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三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山洞内因为长期见不到光的缘故,温度比外界的海水更为的冰凉,加上这四周寒壁的缘故,让整个温度下降了几个级别。唛鎷灞癹晓

    冰血大概的感受了一下,这里面的温度足足有零下四十多度。别说现在的她穿着夏季凉爽的长袍,就算是穿着棉袄都没有。

    体内的灵力流转的越来越慢,这奇怪的山洞内看来是有这某种压制灵力的阵法,不知道是以前就有的,还是自己老爹绘上去的。

    不管如何,她都要进入到了修炼室内。

    好在这里面的水系元素很充足,简单的用水系魔法在四周罩了一层保护罩,她讨厌身上湿漉漉的。四周一片黑暗,根本是伸手不见五指,干脆闭上眼睛,神识外放。虽然四周有禁锢灵力的法阵,但是她的精神力依旧可以发放到百米以外,不怕有魔兽突然袭击。

    顺着感觉向前游动,速度极快,好似一条人鱼,不断的摆动着双腿。好在这里的禁锢对于体内的魔幻之纹没有任何的效果,可以转动魔幻之纹来加快游动的速度,不然她真怕还没有低就被冻僵在里面,那可要丢大人了。

    ”主人,让我出来帮你吧!“银摄甜糯糯的声音在脑海中传来,想从魔蓝之戒中跳出了,但是因为冰血下水前把魔蓝之戒给封闭住了,就怕万一遇到什么事,这五个宝贝蛋从里面不管不顾的跑出来,要知道现在他们可是在水下,不是在陆地,就算是可以闭息,但是却不是他们五个最佳的作战地点。

    ”银摄,你又不是水蛇,出来做什么!“冰血无奈的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怪怪的!“银摄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你们怪怪在魔蓝之戒内修炼。既然是爹爹让我进来的,他总不能要了我的命不是!“冰血安慰的将声音传入契约平台。心里的那几道契约联系隐隐约约传来的担忧,她自然可以感受得到,但是她绝对不能将他们暴露在这根本不利于他们的危险中。

    突然远处的神识出现了一阵微小波动,让禁闭双眼的冰血眉头轻轻一皱,一股危险气息由心底发出,这是她前世在不断的刺杀与逃亡中练习而来的,对于任何危险都有着极为的敏感。

    神识波动很小,看来不是大型的水系魔兽,但是数量却很多,这下麻烦了!

    睁开双眼,看着四周的微弱的蓝色光芒,她已经游到了很深的地方。能在这里出现的生物,都应该属于深海水系魔兽,攻击力更加的强悍。

    突然包裹在自己四周的防护罩发出一阵轻微的波动。是风……这海里竟然有风,而且是从上往下吹动的。

    如果是这样……

    感受到那群深海水系魔兽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单手一挥撤掉水系防护罩,一瞬间冰冷刺骨的海水浸透衣服,一阵刺骨的寒意窜入,险些让冰血忘记闭息。

    来了……

    神识扫过,一大片密密麻麻手掌大小的蓝色小鱼,向着冰血这边快速游来,在认出这些到底是何种魔兽之时,淡定如冰血,都险些手脚动作一乱,一个不激动沉下去。

    尼玛……深海食人鱼……

    我擦了,这鬼东西是肿么进来的!

    这时冰血嘴角一勾,单手一挥,快速拿出一个灰色瓷瓶。与此同时聚拢四周水元素,心中默念。

    ”水元素之水箭,万剑穿心!“

    在水蓝色五芒星迸发而出的一瞬间,另一只快速向前洒出灰色瓷瓶内的蚀骨粉,这种粉末只要粘到一点,都会瞬间化成一滩血水,那叫一个立竿见影。

    无数把小剑带动出一道道水流刺向前方千条深海食人鱼,淡淡的蓝光中隐隐约约夹在着几道灰色光芒。

    深海食人鱼体积小,速度快,如果单单只用水箭去攻击根本无法做到将所有深海食人鱼彻底覆灭,但是水箭穿透水流带动的水波内夹在的蚀骨粉却可以将所有的漏网之鱼彻底消灭的干干净净。

    其实这一攻击方法,也是冰血临时想出来的。海里竟然有风吹动的气流,那么自然可以顺风而行。

    神识微微一扫,路障已清,连片鱼鳞都没剩下,嘴角一勾,邪恶一笑,看来魔法与毒药配合的效果比想象来的还要好。

    &nbs

    p;随即脚下一动,快速向前冲去,这个时候衣服里里外外都已经湿透了,根本不在需要防护罩的保护。

    不出半个时辰,冰血就来到的目的地。这里是虽然在海下,却是一个无水的陆地平台。

    十几平方的小山洞,跃出水面,看到的一面深紫色玄铁大门。也可以说是一面玄铁墙,连门眼或者把手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别说她现在没有所谓的钥匙,就是有钥匙,她也不知道往哪里插啊!这样她怎么开啊。

    难道……用轰的!

    不知道等老爹回来后,会不会揍自己!

    冰血纠结了!

    ”这是门吗?连花纹都没有啊!“小手小心翼翼的摸着前面的一堵深紫色铁抢,动作越来越大,到最后直接对着铁墙砸了起来。

    ”靠,这让老子怎么进去啊!老爹不会是玩我呢吧!“

    ”少主!“

    ”暗夜?怎么了?“

    契约平台内突来的冰冷声音让冰血浑身一振,她知道,如何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暗夜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她的。

    只听,暗夜语气有些无奈,沉默了几秒好,就听到了一句让她炸毛的话。

    ”岛主说当少主见到一面深紫色墙壁的时候,站在墙壁面前,接着后退五步,地上会有一个针眼大小的小孔,滴血进入,铁墙自开!“

    ”怎么才说?“冰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额……岛主忘记了!“

    擦……她就知道!这老头也有靠不住的时间。

    ”丫的,老子差点把这铁墙给轰了,告诉那老头,等我回来,看我不好好报答一下他!“

    伸手指天,大声吼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山洞内。

    不知道以暗夜那种冷冰冰,**的语调,要如何传达冰血这句咬牙切齿的话。

    无奈的照着暗夜说的向后退了五步,蹲下身子,地上满是灰尘,根本看不到什么针孔。

    单手一挥,一道轻风紧贴地面吹过,一阵飞沙自动绕过冰血向着两边飞过。只见一个针眼大小的洞孔出现在冰血的视线中。

    唤出血煞,在手指上快速一挥,一滴艳红滴入。随即一阵紫色光芒以冰血为中心向着四周迸发而出,几分钟过后化作一道紫色光线直射前方深紫色铁墙。

    ”轰轰轰!“一阵重物挪动的声音传来,刺眼的紫色根本让冰血无法睁开眼睛,只能安静的等待这刺眼的光芒散去,同时还不忘用精神力将自己仅仅的包裹在中心,以防突来的危险。

    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光芒终于散去。慢慢的站起身,同时睁开双眼,随即眼前一亮。

    双腿不由自主的先前迈步,带着几分好奇与探索,看向铁墙的后方,已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里面竟然还依旧保持这灯光明亮,干净整洁。当整个人完全进入到修炼室内之时,身后再次响前来一阵轰鸣,深紫色铁墙再次关闭,不留一丝缝隙。

    说这里面是一个修炼室,不如说这是一个小型卧室加书房。左边是一张单人石床,不过冰血知道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床,以她的实力,竟然站在门口就感受到了从那张单人床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刺骨冰寒。

    房间的左边是一张实木书桌,书桌的后面是一面书架,神识轻扫,竟然都是一些黑暗系魔法还有许多她没有见过的法阵,还有就是一些炼制手记。不过,书架上面书倒不是很多,到时有许多奇怪的盒子,神识竟然无法穿透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书桌上面只有一个用信封和一个木盒子,这个盒子跟在魔幻殿堂内那个放着魔蓝之戒的盒子很像,神识同样无法扫描,看来是用法阵封锁住了。

    房间的正前方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被一块黑色的大布挡住,漂浮在半空中,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那么打开自己体内禁制的想来就是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喽,一个闪身瞬移到了书桌前,拿起盒子左右看了看,这个法阵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按理说她前世将古今中外的道教阵法都看了一个遍,虽然前世没有怎么用到过,但是却也学了个十成十,这个时间的魔法法阵现今虽然没有了解多少,但是上古各系魔法法阵魔幻殿堂内书库的书她都已经记在了脑子里。却独独没有这个

    房间内的法阵破解方法。

    这到底是什么,神识仔细的扫描的一番,竟然连一丝弱点或者阵眼都没有找到。

    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一排书,看来只要先学习这些书上的内容在找答案了。

    想来是行动派的冰血,放下一切的好奇心,一本一本的看起来书架的上的书,从第一本的黑色魔武到最后的炼制手记,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

    终于轻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的吸收着脑海中的资料,心里更是无法平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