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四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不得不说,冰血这一桌上的人各个都是耀眼的俊男帅哥,而且气质高贵,一看就是从大家族中出来的子弟。唛鎷灞癹晓这才坐下没多久,就吸引了许多目光,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美丽女子。

    那些胸前带着不同颜色校徽的女孩子时不时的偷偷地瞄着窗户前那个最为扎眼也是整个二楼最好的位置,眼中掩不住的惊艳与爱慕。

    甚至有的刚来的女孩子为了抢夺旁边的空桌而挣得面红耳赤。

    浑身散发着妖异邪释和慵懒气息的冰血,优雅的切着盘中的食物,淡然的放入那红润饱满的红唇,嘴角偶尔带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美的惊心,美的动魄。

    而一身黑色紧身长袍的暗夜,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气,然而那双冷若冰霜的黑眸中偶尔划过的一抹柔情让看到的人如痴如醉,只待君的一次回眸,哪怕化作飞蛾,也要奋不顾身的扑向那一团冰寒火焰。

    再说那脸上一直保持这如阳光般灿烂笑容的韩启明,虽然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优雅的吃着盘中餐,却依旧可以给人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只要一靠近他,就好似可是得到全身心的放松和温暖,毫无防备的飞向他的身边,任取所需。

    可爱的洛天,带着怯怯的羞涩,一张萌到爆的娃娃脸,只要轻轻一笑或者偶尔流出入那让人心疼的小委屈,立马可以引出所有在场女性心底的那份母爱,恨不得好好的搂在怀里,用心宠溺,绝对不让他受一点委屈。

    淡雅和善,沉稳的洛坤,抬手投足中流出的好贵气质,似乎受到过最为正规的教育,时刻保持着自身的形象与优雅,所有的礼仪发挥的恰到好处,却又让人觉的十分的自然。大多数女孩子的心里最为向往的就是这样的男子,从他身上她们完全可以绝对的安全感,甘愿跟他共赴任何地方。

    就连除了刚刚在听到冰血姓名之时表现出激动神情的叶冰熏都是众多女孩子的目标,虽然他一直都保持着十分低调的气息,但是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和那份让人感觉到安定的淡雅是旁人无法忽视的。况且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迷人的丹凤眼,让女子看一眼就会有一种被电的酥麻感觉。

    这样一桌子上的人又如何能让那些正直青春年少的花样女孩不心动的。

    好在这一桌子上的人早已习惯了来自外界的目光,依旧可以做到如此淡定的用餐。

    ”对了,血血。你怎么在最后一天才来报名啊?我之前的几天每天都会去查看报名名单,就最后一天被叫走了,害的我以为你不来了呢!“韩启明眨着眼睛,嘟着嘴有些哀怨的看着冰血。

    冰血抬起头看到韩启明这样的小受表情,差点没喷出来。她算是发现了,她的伙伴在她面前从来就另外的一个人,跟外界传言的永远不一样。

    拿起餐布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毫无意外耳边传来了一道花痴的惊呼,她真心不明显她擦擦嘴而已,那些女人到底在咋呼什么,她好像起来大喊一句:老子就这么像个男人吗!

    冰血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去理会那些脑子发懵的姑娘,看着韩启明轻声说道:”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所以来晚了。不过好在赶上了最后一天。“嘴角上扬,在面对韩启明的时候,她的表情始终都是带着暖暖的温度和真实。

    ”麻烦?“韩启明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双眸一亮,果然啊,跟在他家血血的身边,总是会有看不完的热闹和参加不玩的刺激。

    冰血再看到韩启明的表情的时候,就立马猜到了这货心中所想,她都快忘记了,眼前这家伙虽然外表总是一副无害的阳光少年的模样,心里却腹黑的紧,所谓披着羊皮的狼说的就这眼前的这个家伙。

    ”嗯,遇到了一些人!“冰血说道这里的时候转头看向正抬着头看自己的叶冰熏,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说道:”是家母的一些故人,母亲欠了那家人一些东西,所以我顺手还了。想必以后跟他们再无关系了!“

    然而让几个人没有想到的事,一直都淡定的好似不存在似的叶冰熏在听到冰血这话之时竟然激动的双眼一红,连声音都带着颤音。

    ”不……有些东西是还不清的,也不需要还。“

    叶冰熏的话让除了暗夜以外的几个人统统一愣,对于冰血和叶冰熏的话有些摸不到头脑,但是在做的都是聪明人,自然可以从中摸到一些猫腻。

    韩启明永远都是

    ......

    站在冰血这边的人,他只从正式成为冰血伙伴的那一天起,对于冰血就是打心的盲目跟从,连灵魂都不会出现一丝的反逆。

    而洛天则是一直睁着一双单纯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冰血。

    至于洛坤,在听到二人对话后双眸精光一闪,陷入了一瞬间的沉思。

    莫非这墨心齐与叶家有什么渊源,可是却极力的想要扯断,看来这是一个拉拢墨心齐的机会。

    只是一瞬间洛坤再次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气息,静静的看着冰血。

    冰血在听到叶冰熏的话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继续用餐,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只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答案。

    她敢确定,这叶冰熏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她并不急着去知道,而且是关于母亲的。毕竟叶冰熏可是从小生活在叶氏主宅的,而且仅仅只比自己大了一岁而已。他能从自己姓氏中认出自己,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知道母亲的事情。

    气氛再次陷入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几个人偶尔有人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看一眼其他人后,再次低头用餐,却也在没有人开口讲话,就连在两边临近的餐桌用餐的人都好似感受到了这边的怪异气氛,低头安静的用餐。

    然而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瞬间闯入,打破了这边有些压抑的气息。

    ”嘭……本少爷出双倍的价钱,你们马上离开!“

    六个人齐齐抬起头,眼中带着几分怪异的光芒看着被人丢在餐桌中间钱袋。双眉齐齐一挑,同一时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还别说……这个时候的六个人还真是十分的默契。

    只见一个身穿精致华服的男子双手环胸向着冰血这一桌走来。

    男子长得还算端正,然而那一身犹如暴发户般的气质和那双好似高高在上谁都看不起的高傲眼神,就让人打心底不舒服。不仅仅心不舒服,连手都十分的不舒服。

    ”真的很抱歉,打扰了各位用餐!“随后跟上来到的服务生连忙快那名男子两步走到冰血几个人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随即服务生直起腰看向那名男子,不卑不亢的说道:”不好意思,蔡新阁下。您的预约晚了,这一桌已经被这六位客人拥有,如果您坚持要在这桌用餐的话,必须等到这桌的客人离开才可以。“

    他们齐墨酒店对于客人的投诉十分重视,但是却不是不讲理的,况且……

    服务生想到这里,用眼尾悄悄瞟了一眼冰血左手上的黑晶戒指,嘴角一抽。

    让他去将自家少主赶走,然而让一个浑身散发这欠揍气息的家伙抢自家少主的位置,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哼,本少爷说了,本少爷出双倍的价格买他们手里的主位。以本少爷的身份让这些贱民让位置,那是看得起他们,况且还大方的给了他们的双倍的价格,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告诉你,得罪了我可就等于得罪了整个炼器师公会。你们应该知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蔡新扬着头,双手背后,一副天大地大唯我独尊的样子,可惜那份气势就如同一个小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不伦不类。

    服务生低着头,嘴角划过一抹不屑的冷笑,随即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副职业笑容,声音不卑不亢:”蔡新阁下,我们都知道阁下的父亲是炼器师公会的长老之一,但是阁下不要忘了这个是帝婴学院的齐墨酒店,这在里就要按照我们齐墨酒店的规矩办,请您谅解!“

    服务生有些无语,他可是这片餐厅的主管,自然认识眼睛的人。这蔡新已经是帝婴学院的老生的,仗着自己的身份在普通班黄级内作威作福,确实个欺软怕硬的主。偷偷瞄了一眼自家七少主,在看到那抹邪笑后,浑身不由自主的一抖,早在少主离开本家的第一时间他们墨族各地分部的人都收到了来之本家的家书,里面不仅仅有任务还有七少主的一些资料和图像,以便大家不会认错。

    不得不说,冰血这一桌上的人各个都是耀眼的俊男帅哥,而且气质高贵,一看就是从大家族中出来的子弟。这才坐下没多久,就吸引了许多目光,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美丽女子。那些胸前带着不同颜色校徽的女孩子时不时的偷偷地瞄着窗户前那个最为扎眼也是整个二楼最好的位置,眼中掩不住的惊艳与爱慕。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