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四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受死吧!“

    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在蔡新的脑海中炸开,顿时一种求生欲望在心中升起,来不及惧怕,颤抖的举起法杖,以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念出一连串的咒语。唛鎷灞癹晓

    ”土盾防御!“

    ”嘭“的一声,一蔡新为中心点,两名高的土色盾牌拔地而起,紧紧的将蔡新包裹在其中。

    站立在半空中的冰血看着下面那个土包轻蔑一笑。

    双手快速在身前交叉,眨眼睛一个火红色五芒星突然出现在冰血的面前,只听一声清喝:”火神爆炎!“

    冰血的声音刚落,只见无数颗拳头大小的火球由五芒星内飞出,向着地面上的土包飞射而去,看似小小的火球却带着一股强悍的毁灭力不断的攻击的包裹着蔡新的土包。

    ”砰砰砰!“一连串的爆破声响起,顿时整个擂台上方一片烟雾缭绕。哪里还看得到蔡新的身影。

    场外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擂台上空的冰血,没有想到这小小的火球竟然有着这般强悍的威力,而且数量多的让他们看着的人都觉得头晕,很难想象那个被攻击的人有多郁闷了,她……她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天阶高手的对战,但是也没有这么……变态的吧。

    不过四周的结界却没有消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蔡新还没有死。想来他身上定然带着某些防御型极强的幻器。

    冰血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轻敌可是她从来不会做的事情,不然前世今生,她都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乘胜最近,趁你病要你命,这也是她的一大准则之一呢。

    只见冰血单手一挥在胸前快速打出一个手势,顿时一整蓝色光芒在手中发出,瞬间迸发出一个蓝色五芒星,紧接着再次一声轻喝:”暴雨箭,去!“

    随着声音的落下,原本有些灼热的空气顿时一阵清凉。只见原本被红色暂满的空中顿时出现了无数把蓝色水箭,毫不留情的向着烟雾缭绕的地面攻击而去。

    ”啊……“一声惨叫冲天而起,凄厉悲鸣。

    众人一直颤抖,太……恐怖了。

    就这样……一个高级魔法师就没了,轻轻松松的没了,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众人看着擂台四周消失的结界,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蔡新……死了。

    此时广场之上一片死寂,不管是老生还是新生,又或者是闻讯赶来的各系导师们,所有的都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半空中那个挺立的身影。突然觉得是那么的高大,明明相距不远,却觉得那个人是他们这一生都无法触及的存在。

    ”不管敌人有多强大,只要奋力拼搏,只要拥有一颗强者的心,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反败而胜又有何难。反之,从一开始就在心里认定自己会输的人,不战而败,结局在开始就已然注定了!“冰血肃然的声音站在阳光下,像一个绝对的强者,一双幽深的双眸淡漠而冷酷,嘴角轻轻上扬带着一抹绝美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

    强者的心。

    是啊……哪怕敌人在强大,哪怕自己再弱小,只要不断的努力,只要保持一颗强者的心,战胜又有何难。

    此时就连从始至终脸上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的白俊,都有了一瞬间的诧异。在听到冰血那一番话之后,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觉悟。

    淡淡的看着半空中的那个身影,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记忆深处,那个不可触碰的地方,一直住在那里的那个身影,瞬间与眼前的那小身影重合。

    为什么……为什么感觉他们两个人这么像。

    他……到底是谁。

    ”帅……啊……好帅!“

    不知道是谁兴奋的高喊一声,顿时唤醒了所有人。场内一片哗然,嚣闹不已。

    所有人都在打听这个彪悍新生到底是谁,到底是哪个家族竟然能培养出这般变态的存在,而且这么久以来竟然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

    墨心齐……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快速流窜在众人的心中,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回

    ......

    答他们。

    冰血看着四周的结界消失,身形一闪,一个瞬移回到了暗夜的身边,这样的身法再次让众人一片诧异。

    瞬移啊!竟然是瞬移!那可是连圣阶高手都无法做到的,这个人……这个人整个儿一变态天阶。

    ”心齐哥哥,你好厉害!“洛天扬着一张可爱的笑容,快速扑到冰血的身边,刚要抱住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冰血,顿时被暗夜一个冷眼,吓到一缩脖子,怯怯的放下了高举的手臂,这个冷冰冰的哥哥好可怕。

    ”呵呵!我们走吧!“冰血对着几个人笑了笑,率先向着广场外走去。原本将广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自动自发的让出了一条扩阔的道路,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想要自找霉头了,这个人……太强悍了,而且她身边的人好像也不太好惹。

    ”小子,就这么走了,怎么说这蔡新父亲也是炼器师公会的长老啊!“白俊优雅的转过身,双手背后,脸上重新挂上了那个温和的笑容。

    冰血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邪释额笑容,双眸一眨一抹肃杀之气划过,快的让人抓不住,脚下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向前走着,右手缓缓抬起,单手指天,随意的挥了挥:”心齐谢过白俊阁下。不过心齐这人从来不记仇,因为通常有仇当场就报了。心齐来帝婴学院是学习了,只要有人不来招惹心齐,心齐自然不会去主动找麻烦。但是……如果有人伤害心齐或许心齐的伙伴,那么不管对方有多强,势力又多大。只要心齐命不损,就一定会抗战到底,不死不休!“

    铿锵有力的声音带着一股傲然凌天的霸气,响彻在整个广场的上空,所有人都震慑在这种霸气当中,愣愣的看着那道看似单薄却蕴含着无人能及的霸气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此时依旧站在原地的白俊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扩大,随即一整爽朗的笑声响起,顿时惊醒了场内所有的师生,所有人不解的看向那个突然抽风的白俊。

    ”哈哈哈……好!所有人听好了,墨心齐与蔡新的生死之战乃是在我帝婴学院的公证下结束的。是属于双方你情我愿的决战。如果有人要追求责任,我帝婴学院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就在白俊声音落下后,顿时一阵倒吸气声在四周响起。

    白俊的话,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炼器师公会的人来找那个彪悍新生麻烦,他们帝婴学院绝对会护到底。

    这……算不算是帮偏架。

    然而此时冰血一行人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冰血看着一直跟着他们的洛坤、叶冰熏、洛天。嘴角一抽,无奈的停了下来。

    ”三位这是要跟到什么时候?“

    洛天在听到冰血那明显带着疏离的话后,顿时双眼一红,犹如小兔子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脸上满是单纯之色,纵使极为敏锐的冰血,都不得不怀疑,难道这洛天真的如他表面那般单纯无害。

    ”心齐哥哥,你要赶洛天走吗!让洛天跟着心齐哥哥,好不好!“

    冰血看着那张满是委屈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红,两颗大大的眼睛满是泪水,就好似只要自己摇头,就马上阀门一开,彻底决堤一般。

    ”那个……“冰血无语的挠了挠头,她真心不会哄孩子。话说这洛天貌似只比自己小几个月吧,怎么感觉差这么多啊。”那个洛天!你哥哥在旁边吧!而且我也要回我师父哪里去了!“

    ”呜呜……“一道怯怯的哭泣声在冰血有些无措的表现下发出,洛天可怜兮兮的拉着冰血的依旧,小脸上满是祈求:”心齐哥哥,你不跟我们去宿舍吗。洛天不要哥哥,洛天要心齐哥哥!“

    ”额……“

    冰血有些无措的看了看同样满脸无奈的洛坤,这是肿么个情况……大哥……拜托你管好自家的娃好不好!

    洛坤其实也很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从小胆子就不大的洛天为何突然要缠着墨心齐,虽然他也很想多多接近这个少年,最后轻叹了一口气,看向墨心齐。

    ”我也不知道!天天这次也是第一次出远门,他平时很少粘着一个人。“洛坤双手一摊,表示他对这个弟弟真的没办法。

    此时广场之上一片死寂,不管是老生还是新生,又或者是闻讯赶来的各系导师们,所有的都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半空中那

    ......

    个挺立的身影。突然觉得是那么的高大,明明相距不远,却觉得那个人是他们这一生都无法触及的存在。

    ”不管敌人有多强大,只要奋力拼搏,只要拥有一颗强者的心,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反败而胜又有何难。反之,从一开始就在心里认定自己会输的人,不战而败,结局在开始就已然注定了!“冰血肃然的声音站在阳光下,像一个绝对的强者,一双幽深的双眸淡漠而冷酷,嘴角轻轻上扬带着一抹绝美的笑容,是那么的耀眼。

    强者的心。

    是啊……哪怕敌人在强大,哪怕自己再弱小,只要不断的努力,只要保持一颗强者的心,战胜又有何难。

    此时就连从始至终脸上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的白俊,都有了一瞬间的诧异。在听到冰血那一番话之后,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觉悟。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