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六十八)万更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想来大家已经期待很久了,现在红心就为大家推出本次拍卖会最后的一件珍宝,大家可要准备好手上的连接器哦!”

    红心的声音刚刚响起,只见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亮了起来,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向拍卖台,就差没一激动跳到前面去。

    而此时冰血几个人也停止了嬉闹,眼中带着疑惑,看向前方的水晶影视幕,他们很奇怪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些豪门子弟这般动容。

    这时红心前方的位置突然从平台下方缓缓升起了一个托架,托架上面放着一个雕刻者复古花纹的精美方盒。在托架升到高出拍卖台一米多的时候停了下来。

    所有人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全场一片寂静,连呼吸好似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只见红心微微一笑,带着白手套的小手轻轻的打开了托架上面的方盒,一整微凉的暗光从方盒内迸发而出。顿时一道倒吸气从四周传来。

    “想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这是何物,没错这就是一头成年超神兽的内丹,此内丹是一头超神兽七彩吞天蟒的内丹。”红心的话音刚落,下方已是满座哗然。

    “靠,成年超神兽内丹啊!”

    “我去了,成年的超神兽内丹,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啊!”

    “已经多少年了,大陆上没有出现过这等宝贝了!”

    “是啊,今天就算是没有得到任何宝贝,也不枉此行了!”

    拍卖台上的红心满意的看着因为超神兽内丹所得到的效果,脸上的笑容越发妩媚妖娆。

    “这内丹的作用看来不用我再多做介绍了,这可不仅仅能让一只圣阶魔兽拥有成为超神兽的内丹,更是众多炼器大师的梦想之物。现在无底价拍卖,价高者得,请给准备好手中的连接器,现在开始竞拍!”

    一瞬间全场暴动,一层、二层、三层只要有人的地方,前方的灯不断的闪烁,每个声音都带着激动的颤抖,竟然有种哪怕是散尽家财也要讲这枚超神兽内丹买下了。

    然而这个时候,才是认证实力的最佳时刻。

    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叫价声,四楼的两个房间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显得尤为诧异。

    “怎么?不想要!”洛坤看着一脸平静的冰血,微笑着问道。

    “超神兽内丹,我还真没有!”冰血双手环胸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嘴角轻轻上扬,划过一抹淡雅的笑容,双眉轻轻一挑:“让他们先争抢吧,不急!”

    看着冰血那势在必得的表情,其他的几个人反倒更加平静了下来,既然她想要,那么他们必定为她争过来!

    一千万钻石币!

    两千万钻石币!

    两千五百万钻石币!

    红心的声音落下没多久,此时超神兽内丹已经拍到了两千五百万钻石币,已经到了一个中小型家族一辈子才能达到的程度。此时的较量,已经演变成了三层包厢之间的比拼,此时别说是坐在一楼大厅内的那些普通富商们了,就连二楼的那些二三级家族都已经慢慢熄灭了手中的传感器,一个个无奈的听到着从三楼传来的叫价声。他们不可能去为了一个神兽内丹将整个家族都赔进去,就算是最后有幸得到了,能不能走出普罗城都个极大的问题。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却也只好无可奈何的放弃,毕竟这个大陆上只有真正有能力的人才有挣抢珍宝的权利。

    此时场内所以没有了先前的那般喧哗,却到了此次拍卖会最为狂热的高潮,成年超神兽内丹绝对是一个有价无市的珍宝,放到哪里都是众人争强的好东西。想想看吧,这个大陆上很真没有什么人见到过一只活着的成年超神兽,就连神兽都是极为稀有的。一旦哪个家族势力拥有了一只超神兽,那么那个家族势力在这个大陆上的地位绝对可以直接提升一大步,成为众人仰望的存在。就算这颗内丹不给魔兽服用,而是用来炼制丹药的话,那么最低也会出一枚七阶以上的丹药,要知道就连六阶丹药都是世间少有的,何况是七阶,那绝对会成为一个大家族的传家宝,而炼制那枚丹药的炼药师的地位也会一下子提升到炼药界的最高点。

    而此时这枚超神兽内丹的价格已经升到了两千五百万钻石币,而且看样子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

    “韩豹,这枚超神兽内丹,我们韩家一定要拍下来,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拥有了这枚超神兽内丹,下次的家族竞技赛,我们韩家一定会成为四大家族之首,届时我们统领了四大家族,韩家也就意味着统领了整个南叶国,到时候那些隐世家族,我们将不再惧怕。所以这枚内丹,我们一定要拿下来!”

    此时在韩氏家族所包下的包厢内,一道满是阴邪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随着窗户前满脸通红的韩豹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二长老!”韩豹满头冷汗,好似刚的叫价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死死的握着手中的传感器,一双充血的眼前紧紧的盯着拍卖台上超神兽内丹,眼中满是垂涎之色。

    “看来,韩家是打算下血本了!”一个沉稳的声音从三楼的另一个房间内发出,带着几分严肃。

    “呵呵!韩家的野心已经不言而喻了。这枚内丹谁拿去都无所谓,但是就是不能让四大家族的任何一家拿走!”嬉笑的声音带着几分轻挑,叶兮腆着个大肚腩,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然而那小小的眼底身材却满是冰冷。

    而此时在叶氏家族旁边的那个包厢内气氛同样异常的怪异,此时包厢内所有人都满脸狰狞的看着下方的拍卖台,双目突出,恨不得直接飞身下去,那道那枚仍然热血沸腾的超神兽内丹。

    “哼,这韩家想要统领四大家族,没想到已经沉浸了十五年的叶家也来参一脚,当真以为我们洛家比他们差吗!”浑浊的声音带着几分狠毒,洛景阳挺直的坐在椅子上,浑身僵硬,咬紧牙关盯着下方一动不动。

    然而此时最为平静的莫过于火家这边,他们出价的速度虽然不必另外的三大家族慢,但是相比较下气氛却显得轻松很多。

    “爹,看来韩家和洛家都势在必得了,连叶家都隐隐约约听出了急切。这枚内丹最后到底会花落谁家啊!”火家三少叶火袁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好奇问这身边的火家二爷火则壬。

    “呵呵,别忘了还有四楼的两个神秘人呢。虽然现在还为开口,不过是不屑浪费口水罢了,看来是在等最后!”火则壬微微一笑,鹰厉双眸中闪过一丝不屑。他对于这个大陆可是比年轻一辈的人知道的太多,他们四家家族看似强大,不过在那些神秘的瘾族眼里根本不足为惧。就像是十多年前的那场轰动,导致了当年的五大家族仅剩四家。

    这时在三楼的其中一个包厢内突然传出了一道纤柔的声音,让场内的气氛再次高涨。

    “本宫出三千万钻石币,这枚内丹我南叶国皇室要了!”

    这道纤柔的声音夹杂的那份高傲的语气,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去。

    “呦,遇到熟人了!”冰血邪邪一笑,身体微微前倾,拿起了缓缓的拿起了桌面上的传感器。

    “心齐认识二公主南娇儿!”洛坤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在看到那绝美的脸上划过的那抹狡诈神情后,摇了摇头,看来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啊,某只骄傲的孔雀估计要倒霉了。

    “额……前段时间这货在我面前认证了一次她有多脑残!”冰血不屑的一笑。

    “小齐,我来吧!”这时韩启明转过头,轻声说道。他在这两年可不仅仅用来专心修炼,暗地里做的事情很不少。他还记得刚刚在进门的时候,冰血说过她不喜欢用家里的钱。

    冰血自然明白韩启明的好意,不过仍然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急,先看着,还没结束呢!”“三千五百万砖钻石币!”韩豹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哼,怎么韩家这是在公然像我皇室挑衅吗!”南娇儿纤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尖锐,高傲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眉头一皱。

    这时韩豹双眸一冷,毒辣的目光射向另一边的房间窗户,狠狠的按下手中的传感器,声音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公主殿下说笑了,这拍卖会上自来都是能者居之,遇到所要的物品自然是看谁的财力雄厚而定。再来难道公主殿下出门前,皇帝陛下没有告知过公主,这南叶国可不是那你们皇室说的算的,虽然我们四大家族没有跟皇室发生过正面冲突,但是那并不代表我们四大家族就怕了你们皇室,要知道我们几个势力在这南叶国可是平等的!”

    韩豹直白的话,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这几百年来,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说破过。足以证明,这韩家的野心已经到了不可掩饰的地步。

    然而这样的话也让素来骄傲自大,唯我独尊的南娇儿顿时怒火中烧,这绝对是在他们皇室的脸上重重的打了一个巴掌,而且响的清脆,响的人尽皆知。

    “韩氏你们好大的胆子。别忘了,这南叶过姓什么!难道你们就不怕本宫回去禀报父皇,将你们炒家灭祖吗!”南娇儿尖锐的声音越发的刺耳,在这安静的会场内回荡。此时三楼一下已经变得鸦雀无声,这样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参与的了。

    “哼!公主殿下还是慎言的话,免得到时候连皇帝陛下都救不了你!”韩豹狠厉的声音充满的次果果的威胁,不过却始终没有真正的释放势压去压迫南娇儿,毕竟他们如果真正跟皇室开战的话,另外三个家族是否会跟他们韩家同仇敌忾还是个问题。南家既然能坐拥皇室几百年,底蕴还是不比他们韩家少的。

    “我说二位还是都消停一点吧!韩豹你一个长辈,竟然跟一个小姑娘这般斗气,气度差了点吧。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我出四千万钻石币!”火家的声音幽幽响起。不过却也同时让所有知道了,他们火家可不会同着韩家去跟皇室拼斗。你们两家的战斗,可不是拉上他们火家。

    这也意味上,在韩豹刚刚说的那句四大家族上狠狠的给了一击。顿时让韩豹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不过此时南娇儿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既然能在皇室的黑窝中生存下来,虽然平时高傲自大些,但是该有的脑子自然还是有的,要是真的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而跟四大家族交恶,回去后必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火家的突然出声,却也意外着,他们火家同样不惧怕皇室,而且不会和韩家同流合污罢了。

    “哈哈!火兄说得对,韩豹还是稍稍收敛一些比较好。四千五百万!”叶兮笑呵呵的声音紧跟着传出,立马坚定了自己的立场,但是叶家与皇室的关系,众人都十分清楚,叶家可是有着一名皇室的异性王。不过这样模棱两可的话,也让众人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但是起码大家知道,叶家跟韩家可是不一个战线上的。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现在可是在拼财力的时候。我们洛家出五千万钻石币!”

    随着这几个在南叶国占据顶尖实力的大家族的对话,整个火热的场面竟然快速升起了一股诡异的硝烟气息。无形的战火在上空飘絮。

    而此时这场拍卖会好似已经走了形一般,已经不仅仅是想要得到那枚超神兽内丹那么重要了,而是这六大实力的互掐中。

    “心齐,看来你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吧!”洛坤好笑的看着笑的一脸邪恶的冰血,温和的声音与外界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对比。

    “南叶国的五大实力相互平衡太久了。四大家族中,先不说火家与叶家。另外的两个家族,洛家与韩家看似互助,但是哪个野心会小。谁都想成为四大家族之首,而且家族晋级赛也快开始了,他们的野心自然忍不住了,有这么一个好机会,自然会拼了命的把握!再说,这南叶国毕竟还是一个拥有皇室的国家,虽然四大家族早已与皇室到了平起平坐的实力。但是四大家族的势力再大,在人民的心中,还是皇帝最大的,信仰之力有的时候可比实力来的有用。四大家族又怎么会甘愿被一个小小的皇室压迫。”

    冰血鄙夷的一笑,随即接着说道:“再说这南叶国皇室,想来每天因为四大家族这一大快肥肉在眼前晃悠,咽不下去吐不出来。隐隐约约早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威胁,万人之上的皇帝陛下的那颗无聊的自尊心又怎么会容忍的下去呢!”

    “不过啊。估计如果皇帝知道了他那白痴女儿竟然一下子就跟韩家公然叫嚣上了,估计会气的想要拍死他吧!”这边韩启明爽朗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轻声说道。

    “那个白痴……跳梁小丑一个罢了!我真怀疑,她到底是如何在皇室里面生存下来的!”冰血十分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你不知道!那个白痴公主的母妃可是得宠的很呢!”韩启明怪腔怪调的说着。

    “哦!女凭母贵,我就说嘛,这皇室绝对是一个出产蠢货精英的基地!”冰血摇了摇头,带着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啊!”洛坤在听到冰血的话后,顿时大笑了起来,真是一针见血啊!几个人说话间,三楼的战火已经因为炼药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魔法师公会的参与进行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

    还真别说,这场拍卖行聚集的大势力还真不少,南叶国明面上的几大势力,除了佣兵公会、闻人商会、驯兽师公会没有到场以外,大多数都已经到齐了,全数挤在三楼的包厢内。

    看着三楼各个窗户前的灯,好似大战一般,一个接着一个接二连三的响起,报出一个又一个让人咋舌的价格,三楼一下的人已经从目瞪口呆到了麻木的地步,全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在看南叶国的几大势力互掐。

    而拍卖台上的红心手里拿着小巧的木锤,淡笑着看着楼上的战火连天,看戏意味十足。根本不急着去小锤,赚了多少她倒是不在意,反正现在推出这枚内丹的目的,已然达到。

    掐吧,掐的越凶,她越开心。

    不得不说……墨家真心不没有一个好鸟!全是腹黑的主!

    而此时这枚超神兽内丹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八千万钻石币,天阶也不过如此。三楼的声音也已经从韩豹的这一声嘶力竭的八千万钻石币而沉浸了下来。

    而韩豹在自己报价后,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响起后,此时他的好似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双手紧握,紧张的浑身发颤。这个价是他能出的最高价格了。这八千万钻石币对于他们韩家来说,已经是底线了,再多的,实在是没有了。就算是最后拿出了这八千万钻石币,他们韩家估计有段时间要陷入一场经济危机中,但是为了韩家以后拥有更高的发展,他必须忍下心中的痛。

    “看来到底线了呢!”冰血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三楼微微一笑。

    “心齐,你这样出价,会让所有人的矛头指向墨域的,我来吧!”韩启明看着冰血温柔的一笑,伸出手想要拿过冰血手中的传感器。

    只是冰血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出声跟我出声有什么不同的!放心吧,早在刚刚我就准备好了!”这时冰血嘴角一勾,幽深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邪魅。

    然而此时韩家的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祈祷。连带着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红心手中的木锤,然而就在红心即将要敲下木锤之时,那好似被众人遗忘在脑后的四楼神秘房间前的红灯突然亮了起来,一道慵懒邪肆声音传来。

    “八千一百万!”

    声音一出顿时让冰血微微一愣,双眸有些飘渺的透过前方水晶影视屏幕看着对面的房间,此时的她竟然难得出现了激动的神情。这样的冰血,让身边的所有人一惊。

    然而此时场内所有的表情也各不相同,齐齐看向四楼其中的一个包厢窗户,心中有着共同的一句话。

    这家伙故意的吧……

    然而整个场内还有一方的人因为这个声音激动了起来,那就是此时成为杯具的韩家。

    韩豹在听到这个价格后,顿时“噗”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真个房间内飘这一股血腥的味道。可怜的韩家,在出门时估计死都没有想来,来参加个拍卖会竟然能让自家里一人重伤二人吐血的地步,他们是有多苦b啊。

    “这位阁下……你真的要跟我韩家争吗!”刚刚那个被冰血击伤的苍老声音再次响起,但是这次他却不敢轻易出击了,谁知道这个从开始就没有出声的神秘人会不会跟四楼另外一间房内的人一样,有着强者守护。

    “哼,看来阁下刚刚受的教训还不够。还需要本少在重复一次对面的那位阁下送给你们韩家的话吗!”慵懒的声音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让所有人顿时浑身一颤,一个个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四楼左侧的那个房间,这个人淡淡从声音就能让人感觉到了恐怖。大陆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天赋决然的年轻后辈了。

    “你……”韩家长老顿时一怒,胸口中一顿气血翻涌,顿时一口鲜血从口出喷出,华丽丽的成为了韩家第三个吐血的人。简直就伤上加伤。

    唉……也难怪韩家要吐血了,这家伙在他们的价格是仅仅是加了一百万的钻石币,然而就这小小的一百万让他们成了哑巴。因为他们还真就缺这一百万的钻石币。

    “呵!不自量力!”慵懒的声音此时少了刚刚的冰寒却多了几分让人更为恼火的鄙夷。

    “等等!”这时刚刚勉强调整好自己心态的南娇儿,在跟身后的一位老者商量过后,纤柔的声音再次响起,然而此时她的声音中却带几分媚态。

    “这位阁下,本宫将用八千万钻石币和我皇室的一个承诺跟这位阁下换取这枚超神兽内丹,不知阁下可否给娇儿这个面子!”

    南娇儿的声音落下后,四楼安静了几秒钟,就在南娇儿一脸自信的抬起头之时,一个毫不客气的冷哼突然传来。

    “哼!皇室的一个承诺顶个屁用!在本少眼里连一个铜币都不值。还有你这女人少来跟本少讲话,本少怕把前天的饭菜都给吐出来!”

    那毫不客气的鄙视,次果果的嫌弃,华丽丽的厌恶,顿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因为南娇儿的突然插入而再次怒火中烧的韩家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四楼的那个窗户。

    擦……这人也太牛叉了吧!就连他们四大家族刚刚都不敢这么次果果的鄙视皇室公主,这人竟然敢这么说……而且还真么直白,直白到连一丝脸面都不留。

    “你……你好大胆子!”南娇儿尖锐的声音此时已经升华到了穿透耳膜的地步,可想而知她的愤怒都到有多重了。

    “谢谢,本少别的不大,就胆子最大!”慵懒的声音带着狂傲的语气,让人听了牙痒痒,好像上去狠狠的咬着货一口。

    “哼,那阁下可要保重了,就算阁下真心有财力买下这枚内丹,也未必有那个能力抱住它,别到时候落了个人财两失!”这时一道沙哑老陈的声音从南娇儿的那个房间内传出,威胁行十足,也让其他的几大势力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声音的意思很明显,而在场的好多人心中也都有了这个决定,那枚内丹最后花落谁家还是个位置数,但是却没有人讲出来,没想到皇室的人竟然先开了口,而且这个声音三楼的人大多数都认识,没想到皇室这次竟然派出了他们的底牌之一。

    “那就不劳你这老头费心了!”这句话一出,众人也明白了,四楼的另一个神秘少年已经没哟多少耐心了,连敬语都懒得用了,完全将对皇族不敬用到了极致。

    随即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对着拍卖台上的红心轻声说道:“红心小姐,既然没有人继续叫价,那么就请红心小姐落锤吧!”

    站在拍卖平台的红心微微一笑,对着四楼的方向点了点头,红唇轻轻开启,随着声音落下,手中的木锤敲击在了拍卖台上的圆盘之上。

    “八千一百万钻石币第一次!”

    “八千一百万钻石币第二次!

    ”八千一百万钻石币第三次!

    “嘭!恭喜四楼的这位阁下,这枚超神兽内丹属于您了!”

    随着红心的声音落下,这场别开生面,战火连连,硝烟四起的拍卖大会算是正式结束,然而此时所有人的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眼底深处有的带着几分满足,有的带着几分落寞,当然还有一些人带着满脸的狰狞与阴狠从个各自的包厢内走出来。

    “心齐,你怎么放弃了?”洛坤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在他的印象里,这货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啊。

    冰血收回发愣的目光,淡淡的看向洛坤,眉头皱起:“那个声音……”

    然而在冰血还为说完时,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缓的敲门声。

    坐在最边上的叶冰熏转头看了看冰血,在冰血的示意下,站起身向着房门走去,此时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门外,他们都很好奇,这个时候进来的人到底是谁。

    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是为他们引路的那个青年侍者的话,不可能不出声,但是在对方轻轻敲了几下门后,就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且如果是三楼的人要上来的话,墨域的人也不会允许,因为早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冰血就已经吩咐不得让楼下的人上来打扰。然而四楼中除了他们和墨域的人以外,那就只剩下……

    此时除了暗夜以外,没有人发现,冰血的身体竟然紧张的颤抖的起来。然而因为冰血这一异常的出现,暗夜瞬间提高了所有的警惕,看向房门,冰冷的双眸更加的阴冷起来。

    这时在叶冰熏刚刚打开房门后,一道除了冰血以外,在其他人眼里十分陌生的身影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名一身黑色紧身长袍,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的青年在几双疑惑的目光中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半遮面的面具下是一张古铜色的脸,嘴角带着一抹桀骜的笑容,带着一点点灰色的双眸中带着几分慵懒的笑意,然而青年在看向冰血之时升起了几分敬佩的光芒。

    “属下见过小主!”神秘青年缓缓的走到冰血的面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单膝跪地,一手向着地面垂直,一手握拳举到右胸前,对着冰血恭敬的说道。

    “引魂!真的是你!”冰血瞪着一双美目,双眸闪烁,惊讶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就算是对方戴着面具,但是曾经在一起每天朝夕相对生活了一年的人,冰血在看到他的身影之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他……怎么会在这里……那么刚刚的的那个声音……

    引魂缓缓的抬起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主子说小主一眼便能认出属下,属下当时还不信,看来属下真是低估了主子对小主的熟悉度!”

    引魂在说道这句话后,快速的瞟了一眼房间内除了暗夜以外的四名男子,眼中的挑衅顿时让洛坤、叶冰熏、韩启明心中的疑惑升到了最顶点。当然洛天这个单纯的小孩除外,因为他完全不理解那道目光的意思。

    然而引魂的下一句话,更是让洛坤、韩启明和叶冰熏不解到郁闷。

    “小主,主子很想小主!”引魂说完再次挑衅了看了一眼洛坤、叶冰熏、韩启明三个人。心里更是不住的嘀咕:哼!别以为主子不在小主身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主子可是时时刻刻关心着小主。他作为主子最贴心的属下,绝对不会让其他饿狼占据主子在小主心中的地位,看着吧……他相信在小主的心里,主子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他……还好吗?”此时的冰血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没有人知道,她此时此刻多么想飞奔到那个人的身边,狠狠的扑到那个熟悉的怀抱里,告诉他自己好想好想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半分。

    感受到冰血的异常,引魂顿时一脸骄傲的笑了起来,十分得瑟的用眼睛瞟了一眼洛坤、叶冰熏、韩启明。

    不知道为什么,在洛坤、叶冰熏、韩启明三个人看到引魂的这个眼神后,手都特别痒,好像跳过去揍着丫的一顿。

    “小主放心,主子一切都好。主子让引魂带话给小主,让小主放心成长,主子永远都在。还有……主子说让小主乖乖等他。很快了……很快就可以了!”

    此时引魂已经没有了戏谑他人的心,说道这里的时候,引魂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心酸。两位主子一路走来,他都看得清楚。他心里明白不管是自家主子还是眼前的冰血小主,都急切的想要来到对方的身边,但是却为了保护对方不引来更多的麻烦,而强忍着心中的思念。明明两个人进在眼前却不得见面,这种痛。他们这些外人是无法理解的,可是却可以深深的感受到里面的无奈与心酸。

    冰血在听到引魂的话后,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很甜美,也很真实,但是却让看到的人很心疼。

    冰血就这样笑着,笑着笑着那双明媚的双眸中突然湿润了起来,眼眶泛红,却不允许里面流出一滴眼泪,她不能哭,不能让那个人看到她哭,因为她太了解那个人了,已经了解到骨子里面去了。她知道自己一旦哭了出来,那个人绝对会奋不顾身的跑过来。她已经吸引了太多了目光,身边有了太多了潜在危险,她不能在将那个人拉近了来了。

    “告诉他,等我!很快!”咬了咬牙,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更加的轻松一些,看着引魂,甜美的一笑,眼中带着坚定。

    她这时也明白了,刚刚对面的那个神秘人为何会戏弄韩家,为何会让韩家那般受挫,为何会那样羞辱南娇儿。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给自己出气。对于那个人来说,哪怕是一点屈辱,那个人都不会放过伤害侮辱过自己的人。

    “是!主子知道,主子一直相信的小主!”引魂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对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女孩更加的敬佩与臣服。随即引魂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方盒和一张开片,交到了冰血的手中。

    “小主,这是主子让属下送给小主的礼物!相信这枚内丹对小主有着一定的帮助!”

    “这是刚刚的那枚超神兽内丹!”洛坤惊讶的声音随即响起。

    “当然,这是我家主子送给小主的礼物,自然不能差了!”引魂在此露出那副让洛坤、叶冰熏、韩启明恨的牙痒痒的得瑟目光。

    “咦!怎么又有一张七彩水晶卡!”洛天瞪着一双天真单纯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冰血手中那张发出七彩光芒的卡片,然后有些不解的看向奇怪的哥哥们,这些哥哥们是怎么了……怪怪的!“这……”冰血有些迷茫的看着引魂,干嘛给她钱!

    “呵呵!”引魂看着冰血露出那副可爱的神情后,微微一笑,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主子知道小主平时没有什么金钱观念,所以这是主子给小主的零花钱。主子说让小主不用给他省钱,像以前一样就好,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喜欢买什么就买什么,他养得起!”再说到这里的时候,引魂顿时想起来临来时,自家那个妖孽主子脸上那副宠溺到可以滴出水来的笑容。忍不住浑身一抖……太可怕了!

    “额……”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但是那笑容中的幸福感觉,在场的人都可是很深切的感受的出来,那样的真实,真实到由内心最深处散发出来的幸福感。

    不知道为何,几个少年的心里竟然突然发出了一股酸楚,有些嫉妒,嫉妒那个可以让这个让笑的这般幸福的人。不过却更加的羡慕,羡慕的好想自己也可以让眼前的幸福的人儿这么笑出来。

    冰血看着手中的七彩水晶卡,竟然觉得这个华丽的卡片竟然比那珍贵无比的超神兽内丹还有好的多。她自然知道那个笨蛋为何会这么说。前世的自己虽然不喜欢逛街,但是却十分热爱网购,可是家里的东西却没有一样是自己买的,全都是那个笨蛋买来的。而自己总是喜欢在网上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说是乱花钱一点也不为过。从来不看价格,有的廉价到连去摆地摊都不一定有人要,有的却是天阶。所以他总是会将两个人所有的银行卡办成网银,方便自己可以在网上购物。而那个笨蛋的钱除了贴补一些家用外,都交给自己去挥霍。

    冰血看着手里的七彩水晶卡,虽然她已经拥有了一张,但是那一张是家里长辈给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去动用,因为她想要自己去成长,自己去努力,她不要做个靠家族庇护养活的人。但是她却可以心安理得的花这张七彩水晶卡里的钱,只因为这是那个笨蛋给自己的,她喜欢这么被他疼着宠着养着。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来不会霸道的阻碍自己成长。从来都是放任自己去变强,从来不会将自己包裹在他给的保护圈内。因为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与正常人不同,只有自身强大了才是对彼此最大的保护。可是他却始终用他独有的放松宠着自己,疼着自己,护着自己。

    他们一样经历的不同的两世,在没有任何契约的牵绊下,走着同样的路,为了某样的一个目标,努力着,奋斗着。同样的将对方融进了骨血里,灵魂相依,生生世世。

    “你们回去的路上估计不太平,小心些!还有,请替我保护好他!”冰血看着引魂,真诚的说道。她没有说派谁去护送,因为她知道,那个人不需要。他们太过相似,太过了解了。

    “请小主放心,主人已经安排好一切,那些老鼠连我们的影子都不会看到。而且引魂会用生命去保护好主子!”引魂再次握拳举到右胸前恭敬的说道。

    “谢谢!”冰血轻轻的一笑,真诚的说道。

    “属下的命是主子给的,而且主子绝对有这个资格!”

    随即引魂快速退出了房间,向着另一边的通道走去,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冰血看着手里的两样东西再次微微一笑,单手一挥放到了黑晶戒指内,这里可是任何人的精神力都无法穿透的,自家老爹出品的东西,那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

    随即冰血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的站起身,对着身边的几个伙伴灿烂一笑:“好晚了,我们也回去吧!”

    很明显此时的冰血心情异常的好,另外的几个大男人虽然已经满肚子的疑惑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问出口,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见到那个神秘的人,那个能让冰血这般不一样的人。同时也正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让他们的心更加的坚定了起来,只有努力,不断的努力,跟上她的脚步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