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四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老头,不是最后一项测试!“

    不去理会那些探究的目光,她已经在这里消耗太多时间了。唛鎷灞癹晓

    ”哦哦,呵呵!娃娃,只有你能进入后在一炷香的时间出来,那么便算你通过了!“

    顺着小老头的手臂,看到的一个白色的房子,很明显这房子是临时搭建的,都说帝婴学院入学测试最难得就是最后一关。因为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对于未知的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惧怕,不战先败。这种心理战术是针对人类心里弱点设立的。

    不过,这些却不会让她这个刀尖上舔血这么多年的恶魔冰血有一丝一毫的负面影响。

    对着身边的暗夜轻轻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进入到了白色房子内。

    刚刚走到里面,冰血微微一愣,嘴角出现了一抹无奈。她以为里面会是幻术之类的东西,但是……那到底是神马啊!有些不确定的走上前去,将桌子上的那个异常熟悉的东西拿起来放在手里。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三条黑线,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会在这个异时空学院内的入学考核上看到了前世都快被玩烂的九连环。

    九个银色铁环通过九根杆相连在一起,用一个手柄穿过。

    双眸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真的是九连环!

    有些不确定的转头看了看驻守在房间的导师,看那一脸的淡定,显然这不是个玩笑。

    好吧……

    想都没想,双手快速运动起来,上上下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几个呼吸间放下了手中那已经解开的九连环,抬眼看了看已经傻掉了导师,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这一进一出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当冰血走出去的时候,就见站在小老头身边的几位导师,一脸吃屎的表情盯着冰血。

    ”娃……娃娃……你怎么出来了!“

    小老头瞪着一双大眼睛,一抹失望从眼中划过。

    ”解开了就出来了!难道还有别的?“冰血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这老头在失望什么啊……

    ”解……解开了!“

    未等冰血点头,身后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快……好快的速度!“

    这一声尖叫吓得冰血浑身一抖,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测试房,嘴角一抽……果然……都不正常。

    不理会那些在听到房间内导师尖叫后一脸抽风的小老头和那些测试导师们,冰血转过头看向已经通过前两个测试的暗夜,点了点,在众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用他们专属的契约平台传音道:”里面的那个叫做九连环,九连环的每个环互相制约,只有第一环能够自由上下。拆解九连环,本质上要从后面的环开始解下。而先解下前面的环,是为了解下后面的环,前面的环还要装上,不算是真正地取下来。上俩下一个,再动后一个;上一个下俩,再动后一个。你试一下!“

    暗夜淡然的看了冰血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进去。

    暗夜虽然没有冰血那般熟悉速度,但是却异常的聪慧,冰血只有稍加提点,他就马上理解的其中的奥秘,用了半炷香的时间解开后,走了出来,悄然无声的站到了冰血的身后。

    看到暗夜出来,冰血这才走向那个抽风的小老头身前,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小老头,三关已过,我们可以走了吧!“

    ”不行!“小老头一脸坚定的说道,憋着小嘴,怎么看怎没像被抛弃的小兽。

    这一认知,让冰血不自觉的浑身一抖,顿时有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那你要怎么啊!“有些无力的看着面前的小老头。她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不要去帝婴学院了。

    ”嘿嘿……娃娃啊!“小老头一改之前的形象,戳着双手,笑的一脸和善,但是在冰血眼里却觉得是那般的猥琐。

    ”干嘛……“有些戒备的看着小老头,没好气的问道。

    ”娃娃,我也是帝婴学院的长老哦,而且是五大长老之一的火长老哦!“小老头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冰血,丝毫不介意冰血冰冷的态度。

    ”然而呢!“冰血

     ......

    双手环胸,歪着头看着小老头。

    ”嘿嘿!娃娃啊……做我徒弟吧!“小老头此时看着冰血的眼睛铮铮的冒着亮光。

    话语刚落,一阵倒吸气声响起,瞬间刷刷刷无数道目光飞向冰血,有羡慕,有嫉妒,有探究,更有不屑。

    然而冰血的下一句话让所有人的脸上都变了变。

    ”不要!如果没事了,我要走了!“

    冰血将那众人求都求不了的好运气毫不犹豫的拒绝在门外,再次响起一阵吸气声,紧随而来的一阵咒骂。

    ”哼……这小娃还不知好歹。“

    ”可不,被帝婴学院五行长老之一的火长老看中,那可是几辈子求来的福分。真是给脸不要脸!“

    ”也不知道是那个穷山沟的出来的,我看是没见识还差不多。估计前面的测试都是作弊来的吧!“

    站在冰血身后的暗夜感受到自家少主的不耐,顿时一股刺骨的寒气从体内发出,一双冰冷无情的双眸淡淡的扫向四周,顿时那些刚刚还一脸激动的骂着冰血的人浑身一抖,缩着脖子再也不敢讲话。这人可也是一名天阶啊,他们可不敢惹。

    这时那个看着冰血一脸讨好笑嘻嘻的小老头脸色一边,原本还有颓废的身板瞬间立的挺直,一股震慑人心的威严之气油然而生,一声冷哼,长袖一甩,怒声说道:”好大的胆子,我帝婴学院的测试也是能作弊的吗。刘导师,将刚刚那些开口说出的人从帝婴学院从除名,永不入学。“

    被小老头提名的刘导师顿时一愣,随即满脸恭敬的点头:”是,火长老!“

    届时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而那被帝婴学院永久除名的人此时一个个一脸绝望,被帝樱公告除名,那可就意味着他们被整个大陆除名了,家族再也不会重视他们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冰血没有多看一眼,那些自己没有多大本事就只会嫉妒别人,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她从来不屑给与一点目光。

    她知道这小老头实在间接的讨好自己。不过……至于么,他堂堂帝婴学院火长老,地位可是跟院长平起平坐的,竟然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小家伙这般。

    有些不解的看向小老头,冰血眨了眨眼睛。

    却不知,一个到了火长老这般修为的人,、没有什么太大野心切眼光极高的人,唯一剩下的目的不过是想有个自己喜爱且天赋卓越的衣钵传承人罢了。

    今日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能不好好哄着吗。今天不管如何一定要把这宝贝给抓回去,好好气气那个几个老鬼,让他们总欺负自己孤家寡人。

    ”娃娃……“

    转眼间,小老头再次恢复了那个委屈的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意味。

    冰血无奈的轻叹口气,对于这个刚刚维护了自己的小老头,她真冷不下去了,毕竟他对于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恶意,反而还不错。

    ”小老头,我……“

    冰血这边话还没说完,一声怒吼从上空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地动山摇,可见此人的修为足以众人仰望。

    ”火小子,你早死啊。敢跟老子抢徒弟!“

    这一声怒吼,不仅仅是整个帝婴学院的人听到了,就连普罗城内的都听的一清二楚,脚下的震动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振,一股大灵魂深处而发出的敬意顿时升起,所有的目光都看想了罗云山的山顶。

    然而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被这道声音直接冲击的帝婴学院的大门前的广场内了。好在这人不是想要他们的命,只是让这些可怜的孩子东倒西歪的晃悠了一会。

    然而这里面唯一没有受到印象的就属冰血和暗夜了。此时冰血一改之前的冰冷,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满脸欣喜的看着山顶的方向,有些激动的呼吸加深。

    ”师父……红师父“

    ”哈哈……宝贝啊!你可来了啊!“一声爽朗的从四周传来,带着一股强悍的威压,不过显然来自并没有想伤害那帮还为进学院的菜鸟。

    话语刚落,一个红色的声音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

    冰血有些激动的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是

     ......

    那大红衣袍,嚣张的华丽,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却天天顶着那张让年轻人羡慕的娃娃脸到处造谣撞骗。不是自己的三师父之一的红师父,还能有谁。

    只见红衣男子张开双臂,原本可爱的娃娃脸此时笑的都有些扭曲了,猛地从天空中飞来下来,瞬间将冰血抱在了怀里。一米九高的鸿煊此时抱着冰血,就感觉在抱着一个小娃娃一般轻松。

    ”哈哈!娃娃啊,想想师父啊!“鸿煊顿时一脸可怜相的,用他那张粉嫩粉嫩的脸颊蹭着冰血的头顶,很明显……这货在撒娇。

    ”师父……“冰血无力的换了一声。

    ”娃娃……好想好想你哦!“甜腻腻的声音响起,顿时一整冷风吹过,众人只有一个感觉,好像更冷了。

    ”师父……徒儿长大了!“嘴角一抽,冰血纠结了。她能一巴掌把这不要脸的给拍飞吗……她后悔了……她早该跑的。

    ”呜呜呜……“鸿煊哀怨了……他宝贝徒弟不疼他了!

    这边天天腻腻,温馨异常,那边却一片天雷滚滚,里外焦黑啊!这是神马情况……

    ”太……太长老!“小老头一声弱弱的轻忽,顿时一阵倒地声从身后的传来。

    冰血从自家红师父的怀里伸出头来,看着那群到底不起,浑身发抖的导师,嘴角一抽……师父你是多恐怖啊!

    ”哼……小火啊!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抢老子的徒弟!“鸿煊顿时脸上一边,一手拦着自家宝贝徒弟的肩膀,一手叉腰,颇有一种……额……无赖的感觉呢。

    不过……师父啊!乃能不能不要盯着一张这么娇嫩的娃娃脸去叫一个外面六七十岁的小老头为小火吗……难道您不觉得很诡异吗。

    然而小老头的反映却让冰血顿时有种被天雷直接劈中头顶的感觉……蕉的那就一个**哦。

    ”人家……人家又不知道那是太长老的徒弟。难道遇到一个……一个怎么对口味的小娃娃嘛!“

    噗……靠……小老头,你敢在娇弱柔媚点吗!

    冰血好像听到了一阵稀里哗啦的下巴落地声。好在现在广场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不然……那后果啊!

    再次抬起头看了看那雄伟的帝婴学院……这里真的正常吗!

    ”哼……敢打我们家宝贝娃娃主意的人,老夫不建议让他上来山顶喝喝茶!你想要徒弟,那……那边有一个。他是我家宝贝的守护者,就交个你们五个了!“

    鸿煊皱着眉头,抬起指着暗夜,看向小老头,一副我是老大,我说的就算的表情。

    ”我要跟着少主!“暗夜冰冷的声音快速响起,没有任何刚刚放弃了一个众人梦寐以求的机会的自觉,说的那叫一个干脆。

    ”你以为你很强啊!以后怎么保护娃娃!“鸿煊转头瞪着暗夜,再没有了对着冰血时的那种温柔宠溺。

    ”师父,不许这么说暗夜!“冰血转头看着暗夜脸上划过的那抹悲伤,里面心疼的说道。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暗夜,虽然她不想强迫暗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暗夜不同意,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带着他,可是却也不想就这么断了暗夜机会。毕竟如果暗夜跟在自己身边,师父只能最多做大提点他而已,却不会像对自己那般细心教导,但是如果真的可以拜火长老为师,却可以得到火长老乃至所有五行长老的细心传授。

    ”暗夜,没关系的!“

    听到冰血的话,暗夜缓缓的抬起头看向眼前走到自己眼前的人儿。冰冷的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淡淡笑容,却十分的温暖。

    一瞬间二人都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他们就是这样,永远都是在为对方考虑,不分彼此。

    只见暗夜抬脚走到火长老面前,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暗夜,拜见师父!“

    火长老早在鸿煊说完后,就用精神力扫了一遍暗夜,虽然这娃没有那个小娃娃天赋好,但是却不弱,比金老鬼的徒弟可是只高不低。瞬间心里平衡了,满脸得瑟的将暗夜扶起来,是越看自家徒弟越顺眼啊。

    ”好好,徒弟啊。以后那就跟着师父我好好混啊!哈哈哈……“

    这么不着调的话一出口,冰血顿时有

     ......

    种后悔的感觉,眼睛瞄了瞄自家红师父,单眉一挑:这人靠谱吗。

    红老头嘴角一抽:就是偶尔抽抽风,能力还是不错的。

    好吧……她相信就以她家暗夜的那种个性,纵使老头抽风在严重,也传染不到她家暗夜身上去。

    随后冰血双眉一挑看向红老头轻声说道:”师父,平时我要跟暗夜住在一起哦!“

    ”好好,随你!娃娃说什么就是什么!“

    达到目的,冰血便不再讲话,暗夜更是直接帅了自己那一脸哀怨的小老头师父再次一言不发的站在了冰血的身后。

    鸿煊对着小老头挥了挥手,直接下达一连串不可违抗的命令,将一切走后门的宗旨进行到底:”小火,娃娃和夜小子的住宿你来安排,班级系别都随他们喜欢,现在我先带他们走了。“

    随意鸿煊也不管对方应不应,对着身边的两个一挥,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一连串目瞪口呆的,完全被无视个彻底的观众。

    就这样,一个特殊身份学子即将入校的消息在这个硕大的,从来没有后门可走的帝婴学院里面传开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