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三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奇怪,这帝婴学院招生不是三年一次吗,怎么这还不过两年就又举办一次招生,而且是广泛性招生,与以往不太一样。唛鎷灞癹晓“

    ”是啊!我听到消息的时候也纳闷了好久,以外是谣传。不过想想也没有人敢拿帝婴学院出来招摇撞骗,没想到来了之后,竟然是真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帝婴学院破了这千百年来的规矩。“

    ”唉,这规矩不也是帝婴学院理立的,还不是他们说破就破了!“

    ”也是,这不是给我们更多机会吗。可天大的好事!“

    ”对,这次我一定要考上。“

    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议论声,在树下闭目养神的冰血慵懒的睁开双眼,眼中划过一抹疑惑,她总觉得,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难道是帝婴学院内部出了事情。

    随即冰血歪着头,想了一会,看了看前面那犹如长龙一般的队伍后,站起身向着身后走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唤了暗夜出来。

    ”少主!“暗夜有些疑惑的看着冰血。

    ”帝婴学院是三年一次招生!“冰血歪着头,直接不如主题,轻声问道。

    ”是的!“暗夜微微点了点头。

    冰血习惯性的歪着头,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精光,随即轻声问道:”那么进入帝婴学院首要条件是什么!“

    暗夜微愣的一秒钟后,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给自家这个明显对于大陆常识一概不知的少主:”在招生的前一年,帝婴学院会派出在大陆上走访,派出一千张入学考核通知书,只有这一千人才有资格报考帝婴学院。“

    冰血听到暗夜的话后,嘴角一抽,有些僵硬的抬起手,一脸无语的向着自己身后摆了摆手,声音有些僵硬的说道:”你看看,那是一千人吗!“

    冰血的话让暗夜微微一愣,随即顺着冰血的手向着前方一看,顿时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僵硬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抽,一脸的黑线。

    那哪里有一千人,上万人都有了,这帝婴学院院长在搞什么鬼。

    其实还真是暗夜冤枉人家老实巴交的院子大人了,他也是被迫于某些人的淫威之下,迫不得已打破这千百年来都无人打破的规矩啊。弄得他好几个月都不好意思在大陆上行走,就连自家学院的校园都没脸逛了。

    不过这倒方便冰血了,本来她就只有一张入学通知书,这还是之前师父交给自己的。所以才会让暗夜先进到魔蓝之戒内修炼。不过既然规矩改了,那么她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带着暗夜去报名考核了。

    以暗夜的天赋和修为想要进入帝婴学院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既然这样,你跟我一起去报名吧!我们可以一起学习,想来这个帝婴学院里面一定有许多我们需要的!“

    听到冰血的话,暗夜眼中快速闪过一抹欣喜,他不在乎能不能进入到帝婴学院,即使里面有许多他需要的,但是能陪在自家少主身边,他当然开心。随即缓缓的点点头,跟着在冰血的身后向着刚刚冰血休息的那颗大树走去。

    一上午的时间,冰血都一脸淡然的靠在暗夜的怀里坐在树下,睡的那叫一个香啊,看的四周前来的报名,一脸紧张外加兴奋的少年少女们一顿羡慕嫉妒恨。

    真心不明显为何他们当中会出现这么两个怪胎,难道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觉得一定能考入帝婴学院,这帝婴学院的入学考试可是大陆上出了名的变态啊。

    但是即使冰血的作为引起了大众的不满,依旧没有人敢靠近一分,实在是那一身黑色长袍,一脸冰寒的暗夜所散发出了气势实在太过吓人。他们都觉得只要靠近就会被活活冻死一般,以至于鄙视冰血的同时也暗暗佩服着她,既然能这般安然若太的靠在那个恐怖的人怀里睡的如此之香。

    不过这个大陆上却从来不缺不怕死的,特别是不怕死的脑残儿童。

    ”哼,光天化日之下真是伤风败俗!“一声满是鄙夷的尖锐声音在这略显吵杂的广场上响起,顿时一冰血为中心的方圆百米内一片寂静。这一块的所有人都伸着脖子暗暗看着好戏。

    本以为会看到什么激烈的场面,没想到那被骂之人连眼睛都抬一下,就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这让刚刚开口

     ......

    的女子一脸涨红,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愤怒感。

    素来在家族都被众星捧月般宠着疼着的大小姐何事被这般无视过。原本在她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边从来没有过的景象,本来心里就不屑万分,但是在看到那黑衣人那张比大陆上赫赫有名的美男子还有俊美几分的容颜,她的心里就起了几分的贪婪,可是她都在这颗树前晃悠了几圈了,那名黑衣男子竟然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样,这让素来对于自己外表十分自信的她有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感,再看到他竟然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之人时,更加的忍不住了。当下不顾身边之人的阻拦开了口。她才不管什么帝婴学院方圆百里不可闹事的规矩了,就凭她的身份,她相信帝婴学院的校长也要对她三分敬意,又怎么敢治她的罪。

    不得不说,这年头啊,自我感觉超好的人,那才是无敌的啊。

    ”可恶,竟然敢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找死!“只见那一身艳红色长纱裙的女子,高举手中华丽的红色法杖对着冰血轻声吟唱起来。

    ”火焰中的精灵,应我之召唤,将你们的愤怒,化成我无穷的力量吧!火球!“

    声音刚落一个满身燃烧着小火苗的五芒星出现在了那枚华丽法杖的顶端,五个拳头大家的火球缓缓的从五芒星内飞出,紧接着女子手腕一转,猛然间对着前方一挥,五个火球瞬间向着冰血和暗夜袭去。

    与此同时,所有人看到那个一直窝在黑衣男子怀里的少年,缓缓的伸出了一只白皙娇嫩的手臂。

    ”啪!“的一声,那只白皙好看的小手打出了一个清脆的响声,在众人一脸迷茫之时,一个直径一米多长的水球瞬间出现在了那名红衣女子的头上,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只见那个硕大的水球”噗“的一声爆破开来,”哗!“水球内所有的水如同醍醐灌顶般一滴不剩的浇到了那名红衣女子的头和身上,包裹了那五颗还没来得及攻出的火球。

    整个广场内鸦雀无声,就连正在考核的老师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边,他们惊讶的不是竟然有人敢在他们帝婴学院门口闹事,他现在惊讶的是竟然有人能将魔法控制的如此只好,先不说那个水球是如何出现的,就说在那水球爆裂之后,本应该洒下四周的水,竟然一滴不落的全部浇到了那名红衣女子的头上,身边的人竟然没有被淋上一滴,这种控制熟练度就连他们这些导师都无法做到。

    然而众人来不及多想,就被一声冲天厉吼打破了所有的思考。

    ”我要杀了你!“咬牙切齿的厉吼从此时已经成了落汤鸡的红衣女子口中发出。

    只见她死死握着手里法杖,一双本应该十分好看的明媚双眸此时满是阴毒的杀气,死死的盯着黑衣男子怀里的少年,脑海中快速闪过许多将此人折磨致死的想法,杀气越来越浓。

    而从那红衣女子目光中也发现了一丝端倪的各位考核导师们刚要抬脚起来制止,一道满是慵懒邪魅的声音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的各自的脚步。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傻到乱放杀气。“

    慵懒的声音带着一股勾人魂魄的邪魅,让人听了就忍不住想要去看这声音的主人,没想到一个人的声音竟然可以这般的好听。

    众人顺着声音看向树下的那两个人,只见黑衣男子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小心翼翼的扶着怀里的人儿站起身,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旁人办法,好似在他的眼里只有怀里之人,再也容不下任何景象和人。

    这让那些被黑衣男子外表吸引的女子心里更加的气氛与嫉妒,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这个大陆上女子从来都不过是附属品而已,即使能力再强也逃不过嫁人生子的命运,没有男子会真正的疼惜爱护女人,有的不过是利用而已,说到底不管在那个时空,女人永远都是弱者的角色。

    然而在冰血转过身之际,顿时一片倒吸气声响起,一双双满是惊艳和呆愣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绝世容颜之上。怎么可以有人美到这般天理不容的地步,她爹娘到底是怎么生的。

    然而在看清那张绝色容颜下面之时,原本的惊艳变成了鄙夷,还有的带着几分猥琐。

    竟然是个少年,也难怪长得这么漂亮,简直到了雌雄难辨的地步,又柔柔弱弱的没有半分的实力,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强者的玩物罢了。

    此时大多数人的心里都已经给冰血下了定义,自然想到了刚刚的那水球肯定是那个黑衣男子释放的。

    看似很长的时间,在

     ......

    冰血口气说话到现在也不过才不到一分钟而已,然而在她们最后的想法还没有闪过脑海之时,冰血的下一个动作,就彻底的打破了他们对于冰血的所有猜测。

    只见冰血的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了那红衣女子一脸呆滞的表情,嘴角一勾,不屑的一笑,随即身形一闪,在众多惊讶的表情下,消失在了原地,眨眼睛来到了三米外的红衣女子面前。快速伸出右手,勾手为爪,刷的一下扣住了红衣女子的喉咙,猛地一提,一片吸气声再次响起。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