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四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帝婴学院的中心广场的中央也是一个小型的擂台,四周设有防护罩。唛鎷灞癹晓

    此时擂台的四周站满的前来观看比赛的学生,刚刚进入校门的新生大部分都在此处,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亲眼看看那个在招生测试处大放异彩的新生,墨心齐。

    此时比赛坐镇的是帝婴学院第一导师白俊。优雅的身影刚刚进入到赛场就以吸引了场外所有女生的目光。无一不为那温和俊朗的外表所吸引。

    然而当冰血带着一身狂傲气息站在擂台之时,场内再次一片哗然。新生满目好奇与探究,老生无不是鄙视不屑。

    在他们看来,冰血不过是年少轻狂,不自量力罢了。

    一个刚进校门的新生,竟然公然跟一个黄级老生叫嚣,而且还是生死之战,简直是不知死活。

    然而围绕在冰血周身的那股狂傲凌然的气势却让人不得不重视起来,在听到新生那边关于招生测试之时的传闻,一瞬间在整个擂台外围吵杂一片。

    ”我听说这个新生是天阶高手,而且只有十四岁呢!“

    ”怎么可能,十四岁的天阶高手,骗鬼呢吧!“

    ”真的,不仅如此,她还是风火水三系的天才!“

    天阶高手、三系天才、十四岁。

    这随便拿出来一条都够众人震惊的,然而此时竟然一下子出现在了一个新生的身上,这……让他们如何接受。

    然而此时被众人议论纷纷的当事人却一脸淡然的站在擂台的另一本,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浅笑,仿若此时面对的不过一般的小打小闹,根本不是要人命的生死之战。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争位置的小事情,然而蔡新却将所有的过错倒打一耙的加注到了冰血一行人的身上。最初冰血并没有将这个人放在眼里,错就错在他竟然先侮辱了他们那个酒店主管,怎么说他也是他们墨岛的人,岂容一个外人随便侮辱的。再来他竟然敢对自已起了杀意,那么……就不能怪她手下无情。

    欲谋我命者,杀无赦

    再说另一边的蔡新,一直以来他凭借着自己父亲的身份,从小到大为所欲为,霸道惯了。今日竟然被几个新生如此侮辱,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蔡新看着始终一脸淡然的冰血,心中鄙视万分,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既然是生死之战,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不死不休。有人看不清状况,自己找死,他又怎么会不满足对方呢,左右最后结果都是死,那么自己绝对不会让这个臭小子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死去。

    本身蔡新的精神力就不高,场外的议论吵杂他又如何听到清楚,如同他听到了场外那些新生对于冰血的议论内容,还会不会如此轻声。

    到底是谁看不清状况呢,一试便知。

    白俊站在赛场中央,双手背后,随即驱动一丝灵力加注在声音内,让全场人听的一清二楚:”大家安静!这场决斗是新生墨心齐与黄级a班的蔡新生死之战。虽然私自签订生死之战,学院并不赞同,但是既然这二人之前的矛盾已经大到了生死之间,那么本主任再次特批二人在中央广场进行一次生死之战,不论结果如果双方都不得追求责任,违反者将会受到帝樱学院特别追究。现在决斗开始!“

    ”哦!“一瞬间整个广场一片喧嚣呐喊。

    虽然在帝婴学院内决斗时常发生,但是生死之战却极为难得,只有关系到生死的问题,人才会将自己的所有能激发的潜能都发挥出来。

    只有这样真正的决定,才能学到不一样的东西。

    ”心齐哥哥,加油!“

    ”齐齐加油啊!“

    洛天和韩启明还有暗夜、叶冰熏、洛坤五个人站在冰血身后的不远处。活泼的洛天和阳光般的韩启明高声呐喊着。

    不过,此时五个人当中除了暗夜依旧冰冷毫无表情,还有韩启明一声轻松,完全一副看戏嘻哈表情的韩启明以外。剩下的三个人心里都十分的紧张。

    虽然对于冰血的修为,他们心里十分清楚,但是毕竟仅仅只是在测试的时候见过一点,这生死之战,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保命的底牌,毕竟对方的父亲可以炼器师公会的长老,幻器还不是随手就来。

    ......

    冰血对着身后的几个人微微一笑,扫了一眼一脸担忧的那三个人,虽然还不清醒他们的目的,但是对于他们脸上那真挚的担忧,却看的清楚,当下冰血脸上的笑容也真实了很多,声音中少了刚刚的疏离:”放心吧,我速战速决。你们且安心的在那歇会儿!“清冷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广场之上,声音不大,带着几分柔和,但是那些一直用精神力观察这所谓的彪悍新生的人,却听的一清二楚。同时也被那股淡然平稳的心态所折服。好似这场生死决斗在这个人的眼里不过是小孩打闹,不足为惧。

    要按平时,大多数人一定会鄙视冰血的不自量力,但是今日不知为何,在听到冰血的声音之后,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了,就好似她的声音中有着一股让人无法反驳的魔力。

    接着白俊退出场外,冰血和蔡新各站一边,单手指天立誓,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将整个擂台包裹在其中,生死之战契约正式启动,除非一人死亡,契约才会消散,这天地规则的契约结界,就算是神阶高手来了都无法闯破。

    ”哼,不知所谓。等一会,本少爷让你生不如死!“蔡新咬牙切齿的看着冰血,嘴角一勾,阴森森的一笑。随即单手一挥,手指处白光一闪,一个土黄色法杖出现在了手中。法杖十分华丽,不仅仅在法杖的顶端镶嵌着一个皮球大的土黄色水晶球,在法杖杖身上还镶嵌着四枚指甲大小的黄色魔晶石,不断的闪烁着亮眼的黄色光芒

    ”天啊,是高级幻器。“

    ”不愧是炼器师公会长老之子啊,竟然一下子就拿出了一把高级幻器!“

    蔡新看到四周那一道道羡慕的眼神,脸上露出了一个极为嚣张的表情,高傲的看着冰血,等着她祭出自己的武器,他倒要看看她如何比得了自己。

    ”这可是有着魔法加持一阶的高级幻器,怎么样,小子……后悔了吧!“轻蔑的声音夹着灵力响彻在众人的耳中。没想到此时蔡新竟然为了那可怜的虚荣心将灵力浪费在讲话上,冰血真心不知道,这人到底还能脑残到何种地步。

    冰血看了看包裹着他们的结界,嘴角划过一抹淡淡微笑,带着一抹肃杀的光芒划过。随即淡漠的看向一脸骄傲的蔡新,此时那双幽深的双眸在看向蔡新之时,就如同再看到一具尸体一般,毫无波动。

    冰血没有开口去回复蔡新的叫嚣,在她看来蔡新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对于死人,她可以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废话,不如早杀了早收工,回去继续做她的山顶洞人。

    冰血淡淡的扫了一眼蔡新手里的高级幻器,嘴角的冷笑更重了。

    高级幻器……不算上留给爷爷那堆的,她的黑晶戒指中还有一推呢,真的有那么好吗!

    ”哼!土系精灵王啊,请赐予我力量,地刺拔山!“看出了冰血眼中的轻蔑,蔡新冷哼一声,高举手中法杖,法杖顶端的水晶瞬间发出一圈圈光芒,一个土黄的五芒星出现在了水晶球的前方,对着冰血发出。

    ”唉?“冰血在看到蔡新发出的第一个魔法技能后,嘴角一抽,这丫的真是脑残啊!感受到脚下的震动,冰血再次轻蔑的一笑,脚尖一点,踏空而起,眨眼间飞到了半空中。

    就在冰血飞离地面之时,刚刚站的地方快速从低下冲出几根尖锐的土刺。

    随即一阵倒吸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半空中那个双手插兜,浑身透着慵懒邪魅之气的少年。

    他……真的是天阶高手啊。只有天阶以上的高手才能踏空而行,这是连三岁小娃都知道的事情啊。

    在刚刚虽然他们已经从传闻中得知了这个新生的彪悍天赋,但是听闻是一回事,真正见到有事一回事啊。

    然而此时谁的震惊都没有蔡新来的最为强烈。他的心里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整个一惊秫。

    没错,就是惊秫。在冰血飞身而起的一瞬间,他就傻了。

    不管冰血是天阶多少级,只要她是天阶,那么自己就必死无疑了。他到底是脑抽到什么程度,为何要答应这生死之战,这不是找死吗。

    他……不想死……不想死啊!”你……你……“已经被吓得双腿发软的蔡新,浑身颤抖的指着冰血,满脸惨白:”你耍我……你是天阶……你还跟我签生死之战!“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了,他被这个新生耍了,早在一开始就被她耍了。

    ”我说蔡新,白痴也要有的限度

    ......

    。是你要向我挑战的!原来你不是天阶啊?看来是我误会了,以为你向我挑战,是有一定的势力的。没想到……这么弱!“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