心,只要现在还不会伤害自己,那么她就不会去理会。毕竟一旦让对方知道自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那么自己的实力将会暴露,引来的可不仅仅是麻烦那么简单了。那两个人,如果真的要跟他们打起来,估计只有强行召唤紫冥,才有脱身的机会吧。但是这却不是她想要的。

    “小乖,白泽。我们一定要强大起来,单凭这个大陆就有着那么多的无法战胜的强者,这样的我们又如何谈去另一片大陆找寻父亲母亲,还谈什么报仇呢!”

    冰血的声音中没有自怨自艾,没有无奈无辜,有的只是一颗变强的心和那无止尽的信念。

    “是,主人,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小乖和白泽在半空中对视一眼,眼中透着坚定的信念,还有那一抹心疼。

    其实他们多想说,主人你还小,主人难道你不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嘛。让他们来,他们来就好。可是他们却不能这么说,因为他们这些与主人有着心灵牵引的契约兽比任何人都清楚主人心中的愿望,那个坚定的让人心疼的愿望。

    那个明明很简单,简单到普通的孩子都可以轻易拥有的愿望,那就是一家团圆。可是在主人这里,却是那么的难,难到必须踏破重重险阻,无数次的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才有可能实现。

    冰血再次淡淡的看了一眼前方,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转过身向着山洞走去,冷风徐过,带动起一片暗紫色光芒。

    没有人可以阻止自己的脚步,不管他是谁,最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遇神杀神,遇佛弑佛,哪怕化身为魔,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光明神又如何,哪怕是真神,她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一分自己要守护温暖。她自认她从来都不是好人,她只想好好守护自己在乎的人罢了,为了他们,就算是把这世间变成地狱又如何。

    自从那天在罗云山后山发泄一通后,冰血就沉浸在了暗无天日的修炼中,不分白天昼夜,始终坐在魔蓝之戒内的修炼室里,现在的她哪怕是十天半个月的不进食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修练无岁月,自从闭上眼睛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前几天杀的那几个人是否会造成轰动,她一点都不担心,就算是帝国来要人,也是出师无名,只能干瞪眼的看着人平白无故失踪。而南娇儿私自放人进山,冰血绝对不相信学院的那些老头子们不知道,她也没有给老头子们留下什么证据去处罚南娇儿,不是她有心放南娇儿一命,而是她懒得去理会那个脑残公主。既然学院能放那几个人进山,反而被自己杀了,都没有来找自己。那么只能说明一个理由,那就是老头子们闲的,觉得现在的生活无聊,所以放些乐子进来。

    不过南叶国皇室的一名驯兽大师就这么被自己玩没了,想必这段时间一定呕死了。南娇儿就算学院不处理她,她的皇帝老爹都不会让她太过好受的。

    对于这种倒霉催的,冰血只能送她两个字:活该。

    冰血这几天里什么都没有做,只有打坐冥想,全身呈大开式,全力吸收从四面八方不断聚拢过来的各自元素。她已经停留在大魔导师中级有段时间了,这次契约了白泽让她隐隐约约摸到了中级的瓶颈,相信只有一个契机,就可以晋级到大魔导师高级。几天后的校园排名赛,进入传说中的紫级班,她势在必行。

    “少主!”一道轻声呼唤从冰血心灵平台中传入脑海,让紧闭了多天的双眼缓缓的睁开。

    “夜,怎么了?”冰血感受到了从心灵平台中传来的一丝急切,这很不像暗夜平时的作风,连忙传音过去问道。

    “少主,叶冰熏出事了!”暗夜冰冷的声音传来,他没有问冰血此时在什么地方,是否方便。而且直接说出主要目的。虽然冰血平时对叶冰熏没有对洛氏兄弟那般热络。其中的原因暗夜再清楚不过,同时暗夜也清楚,叶冰熏在冰血的心里已经慢慢的有了一丝的位置,甚至更多,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罢了。

    暗夜的话冰血眉头一皱,幽深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厉,那颗淡然的心更是为之一颤,出事了,堂堂叶家嫡系少爷,会出什么事情。

    现在已经不容冰血多想,直接驱动一丝精神力到手腕上的银链,一瞬间便知道了暗夜的具体位置,声音有了连自己都为察觉出的阴冷。

    “我马上过来!”

    话语刚落,冰血的身形便消失在了魔蓝之戒内的修炼室里。

    冰血刚刚回到山洞,脚下还未站稳,便一瞬间冲出了山洞,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了最高点,平时从山洞到帝婴学院的中心广场,踏空瞬移而行起码也要十多分钟的时间,可是这次冰血竟然仅仅只用了三分钟便出现在了暗夜、韩启明、洛坤、洛天四个人的面前。

    冰血刚刚出现就看到了四个人的异常。暗夜和洛坤两个人面无表情,双眸阴冷狠厉。韩启明那张秀清的脸上笑容灿烂无比,冰血知道往往韩启明笑的越灿烂阳光,心中的愤怒就越深。就连平日里如同一颗温暖的小太阳般的洛天此时都满脸的阴霾,一双透着单纯的眼睛此时红红的,很明显是刚刚哭过的缘故。

    “怎么了?”冰血声音平静淡然,就连浑身的气势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但是那双幽深的眸子却冷的让人心魂发寒。

    “心齐哥哥!”洛天在看到冰血后,终于再次爆发,猛地扑到了冰血的怀里,一双大大的眼睛不断的溢出泪水,可怜兮兮的模样让看的人心疼不已。

    冰血轻轻的搂过洛天娇弱的肩膀,在他背后轻轻的拍了两下,声音虽轻却少了几分平日的温暖:“小天记住,不要轻易哭泣。特别实在敌人面前,因为那是属于弱者的行为。就算心中再惧怕,也要忍住。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清楚的分析所发生的一切,从中找到最利于自己的答案!”

    洛天从冰血的怀里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双满是阴冷的双眸,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出现,而刚刚心中的不安也因为眼前的这个让出现慢慢的消失掉了。

    洛天抬起手臂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水,大大眼睛中带着坚定:“小天知道了,心齐哥哥。小天以后一定会坚强的!”

    对于洛天对自己的盲目信任与崇拜,冰血轻轻的点了头,冰冷的双眸中划过一抹欣慰,随意抬起头看向洛坤,等待着他的答案。

    “昨天熏去普罗城买东西,整夜都没有回来。今早木师父去找我,问我有没有看到熏。我们觉得奇怪,我和启明便让人在外面找。刚刚得来的消息,熏昨天上午就变一伙人绑走了。”洛坤的面前有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声音更是冰冷的吓人。

    “是谁!”冰血眉头不由的一颤,冷冷的看着洛坤。

    “我们刚刚用银链探测熏的位置,所有人的讯息指向一个地方,帝都,而位置的具体坐标是帝都刘家!”洛坤说道最后,双拳紧握,冰冷的双眸中满是恨意。

    “刘家好大的胆子,他们难道不知道叶冰熏是叶家的嫡系少爷吗!”冰血瞪着一双眼睛,有着几分难以自信,四大家族现在还没有到彻底决裂的地步,不可能这么正大光明的去动对方的嫡系子弟,而且出手的还是一个中级家族。

    看着冰血,洛坤眼中有了几分无奈,皱着眉头说道:“熏以前很少出现外人面前。就连叶家的旁系都没有见过他。外人只知道叶家有个天赋不错的小少爷,却不知道他到底是谁。而且这次来帝婴学院,熏主要的目的是找人,所以没有用叶家嫡系少爷这个身份。帝婴学院的内部资料,也不是谁都能查不出来的。刘家不知道很正常。”

    冰血听到洛坤的话,顿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咒骂一声:“该死!我们走!”

    “蓝弑出来,恢复本体!”

    冰血二话不说,直接在学院里唤出蓝弑,瞬间在拥有不少人的中心广场发出了一次不小的轰动。

    五个人看都不看四周的人,直接飞身上来了已经恢复了本体的龙鹰王蓝弑。就在这时,一道沉稳的声音从几个人的身后响起。

    “喂,我说你们几个小鬼,要出远门,怎么也得跟我这个院子请个假大声招呼吧!”沉稳的声音中带着慢慢的无奈和无力。他这个院子做的太不给力了。

    “请假,去帝都!”冰血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驾着蓝弑快速消失在了天边。

    “你们几个小鬼,早点回来啊!别忘了校园排位赛快开始了!”可怜的院长刚刚现身在广场上空,抓到了仅仅是冰血的冷冰冰的话而已,连跟毛都看不见了,只要无奈的对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大声喊了一句。

    “学院不是有规定,不然离开普罗城吗?”一道细细的声音从广场上传来,瞬间一片议论声响起。

    “对啊。那几个应该都是新生吧,怎么就这么走了!”

    “而且都不理我们伟大的院子,太牛叉了吧!”

    “我看到了,刚刚那个就是传说中的最彪悍的新生。”

    “真的啊。好厉害啊,你们看到没,刚刚那个契约兽的气息好强大哦,我差不点坐到地上去!”

    “是啊,不知道是多少等级的魔兽,应该是七阶以上吧!”

    这一道道议论好巧不巧的全部落到了半空中还没有来得及闪身的院长。可怜的院长心里那个委屈啊,你说他闲的没事跑来这里逛个什么劲吗。又好巧不巧的看到了正打算不请假都外出的学生。忍不住出来问两声,没想到这几个小鬼看到不看自己一眼,就跑了,还一跑就要跑去帝都。

    他到是也想在这几个小鬼面前威严威严,拿出自己身份院长的气势,好好教育一下这几个小鬼。但是……但是也要看他敢不敢啊!就说那五个老鬼,要是自己把他们的宝贝徒弟给得罪了,导致那五个老鬼一气之下跑出学院把学院这一大推的麻烦事都推给自己,到时候他找谁哭去啊。最重要的是另外的那三个老祖宗,那宠徒情节重严重的已经到了晚期,没得治了。打死他,他也不敢给他们的宝贝徒弟气受啊。

    白俊刚刚听到消息来到广场中心,就看到了蹲在半空中一身灰暗背景的院长师父,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了几句话让四周的学生散去,顺便也给冰血几个人的外出找了一个可以服众的理由后,便飞身来到了自家院长师父身边无奈的唤道:“师父,您怎么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吗!”

    院长可怜兮兮的抬起头看向白俊,委屈的说道:“老子不要当院长了,你来当好不好!”

    白俊嘴角一抽,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他们帝婴学院院长的经常被嫌弃来嫌弃去的,不知道会有何感想:“师父,您知道,白俊还有事情没有完成。”院长小嘴一憋,没话了,对着白俊眨了眨眼睛,再次问道:“那几个小鬼干嘛去了?理都不理我就跑了!”这声音,这语调,那个哀怨啊!

    外人眼里威严十足,气势磅礴的院长大人的形象算是彻底没了,好在他们此时在半空中,没有人看得见,更听不见。

    然而院长的声音刚刚落下,就见白俊缓缓的直起身,双手背后,看向冰血等人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语气自然轻松。

    “他们啊……杀人去了。”

    “啊……”院长在听到白俊的话后,瞬间在起身,瞪着一双大眼睛,眼中隐隐约约流入出一抹兴奋“杀人,杀谁!”

    “帝都……刘家!”

    “为啥?”

    “刘家抓了木长老的徒弟!也是他们的伙伴!”

    “找死!”

    “对啊,不过我们的后续工作也要跟上才行啊!”

    “怕啥,老子的学生,哪个敢动,就是找死!”

    这是在这万里无云,青天白日,阳光普照的天空中,一位无良导师与一位无良院长,一对无良师徒的轻松对话。

    从普罗城到南叶国帝都如果用正常的飞行魔兽狮鹫的话,走的也是魔兽森林外围的边缘上空,最快也要半个月的时间。而冰血五个人,直接让蓝弑施放五星神兽威压,打算大大方方的在魔兽森林上空穿过去,以蓝弑的速度,在加上冰血断的往蓝弑体内输送灵力,洛坤更是在蓝弑的身上加了一个风系加持,跟冰血一样不断的将风系元素输送进去,灵力刚刚耗尽一些就丢一颗回灵到嘴里,势必将浪费奢侈进行到底,这个时候他们只想着快点到底帝都找到叶冰熏,时间长一分,叶冰熏就多受一分的委屈,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的伙伴来的重要。

    这个时候来挡路的无疑是找死行为,而且是最快速的找死方式。

    一行人强大的气势和威压让下面的魔兽森林造成了一连串的恐慌,到处都是逃难的魔兽和偶尔被牵连的人类。

    “这样的速度,我们一定会在三天内到达帝都的!”洛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快速从下方飞驰而过的树林轻声说道。

    “三天?你们会不会赶不上新生校园排位赛!”韩启明有些担忧的看着几个人,他自己是老生,只要参加后期的老生晋级赛就好。而且新生排位赛却早七天后就觉行了。三天后的开幕仪式不参加,以他们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七天后的排位赛……

    “就算不能参加,我也要让冰熏安全回来!”坐在蓝弑头顶上的冰血突然传来的一道冰冷切认真的声音。

    然而洛坤在听到冰血的话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从昨晚开始到现在的第一个笑容,轻轻点了点头:“心齐说得对,排位赛又如何,什么都没有伙伴重要!”

    “好!”韩启明低吼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洛坤的肩膀上,坚定的说道:“我们共进退!”

    洛坤抬起头看着满脸认真的韩启明,最后笑着点了点头。他明白韩启明的意思,他们赶不上排位赛就意味着要退学,而一旦他们五个被退学的话,那么韩启明会跟着他们一起。

    “别想太多,别忘了,我们是走后门的!”冰血淡然的转过头,声音平淡无波,说的那叫一个正常,正常到让身后的几个人齐齐一愣。

    额……对哦!他们貌似经常喜欢走后门。就凭他们的师父,又怎么会让他们退学呢!

    好吧……他们杞人忧天了。

    突然不断加速的蓝弑身形有了一丝的缓慢,随即带着几分粗狂的声音从前方出来:“主人,前方有异!”

    蓝弑的声音在响起来的同时,冰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幽深的双眸中闪烁这嗜血的幽光。

    “蓝弑,让他们给本少滚开!”阴冷狠厉的声音蕴藏着不耐与肃杀从冰血的口中低喊而出。

    这时身后的几个人纷纷抬起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眼中划过一抹疑惑,但是对于冰血的话却深信不疑。

    只见一股跟为强悍的气息瞬间从蓝弑的体内发出,无形的威压瞬间击向前方。

    “一群蝼蚁,也敢阻拦本王的去路,通通给本王滚开!”

    声如洪钟,铿锵有力带着浓郁的威武之势,夹杂这一股强劲的王者之风,仿若君临天下的霸主,不容反抗。

    这才是真正的蓝弑,天空中的霸主,神兽龙鹰王。

    同时也让洛坤、韩启明、洛天三人震撼不已,这样强大威武的魔兽都甘愿臣服在冰血的脚下,为了冰血的一句话便拖着他们这些陌生的人。要知道就连圣兽都不会让除了自家以外的人上自己的背。

    可想而知冰血在这头龙鹰王心中的地位。

    不过,他们却觉得哪怕再强大的魔兽臣服于冰血,都是值得的。

    突然冰血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怪异的香气,这种香气很淡,但是因为蓝弑的速度太过,导致了两边的风很大,带动了这股香气,才让人很容易就闻了出来。

    这种香气……

    顿时冰血双眸再次一冷,双眼轻轻一眯起,难怪前面的那个飞行魔兽不惧怕蓝弑的神兽威压,执意往他们这边飞行。这种香味跟之前他们去巫骨山脉的路上闻到的一样,不过却更加的浓烈,好像是认定他们不会发现一样,一群白痴!

    冰血唰的一下站起身,紫黑色长袍被风吹的“噗噗”作响。瞬间一股即为阴暗森冷的杀气以冰血为中心缓缓升起,杀气在溢出体内的一瞬间划过一道道浅黑色烟雾,绕在冰血的四周。

    此时的冰血就像是一个刚刚在地狱中经过了无数场的杀戮后降临人间的杀神,阴冷的让人心惊,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好在此时再次的人都是冰血的伙伴,震惊有,心疼有,却唯独没有恐惧和逃离的心。

    “心齐!”洛坤有些担忧的唤了一声突然改变的冰血,这样的她让自己很心痛,很心痛,到底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之战,无尽的杀戮才能有这般恐怖的实体性杀气。

    “有人在这片领域的空中撒了茜蒂花粉。”冰冷的声音如同千古寒池中的寒冰,刺骨锁魂。

    “可以让魔兽狂躁的茜蒂花粉,妈的,可恶!”洛坤猛地站起身,平时温和的脸上此时满面的狰狞凶狠。

    “难道刘家的人想阻拦我们!”韩启明有些以外的说道。“不可能,刘家的人为的就是要引我们过去,别忘了他们的大少爷还半死不活的在我的空间戒指里。而这洒花粉的人却想要我们的命,而且一早就知道我们会因为赶路而走这条路!”冰血冰冷的声音有着不同于这个年龄的沉稳冷静。

    “这么说来,已经有人早我们之前就知道了熏被刘家绑走的消息!”此时洛坤也已经恢复了冷静的头脑,随着说的越多,双目越发阴冷。

    “没错,先不用管他,等回去的时候自然能查出来。前面是一群五阶到七阶的飞行魔兽,其中有三只圣兽带队。伙伴们,快速杀过去!”冰血的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带着一股爆裂的肃杀之气,阴冷嗜血,随即单手快速一挥,与此同时双唇快速涌动几下,一道冰蓝色的光芒从右手心中迸发而出,冰蓝色光芒快速拉长,幻作一把比冰血还要高的冰蓝色镰刀,整个镰刀的四周散发着一股白色的寒气。

    “好!”

    暗夜和韩启明快速一左一右飞身离开了蓝弑的背,与蓝弑并肩踏空而行,洛坤、洛天也同时唤出自己的武器。

    战事一触即发!

    眨眼间,只见前方的天空中密密麻麻分来的一群不同种类的飞禽类魔兽,一整吵杂的兽鸣响彻整个魔兽森林的上空。

    “来了!”冰血单手一挥手中镰刀,身形一闪离开了蓝弑的背,站在了几个人的略上方。

    “目标太多,大家速战速决,蓝弑顾好洛坤和洛天!”冰血快速的下达了命令,目光冷冷的看着前方,一道紫色的光芒快速闪过双眸,却无人发现。

    “是!”几道回应快速响起,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前方。

    这时洛坤、洛天、韩启明已经开始了吟唱,他们不像冰血可以将所有的魔法都做到瞬发地步。不过相对于其他人,他们吟唱的速度已经明显快了许多了,他们不怕灵力消耗,所以一个个像是魔法不要钱一般,将自己学到的杀伤力最强的魔法拼了命的往外丢去。

    “飞翔之风呀!向世人展现高贵的您的暴怒吧!让世人恐惧,让世人惊怕——死亡风暴!”洛坤高举手中青色法杖,一声大吼。

    “狂暴的雷精灵,以你们的力量摧毁一切吧,狂雷天降!”洛天举着自己的小法杖对着另一本的半空,狠狠击下。

    “从此方而来,还彼方回去,闪耀的光辉啊,化为无坚不摧的剑!——光歼破弹!”韩启明双手快速在胸前打出一连串的复杂手势,随即一道金光从手中迸发而出化作一个金色的五芒星,无数颗光弹从五芒星中飞出,在空中爆发出一片亮丽的景色。

    冰血和暗夜此时早已经飞身来到了那些魔兽中间,两个人一人一个方向,一把长剑所向披靡,一把镰刀势如破竹。凡是两个人所到之处犹如杀神过境,一片血色,毫无生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