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六十)到底是谁阴谁呢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心齐哥哥!”一道甜腻的声音伴随这一道水蓝色声音扑到了刚刚出现在洞口的冰血身上。

    冰血低头看着将头埋在自己怀里的洛天,眼中划过一抹疑惑。

    “小天,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可以将气息都隐藏了起来啊!”

    洛天的发现不得不让冰血惊讶,她自问她的隐匿技术就算是三位师父都很难发现,洛天竟然在自己还没有到洞口时就发现了。

    “因为小天知道是心齐哥哥啊!”

    洛天仰着大大的笑脸看着冰血,同时还不忘卖卖萌,眨眨清澈的大眼睛。

    “小天对于四周的灵敏度特别强,不是因为精神力强,而且那份感知强,可以看到正常人无法看到的一切!”洛坤站在洛天身后帮着他解释道。

    冰血听到这里双眉一挑,淡淡的看着洛天,这难得就是传说中的异能。

    随即冰血抬起头看向洛坤,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洛坤和冰血对视微微一笑,短短相处竟然已经让他们养成了一种莫名的默契。简单的一句话,便可以清楚的表达心里的想法让对方知道。

    洛天的这种天赋异能如何让有心人发现,那么将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那些人一定会想尽办法将洛天收为己用,如若不然,不摧毁之。

    这种社会自然风气,冰血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那些虚伪恶心,道貌岸然的家伙太在哪个位面都不少。

    “对了,遇到什么了吗?”洛坤这才想起来冰血是隐匿气息过来了,而且以她的速度在这到处都是魔兽的魔兽森林猎只能吃的魔兽不应该用这么长时间。

    只见冰血嘴角一勾,绝美的脸上划过一抹肃杀的冷意,让洛坤、叶冰熏、洛天三个人微微一愣,随即除了洛天表情不变外,洛坤和叶冰熏的脸上都划过一抹兴奋。

    看来,他们任务期间不会无聊了。

    冰血将猎到的熊兔交给暗夜处理,随即带着另外的三个人走到火堆前坐下,转头看向洛坤。

    “我听白俊阁下说这次考核是同大陆另外的四家学院一同举行的。你应该知道他们的特点吧!”

    洛坤想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说道:“嗯,另外四家学院分别是灵央学院、玄冰学院、凌风学院、黑舞学院。我们帝婴学院的校徽上不管是那个级别的校徽中间都会带朵樱花标志。而灵央学院的校徽中是一朵未央花也就是雪花的标志。玄冰学院的校徽中间是一个冰蓝色菱形标志,凌风学院的表示是一朵青莲,黑舞学院的校徽上是一朵黑色玫瑰。众所周知帝樱学院是大陆第一学府。而灵央和黑舞是并列排行第二的学院,玄冰学院排位第三,凌风第四。这些排行都是每五十年的校园排位赛排出来的。而五所学院的地理位置都是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我们帝婴学院占据大陆中央的这块地方千年。所以这五所学院是不归任何一个国家拥有的。其实这所大陆上不仅仅只有这五所学院,每个国家还有一所只有武士的武学园,一所只有魔法师的魔学园,一所魔法师、武士共有的魔武学院。那些都是归各个国家所拥有,每五十年的排位赛上,他们不过是走个场而已,很难有机会往上爬。不过我听说五大学院中,黑舞学院五十年前不过是一所魔武学院,归锡林国所拥有,在五年前的排位赛上击败当时的开岚学院,并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吞并了开岚成为现在的五大学府之一。”

    洛坤的解释很详细,他从这段时的相处看来,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冰血这个大怪咖,明明是大陆众所周知的事情她都是不清楚,然而很少人知道的事情她到时了解的比谁都多。

    所以洛坤在给冰血解释这些连五岁小童都知道的常识之时,解释的异常清楚。

    在听到洛坤的解释后,冰血拄着下巴,眼神带着几分深思。几个人都安静的等待着冰血,没有人开口去打扰她。

    “黑舞学院,野心大不是坏事,可惜他打错的目标!呵呵!”冰血最近轻勾,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阴冷的笑声让洛坤、叶冰熏浑身一抖,就连有些粗神经洛天都明白了。

    有人要倒霉了。

    然而从冰血的话中,他们也同时知道了,这要倒霉的是黑舞没错了。

    不等洛坤开口询问,就见冰血抬起头来,语气有些快的说道:“我刚刚在回来的时间看到的一群身穿黑色长袍的学生,胸前的校徽上刻着就是黑色玫瑰。应该是黑舞学院没错了,而且还有一群人应该不是南叶国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锡林国的人。他们想要在这次考核中密谋将帝婴学院天赋中上等的所有新生杀了,然而推到其他学院身上。我看到那些没有穿黑舞校服的人手里拿着灵央的校服,而且修为不低,绝对不是新生。另外他们手上有我们学院新生的名单和修为明细,离我们这里不远,想来我们几个应该是首要灭杀的人物。”

    “好毒的心,竟然要将人杀了!”叶冰熏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冰血看着愤怒中的叶冰熏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叶冰熏看着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但是毕竟是没有经历过太多险恶的贵族公子哥,而且叶冰熏父母健在,在叶家地位又不低,直属嫡系。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从小对于那些亲人十分抵触,但是不得不说他们对于叶冰熏保护很好,好到他看不清这个社会的黑暗。

    “以黑舞的野心,有怎么会满足于第二的位置。五十年一度的学院排位赛也快开始了,他们自然会找机会打压帝婴学院,从而在排位赛上取而代之,成为大陆第一学府,占领帝婴学院。这种事他们几十年前就做过了,有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只是我不懂,黑舞为何要把目标定在新生上。”洛坤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

    此时冰血双眉一挑,轻声说道:“下次的排位赛是什么时候?”

    “一年后!”

    洛坤刚刚说完后,顿时双眸一亮,有些吃惊的看向冰血:“你刚刚说黑舞的目标是帝婴学院新生中天赋中上等的学院,想来这个中等仅仅只是顺带的,上等天赋的学生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吧。为的就是将可能成为帝婴学院的重点培养对象的学生抹杀在摇篮里!”

    “没错,帝婴学院内部他们很难进去,就算是平日里放假,精英班的学生也不会离开普罗城,他们很难下手。这次难道打压帝婴学院的机会他们有怎么会放过。而且这些天赋中上的学生在各自家族中定然地位不低,如果在学院的考核中出来以外,就算是帝婴学院的势力再大,也难掩这悠悠之口和那些家族的疯狂施压!而且他们穿这灵央的校服,就算是最后打起来了,黑舞也是一个坐座山观虎斗的渔翁。”

    “好恶毒的心!”叶冰熏震惊的看着冰血,幼小的心灵好似受到这极大的冲击。

    “不,是很聪明的做法。”冰血摇了摇头,她觉得有必要让叶冰熏知道知道他所处的世界是怎样的黑暗。

    “为什么?”叶冰熏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这么说,难道她不觉得黑舞很卑鄙吗。

    “冰熏你记住,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残酷世界。而这世界上的人也只分两种,伙伴和敌人。也许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盟友,但是盟友不是一辈子的,总有一天会被划分在这两类人之中。黑舞的做法是卑鄙无耻,但是他们仅仅是保持着一个原则罢了,那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想要取代帝樱学院很正常,为了这个目的而去杀了这中间的阻碍也很正常。如果帝婴学院真的就这么被黑舞灭了,那么只能说帝婴学院实力不够,活该被灭。”

    “但是现在看来,是黑舞太天真了,帝樱学院又怎么会是他们看到的那般简单,最后被灭的是谁,还有的看呢!”洛坤微微一笑,脸上再次挂上了他的招牌笑容,不过那双精睿的眼眸中偶尔划过的狠厉让人可以看出他不是表面看的那般温和无害。

    洛坤转头看了看震惊当中的叶冰熏,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起手拍了拍叶冰熏的肩膀,却没有多说什么。

    冰熏确实被叶家保护的太好了,这十几年来,不知道为什么叶家好似突然淡漠在世人的眼中一般,任何事都十分的低调。不管是直系还是旁系都十分的谨慎低调。要不是四大家族的威名早已流传了几百几千年,洛坤相信叶家早已被众人淡忘。而叶冰熏自然也同叶家一样,甚至更少的出席四大家族的活动。要不是因为叶冰熏母亲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是闺中密友,导致他们从小就认识,洛坤想,他估计都不知道叶冰熏这个人。

    所以叶家大宅的内部问题比其他几大家族少了许多,也和谐很多。所以叶冰熏不懂这些黑暗中的事情很正常。但是只要他想要踏出那个保护圈,就比较去适应甚至是学会。借这个机会让他明白明白也好。

    “那现在怎么办,要回去通知导师吗?”洛坤看着冰血很自然的问道,根本没有身为组长的自觉。反正他这个组长是某个懒人丢给自己的。

    “不行,我们回去根本来不及。他们已经快要行动了,就算是回去也会被半路拦截!”冰血摇了摇头,右手习惯性的转动着左手指上的黑晶戒指。

    “难道就这样看着我们学院的学生被杀,到时候那些学生的家族一定回来学校闹的!”叶冰熏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冰冷,平时麻木的好似没有任何情绪的脸上出现少有的沉重与严肃。

    “他们手上有传送子玉,遇到危险到可以传送回去。再说了,我们回不去,并不代表不可以让其他人回去啊。”冰血有些无奈的说道,其实那些人的死活对她来说根本毫不关心,但是帝婴学院是自己三位师父的家,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去动。

    在几个人对于冰血的话有些不明所以之时,只见一道蓝色光芒从冰血的体内发出,直接投射到了冰血的身边。光芒散去,一只比成人巴掌大出一些的蓝色小鹰出现在了原地。

    “哇!好可爱的小鹰!”洛天欢快的声音让洛坤、叶冰熏两个人微微回过神来。

    “这是……心齐,你的契约兽!”叶冰熏指着那只可爱到爆,却怎么看怎么弱小的小鹰吃吃的说道。

    “嗯,他叫蓝弑!”冰血看着蓝弑宠溺的一笑,将一只白皙娇嫩的小手放到蓝弑的身边,只见蓝弑欢快的叫了一声后,用毛绒绒的蓝色翅膀撒娇在冰血的手上蹭了蹭后,挥动着小翅膀乖巧的跳到了冰血的手上。

    “这是幼崽吗!心齐你让他去报信,能安全回到营地吗?”叶冰熏怎么看,都觉得那只小鹰像是贵族女子用来赏玩的兽宠,毫无杀伤力。

    “不对,这只魔兽是拟态!”洛坤一双精睿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冰血手上乖巧的小蓝鹰,肯定的说道。他可不相信,冰血会让一只毫无杀伤力的兽宠当契约兽,那不是她性格啊。

    “怎么可能,这只小鹰周身的气息很弱啊!”叶冰熏狠狠的摇着头。

    “呵呵,坤的独具慧眼啊,这确实是蓝弑的最终拟态。蓝弑的速度很快,而且在这中围中,不惧任何魔兽!”冰血摸着蓝弑的小鹰头,颇为骄傲的说道。

    五星神兽,除了魔兽森林的最深处去不得以外,这魔兽森林还有什么地方是他不能去的。

    “中围来去自如,不惧任何魔兽。心齐,你竟然有只圣阶魔兽!”叶冰熏的淡漠此时算是彻底破攻了,惊讶的看着冰血,眼底竟然带着几分深深的骄傲与自豪。

    听到叶冰熏的话,洛坤深深的看了一眼蓝弑,他有种感觉,这是魔兽不是圣兽,可是却有觉得不可能。不是圣兽的话,那就只能是神兽了。可是神兽啊……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就算是他们四大家族,也仅仅是太上级的长老才能拥有,连家主都没有呢。

    现在你让他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竟然随随便便就拿出一只契约神兽,放眼大陆,谁会信这鬼话啊。

    可是……

    他又觉得,对于眼前这个能拿四阶高级丹药当糖豆吃的小子,拥有一只神兽也不是什么大事。

    额额……洛坤使劲摇了摇头。

    他怎么觉得,他中毒了,中了一种名为墨心齐的毒。

    “你没事吧!”冰血有些好笑的举起手在洛坤眼前晃了晃,这个人已经自言自语嘟囔了几分钟了,不会是抽风了。

    “额……没事!”洛坤脸颊一红,有些尴尬的说道。随即脸色一边,严肃的看向冰血,不过眼底深处的那抹恍惚却泄露了他的尴尬神情:“那个,我们快行动吧。想必你已经想好怎么对付那些人了!”

    冰血看着眼前那三张满是好奇和兴奋的脸,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白俊阁下可是说道,遇到抢劫者随便揍,但是却不能下死手,要知道我们可是乖乖听导师话的好学生啊。但是……外围也仅仅在这次考核的学生内而已。至于其他的人,那么是死是活就不在这次考核的范围内了!”

    幽冷的声音在几个人的耳边响起,顿时三个人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

    乖乖听导师话的好学生,真是好学生啊!入校三个月以来从来没上过课的终极跷课生,真心是好学生啊。

    无耻做到这般无人性的地步,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你说的那些人应该是黑舞学院的高级生,既然想对我们下死手,那么来的学生天赋绝对不会低!”洛坤微微一笑,温和的双眸中划过一抹肃杀之意。

    “这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叶冰熏一脸受教的点了点头。

    能成为冰血伙伴的人,除了洛天这个正常孩子以外,有几个能是好人呢!就连被冰血一语惊醒的叶冰熏也开始了一路走到黑的成长中了。

    一直没有机会插嘴的洛天,此时扬着一张天真懵懂的小脸看看自家哥哥,再看看有些不一样了熏哥哥,再转头看了看笑的有些渗人的心齐哥哥后,眨了眨大大的眼睛,转过身看向正在烤肉的暗夜,小声的问道:“暗夜哥哥,哥哥们在说什么?”

    只见暗夜一脸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洛天,僵硬的抬起头摸了摸洛天的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天保持正常就好。”

    “噗!”冰血顿时喷了,一脸无语的转过头看向自家暗夜,她越发觉得暗夜越来越人性化了。

    “少主吃肉!”暗夜面无表情的将烤好的熊兔肉递到了冰血的面前,不过那双冰冷的双眸深处却闪过一抹戏谑的神情。

    不得不说,暗夜……乃学坏了。

    不得不说,冰血……乃更强大了!

    略显沉重的气氛在烤肉的香气中散去,在吃饱喝足后,冰血让蓝弑去给营地的导师报信,不过自己的计划仅仅只是让白俊知道就可以。

    将山洞住过人的迹象毁掉后,五个人向着冰血指引的方向飞驰而去。

    ------题外话------

    谢谢aixueer222宝贝的4张月票,么么么(>^w^<)

    谢谢cywy94宝贝的2张月票,么么么(>^w^<)

    谢谢sharonjiang宝贝的1张月票,么么么(>^w^<)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