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五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帝婴学院刚刚开学没几天,经过了冰血这个彪悍新生的生死之战后,此时墨心齐三个字在帝婴学院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在流传着那天震撼人心的话题。

    好在帝婴学院的教学属于全封闭式的,凡是进入校门的学生在没有特殊情况下是不得离校的。所以墨心齐这是三个字也没有流传出去。

    但是在大势力中能进入到帝婴学院的学生又有几个是笨蛋呢。就算是在没有家族下达任务的前提下,能拉拢到这个实力强悍的战将对于自己在家族的位置那是一个不小的助力,况且他们还听说了这位彪悍的新生跟罗云山山顶上的某位大人还有这某些联系,这样的人又有哪个势力能放过的,那根本就是一块有大肥肉啊。

    然而不管某些有心人在帝婴学院如何的调查和找寻都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彪悍新生的身影。

    有的人失落,有的人却越挫越勇。

    就这样,在这些无数暗潮之中,那个所谓的目标任务依旧我行无素的过着她平静的校园生活。

    本身新生的课程就不多,大多数都是要求自我修行,磨练自我习性。大多数新生都是没有专门导师的,除非向着冰血、暗夜这样天赋高超的人,刚进门就被那些大佬盯上的人物。

    所以帝婴学院内的管理是比较松懈的,在这里没有人会要求你什么,一切的一切还要靠自身的自觉性,毕竟未来是要靠自己去掌握的,而不是逼迫出来的。

    冰血自从听了几个上午的基础课后,就再也没有进入过教室。先不说新生的教学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早已没有任何意义,就说那些每日找各种理由来跟自己搭讪的学生,就让她很想暴走。本身她就讨厌陌生人接近,更让她无语的是,她所在的教学楼明明在东区,也就是普通区,却经常能看到精英区的学生过来找自己交朋友。

    到了最后干脆不再出现在人多的地方,直接窝在山顶上,老老实实的当她的山顶洞人。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来,她的生活可以用枯燥乏味来形容,但是却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一丝不耐烦的表情。每天五点起床,坐在山顶吸收着自然之气,知道日上三竿,草草的吃过午餐后便转进山洞去看里面的书籍,到了晚上则是吸收着月夜的精华之气,也就是暗夜元素。

    这半个月来不仅仅是她在有条不紊的提升着自己缺乏的知识,暗夜和韩启明也三人分开之后跟着各自的师父进入了院子再也没有踏出一步。

    对于冰血和暗夜的这种帝婴学院有史以来的特殊生,学院没有任何人敢反对。虽然心里愤愤不平,绝对学院不公平,但是经过了冰血广场中心擂台的那次杀鸡儆猴的做法在传开之后瞬间打消了许多人的不满,毕竟在帝婴学院内拳头硬实力厚才是王道。

    半个月后外出的鸿煊、焚霖、白皓一同飞了回来,特别是焚霖、白皓在看到自家宝贝徒弟后高兴的差点把三元阁给毁了过来。

    三位师父刚刚回来没多久,就相互配合着给教导冰血,这下子让冰血的时间更加的充实了起来。

    冰血看着自家三个可爱的老头,心里异常温暖。好像又回到了他们在魔兽森林之时的惬意时光。轻声自在,没有任何的烦恼。

    不过这次的教学自然跟魔兽森林内有了几分出处。

    然而在三个老头听到自家那变态徒弟说道自己对于这个大陆上的大多数基础问题不了解之时,那三张仿若被雷劈了的表情,让冰血好没良心的笑了好久。

    最后三个老师一气之下,给冰血制定了一系列的填鸭式教育。上午跟着火师父学习火元素和本命火的一系列知识,中午跟着焚霖粉师父学校光元素和驯兽驭兽的一些相关知识。到了下午就跟着对于魔兽元素最为擅长的白皓白师父学习。

    至于晚上当然依旧是坐在山峰最顶处吸收着空气中的自然元素和黑暗系元素。

    这段时间冰血身边有着大陆上三位绝顶强者师父的贴身教导,再加上她偶尔往五行阁跑跑,听着五行长老对于魔法元素的另一番见解。自己对于这个大陆上的魔法元素的认知可以说是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再加上自己举一反三的领悟,不仅仅再次打击了一下三位师父和五行阁的老头们,同时也让自己往后的修炼进程再次快了几个台阶,不仅仅加速了自身的进阶速度,也让往后的路走的比别人更快更远。

    然而在几个人老头觉得讲的差不多,终于可以让这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孩子休息休息之时,冰血竟然一下子钻进了帝婴学院的藏书阁。

    虽然帝婴学院的藏书阁不是随便人都可以进的,而且时间上更是有着限制。但是冰血这个背后这有着彪悍宠徒控的三位老师,又怎么会让自家宝贝徒弟失望呢。直接丢给她一个令牌,想去几层就去几层,想待多久就多久,谁敢拦着,直接丢出去,不用给他们面子。

    就这样冰血在帝婴学院藏书阁整整待了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冰血将自己一目百行,过目不忘,头脑灵活道飞速的本领发挥了凌淋尽致。那小小的脑袋瓜里完全大开,如同加了无数个马达一般,快速运行着,不仅仅将自己看到的记住在脑子里,还做了许多分析分解,自我领悟举一反三,最后变成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

    从进入学院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现在冰血将之前所有缺少的知识都差不多补了回来,看的那几个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老头摇头不已,连感叹都无力发出了。然而冰血就是这样的性质,之前是没有机会让自己学,然而心中有了机会,她就会将自己所有的脑细胞完全大开外放,不眠不休废寝忘食的去吸收转换。

    不然她前世也不会在年仅十三之时就学会了所有作为一名最优秀的杀手所需要的知识,那里面可不仅仅只有如何杀人的知识,还有各行各业的所有知识,普通人做到一行精致就已经很难了,而她却做到了不管把她丢在哪个行业里,她都可以将那个角色演绎的惟妙惟肖,不管是一个商人还是一名医生,又或者是一名夜场调酒师或者是一名学院的老师,只要是前世有的行业,她都有学过。

    这也是为什么前世那些了解自己的人都说自己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恶魔,一个无所不能的恶魔。

    冰血放下手中最后一本书籍,闭上眼睛快速吸收这刚刚看到了的知识。随即睁开双眼,她发现只从回到了这个身体里后,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更加的强了,而且因为精神力极为变态的缘故,看书的速度更加的快。几乎是刚刚翻开精神力扫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就可以将书放下了。

    冰血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看了看四周满满登登的书架,这里是帝婴学院藏书阁最高的一层,第九层。据说藏书阁每一层都有限制,百年来除了紫级班的某些人以外,五层以上就再也没有人上去过。不是不开放,而且每一层都有相对等级的势压,不是什么等级的人都能进入的,更何况是七层以上。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这个完全无视任何势压的人存在。

    冰血单手一挥,手中一阵轻微波动,刚刚还在手中的书瞬间凭空消失,再一看已经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如果这里要是有另一位空间魔法师在的话,看到冰血这一手估计得哭。

    真心没见过有人将极为稀少的空间魔法用在这种事情上面。

    随即冰血再次将她是个懒人的性质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见一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貌似她就没有怎么好好走过路,连带着她身边的人都被她带的没事一个快步离开,虽然没有冰血的瞬移效果好速度快。

    刚刚走出藏书阁的大门,冰血就看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

    南傲井……

    “想来阁下就是墨心齐阁下了!”南傲井本来就听说了墨心齐的身影在一个月前出现在藏书阁内,当时因为她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五层之上,还在帝婴学院造成了不小的风波,但是一个月来再也没有人见过她的身影。

    今日本来想来试试运气,看看能否遇到那个风云新生,没想到他的运起还真不错。

    “有事!”冰血冷着一张脸,毫不客气的问道,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出现一丝额外的表情。

    “大胆,见到三皇子殿下竟然不行礼问安!”还问等南傲井开口,一道嚣张的尖锐声音就从南傲井的身后传来。

    这声音刚落下,南傲井白皙的额头微微皱了起来,眼中出现了一抹不满,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暗地打量了一眼冰血,他倒想看看这个被普通区传到神乎其神的彪悍新生会怎么做。

    然而冰血的下一个动作却让南傲井脸上的笑容险些保持不住。

    只见冰血淡漠的看了一眼南傲井后,直接绕过几个人向着后园走去。她才不去走正路的,还要遥远,直接从后园的森里飞到山顶要快很多。

    南傲井看着转身就走的冰血,嘴角一抽,他还没有被人这般无视过呢。

    不对……有过一次,那是在佣兵公会总部那次,被那个妖月佣兵的女孩。今天是第二次……他……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自身的魅力问题了。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了点。下午吃了药,迷迷糊糊睡着了,o(︶︿︶)o唉!好痛苦的天气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