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六十五)恶魔的猎物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下的树林,一片寂静,沉重的气氛中夹杂着一股诡异的危险气息。

    此时围坐在篝火四周的几名少年却没有一人察觉。依旧一副懒散的样子一个个狼狈的靠在树干前休息。只有一个满脸疲惫的少年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双眸中偶尔划过的几分恍惚神情,表示着他的疲惫不堪。

    森林中似乎隐隐约约有道黑色的影子,定晴一看仔细观察不过是几道漆黑的树影和那浓密的树叶在微风中左右摇摆。在微风的吹动下,四周的树木枝叶自由的摇摆几下,发出诡异的声响。

    四周除了偶尔的树叶哗哗声,就剩下地面上几个少年的均匀呼吸声,深深浅浅,再也没有其他的气息。

    在这样的景色下,任谁也想不到不远处的草丛内竟然藏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冰血已经在此地躲了差不多一个下午的时间,平静的脸上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没有一丝的不耐和多余的动作。就如何四周的一草一树般,完全定格在了原地,跟两边的景物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在太阳降落的时候从不远处的树林才走出几名一身狼狈的少年,在冰血藏身的地方安营休息。

    突然间,一个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悄声无息的窜到了那名守夜少年的背后,在这无月的夜色下,竟然没有一人发现,而此时的那名少年依旧直立的靠着大树,看着远方,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

    刹那间,守夜少年感觉脖子上一冷,随即而来的是一道刺痛从脖子上直达心底,阴冷的杀气顿时出现在守夜少年的背后,少年张了张嘴,他想要向不远处的同伴呼救,但是竟然连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流失,最后整个人僵硬在原地,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前方,双眸一片死气。

    一连串的动作,没有任何人发觉。冰血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与这黑夜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她就像是黑暗中的王者,一双幽冷的双眸偶尔划过一道紫光,藏身在黑暗之中,冷冽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黑暗中那黑色的身影速度极快,如同一只优雅的猎豹,又好似黑暗中的闪电,让人来不及察觉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灭杀自己的猎物。

    黑色身影旁边偶尔闪过一道银色的光芒,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根漆黑的长针,紧紧的夹在两指之间,带着一股神秘的光泽不断的穿梭在黑暗之中。

    突然黑色细针再次出现,一个起落瞬间来到了下一个猎物的身边,一只手死死的捂住一名少年的口鼻,在少年还来不及呼救之时,银光一闪,脖颈刺痛,连挣扎都来不及做出,少年瞬间没了呼吸。再次一看,只见少年的脖子侧面有着一个针眼大小的血洞。

    冰血此时用的黑色细针正是她前世用惯的暗杀武器,这是除了匕首以外冰血最喜欢的一件暗杀冷兵器。直刺死穴,快、狠、准,而且不会流出血液发出声音。完全做到了悄声无息,绝对是暗杀者的最爱。这种黑色细针,长一寸,通体漆黑,尖利无比,可以跟着使用者融入到黑暗中给猎物致命一击,当然还可以当作暗器来使用。比那些细小的银针不容易察觉的多,毕竟银色在黑夜中可是很刺眼的。

    绝对是黑暗中暗杀、偷袭必备之选。

    也许这东西在别人眼里太过滑手不易操作,毕竟太多细小,夹在两指之间本身就很费力,别说是快速刺进猎物死穴,还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但是对于冰血这样的变态,就另当别论了。就算是一片树叶一块丝绸,她都可以让它成为杀人利器。

    身为前世年仅十七岁就成为世界绝顶杀手的她,在这黑暗中,她就是王者,可以随时随地杀人于无形的王者,任何东西在她手上都可以作为收取人命的武器。

    冰血缓缓的从黑暗中现出身形,冷冷的看着依旧靠着树干或是石头前休息的七名少年,看似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此时七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冰血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了一个恶魔式冷笑,双眸闪过一抹肃杀的阴冷。不算刘少爷的那组人,这十几天来她已经连续猎杀了近五十个人。当初感觉到对方人数不少,在加上他们的时间仅仅只剩下十五天而已,在确定了所有人的路线和具体位置后,她便和暗夜、洛天、洛坤、叶冰熏分成了三组。小乖依旧跟着洛坤、洛天、叶冰熏三个人留在了魔兽森林被北境,暗夜带着蓝弑去东境,而她去了南境。

    根据计划,洛坤、洛天、叶冰熏三个人对于高出他们修为太多的队伍,则是按照的是引诱计划,将那些人一步步带路陷阱。最后小乖直接召集一小部分魔兽浪潮直接踏平了那些人。而她和暗夜十多天来做的最多的就是暗杀。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当然这里既然是魔兽森林,他们身边又跟着神阶魔兽,那么能利用的自然要利用,将魔兽森林内的圣阶以下的魔兽们,随便召集一些魔兽浪潮直接让黑舞学院的人损伤了一大批的老生。

    冰血相信,这次结束后,黑舞学院要开始大批招生了。

    嗜血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转身一跃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那些已经完全失了气息的少年,冰血的心里没有一丝的同情心,早在她前世杀了第一人就没有了同情心这种东西,在经过了无数次的杀戮后,她更加不懂何谓情,前世的她说是一个杀人机器也不为过。

    她是杀手,是黑暗中的王者,这样的身份早已溶入骨血,和灵魂融为一体。不管她在何地,不管她如何改变,这些都不会变。就算她接受了伙伴,有了人类的感情,懂得了爱,懂得了幸福的含义,她仍然是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冷血恶魔。一旦成为她眼中的猎物,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杀戮,绝对逃不出她的利刃之下。哪怕对方只见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刚刚踏入学院没多久的半大孩子,哪怕这只是一场两个学院的战争。只要触破到了她的底线,那么下场只有一个,死!

    黑舞千不该,万不该将主意打到自己三位师父要护着的帝樱身上。

    通过白天与白俊阁下的联系,得知已经有几队人跟黑舞学院的老生队碰头了,虽然有人受伤,最后走在紧要关头捏碎了手中的子玉回到了白俊身边,对于这样的学生最后自然会有一个补考的机会。还有一些受伤比较重的,最后也有导师及时赶到给救了回去。剩下的大部分都被冰血他们五个人给灭的干干净净。

    不过白俊也说了,如果不是冰血他们及时的告知,想必这次的考核,帝婴学院将会损失一大半的新生。

    临近一个月的时间,只剩下最后的两天,冰血唤出了铁翼,抱着自己向着魔兽森林外围飞去。她已经连续埋伏偷袭了十三天,十三天来她不吃不喝不睡。除了偶尔拿出一颗吃一颗充饥的辟谷丹就是一些恢复体力的丹药,此时她突然好想念各种味道鲜美的食物。

    “主人,你太拼了!”铁翼双条粗壮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抱着在自己怀里闭眼休息的人儿,憨厚的脸上露出一抹心疼。身后快速挥动的一双铁银色羽翼,竟然没有一丝声音发出。速度极快,但是却没有让一丝放吹到怀里的人儿。

    冰血在铁翼毛肉肉的怀里舒服的蹭了蹭,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闭着眼睛一脸的享受:“就当历练了,这样挺好的!翼,别担心。”

    虽然她的几只魔兽伙伴都已经到了可以化形的神阶,但是因为神兽化形后身体的摸个部位还会留有兽类的特征。所以她的几只魔兽伙伴每次出来都是以兽性出现的。她知道不是他们不肯化形,而且为了不给她添加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她的实力还没有在这个大陆上真正的站住脚,而且她还是一个不喜欢依靠家族的人。所以小乖几只兽,统一想法,能不让外人知道他们是神兽,就不让外人知道,最足了冰血底牌的准备。这些冰血从来没有刻意要求过,她对于小乖几只兽,从来都是放纵宠溺的,不让他们受到一点的委屈。可是小乖他们却早已经为冰血想到了所有,贴心的让她心里暖暖的。

    此时冰血被铁翼小心的抱在怀里,被保护着,被温暖着。她也明白一个道理,有的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而此时的她就是幸福的。

    “主人,我们到了!”

    连续飞了一天半,铁翼抱着冰血终于到了帝婴学院的营地不远处,可见神阶魔兽的速度真心不是一般的快,而且铁翼还是那种以速度著名的飞行魔兽。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她竟然在铁翼的怀里睡着了,虽然不是彻底熟睡。一个翻身,利落的站在了地上,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此时的她再次恢复到了那个慵懒中带着几分高贵几分邪恶的矛盾体。

    一双幽深的双眸如同星辰般让人不由自然陷入其中,但在触及到眼底身材的阴冷后,神魂惊惧。

    “翼,你会魔蓝之戒内修炼吧,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是,主人一切小心,我们都在!”铁翼憨厚的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随即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在了原地。

    冰血微微一笑,慢悠悠的向着前方走去。

    唉……自从墨岛,自己的几只兽兽就经常被关到魔蓝之戒内修炼,好在这次魔兽森林的历练让他们几个轮流出来放了放风。

    冰血一边走着,一边向着什么时候再放他们出来放放风,却没想到,这机会很快就再次有了。

    在冰血刚刚露面后,暗夜便一个闪身来到了冰血的身后,仿若从未离开过一般,不过那双冰冷的眸子却将冰血上下仔细的大量的一番,在没有看到任何损伤后,轻不可闻的呼出一口气。

    “夜,我没事!”冰血转过头微微一笑,轻声道。

    “嗯!”暗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冰冷的双眸闪过一丝温柔。

    “心齐哥哥!”一道甜腻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放眼开去,冰血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萌态十足的小正太,正欢快的冲着自己挥动着手臂,满脸甜腻的笑容。

    洛坤此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站在洛天的身边一同看着不远处缓步走来的身影,在看到那道身影依旧如同分开时一样,没有一丝的损破,悬着心一瞬间回到了原位。

    虽然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人的变态,但是却依旧忍不住担忧,她出什么意外。

    再看到那张熟悉的笑容之时,洛坤几个人都知道,他们胜利了,完美的大胜利。

    如果黑舞学院的人知道,他们的猎杀行动被他们五个人不仅仅毁了,更让那一百多人有来无回,不知道那黑舞学院的院子表情是怎样的精彩。

    唉……真想看看啊!

    在冰血重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三个人身上时,双眸一闪:“受伤了!”

    洛天、洛坤、叶冰熏三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不大不小的伤痕,衣服早已经狼狈不堪,最好的算是洛天了,但是却也满身的污浊,看不出了原来的颜色,好在没有什么血渍。

    “没什么!这些伤对我们来说算是一次不小的历练了!有你留给我们的丹药还有小乖,根本没什么大事!”洛坤温和的声音轻柔的说道。

    这次的行动,可是比他们以往的历练让他们成长了太多,也懂得了很多,就连洛天都在十几天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也让洛坤真正的明白了,对于洛天的保护,真的要适当的学会放手,让他自己成长起来,才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嗯!”冰血微微一笑。

    “心齐哥哥,小天很厉害了哦!”洛天扑到冰血的怀里,扬着那张可爱的小脸,灿烂的一笑,邀功的说着。

    “那是,我们小天会越来越棒的,一定要加油哦!”冰血宠溺的掐了掐洛天的小脸,毫不吝啬的说道。

    “嗯嗯!小天会的,小天也可以帮助哥哥们的!”洛天重重的点了点头,不难看出现在的他,虽然是他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但是却叶氏最开心的时候。

    “还好?”这是叶冰熏轻轻的上前,看着冰血,轻声的问。

    他和冰血之间太过尴尬,他心里一直都知道,但是他自从看到这个人之后,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跟在她的身后,就算他现在的能力很小,但是他不会放弃,他要保护她,这是他十四年前就做出的承诺。

    “嗯!很好!”冰血微微一笑。虽然在心里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般的抵触这个男孩,但是却没有对洛天那般的热络。毕竟心里的那道槛,早已经产生。

    这种感觉,不同于对于洛家和韩家那种要毁灭的恨。她可以接受洛家的洛天、洛坤,韩家的韩启明。大部分的原因是他们本身就拥有着相同的敌人,是这条联系让他们聚到了一起,最后成为了伙伴。可是对于叶家的人,冰血心里明白,那是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也许那种感觉是怨吧,怨他们对自己母亲的无情,对于亲人的无情。

    其实关于叶冰熏和冰血之间怪异的感觉,洛坤早就看出来了。他们相互牵绊着,却又有着莫名的隔阂,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很少,他们在一起之时通常都是冰血和洛坤交谈,和洛天玩闹。叶冰熏眼中偶尔流入出的羡慕,洛坤看在眼里,却无力去改变。只能任由时间的流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但是洛坤却清楚的知道,冰血已经在慢慢的接受叶冰熏了,也许这样的改变,他们二人还未曾察觉吧。不过洛坤不担心,因为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小齐!”温和优雅的身影从几个人的身后传来。

    白俊一身白色长袍踏着优雅的步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精睿的双眸中偶尔划过一抹宠溺的温柔,淡淡的看着冰血。

    “白俊阁下!”

    “白俊叔叔!”

    几个人脸上带着敬重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回来了,可还顺利!”白俊看着洛坤几个人点了点头后,看向冰血,轻声问道。

    “嗯,老鼠已经全部回老家了!”冰血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绝美的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这样的冰血也许只能在遇到她心里敬重的长辈面前才会看得到。

    “狮鹫已经准备好了,其他受伤的学生已经都回去了,还剩下十几个人,我们一起回去吧!”白俊宠溺的揉了揉冰血的头,没有因为洛坤几个人在,而收敛自己对于冰血的宠爱。因为他知道他们几个人已经成为了伙伴,自然是伙伴,那么就没必要避讳什么了。就像是冰血可以在在他们面前大大方方的换自己白俊叔叔一样。

    洛坤三个人心里自然有过一抹疑惑,但是却没有多问,他们相信冰血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对于冰血身上的神秘,他们早已经习惯到麻木了,就像是她那一身变态天赋一样。

    殊不知啊,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毕竟冰血这货生来就是为了打击和刺激人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