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五十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听到白俊的话,心中更是震惊,很明显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帝婴学院首席导师知道自己的身份。

    冰血虽然回到这个身体后,这么多年来她的性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她那早已融入骨髓的警觉性和防备心却没有消失半分。

    所以在冰血听到白俊的话后,快速拉着暗夜向后瞬移三米,一瞬间将二人处在了一个对自己极为有利的位置,可攻可守,再不行,逃跑也是绝对没问题的,虽然拿不准白俊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但是自己和暗夜身上的圣器防御系统足够他们抵挡一下,再来虽然带着人瞬移比较耗费精神力,但是只要与白俊拉开一定的距离,她就有把握带着暗夜逃到山顶找到师父。虽然她不喜欢逃跑,但是也同样知道只要有命在,总有一天会回来找回场子。

    然而在白俊还为反映过来之际,眨眼间就看到了冰血带着暗夜出现在了三米开外。

    白俊看着自己防备性十足的冰血,眼中划过一抹受伤,虽然冰血脸上面无表情,身体幽然的站在那里。但是浑身散发的那股疏离和防备却不难感觉得到。

    然而白俊眼中的那抹受伤,冰血自然看的清楚,但是却没有任何不忍或者愧疚的感觉。说她无情也好,冷血也罢,这些会让自己丧命的感情早在她前世杀了第一个人后被排除的干干净净。

    然而暗夜依旧冷冷的站在冰血的身侧,警惕的看着白俊,好似只要白俊一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好在四周已经没有了其他人,不然估计都会被冻结在原地。

    这种气氛维持了整整五分钟,最后白俊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冰血,眼中透着懊悔还有那隐藏极深的恨意,这让冰血更加的不解,因为她看得出白俊恨的不是她,而是白俊自己。

    这是……为什么!  “丫头!这里说话不方便,去五行阁吧!我想在那里,你也会放心很多!那里可是有你身边那小子的师父在!”

    白俊的话满是无奈和无力,隐隐约约有种让人心酸的凄楚。

    冰血也不是固执的人,毕竟白俊对自己从来都没有任何敌意,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自身的防备却没有放下,与白俊依旧保持这安全的距离。

    冰血虽然对于自己的身世始终不了解,但是直觉一直告诉她,她的身世绝对不简单,一旦被有心人知道,危险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那些真心疼爱自己的墨岛家人。

    三个人先后到了五行阁,当冰血和暗夜进入到了五行阁后真好看到了自家的师父都在。在冰血看到了自己的三位师父后,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一直都相信只要有师父在,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自己。除了玄和紫冥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让自己完全放下防备。哪怕天塌下来,他们都好似可以帮自己顶着。

    冰血有这也的心里并不是不相信暗夜或者其他伙伴,只是因为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放在主导的位置,去努力的保护他们,而且去全身心的依靠。然而玄和紫冥,现在又加上的三位师父,只有在他们身边之时,她才会完全的放轻松。

    “师父!”冰血带着暗夜快速从空中飞到了五行阁内,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一抹孩子跟长辈撒娇的意味。

    而暗夜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在看到自家小老头后,象征似的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看到小老头一脸悲愤。同样的是徒弟,看看那三个老怪的徒弟多讨喜多可爱,看看他家这个……真是……人不能比啊。

    “娃娃,你终于出来了。你知不知道你都进去藏书阁一个月了,想死师父了!”鸿煊那张完全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娃娃脸在看到冰血之时,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威严,一脸委屈的抱着自家徒弟的胳膊……撒娇。

    顿时刚刚还一脸淡定的五行长老满脸扭曲的看着鸿煊,那表情要多惊秫有多惊秫,要多扭曲有多扭曲。

    那是……他们心中那个火爆脾气,总是一脸严肃的鸿煊太长老……应该没有人有能力把这位掉包吧。

    然而接下来一个事实告诉五行老头,这个世上,没有最惊秫只有更惊秫。

    只见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能让小孩子看了做噩梦的焚霖太长老,快速上前一步,对着鸿煊的屁股就是一脚。

    “滚蛋!娃娃刚回来,也不知道让娃娃休息一下!”焚霖狠狠的瞪了一眼一下子闪到了冰血另一边的鸿煊,随后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满脸笑意,隐隐约约还能看出几分讨好的意味,声音更是轻柔的怕吓到冰血一般,轻声说道:“娃娃,来来来,师父刚刚做了你喜欢的糕点,快来尝尝,这一个月可受了不少苦吧!看看,看看!师父的宝贝娃娃都瘦了!”

    “咔……”五只下巴彻底脱离了各自主人的老脸,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边很明显被两个混蛋排斥的白皓,再看到自家宝贝徒弟身边没有了自己的位置,立马不敢了,对着可怜的鸿煊一挥衣袖,在鸿煊闪身躲避的一瞬间抢了冰血右边的位置,嘴里还不忘低吼一声。

    “一边呆着去!”

    随即白浩到手一揽,轻巧的将冰血娇弱的小身体抱着起来,随即很自然的坐到了椅子上,再将冰血温柔的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完全不去理会旁边的那两张漆黑的脸,满脸宠溺的揉了揉冰血的头,轻声说道:“娃娃,饿了吧!快尝尝!”

    “……”一瞬间五行阁内出现了五座石雕塑,而且是以五行长老形象雕铸的。

    暗夜斜眼看了看已经被吓傻了的五行长老,冰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随即消失不见。在看到危机已经彻底接触,便安静的站到了一边,温柔的看着自家少主。

    “喂,白浩,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这些糕点是老子做的!”焚霖冷酷无情的形象已经彻底破裂,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霸占自己宝贝徒弟的白浩大声吼道。

    白浩斜眼看了看焚霖,挑衅的挑了挑眉毛:“怎么,这些东西不是给娃娃的!”

    焚霖一阵语塞,嘴角一抽:“当然是!”

    白浩一哼,骄傲的扭过头:“哼,那不就行了!”随即温柔的看向冰血:“娃娃,多吃点哦!”

    这时刚刚反应过来的鸿煊,快速跑到了冰血的面前,嘭的一声将刚要大吼的焚霖给挤到的一边:“白老鬼,你把娃娃还我,凭什么你可以抱她,我也要抱!”

    焚霖刚刚对着白浩凶神恶煞的吼完,随即转头看向冰血,再次摆出一副受欺负的小媳妇面孔,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伸手轻轻拉着冰血的衣角:“娃娃,让火师父宝宝嘛!”

    “喂……要抱也是我抱!”被挤飞出去的焚霖瞬间飞了回来,对着鸿煊又是一脚,可惜再次被躲了过去。

    冰血抚着额头看着耍宝的三个人,再转头看了看明显被吓得魂归故里的五行长老,嘴角一抽,顿时有种愧疚感,怎么说这五位小老头年纪也不小了,被自家的三个疯老头这么一下,待会会不会抽不回来。

    “闭嘴!”一声轻喝,顿时五行阁安静了!

    冰血缓步走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冷眼看着那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的三只,顿时一阵无力,心里却十分的温暖。三位师父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如同小孩子一般打闹。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三个人轻声说道:“好了,师父们坐下吧!粉老头,这糕点很好吃哦!”

    顿时焚霖笑开了,脸上的那条狰狞的刀疤也显得适合的灿烂:“娃娃喜欢吃,多吃点,多吃点!”

    “对对,多次点,多吃点!”鸿煊、白皓也跟着连连点头,就好似那糕点是他们做的一样,让焚霖用眼睛一顿鄙视。

    冰血温柔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看向暗夜,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暗夜,过来这边坐着!”

    顿时三道不明目标齐齐射向暗夜,那感觉好像在放着色狼的大美人。奈何暗夜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来到了冰血的身边安然坐下。

    鸿煊、白皓、焚霖三个人嘴一憋,顿时一脸的委屈。凭什么这下子能让自家的宝贝徒弟另眼相看,难道……难道有情况。

    刷刷刷,三道目光在暗夜和冰血身上来回扫射,最后冰血一个冷眼下,对面的三只终于哀怨的安静了下来。

    吃了几块糕点后,冰血转头看向五行长老。

    好家伙……还没缓过来呢,这五个小老头的心里承受力到底是有多弱啊。

    殊不知,这短短的时间内,可怜的五位小老头心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好比,他们五个人的心里原本有一个很和平很和谐很安宁的世界,但是就在刚刚一瞬间发生了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将他们心里的那个世界彻底的毁了,毁的连渣都没剩下。此时的他们就能在极度震惊中慢慢的去适应这个新建起来的世间。

    “五位长老!”清脆的声音让五行长老僵硬着脖子看了过去,再看到冰血对面坐在的那三位,顿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毁了啊……他们心目中的神,就这么毁了啊!

    虽然这三只以前也没有正常到哪里去,但是他们五个人起码适应了,可是现在……就这么把他们五个人心中的那三只形象毁了,这叫人……这叫人……

    冰血看着五个小老头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心里的想法,无语的摇了摇头,再次唤道。

    “五位长老……”

    “额……”傻愣愣的声音传来,显然这五位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呢。

    这样那三只宠徒成痴的人不干了,脾气最不好的鸿煊一拍桌子,对着那五个傻愣愣的小老头一声大吼:“你们五个臭小子,傻乎乎的干什么呢,没听到老子的宝贝徒弟叫你们嘛!”

    这一吼完,五个老头浑身一抖里面召回了漂游在外的魂儿。

    然而这一声吼,也吼的冰血头上连连黑线滑下。

    冰血看了看自己师父那张明显不过二十出头不过三十的绝美娇颜,在看看那五个被吓的一愣一愣的小老头,顿时嘴角一抽。

    师父啊!您老是有多老啊,竟然叫这五个外表都能当爷爷的人臭小子……

    唉……算了,反正她从来到帝婴学院就没觉着这里正常过。

    “五位长老,麻烦你们让白俊导师进来吧!”冰血转头对着那被自己师父吓的不清的五个可怜的小老头轻声说道。

    想来这里跟他们的山顶一样,没有特别允许或者特殊身份是不让随便进来的,即使是院长都要先通报才可以。

    金长老快速点了点头后便消失在了原地,不到一分钟就带着白俊进到了他们所在庭院内。

    白俊在看到三位太长老后双眸一挑,一抹诧异的光芒划过双眸,随即连忙恭敬的弯腰一一行礼。随即在看向冰血的眼中更加的幽深起来。

    白俊早就听说这个小家伙的后台不小,而且刚进入到学院的时候是太长老之一亲自接的。自己起初也是半信半疑,毕竟太长老的身份没有人不知道。

    但是今日看到这小家伙竟然能跟三位太长老平起平坐,让五行长老站在一旁。以他的聪明头脑又怎么会想不到是什么关系呢。

    原来三位太长老真的收徒弟了,而且收的是这小家伙。想来也是,以这小家伙的变态天赋,又有谁不心动呢。

    想来这里,白俊眼中透着欣慰和欣喜,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温和。

    “白俊阁下,这里没有外人!阁下可以将你没说完的话说完了吧!”

    冰血看着白俊复杂的表情,对着另一边无人就坐的椅子摆了摆手,请白俊坐下。

    白俊看了看一旁的三位太长老和五位五行长老,再看到这七个人各做各的事,没有任何不适的表情后,微微一笑坐了下来,虽然他在学院内很嚣张,无拘无束,但是这后山可是连自己师父院长大人都不敢轻易来的地方,他自己也格外小心了。

    随即白俊在看向冰血后,叹了口气,语气中喊着让人心酸的悲伤。

    “我是你父亲的伙伴,生死之交的伙伴!”

    “我一直在等,等你的到来。”  “终于……终于等到了。”

    ------题外话------

    谢谢maidou0244宝贝的花花和  huoyuzhu2009宝贝的钻石!么么么么(>^w^<)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