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三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了那红衣女子一脸呆滞的表情,嘴角一勾,不屑的一笑,随即身形一闪,在众多惊讶的表情下,消失在了原地,眨眼睛来到了三米外的红衣女子面前。唛鎷灞癹晓快速伸出右手,勾手为爪,刷的一下扣住了红衣女子的喉咙,猛地一提,一片吸气声再次响起。

    随即一道毫无感情的清冷声音响起,让众人不由自主浑身一振。

    ”这个世上敢我对泄漏杀气的人,下场只有一个,知道是什么吗?“

    ”那就是……死!“

    话音刚落,直接冰血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一抓,红衣女人顿时满脸涨红,原本嚣张的表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恐惧,那是一种陷入死亡边缘的恐惧。

    没有人可以体会到她此时的心情,更加没有人可以感受到此时她身体里被一股阴冷的杀气不断的冲击着,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

    这时跟同红衣女子一同前来的伙伴才回过神来,但是不知为何脚下竟然一动都动不了,只能满脸恐惧与焦急的看着那个突然变得这般恐怖的少年。

    ”还请阁下手下留情!“突然一道谦和的声音从远处原来,紧接着三道高贵挺立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而那些跟着红衣女子前来的一群人再看到为首的一名青年时,眼中流入出了一抹惊喜与激动,仿若看到就救星一般,其中一个人更是激动的猛地窜了过去,对着为首的青年大呼。

    ”三少爷,快……快救救小姐,这个混蛋想要杀了小姐!“

    ”对,三少爷!快……快杀了他!“

    然而为首的男子却并没有理会那群人,依旧保持着脸上那股谦和的笑容,淡然的看着冰血,不过他再看向那名红衣女子之时眼中快速划过的一抹嫌恶却被冰血抓到。

    看了看手里的女子,冰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三少爷!“那名一脸狗腿前去求救的绿衣少年,在看到口中的三少爷竟然没有出现自己心里该有的反映之时,有些疑惑的再次唤了一声。

    岂料,为首男子快速转过头看向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一抹狠辣划过,厉声喝到:”还嫌不够丢人,滚一边去!“

    绿衣少年被这一声厉喝,吓得浑身一抖,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缩着肩膀再也不敢开口,显然对于眼前之人十分忌惮,甚至惧怕。

    冰血歪着头开始打量起看似是前来解围的三人,不过那只轻轻松松掐着红衣女子的手却没有任何想要放下的意思,顶多只是没有加深力度而已。

    ”在下洛氏家族三少爷洛坤,阁下手上的那位是在下表妹刘家大小姐刘滢。不知阁下可否卖洛家和刘家一个薄面,放了在下表妹,表妹年纪小,不懂事,被家里宠坏了,如果有什么得罪阁下的地方,洛坤再次代表妹给阁下赔不是!“洛坤本就长得仪表堂堂,英俊潇洒。此时更是一脸带着一脸温柔满是歉意的笑容,再加上那惊人的身世背景,瞬间秒杀一片怀春少女。然而我们冰大杀手是什么,身边缺什么都不缺美男,而且个顶个绝世,再加上她本就是冷情之人,又怎么会迷惑。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冰血会放手,乖乖承下洛坤的情。毕竟能让洛氏家族欠下人情,可是大多数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可惜啊……这些人中从来不包括我们冰大杀手。

    只见冰血嘴角不屑的一笑,那叫一个明显,险些让洛坤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随即冰血的声音更加的大方的表示了她是真的不屑。

    ”年纪小!呵……笑话,本少年今年十四岁,她会比本少爷还小。再说了,她可是要杀我,杀人者人恒杀之,难道这个到底,洛氏家族洛三少不懂!“

    清冷的声音满是鄙夷与不屑,在得知对方身份的之后,竟然还能这般狂傲,虽然她说的有道理,但是在这个强则为尊,权利大于一切的世界,道理是从来行不通的。

    然而在众人心里自然明白这一点,不过眼前的那名过份俊美的少年竟然完全不把四大家族之一放在眼里,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他的身份……足以与四大家族洛家抗衡。

    他……是谁!这不仅仅是众人心中的疑惑,更是洛坤和二人心中的疑问。

    而此时,洛坤更是快速在心里下了一个定义,此时不简单。
     ......

    r>

    虽然自己的表妹平时娇纵任性,但是她确实货真价实的小天才。年仅十六岁修为就已经达到了高级魔法师初级,就算是在他们洛氏家族都会被定位重点培养对象。这也是他为何即使不喜欢她也要出面解救她的原因,毕竟她是自己母亲娘家刘氏的希望。

    可是这名自称年纪十四岁的少年手里,高级魔法师的表妹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制住了,而且毫无反抗的机会,是完全压制,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名少年的修为绝对比表妹高出不止一级那么简单。

    难道他真的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大魔法师的阶段,更有可能是高级大魔法师。

    这一认知让洛坤的心里着实不再平静。

    想想看,南叶国公认的第一天才大皇子南傲云和那刚刚被众人得知的叶家大少爷叶轻候,这二人也不过是十七岁才到了大魔法师,因为从高级魔法师晋级到大魔法师那可是人的一生中第一个门槛,大多数人拼命修炼十年才有可能到达。

    可是现在是怎样,眼前的这个十四岁小男孩,竟然是大魔法师,而且很有可能是高级大魔法师……是……是他想错了吧!

    一瞬间的时间,明显被冰血震惊的到了洛坤心里百转千肠,快速划过各种纠结。

    不过即使这样,也不能让表妹就这样损落,不然还不知道自己那个同样任性的让人头疼的母亲要如何跟自己哭闹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再次挂上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小公子……“

    还未等洛坤说完,又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沉厚稳重带着一股强悍的势压,不过却被本人刻意压制,想来是不想让人误会什么,可见来人修为不低。

    ”小家伙,得饶人处且饶人。想来众人能聚集到这里,也不过是想进入帝婴学院学习而已,如果幸运往后大家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呢。况且今日之事本就是刘家的丫头不对。想来洛三少爷一定会好好管教自己表妹。“

    声音刚落,一阵轻风吹过,只见一名身穿白色长袍,头发花白,留着长长白须的老者出现在了冰血几个人的身边,有股的道骨仙风的味道,双眸晶亮带着慈爱的笑容,不过身体上不由而发的强悍气息,让任何人都不看小瞧了这位看似和善好说话的老者。

    看到有人给自己台阶下,洛坤连忙点头笑着称道:”那是自然,是在下管教不严,惹恼了这位阁下。待有机会一定携重礼登门致歉。“

    老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顺道习惯性的抚了抚自己的宝贝胡子,慈爱的看着冰血:”怎么样啊,小家伙。给老头一个面子,就这么算了吧!“

    冰血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老头,再看到那双满是精明的双眸中快速划过的一抹玩味,双眸一挑,嘴角一勾,轻轻一笑。

    随即也没有多说什么,她隐隐约约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虽然让她这么放手很不爽,但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什么都不没说,缓缓的放下了一直高举的手,那个估计此时已经剩下半条命的红衣女子,此时浑身瘫软的挂在冰血的手里,脸上依旧带着惊恐的表情,双眼闪烁的看着冰血。

    ”记住,以后别惹我。更加别惹我身边的人,不然我会让你真正体会到活着的美好!“

    随即看都不看的将手里的女子甩下身边那个有些莫名其妙的洛坤,谁知道那个原本一直在跟冰血道歉,想要救下自家表妹,一副好哥哥形象的洛坤竟然猛然向旁边一躲,根本没有任何要接住那个迎面飞来的美丽切虚弱的女子。

    就这样,一个如同丢垃圾一般,一个如同躲瘟疫一般的两个人的动作,再次让场面冻结了起来。

    冰血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了那红衣女子一脸呆滞的表情,嘴角一勾,不屑的一笑,随即身形一闪,在众多惊讶的表情下,消失在了原地,眨眼睛来到了三米外的红衣女子面前。快速伸出右手,勾手为爪,刷的一下扣住了红衣女子的喉咙,猛地一提,一片吸气声再次响起。

    随即一道毫无感情的清冷声音响起,让众人不由自主浑身一振。

    ”这个世上敢我对泄漏杀气的人,下场只有一个,知道是什么吗?“

    ”那就是……死!“

    话音刚落,直接冰血白皙纤细的手指轻

     ......

    轻一抓,红衣女人顿时满脸涨红,原本嚣张的表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恐惧,那是一种陷入死亡边缘的恐惧。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