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百三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是冰血从来到这个大陆睡的最安稳,也是最舒服的一夜。唛鎷灞癹晓自从她体内灵力觉醒后,她每个晚上机会都是在打坐冥想中度过,虽然她体质特殊,睡觉的时候也在不停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元素,但是却没有冥想来的多。即使躺下睡觉,也会保持这神识外放,不让自己陷入沉睡。

    但是墨岛的这一夜,她彻底的放纵了自己一夜,收回神识,撤下所有防备,安安心心的睡了一个好觉。这可是两世加起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就是在家睡觉的感觉,可以全身心的放松,安安心心的躺在家里的床上,舒舒服服的放任自己沉睡,不用担心会在睡梦中被杀,不用防备突来的袭击。

    这感觉真好。

    缓缓的睁开双眼,眼光透过纱窗洒在房间内,显得格外的温馨。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一个满足切温柔的笑容,懒散的伸了个懒腰,蹭蹭香喷喷的软绵绵的枕头,听说她床上的这一套被子枕头床单都是四位婶婶一针一线绣制的,这自来的香味,也是大婶婶用她家族特有的方法喷上去的,有安眠舒心的作用。用料都是二婶婶娘家独有的一种蚕丝制成,是这个大陆上最轻最凉爽的布料。

    他们真的很疼自己呢!

    ”七少主,醒了吗?“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音轻柔甜美,让人听了十分的舒服。这应该就是大婶婶昨天说的给自己安排的贴身婢女吧。

    ”进来吧!“慵懒的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带着一丝的沙哑,带着几分的邪魅。

    ”吱!“的一声,房间大门从外打开,透着紫纱幕帘看到一个身材娇小,一身翠绿长纱裙的纤细女子手里端着洗簌用品缓步而来,皮肤白皙,虽然长得不是那种美艳型,却是那种让人一看就十分舒服的小家碧玉。

    ”奴婢翠莲,见过七少主。“翠莲单膝跪地,虽然依旧是那副温柔的笑容,却多了一分恭敬,语气不卑不亢,恰到好处。想来这人一定是婶婶们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人吧。

    冰血缓缓的坐起身,单身一挥,幕帘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向着两边分开,自动挂在弯钩上。一条腿歪曲支着床,一条腿随意的弯曲平房,慵懒的抓抓有些凌乱的头,双眼轻轻一眨,一抹精光快速划过,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翠莲。

    随即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在她这个雌雄难辨的年纪,配上那张绝美的容颜,即使素来淡定从容的翠莲,都有些呼吸困难,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润,当察觉到自己这一系列不正常的心态之时,快速压下有些不规则跳动的心,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她一直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那些不该她想的,绝对不能碰一下,不然下场将会是万劫不复。

    安分的低着头,等待着这个自己将要侍奉一生的小主子要说的话。

    手臂随即的搭在膝盖上,轻纱制成的宽大睡衣凌乱的披在身上,将翠莲眼底的一切都看眼里,随即满意一笑:”起来吧,我这里不需要动不动就下跪的人,记住不管势力多大,实力多高,哪怕是这天地,都没有资格让你下跪。双膝之下,只对你心里真正尊敬和认可的人。“

    话音刚落,翠莲猛的抬起头,双目震惊的看向那个笑的一脸邪魅的女孩,她口中的话也许放在她自己身上绝对没有问题,因为她有这个资格,但是此时她却放在了自己这个仅仅只是婢女身份的人身上,只因为自己是她的人吗。

    ”七少主!“

    ”还不起来!“慵懒的歪着头,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用不用那么震惊啊。

    ”少主是翠莲该跪之人,翠莲心甘情愿!“再次恭敬的低下头,这次的语气中,明显的好了刚刚的疏离味道。

    ”本少主要的是心,不是这些可有可无的礼节!“身体随即的向后靠去,不得不说,好在冰血这丫头不是男子,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这货给收了魂魄呢。

    翠莲看着这样的少主,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摄人心魂的魅惑,无奈的笑了笑,温柔的说道:”是,我的少主!“

    二人对视一眼,这是对于彼此的认可,从此以后他们是主仆既是伙伴更是家人。

    穿上昨天婶婶们亲自挑选好的水蓝色紧身长袍,之前那套自己炼制的铠甲和衣裤都被放到的黑晶戒指内。本来呢婶婶们找了许多可爱的公主裙给自己,奈何,那些衣服真心不适合自己,看到那些衣裙的时候,嘴角差点抽外了去。满头冷汗的好说

    歹说,毕竟她是去修炼室修炼的不是,哪能穿那些不方便的公主群啊,这才换了这条帅气的劲装长袍,水蓝色的紧身长袍,配上白色金边腰带,里面衬着一件深蓝色衬衫,搭上一双白色长靴,长长的黑发被一根冰蓝色发带扎在脑后,配上那一身邪魅的慵懒带着一股子贵族之气,英姿飒爽,俊朗非凡。不知道以为墨岛六少变成七少了呢。

    向着后山走去的一路,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女性生物的目光。看的墨氏直系一家连连摇头,哭笑不得。

    后山是一面环岛三面环海的一座高山,直达云顶,据说除了自己的父亲以外,没有人上过最顶峰,这里是墨岛的一大禁地,里面有墨岛的三位老祖宗守护着,同时那三位老祖宗也是墨氏的守护神,至于三位老祖宗的修为到达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没有人知道。他们不到墨岛出现灭岛之灾时是不会轻易出山的。据说他们最后一次出山是自家老爹出事的时候,从大陆回来后,三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就闭关了,这一闭就是十五年。

    听爷爷说,这三位老祖宗特别疼爱自家老爹,想来对于老爹的事情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打击。然而他们闭关的地方在这山里的哪个地方,根本没有人知道。

    墨青云带着冰血来到了一个山洞前面,山洞的下面全是海水,深不见底,山洞内更是漆黑一片,四周连着一条小河流直达深海,走近一看,猛然发现,原来这座山根本不在岛屿上,而是直接从海底拔海而起直达云霄。

    一股冰冷的寒气从山洞内传出,就连已经到达天阶修为的她都有了几分的冷意,这种冷意跟之前在巫骨山脉的那个峡谷内流传的黑暗元素侵蚀体内而造成的冰冷感觉不同,这里是纯碎的冷,如同一个普通人身临冰雪之中那般,极为真实的冷。

    躯体体内灵力在体内运行一圈,才有了一丝暖和的感觉。自从灵力觉醒以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冷了。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丫头,这里面跟外界有所不同。越往深处体内灵力的压制就越重,这也是为什么要你到达天阶之上才能进入的原因。修炼室在山洞的最深处,这么久没人进去过,也不知道有没有魔兽从海里流入到这个山洞内,所以你进去后一定要小心。你的那只契约魔兽在海里不适合战斗,所以进去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最重要的是,这个山洞到处都是海水,你只能从水里进入,根本没有陆地可走,更加没有火给你照明,夜明珠在里面的光线会比外界弱许多,你一定要主意安全,如果遇到什么自己无法对抗的危险一定要用黑晶戒指唤爷爷,爷爷进去救你,知道吗!“墨青云心疼的抚着冰血的长发,满心的心疼和不舍。

    冰血仰起头,嘴角弯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让眼前这个疼自己入骨的长辈安心,随即轻声说道:”放心吧,爷爷。孙儿会主意安全的,不用担心。三个月后帝樱学院开学,孙儿会劲量在开学之前出来的。“

    ”好,爷爷等你!去吧!“墨青云轻轻点了点头,怜爱的挂了挂冰血的小鼻子。

    随即冰血转过身看向暗夜,微微一笑:”夜,别担心!等我出来,这段时间带翠莲特训一下,我回来检查哦!“

    早在妖月之时,冰血就利用空间魔法和一些空间系矿石炼制出了一个跟试炼石类似的幻器教给了暗夜,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这此顺便也可以让暗夜训练一下岛上的护卫队,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通过自己的特有的训练手法和试炼幻器里面的一些训练室,冰血相信那些护卫的能力一定可以得到实质性提升。昨天晚上她就跟大伯和义父打好了招呼,这些他们也有得忙了。

    虽然暗夜很像跟着少主一起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必须放手让她自己去成长,将所有的担忧压在心底,冰冷的容颜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少主,暗夜会等您出来,少主万事小心。“

    ”少主,翠莲会努力跟这暗夜训练,一定不会让少主失望的!“轻柔的声音带着一抹担忧,却极力的隐藏。不过依旧让心思慎密的冰血听了出来。

    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心却是真的。

    ”宝贝,要主意安全。遇到什么危险,不要硬撑哦。“

    ”是啊,宝贝!你的安全币什么都重要!“

    ”丫的,记住义父在外面!“

    ”叔叔也在,一直都在!“

    听着叔叔婶婶那一声声满含担忧心疼的声音,看着那一张张不舍却又无奈的表现,此时的冰血竟然感觉不到四周一丝的凉气,从心底发出的暖意让她整个

    人都暖呵呵的。原来家人给的温暖比体内那股强悍的灵力还要有用,无需用力驱动,就能驱赶四周所有的寒意。

    重重的点了点头,带着一抹温柔坚定的笑容,毅然决然的转头,纵身一跃跳进了冰冷的海水中。有这样一群可爱的家人,还有什么困难是她不能攻破的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