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五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等一下!”一声娇俏的声音从冰血的身后响起,随即传来一阵脚步声。

    冰血又不耐的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一群人,轻轻的歪着头,淡漠的双眸中透着一股冷厉的阴寒。

    “有事!”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的不耐让对面的几个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时一名身穿白色魔法师长袍的女子从南傲井的身后走了出来,眼中带着一股高傲的身影,再看向冰血的时候,微微一笑,摆出一副魅惑人心的笑容,妩媚的看着冰血。

    明显可以看出女子身上的魔法师长袍被可以的改动过,没有了正常魔法师长袍的宽松便捷,刻意突出了那一身婀娜身段。下摆后身被可以加长,带动出一抹灵动曼妙的感觉,虽然好看了许多,但是对于平常的战斗来说十分的不便,更别说是突发的紧急情况,对于魔法师来说更是一身的累赘。况且魔法师的身体本就比战士羸弱许多,如果在因为身上的衣服成为绊脚,下场可想而知。

    本来冰血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其他人的死活在她眼里根本就如空气般,完全看不见。再加上眼前的女子精致的脸上虽然娇美可人,但是那一脸的高傲就让冰血看着极为的碍眼。

    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骄傲孔雀,这样的人冰血从来不屑,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可看。

    不过显然有些人从来不会看别人的脸色,在她眼里自己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所有人都应该对她卑躬屈膝,讨好膜拜。被她看上的人,那绝对是对方的烧高香得来的荣幸。

    “你就墨心齐!”娇媚的声音中依旧是一副高傲的语气,仿若让自己主动询问是多大的恩赐一般。

    此时的冰血已经懒得再跟眼前的这只花孔雀多话了,虽然她可以马上闪身走人,但是再看到南傲井之时,突然停了下来,她到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喂,公主在问你话,你这臭小子是哑巴吗!”刚刚那道嚣张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中的讨好意味不难听出,但是对于这种蝼蚁般的角色,冰血从来不会去费心观察,简直就是浪费自己时间。

    南傲井一直在观察冰血的表情,他也像看看这个传说中彪悍的新生到底有着什么本事,竟然能让学院多次破例。

    “行了!”看出冰血不屑的态度,那名被称为公主的女子向着身后挥了挥手,她可不能让那废物坏了自己的计划。

    暂时不去理会冰血不敬的态度,反正等到将这人收入自己的手下,有的时间慢慢调教。

    “本宫乃是南叶国二公主,南娇儿。本宫听说了你在入学测试和中心擂台的事情。想来你还不知道,炼器师公会的菜长老已经放了话一定要你给他儿子偿命。刚好本宫与炼器师公会有些交情,这点小事本宫完全可以给你摆平了。而且想来以你的实力,在一个月后的排位赛上进到精英班也不是什么难事,本宫可以给你一个优待,只要你进入到了精英班,本宫就可以将你调到我们蓝级班来。到时本宫可以特许你加入我们骄雀社来跟着本宫。只要你忠心于本宫,待你学业有成,本宫可以请求父皇让你在皇宫谋个职位。你要想清楚,这可不是谁都能求来的!”

    南娇儿话说完后便高傲的抬着头,等待着对面之人一脸激动的感恩戴德,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就好似已经看到了冰血对着自己卑躬屈膝,将他所有的忠诚双手奉上。虽然她很讨厌这个墨心齐的脸,明明是个男人却长得比女人还要美丽万分。但是介于这个新生的实力和背后神秘的势力,她可以暂时不做计较。

    然而一道清冷的声音瞬间让这个高傲的公主变了脸。

    “说完了!”

    听到这一声冰冷的话,南娇儿猛地转过头看向对面那一脸冷漠的人,娇媚的双眸中满是错愕,这人……是没听懂在自己说的话吗。

    “你说什么!”

    冰血双手环胸,歪着头上下大量了一圈南娇儿,眼中轻蔑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掩饰,语气更是不屑万分。

    “哼……就凭你。也想控制本少!也不回去好好照照,见过不要脸了,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南叶国皇家能出现你这么个奇葩,基因还不是一般的强大。你娘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完全没有脑子的!”

    “你……”南娇儿精致的小脸满是涨红,身后的一群狗腿完全被冰血惊人之语给吓傻了,都忘记了帮他们的主人反驳。

    完全不给对方任何开口的机会,冰血依旧是那副淡漠冷酷的表情说着让人吐血的话。

    “本少记得这帝婴学院好像不是你们南叶国皇室的产业吧。你又有什么资格,以什么身份来决定本少的位置。以你今日的话,本少是不是可以定为南叶国皇室在公然与帝婴学院叫嚣,想要收着这里。再说了……呵……皇宫某职位,就凭你南叶国。就算本少想去,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么本事收!别说这个大陆了,就说这南叶国,也不是你们皇家独大!井底之蛙,还敢在本少面前叫嚣,连小小的四大家族都没有能力压制,还敢来口出狂言。说你脑残都绝的对不起你!”

    “你……你好大的胆子,本宫要灭你九族!”尖锐的声音蕴含着暴怒的火气,响彻在藏书阁前方。此时的南娇儿哪里还有之前高贵的气质,此时的她被冰血口中的话刺激的完全暴走,一团忽隐忽现的火色光芒由体内迸发而出围绕在身体四周。

    “阁下的话会不会有些过份了!”始终抱着观望心思的南傲井也变了脸色,冷冷的看着冰血。

    也难怪南傲井变脸,人家都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家世埋汰的如此不堪的,有点脾气的人都会直接暴走了,况且是他们这些从出生就带着一股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的皇室子弟。

    “过分吗?本少怎么不觉得!”冰血看着南傲井双眉一挑,嘴角一勾,一抹阴森邪魅的笑容挂上嘴角。

    此时四周已经围了不少从藏书阁内走出的学生,有的碍于南傲井和南娇儿的身份而脸上带着忌惮的表情,有的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思静静的看着。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不过冰血依旧是那份淡漠的表情,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此时是真的不把南傲井和南娇儿放在眼里,又或者是完全不把南叶国皇室放在眼里。

    这样吃果果的扇皇室的脸,让南傲井和南娇儿的脸上更加的黑。

    隐隐约约众人闻到了一丝硝烟的味道,不过帝婴学院内明文规定学生之间不得私斗,打斗可以,上擂台。

    不过在于这几个人的身份特殊,会不会直接无视了校内的规定,而直接动手,这也是众人拿不准的事情,四周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突然冰血一个挑衅的表情对着南娇儿看了过去,顿时让那一直克制自己的那根弦崩裂,只见南娇儿一声娇喝,单手一挥一根火色法杖出现在了手中,对着冰血二话不说挥了过去。

    “哼,小小贱民,杀了你又如何!”

    “火焰中的精灵,应我之召唤,连环火球术!”

    “二姐不要!”南傲井完全没有想到南娇儿竟然敢突然发难,完全来不及主意,只见一个火红色五芒星突然出现在了南娇儿的面前。

    “噗!”的一声几十颗皮球大的火球快速从五芒星内飞出,对着冰血直射而去。

    突然一道黑色身影瞬间挡在了冰血的面前,只见一道银光划过带着一股强悍的气流瞬间将飞射而来的几十个火球弹了回去,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几倍。

    顿时一阵鸡飞狗跳的混乱场面在南娇儿身后发起。而此时的南娇儿只能傻愣愣的看着突然向着自己飞回来的几十颗火球,完全忘记了抵挡。然而她却只看到了自己的魔法火球却没有看到那道夹在火球中间的银色剑芒。

    “小心!”南傲井来不及提醒,直接窜到已经傻了的南娇儿面前,魔法根本来不及吟唱,只好调动出体内所有的灵力去抵挡那些火球和中间的那道带着强悍势压的剑芒。

    “嘭!”一声巨响,连带着地面都微微颤抖,众人满脸错愕的看着造成这场轰动的几个人。

    然而任何人心中的震惊和错愕都没有南傲井来的真切,此时的他脸色惨白,双手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冷汗所浸透。

    没有人知道那道看似没什么威力,甚至都很难发现的银色剑芒有多厉害。如果不是他将体内的所有灵力调出,在加上自己身上佩戴的防御幻器,想来今日自己和身后的那个白痴南娇儿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南傲井愣愣的看着前方的两个人,心里已经犹如万马奔腾般混乱了。他以外那个叫墨心齐的人就很厉害了,没想到这个黑衣人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而且从墨心齐的口气中,他可以听出,就连四大家族他都完全不放在眼里。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隐忍不发,低调行事,到底寓意为何?

    南傲井此时觉得,他已经被一连串的问题给淹没了,呼吸困难,眼前一片乌黑。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却又发出了一身的冷汗。

    “少主!你没事吧!”暗夜冰冷的双眸中隐隐约约带着担忧,虽然他心里知道就算自己不出现冰血也不会出事,但是仍旧忍不住担心。

    冰血微微一笑,在面对暗夜之时,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几分温暖:“我没事。你放心吧!”

    暗夜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那群人,眼中的冰冷险些让南傲井、南娇儿一群人冻了冰块。

    “企图伤吾主者,死!”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加晚了点!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估计要明天早上亲们才能看到发布的更新。猫猫今天下午吃了药就睡着了。又起来晚了!猫猫会尽快养好身体的!么么么!谢谢关心猫猫的宝贝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