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三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七妹竟然能第一次就认出来,好厉害!“

    娇俏的身影一蹦来到了冰血的身后,伸出手臂轻柔的贴到了冰血的后背上,因为身后的女子个子只比她高出一点点,所以只能踮起脚尖,将圆润的下巴放到了冰血的肩膀上,浑身的力气都放到了冰血的肩膀上,脸上带着一抹宠溺和撒娇的笑容。唛鎷灞癹晓

    安心的将后背交给身后之人,冰血微微一笑,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可爱少年轻声说道:”四哥哥因为是火系魔法师,拥有本命火焰确实天火中排行第八的玄冰寒焰,身上的气息会因此本命火的原因而泛着一丝的寒气,只有在假扮五哥的时候才会可以的装出五哥热情洋溢的一面,但是眼底深处的那抹寒光却没有掩饰好哦!“

    冰血的一番解释,让所有人微微一愣,纵使是他们有的时候都会被这两个小家伙给糊弄过去,为何冰血刚刚来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而且还轻易的看出小四的本命火焰,这可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秘密,根本没有来得及跟这丫头说傲。

    ”小七,你怎么知道?“被自家小妹一语道破玄机后,老四墨泱幻便不再转出自己弟弟那副白痴样,原本挂在脸上的灿烂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但是在看向冰血时,嘴角仍然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冰冷的双眸中带着一丝的宠溺。

    ”是小七的本命火焰告诉我的!“冰血微微一笑。这次解释传承之力,虽然只是接受初阶的传承之力,但是对于她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不仅仅是魔幻之纹的封印解开了不少,就连魔蓝之焰也升了级,从原本的零级升到了地级,但是威力却足以和天阶火焰比拟,毕竟那可是火焰之王,而且魔蓝之焰中的焰魂也慢慢的苏醒了过来。自然可以一眼看穿墨泱幻体内的火焰原型,毕竟哪有王会看不出自己臣民的种族和实力的。

    ”小七的火焰告诉你的!“墨泱幻冰冷的表情彻底破攻,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身为拥有上古十大火焰之一的他,对于火焰自然比其他人了解的多,本命火焰有的级别好的话,会多少有自己的意思,但是那也是要升级到神火以后,但是千百年来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出现过神火的消息。就连他也是在小的时候偶然一次机会才有幸得到这排行第八的玄冰寒焰,还为此险些丧命。但是自主跟主人联系对话的火焰却从未听说过,也就是火焰通过火之心将一些简单的情绪表达给自己主人罢了。

    ”好啦,好啦!小妹厉害就好,问那么多做什么!“冰血身后的女孩,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毕竟他们兄妹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很了解。同时也看出了这个新认的妹妹不想多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却百分百的相信她,这是他们身为墨家人早已根深蒂固的原则,那就是绝对不怀疑自己的家人。

    ”小妹!“双手轻柔的将怀里的人儿转过身来,温柔的看着她。

    ”六姐!“

    冰血未等对方说完,爽快的换了一声。

    眼前的姑娘,就是四叔的女儿墨雨瑶了。今年十六岁,比自己大两岁,素来活泼可爱,是大家宠爱的对象,但是却不会恃宠而骄,总是带着一股清纯可爱的形象,活泼伶俐的笑容给家人带去欢笑。

    看起来娇小可人,小家碧玉单纯活泼的外表,却有着刚烈性情。柳眉幽眸之间偶然流露出一股英气,秀美俏皮的脸上一股坚韧又很辣的气势,让人又怜爱又敬佩。

    这就是她的五位兄姐,俊朗不凡,可人温柔。各有各的不同,却同样优秀的让人咋舌,让人震惊。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和狂傲的资本,但是在看向自己这个刚刚出现的妹妹之时,眼中都会自动的流露出一抹宠溺的温柔。那样的真诚真挚,没有一丝的虚假在里面。

    七个人不知在何时站成了一个圈,彼此相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突然冰血那只带着黑晶戒指的手,紧握成拳,猛地向前一击,停在了这个小圈中央,与此同时六只同样带着一枚黑晶戒指的拳头快速伸到小圈中央。

    七只大小不一的拳头,七只同样的黑晶之戒,此时好似在相互相吸,七枚戒指共同发出了七道彩色光芒,直冲天阶,化作一道最为亮丽的七彩天桥竖立在墨岛的中央。

    ”墨岛七子今日终于团聚了。“墨楚霖沉稳的声音中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

    ”至此以后,再无人可撼动我墨岛七子一分!“墨泽桓嘴角轻轻上扬,原本带着一抹风流之气的双眸此时充满的狠厉。

    ”同进同退,伤我墨岛者,杀!“墨芸

    娜那独特的娇弱声音中满是煞气。

    ”福祸共享,欺我墨岛者,杀!“墨泱幻冰冷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并肩作战,辱我墨岛者,杀!“墨泱晨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大大的眼睛中带着一抹阴冷。

    ”报仇血恨,挡吾等路者,杀!“墨雨瑶银铃般的声音中满是嗜血的杀气,切说出了所有人共同的心声。那个人不仅仅是长辈们心里的痛,更是他们心里的疼。也许在长辈的眼里那个人是他们的亲人家人,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在他们六个人的眼里是神,一个无可替代的神。

    ”报仇血恨!“冰血有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另外六枚黑晶戒指,随即嘴角一勾,划过一抹邪恶的光芒。

    ”好,我们一起,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七道满含仇恨与肃杀的声音响彻整个墨岛之上。

    这样的七个人让站在他们身后的几位长辈都有些愣住了。已经十几年过去了,他们竟然将那份仇恨深深的埋在心里整整十五年。

    他们还记得十五年前,他们二叔墨天鹰失踪后,当时还仅仅只有两岁的墨雨瑶哭着喊着要二叔,谁哄都没有用,最后老大墨楚霖抱着她带着其他四位弟弟妹妹进了房间整整关了三天,不让任何人进去,三天后六个人从房间出来,对于那个人绝口不提,不过却拼了命的修炼,不仅仅是修炼魔法还有体能。就连最小的墨楚霖也试着慢慢的学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好似一下子六个人快速长大了许多。

    原来一直支持他们的是那份血海深仇。

    最后墨青云几个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他们不会阻止,反而会大力支持,这才是身为墨家子女该有的气魄与担当。身为墨家子女,即使敌人强如天,也决不惧怕半分,哪怕是天,也给他灭了。

    接下来众人坐在主厅内,简单的聊了起来,期间没有人询问过冰血这些年过了如何,当然他们也多少知道一些冰血被墨天鹰利用秘法送到那个未知的时空生活的事情。

    不是他们不关心,而且他们该如何去问。单单从她身上偶尔散发出来的阴冷、肃杀,那种融入骨血的嗜血杀气,他们想象不到,她到底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多少次才能让这恐怖的气息那般自然的散发出来。

    冰血在听到他们一一说着这些年来他们在大陆暗暗培养出来的成果,让冰血心中大大的震惊了一下下,原来隐藏在四大家族之外的强大势力那么多啊。亏的那些自大的人还到处宣扬这他们家族的强大,简直是井底之蛙。

    不过他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保护墨岛和寻找自家老爸,加上报那血海深仇。所以并没有为了荣誉而将自己的实力透出水面。

    追鹰联盟,一个及暗杀情报于一体的隐世势力,里面有六位哥哥姐姐从大陆各地拉拢而来的各个职业的精英人才,更多的是一些不想与那些狂傲自大的势力威武的散修人才。里面不仅仅有杀手,魔法师、武者,竟然还有许多炼药师、炼器师,就连驯兽师也有。当然里面最多的还是墨岛的子弟,墨家的人,从来不会背叛自己的家族,这是所有势力家族都无法比拟的优点。

    当冰血提到自己的妖月佣兵团时,整个大厅内一片惊呼,最后直接跳到了麻木,毕竟那个大妖孽的女儿,就算是再变态妖孽也是情有可原的。

    墨楚霖将当初炼制出来的第七块追鹰联盟盟主令牌交给了冰血,这块令牌从成立了追鹰联盟之时,就一直在他的黑晶戒指内,今日终于给以交个他真正的主人了,而追鹰联盟七盟主,也在今日正式归位。

    最后在众人吃过奶奶和三位婶婶亲自做的晚餐后,冰血将六位哥哥姐姐的武器都收了过来,笑的一脸神秘转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了炼制加持的工作。

    这一进去就是整整的五天,不见人影,要不是暗夜在门口挡着,估计那六只突然变成恋妹一族的家伙就要冲进房间了。

    整整五天的时间,冰血没有合过一次眼睛,一直保持这高度的精神状态投入到炼制当中。先是将大哥的战天戟、二哥的玄骨扇,三姐的飘渺纱绫、四哥的冰焰剑,五哥的万麟九钺,六姐的勾魂灵鞭,一一回炉重练到了高阶圣器,现在的她还无法炼制出神器,不过待到以后,她一定会给哥哥姐姐们分别炼制出适合他们每个人的高阶神器。随即分别加持了续灵功能,隐匿功能和一个加持攻击的上古法杖。

    接着费力好大的力气将那个上古寒石切开一小部分,浓缩到最

    为精纯的地步,做了几枚精致的项坠,这样不仅仅可以加持他们的神识扩大范围,更加可以在他们修炼的时候争强个各自的精神力,这可是比她炼制的那个增加精神力的丹药好用的多,另外她还在里面加了一种可以隐匿气息和隐藏自身修为的矿石,当然还有三项跟妖月项坠相同的功能,十米瞬移、灵魂联系,圣阶攻击以下的绝对防御一分钟。这样可以送个哥哥姐姐和爷爷奶奶叔公叔叔婶婶他们,不仅仅方便了他们呼吸联络,不分距离长远,也可以在危机的时候保命。

    丹药也一下子炼制的许多,可以给他们留着吃,唯一可惜的是,现在她手上没有合适的魔兽,要送这些人那毕竟是神兽级别的,圣兽她可是送不出手。

    唉……冰血这边玩的极为嗨皮,想的那叫一个好啊!可是如果让大陆上的那些想要圣阶幻器、极品丹药、圣阶魔兽想疯了的家伙知道,会不会集体吐血给她看。

    这么无耻到丧尽天良的事情,她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五天来,她不停不歇,精神力用尽了,就坐在上古寒石上冥想,灵力用尽了就吃丹药,简直到了疯狂的状态。仅仅是因为帝樱学院报名的时间快到了,她离开前一定要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才行。

    最后终于结束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六位哥哥姐姐可是都是魔法师,而且体内没有斗气,可是用的却都是武器,而且都是她熟悉的古代冷兵器。随即才想起来,估计这些冰血都是爹爹当初走的时间炼制给他们的,时间紧迫,才会炼制出的都是高级幻器而已,而且他们这种魔武双修应该也是爹爹交给他们的,就像是自己教火云裂他们的修炼方法一样。现在自己也算是完成了爹爹未完成的一项心愿罢了。

    再次摸着那六把兵器,一种亲戚感油然而生。

    ”爹爹,你放心吧,这个家女儿一定会守住的!“

    温柔的一笑,伸手打开禁闭了五天的房门,一道温暖的阳光撒在身上,柔和温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微笑的看着门口那几长熟悉的笑脸。

    ”爷爷奶奶,义父,叔叔婶婶,叔公,哥哥姐姐!“

    ”你也丫头,终于舍得出来了。可急死我们了,就算是急着去学院报名,也不能这么赶啊,身体累坏了怎么办!“白穗雅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小孙女,心疼的走过来,拿出洁白的手帕温柔的擦拭着冰血额头上的汗滴。

    ”奶奶,你放心我没事。“窝在白穗雅怀里,冰血像个孩子一般撒娇,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随即拉着众人来到前厅,将准备好的礼物放在一张大桌案上,毫无意外的听到了阵阵吸气声,整个大厅安静异常。

    ------题外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