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四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两百四十一)

    ”刷……“一阵刺眼的光芒猛然间从水井球内发出,直射天际。唛鎷灞癹晓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贴在了那颗异常亮丽的水井球上,下巴整整掉了一地,整个广场之上一片寂静,就连呼吸好似都忘记了一般。

    这时那个小老头一脸好似看到了活恐龙般的表情看着冫水血,颤颤抖抖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测生石,对着冫水血,测生石光芒一闪,顿时场面彻底混乱了。

    ”我的娘啊,真的是十四岁!“

    ”擦擦擦……十四岁的魔导士,十四岁的初级魔导士啊!“

    ”天阶……竟然是十四岁的天阶强则,这变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真神啊!一个人变态成这样,她是怎么做到的!“

    听着耳边传来的纷纷喧哗,冫水血嘴角一抽,好吧……她习惯了。其实她刚开始真的只是想低调的将修为控制在大魔法师就好,可是天阶毕竟可以踏空而行,这样可以剩下日后的很多麻烦,所以索性就控制在了初级魔导士。

    一脸淡定的收回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因为众人的话而骄傲不已,也没有为了形象而谦虚有礼。一片淡然自若的抬起头,再看到那个小老头一脸扭曲的表情后,冫水血险些喷出来,她真担心这小老头会一下子血压升高,就这么憋过去。不知道这个大陆上有没有一条吓死人偿命的法律。

    轻轻咳了一声,双眸平静的看着小老头,冷声说道:”请问,可以继续了吗!“

    清冷的声音让小老头猛然间惊醒,此时小老头看着冫水血的眼光就如同一个乞丐看到了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白花花的大闺女一般,原本浑浊的双眸此时瞪着铮亮,一脸垂涎的盯着冫水血,笑的那叫一个猥琐啊,感受到冫水血语气中的一丝不耐,连忙伸手指向另一个精神力测试石。

    被盯的有些毛毛的冫水血,嘴角抽了抽,刚要抬起手伸向那个精神力测试水井,结果手臂一顿,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小老头,语气依旧冫水冷淡然:”确定用这个吗。如果再爆了,不许找我哭!“

    ”额……“看着冫水血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和那淡然自若的语气,让所有人微微一愣,在众人还来不及鄙视冫水血的自大之时,只见老头脸色一变,一副猴急的样子猛然的抱住桌子上的精神力测试水井,死死地搂在怀里,好似怕冫水血强一般。

    ”别别别,我换,我换还不行吗!“随即委屈的憋了一眼冫水血,对着桌面单手一挥,再次出现了一个精神力测试水井。

    冫水血看着桌面上凭空出现的水井球,眼中快速划过一抹嫌弃,心里再次觉得帝婴学院的东西也太上不了台面了。

    不知道如果那小老头知道冫水血此时心中所想,会不会炸毛给她看。

    小手轻轻敷在水井球上,所有都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那颗水井球,只听”嘭!“

    那颗被小老头视若珍宝的高级精神力测试水井球在今日彻底宣布了寿终正寝。

    冫水血看着手下再次出现的一堆玻璃渣,眉头一皱,抬起头看向已经傻掉的小老头,语气中带着一抹嫌弃:”这不怪我,说了让你拿正规的东西出来了!“

    众人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么平静淡然的语气也可以气的人有吐血的冲动。

    ”那……那……那是高级测试……测试水井球啊!“刚刚测试洛坤的导师一脸见过的表情看着冫水血,连流满面,今天他们学院到底来了一个什么怪物。

    她真的不是来砸场子的吗。

    ”哇……“一阵鬼哭狼嚎顿时打破了刚刚那股诡异的气氛,所有人都瞬间从冫水血那里回过神来,纷纷转头顺着哭声看去,顿时嘴角一抽,一脸黑线。

    只见那个白衣小老头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双腿乱蹬,甩着两条大袖子,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啊,不知道的以为冫水血杀了他老爹,抢了他媳妇呢。

    ”哇呜呜呜呜……你欺负人,你欺负人,你欺负老头!“

    ”……“

    ”哇呜呜呜呜……你赔我的水井球,赔我的水井球!“

    ”萧……萧长老“离老头最近的那位导师,一脸无语的轻声

     ......

    唤道,脸上表情已经扭曲到了极致。

    看着场上除了那些已经被吓到了前来报名的学者外,那些测试导师反而看到这样的场景都还算镇定,不过那满脸抽搐的表情,明显表示出这样的场景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这一认知,让冫水血的心里再次升起了一个”这帝婴学院不正常“的感觉。

    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看着那不断吵闹的小老头,此时所有的测试导师都跑了过来,挨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哄着,可惜那小老头肺活量真心不是一般的好,越哭越大声。

    终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直接冫水血双眸一蹬,一抹冷光划过,对着挡在自己前面的长桌子,抬起一脚,猛然踹出,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嘭!“的一声,直接穿过那烦人的哭声,响彻整个广场上空,伴随而来的是一句清冷的低吼。

    ”靠!你个臭老头,有完没完,给老子闭嘴!“

    这一声低吼,效果那叫一个立竿见影,哭声没了,众人傻了。

    只见冫水血大步跨过倒下的长桌,来到了小老头面前,蹲下身子,将两边哄着小老头的导师挥开,怒目而斥。

    ”臭老头,你到底想怎样?哭的难听死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嗝……我!“小老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冫水血,憋着嘴,红光满面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打着嗝说不出一句话,显然是被眼前的这娃给吓到了。

    ”我我我,我你妹啊!我最后再说一遍,不许哭了。然后接着测试,不然老子就走了!“靠……她算是发现了,这地方没有一个正常的,如果这样,还不如直接去找师父算了。免得自己也变得不正常。

    一听冫水血要走,小老头双眸又再次湿润了起来,眼看着眼里就要下来了,被冫水血一蹬,猛地收了回去,连忙说道:”不行不行!你不能走。“

    冫水血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发现她真的拿这个小老头没办法,压下想要狠狠虐小老头一顿的双手,狠狠的说道:”好,那你继续测试!“

    小老头脸上憋着嘴快速点头,深怕冫水血跑掉似的,弱弱开口问道:”水井怀里,那……那娃娃你什么系别!“

    冫水血瞪了一眼小老头,放下抓着小老头衣领的手,单手一挥一个小火球出现在了右手掌上,手掌大的小火球看似没什么威力,但是隐隐约约从里面流入出的灼热敢,让众人心惊。

    紧接着冫水血再次抬起左手,蓝光一闪一个同样大小的水球出现漂浮在左手手掌上空,就这样整体一看,右手火球,左手水球怎么看,怎么诡异。

    此时众人已经有些被冫水血这变态孩子打击的习惯了不少,只是深深吸了几口气,抽了抽嘴角算是淡定下来了。

    然而这还没完,只见冫水血双手同时闪出一抹蓝色光芒,小火球和小水球瞬间冻结,此时冫水血一手拖着一个小冫水球随即的丢给了小老头,缓缓的站起身,拍了拍衣摆,看向又傻掉的老头,微微一笑,她突然发现逗逗这老头也挺有意思的。

    既然都已经低调不起来了,就干脆好好的高调一把,也剩下了一堆麻烦。因为此时四周已经不仅仅有那些留下来看热闹活着观察的求学者了,就连暗处也有不少双眼睛在。

    既然他们想看,那么她也不会太小气,反正来的时候爷爷已经跟自己说过了,墨家是时候出来逛逛了,既然如此,那么她这个墨岛七少主,就先给家里开口头也好。

    小老头傻傻的捧着手里的两个浓度极高的小冫水球:”呵呵……呵呵呵!“一阵傻笑从小老头嘴里发出。这娃娃他喜欢,他喜欢了,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天赋,这性子他也喜欢。

    没有人知道刚刚在这娃娃最先测试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偷偷的向她透入了一点自己的身份,因为单单就从袭向她的那股强悍势压中就足以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在帝婴学院绝非常人,但是这娃娃竟然没有像常人般对自己恭敬有加。反而……反而还那么粗鲁,老头喜欢啊!哈哈哈哈……

    唉……不得不说……冫水血真的猜对了,这帝婴学院真心正常的没几个,这不还没进门呢,就遇到一个有着强迫被虐倾向的长老。

    冫水血看着笑的越来越猥琐的小老头,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双眸有些嫌弃的看着小老头:”小

     ......

    老头,你还有完没完!“

    ”额……有完有完!嘿嘿!“小老头一听自家娃娃不乐意了,立马一高蹦了起来,一脸讨好的看着冫水血:”娃娃!“

    听到这么一声极为不符合自己形象的称呼,冫水血差点忍不住对着那张笑脸踹过去。

    娃娃……娃你妹啊!

    你听说过恶魔被别人换做娃娃的嘛……

    ”我有名字,我叫墨心齐!“

    冫水血嘴角一抽,一抹狂傲的自信划过。

    这次出来她并没有用冫水血的名字,她想要正式恢复墨岛七少主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是爸爸留给自己的,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爸爸的骄傲!反正爸爸说过,那些人并不知道他们背后有墨岛的存在,只要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本姓是魔就好。

    姓墨……

    一瞬间所有人的双眼一定,脸上的表情也正经了许多,纷纷在脑海中猜测着冫水血的身份。自然也有一些大型势力的子弟小心翼翼的在心中将冫水血与墨岛划上的等号。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