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五十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那次与白俊在五行阁的细谈,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来,冰血什么事情也没有做,脑袋处于完全放空状态,略显孤傲的身影平躺着山峰之上,这里是罗云山最高的地方,也是最冷风最大的地方。

    这是一个两米宽两米长的小空地,离下面的山坡足足有五米高,在山腰上看这里就如同一个避雷针似的。平时就算是山大太长老都不会来这个地方,然而自从冰血来了之后,这个独特的小空地有了正忠的主人。

    冰血在这个地方的时候甚至比在山洞里面的时候还要多。在这里不仅仅可以修炼,不仅仅可以吸收最为精纯的自然之气。冰血发现,就算是心里很乱的时候,只要登上这里,心里的烦躁会自然而然消散无踪。

    三天前白俊的话一度让自己很烦躁,险险失控。

    白俊说十五年前他与父亲被逼到了大陆最北边,当时他收了很重的伤,父亲将他藏起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他想过去找母亲,可是那些人的强大他见识过了,他不敢去找母亲,他怕连最后的希望也因为他而失去。

    她从白俊那听到了许多父亲以前的事情,最多的就是父亲是多么的期待自己的出现。在母亲为怀有自己的事情,父亲就开始期待,可惜却没有看到自己的降临。在听到这些的时候她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很甜,真的很甜,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甜。

    然而当听到白俊说最后见到父亲时的场景,她真的差一点就失控了。那么一个人,受了那么多的伤,还有承受那么多高手的最杀,真的……真的可以……活下来吗!

    这三天来她什么都没有做,因为她知道她心里不平静了,如果强行修炼只会损伤一身的修为成为废人。她心里焦躁不安,甚至开始怀疑,怀疑自己做的这样到底对不对。怀疑自己一旦踏上了寻父之路,是否真的可以找打那个高大的身影。

    直到这时,冰血仰着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此时的她站的位置是整个大陆最高的地方,脚下是整个浩瀚大陆。缓缓的深处手臂,穿过云雾缭绕的云层,整个天下好似就在手中一般,触手可及,又好似只要自己轻轻一划,就会毁于一旦。

    突然好似什么都想明白了,即使父亲已经不再这片大陆了,哪怕不在这个时空了,哪有如何。只要她够强,只要她将这天下踩于脚下。

    父亲不在这片大陆,那么她就挨个时空的去找。

    父亲不在这座时空,那么就划破时空。

    哪怕是地狱,她也照去不误。

    就算是最高位面魔神界,哪有如何,没有人可以阻挡她。

    凡是阻碍她一家团聚的人,下场只会有一个……死!

    “爸爸,妈妈!等着心齐,心齐一定会……一定会带你们回家的!”

    清脆的声音包含了孩子对父母的所有思念,回荡在整个三元阁内。

    下面陪着冰血整整三天的几个人,在冰血喊出这句话后,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他们多怕这个孩子就这样持续下去,要知道往往一个心结会毁了一个人的一声。虽然他们相信这个丫头不会让他们失望,但是对于真心关心冰血的他们,心里又怎么会不担忧呢。

    冰血看着无边的天际,微微一笑,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转身一跃。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

    冰血歪着头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看着暗夜和三位师父。这三天他们想必心里也不好受吧,自己这次有些任性了呢。

    “娃娃没事就好!娃娃好好的,是对师父们最大的安慰!”白浩温和的一笑,揉了揉冰血的头,声音带着满满的宠溺。

    “娃娃,师父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哦。”唯一擅长厨艺的焚霖一下子跳到了冰血的身边,大手一把搂过冰血娇小的肩膀,在冰血白皙娇嫩的小脸蛋上一边蹭一边讨喜的说道。

    “娃娃,娃娃,师父给娃娃炼制了好吃的蜜露!”平时外人捧着全部家产都得不到一滴的神玄蜜露此时在鸿煊眼里就是给自己宝贝徒弟借口的饮料,只愿自家宝贝徒弟开心健康。

    冰血轻轻叹了口气,眉头轻轻皱起,脸上却带着最甜美的笑容,星辰般的双眸晶莹闪烁。她何其有幸,能遇到将自己这般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师父。

    玄……你看到了吗!血儿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玄……很快了,血儿很快就可以去找你了,再等等,再等等!

    五个人吃过了焚霖亲手做的晚餐,最后鸿煊将他这次炼制的所有神玄蜜露都给了冰血。让冰血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三只怪老头就潇洒的进入到了各自的山洞,平时也不知道他们在各自的山洞里面捣鼓什么东西,肯定是在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火师父爱好炼制,粉师父喜好驭兽,白师父喜欢研究各种魔法元素。在他们三人这样的高度,晋级已经不单单是冥想实战才能完成的了,主要还是各自的领悟或者机遇。

    不过自从冰血在父亲留给自己资料里面得知原来神阶不过是真正高手的一个门槛之时,冰血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会让三位师父成为真正的高手,不单单只是神阶那么简单,因为修为越高也就意味着寿命越长,她冰血在乎的人,就算是天都不可以带走。

    夜幕降临,漫天繁星,这是冰血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安宁的欣赏漫天的繁星。虽然之前也是每天夜里来这里吸收自然之气,但是却没有刻意的欣赏过四周的景色,原来这里这么美。

    “夜,这里是我除了墨岛以外最喜欢的地方。很美,很安静,很平静!”冰血坐在顶峰的小平台上,靠着暗夜的肩旁,脸上带着难得的安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就这样靠在暗夜,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安安静静的,欣赏四周的风景,很轻松也很幸福。

    应该是从她慢慢学会什么是幸福开始吧。

    “嗯,只要少主喜欢。那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就来这里!”

    此时的暗夜放下了所有的冰冷与肃杀,小心翼翼的让身边的女孩舒服的靠着自己,心里就如这夜空般,平静安详。

    “好,等时间都结束了,我们一家人来这里度假,陪师父!”

    “好!要是少主想去地方,暗夜都会在!”

    “嗯!不分开!”

    “不分开,谁都不会分开!”

    暗夜坚定的语气,代表着他,同样代表这他们,未见面却十分熟悉的玄、沉睡中的紫冥、小乖、银摄、铁翼、魅、蓝弑。还有那些虽然不在身边,但是在心里却从未离开的伙伴。

    暗夜一直都知道,冰血看似坚强,看似什么都不怕。其实她很怕,时时刻刻都在怕,她怕不够强大,她怕保护不了她在乎的人,她怕他们有人会离开。

    这一夜冰血睡的很好,很安详。虽然吹了一夜的山风,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

    在第二天天空刚刚破晓之际,山洞上的人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睡过觉了。都快忘记睡觉的感觉了。

    冰血看着天边缓缓出现的白昼,微微一笑。缓缓的站起身,伸出双臂,伸了一个懒腰后,歪着头看向身边的暗夜,脸上带着让天地黯然失色的绝美笑容,声音清脆悦耳,让人听了身心舒畅。

    “夜,早安!”

    “少主,早!”暗夜微微一笑,对着冰血单手一挥,只见冰血那被晨露打湿的长袍瞬间干爽整洁。

    突然冰血小巧玲珑的耳朵微微一动,随即嘴角一勾,看向山腰处,虽然眼前看似一片白雾,但是以冰血的精神力自然可以看到半山腰内的帝婴学院,要知道冰血此时所站的地方可是整个罗云山视觉效果最好的地方。

    “这大早的,学院好热闹。有什么事吗!”冰血轻声问这身边的暗夜。

    “昨天通知,今早日出之时新生在中心广场集合,作排位赛前的一次历练。”

    暗夜点了点头,对于冰血那变态至极的精神力,他已经淡定的不能在淡定了。

    “还有一个月而已,看来这次的历练还有时间限制喽!”冰血习惯性的摸了摸左手手指上的黑晶戒指,歪着头,眼中划过一抹深思。

    “是的,白俊阁下传来的消息。这次历练是院子特别吩咐的,每次新生报到两个月后都会有一次排位赛前出校历练,但是每次的历练的题目都不同。据说这次是五行阁长老和院子共同出的题目!”暗夜冰冷的声音让这清冷的清晨更加的凉爽。好在这里没有外人。

    冰血听到暗夜的话后,轻轻点了点头,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轻声说道:“那五个小老头出题,想来这次的历练一定不同寻常。”

    “嗯!前几天从那五个老头脸上的笑容就看出来了。”这样调侃意味十足的话从暗夜嘴里说出,怎么听怎么不是味。

    冰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指望暗夜说些开玩笑的话,这辈子估计很难了!

    唉……

    “走吧,我们也该下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